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爱满江城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爱满江城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155
威望:871 點
金錢:27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正文 第128章、隔江犹唱后庭花

赵逍遥得到了着身下极品少妇的肯定回答之后,悄悄地将巨龙分身凑近了极品少妇的菊花洞门口。赵逍遥神吸了一口气,巨龙分身对准菊花洞,运足力气,腰往前猛得一送,巨龙分身插进菊花洞里足有三分之一。

随之,极品少妇曾莹玉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尖叫:“啊…”虽然,赵逍遥戴了套又涂了润滑油,不过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花洞实在是太紧了,而赵逍遥的巨龙分身实在又太大了,加上极品少妇曾莹玉毫无心里准备,赵逍遥进去又过于猛烈,极品少妇曾莹玉怎能不痛得惨叫呢?

赵逍遥腰上又一用力,将巨龙分身向前一送。“啊…”极品少妇曾莹玉再次发出惨叫,同时极品少妇曾莹玉拼命向前爬去,试图自己将赵逍遥的巨龙分身给弄出来。赵逍遥迅速抓紧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向怀里用力拉过来,同时,巨龙分身再往前用尽力气一插。“啊…”伴随着极品少妇曾莹玉的惨呼,巨龙分身全都插进去了!“不要啊…不能啊…求求你拨出来吧…疼死我了…我疼死了…求求你拨出来吧…”极品少妇曾莹玉哀求着。

“宝贝,我憋了半天就想插弄你的菊花洞,怎么舍得拨出来呢?这里起司和前面一样的舒服,你忍一会,过一会就好了。”赵逍遥温柔的

地拒绝了极品少妇曾莹玉。跟赵逍遥开始尝试抽动巨龙分身,开始比较慢。

“你的后门真紧啊,果然是最美后庭花啊!”赵逍遥随即想道了后主李煜的诗词不禁高兴地叫道。

而此时此刻极品少妇曾莹玉已经没有时间理会赵逍遥的调笑了,只是发出:“啊…”的惨呼。

赵逍遥用力在极品少妇曾莹玉丰臀上用力一掐,口里故意的恶狠狠地叫道:“妈的,不回答。我插死你!”

“没有,我本来就……就是少妇,怎么会让……让人玩……菊花洞,从来没有人弄过啊!我疼死了!求求你,饶了吧!求你拨出来吧!我让你插前面,随你怎么弄!求求你拨出来吧!我求求你了…啊…”极品少妇曾莹玉痛苦地哀告着。

赵逍遥毫不理会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哀求,开始渐渐发力插弄起来。极品少妇曾莹玉疼得双肘伏在只能哼哼唧唧。随着巨龙分身的用力,渐渐极品少妇曾莹玉菊花洞被撑开了,赵逍遥不像开始那么困难了。

赵逍遥看差不多了,拨出巨龙分身摘下了套子,又把没用完的开塞露一下全挤进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花洞,接着,再次抓紧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将巨龙分身用力插了进去。

“哦!和刚才就是不一样,不戴套子真好,这才有感觉嘛!”赵逍遥高兴地嚷着。

这会儿赵逍遥清楚得感觉到极品少妇曾莹玉的直肠紧勒着巨龙分身,火热的巨龙分身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不过和刚才插入幽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呜呜…呜呜…”极品少妇曾莹玉发出声,菊门和直肠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相反的,对赵逍遥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缩紧感。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肛道真的好长好紧啊!赵逍遥吸了一口气,双手扶住极品少妇曾莹玉的,缓慢的在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肛道内抽送起来。后来,使出了赵逍遥常用的插弄后庭的姿势。

只见赵逍遥左手抓住极品少妇曾莹玉的长发,揪起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脸,象骑马的姿势一样以背后插花的动作插弄着这个美女。看到赵逍遥的老二在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门内进出着,左手抓头发象抓住缰绳似的前后拉动,赵逍遥不时用右手探到胸前极品少妇曾莹玉那对的。极品少妇曾莹玉却只能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骑在这匹美丽的“马”上,征服的得到充分满足!

赵逍遥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赵逍遥的巨龙分身,让它在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门里频繁的出入。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门经过赵逍遥激烈的活塞运动进出之后,灌进了不少空气,所以菊门口偶尔会“噗噗噗”的放出挤进的空气,好象在放屁一样。最后,赵逍遥提着巨龙分身,用狗插弄的姿势插弄着着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后庭,一边插弄着还一边把极品少妇曾莹玉赶爬着向前。

极品少妇曾莹玉大声着:“…啊啊…唉唉…啊啊…啊…我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插弄了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赵逍遥的巨龙分身是越插弄越兴奋。

赵逍遥用力的抽插。这没有任何技巧,大巨龙分身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抽插。赵逍遥抱着极品少妇曾莹玉的,拼命插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小菊花洞,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还不停的抽打着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大。“啊…啊…”极品少妇曾莹玉痛苦的哼着,身体向前晃动,剧烈地摆动。

赵逍遥的抽插运动越来越激烈。“噗吱…噗吱…”开始出现巨龙分身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脸扭曲。巨龙分身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龙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

“呜呜…啊啊啊…”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啊…呜…”极品少妇曾莹玉不断的。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菊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菊门。

“啊…”极品少妇曾莹玉陷入了昏迷。磨擦力变大后,龙头被强烈的刺激。赵逍遥用尽全力加紧插弄着,在剧疼中极品少妇曾莹玉被插弄醒了过来。“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极品少妇曾莹玉无住地哀求着。赵逍遥的巨龙分身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极品少妇曾莹玉除了哀求之外,头埋在双肘之间如死了一般任赵逍遥抽插。

极品少妇曾莹玉只觉得菊门的嫩皮已经被插破了,巨龙分身火辣辣的,二者的摩擦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

“求求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啊……,轻一点,不要……啊……不……要……啦……呜……呜……求你插前面吧……”女国安的哀求和声越来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巨龙分身猛烈的抽插。但她的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

“啊……啊……啊……,停下呀……啊啊啊……呜……喔……啊……”

赵逍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他将她撩人的身子向后一拉,整个儿娇躯都吊在自己的上身,双手托住她的,粗大的巨龙分身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地挺到直肠最深处,直插得她的小菊花洞又红又肿,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巨龙分身把那紧小的菊花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

“嗯嗯嗯……,嗯嗯嗯……",极品少妇曾莹玉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

赵逍遥清楚得感觉到极品少妇曾莹玉的直肠紧勒着巨龙分身,火热的巨龙分身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让这位美女发出“唔唔…唔唔…”的声,对他而言这是非多么美妙的乐章啊,她的肛道真的好长好紧啊。

赵逍遥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巨龙分身在她的浑圆白嫩的中间那娇小细嫩的菊门内进出着,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美女国安她却只能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他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着自已的巨龙分身,让它在她的紧窒的菊门里频繁的出入。

大概是前面泄过的原因,这一炮赵逍遥足足插弄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赵逍遥的巨龙分身在极品少妇曾莹玉又紧又窄又滚热的肛道内反复抽送。美丽的极品少妇曾莹玉默默承受着他的狂风暴雨,终于开始大声地着:“…啊啊…唉唉…啊啊…啊…我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插了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哈哈,开口求饶了吗?求我,求我啊,求我快些泄出来,泄进你的身体”,赵逍遥得意地命令道。同时他的巨龙分身也越插弄越兴奋,猛烈的抽插,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右手开始在她白晰的上大力抽打起来,“啪!啪!啪!”,白嫩的开始出现红色的掌印,听着这淫糜的声音,赵逍遥更加兴奋,尽情地侮辱着这难得的美人。

“啊…啊…”女国安痛苦的哼着,不止是身体的,更多是心灵的折磨,她现在只想快些结束,快些逃离,“唔唔…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唔…”她不断的。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菊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菊门。

“啊…”她终于忍受着屈辱,配合地:“求……你,…求……你,插弄我,插弄我吧,插弄我的……我的身体,快些给我吧,啊……我受不了啦……”

赵逍遥用尽全力加紧插弄着,在剧疼中她无住地哀求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快…给我……泄给我……”。

可是赵逍遥的巨龙分身还是继续奋勇地冲刺着,她除了哀求之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把头埋在双肘之间,昏死了一般任凭抽插。

赵逍遥的巨龙分身在她又紧又窄又滚热的肛道内反复抽送,快意渐渐涌上来。

他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拍着女国安的丰臀,吼道:“快,求我泄给你,快,快……”赵逍遥得意地看着这位被自已彻底驯服的女国安,然后跪在她身后,将他那粗大的龙头抽出抵在菊花洞上,又一次缓缓地顶入,随着他的进入,极品少妇曾莹玉高高地昂起了头,颤抖着迎接他的进入。

赵逍遥两手扶住她那紧挺高俏的,快速地抽出,再迅速地插进去,从紧窒菊花洞传来的混合着直肠里被磨弄的感觉,让极品少妇曾莹玉全身乏力,酥软在,任由赵逍遥恣意地着,她只能张大了口,趴在发出“啊…”的声。

赵逍遥大开大阖的抽送着,两手在她丰腴多肉的上来回着,那幽深的菊花洞将他又粗又长的巨龙分身吞没至底,肛肠肌紧紧套在他的巨龙分身根部,层层迭迭的紧密地包围着他的龙头,现在极品少妇曾莹玉也开始体会到了的快乐,尤其是刚才憋了那么久,现在一经抽送起来,有种极为畅快的感觉。

极品少妇曾莹玉禁不住开始莺语燕声地了起来,并且自己着那对的。

见此情景,逾加兴奋的赵逍遥渐渐加快抽送的速度,两手拍打着萧燕丰臀上的皮肉,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这次真的要泄啦!”,凭着自已的感觉到菊门内的巨龙分身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为了尽快结束这屈辱的场面,不得不提起精神,抬起头,张开红润的小嘴,喊起来:“求你……,赵逍遥叔,不亲哥哥……好……好人……,我的好哥哥……,泄给我,泄进我的身体吧……,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胀……快……给我……啊……太强了……呀…”

她知道女人此时的情话对男人的兴奋有着强烈的催化作用,所以不得不强忍着自己是国安的屈辱,微闭着媚目,暂时放任自已的放纵和,以剌激他的。

她泪眼迷离地自我安慰:“就当…就当是同自已的丈夫在,在取悦自己的丈夫吧!"

不久,赵逍遥开始猛烈冲刺。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赵逍遥加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次真的又要泄啦!

赵逍遥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极品少妇曾莹玉的长发,紧紧向后拉住她的双胯,巨龙深深的插入菊花洞的尽头,龙头一缩一放,马眼马上对着直肠吐出大量的滚烫的,他的身子一震,“噗噗噗”,一股股滚烫的喷泄进美丽女国安的菊门。

随之而来的是那一股熟悉的凉气,从较低处穿了上来,在即的身体里又走了一圈,又直接注入了美女国安的菊花洞。而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侧的凉气似乎来的特别的粗壮,中间还夹杂着一丝丝的盈盈生机,似乎是那绿草的芳香和那大自然地气息。

被他的激泄所刺激,极品少妇曾莹玉的也猛地绷紧了,随着赵逍遥的激泄,紧蹙秀眉的美丽面庞,也随之一展,一股白腻的洪水从美女的幽谷中喷涌而出。当赵逍遥放开她丰腴的时,她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软软地瘫在了地上,只有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上,红肿的肛口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大的一个洞,一股纯白的黏液正从那菊花洞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

而此时一股陌生的凉气从美女国安的小腹处升起,在身体里开始起来,赵子龙见状不禁提醒道:“谨守灵台,耕者我的感觉走,极限啊真气的路线,快点,抱元守一!”

感觉到赵逍遥的声音的急迫,美女国安此时此刻也知道是天赐良机,不禁忍着那句话懂得疼痛,就那样子趴在,让身体和赵逍遥传过来的气息开始交融起来,渐渐的,偌大的卧室里,充满了一丝丝的彩色雾气,里面有白色,红色、青色,还有丝丝的绿色。

赵逍遥不用眼睛看,但是外面的一切却了然于胸,赵逍遥知道,那白色的是自己的逍遥真气,青色的是水元素、红色的是火元素,那绿色的是自然是木元素的了。此时此刻,赵子龙的思感慢慢的飘忽起来,飞过屋顶,飞到了天上,只见那漫天的繁星似乎闪动了一下,接着大量的三色元素向着赵逍遥的意念汇集了过来,这让赵逍遥吓了一跳,赶紧逃跑,但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一团气息包围了,赵子龙不禁慢慢的下降意念,引导他们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在自己跌身体里了一圈。又传到了几瓶少妇曾莹玉的身体里,为他的内功和魔法打好基础。

而此时此刻的曾莹玉居然也随着赵逍遥的意念飞升了起来,曾莹玉惊讶的看着自己跌身体,此时正舒舒服服的趴在那里,身后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胯下那更令人又爱又怕的巨龙分身牢牢的插在自己的菊花洞里,看的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曾莹玉慢慢的醒了过来,感觉到赵逍遥的巨龙分身逐渐变软变小,而赵逍遥此时也睁开了眼睛,把它从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花洞里抽了出来。左手放下极品少妇曾莹玉的秀发,蹲看看赵逍遥的战果。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上,原先紧闭的菊花洞已经无法合拢啦,极品少妇曾莹玉的菊门原本应该被赵逍遥插弄的又红又肿,此时却泛着白色的光泽,红润无比。

而极品少妇曾莹玉还是爬在那里一动不动。赵逍遥把极品少妇曾莹玉反转过来,只见极品少妇曾莹玉目光呆滞,似乎还沉浸在那种极品的感觉中,嘴角流着口水不停得哼着,喘着。

赵逍遥把粘满,体液巨龙分身插进极品少妇曾莹玉的嘴里,极品少妇曾莹玉仿佛毫无意识,任赵逍遥在嘴里抽插,直到数百下后,浓浓的喷进美女的嘴里,赵逍遥才精疲力竭地躺倒在,拍了拍极品美女曾莹玉的说道:“你是不是要去洗澡了?怎么味道这么难闻啊?”

“啊?这是怎么回事?”极品少妇此时一听赵逍遥这样说,不禁惊讶的顿了起来,伸手一摸自己跌脸上、脖子上、甚至身体上都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的油脂,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不禁个惊讶的看着这个令自己有爱有恒的男人问道。

“你说怎么回事啊?这是你身体里的杂质,还有一些事你体内的热毒,此时此刻被我的巩俐一阵,都逼了出来,你快去洗澡吧,我等会儿也去洗一下!当你洗完,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你展现在你的面前。”展现笑着拍了拍极品少妇的说道。

“啊!~”极品少妇听到赵逍遥这样一说,不禁大叫一声,身体一顿,飞快的想着浴室门跑去,丝毫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居然是叫不着地的踏雪无痕的功夫啊。

当极品少妇在浴室里把自己满意的冲刷了一遍,这才有胆子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究竟变得怎么样了,乍一看到镜子里的女人,曾莹玉不禁吓了一跳,天啊,那是自己吗?

只见爱你镜子里的女人此时精致,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即使是平时难得发现的那几个麻子也变得毫无踪影,再看那看自己的,先前被赵逍遥用大力的到处都是红印子的乳肉上,此时也是颤巍巍的挺立着,那红润的也如同少女般,腰间的赘肉也不见了,伸手摸摸可以惊喜的感觉到哪里的弹性。这让曾莹玉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但是想到赵逍遥先前说的话,有确定了下来,曾莹玉激动的跑回卧室翻箱倒柜的找出自己的二十岁的时候的照片回到浴室里的镜子前一对比,不禁呆了,现在的自己居然比之二十岁的时候更加出落得亭亭玉立,更难能可贵的是,居然还有了一丝的成熟女人的风韵。

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的,即使是想曾莹玉这样的长期和一些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女人也不例外,不禁激动地跑到卧室,想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个给于自己新生的男人,却发现此时此刻那先前威猛雄壮的男人,已经像个婴儿一般倒趴着睡熟了。

曾莹玉看着这个了自己的男人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气愤,不禁走了过去狠狠的在赵逍遥的那高高翘起的掐了一把,没想到赵逍遥居然呢喃道:“姐姐,别闹了,还要啊?”

曾莹玉气愤的又拍了他一把说道:“犯,算你狠!”又走到浴室里接了一脸盆水,拿了毛巾,细心地为这个男人擦拭了起来。阿卡再能喝这个男人身上那集结的肌肉,那的身材,让你极品少妇曾莹玉生出自己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叹!
TOP Posted: 2017-08-22 21:17 | 回96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155
威望:871 點
金錢:27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正文 第129章、再遇人妻宁静茹

等赵逍遥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的人儿,心里一种柔情不由自主的升了起来,不禁轻轻的着曾莹玉那光滑的脸蛋儿,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中了,不禁又低下头亲吻了一下曾莹玉的那娇柔的,轻轻的起了身,在浴室里洗漱了一下,才在厨房里摘了一些食物忙碌起来,等到在赵逍遥的食物已经好了摆在了餐桌上的时候,赵子龙又走进卧室里,发现此时的曾莹玉还是那么舒服的熟睡着,看着脸上的荣光,赵逍遥又吻了一下曾莹玉的脸蛋,想叫醒她,但是又怕着美女没有睡好,再说了造成醒来也会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叹了一口气,走走了出去,匆匆吃过早餐,在餐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才悄悄地离开了曾莹玉的家里。

此时,赵逍遥没有发现,就在赵逍遥关上大门的那一刻,曾莹玉如同兔子一般爬了起来,站在窗前,看着远去的车子,叹了一口,走出了卧室,看着餐桌上那精致的早餐,想起已经多年没有在家里吃过早餐了,不禁更加对赵逍遥的那种感情甜蜜了起来,接着又拿起一块面包,沾了点赵逍遥做的酱,吃了起来,边吃边拿起那张充满柔情蜜意的纸条,曾莹玉先是赔了一口,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瘫坐在沙发上,抱着那张看似轻飘飘的纸条哭了起来。

原来,那张纸上写着:“莹玉宝贝,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虽然昨天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侵犯了你,但是你也间接救了我,我在这里对我所做出的犯罪行为对你进行忏悔,但是请你明白,从昨天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不论你相信与否,这时不争的事实,我也不允许我自己欺骗自己,那是懦夫的行为!如果,你要是想告我就告吧,昨天的录像,在你的床头柜上,我没有动过!如果你也不想告我,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好吗?不论你看了这封信,你是不是生气,都要把桌子上的早餐吃干净,这可是我的心意哦,从来没有给女人做过早餐,似乎手生了,不过你可不要嫌弃我啊,就这水平了,没办法的!你将就一点吧,在家里休息一天吧,明天再去上班好了!好了,宝贝儿,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衣袖,带走得是你满屋的芳香!最后提醒一下,以后睡觉的时候,最好在枕头边上准备一个毛巾,要不然什么时候自己被自己的口水淹死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哦!爱你的赵逍遥!”

曾莹玉看完,不禁骂了一句混蛋,之后就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对于这个了自己的男人,曾莹玉说不出说是爱还是很,总是很复杂,这时候,曾莹玉只能终于明白了姐姐的感受,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是个女人都会陷入他这种柔情的攻势之中。哭了一会儿,发现餐桌上的食物都快凉了,不禁拿起来慢慢的吃了起来,也不敢是不是凉了,她吃的是那样的仔细,似乎是在品味那种感觉。

赵逍遥开着车子飞快的来到特秦玉燕家的路上,知道这几天刘恋都处在危险中,赵逍遥虽然相信他们都能够应付过来,但是还是比较担心,在车上就打了个电话,听到刘恋那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赵逍遥才放下心来,而从刘恋那里知道,自从赵逍遥知道李忠魂要杀掉刘恋和马兰花之后,江依然这个姐妹加保镖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刘恋,而家里则是秦玉燕和李红、刘怡然等几女在一起,即使是李忠魂想要做什么,呀要过了几女联合的大战,现在的几女,都不再是那些娇滴滴的样子了,一个个英气勃发,恨不得每天都找来几个大汉来给她们做陪练。

赵逍遥一边想着,不禁笑了起来。心情大好的赵逍遥开着车子不禁走得飞快,但是在一处转角的位置,却发现一个一转不争的女人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边跑边哭泣着,身后一个男人拿着一根棍子追赶着,口里骂道:“你这个臭,居然敢背着我乱搞男人,看我不打死你!臭,你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你在哪里工作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吗?你还不承认!你给老子站住!”

而那个女能人则是一边哭,以便慌不择路的跑着,微风吹起她的头发,赵子龙这才发现那个女人居然是自己认识的,想起了那个女人那的身子,以及那婉转承欢的神态,不禁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上,看坐在车里,看着那个男人追赶着这个女人。

赵逍遥实在看不下去了,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见到那个男人的棍子就要落在了宁静茹的头上,赵逍遥急中生智,将自己的手机当做暗器扔了出去,正好砸在了那个男人的头上,那个男人气愤的转头看到赵逍遥站在那里,不用想也知道此时此刻就是赵逍遥干的好事,看着那价值不菲的手机,再看看那辆价值不菲的车子,那个男人不禁伸直了脖子,计上心来,指着赵逍遥骂道:“的,你没见过老子打女人么?是不是你认得破手机啊?居然敢砸我,看我不杀了你这个混蛋!”

那个男人此时也不在追赶宁静茹,拿着棍子向赵逍遥冲了过来,宁静茹看到居然是那个买了自己的单子的年轻人帮了自己,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看着这一切,知道哪根棍子快要落在赵逍遥的头上的时候,宁静茹不禁大叫一声::“不要!混蛋,你打我就打我吧,打一个陌生人算什么啊?你快跑啊,你这怎么这么傻啊!”

宁静茹此时也不摘掉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飞快的跑过来,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棍子,赵逍遥只听到卡擦一声,宁静茹的手腕就耷拉了下来,再也不能用力,一阵钻心的疼疼痛感传来,使得宁静茹不禁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那大蜡烛的的手腕,接着就大声得叫了起来。

“呀,你这个臭,居然还敢阻挡我,看我不打死你!”那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宁静茹的手腕被打断而有着一丝的怜悯,不及又拿起棍子想要打宁静茹!

赵逍遥这时候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腕,笑着说道:“大男人怎么能够和这么的女子过不去呢,夫妻吵架,床头来了床尾去,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呢?你说是吧?”

“你滚开啊,你知道什么,这个女人居然背着我和其他男人乱搞,你说我省不生气,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拿着那个男人的钱在我面前炫耀,看我不打死她!”此时那个拿着棍子的男人挣扎着,但是感觉那攥住自己的手腕的大手如同一把钳子似得,牢牢地所在自己的手上,无论如何也拿不开。不禁着急的吐了一口赵逍遥说道:“你的放开我,你知道哦啊什么啊?你快放开,要不然我连你也打!”

看着这个男人毫无风度的一面,又看看宁静茹在那里疼的撕心裂肺,特别是那原本柔滑的脸上还有着明显的红肿,这使得赵逍遥不仅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那个男人说道:“不好意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男人!”说着,赵逍遥在那个男人的胸前点了一下,那个男人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机器束缚住了一般,身体顿时再也动不了。

而赵逍遥这时候却走过去,扶着宁静茹说道:“过来我帮你看看,这样的男人也值得你被打吗?以后我来照顾你吧!”

“你,你,你快走啊,这时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与你无关!”宁静茹此时手上虽然疼痛但是也知道赵逍遥说出这番话的意思,那就是要自己与眼前这个男人一刀两断。不禁着急的推着赵逍遥说道。

“别动,你的手断了!你不知道吗?你不心疼,我心疼!下次再这样子,看我不当街打你屁屁!”说着赵逍遥霸道的将宁静茹抚上了车子,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柄云南白药喷剂,在宁静茹的脸上,脖子上,还有那穿着睡衣的胳膊上,喷了几下,将诶着又从这里拿出一个新毛巾,在宁静茹那脏兮兮的手腕上擦了架下,用手摸了摸说道:“唉,这个人真是狠毒啊,居然将你的骨头打碎了,不过先到医院里处理一下,之后一切就交给我好吗?”

此时此刻的宁静茹柔软的玉手已经不再那么柔软,看着那蜷缩着的如同鸡爪子一般的手指和那中的如同密封蛰了一班的脸蛋,赵逍遥就感到一阵阵的心痛,不禁走过来甩了那个男人一个耳光,说道:“你这个混蛋,知不知道老婆是用来疼爱的!是用来打骂的吗?我的女人我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动,呵护还来不及呢,你这个混蛋居然敢下那么重的手,你说,你是不是很混蛋啊?她当初能嫁给你都是你上辈子敲破了不知道多少木鱼而得来的福分,你看看那中的像个一样的脸蛋,还有那蜷缩着的向各级爪子一般的手,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吗?你说啊,混蛋,你等着法院的传票吧!下辈子,你最好不要做人了,做猪最好!妈的,我的女人你也敢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赵逍遥的女人哪个男人敢动她一根手指?”

赵逍遥越说越气,不禁又甩了那个男人一个耳光,大的那个男人的身体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吆喝,我说是谁这么大清早的这么威风啊?原来是逍遥啊,这种事情哪里能劳顿你老人家动手啊,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动手就是了!”此时一辆夸张的宝马摩托车叱的一声停在了赵逍遥面前,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穿着黄色体恤的大汉,看着那个男人怜悯的说道。

“哦,张局长,久违了,这种小事哪里能够劳顿你大局长动手啊,还是我亲自来吧!咦,堂堂大局长,居然放着宝马小车不开,开起了宝马摩托,难道现在警队的公费很充足吗?”赵逍遥转头一看却发现张万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骑着一辆造型夸张的宝马摩托车,脖子上带着粗粗的黄金链子,看起来倒像是那些混社会的小混混似得!不禁打趣的看着张万年见说道。

“呵呵,那里那里,逍遥你说笑了!这个,今天我休息,我的爱好其实就是收藏各种摩托车,这辆已经有了些年头了,今天起出来本来想到郊外兜兜风的,没想到红日当头,遇到了你这个贵人,看来我的今天一定会一帆风顺的!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啊?大清早的,这不是影响市容嘛?”张万年打着哈哈说道。

“哦,说起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家庭暴力啊,你看看,我的女人被打成了什么样子?本来她说回家探亲的,没想到被这个不如的男人达成了这个样子,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张大局长,我还有事情,这个男人,你看着办吧!”赵逍遥看着张万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转身扶着宁静茹做到了副驾驶位上,打开车门,飞快的离开了。

张万年看着这个可怜的男人,不禁蹲子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老兄,起来吧,你看你这人啊,真么人不好惹,偏偏惹到那个煞星呢?就是连我们的市委书记大人也要给他几分薄面的!唉!算你倒霉,我卡你啊,还是收试一下东西跑路吧!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到我哪里喝杯咖啡算了!起来啊!妈的,果然是贱骨头!”张万年那个气啊,这个男人居然瘫在哪里像个死猪一般的死活不起来。不禁气氛得用脚踢了那个男人一脚骂道。

但是那个男人只有翻着白眼,口里痛呼着,就是不出声,延伸着急的想要说什么,但是却看来不了口,这种口不能言,手不能动的感觉,使得他恐惧极了!

张万年踢了一脚,才发现不对劲,不禁翻开那个男人的眼睛看了一下,奇怪的发现,这更按人明明神志清醒,而且想要说什么,但是就是不开口,难道是哑巴吗?不禁打了个电话,叫警队里来两个人,将这个家伙送到局子里,结果来了一个法医,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束手无策!

张万年无奈本想给赵逍遥打电话,但是又怕被赵逍遥骂一顿说自己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不禁又想起了刘恋,或许刘恋有办法吧!

等刘恋过来一看,又从张万年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不禁又是气愤又是高兴,气愤的是自己在家里等着赵逍遥来吃早餐,他却在这里英雄救美,说不定还是早就认识的,高兴的事这个男人的身体可以用来自己的做点试验,检验一下自己学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效果!

看了半大天,就在周围的队员都失去耐心的时候,刘恋才站起来,期期艾艾的对这周围的同时说道:“你们找个警棍,在他的上通一下就行了!”

“啊?通哪里?”一个平时和刘恋关系比较好的队员惊讶的问道。周围的人也是你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刘恋,使得刘恋那字骂着赵逍遥混蛋,居然什么穴位不点,偏偏解学需要在里面。转念一想,也只有那个淫贼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啊!”刘恋想到了什么画面,脸色一红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啊,?那么大的,到底是哪个部位啊,难道这是点穴功夫?你也会?”张万年可是见识过赵逍遥的本事的,但是也没有全部见过,不禁惊讶的问道。

“是点穴功夫了!不过我也会一点点,都是我老公赵逍遥教的!你们知道,他是有点功夫,可是从来不轻易教人的,我还是因为是他的女朋友才占了一点光!学了那么一点点!”刘恋期期艾艾的说道,心里却加了一句,女朋友之一!

“啊,真的啊,嫩不能请来在我们警队里任职教练,待遇以我的身份如何?”张万年期待的看着刘恋问道。

“你也认识他,不如你去请他吧!他会给你面子的!”刘恋本来就对这个张万年不感冒,此时听到张万年那个公鸡嗓子,不禁转过头白了他一眼说道。

“呵呵,这个,呵呵,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也想让警队的人素质高一些,以后对付歹徒起来,也能够自保啊,要知道我们警察其实是最危险的职业啊!”张万年不死心的在刘恋耳边继续说道。

“是啊,是很危险呢,那天我就差点死在了歹徒的手中,是不是啊,张局长?”刘恋一想到那天这个男人坏了自己的好事,不禁心里就有气,看着张万年那张黝黑的脸说道。

“呵呵,先给这个男人解穴吧!”张万年自从那天从深感码头回来之后,就对刘恋和马兰花客客气气的,从来都不敢大声的和她们说话,生怕一不小心,她们不高兴,在那个煞星的耳边吹吹枕边风,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乌纱帽就不翼而飞了,甚至连头也没有了!见刘恋还对那天自己听了那个李忠魂的话而哈人灭口耿耿于怀,不禁打着哈哈说道。

“快点啊,你们找个警棍过来,通他的!”刘恋不再看张万年,转头对这那些好奇的警员说道。

“呵呵,来了来了,刘处,通哪里啊?”一个队员拿着警棍跑了过来,对这刘恋问道。

“废话,当然是了!难道还是你的嘴巴啊,少废话!快点!”刘恋不耐烦的对这那个警员说道。

“啊,这不好吧,就在这里啊?”那个警员尴尬的看着刘恋,又看了一拳还有其他一些好奇的围过来的女警员对这刘恋白了一眼说道。

“啊,这个,我们离开!”刘恋这才发觉自己这里还有不少女警员,不禁尴尬的看了一眼那个警员,一挥手在着那群八卦女离开了现场。
TOP Posted: 2017-08-22 21:17 | 回97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8-23 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