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爱妻(原名淫妻)(01-09)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爱妻(原名淫妻)(01-09)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127
威望:867 點
金錢:46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七)

  像一对青藤般缠绵在一起,像两棵长青树似的相偎相依。含情注视的四目、
轻轻的喘息、呢喃的低语,微汗的肌肤和赤裸的肉体,更像是一幅经典的春宫美
图。

  我飘渺的眼波从钱英的胸前荡漾开去,跃过她小腹下淡淡的黑色草丛。落到
我那个不知安份的“小兄弟”上。此刻它显得慵懒而疲惫,可怜兮兮地团成了个
小绣球。

  我下向努了努嘴,对钱英说:“看你有多厉害,把我的小弟弟折磨成什么样
子了。”

  钱英似乎不太明白的随口应了一声。但马上我能感觉她的胸部在微微颤动:
“是啊,是我不好,对不起啦,小弟弟。”

  说完了就伸出手在那家伙身上柔柔的爱抚起来。

  “哎哎!”小弟弟虽然够累,但毕竟是“血气方刚”,怎么能丝毫无动于衷
呢。

  钱英吃吃的娇笑起来:“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小弟弟吧,不要这么容易冲
动。”

  “弟弟说了,是受了一个美女的挑逗和引诱。”

  “错了。佛说:风未吹旗也没飘,是人自己的心在动。”

  “极是,佛还说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说完,我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凝神屏气,一动也不动地朝着钱英。

  我知道她一定在笑,也猜得出她现在会冲着我作出何种表情。于是更加严肃
起来。

  温湿的双唇在我脸颊和唇间游动,樱桃小口处不时还喷出烈焰滚滚和香气阵
阵,耳边不时回响着令人头晕目眩的莺声娇语。可我这个好色之徒却好比老僧入
定,不为所动。

  晴天里突然打了个霹雳。娇娇莺啼化作了如泣如诉。“修行中人”顿时如遭
电击,惊慌不安地睁大双眼。只见钱英口中仍发出哭声,星目含笑,得意又撒娇
地看着我。

  她望着我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傻乎乎的样子你呀!可是妹妹就
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钱英甜甜地笑着,曼声地轻唱起来: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脾气
  有时善解人意有时粗心大意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真的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真的喜欢你这样的任性
  有时千言万语有时不说一句 我真的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轻易尝试任何改变 改变你现在所有的一切
  因为我能再多爱你一些 不要怀疑自己
  属于你的一切都是美丽 我相信只有真心能永远
  我相信只有真心能永远不变 不要随便改变你现在的样子

  我如痴如醉地静静地凝望着她,眼神中全是灼热的感动和爱意。钱英在我额
上一吻,温存地揽我入怀:“妹妹好爱你,是妹妹的心在动。”

  偎在钱英的胸前,我醉意朦胧。眼前是一痕月儿如沟,玉脂天空。当空飘浮
着一朵粉色祥云和笼罩其中的娇艳桃花,蕴散着阵阵迷人芬芳。

  我的五指仙子在那云间花丛中舞动,直拔得香云波动,花枝乱颤。

  五指仙化作丛丛浪,从云间向下叠叠滚动,轻掠过玉山层层,穿越过神秘丛
林,来到那原始境地-桃花源处。丛丛浪又变成阵阵风,吹开了秘密山谷,润泽
了洞中仙境,泛起了无边春潮。

  钱英玉臂轻展,将我仰倒在枕上。她低首一吻,然后玉体盘绕在我身上。两
人的四手相牵,双目相对,爱欲之火又在心中熊熊燃烧。钱英俯在我的怀中,热
吻阵阵,还伸出香舌,在我乳上轻轻逗舔,令我骨软筋酥,吟声不绝。只听她又
俏声问道:“妹妹舔得哥哥如何,舒不舒服啊?”

  我嗯嗯连声,只叫别停。

  钱英却撒娇起来:“妹妹胸前好痒的,好难过,好想让哥哥舔舔哦。”

  我直起上身,捧住钱英娇嫩双乳:“哥哥舔了会更痒的。”

  “痒归痒,但妹妹不难过。”

  音声未绝,我早已将那娇小粉红的小乳头含在口中,吮吸起来。不多时候,
钱英整个人就像浪花翻腾起来。

  当然她不能示弱,钱英扭动着她的娇躯,她的两腿分开在我腿边,小屁股却
在我腿间若即若离地作着辗磨动作。我的下身不由自主地抬起跟随,然而被她巧
妙而灵活地频频躲开。

  我只好认输,一边躺在枕上,一边气喘吁吁的乞求道:“好姐姐,让我进去
吧!”

  钱英一边还在逗弄着我,一边巧笑倩兮,眨了眨眼睛说道:“没出息,这么
快就改口叫姐姐啦。”

  我突然一手抱住她的小蛮腰,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下身向上一耸:“只要能
这样,叫什么都行。”

  钱英长长的哼了一声,用力往下一墩坐住我,口作娇声,脸却故作正色道:
“要尊重女性,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
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而
且一定要我同意你才能要啊!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想要?”

  我无可奈何,又无法按捺,只好大声叫道:“是啊,我想要,ONLY Y
OU!行吗?

  钱英咯咯地笑起来,但还是按兵不动:“好好问你,行不行,太累了你
啊!”

  我搂住她的腰枝,不容分说地抽动起来:“我愿意为你精尽而亡!”

  钱英笑着捂住我的嘴:“不许你乱说那个字。”

  世界上的事情总有它的两面性,长长的不应期其实倒带给两人更多的时间、
享受了更大的乐趣。

  钱英先是摆出了个十分淫荡的姿势——两腿分开向前的坐在我的腿间。她的
小腹正对着我,淡淡如水墨画般的阴毛半映半掩,别有一种性感。

  钱英还将身体向后仰去,并且大幅度地起起落落,两人下身大开大合的情景
顿时尽收我的眼底。如此一翻之后她又直起身体,跪在我上边,屁股向后前后动
作着。她低下头同我狂热亲吻,黑亮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的我的视线。

  耳边传来是的她销魂的呻吟,鼻间吸入的是她发间的醉人清香,脑海中想像
着我和她交合的景像,很快我就被一阵快意的巨浪吞没了。但钱英及时地让我退
潮,她转过身去换了个姿势倒跨在我身上。她微笑地让我从后拉住她的两手,又
在我身上“雀跃”起来。同时还不忘逗我一句:“哥哥,你真是头可爱的小毛
驴。”

  “钱仙姑”倒骑毛驴十分尽兴,但小毛驴却因为看不见他主人的脸而多少有
点郁闷。在仙姑尽情的唱过山歌后,我颤声哀求钱英说:“好妹妹,让哥哥看看
你吧。”

  钱英温柔的应声。然后转过身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说道:“妹妹要哥哥在
上边,抱着妹妹、亲着妹妹然后那样。”

  我在小樱桃上狠狠亲了几口问道:“哪样?”

  “就像平常那样,最后一起那个的那样,讨厌。”

  我一翻身搂着钱英压在了身下:“好妹妹,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言
毕,纵情欢腾……

  云散雨住,两人还不舍的藤绕在一起。钱英长发飘散,云鬓含烟,星目张
翕,时而朗朗,时而飘渺,小口中吐气如兰,不时呢喃着我听不清楚却为之心醉
神驰的天韵之声。我闭上眼深深一吻,望着她的眼痴痴地不停倾诉着同一句话:
“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是喜欢你现在
的样子……”
TOP Posted: 2017-08-09 23:12 | 回6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127
威望:867 點
金錢:46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美 梦 成 真

  我能感觉
  我像只麋鹿奔驰思念的深夜
  停在你心岸啜饮失眠的湖水
  苦苦想你习惯不睡
  为躲开寂寞的狩猎
  我的感觉
  像小说忽然写到结局那一页
  我不愿承认缘份已肠思枯竭
  逼迫自己时光倒回
  要美梦永远远离心碎
  我抱着你我吻着你我笑着流泪
  我不懂回忆能如此真切
  你又在我的眼眶决堤淹水
  爱不是离别可以抹灭
  我除了你我除了疯我没有后悔
  我一哭全世界为我落泪
  在冷得没有你的孤绝
  我闭上双眼用泪去感觉你的包围

  我曾那么接近幸福,最后却沦到绝望和崩溃的边界。那时,梦中的她都变得
遥不可及。如今,以为会永远逝去的幸福已然握在手中,却常常有“天上人间”
之感,反而在梦中才觉得那么真实。

  这是我和她的爱情长片,每一夜都会在我的“梦剧场”中回映。这么多年的
相聚离散、爱与哀愁一幕幕不断重现。有时等不到结局便会醒来,只剩下一双模
糊的眼和半湿的枕巾;有时则会在狂喜的晕眩中惊觉,却仍会不舍的紧闭双眼,
只是好梦难圆。

  回首凝望枕畔伊人,不觉莞尔。说什么好梦难圆。其实美梦早已成真,就在
枕边夜夜伴我入眠。

  长夜漫漫,我却觉得逝如流水。有时我就这样在黑暗中与她相对,那怕只能
感受到她的气息也会令我陶醉。有时则会偷一缕月光的皎洁,只求在侧畔窥一眼
玉人的脸庞。结果则是一个人傻傻的看着另一个人熟睡到天亮。

  她会在梦中发出轻细的呢喃,偶尔也会伴有几声醉人的呻吟。我总是听不清
她深情的梦呓,但是深信她呼唤的是我的名字。我不知道在梦中她是怎样的和我
缠绵,因为此时我早已分不清梦与现实。

  最近的梦境渐渐有了延伸,像一幅色彩斑澜的美艳图画,只是往往在最为浓
重的最后一笔时煞风景的嘎然而止。醒来后怀里揣着只小猫似的偎在一边,情潮
澎湃却舍不得惊破身边这朵娇艳的海裳春睡。

  梦里得不到的便到现实里求(这句话似乎说反了)。在晨光微熹中我恰到好
处的醒来,凝神屏气了好一会儿突然间来了个饿“狼”扑食。

  啊!温软、柔和、细婉、使我深陷、令人陶醉。WHAT!毫无应激反应?
果然是它,一只可爱的大枕头竖躺在暖暖的被窝中,“逆来顺受”的接受着我近
似粗放的爱抚。

  微微传来一阵风铃般的笑声,伴随着淡淡的奶油香味还有一首叫做《早餐》
的歌曲:

  心情特别好的早上
  提前半个小时起床
  打算为他做份早餐
  让他心情好得跟我一样
  虽然最近他有点儿发胖
  偶尔营养一下应该无妨
  轻手轻脚不敢太响
  看他卷着身体睡得那么香
  为心爱的人做一份早餐
  让他在咖啡香里醒来
  不准他说时间很赶急着上班
  要他一点一点感受家的温暖
  为心爱的人做一份早餐
  让他在奶油香里醒来
  不许他嫌炒蛋太老面包太焦
  我要他一口一口把我的爱吃完
  为心爱的人做一份早餐
  让他从美梦中醒过来
  要他一口一口把我的爱通通吃完
  我要他一点一点感受家的温暖

  早餐的味道可爱而又诱人,不过那个做早餐的人更是秀色可餐啊!

  轻手轻脚地挪到厨房门口、贼头贼脑地探头张望、“不怀好意”地接近“猎
物”,正要张牙舞爪地扑上去。可是身后的一面镜子却出卖了我。

  钱英一个转身,手握钢勺,笑吟吟地对着我:“不许动!举起手来!”

  “是是是!我投降!”

  “嗯,你被捕了。我一向优待俘虏,赶快吃早饭。”

  我慢慢放下双手,深情地笑望着她:“我早就被俘虏了,希望能做你一辈子
的爱情俘虏。”

  “一有机会你就花言巧语。”钱英故意瞟了我一眼,然后轻轻地给了我一个
吻:“别辜负人家这么早起来,快吃吧。”

  我的眼光从她赤裸的身体从上而下的扫了一遍:“你这个样子,人家哪里有
心思吃饭。”

  钱英小嘴一噘:“可人家就是这个样子给你做的饭啊。”然后转过身去:
“这样行了吧?人家自己那份还没做呢。不理你了。”

  我欣赏着她玉雕般的背影,坐到了餐桌旁。

  “好吃吗?”

  我细细咀嚼着,与其说是品尝着早点,不如说是体验着爱的滋味。

  我站在钱英的身后,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把头靠在她的香肩上:“谢谢你,
我的爱人!”

  “呵呵,客气啦!一顿早餐而已。再说肯定做得不太好吃呢。”

  “哪里,何止是一顿早餐。你给了我一生的所有。”

  “嗯。”钱英甜蜜地应了一声,微微闭上双眼,与我耳鬓厮磨在一起。

  “对了,你还漏做了一份。”

  “谁啊,我自己还没做呢。”

  “就是我的小弟弟。”

  “啊!呸!它早就已经吃饱了撑着了。”钱英笑出声来。

  “不错,正因为它没有吃饱所以要抬头硬撑着向你提抗议呢。”

  说罢,我下身一挺,在钱英滑嫩的小屁股上顶了一下。

  “讨厌!”钱英扬了扬手,继续做她的早点。我仍然站在她的背后,轻吻着
她的秀发,双手扶着她细细的小蛮腰,缓缓地、柔柔地向上向前抚去。

  我的双手游走到她的胸前,轻柔地按摸起来。钱英发出一声娇吟,拉住我的
双手,无力地想要将它们移开。可在我更有力度的揉动下,她的手还是悄悄地放
开,转而回首在我脸颊上抚动起来。

  我把钱英的长发捋到一边,在她白晳光滑的背上吻着,并渐渐矮下身去。我
的手柔缓而又有力地揉动着钱英腰下那两团玉璧,很快地我的头埋入了钱英的腿
间。

  “啊~啊。”钱英快意地发出了曼妙的吟声,同时向两边大幅度地张开了双
腿。

  我喘着粗气,闭着双眼,不分青红皂白似地在钱英的腿间、在那香草丛中游
蛇(舌)乱窜。

  好一处芳草萋萋、香泽萦绕的神秘水岸!草色青青,迷眼眩目,使人忘却归
路;温泉汩汩,甜润爽口,更令人想一穷幽境。恍惚中我探到了这玉液的源头,
惊喜之余,只能全身心扑将进去,吮吸个够。

  我又一次凝望着钱英令我最最喜欢的样子:她侧偎在我怀里,头微微仰着,
脸颊绯红,醉目轻启,口中娇喘未止,呢喃着我听不真实的爱的呓语。

  “嗨!饱了吗?”

  钱英的脸像烧起来似的,一下子扎到我胸前:“坏人、坏人!这话该我问你
的!吃了人家做的早饭还不说,还要吃人家的……人家的……身体!”

  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我哪有吃你的身体了,你说说你身上哪一部分少了
嘛?”

  “得了,嫁给你这个家伙以后,我身上肯定少了一部分东西。”

  “少了什么呀?肯定不是我,但是是被我那馋嘴的弟弟吃了倒未可知呢。”

  “坏人坏人!”

  钱英用头轻撞着我的胸。

  我紧紧搂住钱英,托起她的头,又细细地看了一回:“说实话,你可真是秀
色可餐呢,哈哈。”

  钱英作出一副又悔又怕的表情,配合着娇弱的声音道:“是呀,我这个唐僧
落到你这只妖怪手里还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人家妖怪对唐僧还是蛮客气的,至
少得喂饱了才会吃,哪像你!”

  “嗯,我不吃你,还会像菩萨一样把你供起来,喂你一辈子。”

  我撕下一片面包:“乖,张嘴。”

  钱英慢慢咀嚼着,我相信她的心中品味着和我一样的东西,我深信。从她的
微笑、从她的双眸。

  “最后一片,张嘴。”

  钱英摆了摆手,将面包撕作两份,一片放进自己口中,另一片喂到了我的嘴
里。

  我含在嘴里,一动不动。

  “干嘛不吃呀。”

  “是你喂我的,不舍得。”

  “猴儿又耍贫嘴。”钱英酒窝绽开,星目闪烁。

  我又一次把钱英揽在怀中……

  窗外,秋色灿烂,鸟语低鸣。朦胧中,我又不知身在何处。就算这只是梦一
场吧,但人生有此好梦,夫复何求!
TOP Posted: 2017-08-09 23:13 | 回7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127
威望:867 點
金錢:46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九)

  我怕来不及 我要抱着你 直到感觉你的皱纹 有了岁月的痕迹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直到失去力气 为了你 我愿意

  动也不能动 也要看着你 直到感觉你的发线 有了白雪的痕迹

  直到视线变得模糊 直到不能呼吸 让我们 形影不离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 至少还有你 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 就是生命的奇迹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就是不愿意 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 我总记得在哪里

  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身不由已 我怕时间太快 不能把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 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

  外面的世界,风吹雨打,精彩而又无奈;感情的天地,秋去春来,花谢了又
开。

  抱紧怀中的玉人,舍不得把眼睛睁开。朦朦胧胧中,往事如烟,却又历历在
目。

  或许不能承受面前巨大的幸福,反而那些前尘旧事,无论是甜蜜还是辛酸的
过去,成了我最爱的记忆。

  不管何时何地,我常常出神地凝望着她,想告诉她许多事情、许多话。有些
事难以启齿,有些话到嘴边,又觉得实在是多余。因为我知道有些感情没法用言
语来表达。可心中有太多太大的愧疚和遗憾怕她不明了,哪怕是遭到她的责怪,
我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她是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当然会看出我的心事重重。她用她的温柔话语或肢
体表情试图让一切冰雪消融。她常常偎在我怀中轻轻触摸着我的胸口,或是如安
抚婴孩般用天使的眼神凝视着我。

  她说她为我心中的隐隐作痛感到抱歉、她明了我这五年多的痴情等待、她告
诉我一切都不必说得太过明了,她告诉我过去的一切都已过去,有些事再去面对
可能会带来意外的伤害。

  我明了、我感激,更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因为在分离的日子里,我产生过怨
恨,在绝望中我更是无耻的极端放纵,无形中伤了她,有形地伤了自己、有意地
玷污了别人。

  曾记得当时初见时那种混沌初开,天地动容的震撼。感觉自己的人生从那一
刻才刚刚开始,痛恨自己在奶瓶、玩具、嬉戏和课本中浪费了太多的宝贵时光。
为什么不能在同时、同地和她同出生?为什么不能和她一起呀呀学语?那样我开
口讲述的第一句话将会是:我爱你!

  多年后再度相见在又一个多雪的冬季。呼啸的北风、满天的飞雪、不变的容
颜、狂喜的眼神、灼热的泪水、颤抖的双唇、世纪末的拥抱、泣不成声的言语。
我的生命在最凋零的时刻奇迹般地重生!

  此后的生活如焰火般绚丽灿烂,眩人眼目。只是我常常担心它的美丽会太过
短暂,还有过去那段日子留下的沉沉包袱。

  从为爱执著到为爱放手直至亵渎真爱,到最后享受宽容并寻回真爱。我这颗
偏颇而渐渐麻木的心时时会责问自己:如此丑陋的灵魂怎么配得上她们这样的好
女人?!

  所以我才如此地感觉不确定。人生可不可以重来?未来如何可追?现在又不
知该怎样把握?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不如一夜之间白头,尽管白发苍苍,皱纹斑斑,视线模
糊,甚至口齿不清,哪怕再也不能两手相牵,还是会知道彼此心的方向。

  或者,就让时间在此刻停止,让我们就像曾经玩笑中似的,抱成雕像(春宫
像?),管它是卡西莫多和吉普赛女郎或是《失乐园》中的殉情者。

  日上三竿,秋色正浓。然而四周还是显得那么宁静,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我
们两人或者这就是我们俩的世界。

  “喂。”钱英轻轻唤了一声。

  我没有应答。只是把手放在她的秀发间,爱抚着。

  钱英握住我的手,掌心对掌心地放在一起,而后又在我怀中紧了紧身,将她
的脸埋进我的胸口,倾听着。

  “好天使,别担心,我还好好地活着。”

  “什么呀!”

  “你听见了什么?”

  “我听见哥哥非常爱我,胜过世界上的一切。我听见哥哥的心里惊涛骇浪,
又在折磨自己了。”

  我也听见钱英的后半句言语几乎哽咽,心里一阵的酸楚和不忍,急忙安慰她
说:“妹妹居然也会听错哥哥的心声,哥哥心中一片风和日丽,好一片柔情天地
才是。”可是说出口的话,竟然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钱英抬起头,眼光晶莹剔透,凝视着我:“哥哥,请你为了爱我,真的不要
再折磨自己了好吗?”

  我顿时决堤,但仍然用力地点点头。钱英露出她最迷人的会心的微笑,媚人
的双眼笑成弯弯的皎月,她也轻轻地点着头,两行泪珠却悄然挂在眼帘。

  “好妹妹,如果今年冬天还下雪,我们还去一起赏‘风花雪月’好吗?”

  “嗯,那间小屋还在吗?”

  “还在,而且,每年的那段时间,小屋还空着。”

  “哦,为什么?”

  “因为每年的那天那时,我会去那儿。”

  我吻了吻钱英长长的睫毛,却看见两颗明珠又悄悄落入银盘。

  “你还没说,为什么小屋会空着。”

  “因为每年那几个月,租那间屋子的人是我。”

  钱英抬头凝望我片刻,然后又深深扎进我的怀中,紧紧抱住我,身子不停地
颤动。

  “谢谢你!谢谢你!”

  钱英如梨花带雨,却又挂着温柔而清纯的微笑:“哥哥最喜欢妹妹什么?”

  “这个嘛?”

  我故作沉思状,眼神中却满含挑逗。

  “说正经的,说正经的。人家不许你想歪了。”

  钱英噘起可爱的小嘴,半撒娇地说。

  “你这个样子,我不想歪了才怪。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的。”

  “提别的臭男人干什么!嗯~~~~~~~”

  我呵呵笑着,欣赏着她可人的模样。

  “我知道哥哥最喜欢妹妹唱歌给哥哥听了,妹妹为你唱首歌好吗?”

  我柔声答道:“今天让哥哥为妹妹唱首歌好吗?”

  我捧着钱英的脸,在她的唇上、眉间深深一吻:

  我的她  美丽而善良     聪明而简单    深情而倔强
  我心似海 她却只是像个小孩  悠游嬉戏于浅滩  不知深海的可怕
  我想她  永远不懂我的复杂  所以在她的面前  我也跟着简单了起来
  她离开家 说要跟我一起流浪  我要她别为我痴狂 她哭着骂我小坏蛋
  她的真  沸腾我心深处的冷  让我爱她那么深  也让我为她不忍
  因为她  永远不知道我有多坏 所以在她的身旁  我也跟着就乖了起来
  她像是  一条清澈蜿蜒的河  任性地流过我的一生轻轻的洗去我的深沉
  静静地陪我度过多少黄昏    我常想究竟我何德何能
  老天会赐给我这样的好女人   何德何能?我何德何能?
TOP Posted: 2017-08-09 23:14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8, 08-22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