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阿兵哥艳遇录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阿兵哥艳遇录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一飞翀天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8
威望:4 點
金錢:3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2-23

没了?还会更新不?
TOP Posted: 2017-08-05 12:51 | 回12樓
重返七十岁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20
威望:73 點
金錢: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2-26

1024
TOP Posted: 2017-08-05 12:56 | 回13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292
威望:887 點
金錢:12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第三章 和警花一起上班

  湘江路派出所通知的面试日子到了。一清早,我就早早的起床,装扮的人模狗样,提早出了门。

  面试的人大约有二十来个,据说,他们只要两个。我斜眼瞄了一下其余的几个,身材不如我高大挺拔,肚子里的机灵劲就不得而知了。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要不是99的美貌,我才不是非常在乎呢。

  说起面试,倒不是很复杂。也就是一个挨一个坐到他们领导面前,提几个简单的时政问题,倒是和我们部队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差不多。回答的还算流利吧,自我感觉还可以。面试结束后,告知等待一下,他们商量一下很快就会有结果。

  跟着其他几个人一起坐在会客室等候。墙上挂着派出所的警务监督岗,上面有姓名,照片,警号等。刚才面试时倒没注意。跑上去一看,246899的玉照就在其中。照片中的她更是英姿飒爽,美丽无比。原来,她叫陈雪。名字也好听,目不转睛得盯着照片看,身后的叫声一点也没听到。

  “喂,叫你呢,你是不是方伟平?”那人拉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转头一看,是一位比陈雪稍大一点的青年警官,小眼睛小脸,长相实在不怎么样。人也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看我入神的看照片,眼里闪过一丝讥讽,嘴上却说:“方伟平,你被录取了,和他一起跟我来一下办公室。”我怎么觉得这小子挺拽的,很象部队上的大刘二?

  其他人都散了回去。我和一个叫李邦的跟在青年警官的身后屁颠屁颠的来到他办公室。

  一看办公室门上所写的,哟嗬,这小子还是副所长。倒真没看出来,不是年纪的问题,而是一种个人感觉,这厮不怎么样。想归想,对他却要恭恭敬敬。

  “两位坐下吧,谈一下具体工作,斜眼看了一下我们两个,”喝了一口茶,“我叫刘明洋,派出所的副所长,分管治安与内务。具体的工作细节,等下叫小陈再跟你们细讲一下。”一听小陈,脑子里就想起99那美丽的身影。嘿嘿,在她手下干活,可以朝朝暮暮了哈。刘明洋下面的话我没有听清,至于工资待遇更是抛在脑后,要不是李邦捅了我一下,都不知道刘明洋的话已经讲完了。

  刘明洋似乎觉察到我的分心,干咳了几下,没再说什么,只是狠狠看了我一下。

  结束了谈话,就来到户籍室,户籍室边上就是二代证摄相室,陈雪正在里面和技术人员安装二代证的机器。户籍窗口上还有一位胖胖的女孩,冲我和李邦笑笑,算是打招呼。平时还真不知道,这里的工作比较烦锁,办事的人还真多。

  等技术人员安装好所有的机器,陈雪向我们走过来,“呶,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办公室,从下星期一开始你们正式上班,早上八点,晚上么,看情况吧,局里要求的紧,我们辖区共有三万八千多人,按照所里的计划,每天要求采集300个人像,也就是二代证的拍照工作。”怕我和李邦不太清楚,陈雪讲得很仔细。

  看得出来,陈雪对工作相当负责,动作也相当麻利,日后该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我又走神了,面对美女警花,想不走神也难。

  “明天早上八点,你们准时上班,然后我和你们去市局人像采集培训,为期一个星期。”陈雪说完,郑重的看了我们两眼。“嗯,知道了。”我和李邦连忙回答。

  讲完这些,今天算是结束了,告知可以回家了。看着陈雪离开的背影,我才缓过神来,想到吴骏,顺道上他家去看看,和他讲一下我这边的情况,免得接下来没时间和他瞎晃落埋怨。

  吴骏的家位于白云山庄,是市里有名的“官财村”。山庄别墅里住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吴骏家在山庄算不上高档次,但对于我们这种普通公寓房来讲,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按了下门铃,就有阿姨出来开门。因为常来常往,阿姨对我也熟悉,让我自己到骏子房间。这小子好睡懒觉,都中午时间了还懒在床上。

  一脚踹醒,一见是我,“嗖”的一下爬起来,打着哈欠道:“老班,总算晃悠过来了,都几天没来了。”吴骏一见我就叨叨。

  “切,才两天。我来告诉你,过几天陪不了你疯了,我找了份临时工。”话一讲完,吴骏就上来摸我的额头,又瞪起牛眼,“啥啥啥,打临时工?老班,你这智商打临时工?”

  “我这智商打临时工咋了?不行啊?”我也瞪了他一点。

  “别啊,说好做生意的。打什么临时工啊,真是。”显然吴骏动了真格。

  “知道你小子够义气,可我不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了嘴,“老班,我知道你不想平白无故欠人情。可是,咱是兄弟,你可以写借条啊。”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

  拍拍他的肩,“老方我心里有数的。兄弟,来日方长。”听我这么一说,吴骏哑了声了,从部队到地方,他一直都听我的。

  “那你最近干啥临时工呢?”

  “去派出所打工呢,拍二代证照片。”我照实说。

  “唉,这个老班,”吴骏还是摇了下头,好象他倒挺委屈似的。接下来就跟着他上网游戏,就算糜烂腐败半天吧,玩到中午,自然在他家蹭午饭,到底是有钱人家,中午阿姨就做了六菜一汤,显然知道吴骏要招待我,特意加了两菜,我却对着吴骏说道:“看看,朱门酒肉臭啊。”

  “嘿嘿,爱吃不吃。”说归说,却不断夹菜,我嘴上说着,心里却很受用,两个人边聊边吃,直到碟碗朝天为止,我才大腹翩翩闪人回家。

  第二天,该和陈雪一起去局里培训了,我特意早到。一来部队的作风,二来算是给她点好印象。拍照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在消防队的时候电脑的操作本来很在行,所以更是得心应手。

  陈雪倒是比我认真的多。上面讲解的时候,她老是在笔记本上记呀划呀,不象我东张西望。偶尔回过头,总是瞪我一下,以示警告。看着她的侧影,我老是想唱那首老狼的《同桌的你》。陈雪年龄和我一样大,要是读书时和我就在一起,嘿嘿,我就……又海阔天空起来。

  培训采集人像工作挺顺利,最后两天,我们都通过了理论考试与实际操作考试。别看我平时上课时掉儿郎当,考试时却一点也不含糊,轻松拿下两个一百分,陈雪自然也是,李邦稍差一点,但湘江路派出所总体成绩在派出所之中名列前茅,陈雪总算舒了一口气,回所也有个很好的交待。

  陈雪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露脸,结束培训时竟握了一下我的手,冲我笑了一下。我当时那个激动啊,都想有抱她的冲动。陈雪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小脸憋得通红。李邦也边上坏坏的笑。

  一个星期时间,我们三个就熟悉起来,在我的带动下,陈雪也时常和我们开开玩笑,笑的时候,脸上总是两个甜甜的酒窝,倒是和李懿星一样俏皮。这小妮子其实是装老成,实际上挺单纯的。毕竟才毕业二个多月,能老成到哪里去?

  第四章 苦恼的工作

  第一天上班工作,我特意提早半个小时来到派出所。陈雪也提早了半个小时到户籍室,见了我,会心的一笑。没想到她的笑容那么灿烂,我倒是红了下脸。靠,又红脸。

  八点钟不到一点,来拍照的人就多起来。我和陈雪到了各自的岗位。到了十点左右,人一下子猛增到四五百人,整个摄相室、户籍室人满为患,就连派出所的大厅里都人头撺动,黑压压的一片。唉,中国就是人多,我瞎想着,就算我和李邦一刻不停的拍,人还是越聚越多。

  也许是没料到第一天就会有这么多人,刘明洋过来巡视一番后,将陈雪叫了出去。

  “看来那个刘所又要训话了。”窗口负责接待的协管员王霞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哦?他常要训话?”我边拍边小声的问道。

  “算是吧,心情不好的时候常常训话,很鸡婆的。”

  “小心让他听见了。哪里都一样。”我对王霞安慰道。窗口这个王霞挺有意思的,都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

  不一会,陈雪就回来了,穿过人群来到我身边,轻声道:“今天加班,来一个拍一个。”“嗯,放心,绝对服从领导安排。”我胸脯一拍。她又冲我笑了笑。

  拍完最后一张照片,快十点了。说真的,屁股坐得生疼。但一看到陈雪的脸,就不觉得什么了。李邦有点不乐意,小声对我嘀咕着,“这派出所里怎么说加班就加班啊,也没个准话。”

  “不是人多吗?算了。”我倒不愿计较那么多。

  陈雪许是看到了李邦的不乐意,过来说,“不好意思,估计不足。我怕没人来,在计划上多通知了二百个。真的不好意思了。”脸蛋也微微红了一下。

  “没事,真没事,你不也为了工作嘛。”看她一脸的内疚,我有点不忍了。李邦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倒是王霞开了口,“好了,该回家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几天下来,都是人满为患,不停的拍,也要到十一点钟才能下班。我平日里是最怕唐僧的,这几日倒好,一直坐在熙熙攘攘的人堆里。

  陈雪本来可以准时下班的,但她看见人多,总是自愿留下来加班。看她忙进忙出,我真有点过意不去。这哪是警花该干的啊?

  李邦却颇有微词,说等到发工资就不想干了,政府机构说话不算话,白加班不加工资。

  吴骏那边也对我有意见,约了几次不见我人,索性跑到派出所来找我。一进门,见我拍得热火朝天,冲我嚷开了,“老班,你脑子里贯水了?这也干?”

  “这不是人干的?”我冲他翻了翻白眼。“可是,你,这不是长久之计。”骏子顿了一下,又嚷道。

  陈雪听到嚷声,跑过来问,“方伟平,怎么啦?”盯着吴骏看了几眼。

  “没事,我哥们。”我哼哼道。

  吴骏一见陈雪,眯了眯眼,盯着她看了个饱,贼笑的俯下身凑到我耳边道:“老班,不会就是这个原因吗?”

  “混蛋。”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若无其事道:“瞎说啥呢,别坏我名声。”吴骏似乎有意跟我过不去,依旧傻笑道:“老班,在部队里就知道你喜欢这种类型,她是你的梦中情人吧?”我差点晕过去。

  陈雪看着吴骏对我挤眉弄眼,觉察出不是什么好话,红着脸转身就出去了。

  正要打发骏子回去,刘明洋踱步走了进来。冷冷的环顾了一下人群,走到我身边,“抓紧时间了,争取今天达到四百个。”一副官腔。对于他的面具姿态,这段时间习惯成自然了。

  刘明洋转身就要走,忽然看见站在我旁边的吴骏,愣了一下,变脸似的眯着小眼道:“骏公子大驾光临,今天,是来拍二代证?”吴骏看了刘明洋一眼,询问的眼光看着我,应声道:“我来看个朋友。你是?”

  不等我开口,刘明洋笑道:“我是小刘啊,我舅舅和你父亲是老朋友了。来,到我办公室里去坐一会。”说着拍着吴骏肩膀就走。

  “老班,等下我再来。”吴骏回头对我嚷。不等我回答,刘明洋拉着他上了楼。

  李邦看着刘明洋的背影,撇嘴道,“马屁精。”派出所里,刘明洋的口碑不怎么样。总觉得他有点欺下媚上,真正的业务搞得好不好,我们也不能作评价。对于这一点,我倒无所谓,反正和我不搭介。但,刘明洋看陈雪的眼神我受不了。几次撞见他看陈雪的眼神,邪乎的很,令我很不舒服。

  吴骏被拉到他办公室足足一个小时。等我拍好几十张照,骏子屁颠屁颠又跑回到我身边。“那小子挺掐媚的,受不了。”吴骏做出一副夸张样,搞得我一身鸡皮瘩疙。

  “刘明洋那小子当了几年兵,竟混了个副所长?”吴骏道,“看来他舅徐百川挺会倒腾。”

  “徐百川是谁?”我一头雾水。

  “以前跟我家老爷子挺熟的,公安局第四副局长吧。”原来如此。他这种作风也就顺理成章了。

  骏子看我实在抽不开身,瞎扯了一通,就天南海北去了,临走时,丢下一句,“给你三个月时间滚出来。”我朝他耸耸肩。

  说话声音很大,想必是陈雪听到了,跑过来,诧异的问:“你朋友叫你辞职?”在我看来,忽闪的大眼睛足可以勾掉我的魂。该死,接触时间久,对她的好感就与日俱增。

  狡猾的回答:“不是。不会虎头蛇尾的。放心好了。”我知道她不想我走是因为怕一时没人接替拍照工作。这工作看似简单,实际挺枯燥烦人。

  手里不停的工作,但周围等拍照的群众却不这么想,虎视眈眈,更有人骂骂咧咧,不愿等太长时间。

  陈雪动了动小嘴唇,想说什么,看到边上人太多,终于没有开口,走了出去。

  一个泼辣的声音从户籍室窗口那边传了过来。这声音好象很耳熟,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是谁。接着传来陈雪的解释声,听不清在讲什么。

  哪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听声音还很年轻。窗口上的事情有时很复杂,容易引起纠纷,我怕陈雪吃了亏。刘明洋这人最怕有人投诉,也不问事情子丑寅卯。陈雪老受夹板气。

  交待李邦顶一阵,我窜岗来到户籍室接待窗口。一张明艳的娇颜在我面前晃动,小嘴里叽叽歪歪说着一连串的话。“是你?”原来是迪厅认识的那个小野猫。我还没说完,她愣了一下,两眼放射出快乐兴奋的神采:“是你?”异口同声的问话惹得陈雪一脸诧异。我一下子红了脸,讷讷的站着。

  第五章 意外解围

  李懿星看见我这副腔调,笑得前俯后仰。妈的,有那么夸张吗?不就是红了红脸吗?也不知怎么搞得,这阵子在美女面前,老是犯红脸病,快赶上关公他弟弟了。

  李懿星顿住笑,问道:“你在这里上班吗?”

  “嗯,是的。你来这里是?”我问道。

  “本来是去办出入境签证的,但出入境管理那边要求先拍二代证的数码照。就赶过来了,时间紧,没想到这里拍照的人特多。也不让插个队。”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事情的来脉去脉。

  “真不是她办事古板,等候在边上的群众多,开不了口。”我看了陈雪一眼,圆场道。

  “那我怎么办?那边还急等着。”看到我为陈雪解释,李懿星有点不依不饶。沉默了一会儿,李懿星道:“那要我等多久?是不是要我爸和黄振杰说一下?”眼睛却盯着李雪。

  不会吧,这么小的事也要和头头讲。黄振杰是湘江路派出所的所长,平时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我心里嘀咕,有钱人家的妹妹就是泼辣。

  陈雪这时有点犯了难,看看外面等候的群众,估计要一百五十个,眼睛都盯着这里,冷不防开个后来先拍的后门,不引起公愤才怪。陈雪看到李懿星和我讲话的态度,象是很熟,于是求助的眼光看着我。

  是表现的时候了。本来就是芝麻绿豆大的事。

  我冲李懿星干笑了几下,说:“小丫头,等一等,好吗?算是体谅我这个劳苦大众,我那边拍照可忙不过来哟。早上到现在还没停过呢。”

  李懿星一听我这话,呵呵一乐,“我才不是小丫头呢,原来你在这里拍照啊,真看不出来,好吧,我到那边看看再说。”跟着我就往摄相室走,很明显不再那么坚持,这妮子心情变化得贼快。

  走进摄相室,里面黑压压的一片。我回过头,振振有词对她说,“没有骗你吧,有些人早上就来排队的。”

  冲我眨了下眼,李懿星嘻嘻一笑,“那你不忙死?要不,我打电话给老爸,叫他等一下?”

  嘿嘿,这小妮子心思活络咯。

  我朝她点点头,李懿星走出摄相室找了一个较清静的地方打电话,大概十分钟,李懿星又走了进来,一看她一脸的笑意,就知道大概和她爸沟通成了。“迂头,今天看你这么忙,我就先不拍照了,改天一早就来排队。”看来他爸对她言听计从。

  我知道有点假惺惺,但嘴上还是说:“今天实在不好意思,不会影响你办出入境签证吧?”

  “哟,迂头,没事,过两天再办也行。”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李懿星一边说,一边站在我边上目不转睛盯着我工作。被她看得不好意思,我说:“要不,改天和你联系?谢谢你今天的大度。”

  朝我做了个鬼脸,李懿星道,“好啊,一比一,我们谁也不欠谁,不过,改天你得请我吃饭。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这个小丫头,好象就等着我这句话,一副吃定我的样子。互换了电话号码,李懿星哼着小歌和我道别,临走时又朝我扮了一个鬼脸。

  看着她的背影,我有点发呆。这个小野猫还是挺善解人意的,就是辣了一点点。

  陈雪却在这时走了进来。看见我愣愣的眼神,撇了一下嘴,我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看来陈雪对我有些好感。“你本事真大,看来她很听你的话。”陈雪嘴上却说得轻描淡写。

  “是啊,她很听话。”我故意说道。陈雪一听这话,竟皱了一下眉。那样子很女人味,我不由得看呆了。要不是边上有人,真想冲上去亲她一口。嘴上却打趣道:“怎么,你吃醋了?”

  “神经!”陈雪白了我一眼,脸上飞起朵朵红晕。不再跟我说话,转身出了门。

  直到下班,一直忙得一塌糊涂。心里不禁担心起陈雪,天天跟着我们加班,不累坏了?可她却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天天留下来帮忙。

  无柰之下,我只能下班后抽空去了趟超市,买了些面包、牛奶、话梅等女孩子喜欢的食物,放在王霞那里,让她假装是她买的,加班时拿出来给陈雪补充体力。

  对于这种小事,王霞是乐意的,并朝我暧昧的笑笑,大有拿我寻开心的意思。管它呢,只要陈雪好就行。

  几天后,李懿星主动打了我电话:“喂,方伟平吗?”接起电话我怔了一下。说真的,小野猫的电话号码我压根没记住。

  “我是,你是哪位?”我迷糊得问。

  “哟哟哟,你个臭小子,得了健忘症吧?”电话那边大有狂风大雨来临的气势。哎哟,忘了谁也不能忘了这个小祖宗,自惹麻烦。

  “哦,刚才边上吵闹没听清,李大小姐,对不起啊。你咋知道我叫方伟平呢?”这问题虽然较犯傻,我还是问了,这小祖宗,只能跟她瞎扯。

  电话那头明显多云转晴,得意的回答道:“我是谁啊,我想知道的人没有查不出来的。”

  “看来李大小姐是军统出身吧。”我回敬道。

  “晚上几点下班,来天上人间吧?”娇娇的问道。

  “嗯,今天看样子九点可以结束。那到时候见吧。”陈雪进来,我正好挂断电话。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女人的心思复杂着呢。

  “约会吗?”陈雪问道,可能是她听了什么。

  “不,不是,是吴骏找我。”不知为什么,对她撒了一个谎。

  陈雪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刚才说话时有点紧张。”查了一下拍照的数据,就没再和我说话。

  警察就是敏感,女警察是敏感加敏感,心里想。但看着她默不作声的表情,我心里却有一丝内疚感。

  还算顺利,九点之前终于结束了工作。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想快速赶到天上人间。一来怕小野猫又找什么托词,另一个原因是部队里养成了准点准时的习惯。

  陈雪看见我急着走,欲言又止。

  “我,我的确有个约会。”我实在不知为何自己推翻了刚才的谎言,竟要对她解释清楚,对她说道:“是那个李懿星找我,那天答应请她吃饭算作补偿的。”

  陈雪听着我的话,却没抬头看我,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这动作算不算是认真听话的一种方式?我分析不出,对着她,我觉得有时自己特白痴。

  半晌,她低低的说道:“谢谢。”

  “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不喜欢撒谎的人。”声音小的象蚊子,头却更低了。

  我心跳的厉害起来,这妮子真得对我有了好感吧?一时之间,我竟有点摸不着北了。

  “快去吧。”她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那你回家小心点。”我叮嘱道。其实每天下班我都远远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安全回家才独自回家。一个女警大概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我却喜欢做这事。至于她知不知道,我就不晓得了。其实她知道不知道对我来讲,也无所谓。

  一路上迷迷糊糊。掐了几下自己的胳膊,才清醒了一点。
TOP Posted: 2017-08-05 13:52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10-24 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