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爱满江城(1-188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爱满江城(1-188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292
威望:887 點
金錢:12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正文 第188章、禁忌表白
赵志虎回到家里的时候,王村花和梅花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赵玉凤则回自己的房里听音乐去了,赵逍敬在妹妹的帮助下总算看明白了那份合约,正等着父亲回来呢。

    一进家门,赵志虎就叫道:“村花呀,村花。”

    王村花起身回头一看,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壮汉一身黑西装戴着墨镜跟着丈夫进入客厅,不由的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赵志虎。

    赵志虎笑道:“不用怕。”

    他指着左边的年轻壮汉说道:“这位是龙哥。”

    然后又指着右边的年轻壮汉说道:“这位是虎哥,从今天起,他们住在我们家,你去给他们把客房收拾一下。”

    王村花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完呢,可又不好当着丈夫的面问,便假意笑着说道:“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小花呀,来帮我收拾一下房间。”

    梅花应了一声,她正看着“上错花轿嫁错郎”精彩的地方呢,没有留心,等她回转身来准备跟着婆婆去收拾房间的时候,一看到左边的人便呆住了,而那龙哥一看到她也愣住了,慢慢拿下手中的墨镜,露出一张极其英俊的脸庞。

    与他站一块的年轻壮汉一看他的举止也愣了一下,慢慢取下眼睛,同样是一张英俊的脸庞,赵志虎一看也愣住了,赵逍敬却不高兴了,他恼羞成怒,“你看什么看,不准看我老婆!”

    梅花一听便拉着准备冲过去要打龙哥的丈夫,娇声道:“你干什么?快住手!”

    赵志虎也搞不清楚怎么回来了,立刻喝住儿子,“逍敬,你干什么,龙哥是你老子请回来的客人,有你这么待客的吗,混帐东西!”

    梅花制止丈夫之后说道:“你干什么,他是我哥!亲哥!”

    “啊!”

    三个人同时“啊”了出来,首先是赵逍敬,他惊讶这个帅哥竟然是自己老婆的大哥也就是自己的大舅子了,还好刚才没动他,但同样为老婆这句话弄矇了,因为他从不知道老婆还有个大哥,这可是头一回听到,能不“啊”的一声叫出来吗。

    而第二个“啊”的是赵志虎,他怎么也没想到刘延年派来保护自己家人的龙哥竟然会是自己大儿媳妇的,而本来以为梅花亲家只有两个女儿的,没想到还有个儿子这也太不思议了。

    第三个“啊”的正是那虎哥,他跟梅龙一块练武,一块加入“三合会”一块杀人,一块出生入死,真是一对生死兄弟,虽然他们都知道自己是孤儿,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亲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有一个如此美艳绝顶宛如天上仙女的亲妹妹。

    梅龙苦笑了一下,“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真是上天对我的照顾。”

    说完就张开了双臂,梅花也象小鸟入林一样扑入了他的怀里,哭泣之声响彻客厅。

    王村花本来出了门的,可一听到客厅里传来三声“啊”又听到儿媳妇的哭声,让她又赶紧打转回来了,一看儿媳妇扑入那个帅帅的年轻壮汉怀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志虎笑笑:“村花呀,这位龙哥是小花的亲生大哥!”

    “哎哟,是吗,那可太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本来她还对这两个外表酷酷的年轻人不抱什么好感,现在听来是自己人就不一样了,也热情起来了。

    梅花龙看着妹妹哭泣的样子,有些心痛的问道:“爸爸妈妈还好吗?大姐呢?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一连三个问题真是让人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而且一定是感人的传奇故事。

    虎哥拍了拍梅龙的肩膀说道:“恭喜你了,梅龙,总算找到亲人了。”

    梅花龙笑了笑说:“你也会找到你的亲人的,赵虎。”

    赵虎苦涩的笑了笑,“会的,一定会的。”

    而此时此刻的赵逍遥则正在进行着一场刺激而又有违伦理道德的激情戏码!

    赵逍遥跟着二婶将大半个酒店转了一遍,也对酒店的总体有了一个印象,当两人从保安部出来的时候,来到三楼转角处时,赵逍遥发现一道门上写着仓库,门却是开的,便问道:“二婶,你们这里的仓库都不上锁的吗?”

    走在前面的习美玲没有注意到仓库的门没有上锁,不禁奇道:“没有上锁?不可能吧!”

    说完又走回到仓库,一看果然门没有上锁,大吃一惊,连忙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本来放着大量烟酒货物的仓库竟然乱七八糟,不由的倒退一步,这是怎么一回事,赵逍遥进来四周环视了一圈后说道:“这里被盗了,报警吧!”

    习美玲立刻来到三楼服务前台,对着前台服务小姐厉声说道:“三楼是谁负责保卫的?”

    前台小姐看样子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虽然穿着粉红色的工作服,但稚气未脱的粉脸之上还透着一股少女特有的神情和风韵,她看着习美玲愤怒的眼神,有些颤抖的说道:“是,是包不同。”

    “你立刻去把他给我找来。”

    习美玲发生脾气来的时候,胸前也剧烈的前后起伏着,这让站在她侧身的赵逍遥真可谓是大饱眼福,一双眼睛直盯着那曾经感受过的柔软,幻想着在那身黑色裙内美妙的模样,真是让人全身,邪念顿生。

    习美玲看着前台小姐小跑的远去,再一看身边这个英武帅气的年轻人直盯着自己的看,不由的粉脸一红,娇声嗔怒道:“小混蛋,你看什么呢?”

    说这话之时,她的粉脸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比刚才的模样更加的犯罪了。

    赵逍遥一听,立刻俊脸扉红,转移视线说道:“没,没,没看什么。”

    习美玲是又喜又气,娇声道:“没想到你当了几年大学生,学得这么不老实了。”

    赵逍遥一听双转过脸来看着美艳成熟的二婶笑道:“二婶,其实吧,我这人还挺老实的,嘿嘿!”

    “老实?老实你个头,连二婶也看,有什么好看的,二婶都一大把年纪了,要看去看那些年轻的漂亮美眉去!”

    习美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跟年轻的侄子说这种话,不由的粉脸更加羞红一片。

    赵逍遥看着她那似嗔胜娇的姿色,也不知道从哪里的胆量,突然说道:“她们那有二婶你漂亮呀!”

    一说完,赵逍遥便赶紧转过脸去不敢看她的眼睛。

    习美玲一听心花怒放,可脸上还是装成大人的模样,伸出纤纤玉手一把拧住赵逍遥的耳朵,娇声道:“好呀,你敢调戏你二婶来了!”

    赵逍遥耳朵一痛,低着头叫道:“本来就是二婶漂亮嘛,哎哟,二婶轻点,痛呀!”

    习美玲娇嗔的哼的一声,将赵逍遥抓进楼层服务台内,坐在刚才前台服务小姐坐的椅子上,嗔怪道:“你说,二婶那里漂亮了?”

    赵逍遥滋牙咧嘴的叫道:“二婶从小就漂亮,长大了还是那么漂亮,就好象天上的仙女一样。”

    习美玲一听芳心更喜,松开拧住年轻侄子的耳朵的玉手,无限的看着他,嗔道:“胡说八道,二婶都人老珠黄了,还天上仙女。”

    赵逍遥此刻是半跪在习美玲身前,他一手捂着耳朵一边看着她笑道:“其实二婶比天上的仙女还要好看!”

    习美玲一听粉脸更红,伸出玉手假装又要打他,赵逍遥一看本能的反应让他伸出双手一把就搂住了习美玲的纤纤细腰,正好他的头就埋入了那高高耸起的玉女峰之中,再次感受了那份柔软,真是让人魂魄俱失,那成熟身上特有的芳香让赵逍遥混身,集于一处,硬痛的感觉胀得难受,“啊”习美玲没想到年轻男人竟然会用学校里学来的擒拿功夫对付自己,那年轻男人身上强烈的赵刚之气和他在自己怀里憎来憎去摩擦给自己带来的异样,在这小小的服务台内,一种刺激的禁忌气氛越来越浓。

    赵逍遥突然抬起头,发现美艳成熟的二婶竟然没有打骂自己更没有推开自己,只是用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双肩之上,不知是推还是抱,难道这就是欲迎还拒吗,想到这,赵逍遥的胆子便更大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把将坐在椅子上的二婶转身压入自己怀中,看着她那红艳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吻了下去。

    习美玲彻底迷芒了,当她看着年轻侄子吻向自己之时,竟然没有喊叫,没有躲避,没有挣扎,反而主动的迎了上去,当两人赤热的吻在一起之时,好象那一般,成熟美艳二婶的竟然是如此的柔软,又香又甜,让人感觉好象喝醉了酒一样。

    这时,楼道上传来小跑的声音,习美玲羞红了脸赶紧推开年轻男人的身子,坐了起来,而赵逍遥则乖巧的蹲了下去。习美玲呼吸有些乱,整个身子都开始热了起来,那种禁忌的刺激感觉让她觉得浑身都被年轻男人弄得焚身,真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赵逍遥也被刚才二婶的主动刺激的心更加痒痒了,就在他蹲下去的时候,看着二婶那的,内心更旺,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轻轻的起那细嫩光滑的,触感真是太美妙了。

    当年轻男人的手上自己的之时,习美玲的芳心更乱了,跳得也更快了,粉脸羞红,呼吸急促,可是又不好再弯腰去拧他的耳朵,阻止他那双色手对自己身体的,因为她看到正跑来的包不同和那个前台小姐。

    也许是因为她脸红的原因,包不同以为习美玲是气得,虽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也没敢大声喘息,只是不停的抹着头上豆大的汗珠,前台小姐更是从没看到脸气得跟包公似的老板娘,内心一阵恐惧,生怕会牵连自己。

    习美玲强忍住身体的颤抖,因为年轻男人的色手已经开始顺着她的裙子往摸去,这种超乎寻常的刺激感让她快疯掉了,上身保持端正的姿态,双眼怒视着柜台外面的包不同,“你,那个仓库怎么回事?”

    习美玲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的。在感觉到年轻男人的色手快要接近自己的中枢神经之后,她毅然的垂下一只手按住了年轻男人的色手,不让他再往前进。

    赵逍遥此时也是呼吸急促,心跳如雷,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可以如此与美艳绝伦的二婶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这种胆大包天的事,他竟然做出来了,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那种与垂扎在生死关头之时的紧张感仿佛又在二婶美妙的身体引诱之下回来了,越是这样紧张刺激的事做起来的时候越是使人兴奋,这已经让他习惯了,只有保持住这种兴奋,他才能激发他身体的超能量,进而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

    “我,我,我不太清楚。”

    包不同似乎的确不知道仓库的事。

    “是谁负责仓库管理的。”

    习美玲的粉脸依旧很红,让人看上去依然很像是在生气,而且生很大的气。

    “是,是老刘,老刘负责的。”

    包不同赶紧把这个责任推给了老刘,谁也不愿替谁背黑锅,这个处事原则,一般人都会遵循。

    “去,去把他找来!”

    习美玲一手拍了一下案台,借机抽身想要闪开年轻男人停留在自己上的色手,可是事于愿违,因为她先动,所以年轻男人乘机滑过那只本来压制住他色手的纤纤玉手,直接上了那块神秘领地,温暖潮湿是第一感觉,赵逍遥差点叫出来,这种感觉打死他都不会忘记。

    “啊”习美玲的粉脸更红了,不经意的轻声了一下,美丽的脸庞仰起双目紧闭,另一只放在案台上的头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头状。

    包不同和前台小姐一看都以为美丽的老板娘快要气疯了,看她手握拳头状,都吓得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包不同更是连忙叫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前台小姐也跟着说道:“我也去找。”

    赵逍遥正欲去亲吻二婶那的之明,便觉得耳垂一痛,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美艳绝伦的习美玲满脸羞红,娇声怒喝道:“臭小子,连二婶的豆腐也来吃,你想死呀!”

    赵逍遥虽然觉得自己的耳朵被二婶捏得很痛,可是看着美艳成熟的二婶生气的样子,好象魂魄都被她勾走了,不由说道:“二婶,我喜欢你!”

    习美玲一听粉脸更红了,“还说,你还说,臭小子,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走,跟我走!”

    赵逍遥乘着二婶转身之际,突然摆脱二婶捏自己耳朵的玉手,同时一只大手便将二婶柳条般的细腰搂进了自己怀里,另一只大手则将二婶的两只玉手钳住了,并将她的身形逼到了离服务台最近的一间客房门上。

    习美玲被年轻男人这么一搂一钳一推,整个身子都贴进了他的怀里,年轻男人身上强烈的赵刚之气熏得她好象喝醉酒了似的,粉脸又羞又红,芳心也急跳起来,只能大口的喘息,娇声嗔道:“逍遥,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赵逍遥闻着怀里成熟美艳绝伦的二婶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还有直接感触到二婶胸前玉女峰的柔软感,那股邪的便烧得更旺了,他也不管房里有没有人了,一手拧门便把二婶推进了房里,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还好这是一间空客房,赵逍遥将门反锁上,然后将怀中有些颤抖的美艳成熟的二婶推倒在柔软的,“啊”习美玲觉得年轻男人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己黑色的薄薄的连衣裙根本就不能阻止年轻男人的巨大变化慢慢顶入自己那已经是洪水泛滥的成熟的,羞涩加上恐惧,兴奋与刺激同时涌入她的心房。

    赵逍遥一手将二婶的一双玉手钳压在她的头顶,自己整个身体全面覆盖在她柔软之极香味十足的之上,这种感觉让他快疯掉了,可是一股莫名的害怕感和强烈的占有欲让他不知道接下去要干什么。

    “逍遥,不可以,你快放开我,啊”习美玲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年轻侄子竟然如此迷恋自己,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与渴望又让她觉得很刺激,这种禁忌的感觉让她觉得呼吸不畅,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了。

    “婶,二婶,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爱你,我爱你。”

    赵逍遥看着美艳绝伦的二婶那张要了自己魂魄的脸蛋,将自己心中的话全部抖了出来。

    习美玲忽然很平小花,她看着年轻男人真诚的眼神,羞涩的说道:“逍遥,二婶已经老了,你不可以喜欢二婶的。”

    “谁说二婶老了,从小到大我做梦都会梦到二婶,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三天两头的不在家吗?就是到山里睡觉,才能免得见到你就心里紧张,现在的二婶比小时候更美更娇更艳。”

    赵逍遥很奇怪自己怎么这么能说。

    习美玲的粉脸更红了,“逍遥,可是我是你的亲呀,你不能喜欢我,你要想想你二叔呀!”

    “我不管,我就喜欢二婶,我就爱二婶,我就要二婶!”

    赵逍遥说完便突然吻住了习美玲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同时一只色手已经握住了那令自己心魂梦牵的的玉女峰,太柔软了,太了,太舒服了,这只能在梦中才会出现的情形此刻就在他的手中,这让赵逍遥太激动了,的巨物已经胀得很痛很痛了。

    “啊,嗯,嗯。”

    习美玲的被吻住,她只能发出迷人的鼻音,好象是在反抗可却更加刺激了年轻男人的与,听着身下娇美艳成熟的二婶发出如此勾人魂魄的声,实在让人不能控制自己,那紧握玉女峰的色手更加用力起来,揉搓捏挤,无所不用。

    习美玲也觉得年轻男人的色手将自己体内的也勾勒出来,浑身被烧着的感觉让她异常难受,本就春潮泛滥的就更加酥痒起来,特别是那深处的渴望感觉已经出卖了她的灵魂的,本来还在挣扎的双手也慢慢勾住了年轻男人的脖子,主动的将自己的小伸进了年轻男人的口中,任由他肆意的含舔,这种感觉让她快疯掉了,忘却自我的感觉不光是男人还有她这个成熟的女人。

    随着动作的配合,衣服已经不再是障碍了,当年轻男人那独有的巨大的肉身穿过紧窄的幽役直达深处的时候,习美玲紧紧抱住年轻男人的头,挺起自己的,将自己的玉女峰塞进他嘴里的同时,两行不知是悔恨还是激动的泪花悄然落下,在充满了糜气氛的房间里增添了一丝湿润……

    激情时刻总是让人难忘,而已攀爬上无数次巅峰的成熟习美玲已经无力喘息了,随着窗外的天色渐渐暗淡下去,华灯初上的时候,年轻男人还在沉睡当中,她已经娇羞无比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睡着的年轻男人,习美玲不知道是该哭泣还是该欢喜,从没到达过的巅峰在这一下午的时间里竟然达到了无数次,自己丢了多少自己已经记不清了。

    赵逍遥从得偿所愿的那一刻起,就象变了个似的,对身下娇美艳成熟的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征伐,他就象一个战争狂人一样,一次次的冲锋陷阵,一次次的破城而入,大肆掠夺,横冲直撞,对成熟美艳的的迷恋已经达到疯狂近似颠狂的境地,那每一次的时刻就好象刚刚发生的那一瞬间,久久不能忘怀,直至沉沉睡去。

    习美玲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被年轻男人弄散架了,虽然自己很快乐,可是后怕的感觉还是占据了一切,她轻轻的挪开年轻男人的身体,刚刚坐起来,想要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却觉得年轻男人又一次将自己拉倒在,疯狂的爱吻,娇柔的再度传遍整个房间。

    好一阵缠绵之后,习美玲轻轻推开年轻男人,“逍遥,你看着我!”

    赵逍遥正贪恋着成熟美艳二婶胸前满是自己狼吻的玉女峰,一听她的话,便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

    “逍遥,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习美玲的眼神是如此深情,而且充满了晶莹的泪花。

    “二婶,我发誓,如果我赵逍遥不在有生之日好好爱你,就让老天收了我,让我不得好死,让我……”

    赵逍遥半举着手伸出三只手指发着誓,听着他的誓言,习美玲用手捂住了他还要继续发的毒誓,柔情的说道:“好了,二婶相信你了。”

    说完之后便抱着他的头主动的将自己的小伸进了他的口中,就在和他热吻的时候,那蕴藏在双眼当中的泪花划过她细嫩的脸蛋,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之上。
TOP Posted: 2017-08-26 22:24 | 回144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292
威望:887 點
金錢:12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189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在习美玲的再三劝阻之下,赵逍遥才依依不舍的从她美艳成熟的之上爬起来,看着她娇羞无比的进入了客房里的卫生间,为什么每个跟别的男人之后的已婚妇女都喜欢在事后进卫生间呢?这个问题让赵逍遥想了很久才想明白,想通这一点他不由的笑了起来。

    晚上七点半,习美玲和赵逍遥来到酒店的大堂里,经过滋润后的成熟此刻更加娇艳无比,特别是在夜晚明亮的灯光之下,让赵逍遥看得色于魂授,口水不止。

    习美玲娇嗔的看了一眼看着自己流口水的年轻男人,假意怒嗔道:“不准再看!小坏蛋!”

    说完转身走到大堂服务台前,将仓库被盗一事记录了一下,让服务台经理立刻报警,并开除包不同。

    赵逍遥走到门口又看到那个绝美的迎宾小姐,不由对她笑了笑,那个迎宾小姐在下午换班的时候就听说了跟着老板娘来的那个年轻人是总经理的亲侄子,是一名国内顶尖大学的高材生,怪不得他一脸的英武帅气模样,让人一看就心跳加快。

    习美玲吩咐完服务台经理之唱后便来到门口,来到迎宾小姐身边轻声说道:“小美,下班之后早点回家听到没有?”

    迎宾小姐红着脸点点头。

    赵逍遥看着她红脸的样子十分惹人爱恋,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不料就被习美玲看见了,于是在往家里走的路上,习美玲就拧住他的耳朵,娇声嗔道:“是不是看上那个迎宾小姐了,啊!”

    赵逍遥笑着说道:“哎哟,好二婶,轻点,我哪有呀?”

    习美玲娇声嗔道:“还说没有,我看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还说没有!”

    赵逍遥突然一把搂住美艳妇人,吓得习美玲赶紧松开手,挣脱他的搂抱,羞涩的嗔怪道:“这可是在路上,你干什么?”

    说完便四下看了看,还好现在路上的人不多,他们走的路又偏,赵逍遥却笑道:“好二婶,那个小美是你什么人呀?”

    习美玲一看没人才敢靠近年轻男人,娇声道:“还说没看她,她是我二哥的女儿,是我侄女叫习小美,不准你打她的主意,听到没有。”

    赵逍遥说道:“我有了二婶,那里还容得下别的女孩子,是不是,我的好二婶,好美玲!”

    习美玲一听年轻男人竟然叫自己“美玲”不由的又嗔又怒,“你胡叫什么!”

    说完又想去拧他的耳朵,赵逍遥一看连忙一闪,笑道:“好美玲,好美玲!”

    说完便跑开,气得习美玲便追去。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习美玲在转角处停下了,“逍遥,我就不去你家了,明天你记得到酒店上班就是。”

    说完转身想走,赵逍遥却一把拉住她的玉手,将她的娇躯搂进怀里,低头就吻住那红艳的樱桃小嘴,勾住那的小起来。

    习美玲被年轻男人的动作吓坏了,双手不停的敲打着年轻男人宽厚的虎背,但渐渐就被年轻男人的热吻融化了,在无人的巷子深处,在黑暗的灯光下面,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成人的爱恋便由此开始。

    赵逍遥回到家的时候,满脑子还是二婶那美艳绝伦的脸蛋和无限的神情,每每想到她那晶莹的就异常的兴奋,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他不应该爱而爱,不该碰的女人碰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他已经完全陷入美勾魂夺魄的之中去了。

    王村花看到儿子回来了,就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没有?”

    有了就忘了吃饭,怎么都和那句饱暖思连不起来,赵逍遥摸摸肚子,还真得有点饿,便笑道:“我还没吃呢!”

    王村花奇道:“我还以为你二婶在酒店给你弄了一顿好吃的呢,真是的,这个美玲呀,算了,快去吃饭吧!”

    赵逍遥笑笑便走进厨厅去吃饭,王村花把饭菜端上来,看着儿子吃得很快,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她也很开心,笑问道:“逍遥,在学校的时候你们都这样吃饭的吗?”

    赵逍遥一边狂吃,一边说道:“刚开始和那帮大兵们一起训练的时候,比这还要快!”

    王村花看他说话的样子,怕他哽住了,忙说:“好了,好了,慢慢吃,这又不是在学校里,别哽住了!”

    说完便起身为儿子倒了一杯凉开水放到他面前。

    赵逍遥吃饭的速度果然快,不一会儿就吃了满满二大碗饭,喝下凉开水后,拍拍肚子摸摸嘴巴,舒服的说道:“真是酒足饭饱,好舒服呀!”

    王村花充满母爱的表情笑着骂道:“好了,去客厅坐坐吧!”

    说完就收拾碗筷,赵逍遥一看说道:“妈,我帮你收了!”

    “别了,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不用你收了,快去!”

    王村花把儿子赶出厨厅之后,便收好碗筷去筛洗了。

    赵逍遥一进客厅,就看到了梅龙和赵虎这两个陌生人,而那比天上仙女还要美的大嫂竟然和梅龙做的那么近,大哥竟然还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这个场面让他觉得很奇怪。

    而梅龙和赵虎一看到赵逍遥也都站了起来,他们不认识赵逍遥,还以为是外面来的人。赵志虎在一旁看到了,连忙站起来笑着说道:“不用紧张,这是我小儿子,逍遥。”

    赵逍遥看着两人身材魁梧很明显就是练过武的人,不由的拳脚大动,笑道:“两位大哥是……”

    赵志虎又对他说道:“这两位是我的客人,这位是梅龙,这位是赵虎。”

    赵逍遥盯着梅龙看了看又看了看美若天仙的大嫂,笑问道:“你不会是我大嫂的哥哥吧!”

    梅花连忙说道:“他正是我!”

    赵逍遥哦了一声,“那就是亲戚了。”

    说完伸出手去,梅龙也伸出手来,两人一握便觉得对方内力深厚,不由的暗暗较起劲来,赵逍遥满面笑容,梅龙起初也是满脸笑容,到后来便脸红起来,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赵逍遥的内力突然之间增大了不止百倍,自己的手都快被他握碎了,这时在他一旁的赵虎好象看出来了,也伸出了手,“逍遥老弟。”

    虽然是表示友爱的握手礼,可赵逍遥却笑着伸出另一只手跟他握在了一起,就在客厅里,赵逍遥同时和两人握着手,暗地里却和他们一起较着劲。

    赵虎本以为凭他和梅龙合力可以将赵逍遥打退,却没想到赵逍遥的内力竟然如此雄厚,而且越来越强,他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换成豆大的汗珠。

    就在两人快要吃不消的时候,赵逍遥突然撤力,松开握住他们的手说道:“两位大哥好功夫呀,哈哈哈!”

    梅龙和赵虎都是脸上一红,他们知道是赵逍遥有意放过他们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可又不好说,只是点头笑了笑。

    “坐,坐,两位大哥快坐。”

    赵逍遥摆出轻松自若的样子,在竹片椅上坐了下来,好象刚才他根本没用什么力一样,梅龙和赵虎尴尬的坐了下来。

    赵志虎从他们刚才握手的举动来看,知道自己的儿子占了上风,不由的心里特开心,便笑道:“两位兄弟,不好意思,我这儿子刚从学校回来,在学校里学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什么礼貌,请你们不要介意。”

    梅龙笑了笑,“赵大哥套话了,逍遥兄弟的功夫练得很不错,很不错。”

    梅花可不知道他们刚才暗暗的比试了一下,便笑着问道:“大哥,那逍遥比你的武功又如何?”

    梅龙红着脸笑了笑,“只高不低,只高不低。”

    赵逍遥一听哈哈大笑,“梅花大哥开玩笑了,我的功夫那有你的高哟,哈哈哈!”

    这时,赵逍敬将那份合约递给父亲说道:“爸,这份合约我看过了,没什么,对我们的利益很大。”

    赵志虎笑着接过合约,“你二叔应该早就看过了,不然他也不会找我来的,你明天就去找你二叔,把这合约签了。”

    赵逍敬点点头。

    赵志虎想起什么,便对赵逍遥说道:“逍遥呀,你跟我来一下。”

    说完便起身往客厅里面的一间房走去,赵逍遥一看便跟着父亲进了那间房。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

    赵逍遥知道父亲找自己单独说话一定有事,所以便直接进入主题。

    “逍遥呀,今天下午的事,我想对你解释一下。”

    赵志虎点着一根烟后,示意赵逍遥坐下来。

    赵逍遥奇道:“爸,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找什么人来威胁你了?”

    赵志虎笑了笑,“不是这样的,不过那个女人真的找一个人来。”

    “是谁?”

    “刘延年的儿子。”

    赵逍遥一听愣了一下,“刘延年的儿子?她和刘延年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赵志虎笑了笑,“她就是刘延年的宝贝女儿,刘***,。”

    赵逍遥这下可更呆了,他知道刘延年是什么人,当然更清楚刘延年的势力有多大,可是那个美艳刁蛮的竟然是刘延年的女儿,这可真的让人有些头痛了。

    “爸,你是不是答应了刘延年什么事?”

    赵逍遥的直觉让他感到一件不幸的事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是的,我答应刘延年,让你做他女儿的贴身保镖。”

    赵志虎说完之后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之际就看着儿子。

    “什么?让我当她的保镖?”

    赵逍遥果然觉得不幸的事真的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所以他让他的贴身保镖来保护和你哥你嫂子她们。”

    赵志虎慢慢的说道。

    “笑话,爸,我妈我哥和我嫂有我保护就够了,何必由他派人保护。”

    赵逍遥不理解的说道。

    “逍遥,我知道你不喜欢做这件事,可是你要知道,现在只有刘延年能够帮助我们家对付市区的王天赐。他这么做,当然有他的目的,但我相信他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我们。”

    赵志虎的话是经过分析之后得出来的。

    “爸,我不相信王天赐就长了三个头两个身子,我一人就可以将他们于家全挑了。”

    赵逍遥情绪有些激动,凭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将一个团的人杀死,不管这些人是在什么环境之下,他都有这种本事。

    “逍遥,你以为杀了王天赐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你知道我们要对付王天赐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吗?”

    赵志虎质问道。

    赵逍遥一听便呆了,的确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也没有想那么深,因为他才从学校回来,才刚刚得知母亲的真正身份,才清楚于家的恩恩怨怨,这些问题突然摆在他面前,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赵志虎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些事本来不应该让你去做的,可是你也知道,你大哥就是有勇无谋,而你不论身手还是智谋都要比你大哥高出甚多,而这些年你大哥为了你大嫂也渐渐收了性子,我怕他不但不能成功还会败事,所以我才有意将这份重担交给你。”

    赵逍遥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父亲所说的,并不说一个儿子的不是,而是很客观很实际的将问题摆出来,所有事情并不是凭冲动的决定就能做好的,特别是象对付市区头号黑帮大哥王天赐这种人,一个不好就有可能丢命,想到这些,赵逍遥的心开始冷小花下来,他发觉自己还显得很嫩,很幼稚,想问题想得太浅了,处理事情来也是治标不治本,不能做到很彻底,而且行动上的失败往往就是考虑不周到造成的,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是这个意思了。

    “爸,你说得对,我既然回来了,就应该为这个家出一份力,我听你的。”

    赵逍遥想得明白,行动上也快一步。

    赵志虎点点头,笑道:“好,在学校这一年没有白待,终于长大了,呵呵!”

    赵逍遥笑了笑,问道:“爸,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做她的保镖啊?我可是在家里呆不久的,好要继续去上学呢!”

    赵志虎笑道:“明天你去二叔酒店上班的时候。”

    赵逍遥一听愣了一下,“我不是要去做她的保镖吗,怎么还要到二叔的酒店去上班?”

    赵志虎将烟息灭在烟灰缸里,说道:“因为她是酒店的总经理。”

    赵逍遥一听更不解了,“爸,那酒店不是二叔的吗?”

    赵志虎笑着站起来说道:“你忘记了她爸爸是刘延年吗!”

    赵逍遥一听愣了片刻之后,恍然大悟,一拍脑袋瓜子,“原来如此,厉害!厉害!”

    两人走出小房间之后,赵逍遥便看到那可爱清纯的小妹赵玉凤穿着小花格子的睡衣睡裤进入了客厅,可能是刚洗完澡的原因,她的头发还是湿湿的,长长的秀发因为刚洗过,有些卷,交杂在一起,她一边用干毛巾搓着湿发,一边弯着头在看电视,那模样真是之极。

    赵逍遥被妹妹的样子弄得心突然跳得很快,他一惊,连忙用手捂住胸口,那全身,邪念顿生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象不是自己了,怎么会这样的,要才能平息吗,可是现在怎么才能呢,突然他看到了梅龙和赵虎,于是便笑道:“两位大哥,小弟想跟你们切磋切磋,不知道可能吗?”

    梅龙和赵虎一听都愣了一下,通过刚才的比试他们知道赵逍遥的内力深厚,自己一人万万不是对手,可是现在他竟然主动向他们两同时发起挑战,这可不象他刚才的表现呀,就在他们还在发愣的功夫,赵逍遥便又说了一句,“两位大哥不会不敢吧?”

    ‘腾’的一下,梅龙和赵虎都站了起来,赵逍遥笑了笑,“我在外面院子里等你们。”

    说完便冲出了客厅,在他经过小妹身边的时候,还偶尔闻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发香和处子特有的体香,让他体内的邪念更盛,他必需要,只能通过剧烈的运动才能得到,打架无疑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之一。

    梅龙和赵虎来到院子里的时候,赵逍遥已经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宽厚的,强壮的胸肌和棱角分明的腹肌,显示出他曾经的努力和付出的汗水。

    梅龙和赵虎的身材也相当不错,可他们一看到赵逍遥的身材,都不由的很是羡慕,因为赵逍遥这身肌肉太漂亮了,在灯光照耀之下油亮油亮的,赵逍遥站在那冲他们笑了笑说道:“你们两个一起上!”

    俗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梅龙和赵虎一听赵逍遥的话,双眼都冒火了,从他们出道至今,还没有敢这么猖狂的跟他们说话,曾经在他们面前猖狂的家伙不是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就是变成了一个废人,现在面对赵逍遥如此挑衅的言语和动作,两人已经是怒火中烧了,梅龙心想:就算你有几把子劲,也不见得功夫会好到那里去。于是他和赵虎对看了一眼,便一起攻了过去。

    这梅龙和赵虎是一个师傅教的,他们从小就被刘延年收养,专门从少林寺请了一个俗家师傅教他们武功,习武十多年来,他们一直被刘延年视作自己的左膀右臂,这么多年在黑道纵横,也有他们两兄弟的功劳,多少个对手都是死在他们手中,被“卧龙帮”称为“龙虎双煞”梅龙和赵虎还学过一套合击功夫,因为梅龙主修的是脚法,而赵虎主修的是拳法,两人的这套合击功夫便被称为“拳脚双绝”一绝必伤人,二绝要人命。

    而赵逍遥在学校学得全部都是从那本书里来的东西,更加上小狐狸交给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武功可想而知是乱七八糟的,所以梅龙和赵虎会的他似乎都会,而梅龙和赵虎不会的他也会,更主要的是,赵逍遥天资聪慧,在学校虽然主修计算机,可是其他时间拳脚功夫也是没有落下一点半点的,还造就了一批精英的女侠客。

    三人一战,可谓惊天动地,赵逍遥是越打越兴奋,因为他发现这两人的武功竟然和自己似乎有点合拍,而且他们的合击功夫的确是一绝,自己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他们拳脚所伤,所以打起来的时候格外用心。但梅龙和赵虎却是越打越心寒,本来他们以为赵逍遥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他们“拳脚双绝”的合击之下走过十招,可是现在打了快上百招了,赵逍遥不但没有一点败的迹象,而且看他的样子好象更加兴奋了,这样一来两人就吃大亏了,第一他们的功夫赵逍遥也会,而赵逍遥会的功夫他们不会;第二,他们的内力很明显不如赵逍遥,因为赵逍遥越战越勇,他们却已经是大汗淋漓,喘气吁吁了。

    他们这三个一场架打得,让外人看在眼里就跟电影电视里拍的一样,异常精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拍电影呢,赵志虎和赵逍敬是越看越兴奋,赵玉凤也是在一旁开心的笑着叫着,只有梅花很担心自己的哥哥,而王村花则担心儿子,心说:两人打一个,这还不吃亏。

    梅龙和赵虎一看不能将赵逍遥打败,便互相看了一眼,大叫一声:“天旋地转”说完赵虎便突然侧身往前弯腰,而梅龙则纵身上了赵虎的双肩,单脚支撑,身体后倒,一脚前踢,宛如在半空中横躺着一般,而赵虎此时就更加象一只小老虎了,上半身直直的,双手握拳半勾着伸向前,左脚屈弓,右脚斜斜的伸直。

    赵逍遥退后一看他们的动作,眉头一皱,他知道梅龙和赵虎两人出绝招了,可是他想不出他们用的是什么武功,按道理梅龙是用脚的应该在下面,赵虎用拳的应该在上面,可是现在两人却倒了一个个,这种功夫有点匪夷所思,想到这他不由提高的警惕性。

    梅龙和赵虎就这样保持这个动作向赵逍遥攻去,赵逍遥一看便冲了上去,他用脚去攻上面的梅龙,用拳去攻下面的赵虎,因为梅龙站在高,只能用脚去攻,而赵虎面对自己也只好用拳去攻,可是当他一出手便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因为他突然发现,在上面本来用脚的梅龙突然身子反弹过来用拳了,而下面的赵虎本来用拳的突然因为梅龙的身子反弹而他的身子也转了过去,改用脚了。

    这样一来,赵逍遥便吃了亏了,刚才与他们打了半天,梅龙一直用脚,而赵虎一直用拳,如果他们单对单的话,可能都不是自己对手,现在情况急转直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梅龙不用脚而用拳了,看得出来,他拳上的功夫比脚上的功夫还要高,而赵虎本来用拳的,可是现在赵逍遥才发觉他脚上的功夫比梅龙的要高出许多,突然发生的变化,让赵逍遥手忙脚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急,因为大意,所以身上连中了三脚二拳,身子往后倒退了五六步之后,蹲了下去,单手撑地,头低低的,不知道受伤程度如何。

    梅龙和赵虎一看击中的赵逍遥,就离开分开了,站立当场看着赵逍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这种功夫如果击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现在他们看着赵逍遥的样子,突然开始有点担心起来,他们可不想杀了赵逍遥,所以都有些发愣的看着赵逍遥,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村花一看到儿子好象被打伤了,急切的叫道:“逍遥,逍遥!”

    边说边欲冲过去想看看他怎么样了。赵志虎和赵逍敬刚开始还为赵逍遥的功夫高兴,这突然之间发生的事也被吓呆了,梅花和赵玉凤更是紧张的相互抱在一起,不敢看发生的事。

    王村花还没走两步,赵逍遥突然从地下站了起来,仰天一笑,双手抱拳道:“两位大哥的功夫果然厉害,小弟佩服!”

    梅龙和赵虎一看赵逍遥没事,刚开始还有点庆幸没把他打死,可眨眼间又面露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们没想到赵逍遥中了三脚二拳竟然跟没事的人一样,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赵逍遥又对母亲叫了一句,“妈,放心,我没事!”

    说完便笑呵呵的走到梅龙和赵虎面前,“两位大哥,看来我应该叫你们一声师兄了,不知你们的师傅是……”

    梅龙看着赵逍遥,好象极不相信似的,问道:“你真的没事?”

    赵逍遥一听先愣了一下,拍拍自己跌当当当的响着,然后笑道:“没事呀!”

    赵虎在一旁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赵逍遥笑了笑,说道:“两位师兄手下留情,我怎么会有事呢!呵呵!”

    王村花虽然听到儿子说没事了,可还是不放心,走到他面前温声问道:“逍遥,你别吓妈妈,没事吧!”

    赵逍遥看着母亲笑了笑,“妈,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不相信。”

    说完他弯腰捡起地上半块断砖,双手用力一阵揉搓,顿时尘土飞扬。
TOP Posted: 2017-08-26 22:26 | 回14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7, 10-22 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