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爱脸红的岳母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爱脸红的岳母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34
威望:291 點
金錢:1271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在发泄了体内的积攒多月的欲望之后,我看着身下的女人,并没有多大的成
就感,反而从内心深处涌出强烈的愧疚和自责,这愧疚和自责,既有对吴芬的,
也有对岳母的。但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并假装深情的抱着朱阿姨,虽然我此刻对
她毫无感觉,可我也不想让她觉得我是穿起裤子就不认人的那种类型。

  待我的鸡巴因为一点小动作而离开朱阿姨的蜜穴后,我顺势平躺在床上。而
朱阿姨则不说话,扯着被子盖在了我俩的身上,露出她的大半个酥胸。她的手机
「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刚才做爱的时候,因为她的淫叫声而并没觉得有什么
不妥,但此刻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刺耳。她拿起手机,我不经意的瞟了
一下,一大排未读消息,我不无讽刺的说:「阿姨你业务可真繁忙啊」。

  朱阿姨一个一个的回复着消息,说道:「长得好看没办法,哈哈」。

  我应和的笑着,但心中五味杂陈。我从床头柜那里拿起手机,看到岳母给我
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语,这不免又让我一阵自责,有点后悔来到
这个房间并和朱阿姨发生了关系。想到要是岳母和吴芬知道我刚刚还把朱阿姨干
得嗷嗷大叫,她们得多伤心。

  我回复岳母:「妈,上车了,刚才车上信号一直不好,信息都发不出去」。

  刚一发送过去,岳母就回复了一条:「那就好」。也许她一直都在那边等着
我的回复,这么一想,我的心里暖暖的,同时又夹杂几分落寞。

  我回复到:「妈你早点休息吧,我到了给你发信息」。

  岳母回复到:「好的,你也眯一下」。

  我回复到:「恩,晚安妈,我忽然有点想你了」。发过去之后想了一下,我
就觉得有点不妥,赶忙撤回来。

  但我马上又看到岳母发了一条:「妈也想你」。可能是岳母见我撤回了,所
以也马上撤回去。透过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岳母的脸红,不禁一个人笑出了声。
朱阿姨被我这兀自的笑声打断,诧异的看着我,然后凑过来看我的手机,我赶紧
关掉屏幕。

  朱阿姨说:「啊哟,还不让我看,和哪个小姑娘聊天呢」。

  我说:「什么小姑娘啊,和我妈聊天」。

  朱阿姨说:「和岳母聊天笑的那么幸福,说,是不是和你岳母有一腿」。

  我不满的说:「阿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邪恶,哪有女婿和丈母娘有一腿的」。

  朱阿姨扔下手机,侧着将半个身子压在我身上,我能明显感觉到那肉球盖在
了我的胸膛上,她说:「那我就不知道了,你那个俏岳母,当老师时可是我们的
校花,连小屁孩都写情书给她呢」。

  我从朱阿姨的话中似乎听到了酸楚,想来也是,朱阿姨是个艳丽的女人,自
然不希望有人盖过她的风光,我说:「那估计写给你的人更多吧,我的大奶子阿
姨」。说着扔掉手机将一只手伸进去摸着朱阿姨柔软的木瓜奶,朱阿姨也不阻拦。

  朱阿姨「嗯哼」一声,用手摸着我的胸膛,然后慢慢往下探,一边游走一边
说:「也就那样吧,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岳母,命好,嫁了个百依百顺的
好老公,又有个争气的女儿,到头来还得了你这么个好女婿,你说同样是女人,
怎么差别这么大」。

  她的话冷冷的,让我听不出任何感情,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决
定打断这个话题,一边用力的揉着朱阿姨的奶子,一边感受到朱阿姨的手已经探
到我的下体,我说:「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朱阿姨比我岳母更有趣,至少有一点
你比我岳母强,就是你睡了我,而她没有」。

  朱阿姨被我这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她凌乱的头发下,眼神显得异常的妩媚
动人。我刚刚的愧疚和自责,瞬间被这妩媚给吞噬了。

  我的鸡巴感受到朱阿姨柔嫩的手掌传来的温度,再次蠢蠢欲动起来,我也用
力揉着她的肉球说:「阿姨,我又想要了」。

  朱阿姨手没停着,说:「恩,阿姨也想要你了」。

  我说:「阿姨,我想你穿丝袜让我干」。

  朱阿姨说:「好啊,阿姨刚才答应你的肯定不会食言的,你去洗个澡,我马
上就穿好了,等下阿姨让你好好的舒服一番」。说着的同时,轻轻用力的捏着我
的鸡巴。

  虽然此刻就很想把朱阿姨掀起来干,但为了接下来的好戏,我决定还是忍一
忍,遵从朱阿姨的意思,松开捏着朱阿姨的奶子的手,也不顾她还握着我的鸡巴,
迅速的爬起来去了浴室。因为下体已经膨胀的不行,我急不可耐的打开喷头,随
便冲了一下,抹了沐浴露冲干净后就将浴巾别在腰间出去了。

  一出去,发现朱阿姨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我走过去说:「阿姨,你速
度够快嘛」。

  阿姨妩媚的笑到:「你小子也很猴急嘛,洗个澡这么快,小弟弟洗干净没有
啊,没洗干净没有奖励的哦」。说着站起身来,我这才细细的打量朱阿姨,她穿
了一身黑色的套装,上半身是西服,里面配一件白色的衬衫,扣子系得紧紧的,
但给我的感受是里面的两个肉球随时都会把扣子崩坏跑出来,下半身则是短裙,
将她的下身包裹得把曲线显得淋漓尽致,虽然只是看着前身,但我都能感觉到她
的后面,大屁股被裹成什么样,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唯一让有点失望的是,红色
的高跟鞋和短裙中间并没有丝袜。

  我悻悻的说:「阿姨你骗人,不是说穿丝袜的吗?」

  朱阿姨噗嗤一笑,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个小傻瓜,你自己摸摸,这是
不是丝袜」。

  我闻着朱阿姨浓浓的香味,一阵恍惚,再仔细一看朱阿姨的美腿,才发现因
为灯管太暗,朱阿姨的丝袜并不明显,但我还是假装没看清楚的弯腰去摸了一下,
说:「哈哈,我近视眼,所以刚才没看清,阿姨你就穿这身过来的吗,不冷啊这
大冬天的」。

  朱阿姨说:「没骗你吧,我外面穿了件大衣的,不然得冷死」。说着就将我
别在腰间的浴巾快速扯掉,我那不争气的鸡巴昂首挺胸的矗立起来,朱阿姨见到
此番模样,花容失色的笑个不停。我也不顾这些,捧着朱阿姨的精致的脸蛋,将
双唇贴上她那性感的两瓣纯,她迅速的回应我,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舌
头相互纠缠起来,朱阿姨一手下探至我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一手摸着我的奶
头挑逗着我。我感受到她愈发沉重的呼吸声,我的手也没闲着,一手摸着她的秀
发,一手透过衬衫摸她的胸部,因为穿了胸罩和衣服的缘故,她的奶子显得圆又
大,完全不似脱了奶罩下垂的模样。

  就这样大概纠缠了一分多钟,我已经用一只手将朱阿姨的小外套脱了,并且
将她的衬衫扣子也扯开了几个。而朱阿姨帮我套弄着小弟弟,以至于她的手上全
是我的水。直到朱阿姨喘不过气来,才将舌头离开我的嘴里,和我四目相对,那
眼神格外的柔情似水。她示意我躺在床上,温柔的说:「小子,让我好好的伺候
你,让你终身都忘不了我」。

  我听从朱阿姨的指挥,乖乖的躺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朱阿姨半跪着
趴在我身上,一手套弄着我的鸡巴,然后对我的奶头进攻,我哪里受的了这种伺
候,不禁「嗯哼」起来,朱阿姨时而亲吻时而轻咬,她偶尔抬头看着我,一脸的
满足,而我的双手除了摸着她的秀发,毫无用处,我看着她衬衫里面那被黑色的
网纱边纹胸罩包裹的大半个奶子,想摸却摸不到。良久,朱阿姨温柔的小嘴离开
我的奶头,慢慢的舔下去,我的整个胸膛都是她的口水,一直舔到我那浓密的毛
发处,朱阿姨才停下来,跪在我的双腿之间,一只手依然不离开我的鸡巴,另一
只手则轻轻抚摸我的大腿两侧。

  朱阿姨温柔的说:「让阿姨好好伺候你哦,以后一定不要忘记我」。我看着
朱阿姨嘴角边的扣税,才想起来朱阿姨似乎不再自称妈,也不叫我儿子了。

  我说:「好的,快点吧阿姨,我快要死了,受不了」。

  朱阿姨冲我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将那樱桃小嘴凑到我的鸡巴顶端。她
的刘海掉下来,这样看过去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朱阿姨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触碰
我的龟头,这使得我的全身一颤,她感受我的反应,冲我眨巴着眼睛,然后又继
续这样试探着触碰了几次,我哪里受得了,起身半躺着双手抱着她的头。朱阿姨
识趣的不再挑逗我的龟头,用舌头去舔我的蛋,舔鸡巴的四周,一直整个鸡巴和
蛋都沾满了她的口水,她才温柔的说:「现在进入主题了哦。」没等我答话,就
用她那美丽的小嘴,含住了我的小半个龟头,让我一时无以言表,仿佛置身于暖
暖的汪洋中。

  朱阿姨一手玩弄着我的蛋蛋,一手揉着我的屁股,时而缓慢时而快速的用小
嘴套弄着我的鸡巴,想来朱阿姨以前也没少做这些,所以好几次感觉我的龟头顶
到她的喉咙,她的嘴巴鼓鼓囊囊的将我的鸡巴整根含下,让我有射的冲动,然后
她都能明显感觉到我的变化,迅速吐出来一半,并稍稍用力的握着我的两颗蛋,
阻止我要射的冲动。不一会儿,我的鸡巴上就全是朱阿姨的口水和我分泌的精液
混合物包裹。

  我哪里受的了这些,也不肯闲着,赶忙示意朱阿姨将下半身转过来,朱阿姨
倒很配合,嘴里含着我的肉棒不肯离开,转了大半圈之后,两腿跪在我的脑袋两
侧,将穿着短裙和丝袜的下体呈现在我的面前。我迅速将朱阿姨的短裙脱去扔到
一旁,她的一个高跟鞋被短裙蹭掉了,另一个还在穿着丝袜的脚上。我一手揉着
朱阿姨的大屁股,一手轻轻的抚摸着朱阿姨那凸起的阴阜,原来朱阿姨并没有穿
内裤,而是直接套上了丝袜,我将手指伸到朱阿姨的蜜穴处,透过丝袜摸到朱阿
姨的湿润,情不自禁的轻轻往里按,朱阿姨嗯哼一声,我的鸡巴感受到来自她口
腔深处的用力。慢慢的揉了一会儿,我开始用舌头舔朱阿姨那湿湿的地方,透过
网状的黑丝,我还是品尝到了咸咸的感觉,而朱阿姨吸允我的鸡巴也更用力了。
我顾不得其它,在朱阿姨隆起的阴阜处,把丝袜扯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用力,
顺势把裹在朱阿姨大屁股的丝袜扯成两半,朱阿姨那黑红的肉穴刚好在我眼前,
我透过暗黄的光,看到阿姨的阴毛上泛着晶莹的水珠。

  朱阿姨嗯哼的嘟哝了一句:「流氓」。嘴巴还是不肯离开我的肉棒,我见朱
阿姨并不生气,双手轻轻的将朱阿姨的蜜穴掰开,里面的嫩肉以及嫩肉上的水,
让我万分激动,我用手指沾了沾朱阿姨蜜穴里的水,然后去触碰朱阿姨那小巧的
阴蒂,朱阿姨「啊」的一声,全身一颤,将我的鸡巴整根吐出来。

  朱阿姨说:「你个坏蛋,就知道作弄人家」。

  听到朱阿姨这种口气说话,我全身都酥酥的,也不搭理她,将一根手指在朱
阿姨的蜜穴口转了几圈,然后顺势插了进去,朱阿姨舒服的嗯哼起来,然后又含
着我的肉棒,套弄起来。我被朱阿姨伺候得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般,将手指
抽出,也用舌头去试探性的伸进朱阿姨的蜜穴,朱阿姨似乎很受用,但朱阿姨下
体咸咸的味道,让我无法忍受,再想到朱阿姨刚刚没洗澡,也不知道这味道里,
有没有我自己的子孙,这么一想,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将食指插入朱阿姨的蜜穴
抽送,感觉朱阿姨屁股扭动得更厉害的时候,我将中指也插进去了,朱阿姨肉穴
里面,全是水,我的手指感受到那温暖的同时,也感受到里面的乾坤。

  这样大概互动了五六分钟,朱阿姨终于忍不住吐出我的肉棒,对我说:「小
李,让阿姨舒服吧,阿姨想要你的肉棒」。说着转过身来,我的手指离开朱阿姨
的蜜穴,她正对着我。

  我说:「好」。然后抱着朱阿姨那还套着两半丝袜的大屁股,让她跪在我的
上方,朱阿姨急不可耐的抓着我的肉棒,那上面已经全是她的唾液,然后迅速的
在自己的蜜穴处蹭了几下,便「啊」的一声,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的肉棒再次回
到这暖暖的海洋中,然后朱阿姨自顾的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了下来,再将黑色的奶
罩也扯了下来,两个肉球像瀑布一样掉了出来。

  不得不说,朱阿姨确实是个性爱高手,在之后的大半个小时里,她带我体会
了前所未有的欢愉。我们尝试了很多姿势,起初是她观音坐莲般在我身上飞舞,
然后我们下床,我站起来抱着她美妙的大腿,她的小腿勾着我的屁股,她像个孩
子一样挂在我的身上不停抽送,我们也尝试过两人相互站着,我抱着她的一条腿
然后狠狠抽插她的蜜穴,但朱阿姨和我最喜欢的,似乎都是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
体,包括她跪在床上,我跪在她后面狠狠抽插,然后打她那大屁股,透过丝袜打
她的屁股,别有一番滋味,而她也因为这个姿势泄了几次,我能明显感受到她的
肉穴里全是淫水。

  最后让我们真正爆发的,是朱阿姨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翘着屁股,而我从
后面进入她的身体,双手抱着她的两个木瓜奶,蹂躏着,朱阿姨转过头来伸出舌
头,艰难的和我接吻,因为我的动作过于激烈,以至于接吻一会儿就会因为我的
猛烈撞击而分开,但我们依旧乐此不疲,直到我射精。

  当我再一次将子子孙孙射入到朱阿姨的蜜穴中,朱阿姨累瘫了,直直的扑倒
床上,而我因为抓着朱阿姨的奶子的缘故,也扑倒了朱阿姨的的后背上。我那渐
渐软却的鸡巴,压在朱阿姨还穿着破烂丝袜的腿上。我听到朱阿姨沉重的喘息生,
久久未能平复,她反手摸着我的头发,满足的闭着眼睛。

  理智再一次让我愧疚起来,以至于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我说:「我
去洗个澡」。也不顾朱阿姨是否答话,将她的手从头上拿开,兀自一人去了浴室。

  浴室里,我将头埋在花洒下,水开到最大,以至于我一度无法呼吸。我彷徨
了,害怕这些事情被岳母和吴芬知道。将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用力的搓洗一番,
我才平复心情出了浴室。朱阿姨似乎睡着了,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姿势,赤裸的趴
在床上,此刻我看着她那略显臃肿的体态,又不免觉得自己无情,走过去将被子
盖在她身上。朱阿姨被我弄醒了,惺忪的睁开双眼,翻过身来,柔声说道:「太
累了,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说:「那你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吧,我去候车室了,免得错过火车」。

  朱阿姨撒娇的说道:「再陪一下人家,好吗?」

  我说:「还是算了吧,不然错过火车又要等明天」。说完穿好衣服,整理好
东西,朱阿姨见挽留我也没有,便不多说话,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背上包,对朱阿姨说:「阿姨,那我先去候车室了,
你好好休息一下,今晚就别回去了」。

  朱阿姨不舍的说:「好的,那你去吧」,然后又撒娇的说道:「亲我一个,
临别之吻」。

  看着朱阿姨那妩媚的表情,我却提不起兴趣,我强装欢笑的说:「反正以后
有的是机会,你说是吧,拜拜」。

  朱阿姨说:「好吧,拜拜」。她落寞的眼神让我心生歉意,但我还是假装潇
洒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候车室,发现火车还要两个多小时才到,寒冷的深夜让我苦不堪言,而
因为发泄肉欲之后带来的空虚以及愧疚,让我久久无法释怀。

  我打开微信,发现岳母一个小时前给我发了一条「晚安」。我没有回她,只
是前所未有的惆怅,总觉得刚刚发生的那一段不应该,在寒冷的候车室里,我没
有丝毫的眷恋朱阿姨的肉体以及刚刚的欢愉,因为我的内心总觉得隐隐不安,仿
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而在后来的日子里,事实也证明,我那天的不安并非空穴来风。
TOP Posted: 2017-08-23 10:35 | 回9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34
威望:291 點
金錢:1271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以下是正文———————-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
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岳母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朱阿姨
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吴芬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吴芬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吴芬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
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吴芬
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岳母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吴芬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
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
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
适应了,车太多啦」。

  吴芬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
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
应没有我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吴芬,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
「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岳母的,那成什
么了。」

  吴芬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妈,告诉她我到了」。

  吴芬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
茬给忘了,我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岳母的电话,
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岳母温柔的声音:「小芬,怎么了,小李是不是到了」。

  吴芬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妈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女婿了,我平常坐个车
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
续开车。

  电话那头岳母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
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吴芬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
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
才到了」。

  听到吴芬说这个话,我的心里咯噔一声,真后悔刚刚解释晚点的时候,骗她
说在火车站蹲了大半夜。我的心情紧张起来,毕竟和朱阿姨做爱那会儿,我还特
意发了微信给岳母,告诉她我已经上车了。

  因为免提的缘故,电话那头岳母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哦,这样啊,那你
们赶紧回去吃饭吧,先这样,以后有时间聊」。也听不清岳母说话的口气,但我
隐隐感觉到岳母似乎有点失落。

  吴芬说:「好的妈」。然后双方挂了电话,吴芬对我说:「你瞧瞧,以前我
去个什么地方她都没这么紧张和关心,搞得你好像十八岁第一次出远门的少年」。

  我的心里惴惴不安,就像在赣州火车站的候车室里一样,总感觉有什么不好
的事要发生,心里觉得或许岳母已经猜测到我和朱阿姨之间的事情。不过还是故
作镇定的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
晴打趣,那才爽」。

  吴芬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妈难道差啊,我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
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
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
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不
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
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吴芬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
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吴芬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妈厉害好吧,你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
着,岳母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但岳母的性格方面
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
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
岳母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
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
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吴芬,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
此刻的岳母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
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吴芬解释说:
「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吴芬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妈
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
了也没说什么啊」。

  吴芬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我说:「好的」。然后帮吴芬收拾碗筷,有时候想想吴芬也挺不容易的,这
么大个肚子了,还要忙着忙那,不过好在年关将近,除了一点收尾的工程就是催
收工程款了,其它倒也没多少事情。

  因为坐了车的缘故,我感觉格外的累,而吴芬肚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所
以也睡得愈发的早。我们早早的上床睡觉,我侧着身子,闻着吴芬身上的味道,
隔着睡衣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想到一个新的生命在五个月后即将诞生,再想到昨
夜和朱阿姨的缠绵,在自责和悔恨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吴芬已经不在身边,想来最近几天为了收工程款,她应该去公
司做对账单了。

  因为昨晚吃的太少的缘故,所以醒来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到饿意袭来,肚子咕
咕的叫。我套上衣服,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找吃的,好在还有几片吐司,也顾不
得抹酱,便将冰凉的吐司卷成一团塞进嘴里。吃完之后,我腹中的饿意没了,但
内心的落寞再次袭来,想到几天前的早上,还可以吃岳母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
而此刻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再想到她在伺候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
的心里更落寞了。

  我回卧室继续躺下,拿出手机,找到岳母的微信,她的头像还是那张站在喷
泉旁,我帮她拍的笑颜如花的照片,好像换了这张头像后,岳母就一直没改过。

  我在屏幕上迅速打出:「妈,好想你的早餐」。就在按发送之际,我忽然意
识到,岳母此刻有可能在生我的气,即使不生气,我发信息给她,她问起我撒谎
的事,该如何应答也未可知。这么一想,我把未发送的消息删了。

  打开小号,我以为会收到朱阿姨的消息,毕竟前天晚上干过两炮后,我们就
没了联系。但这个女人却让我失算了,小号里并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打开朋友圈,
也没看到她这两天的动态,一思忖,我心里的不安更甚了,这种从江西一路跟随
至北京的情绪,这两天一直没有消停过。不过转念一想,和朱阿姨这样彼此不联
系也挺好的,自己也不用时刻愧疚,也免得以后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在一阵瞎想中,我不自知的点到了小号上岳母的头像,也许有时候人的身体
的确比思想要诚实得多。看到岳母那集结中国女人特有韵味的笑容,虽然因为岳
母的冷淡,我已经很久没在小号上给岳母发消息,但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像以前
一样,用小号给岳母发送了一个:「早」。

  很快,岳母回了一个:「上午好」。

  我以为这么久没和岳母聊天,岳母早就忘了我的这个小号,更没想到岳母这
次回复这么快,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发什么,不过也许不管我发什么,
岳母也会像往常一样,都不回我。

  就在我想着要用一个什么惊艳的话题让岳母和我多聊几句的时候,屏幕上显
示岳母发来的文字:「你好像很久没和我打招呼了」。这倒让我颇为意外,但既
然岳母打开了话匣子,我自然要接住。

  我回复到:「是啊,主要是你太冷,而且我感觉你讨厌我,所以为了避免你
更讨厌我,我觉得默默的关注你就好了」。

  岳母回复到:「没有啊,我只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已」。

  看到岳母如此坦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回复:「那敢问美人姐姐,今天
怎么就想着和我这个陌生人聊天了呢」。

  岳母回复到:「君子笃于义而薄于利,敏于事而慎于言,如果你再这么轻言,
那我就不和你聊了」。虽然岳母是老师,也喜欢看书,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很少
掉书袋,没成想教训我这个小号,用起了古诗词,想来岳母应该是真的有点生气。

  我战战兢兢的回复到:「哈哈,我知道错了,不过您也不用搬陆贾老同志的
话压我,我之所以轻薄,做不成君子,您有很大原因」。

  岳母回复到:「强词夺理,怎么成了我的原因了」。

  我回复到:「因为加了你这么久,您都没肯好好和我聊两句,以至于我都不
知道您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该如何称呼」。

  岳母回复到:「我叫柳月萍,微信名字就是我的真名,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
阿姨」。

  一看到岳母说「以后」,我的心里不免窃喜,想来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我回复到:「哦哦,这名字真好听,您的头像和您的名字一样好看好听,但是让
我叫您阿姨多不好啊」。

  岳母并没有理会我的糖衣炮弹,回复到:「怎么不好,我都五十多的人了,
你多大啊,看头像最多也就二十出头」。看到岳母发的这条消息,我哑然失笑,
想着岳母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号头像是当时随便在网上找来的胡歌的照片。

  我回复到:「哈哈,我的阿姨,看来我真得叫你阿姨了」。

  岳母回复:「?」

  我回复到:「这是胡歌,您老不认识啊,以前拍仙剑情侠传很出名的那个,
后来车祸毁容了,所以退出演艺圈现在还没复出呢」。

  岳母回复到:「难怪我怎么看着眼熟,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我回复到:「没事,没有误会不成方圆,我给您好好介绍下我自己,我叫杨
涛,23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岳母回复:「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复到:「希望阿姨您这次记牢了,因为我记得上次和您说过,您还说我
和您儿子同命不同姓,对吧」。

  岳母回复:「是的,和我女婿差一个字,我没有儿子」。然后又发送一条过
来:「我女婿和儿子差不多」。

  看到岳母这么回复,我的心里一阵甜蜜,毕竟女婿和儿子,给人的亲近感完
全不一样。想来岳母也是把我当做依靠,给他们养老了吧。我回复到:「恩,要
是我有个您这样的岳母该多好啊,您女婿肯定很幸福」。

  岳母回复到:「那可不嘛,前段时间我去女儿那里,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看到岳母发过来的文字,我能明显感受到岳母的骄傲和满足,也许我的不安是多
余的,岳母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我回复到:「好吧,难怪您今天肯搭理我了」。

  岳母回复到:「这有什么联系吗?」

  我回复到:「首先,您刚才说的前段时间去女儿那里把您的女婿养的白白胖
胖,这说明现在您不在他们那里了,所以也就是说,您是因为离开您的女儿女婿
才有时间和我聊,或者说才有闲情和我聊」。

  岳母倒也不虚伪,直接回复到:「哈哈,你挺聪明的,实事求是的讲,有这
方面的原因」。

  见岳母这么回复,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回复到:「另外,我感觉,您对您女
婿的感觉不太对啊」。

  岳母回复到:「不要瞎讲,不然我会拉黑你」。

  虽然害怕岳母拉黑,但我还是想试探一下,我回复到:「我没瞎讲,和您聊
了这么几句,您一口一个女婿的,都很少听您说您的女儿,感觉和他们分开了,
您更挂念您的女婿」。

  岳母回复到:「瞎讲,是你说名字和我女婿一样,才说起他的」。

  我回复:「没有,是您自己心里这么想的,才会跟我说的」。

  良久,岳母没有回复我,我发了几个问号,依然没有得到回复,这让我有点
懊恼,后悔自己急于求成,破坏了这美好的聊天氛围。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吴芬
打电话叫我去万达广场吃饭,我还是没能得到岳母的答复。

  吴芬在美团上定的餐厅,刚好是上回我带岳母和朱阿姨来的地方,吴芬表示
看美团上的介绍,这里出了几道新菜,网友的评价都挺好的,所以带我过来尝尝。
在等上菜的空隙,吴芬拿出笔记本电脑继续做着对账单,而我则不免落寞,毕竟
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好受。我掏出手机,打开小号,岳母依然没有回复我。

  中午人很多,等了很久服务员才上菜,我们点了三个菜,看上去感觉很好吃
的样子。就在我要快要动筷子的时候,吴芬收起笔记本电脑,说:「等一下,我
拍个照给我妈看看,让她馋馋」。

  看来天底下的年轻的女人都一样,除了喜欢衣服包和美食,就是炫耀衣服包
和美食了。吴芬惦着大肚子扶着桌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拍了照之后,还不让我
动筷子,说:「再拍个小视频给我妈看看」。

  然后坐下对着碟子里精致的菜肴拍起来,不一会儿将摄像头对着我,边拍我
边说:「妈,你看小李子,你不在这里,饭都吃不下呢,昨天就吃了两口饭,所
以我今天带他过来吃点好吃的。」

  一切拍好之后,吴芬说:「好了,老公大人,可以开吃啦」。说着自己也拿
起筷子:「还别说,我妈忽然回去了,我一点都不习惯,感觉挺想她的」。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再心里默念着,但口头上却说:「哈哈,都多大个人
了还想妈妈,自己也快当妈妈了,丢不丢人啊,快吃吧,不然待会儿凉了不好吃」。

  吴芬嘟着嘴表达她的不满,但很快就被美食给俘获,一边吃一边和我说对账
单的事情:「老公,现在对账单基本上都做好了,也发给各个甲方的财务了,就
只有万市公司那边的没做完」。

  我边吃边说着:「哎,这鱼做的真心不错——万市公司是我们的大头啊,今
年的工程款应该有两三百万还没收到吧」。

  吴芬用纸巾擦了擦嘴巴,说:「是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涉及到之前我们
做的那个小区,当时和他们老板刘晴谈的,她说的不开票,但前几天他们财务又
说要开票,因为我们当时报价就是不开票的价格,如果要开票我们就得损失17
个点,我想过两天其他的款项都做完了,去找他们老板一趟」。

  我颇为不爽的问道:「大概多少钱啊」。

  吴芬说:「就是嘉盛名都那个小区,咱们和他们签的第一个合同,当时装修
款不是四十多万嘛,后面的全部都是含税价格了」。

  我说:「四十多万也有七八万了,我们辛辛苦苦做一年,除去给包工头和材
料钱,也没几个钱,不能就这么没了」。

  吴芬继续边吃边说:「是啊,够给我以后的儿子买好多奶粉了」。

  我说:「确实是的,最关键是,当时咱两都在,确实是拿刘晴说不开票的,
所以我们才报那么低的价格,这样吧,过两天我帮你去走一趟」。

  吴芬说:「好啊,你去比我肯定好多了,好歹我老公以前也是做业务的,不
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啊,不能和第一次一样那么失礼了」。

  我尴尬的笑着说:「哈哈。不会啦,那次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吴芬说:「那就最好,和我妈这样的大美人相处这么久,相信你也基本上都
能把持住了,哈哈」。

  我故作不满的说:「又来,怎么老拿你妈打趣,看看你妈给你回什么没有,
是不是想过来吃,我们给她快递过去」。

  吴芬拿起手机,说:「我妈就回复三个字,慢慢吃,什么鬼啊,昨天还一个
劲的问我你到了没,今天就这么冷淡,真是更年期。」我苦笑着,其、因为心里
也猜不透岳母的想法。

  吃过饭后,我和吴芬一起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背着吴芬,我打开小号,看
到岳母刚刚给我发的消息:「我看了聊天记录,我并没有多提我的女婿,你瞎说」。

  看到这条消息,再一次感受到岳母的可爱,竟然还特意去看聊天记录,便回
复到:「既然没有,那干嘛还要去看聊天记录,」。

  发过去之后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甚至能感受到屏幕那端岳母的脸蛋变
得绯红。

      ————————未完待续—————————-

  不知道大家对刘晴这个人是否有好感?
TOP Posted: 2017-08-23 10:35 | 回10樓
Lucis13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03
威望:101 點
金錢:100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2-12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7-08-23 11:14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4, 11-23 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