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凡人修仙传之魔仙韩立(黄枫谷篇已更新~)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凡人修仙传之魔仙韩立(黄枫谷篇已更新~)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柴门闻犬吠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85
威望:44 點
金錢:1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02

第五章 彩环破身



          墨彩环咬着自己的手指,忍着不发出身,但只见柜子里头满满的都是高潮后喷出的淫液,墨彩环的裙摆也早以湿透,另一手按着自己的阴蒂儿。几位娘亲在外边被肏着穴儿,女儿也再里边自慰着,看着新来的师兄把自己的娘亲们肏的高潮迭起。严氏把彩环带出,把她的衣服剥光后,抱着彩环躺在着床上,母亲和女儿的双腿都分开着,露出那格外相似的淫穴儿。严氏的手指比彩环更加熟练的揉捏着女儿的阴蒂和乳头「娘…娘…别这样…」墨彩环呻吟着,做着徒劳无功的小小反抗。「傻孩子,你师兄可是万中无一的人才,只要有他在,我们母女俩儿能一直在一起,这也是你爹爹的愿望啊~」「可…这样…嗯?」「嘻嘻,傻孩子,我是你娘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呢~只要不传出去,又有谁会知道呢?就算他们知道了,又奈我们如何?」

          「娘…我怕…」「别怕,娘亲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你师兄也会,现在让你师兄的肉棒刺穿你的处女膜,我们一家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师兄的…肉棒…?」「…韩师兄,快来肏师妹的穴儿,让师妹也像娘亲一样变成师兄的东西…?」「自然如此。」严氏扶着韩立的肉棒,让肉棒顶着女儿墨彩环的处女穴,用力的扭动着腰身,往前一送,在母亲的带领下破了女儿的处女身子。「疼…好疼阿娘亲…!」「好孩子,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忍一忍就过去了。」韩立低下头,吻住墨彩环的脣儿,夺走了她的第一次与初吻。舌头大胆的伸进里边,带领着没有经验的墨彩环。严氏双手不断揉捏着女儿的乳头和阴蒂,让彩环的穴儿变得更湿,更加润滑。之后韩立漫漫的抽动着肉棒,一点一点的开发着墨彩环的紧实肉穴。「进来了…师兄的肉棒…把彩环的穴儿塞的好满…!彩环是师兄的人了,和娘亲一样都是师兄的人了…穴儿从今天起只能给师兄肏弄了…?」

          韩立抽出肉棒,交替的肏着母女俩儿相似的肉穴。「当娘的肉穴比较有肉,女儿的肉穴则是相当的紧实呢。」「嘻嘻,只要立儿多多肏着彩环,彩环的穴儿也会变的和师娘一样的?」「师兄…肏彩环?干彩环…?把彩环的穴儿肏的和娘亲一样…?」「师兄以后什么时候想干彩环都可以,不用问过彩环,希望师兄能多多肏着彩环的穴儿,让彩环早早受孕,胸部能变的和娘亲一样大,和娘亲一起给师兄喂着奶~?」韩立加快的抽动的速度,肉棒快速的进出的墨彩环的紧实穴儿。「好快~要肏死师妹了…!师妹要被师兄的大肉棒给肏丢了…?」「丢了!…??????」墨彩环的淫穴儿喷出大量淫水,紧接着黄色尿液跟着流了出来。「做为娘亲能看到女儿被肏的如此欢快,真是让我感动万分…」严氏张开大腿,对着刚在墨彩环体内种下阳丹的韩立说道。「如果肏完了彩环还没满足…要不要再来接着肏着师娘的穴呢?…嗯喔小坏蛋别这么急…嗯啊啊啊????」

          隔天一大早,韩立从塌上醒来,旁边的五位大小美女依然在身身熟睡着。韩立抽出被彩环含在嘴里的肉棒,从刘氏的丰乳上起身。昨天在那之后又把几位美女挨个肏上了几遍,韩立却丝毫不觉得有劳累或是任何不适之感。七情六欲决所吸纳的情欲之气弥补了消耗,也让韩立的修为上升了几层,如果照这速度继续吸收着处子的原阴之气,肉身的根基便能彻底稳固了吧。至於严氏几人所说的惊皎会,韩立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她们几人喜欢,随她们去做便是。体内被重下阳丹,成为肉瓶儿的她们,随着韩立的功力上升,便成了类似修真者般的存在,不过无论再怎么修练,功力都无法高於韩立两个小境界,若说韩立现在功力差不多余元婴后期,那她们几人再修练最高也不过元婴初期左右。等她们醒来后再给予她们适合的功法吧。韩立知道的功法之多,足以填满十几个大型藏书阁还不止;这些功法不是有特殊之处,不然就皆是此界中人人梦寐以求的高等功法,不过这些对韩立来说皆无多大用处就是。

          韩立走出房门,想着自己接下来应去哪里才是。「韩师兄……」一道软绵绵的女声让韩立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第六章 凤舞学医


 
          「原来是凤舞姑娘,不知找在下有何要事…?」和韩立打招呼的,便是墨氏三娇中的二姊,墨凤舞。「凤舞不敢。」墨凤舞软绵绵的声音听在韩立耳中十分舒适「凤舞找师兄只是想知道,三妹身上的萦香丸,是否真是公子所赠?公子得了家父医术上的真传了吗?」「彩环姑娘的萦香丸,的确是在下所送。在下也的确从墨师那里,学到了不少医术和药方,这萦香丸就是其一。莫非凤舞姑娘,也对此大有兴趣?」韩立的话一出口,这位原本看来文静之极的姑娘,眼中流露出了些许喜色,说道:「不瞒公子,凤舞从小就对家父的医道大感兴趣,钻研了不少家父的医书和心得。可惜的是,家父离开墨府时,凤舞年纪还小,因此所得实在是有限。」
说完这些话后,墨凤舞有些犹豫,还是踌躇的继续道:「所以凤舞有个请求,还望公子能够成全。阁下能否把家父的医道心得给凤舞誊录一份,让凤舞可以多学些东西,精湛一下自身的医术。」

          说出完以上话后,这位墨府二小姐脸上有些羞红,显然对自己的冒然请求,很不好意思。「自然如此,就是凤舞姑娘不说,我也打算教这些心得抄录一份交於师娘的。既然凤舞姑娘开口,那交与你也是一样的。」墨凤舞听到韩立这样一说,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多谢师兄成全!凤舞感激不禁!」「不会,这些资料我拿在手边,可直接抄录一份与你,不知书房何在?可否让在下借用?」「书房的话,以前父亲曾用过的书房一向不允许我们几人使用,若韩师兄不介意的话,凤舞房中有一套笔墨可供师兄使用。」墨凤舞红着脸对韩立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让我进去凤舞姑娘的香闺。」「师兄无须多虑,母亲曾告诫我们几位,要我们待师兄如亲身兄长般。既是亲身兄长,这点小事自然无须挂怀。」「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再推辞了。还请凤舞姑娘带路。」

          「凤舞知道,请随我来…韩…哥哥……」墨凤舞红着脸,娇羞的在前方带着路。走进了墨凤舞的香闺中,里头摆满了女儿家的各种东西,一旁的书架上满满的医道书籍,看的出此女的确在医道上下过不少苦功。房内充斥着淡淡的香气,与墨凤舞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让韩立不由得多闻了几口。看着韩立打量着自己的闺房,墨凤舞红着脸又不好意思阻止,只好站在一旁。「失礼了,看来凤舞姑娘确实很用心钻研医道呢。」「不敢当,只是凤舞不像姊姊般能文能武,也不像妹妹般聪慧,只得在父亲所留下的医道中多多钻研,希望能找出自己的路。」「像凤舞姑娘般聪明之人,韩某身平并不多见,还请姑娘不要太小看自己。」「谢谢韩…哥哥的鼓励,凤舞谨记於心。」墨凤舞弓了弓身,对韩立表达着感谢。「那么事不宜迟,让我们开始吧。」韩立坐上椅子,拿起毛笔,开始墨写着自己所知的医道心得,一旁的墨凤舞仔细的看着。韩立所知的医道自然远远超出墨大夫所遗,墨凤舞细心会神的看着,不知不觉间已过半个时辰。

          「这真是太了不起了…!这些东西真是父亲所遗的?」墨凤舞激动的看着这些心得,韩立故意的由浅到深,一点一点把自己所知道的医道心得慢慢写下,墨凤舞只觉得自己以前所不理解的地方一个一个被解开,韩立所写下的东西远远超出了自己对於医道的所知,只觉得眼前开了片新天地。「前面所写的事墨师所遗,后面的部分是由我自己藉着先人的知识所慢慢研究出来的。」「没想到韩哥哥是如此厉害的医道大师,凤舞这才知道自己以前所知是多的小。」「若没有先人遗留下来的书籍,我也不可能在医道上走得如此之远,跟我比起来,一切靠自学而成的凤舞姑娘才让在下感到敬佩。」「请别这么说,就算有先人所遗下的智慧,若是没有天分与努力是不可能走得如此之远的。」墨凤舞认真的看着韩立说道,软绵绵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认真。「或许吧。凤舞姑娘,韩某能拜託你一件事吗?」

          「若是凤舞能即的一定全力以赴。」「呵呵,请别这样说,我只是想请凤舞姑娘帮我磨一下墨。」「啊!这自然!」「凤舞姑娘也别一直站着吧,毕竟我还有不少东西未写出来,若不介意的话凤舞姑娘可以坐在我的腿上,这样也好磨墨。」「这…这…凤舞谢过韩哥哥。」墨凤舞红着脸,移动着身子让翘臀贴着韩立的大腿,韩立左手环着墨凤舞的腰身,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一边书写着。墨凤舞自然从没有和男人如此亲近过,韩立身上的男人气息和体温让内向的墨凤舞身体发软,虽觉得害躁无比,却也不认为这哪里有错。墨凤舞摇了摇头,继续阅读着韩立所写下的医道心得。只见韩立开始写着关於女性身体的构造,比凤舞所知道的还要複杂,还要详细许多。「韩哥哥…这是?」墨凤舞红着脸询问着韩立所写的心得。「这些?这些是女性的身体构造啊,有哪里不懂的吗?」

          「这…韩哥哥所写的实在是远远超过凤舞所知,还请希望韩哥哥不吝赐教…」「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来实际指导一下吧。」「实…实际是指…?」「就是实际啊。」韩立笑说着,左手在墨凤舞的娇躯上肆意摸索着。「凤舞姑娘既然如此专心於医道,自然不会因为区区男女之别而放下学习的意愿吧?」「这…自然,请韩哥哥不要在意凤舞,用凤舞的身子教导凤舞即可…」墨凤舞脸红透着说道。「这里是是胸部,一般女性产乳哺育孩子的地方。」韩立肆意揉捏着墨凤舞娇嫩的胸部「看凤舞的年纪来看,发育的挺不错的呢。」「是…吗?…嗯?」「是阿,虽不像几位师娘般硕大丰满,却也堪勘能一手掌握住,软嫩黏手,也比小师妹的来的大上许多。」「嗯…?彩环向且年幼,假以时日定能长到与四师娘差不多大小的…?」「的确如此,不过我看凤舞的奶子将来也不可小看呢,等到凤舞怀了孕,涨了乳,应还能大上不少。」

          「这…婚嫁之事离凤舞还未考虑过,别说这了,还请韩哥哥教我更多的医道知识。」「嗯,抱歉,是我偏离了。在胸部前端的这里乳蒂,一般称之为乳头或是乳首,婴孩含着乳首吸允着乳汁,成长茁壮。」韩立捏紧乳头,轻轻挤压着少女柔软的乳首刺激着。「乳头…或乳首…嗯?」「正是,女性在房事时也会刺激着乳首来获得快感,看来凤舞是属於此类呢。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做出区别,又或称为淫贱的乳头。「凤舞的乳头是…淫贱的…乳头?」「正是如此。多念几遍好记在心里。」「淫贱的乳头…淫贱的乳头…凤舞有着淫贱的乳头…?」「没错,墨凤舞正是有着一对淫贱的乳头,给男人揉捏几下就会有快感的淫贱乳头。」「淫贱…乳头…?」韩立抽出左手,改揉捏着墨凤舞的翘臀。墨凤舞的身材不如几位师母肉感,相对的有些骨感的身子有着适当的平衡美。

          她的臀部甚至不如墨彩环般肉感,不过也让韩立爱不释手。「现在再揉捏的,是女性的臀部,也称屁股,和胸部一样做为女性求偶时利器之一。」「若屁股发育挺不好该如何是好呢?」墨凤舞似乎也感觉到了韩立想揉捏的是更大的翘臀。「这很简单,像五师娘一样,天天锻炼就是了。」「锻炼是指…武功?」「不不,五师娘的屁股又圆又翘,那是因为以前常被人把玩,不停的揉捏拍打的关系,若凤舞在意自己的身材不如其他人的话,只要找我来天天帮你揉捏拍打就是。」「谢谢韩哥哥…你对凤舞真好。」「呵呵,做为师兄是应该的。」「女性上有三个穴儿是非常重要的,这三个穴儿除了原本之用途外,都能做为与男性求欢时的利器使用。」「一个是身后的屁眼儿,又称后庭花。」韩立的手指滑过墨凤舞的屁眼。「一个是上头的小嘴儿。」「最后一个,自然是凤舞下面的淫穴儿。」

          「屁眼儿…小嘴…和淫穴…?」「正是,凤舞可愿意为了学习医道,奉献出你的处子之身?」「这…若不在是处子之身,凤舞以后可就难找对象了阿!」「韩哥哥如不嫌弃凤舞的话…」墨凤舞站起身来,趴在书桌之前,翘起屁股。「请韩哥哥用凤舞的处子之身,教导凤舞更多医道吧…?」韩立挺着肉棒,刺进墨凤舞的处子淫穴中,粗鲁的刺穿处女膜。「呜…好疼…!」「好妹妹,忍着点。」「好的,韩哥哥…!」墨凤舞的肉穴像是排斥着韩立一样,紧紧夹着韩立的肉棒。「好凤舞,现在我们在做的,就是人伦大事。」「人伦大事…」「正是,这也叫周公之礼,不过一般来说,我们都称之为肏干。」「肏干…?「没错,就是肏干,就像我这样肏干着凤舞的淫穴儿!」韩立扭动着腰身,碰撞的墨凤舞的没什么肉的小屁股。「韩哥哥在肏干着凤舞…韩哥哥在肏干着凤舞…?」

          「没错,就是这样我用这根肉棒不断的肏干凤舞的淫穴! 「凤舞被韩哥哥的肉棒肏着…?肉棒把凤舞的穴儿肏开了…?」「怎样阿凤舞,第一次被肉棒肏着淫穴的感觉?」「凤舞一开始觉得疼痛得紧…后来越是被肏干就觉得越是舒服…?」「喜欢被肏干吗,凤舞?」「喜欢…凤舞喜欢被韩哥哥肏干着穴儿…!」「那就和你娘亲一样,天天给我肏干,替我怀孕生子吧…!」「好的…!和娘亲一样给哥哥肏干着穴儿,替韩哥哥生下孩子…???」韩立从背后快速的肏着墨凤舞的穴儿,在里投注入满满的精液。「啊啊~??韩哥哥的精液射进凤舞的穴儿里了…?好烫…?凤舞要被烫飞了…????」韩立在种下阳丹后,让墨凤舞跪在身前清理的肉棒,一边拿起毛笔,沾着墨凤舞的处子落红,在笔卷上写着:韩立,於某时某月,於嘉元城墨府中以墨凤舞处子之血写此医书於此。

          在笔迹乾后,交与墨凤舞收藏。日后每次肏弄着墨凤舞时,都会像这样以其淫液混着墨汁,在此书上做下记录。而之后做的记录是越做越详细,连姿势,几人参与,女子淫态都记录下来,害的墨凤舞平日翻阅此书时,都会忍不住看着笔迹自慰,不泄个四五次无法停下。不过这是后话,以后再提。韩立抱着温柔可人的墨凤舞在她的闺房内肏着刚开苞的穴儿,整整做了一整个上午。原本典雅的闺房充斥着精液与淫水的味道。体力不比他人的墨凤舞被肏着昏睡过去,又从昏睡中被韩立肏醒过来,如此反覆。韩立离开房间之时,墨凤舞躺着床上深深陷入昏睡,怕是不到晚上不会醒来。「家主大人。」刚从墨凤舞房里出来,便看见五师娘王氏朝着韩立走来。

第七章 墨府早餐



          「这不是五师娘吗?找弟子有什么事情吗?」「差不多到午膳的时间了,妾身来请家主大人与我们一同用餐。」王氏看上去比昨天有精神了些,经过滋润的少妇肉体散发出成熟的魅力。单从王氏那依旧有些冷淡的态度上完全看不出她昨晚的淫荡模样。「午膳吗?也好,还请五师母在前带路。」「好的,凤舞那孩子…?」「凤舞姑娘刚陪我读了会儿书,说是有些劳累,要去休息。午餐她让我转告先不用了。」「既然如此,还请家主随妾身来。」王氏没有多问,转过身,扭着那圆润的翘臀迈开步伐,带着韩立走到饭厅。韩立走进她身旁,伸出手不断揉捏着王氏那丰满的臀部。王氏脸红了红,没有制止韩立的动作,反而翘高了屁股,放慢脚步任由韩立在她的翘臀上肆意揉捏着。除了脸蛋红了一些以外,王氏的表情看上去与刚刚没有任何不同。

          两人就这样慢吞吞的,来到了正厅旁的饭厅。推开门进去后,除了墨凤舞以外,墨府几个女人都以就座。不过碗筷未动,看样子是在等着全部人到齐后再准备开饭。「立儿,五妹。」严氏见是她们两人,打了声招呼。「见过二师母,三师母,四师母,玉珠师妹与彩环师妹。」韩立拱了拱手,打声招呼。「嘻嘻,都是一家人了,哪还需要这么多礼呢。」刘氏笑嘻嘻的说道。几位师母皆身穿着素雅的孝服,几人看上去都是容光焕发,脱胎换骨了一般。不但看上去有精神许多,皮肤也散发着光泽,有经验的看上去就知道去被充分滋润过的模样。墨彩环坐在严氏身旁,看见韩立便想起昨日之事,红着脸扭过头去,掩饰着害羞。长女墨玉珠挨着墨彩环坐着,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韩立和他那只不断揉捏着王氏翘臀的手,便移开了目光。

          「咦?彩环那孩子呢?」李氏见墨彩环没有跟着过来,好奇的问着。「秉告二师母,彩环师妹说她读书读累了,想歇息一会,晚膳时间再来见过几位师母。」「那孩子真是得,怕是又熬夜读书了吧。唉,希望她不会累着才好。」李氏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既然如此,我们就先用膳吧。」严氏没有多问什么,让韩立与王氏入座。再两人也入座后,几人都看着韩立,没有拿起碗筷。「这…莫非是再等着弟子开饭?」「呵呵,傻孩子,现在你就是墨府的主人,你没有开饭,其他人哪能用餐呢?」严氏掩着嘴笑着。「这,那大家就开饭吧。」韩立拿起了碗筷,吃着眼前的美味菜餚.其他人像松了口气一样,纷纷拿起碗筷进餐。韩立慢慢的吃着眼前的美味菜餚,与他不同的是,墨彩环在快速的吃完了碗中的食物后,便想起身先告退。「环儿,你在做些什么?」严氏似乎对着彩环这样的行为感到不满,出声喝道。

          「娘…娘亲,女儿想先行告退。」墨彩环似乎不理解严氏为何生气,无辜的说着。「唉,你忘了我们家的规矩?」「规矩?」「先用完餐之人,要先去服侍家主阿!」墨彩环愣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一般「啊!女…女儿忘记了……」「唉,也不怪你,毕竟你父亲在你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不记得也是难免的。现在还不快去!」「女儿知道了……」墨彩环紧接走到了韩立得身旁,钻进桌子下面,接着拉开了韩立的裤头,把韩立的阳根含进了嘴里!「嗯-?吸噜-?嘶──嗯-?」从桌子下面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吸允声。[怎么味道比昨天还重上了不少…?嚐起来浓郁多了。]墨彩环心想着,更努力的吸允了起来。「嘶──?嗯-?嗯-?吸噜噜噜噜-??」「啊嗯-?嘶吸-?嗯-?嗯-?嘶嘶嘶-?」墨彩环含着肉棒,又吸又舔着,把刚刚与墨凤舞交合过后留下的淫水与精液一顶不剩的吃进肚子里。小舌头仔细的舔着龟头和龟冠,来回舔着棒身。

          韩立面不改色得继续吃着饭,其他几人被这声音弄得面红赤耳,有一筷没一筷的吃着。韩立差不多吃饱后,对着依然卖力舔着肉棒的彩环说道:「师兄我也差不多吃饱了,为了奖励你就出在你的口中吧。」「嗯嗯-?嗯-?嗯-?嘶吸-?嗯-?」接着韩立松开精关,把阳精通通出在墨彩环的小嘴中。「啊嗯-?嗯嗯嗯-?嗯-!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墨彩环的小嘴紧紧套住肉棒,被阳精灌满整张小嘴,又滑又黏的腥臭精液让彩环忍不住皱起眉头。墨彩环鼓着小嘴,嘴里含着韩立的阳精,跑回四师母得身边,打算让与严氏。「呵呵,娘亲谢谢你得一片心意啦,不过比起娘亲,娘亲觉得还是给你的姊姊比较好,你姊姊最近常出去,比娘亲还需要营养。」严氏微笑着。「玉珠谢过四娘。」墨玉珠听到后,淡淡的向严氏道谢。墨彩环接着走到墨玉珠一旁,把嘴中的阳精吐出大半进墨玉珠的碗中。

          墨玉珠闻到精液那特有的腥臭味,忍不住皱了皱袖眉,不过却没有当作是淫檅之物,只当是自己所不喜欢的食物。接着夹起饭菜,沾着精液一点一点吃进嘴里。墨玉珠眉头深皱,忍着腥臭味慢慢的吃光碗中的精液,舌头里混着饭菜与腥黏的精液,仔细嚼过后吞下肚里。拿起了盛着精液的碗,倒入汤水后把剩下的精液也一饮而尽。之后墨玉珠皱着眉头,像是非常不喜残留在嘴中的精液味道,不过还是来到韩立身前:「玉珠谢过师兄所赐精液。」「呵呵,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严氏和彩环吧。」「自然,不过没有师兄就不会有阳精这等补物,玉珠还是要感谢师兄。」「没事,玉珠师妹吃的还习惯吗?」「良药苦口,精液这等补物自然也是如此,玉珠自不会做出浪费这等行为,全部都仔细品尝过后吞下了。」「呵呵,难为师妹了。不知师妹等等有何打算?」

          「玉珠等会与人有约,要一同出游狩猎。若是师兄感兴趣的话,要不要也一同前来?」「喔?这方便吗?」「师兄现在是我墨府与惊皎会之主,若是师兄愿意前来,师妹自是欢迎。」「嗯,也好,那么小息一会过后,我们再一同出游吧。」「好的,那么还请原谅玉珠失礼,请恕玉珠先行告退了。」墨玉珠拜过几位师母后走出了饭厅。墨玉珠离开后,严氏站起身子,来到韩立身前跪下,低头含进沾有女儿唾液的肉棒,把里头的残精吸允了出来。「立儿,要几位师母一起来服侍你吗?」严氏津津有味的品尝嘴中精液的味道,一双媚眼送着秋波,让韩立差点忍不住把这美艳的师母和她的女儿一起按在榻下承欢。不过韩立示意着几人起身,把适合修练的功法直接送进她们的脑海中,让他们开始修练,让她们在凡人面前不止有能力自保,还能取胜。给四师母严氏的是能知晓他人心中所思的「望心诀」,让她能在经营惊绞会时能更好的掌握部下所思,於敌人谈判时也能立於绝对上风,像严氏这种有经验又有手段的女人来说,可说是如虎添翼。

          二师母李氏不善与人争斗,因此让她修练以防禦为主的「听海心诀」,施展时可直接影想敌人肉身,使其心海不稳,介而影响真气又或是法力运行,震晕敌人。三师母刘氏本身就有修练媚功,因此韩立给了她更进阶的「九转天狐功」,每练成一转,都会使媚功大增,除此之外练到深处甚至会练出狐尾。给五师母王氏的与她人不同,王氏本身就是武学高手,身怀几十年功力,如果直接转修修仙功法难有有些可惜。因此韩立给了她练体之法与配套的练体功法「冬雪经」,以其现有的功力搭配修练的话前期进展速度会略赢其他几人。至於墨氏三娇,墨彩环修练得是「赤子华功」,修练此功法之人心性会保持在少年少女之时,虽也因此不善斗争,不过却可在修练上进展极快。韩立则准备让墨凤舞修行「天兰医经」,以医药入道对墨凤舞来说极是适合那温柔可人的少女。

          墨玉珠的话韩立则打算在种下阳丹后,传她「狩合镜功」,此法可扩大人之心魔,让敌人自灭而亡,不过对修练者的风险却也是极大,韩立想看看依此女的心境能将此功修练到哪。自然几人身边也缺乏着丹药又或是灵地等辅助,不过再她们体内的阳丹会时刻散发着天地精元改善她们体质并帮助修练,虽说不等於不需要其他辅助了,不过就目前来说也足够;几人目前所修得不过是低阶又或者只是前几层的功法,等到日后转修高阶功法时再来不迟。再指点了下一些修行上的基础之后,韩立转身走出饭厅。大门边上,墨玉珠已换成了第一次看见她时所身穿得劲装,剪裁得体的衣服展露出墨玉珠的姣好身段,方便活动的贴身服装配上墨玉珠得英气,让人联想到武林中鼎鼎有名的女侠一样。墨玉珠牵着爱马,准备着一会狩猎会用到的东西,察觉到韩立走来后,转过身告诉韩立只要他准备好随时都可以出发。

第八章 玉珠打虎



          随后两人共乘一匹,与几个家丁一起来到城门处,与嘉元城几个大户的少爷小姐一起来到城外的森林中。相貌普普得韩立站在这些人身旁,看上去就像是供人使唤的仆从一般,几个少爷皆是充满自信,胸有成竹的模样;小姐们也各各貌美如花,但一站到墨玉珠身旁,变被活生生比了下去。墨玉珠与其他人谈笑风生,严然就是这小团体得中心人物。以此女的能力,若无意外,能带领惊绞会继续发扬光大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遇到了韩立,事情自然不会如同韩立前世所知得一般发展。几人在老练得家仆和自身经验得帮助下,猎了几只小动物,打算打道回府时,突然冒出一只老虎,吓得众人不敢妄动。墨玉珠反应极快得张弓拉弦,箭矢直指着缓慢走动的老虎,拉弦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韩立见状,施了个隐身诀后走动了墨玉珠的身后,从背后伸出双手握紧墨玉珠的小手,稳稳的握紧短弓。

          「韩……师兄?」墨玉珠对韩立突然的行为感到意外,隐隐约约感觉到从韩立的双手处传来一股微微着暖流,让墨玉珠信心大增。韩立的身子紧贴着墨玉珠的背,袍子下的阳根直直的硬挺着,有意无意的从背后摩擦着墨玉珠的翘臀。墨玉珠自然感觉到了韩立的所为,不过猛虎当前,墨玉珠就是再大胆也不敢推开韩立。就这样二人一虎静静的对立着。恶虎像是感觉到了眼前男女的威胁性一样,以二人为中心慢慢得绕着圈。墨玉珠一边戒备着眼前恶虎的威胁,一边又要忍耐着俏臀被韩立不断顶着得羞耻感,更害怕着一旁围观的众人发现。这种在大庭广众下,生命遭受威胁得紧张感和身体被男人羞辱得羞耻感不知不觉得让墨玉珠胸前的乳首硬挺起来,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韩立自然察觉到了墨玉珠的异样,不过他却不以为意,变本加厉的用他那根粗长的肉棒轻轻碰撞着墨玉珠圆润的翘臀。

          「师妹,冷静点。有师兄在这,这只恶虎伤不了你一丝一毫。」韩立贴在墨玉珠的耳边,悄声说着。韩立的气息吹在墨玉珠的耳边,弄的墨玉珠心猿意马。「师…师兄…还在等什么呢…?」墨玉珠同样压低声音,反问着韩立。那声音就像软绵绵的蜜糖一般,像在诱惑着男人进来她那紧实的处子肉穴一样。「你瞧瞧,一旁的人看见你这样与猛虎对抗着,不会增加你墨玉珠的名声吗?既然如此,何不把这机会利用到最大呢?」「这…还请师兄助我一臂之力…!」「自然如此。」每当猛虎企图扑上的时候,韩立变暗施手法将其吓退,在旁人眼中,便是看到了墨玉珠一人持着弓便可吓退猛虎的模样。猛虎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相对的墨玉珠却一派轻松的模样,隐起身子的韩立不断把玩着墨玉珠柔软身躯,隔着衣服用墨玉珠那充满弹性的翘臀夹在中间,缓慢磨擦着。龟头不断顶弄着墨玉珠的阴唇和后庭,要不是韩立手拉着弓,扶起墨玉珠的身子,墨玉珠怕是早就瘫软在地上。

          「韩师兄…还…还没好吗…?」墨玉珠被韩立挑逗得娇喘连连,还未出嫁便被身后的男人渎玩着,那根粗长的肉棒还在自己的翘臀间不断摩擦。一旁的众人自然不知道如此状况,只见到墨玉珠与猛虎对持许久,冷汗不断流着,却没有勇气上前英雄救美。「看来也差不多了。」韩立笑了笑。「吼!!!」突然间,猛虎一声嘶吼,奋力的向前一扑朝墨玉珠袭来!墨玉珠眼睁睁得看着猛虎张着血盆大口朝自己咬过来得刹那,韩立低喝了一声。「放!」弓上的箭矢随即射出,墨玉珠近距离得看着那根箭矢刺进了老虎的嘴中,从脑袋穿了出来,虎血溅在墨玉珠的脸蛋与猎装上。「嗯…啊啊啊…?」在那双重得刺激下,墨玉珠翻着白眼,在韩立得怀中一边失禁一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尿液顺着大腿滴落在地上,高潮得淫液也弄湿猎装的胯间。墨玉珠大口喘着气,被韩立缠扶着慢慢得从高潮中回复过来。

          在韩立的暗地帮助下,墨玉珠漂亮得一箭射死了那只老虎,更加得到了众人得尊敬与崇拜。墨玉珠一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边享受着众人崇拜的眼光,心理的快感重重叠加让她获得了莫大的满足。几人当场把老虎得虎皮剥下,剩下得东西分一分,由家丁拿着风风光光得回到城里。韩立乾脆就隐起身子与墨玉珠共乘一匹骏马,后边的几个家丁大肆宣扬着墨玉珠的勇敢与机智,在民众崇拜的眼神中任由韩立玩弄着自己的身子。暴露似的快感让墨玉珠的穴儿不断流出淫液。当然,墨玉珠自然知道韩立不会白白帮她,也知道只有韩立有这本事可以助她让惊皎会在城中不断壮大。因此当天晚上在墨府中,在众人的面前,墨玉珠赤裸着身子,批着那件虎皮,在几位师母欣慰,姊妹们讶异的眼光中,在过世得父母灵位前双手并用得爬着进了大厅之中。

第九章 墨府合欢



          批着一身虎皮的墨玉珠看起来狂野又妖艳,一边缓慢得爬行着,扭着那蜜桃般的翘臀,晃动着那对颇具规模,远胜其他姊妹的雪白嫩奶。粉色的乳头高翘着,蜜穴晶莹剔透,淫水沾湿的阴唇,反射着些许的光辉。韩立坐在了原本属於墨大夫:现在则专属於他的主位上,两旁则按着尊卑顺序坐着几位夫人,彩环和凤舞。李氏看见墨玉珠如此放荡,早已红透了脸庞,虽然想喝斥玉珠的行为,但看着其他几位姊妹的模样也不好意思说出口。遮遮掩掩的看着墨玉珠。严氏则是欣慰的看着,三姊妹中有能力接下整个帮派的就是墨玉珠,只要她们都在一起,加上韩立的能力,就是把惊皎会发展成天下第一大帮派也不是梦想。刘氏则是笑嘻嘻的看着墨玉珠,双手托着自己那对丰满的肥硕巨乳。王氏则是老样子冷漠的看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最活泼可爱的彩环见着自己的姐姐的放荡模样,除了害羞以外,也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墨凤舞则是害羞得把脸遮了起来,不去看自家姐姐的淫浪模样。墨玉珠一步一步的,爬到了韩立的跟前。「韩师兄…家主大人,玉珠做为父亲的长女,在这里代表墨府上下,将墨府和惊皎会的一切都交给您…请师兄夺走玉珠得处子之身吧…?」「喔?这样真得好吗?」「墨府在父亲走后,已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我们姊妹和娘亲们需要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来撑起一切,师兄做为父亲的关门弟子在这种时刻来到定是父亲冥冥之中的安排。」墨玉珠示意了一下,凤舞和彩环羞红着脸走上前来,脱去了韩立的裤子,一左一右的舔弄着韩立的肉棒。「更何况不论是墨府,我们墨府一家子的女人也舍不得师兄…」玉珠慢慢说着。「是阿师兄,你留下来吧~我和娘亲一起都是师兄的东西了…?」

          「凤舞也希望师兄能够留下…继续教导凤舞医道…?」墨玉珠也跟着上前,含住了韩立的龟头,彩环则伸出舌头,积极的舔着棒身。细心温柔的凤舞则亲亲的含住了睾丸。三姊妹的舌头同时或舔或吸允着韩立的肉棒不放。「师兄,把你剩下的阳精通通射给玉珠吧…?」墨玉珠爬上了椅子,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掰开自己的穴儿,在几位夫人和姐妹的眼中,主动的缓缓坐了下来。「进来了…师兄的肉棒…!师兄的大龟头要肏穿玉珠的处子之身了…?」「呜嗯…!!」「玉珠是师兄的了…玉珠的穴儿给师兄的肉棒肏到底了…?」韩立抱着玉珠站起身子,把墨玉珠压在了墨大夫和其亡妻的牌位前,从背后肆意的抽动着肉棒,狠狠的肏着这位墨家三珠的长女。两人肉体的碰撞声响彻了大厅,听得其他几人春情大发,兴奋不已。像是看着墨玉珠被肏干,自己也能分享到同样的快感一般。

          「爹……娘……看玉珠…!玉珠给师兄肏着穴儿,肉棒不断顶着玉珠得花心…?」墨玉珠兴奋得喊叫着,当着几位夫人和姐妹得面前,甚至在父母的灵位面前被肉棒不断肏着,让墨玉珠兴奋不已。「干丢了,玉珠要给师兄干丢了…啊啊啊啊????」墨玉珠大声喊着,当着众人得面给干到了高潮。阳丹像是联合起了众女得感官一般,在墨玉珠被肏到高潮得同时,其余几人同时淫叫出声,不分先后得达到高潮,淫水溅得满地都是。「师兄的阳精都射进来了…好热…好多…?」韩立回头一看,严氏,李氏,刘氏,王氏都脱去了孝服,露出了那身充分展现女子魅力的性感身躯,凤舞和彩环也脱去了衣服,一左一右用着小巧细緻的嫩奶贴着韩立。「师兄接下来,想先让谁怀孕呢?」「韩师兄…轻点…?玉珠才刚刚被干丢了身子…现在穴儿里还很敏…嗯啊啊啊啊?要尿了?又要当着大家的面给师兄干尿了???」     

          「韩师兄…干坏凤舞了,现在凤舞的穴儿里都是满满的阳精?还要在几次才能怀上师兄的孩子呢~?」「臭师兄,都一直干着姐姐们,师兄就这样不喜欢彩环吗…啊?师兄?那里是彩环的屁眼儿?再干下去小屁眼都要给师兄干坏了啦~」「呵呵,立儿。虽然不比彩环年轻,但是我的身子可是不输给彩环的喔?嗯?干过彩环的肉棒?这腥臭的味道真是让人爱死人了? 通通出在妾身的嘴里吧?」「好…好羞啊?当着姐妹和晚辈的面给新相公像母狗一样,从背后不断肏弄着??相公喜欢的话,我可以是相公的李师母,也是相公得乖狗儿?羞死了,要像狗儿一样给干受精了…??」「嗯?夫君?打奴,一边肏奴一边打奴的屁股?只要相公喜欢奴的身子随时都可以相公玩弄?给弟子相公打着屁股高潮了??」「嘻嘻,好立儿,这么喜欢师母的奶子吗~?像个婴孩一般一直吸允着妾身    的胸部?等到妾身又怀孕了,妾身的奶子可是又会更大喔?唉呀?才刚射过不是怎么又硬了呢?让师母来好好帮你??所以你也早点让师母怀孕吧?」

第十章 嘉元新年



          时逢新年,嘉元城内四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每家每户的人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四处可见的春联和卖力叫卖的小贩让嘉元城中显得更加热闹。 墨府内自然也不意外。 跟以往几年小规摸的庆祝相比,墨府今年一改之前低调的作风,大张旗鼓的庆贺了起来,严然有着嘉元城第一势力的做派。家丁和侍女们忙裡忙外,张罗着过年该有的事物。春联,炮竹,除旧佈新,城内的平民百姓也好奇的猜测了起来,不知道墨府内是发生了什麼喜事让她们一改往年做风。自从韩立来过以後,有着修仙者做为强力後盾的她们开始大肆的动作了起来,在严氏与墨玉珠的主导下,从头到脚彻底的重整着惊皎会。原本衰弱起来的惊皎会在这一番彻底的整顿下,再次有了与城内其他势力一争高下的本钱。另外两家势力见状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就怕被惊皎会这个渔翁暗捅一刀。大量的探子与间谍四处收集着情报,但他们不是无功而返,就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另外两家势力,独霸山庄与五色门也不仅开始想着,莫非是那失踪已久的墨居仁又出现了不成? 不过他们怕是死也猜不到,现在与他们周旋的,不是墨居仁,而是他们轻视不已的墨府女眷们。而在擅长谋划的几女讨论过後,在端午节前後,独霸山庄的门主欧阳雄狮被发现陈尸於自家庄内中,而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像是脑子坏了一样擅自认定是五色门下的手,几天後展开了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大规模械鬥。失去主心骨的独霸山庄门人自然不会是五色门的对手,但五色门人却发现,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像是视死如归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扑了上来,以命换命的死死追着不放。械鬥过後,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十不存三,如同覆灭。而五色门却也严重受创,不得不收缩势力以求自保。在那时惊皎会让王氏亲自出手,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包裹住一对骚奶与俏臀,在一日深夜将门主父子二人毙於自家门内。

          严氏也趁着五色门内大乱,伤上加伤的时候一口气的吃掉了独霸山庄和五色门的地盘,彻底将嵐洲纳入手中,成为了凡间的超级势力。有脑的自然看的出这一切都是惊皎会所策划的阴谋,甚至做得如此显眼,就连万兽山也派人前来理清此事。不过那名不过结丹期的修仙者轻鬆的就让韩立打发了回去,甚至连脸都没有露,韩立不过拟出一道元婴中期左右的气息就让那修士不敢动弹。「嘿嘿嘿,回去告诉你们家万兽老祖,惊皎会与老夫有用,若是不服气儘管找上门来。」那名结丹修士脸色发白的不断点着头,在那之後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直接遁回山门内。而万兽山也像是彻底忘了此事一样,再也不过问嵐洲的凡间势力。毕竟谁会因为小小的凡人势力前去得罪一个元婴中期的大修士呢? 在那之後严氏等女子不断整理着嵐洲内的地盘,紧接着也到了过年时分。

          除夕夜当天,严氏给了家丁仆从们工资与赏金後,放了他们好几天的年假,让他们能回乡探亲。整个硕大的墨府内除了墨氏等女以外,也就只有五六个侍女打扮的美丽少妇与少女留在墨府之中供她们驱策。韩立的四位师母与墨氏三珠们身後站着那些侍女,站在厅堂之中像是等待着什麼一样。一道遁光从远处贬眼间划过天空,来到了厅堂的大门前。众女见状,围绕到了此人身旁,齐声喊着:「见过老爷(师兄),祝老爷(师兄)新春如意,万事吉祥~!」「弟子韩立见过四位师母,师妹,也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韩立依旧一身青色衣衫,似笑非笑的看着墨氏群娇们。嘻嘻~立儿也辛苦了~大老远的赶来此处~」严氏掩着嘴笑嘻嘻的看着韩立。「哪裡,既然四师母相邀,做弟子的赶来也是应该的。」「好了好了,这些話等会儿还怕没有时间说吗~?立儿来先去换个衣裳,洗洗尘吧。」刘氏还是老样子的捧着那对肥乳,对着韩立送了个媚眼。

          「那就承蒙三师母好意了」韩立紧接着跟着几名侍女,来到了曾经属於墨居仁,现在却是属於他的卧房之中。 美豔的侍女们从衣柜中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衣袍,温柔的服侍着韩立更衣以亮红色为基底的衣服,上头用着金线绣着各式各样的动物。一条黄金之龙缠落着韩立的胸膛,绣的非常精緻,相信是二师母李氏的手笔。换上了新衣後的韩立,虽然外貌没有变动,却也多了几分一家之主的威严感。换上了衣服後,韩立再次的回到大厅之中。大厅之中亦装饰得美轮美奐,红色的彩带点缀着各个角落,众女们站在了座位前,等待着韩立。让韩立以外的事,众女似乎也在刚刚换上了新的衣裳。几位师母们脱下了之前看见的素白典雅孝服,换上了亮红色系的宫装,三珠也跟着换上了崭新的裙袍。李氏穿的最为保守,服装上包的相当严谨,不过仔细一看却可以看出来,在那保守的宫装之上没有用任何衣带繫紧。也难怪李氏站在那一动也不动的,因为要是被人轻轻一剥,李氏身上的宫装怕是就会散落一地。

          三师母刘氏打扮上最为大胆,亮红色的宫装上裸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刘氏丝毫不介意的崭露着自己的姣好身段,胸前的肥乳挤出深深的乳沟,甚至还能看见露出些许的乳晕。刘氏双手托着肥乳,让领口之间产生了更多的间隙。 四师母严氏穿的和一般的宫装无太大不同,只是她那胸有成竹的模样怕是再计算着什麼特别的事情。 五师母王氏依旧是那冷冰冰的模样,不过她打扮的却是热情如火。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話与严氏的服装无不同之处,但一来到下半身,王氏的一双美腿竟大胆的裸露在外!衣裳的裙襬刊刊只能遮掩住王氏的翘臀,裙襬不像是以往那样的宽鬆设计,而是紧紧的包裹住了王氏的翘臀,勾出了她那圆润的翘臀曲线。王氏更是有意无意的扭动着腰身,肥臀左右摇摆着,让人想一巴掌狠狠的拍打上去。

          墨玉珠打扮着相当时髦,看上去应该是从遊猎用的猎装来的点子。之前猎到的那隻虎皮现在化为了衣裳的一部分,纤腰上搂空的设计缠着虎尾,上身的娇乳被虎掌遮掩起来。不过函力丝毫不怀疑只要解开那对虎掌,底下绝对是在无一丝衣物遮掩着那对嫩乳。墨凤舞也是穿着的相当保守,温柔内向的她怕是无法与其他几人一样打扮得如此妖艳性感,不过保守得衣衫却紧紧的贴着凤舞的娇躯,把她身体的曲线仔细勾化出来。墨彩环一反平日的机灵俏皮模样,害羞的抓着衣衫紧紧包裹住身子,眼神只要和韩立接触到就会如同闪电一样飘开,显得非常的害羞可爱。韩立在众人的环视下慢慢的走到了正中间的主座中,缓缓坐下。一旁的侍女递上茶水,几位师母们欣慰的看着这个画面。「今年过年能有立儿在真是太好了。妾身已经许久没有像这样热热闹闹的过年了呢。」李氏满脸迷恋的看着韩立。

          「就是阿,往年过年时都冷冷清清的,如今我们墨府裡终於有一个能做为我们依靠的男人,我们这些小女子终於能安安心心的过年了~」刘氏闻言,娇豔的笑了起来。「多亏了夫君能收到立儿这个这麼好的关门弟子,好女婿,让我们这些女人也能享享福,不至於守寡到老死。」严氏掩着嘴笑道。其他人一听见後,最害羞的李氏像是最说中心裡事一样,脸瞬间红了起来。刘氏娇豔的笑容中更是带上一丝诱惑。王氏虽然想故做冷静,但不断换着坐姿,摆动着双腿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在诱惑韩立一样。「好了好了,你们那麼急着做什麼,我们先向家主来报告一下最近发生的喜事吧~玉珠~」严氏说着。「是的。」墨玉珠站了起来,走到了韩立的面前。 「自从消灭了独霸山庄和五色门之後,我们惊皎会如今已经是嵐洲的最大势力。每个月从新旧分舵收来的奉银有…」

          「独霸山庄和五色门的殘党也挑选了可用之材後编入了惊皎会中。现在我们实质掌控了嵐洲七成左右的地盘,剩下三成由着各地方小势力把守着,再给我一小段时间我便能彻底收服他们。」墨玉珠神采飞扬的说着。「嗯,你们做得很好,这方面任由你们的做就好。」「感谢夫君~」墨凤舞站了起身,换她继续着报告。 「自从夫君给了我们那些功法後,娘亲和姊妹们都顺利的修练着。现在似乎已经到了夫君说是练气五层的境界。我们之中进展最快的是五姨娘,她现在已经到了练到了练体二层的境界。」「不错,本来你们就不是有着灵根之人,在转化後能修练到此地也算是进展飞快了。」「是的,还请夫君多多提点。」「接下来是彩环吧?」 墨彩环扭扭捏捏的迟迟不敢站到韩立面前来,最後是在其母严氏的瞪视之下,小步小步的走到韩立身前。

          「  彩… 彩环…见过夫君。人…人家现在已经…已经…」墨彩环脸上像是滴着血一样,脸红的像是玫瑰一样,说起話来扭扭捏捏的同时更是如蚊子般小声。「嘻嘻,彩环现在已经有孕在身,怀了立儿你的孩子呢~」严氏笑着说了出来。墨彩环浑身一抖,羞的喊了出来。「娘…!」「喔?」韩立也是相当的意外,虽然他射了不少在墨家众女的体内,不过却也没想过这麼快就有人怀孕了。 毕竟修仙者和凡人之间有着些微差异,让两者间很难孕育出下一代。「嘻嘻,意外吧。这可都是你四师母的功劳呢~」刘氏笑嘻嘻的说着。 「功劳?怎麼说?」  严氏被这样大辣辣得当场戳破,就算她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起来。一旁的墨彩环更是羞的差点当场哭出来。 「上次更是厉害了~因为立儿你不断的幹着彩环的小屁眼,这位好母亲把自己女儿後庭裡的精液吸出来~彩环那叫着可骚浪了~」刘氏笑嘻嘻的说着,那对肥乳更是不断晃荡着。

          她一边说着,整个大厅裡的气氛变淫荡起来。「那还真是有劳四师母了~下次我一定多射些阳精给你。」韩立戏謔的说着。严氏听到了更是羞不可耐,下半身如同打翻茶水一样,淫水湿润着肉穴,溢出阴唇。刘氏站起身子,走了过去,坐在了韩立的大腿上。「好立儿~三师娘可是帮你泄了四师娘的底呢~你可要好好帮帮我呀~」刘氏双手环抱着韩立的头,把韩立的头压进那对肥乳之间。「妾身也像要像彩环那孩子一样呢~到时候,让四师母给你餵奶好不好啊~呀~坏立儿~竟然这麼用力的咬着四师母的奶子~」韩立隔着衣服,一口咬住了刘氏半隐藏在衣服底下的乳头。「继续吸妾身的奶子~咬坏妾身的乳头」正当韩立把玩着刘氏的肥乳的同时,一旁的严氏爬了过来,用着那张性感的红唇,咬下了韩立的裤子。接着一口把那根粗大的肉棒吃进了嘴裡,又亲又舔着。

          「喔?四师母?还没有问候过家主就擅自开吃了吗~」「请家主~吸吸吸~~滋滋~嗯~请家主原谅妾身~妾身太久没吃到好家主,好女婿的肉棒了~吸滋滋滋滋滋滋~」「妾身在这裡像家主拜年~♥吸滋~妾身的小嘴是家主专用的精液罐 请家主~吸滋~不要客气~」「唉呀~三姊真是狡猾~那妾身也在这裡像家主拜年~妾身的这对奶子就是给家主的红包~任何时候家主都可以来好好玩弄」「奴…奴家也来像家主拜年…」李氏也忍受不住面前的淫戏,跟着加了进来。李氏在韩立面前鬆开了抓着衣服不放的双手,身上的宫装顺着肌肤滑落在地上。「奴家是主人夫君的好狗儿…请夫君新的一年也好好宠爱着小母狗…滋滋滋」李氏趴在了地上,舔起韩立的脚趾。王氏走到了另外一隻脚前,转过身去,用那被紧紧包裹的翘臀磨蹭着韩立的小腿。

          「五师母…来像立儿拜年请家主不用怜惜妾身,用力凌虐妾身的身体~啊嗯~被立儿用臭脚趾踩着屁股了」「凤…凤舞来向夫君拜年~祝夫君新的一年能事事如意~早~早生呀啊~!用凤舞的穴儿早生贵子~」凤舞说到一半就被韩立用右手揽抱了过来,手指伸进了凤舞得衣裙内,抠挖着凤舞的穴儿。「玉珠见过家主,希望家主新年龙马精神~万事如意」墨玉珠解开了衣服上的那对虎掌,来到韩立身後用着那对嫩奶磨蹭着韩立的背。「你…你们都说完了我还能说什麼啦!」墨彩凤一手贴着小腹,像是顾虑着肚子裡的孩子一边着急得喊着。 「师…师兄!凤舞也祝你新年行大运!身体健康!…还…还有…虽然人家有孕在身,不过小屁眼还是一直都空着留给师兄喔…快点来用肉棒和孩子打声招呼~」旁边的侍女们早就忘我的自慰了起来,小小的大厅裏满是淫慾的气息,让寒冷的天裡增加了不少温暖。

          韩立在大厅之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幹遍了大厅中的女子,就连侍女们也没有放过。之後问了严氏,才知道这些美貌侍女们都是五色门和独霸山庄的餘孽,五色门主的女儿,独霸山庄中有些名气的侠女和门主的妻妾。「嗯啊啊啊嗯~要被大肉棒幹坏了~」 「反正在那两个门派覆灭後怕是也会沦落街头,最後为了生计出卖肉体。那还不如来我这裡,只为了立儿一人出卖肉体好呢~」 「是是的~谢谢夫人收留~娟儿的身子已经是夫人的东西了,请家主尽情姦淫娟儿的刚开封处子肉穴」 严氏一边看着韩立姦淫着五色门主的小女儿李娟,一边笑嘻嘻的说着。 另一边的侍女,欧阳雄狮宠爱的小妾正跪在一旁,用舌头舔着韩立的屁眼。 韩立接着把娟儿幹到高朝後,拔出肉棒射进了严氏的体内。「嘻嘻~谢谢立儿的赏赐~师母一定早点怀孕,让立儿一起肏着大着肚子的我们母女」

         

本篇终




[ 此貼被柴门闻犬吠在2017-08-25 08:4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7-08-23 10:25 | 回3樓
hao13a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44
威望:15 點
金錢:14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6-01

魔改,可以啊这小说
TOP Posted: 2017-08-23 11:34 | 回4樓
坐久落花多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294
威望:120 點
金錢:90 USD
貢獻:22729 點
註冊:2016-11-19

1024
TOP Posted: 2017-08-23 12:1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11-25 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