.:.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302
威望:277 點
金錢:1139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四、小洁的讲述(2)

  「哲,你觉得一个女人最需要的是什么?」小洁突然向我发问。

  我嚅嚅地不知如何作答。女人需要什么?这个问题我似乎从来没有认真考虑
过。在我的意识中,我一直以为给自己所爱的女人和家人锦衣玉食的生活,是一
个好男人最大的责任。然而在小洁的问题面前,我犹豫了。

  好在小洁没有追问,她继续开始了她的讲述。

  2009年11月份的一天,雪突然病倒了。当时雪给远在南方的我打来了
电话,而我正处於项目验收的关键时期,除了安慰真的帮不到任何的忙。虽然那
几天,我一直有打电话询问她的病情,但是雪却向我隐瞒了一个重要的情况。

  那几天,是风一直陪着雪!

  雪病倒后,曾经给我和小洁都打过电话;小洁当晚在风的陪同下,到了我家
,并由风开车把雪送到了医院急诊。随后几天,风因为工作清闲,所以每天接送
雪到医院去进行各种複查,在医院里,也是风跑上跑下,挂号、付款、拿药、取
化验单;血液、X光、内科各种科室都陪着雪跑了一遍,以至於医生都已经把风
当成了雪的家属。

  「你这么放心大胆地让风和雪接触,难道不怕风离开你吗?」这个问题突然
浮上了我的脑海。

  小洁低下了头:「我那段时间特别怕,真的。可是雪是我最好的闺蜜,而你
又不在她身边,我又不能老请假,除了让风去帮忙,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无言以对。

  也就是从这件事情开始,雪对风的印象有了好的改观,甚至说有了突飞猛进
的进展。他们在QQ上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虽然有时雪特意地拉着小洁一起聊
天,然而小洁凭着女人的直觉,还是敏感地发现了雪的变化。

  有一天中午午饭的时间,小洁去雪办公室找她,推门就看见雪聚精会神地坐
在办公桌旁,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小洁走过去,拍了拍雪的肩头,雪受了惊吓
,回头看见是小洁,立即关闭了聊天界面,满面尴尬地站起来。

  虽然是匆忙一瞥,小洁还是知道雪在聊QQ。

  「跟谁聊这么HIGH呢?」小洁开着玩笑地问道。

  「呃。。。还有谁啊,是哲。。。」

  然而雪满脸的绯红和手足无措出卖了她。

  小洁没有继续打探,但女人与生俱来的直觉,让她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小雪曾经跟她说过,她很少跟我聊QQ,不为别的,只是觉得她和我之间已
经有了很多的默契,并不需要在QQ上每天腻在一起,更何况我出差的时候,一
向非常忙碌。

  第二天下班,雪和小洁一起走出公司。小洁却意外地发现风在公司门口等她
。自从他们确认了恋爱关系后,风已经很少主动到公司来接她。风的出现,让小
洁又惊又喜。

  风淡淡地和小洁说了几句,随即眼睛转到了雪的身上,并立即眼尖地发现了
雪的变化。「雪穿着高跟鞋,好漂亮!」

  在小洁的印象中,即使是上班的时候,似乎很少看到雪穿着高跟鞋。听风这
么一说,小洁这才发现今天雪罕见地穿着高跟鞋,配着笔直的牛仔裤;上身着嫩
绿色修身风衣,瀑布似的黑发披散在脑后,显得整个人高贵典雅。那种天然之美
,配上简单的装饰,即让人有惊艳之感,再加上自然流露的气质,惊艳之中却无
淫靡,有的只是扑面的端庄和些许的妩媚。即便同为女人的小洁,亦不禁看痴了。

  风已不顾在雪身后打量的小洁,快步并排和雪走在一起。

  应该说,风和雪确实在外形上非常登对。高大健硕的风和身姿曼妙的雪,走
在街上彷彿一道美丽的风景,引起了路人纷纷的回头。

  小洁已记不得当时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在整个路上,她都默默无语,脑子
里一片空白。那天晚上,她第一次拒绝了风,没去风的住处,也没让风跟她回家
。风明显地对雪献媚的行为,让她非常不舒服。然而,对於雪,她却没有多少嫉
妒;甚至她隐约地感觉,风才是真正配得上雪的男人。

  也许意识到小洁的情绪变化,雪随后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和小洁的关系,并尽
量避免和小洁一起下班,以免再次遇到这种尴尬情形。

  09年的圣诞节很快到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和妻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TOP Posted: 2017-08-23 18:13 | 回3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302
威望:277 點
金錢:1139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五、小洁的讲述(3)

  听着小洁的讲述,我的心越来越沉重。我无法描述现在的心情,妻和风的故
事,彷彿发生在昨天,却又彷彿离我很远。我静静地点了一支烟,听着小洁的讲
述,也陷入了回忆。

  09年圣诞的那个平安夜,我一个人寂寞地呆在酒店里,无聊地上着网;妻
的那只小企鹅一直灰着,我知道她正和同事在一起聚会;晚上12点多醒转,忽
然想起还没向妻道一声平安夜的祝福,於是拨打了妻的手机,却已经是关机状态
。按照妻的习惯,那个时候她应该早就已经睡觉了吧,於是我放弃了拨打家里座
机的念头。

  「那天晚上雪和你是一起在KTV吗?」

  小洁点点头。但不是和同事,而是群里一帮年轻网友的聚会。小洁中途因为
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提前离开。快12点的时候,小洁才加完班;想让风来接
她,然而拨打风的手机时,风却已经关机。於是,小洁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到了风
的住处。

  当小洁用钥匙轻轻打开风的大门时,发现客厅的地上一片狼藉。进门旁边的
杂物柜上,放着一件鹅黄色的女式风衣和一只米黄色的坤包,一件白色的针织毛
衣则已经滑落在了地上。而在小洁脚下,扔着一只肉色的胸罩。再往客厅地面看
,地上歪歪扭扭地散落着两只高跟鞋。小洁正准备往里走,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
男人的声音:

  「老子第一次见你就想操你了。你这屄太紧了,你老公平时是不是用得少。
。。」

  「你。。。别。。。别这样说他。。。」传来了女人颤抖的声音。

  然而这声音接着被啪啪的声音所打断。

  「刚才屄都湿成那样了,还跟我装。。。」

  女人没有答话,只是喘息和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小洁稳定了一下心神,蹑手蹑脚地朝卧室走去。卧室门开着;床上,一具古
铜色男人的身下,正压着一具雪白的肉体。因为两人头在床头,所以无从看清女
人的脸;女人的右腿上还挂着半截被撕开的肉色丝袜,一条镂空的内裤被胡乱地
扔在床尾;地上,则扔着一条微微有些发白的牛仔裤。

  女人的腰下垫着一只枕头,大腿紧紧地环在男人的后腰上,她的阴户,此刻
正插着一条硕大的阴茎。在男人的起伏间,阴户里的红肉随着阴茎外拔而翻出来
,旋即又随着男人快速的插入而把整个阴茎吞入花心。淫水顺着女人的大腿根流
下来,打湿了臀部下面的床单。

  啪。。。啪。。。啪。。。

  肉体的相撞声清晰地传来,显然力量也在逐渐地加强,因为大床开始晃动,
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刚才还跟我装。。。老子操得舒服不?」

  「你个骚屄,太紧了。。。老子从来没操过这么爽的屄。。。」

  小洁正想冲进去,却听到女人的叫声变得高亢而颤抖,全身哆嗦着,环在男
人腰上的大腿已经滑了下来,弯曲着向两边大大地张开,十只脚趾忽而用力地抓
着床单,忽而分开并高高地翘着;叫床声犹如一声紧似一声的战鼓,让身上的男
人加快了冲刺的频率。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男人的双手从女人腋下抄过去,捧住了女人的头,然后猛地吻住了女人的嘴
唇,把女人的叫喊揉成了呜呜咽咽的呢喃;当肉体撞击声开始变得密集的时候,
女人开始感到窒息,她扭头甩开了男人的深吻,腰部开始猛烈地上挺。

  男人显然发现了女人的变化,他边大力地抽插边大声地问道:「骚屄,以后
还让不让我操?说,快说。。。」

  回应他的是语不成句的叫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的声音忽然加大,原来伴随着抽插,男人扬起右手,开始拍打女人的臀
部。

  女人没有回答;然而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未几,她终於失神地叫着:
「到了到了到了~」,与此同时,男人把阴茎紧紧地抵住女人的阴户,臀部收紧
,开始向花心最深处喷射着万千子孙。喉咙里发出低吼,如远古的猿。

  高潮后的男女紧紧拥抱着喘息着深吻着。射精后的男人,阳具依然坚挺,插
在那因为高潮而微微张开的阴户里。女人的双腿已经重新抬了上去,紧紧地夹着
男人的后腰;任由白色的精液,从两人紧密的交合处流出来,彼此的阴毛散乱地
纠缠在一起。

  小洁楞住了,随即把钥匙狠狠地朝地上一扔,摔门而去。

  虽然小洁小心翼翼地没有说出雪的名字,然而我依然知道那是妻。这么多年
的夫妻,我太熟悉妻的身体妻的高潮了。妻在高潮中会尽情呼喊我的名字,哆嗦
着喊着「到了~~」;可是似乎这叫声已经开始模糊,我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她的
叫声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我摆摆手,止住了小洁的讲述;昨晚的那种无力感又席卷而来,让我无法呼
吸。袅袅的烟雾瀰漫了上来,呛得我剧烈地咳嗽,让我沁出了满眼的泪光。

  我抱住头;昨夜的猜想,今天就变成了残酷的真相。我忽然像个无助的婴儿
,放声嚎啕!哭吧,男人哭吧不是罪!如果眼泪可以忘记过去,如果眼泪可以时
光倒流,那就任由眼泪,沖刷掉胸中的悲伤;任由眼泪,沖刷掉无尽的耻辱!

  在我像个孩子一样哭泣的时候,有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我如同一个绝望的溺水者,忽然间抓住了一根稻草。胸中的火在熊熊燃烧起来。
如果我要自焚,那么我一定要拉一个人做我的陪葬!

  我猛地抱住了小洁;她显然没有料到我的行动,挣紮着想逃开我的拥抱。但
是绝望的人拥有着死神赐予的力量,只想摧毁世间的一切!我要用我的男人雄风
,告诉那个我曾经深爱的女人:我是个男人!我创造了我的世界,我也会毁掉这
个世界!

  在小洁的惊叫声中,我吻住了她的唇,为的不让她发出声音。小洁试图甩开
我的进攻,然而却不小心被我撬开了她的牙齿,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捕获了
她的香舌。小洁挣紮着,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不过她终究无法抵挡一个男
人,尤其是一个处於绝望和痛苦中的男人。

  持续的深吻让小洁渐渐开始动情;最初的反抗过后,小洁抵挡的力量渐渐弱
了下来。

  我们在喘息中倒在了沙发上,慌乱中我把小洁的毛衣拉了上去,掀开了胸罩
,露出了高耸的乳房,当我用嘴含住了那两颗蓓蕾的时候,小洁的身体忽地放松
了下来,软软地有如麵糰,似乎在等待着男人的捏塑。

  还等什么呢?我想当时的我一定像个恶魔,面目狰狞,行为粗暴。因为我从
来没有这么疯狂过,从来没有如此疯狂地对待一个女人。当我手忙脚乱地把小洁
的裤子脱掉的时候,我的阴茎早已一柱擎天!

  顾不上仔细看小洁的私处,我已经解开了裤子,把勃起的阴茎对准那柔软的
地方,猛地插了进去。

  翻滚,扭动,抽入,拔出,再插入。这是一对原始社会的男女,以最原始的
姿势进行交流。小洁雪白的身子在我身下沉浮,如搁浅的大白鱼,做着濒死的挣
扎。突如其来的侵犯也让她感到刺激,她开始呻吟起来。

  「雪,这是为什么?」我抽插着那柔美的私处,泪光中闪现的是雪精緻美丽
的脸庞!

  当一切平静下来后,我趴在小洁的身体上,彼此无言。宣泄过后的我,激烈
的情绪像狂风骤雨一样来了又走了,没有愤怒,剩下的只有疲惫。

  小洁把我推开,起身走向卫生间。她从那里拿来卫生纸,默默地蹲在我旁边
,温柔地为我拭去残留在阴茎上的精液。

  随后我在疲惫和震惊中昏睡了过去。

    ********  ********  ********

  我在一条狭窄的路上狂奔,四周漆黑一片,分不清任何方向,耳旁是呼号的
狂风。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从我身边跑了过去。是雪!我兴奋地叫着雪的名字,
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随后见她拐进了一片树林不见了。然后我听到了声音
,是的,是女人的声音,确切地说,是女人高潮时的叫声。我茫然地大喊着雪的
名字,突然,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周围寂静地如同鬼魅。

  当我在半梦半醒中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睁开眼,却黑漆漆地什么也看不到。或者说,我刚刚从一阵恍恍惚惚的梦
境中回来,以至於我一时半会还未搞清自己身处何地。只是,虚掩的门缝里漏出
的一丝光亮,以及从外面传来的嘶嘶的声音,让我忽然有了熟悉的感觉。

  我可以肯定我是在家里了。那在厨房里忙碌的人,一定是雪了。

  我下了床。家里暖气太热了,口渴得要命。於是我踉踉跄跄打开房门,向厨
房走去。厨房里一个女人系着围兜,正在忙碌着。

  「雪,给我一杯水。」我说道。

  女人回过头来,然而她却不是我日思夜想的雪,是小洁。

  「起来了?好点了吗?」小洁倒了一杯水递给我,然后扶着我在客厅沙发上
坐下。

  「你知道吗?你今天把我吓坏了。」小洁观察着我的神情说道。

  我这才慢慢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等会儿,菜马上就做好了。」

  等菜全部上桌以后,小洁又扶着我在餐桌边坐下。

  「你家里冰箱没什么菜了,我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这些吃的。」

  晚餐的确不算丰盛,辣椒炒火腿肠,西红柿炒鸡蛋,醋溜白菜,还有一个西
红柿鸡蛋汤。看来家里确实没什么菜了。

  因为中午没有吃饭,又遭受精神上如此的重大打击,现在委实有些饿了。只
是整个晚餐,我没再和小洁说一句话,默默地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饭后,我拿起手机,发现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打开一看,是雪。

  小洁扫了一眼,淡淡地说:「你睡觉的时候,是雪打来的。我看你睡得香,
没叫醒你。」

  「她现在在哪里?」积聚着全身的力量,我嘶哑着嗓音问道。

  小洁没有直接回到我的问话,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道:「我也没接电话,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已经联系风了,但我没告诉他们我在你家里。」

  「他们?那你的意思是她现在是跟那个风在一起吗?」

  小洁轻声地叹了一口气,迟疑了一瞬间,她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握着我的
双手。从小洁手掌心传来的温暖,似乎给了我继续追问的勇气。

  「那么说,他们第一次在一起。。。那个。。。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而我却一直蒙在鼓里。。。」

  不再等小洁的回答,我继续自言自语道:「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我一
直以为婚姻就是责任,为了雪,这些年我一直在职场上打拚,拚命在外面挣钱。
我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寂寞无聊,所以当我不出差的时候,我总是争取多做
家务,只是为了补偿她,也为了证明我对她有多么爱。」

  「她怀孕孕吐的时候,我那段时间为了陪她,推掉了很多项目;为了照顾她
,我学会了做她最爱吃的松鼠桂鱼,甚至在她母亲没来之前,我还会帮她洗她的
内衣。」

  我哽嚥了起来。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不敢想像我和雪未来会如何,还有我刚刚满周岁的糖糖。
想起女儿,我突然有一道闪念:「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雪还没怀孕。那么说,糖
糖也不是我亲生的了。。。」

  「不,糖糖确实是你的。」小洁回答道,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TOP Posted: 2017-08-23 18:13 | 回4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302
威望:277 點
金錢:1139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六)

  那天过后,小洁不再去找风,也一直躲避着雪,并且把风和雪的QQ都拉黑。
风随后几天天天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她一概不理。终於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小洁
在大厦大堂遇到了早已等待在那里的雪。

  在雪一再地请求下,小洁跟着雪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在咖啡屋的包房里
雪向小洁坦白了一切。

  「小洁,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如此不知廉耻,也恨我和风做……那种事情。
我也恨自己,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做那种我曾经最痛恨的人。」雪刚刚开口,便抽
泣了起来。

  「从小我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教育我,让我要做一个贤淑自立的女人。
我也确实这样地过了二十多年。你也许不会相信哲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第一个
男人。婚后,我一直把相夫教子作为我的归宿;我爱哲,我从来没有怀疑这一点。」

  「如果不是风,如果不是那个醉酒的夜晚,如果不是因为排卵期时身体里火
一般燃烧的需要,我想也许我根本没有机会瞭解另一个自己。也许我骨子里就是
个淫荡的女人。」

  「那个夜晚,让我瞭解了自己疯狂的另一面,那是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敢正视
的另一面。」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彷彿如发生在昨天。

    ********  ********  ********

  小洁离开KTV后,KTV包房里网友们越唱越嗨。在酒精和音乐的刺激下,
年轻人开始放肆了起来。风是这群网友中最帅气的一位,再加上他的幽默风趣,
自然使他成了整个聚会的中心。参加聚会的那些女网友们似乎个个想往风那里靠,
两个年轻靓丽的妹子一直围着风,边和他掷着色子边喝酒作乐。

  雪默默地坐在沙发的一角,微微皱着眉头。她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环境,而且
不知为什么,看着风和那些女人打情骂俏,心里有些隐隐地不高兴。这时两个男
网友端着酒杯围了上来,嚷嚷着要和雪乾杯。

  雪没有推辞,微笑着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男人们爆发出一阵掌声和吆喝声,吸引了正在和两个女人玩色子的风,他停
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的雪。

  谁也没有注意到雪和风一瞬间的目光对视。而这一瞬的对视似乎激起了雪的
勇气,她开始和男人们拼起酒来。

  风走了过来,轰开了围住雪的男人们。他揽着雪的肩膀,在雪耳边轻轻地说
道:「别喝多了!」

  「要你管!」可是这样的话语一说出口,连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这分明就
是赌气撒娇的口吻嘛!

  风的心里暗暗地笑了起来:「雪,等着,我点首歌给你!」温柔的男声拂着
耳朵,痒痒地令人有些期待。

  风点了一首歌,唱起来,却是雪最喜欢的一首歌《月亮惹的祸》。

  都是你的错在你的眼中
  总是藏着让人又爱又怜的朦胧
  都是你的错你的痴情梦
  像一个魔咒

  歌声中,风温情脉脉地看着雪,伸出了手;网友们开始起鬨,拉着雪往风身
上靠。风亦不由分说,一把搂住了雪。雪有些不好意思地挣紮着,然后风却没有
松开的意思。

  即便在旋转的昏暗的灯光下,雪的挺拔美丽,也让所有的男人为之心旌荡漾。
一件合身束腰的白毛衣,勾勒出双峰的饱满和腰线的流畅;在细腰流线的末端,
一条紧绷的牛仔裤,以及脚下的高跟鞋让原来挺翘的臀部更显得浑圆饱满,也让
原本笔直的双腿更显得纤细修长。黑亮的长发披在肩上,紫色的发夹把两边的头
发拢住;浑身洋溢着成熟妩媚的女人味儿。

  雪不再挣扎;酒精和女人的虚荣心让她有些耳酣脸热。她的余光,瞥见了那
些在沙发上悻悻而坐的女子,她们的眼睛里冒出羨慕嫉妒的光。

  在余下的时间里,风不再离开雪的身边,包间里的声音震耳欲聋,风把嘴唇
贴在雪的耳边,温柔地说着QQ里曾经说过的一些秘密;偶尔风也会请她跳几支
舞。风显然是位舞林高手,虽然雪不太会跳,但是在风娴熟的带引下,雪也从开
始的慌乱中逐步找到了音乐的节奏,在旋转与摇摆中晕晕乎乎地任由男伴摆佈。

  又一首熟悉的旋律响了起来,是《萍聚》。风伸出了手,拉着雪起来,递给
她一只麦。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
  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
  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

  风靠近了雪,悄悄地去牵雪的手;雪甩了开来,却引发了手与手的追逐;最
终,纤细白嫩的手如被擒获的猎物,被乖乖地握在捕食者的掌心。

  在当风和雪唱完这首男女对唱的情歌时,风在雪耳边轻轻说:「雪,回家吧。
去我那里……」

  雪刚想拒绝,风接着彷彿自言自语地说:「今天小洁不会去我那里了……」

  雪未知可否,酒精、气氛和刚刚跳舞时晕晕乎乎的感觉煽起了隐藏在心中的
欲望,她想拒绝,然而全身却软软地似乎没了气力。风不再等她回答,开始和群
里网友告别,拉着雪离场;出来时雪已经有点醉了,踉踉跄跄地有些站立不稳。

  风把她扶进副驾,发动了汽车朝住处开去。中途,车子经过了我们家的小区,
雪动了动嘴,却最终没说出口。

  随后所发生的事情,就是小洁所看到的一幕。

    ********  ********  ********

  我无法用语言确切地描写我现在的心情。或者说,每个人都有能够承受打击
的极限,而今天小洁告诉我的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我该愤怒
吗?当然应该,然而我却恐惧地发现此时我全身无力,彷彿一只随时待宰的羔羊,
失去了愤怒的能力;如果不是要寻找真相的信念支撑我,我想我一定会像一幢废
墟一般轰然坍塌!

  小洁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说的每个字如钢针一样紮在我的心上:「其实
雪的出轨,你难道没有过错吗?试想如果你工作不是那么忙,不是经常出差加班,
如果不是因为雪生病没人照料,风又哪会找到机会呢?女人不是神,她们也是人,
有七情六欲,何况对久旷之身的正常女人呢。而且她也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发生的。
你知道,酒精有时就是性的催化剂。」

  「可是婚姻不是应该保持对伴侣的忠贞吗?」我讪讪地说道。

  「忠贞?可你刚才像一只绝望的狼一样扑在我身上……」也许为了舒缓一下
紧张的气氛,小洁略带调皮地说到,脸上流露着进屋以来第一次的微笑。而我却
觉得,这微笑中似乎带着嘲讽和狡黠的意味。

  「那你怎么敢说孩子就一定是我的?」

  「因为那一次过后,雪就没再和他继续;而且即便那一次,风也是带着套的。」

  雪居然向小洁说得这么详细,我的心中有些五味杂陈;而听说风是带着套的
时候,不知怎么,五味杂陈的酱缸里却有一丝些许的安慰。

  「那天,雪在咖啡厅里跟我说,她已经删除了QQ,她不会再和风继续;而
她觉得最对不起的是你,想和你尽快生个孩子;因为她担心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
件事,从而失去你;因此她觉得只有孩子才能成为你们之间最紧密的纽带。」

    ********  ********  ********

  我想起来了。

  09年元旦前一天,我从项目组赶回了北京。连着两个月的出差,让我对爱
妻的思念达到了顶点。在飞机上,我闭着眼回顾着妻的一颦一笑。当雪开门看到
我时,会一如以往那样像蝴蝶一样扑进我的怀里么?

  然而当我回到家时,却没有发现妻惯常的欢喜。她接过我的行李,脸上似乎
有些疲惫。我搂着妻,妻的娇躯在我怀里微微颤抖。

  常说小别胜新婚。那天晚上,当我颤抖着脱下妻的所有衣物时,灯光下的胴
体如此丰盈曼妙,如此白玉无瑕。虽然我俩在一起已经6年了,但我依然看不够
这让我深深迷恋的肉体。我禁不住手口并用,大快朵颐。舌头轮番进攻着那两颗
饱满的蓓蕾,右手探下去,越过那光滑如镜的小腹,最终停留在那一片萋萋的芳
草地。

  不像以前刚出差回来的乾柴烈火,在我还没脱光妻时,妻下面已经一片汪洋。
这次略有些不满意的是,那里还有些干燥。

  然而我已经等不及了。我飞速地褪下了裤头,阴茎已经一柱擎天!当我打开
床头柜,准备从里面拿出避孕套时,妻阻止了我,喃喃地说:「哲,我们要个孩
子吧。」

  我已经不记得那晚我们是如何的缠绵;只记得当妻子跟我说这一句的时候,
让我有如获大赦的感觉。一直以来,雪不愿意要孩子;也难怪,才只有26岁的
雪,事业刚刚进入平顺期,而我也随着在公司的职位上升,工作更加忙碌,生了
孩子只会让我们分心。

  所以当那天妻子提出来要孩子的时候,我有些惊喜。也许妻子也厌倦了这种
长期形单影只的日子,想要孩子来填补家庭生活的单调了吧。

  当我把阴茎插入妻子那温暖的小穴时,尚未动情的妻有些微微地皱眉:「轻
点,下面……疼……」

  我插入不动,把舌头伸进妻的嘴中,和妻子深深地舌吻着。妻开始动了情;
在我缓缓地抽动中,妻的阴户慢慢地湿润了起来。我也渐渐地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妻的阴户是如此美妙,每次的做爱让我都有新的感受。从我们刚开始交往不
小心让雪堕胎了那次开始,为了雪的身体着想,我和雪之间的做爱从来都是我戴
着套的。而这次不戴套的做爱让我可以清晰地感受着腔壁的蠕动和收缩,也让我
感受到妻的浓浓爱意。苍天待我不薄,赐我如此美眷!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娶她
爱她呵护她一生一世!

  我在她耳边呼唤着妻的名字:「雪,我要爱你一辈子……」

  「哲,我也爱你……」

  妻在我身下压抑着呻吟,脸色潮红,全身僵硬了起来,高潮像海浪一般突然
而至,温暖的腔壁一阵阵地收缩着,像小鱼儿啃咬着我最敏感的地方。

  我知道,妻到了。
TOP Posted: 2017-08-23 18:13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9-20 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