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大亨(01-50未完)作者:明王心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大亨(01-50未完)作者:明王心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吟游天下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21
威望:82 點
金錢:17 USD
貢獻:174 點
註冊:2012-04-01

这个1-40是让人自己去找的是吗?
TOP Posted: 2017-08-05 08:58 | 回9樓
山人柏拉图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844
威望:172 點
金錢:764 USD
貢獻:32958 點
註冊:2015-07-30

            第二章聚会偷吃生是非

  满足后的刘可很快就睡熟了,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扳开她搂着我脖子的手,
我下了床,来到楼下的大厅里,狼藉的客厅已经没有人了,刀子和榔头和那两个
妞都不见踪影,强子应该回房睡了,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四点了。我穿上刚才激情
中丢在地上的长裤,也没穿衣服,光着膀子坐在地毯上一个人喝着酒。

  「好好的刘大美人儿不去抱,怎么一个人下来喝闷酒」身后传来一个嗲嗲地
声音,不用回头我也能听出是文馨。

  「睡不着拉……你呢?怎么也不睡觉?」我一抬头,鼻血差点没喷出来,文
馨这骚货居然只穿着一件薄薄地吊带睡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很轻易就看到了她
那饱满的乳峰和下面神秘的黑森林。

  文馨对我的注视没有生气也没有一丝要掩盖的意思,款款地走到我身边坐了
下来,拿起我喝过的酒就灌了起来。

  「喂,大美女,这是我的酒……」

  「小样儿,自己再开一瓶……」文馨丢了我一个白眼球。

  我无言地只好再开了一瓶,「怎么不睡觉啊?抹布呢?」

  「你们刚才弄地那么响,杀猪似的,我怎么睡地着。马希睡地跟猪一样,讨
厌死了……」文馨不悦地说。

  「哈哈……看来是抹布没把你喂饱,哈哈……你不会是下来偷吃的吧?」我
大笑着。

  「是又怎么样?你来喂饱我么?」文馨居然大胆地跨坐到我腿上,眼睛就这
么水汪汪地望着我。

  完蛋了,大条了。我就顺口一说,我可不想马希找我玩命,赶忙回道「别…
…我可不敢,你可是我兄弟的马子。」

  「那你那天还敢把我往外面带?」

  「那天?那天我不是还没认识抹布么……再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巴
就被文馨的嘴封住了。理智是最容易丧失的东西,在欲望面前是脆弱的。

  我的坚持没能坚持多久,肉棒就进入了朋友马子的体内。完全进入的一刹那
我彻底迷失在了她那极度湿滑而温热紧凑的消魂洞,开始全力地冲刺。文馨虽然
很热情,但还是不敢大声叫,嘴巴里只传出沉闷的哼声。

  「我们去车库吧,被人看见就不好了。」我一边亲着文馨的脖子,一边在她
耳边小声道。我们的关系是不能暴光的,马希对这马子还是比较在乎的,交往快
1年了,虽然平时他也背着文馨偷吃,但从没有过换马子的打算。在大厅里干着,
但我还是比较担心让人看见,有些提心吊胆的。

  「恩……好……啊……」文馨小声回答着,直到我离开她身体才慢慢起身拉
了下身上缩成一团的睡裙。

  出了大厅门,绕过房子就是车库大门,加上天很黑,但这一段路还是走地我
提心吊胆,拉着文馨的手都有点出汗。好不容易进了车库我才松了一口气。

  「呵呵……没想到你胆子那么小……」文馨靠在我的车前盖上娇笑着,样子
风骚而妩媚。

  「靠……你还笑……勾引二嫂,罪很大的……在古代要浸猪笼的。」我没好
气地回答。

  「哈……那你还敢上我。刚才有人好象已经做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了哦」文
馨见我回答的夸张。

  「哼……刚才是你勾引我的好不好?不过嘛……现在呢……」我装出一副色
狼的模样走到她跟前,分开她的双腿,站在她面前,双手撑在她身子两边,搭起
了帐篷的下体就这么隔着裤子顶在她泛着淫光的私处。

  「现在怎样?人家好害怕哦……你别过来啊……不要……呜……」她的话还
没说完就被我封住了嘴巴。

  文馨装模作样地推了我就下,就转作双手勾住我脖子,热情无比地回应起来,
舌头拼命地和我纠缠。我也老不客气地一双手在她那对34D的爆乳上肆虐,薄
薄的睡裙一点都没影响到手感,柔软而弹性十足。

  一阵热吻后,文馨刚才做了一半积压的欲望再度燃烧,下体直往上挺,后来
才发现我的裤子前面一片白色的干涸污渍。

  「给我……耗子……痒死了,进来。」文馨终于忍不住,开始求我操她。

  其实我也有点忍不住了,二话没说,解开皮带,裤子腿到脚下,操起她两条
腿就插了进去。

  「啊……好棒啊……好大……顶到了。恩……操我……对……啊……真棒…
…死耗子……啊……」没了顾忌的文馨开始浪叫起来。

  「干……怎么象十年没挨操的怨妇啊……刚才抹布没滋润你啊?」我一边说
一边挺送着。

  「啊……别提他,恩……啊……哦。哦……喝那么多酒,啊……插没几下就
软了,哦……对……用力,然后让我吹,好不容易吹硬起来了,结果TMD就射
我嘴里了……啊……好棒……然后就睡地跟猪一样。」文馨夹杂着呻吟的回答令
人很亢奋。

  「哈哈哈……那家伙,不是吧……平时把马子没见他那么没用啊……」我大
笑着。

  「恩?你说什么?」文馨突然停止了叫声,撑起上半身望着我。

  要糟……得意之下,我居然说漏嘴了。

  「啊?……呵呵……没什么拉」我装作无辜地样子。

  「你们好啊……好个死马希,居然背着我乱来……看我不收拾他」文馨有点
咬牙切齿。

  为了分开她的注意力,我只有拼命地干她,果然没几下她就好象忘记了这事,
更加投入地叫了起来。

  「啊……老公……好棒……比马希厉害多了,。啊……哦哦……」文馨的叫
床很豪放,感觉上来了,逮着谁就喊老公。想起他老公是自己的好兄弟,我听了
还真有一丝对抹布的愧疚。不过都这样了,现在就是再愧疚老子也顾不上了。

  「老公,嗷……好老公,用力,快……快……操快点,啊……用力的……舒
服,好舒服……老公加油……啊……」文馨大张着嘴,高声叫喊着。

  「小骚货……你老公可是我兄弟啊……别乱叫……我是你二叔,金莲妹妹。
哇哈哈……」看她那一脸骚浪的表情,我戏虐地笑着说。

  「哦……你是我老公……啊……老公。老公……我就叫怎么样……啊……啊
……哦……恩……舒服……好老公,你真的太棒了……加油啊……哦……用力操,
别停……别说话……呀……我就要来了……给我,给我……给我高潮……啊……
呀。呀……呀呀……」文馨一脸淫荡地笑着,小嘴微张着发出阵阵淫声浪语。

  「骚货……我今天就替我好兄弟满足你……老子非要操烂你的逼不可……」
我趴在她身上,双手反扣着她的双肩,胸膛在她那对饱满的肉球上紧贴地摩擦着,
下身拼命地撞击着她爱液横流的下体,她那淫荡的汁液感觉流地就没个停的时候,
估计明天不用洗车了。

  「来啊,来替你好兄弟满足他女朋友……嗷……操死我……用你的大鸡巴操
烂我……嗷……操烂我的骚逼……骚逼里面好痒……用力操我……呀……啊……」
性格火辣的文馨此刻早把马希丢到脑外去了。

  也许是偷情的刺激,或者场地的问题,我今天居然状态特别好,整整干了她
进半小时才在她的淫穴深处射了精。

  事后我们在车里抽着烟,文馨一脸满足地靠在我怀里,告诉我刚才她很舒服,
高潮了两次。我问她射在里面没关系吧?她说没事,是安全期,她喜欢精液射到
里面的感觉,很舒服。

  我问了她为什么会下来?她的回答让我意外,她说听见刘可的叫床声让她有
点冲动,最主要的还是嫉妒,她说她喜欢我,知道我在和她朋友作爱,心里很吃
味,所以听到我开门下楼的声音就下来了。

  休息了一阵后,时间已经快5点了,我怕马希醒来,就提议回去。文馨显得
有点不舍,扑过来吻我。我说别这样,以后多的是机会,不过不能让马希知道,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不想他伤心。文馨还是比较明白事理的,虽然缠了我
好一会儿,还是乖乖地和我回了别墅,到了房间门口,我们吻了大概有5分钟才
各自回了房。

  刘可那小妮子也许真的累了,趴在被子上睡地正香,说实话,她的身材真的
很好,肤色也很好,白皙而光滑,要不是她给我的感觉是个很拜金女的话,我可
能会考虑让她作我的长期固定炮友,但是可惜了,只能是一夜或者多夜,不可能
是那种关系,我对女朋友的要求是很的,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是王老五。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具体要找什么样的?也许……张小佳。不知道为什么我脑
子里闪现出了张小佳的容颜,那个很容易害羞,很青春可爱,文静的女孩子。

  胡思乱想间,我关上了房门。「嘭……」声音有点大,刘可也被吵醒了。

  「楚浩……你去哪了?」刘可迷糊地问,显然没睡醒。

  「哦……去了趟厕所,睡吧。」我被问地有点不自在,整理了下心情,脱了
裤子上了床,在床外边躺了下来。

  刘可往里面让了点,等我躺下后就半趴在我身上:「我要抱着你睡……」说
着一条腿还搭在了我身上。我笑着我一条胳膊枕到了她头下,手搭在她背上拍了
拍「睡吧……很晚了」

  「恩……晚安……」刘可在我脸上啄了一下就乖乖睡下了。但我却一点睡意
都没有,见鬼了……心里很乱,一会儿是文馨,一会儿是张小佳,一会儿又闪现
出马希的面孔,不知不觉间手臂麻了,从刘可脖子下抽出,点上了根烟。

  「老婆,乖拉……来嘛……」隔壁隐约传来马希的声音。

  「不要啊……我很累,要睡觉了。」文馨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人家才洗澡,
别闹……」

  「但我现在很想啊,好老婆……」马希哀求着。

  「不要拉……你怎么回事,睡饱了就来吵人家……哎呀……不要拉……你再
这样……我去别的房间睡……」文馨好象有点生气了。

  接下来的话有点听不清楚了,好象有点小争执,然后听到了隔壁关门的声音,
看来文馨真的去别的房间睡了,心里有点对马希的愧疚。

  「啊……」文馨的叫声,好象出事了……不对,难道是张小佳出事了?因为
这里也就她的房间睡了女生,文馨就是要拼床也只能去她那间。

  我赶紧穿上衣服,刚一出门,马希也出来了。

  「怎么会事?」我们互相望着,问出了同样的话。

  「不知道哦……我好象听到文馨在叫」我有点紧张。

  「她说去那个佳儿的房间拼床,不知道出什么事,去看看……」马希说着朝
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我也跟了上去。

  还没到门口,文馨就急匆匆打开门跑了出来,见我们走来,对我们喊:「快
……佳儿出事了……」

  我一听急了,快步跑了过去,房门开着,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只见佳儿
衣裙凌乱地躺在床上,一条腿搭在床边,洁白的大腿上满是鲜血,裙子上和床单
上也都是血。我跑到近前发现她的嘴角上有白沫,这时文馨和马希也进来了。

  我探了下她的呼吸,还有……但很微弱,因该是昏迷了。

  「文馨,你们抬她下来,我去开车,送她去医院……」我的心很痛,虽然她
不是我什么人,但真的很痛。

  不一会儿,强子就抱着佳儿下来了,后面跟着文馨和其他人,看来他们也被
吵醒了。后来是我和文馨送她去了医院。

  强子他们在后面跟了来,他们来的时候佳儿还没从手术室出来,强子打电话
给了佳儿的姐姐,听说是个交警,而且她家里好象很有势力,万一佳儿出了什么
问题就麻烦大了。

  「佳儿在哪?」正在大伙心乱如麻的时候,一个27、8岁的女警跑来了,
有点眼熟,表情很着急,一头乌黑的头发整齐地往后扎了个马尾,眉目中与佳儿
有几分相似,不多多了几分英气,算是个大美女。

  「小云姐,佳儿还没出来……」强子好象和她很熟。

  「到底怎么会事?」在那个叫小云的女警的追问下,强子说了是文馨先发现
的,于是文馨就简略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当然把我们偷情的一段省略了。

  「是你送佳儿来的?」张小云盯着我问。

  「是……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下突然就结巴了。

  「外面那辆GT是不是你的?」她一副警察审犯人的表情。

  「是的。」

  「你麻烦了……今天你超速了……这件事打后说,佳儿没事就好,有事的话
不会放过你的」我听了很郁闷,原来追我那女交警就是她,世界真小,北京更小
……转念一想:不对啊,这事和我超速有什么关系,这事又不是我做的……但看
她那副样子,好象认定了是我干的。

  这时,医生出来了。张小云急忙跑过去,医生在确认是病人的家属后把她叫
到了一边说着什么。只见她当时就发狂了,然后就见她拿出电话。没多久,来了
十来个警察,带队的是个局长,张小云喊他叔叔,一脸的焦急,怒气汹汹地叫人
把我们都带到了警察局。

  难道……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事情大了。

  经过问话,才了解到,佳儿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服食了过量的毒品「摇
头丸」出现了休克,还有就是有被强暴迹象。我知道光这两条我们的麻烦也不小
了。果然,我们当晚就被扣下了,这样审着。后来听说佳儿醒了,但不知道是谁
强暴了她,警察问了当晚的经过,做了笔录。第二天,家里人把我们带了出去,
带我回家的是我哥,被老头子一顿大骂不提,其实佳儿出事对我的打击也很大的,
我也就没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第三天晚上,我和强子他们在一起谈着那天
的事,接到了我哥的电话。

  「啊浩……刚才警察来家抓你了……」哥哥显得很着急。

  「为什么?又没我什么事。」我气愤地说。

  「我问了,当天你们一起的是不是有个叫刘可的女孩子,她指证你那天晚上
离开过,有作案的机会……」哥哥大叫着。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

  「别说那么多,快躲起来……」哥哥说着就和电话那边吵了起来,听声音是
我爸,然后也不等我说话,电话就挂掉了。

  「什么事?耗子。」强子几个着急地问我。

  「佳儿那件事,不知道什么原因,刘可指正是我做的……警察在抓我。」我
郁闷地想骂人。

  「操……那婊子。文馨你问问到底怎么回事?」马希气愤地说。

  文馨望了我一眼:「怎么这样,那晚你根本不可能。」她话说到一半就被我
用眼神制止了,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那晚我和文馨在一起,这样不止伤害了文馨,
同样也伤害了我和马希的兄弟情谊。文馨也及时反应过来,拿起电话打给刘可。

  只听她一个劲问为什么?然后就是骂人。要她去警察局说清楚。最后还是挂
了电话。询问之后才知道,是榔头那杂种给了她钱,然后威胁她要她指正是我,
因为我确实也出过房间门,刘可也确实不知道我出去了多久。很明显那事是榔头
做的,但那家伙的老头子好象是个什么局长,自己又和黑道势力有瓜葛,然后就
想出了这么个栽赃的办法。

  本来文馨想去给我作证,我也给我哥哥打了电话,把事情说了。我想事情还
有转机。但世界上有些事并不是那么有道理的,第二天我哥就找到我,把我装进
了一辆家里一辆送丝绸的货车车厢里。

  「啊浩……这回麻烦了,摆不平了,警察已经认定是你了,我还听说道上也
有人在找你,走吧,躲段时间,这里是几件衣服,还有吃的和钱,这辆车会送你
去天津,那里我已经叫人买好了去湖南的火车票,湘西你去过,龙哥在那很罩地
住,你去那我放心,记住别再惹事了,一个人在外要注意些,别和条子多打交道。
我想过段时间这事情就平息了,到时候再回来。老头子很生气,你自己小心点啊。」
大哥一脸的关切,让我心里一阵阵暖。

  我含着泪进了车厢,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榔头的老子是张小佳
姐姐的上级,听说两人关系还不一般,为了平息她老子的怒火,我这个她看着就
不爽的小子,就莫名其妙地被定罪了。这么的,糊里糊涂我居然成了潜逃犯,娘
的真应了那句老话了「贫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啊」。

  车厢里堆放着丝绸,很闷也很热,车子开动了,没多长时间我就已经满身汗
水了,一路到天津也算太平,没遇到检查,更没有电视里放的那样严格盘查,但
我还是不敢出来,哪怕再热,热地要昏过去。

  货车到了天津后直接进了家族的一家制衣厂,这厂一直是大哥在负责的,接
我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子,我认识,是这的一主管,姓邱。老邱把我从丝绸堆
里翻出来时,我已经快中暑了,这罪遭的……我提议要洗个澡,老邱说来不及了,
得马上赶去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时,那班车已经开始剪票,人特别多,混在拥挤的人群中,我很
顺利就上了车,票是无坐的,卧铺不安全,要查身份证,估计我这会儿已经上名
单了,要是被查到,在这火车上跑都没地方跑。硬座车厢比较混杂不容易被发现,
但是硬座票早在几天前就没了,只有无座。无座就无座吧,心想,总比那货车厢
要强。

  说不得无形中命运之手安排着一切,想我楚浩从北京展转逃到天津,结果还
是上了北京去怀化的车,想到这我也只有无声地叹息了!
------------------------
2
TOP Posted: 2017-08-05 09:24 | 回10樓
山人柏拉图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844
威望:172 點
金錢:764 USD
貢獻:32958 點
註冊:2015-07-30

            第三章狼狈逃亡投他乡

  「砰……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思绪中惊醒,长时间霸占着厕
所,应该是有人等急了。

  整理了下头发,也整理了下心绪,我走出了厕所……门外站着的是我对面的
美女,一脸的微怒,看来真的等急了。我冲她抱歉地一笑,她没理我,我们错身
而过的一刹那,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清香,浓郁而清雅,狠狠地刺激了一下
我的嗅觉神经,不由地深吸了两口。

  回到车厢时,先前我坐的地方已经被人占了,坐那的是个瘦高个男孩子,大
概二十来岁,应该是放假的学生,但那一头的黄毛和一脸的痞气是和学生搭不上
边的,倒象是一个街头的小流氓。我不想惹事(其实也是坐久了,不想坐了)于
是就在他边上靠车厢站着。

  「干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令我有些吃惊。

  低下头一看,那黄毛正一脸怒容地望着我,我不解「怎么了?哥们儿……」

  「你的包碰到我头了」那家伙说话的语气很不友善。

  「哦……不好意思。」我没理他,道了歉把包换了肩,也没再注意他。但怎
么觉得浑身不自在,向被什么盯上了一样,低头一看。嘿……丫的,那小子居然
还在那瞪着我。

  「看什么?还有事?」我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那小子很不服气地站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小会儿,我的身高才1米75,
不算高,比他低了不少,但我因经常锻炼,身体还是比较结实的,再加上这一路
的折腾,让人看着身上有一骨子骠悍(本来我也是个爱惹事的主)。那小子气势
弱了,没敢说什么,见边上有个位子就坐下了(刚去厕所那女孩的位子),见他
服软了,我也就没纠缠了,也没说狠话,故意去刺激他,我真的不想惹事了,事
情已经够多了。

  「麻烦你让下,这是我的座位」那女孩子回来了,刚才没发现,这妮子格子
挺高的,快和我等高了,当然脚下的那双银色高跟凉鞋也高地有点吓人。

  「怎么着?什么就成了你的座位了,你不坐还不许别人坐啊?这位子你买的
呢?还是火车是你家开的啊?」那小子一脸不屑,一脸混混样地看着她。

  「我有票,这位子是我坐的,请你让开……」妮子也不好惹,声音不大,但
火药味十足。

  「今天这位子,我就是不让了,你能怎么滴?」那小子一副欠揍的样子。

  「请你让开,不然我叫乘警了……」妮子好象有点气急败坏了。

  「好啊……叫啊……」那小子一脸不在乎,眼神还很不老实地盯着人家的胸
瞧。

  那女孩望了下车厢,见过道上或坐或站挤满了人,犹豫许久还是打消了去叫
乘警的想法。望着坐在自己位子上的痞子有点无奈。

  那小子见她示弱了,更加地得意了,上下打量着她。

  「身材很正点啊……大哥我心好,给你挪点地儿,坐吧……」说着也不顾里
面座位的那个人,硬是往里挤了挤,让出了外面大约二十公分一块座位。

  「你……你流氓。」妮子气地直跺脚。

  「给你挪位子,还叫我流氓,我是摸你胸了,还是摸你腿了啊?哈哈……」
那小子叫嚣着环顾着四周。边上的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但没有一个站出来的,
被他一看都乖乖地把头转向了一边。

  他很得意,脸上笑容更盛,但当望到我这里,见我一脸玩味地看着他时,这
小子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一声,把头转向了窗外。

  差不多了……虽然我不想惹事。

  「小姐,你的车票呢?」我轻拍了下面前背对着我的那女孩,她回过身,不
解地看着我,眼睛里已经有点水气了,没有了刚才那高傲的神情,这样的她招人
疼多了。

  「票给我。我来处理吧。」我微笑着伸出手。

  女孩犹豫着把票交到了我手上,她的手很纤细,也很白,十指修长,很漂亮
的手。

  我接过票,看了下,没错。6号车厢5号座位,北京到吉首,居然和我一个
目的地。

  「哥们儿……让下,这位子,现在是我的。」我把车票往他面前的桌子上一
拍。刚才的一切他是看见的,但我不在乎,用不容质疑地眼神望着他。

  「你管地太宽了吧……」那小子还是忍不住了,愤怒地站起来。但还没等他
站直,脖子刚到我肩膀时,我出手了,一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手上一用力,那
小子就软了,又坐了下去。伸手来拉我掐着他脖子的手,我没给他反抗的机会,
用力把他按在车座靠背上,那小子拼命挣扎,但没能从我手里挣脱,我见他脸都
涨红了,才松开了手。

  那小子大口的喘着气,半天才回过来,看我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焰,
虽然还有点不甘心,但更多的是恐惧。也许是被我刚才那一手给吓着了,要知道
刚才我那一下是有讲究的,是我爸一当特种兵的朋友教我的,叫擒龙手,如果我
力气再大点能直接捏碎他的喉结。

  「起来吧……还要我请你么?」我温和地对那小子说道。

  那小子好象有点不服气,但还是乖乖站了起来,灰溜溜地跑两节车厢的连接
处去了,不过还是时不时地向我投来怨毒的眼神,我也没怎么在意,没想到这次
没事找事也给我后来带来了些许麻烦。

  「谢谢你……我叫陆小娜,谢谢你帮忙……」那妮子对我充满了感激,没有
了原本的轻蔑和厌恶。

  「没什么……」我刚才出手是见不得那小子欺负一女孩子,但说实话我对她
本人可真不怎么欣赏,就性格而言,所以态度也很冷。不等她说什么就再一次坐
到了一路上坐的地方,缩靠在角落里,闭上了眼睛。

  这人呐,说来也真怪,原本这陆小娜看我是一脸不爽,别说和我说话了,甚
至和她一车厢她都很厌恶,但现在反过来,却一个劲缠我(后来她告诉我,当时
我教训那小流氓时,觉得我好帅,好有男人味,特别是我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
觉得酷极了,我一阵无言)。

  「喂……你别睡啊,陪我说说话好不好,一路都快闷死了……」陆小娜趴在
桌子上,侧头望着我说。

  我本来就没睡,只是不想说话而已,但美女主动找你聊天不搭理也不是我的
风格:「说什么?我想睡觉」

  「呵呵……别睡拉,你都睡了一路了。你身手那么好,当过兵么?」

  「没有。我也就会那么两下子,谈不上身手」

  「不会啊,我看你那一下帅呆了,我还以为你当过兵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
名字呢。我都告诉你我名字了,你不告诉我很不礼貌的啊。」

  「楚浩……」我没有隐瞒「哦……那你是天津人么?」陆小娜别看一路都是
冷冰冰的样子,一旦说起话来,还真是……

  「不是……我北京人。」说到北京我的情绪低落不少,北京……不知道什么
时候才能回去。

  「北京?我见你是天津站上的车,还以为你天津人呢。你这人好奇怪哦……」
突然陆小娜象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地,大叫了一声,边上的乘客都不解地望向她,
害地她窘迫地捂住了嘴。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我发现你这人很奇怪」这回陆小娜说话小声了不少。见我拿不解的眼神望
着她,又继续说:「开始我看你一身邋里邋遢的,一身汗臭,活象个流浪汉,但
我居然发现你一身都是高档货哦……」

  「呵呵……全是假名牌……」我故意忽悠着她。

  「不可能,别骗我了。你怎么会那么狼狈的……」陆小娜显得更加好奇。

  「我在逃难……」我的语气半真半假,接着又来了句:「别问为什么逃难…
…我是坏人,和我说话很危险。」

  「哈哈……你很逗啊。那你能告诉我你是去哪么?」

  「吉首。和你一个目的地」

  我们聊地很投机,陆小娜没有了原本的冷漠,加上健谈,让我对她的印象改
观不少,原来她是北京某大学的大一学生,家就在吉首。她跟我谈了很多湘西的
风土人情,旅游景点,风味小吃等等,她还要去了我的电话。不知不觉列车广播
提示前方就是吉首站了,让旅客收拾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吉首——湘西自治州一个县级市,州政府所在地,民风膘悍,以前是出土匪
的地方,我三年前来过,治安相当差,我还见过当街开枪,这就是我的目的地,
不知道要呆到什么时候,希望很快过去,这只是一次旅行,我对我的未来很迷茫。

  车到站了,我帮陆小娜从车架上取下了她的行李箱,这妮子不知道箱子里装
了什么,很沉,也不知道她怎么放上去的。我帮陆小娜提着行李,并肩出了站,
宛如一对情侣。吉首是个小站,下车的旅客不是很多,但我发现刚才那个黄毛小
子也在人群里,他好象也发现了我们,看我们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怨毒。

  到站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站外已经没有什么行人,车辆都很少。

  「符叔叔……」陆小娜欢快地朝前方不几米外的一中年男子跑去。

  「回来拉,小娜……快回家吧。恩?这位是你朋友么?」,见我拖着旅行箱
跟在后面,那叫符叔的男人拿审视的眼神看了我好一阵。

  「恩……他叫楚浩,车上认识的,车上帮我教训了一坏人。」陆小娜开心地
给我们介绍。

  「哦……谢谢你啊,小伙子。小娜我们回去吧。」符叔没有追问什么,只是
从我手里接过旅行箱,放进了一辆车子的后备箱,车子的牌号让我有些吃惊,政
府牌号,那么陆小娜的身份也就不一般了。

  「楚浩……你有什么打算么?」陆小娜的问话把我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哦……找个地方先住下吧,我这边有朋友,不过很晚了,我不想打扰他们
了。」这么晚我不想去打扰龙哥他了,还是明天去拜访下比较好。

  「那一起上车吧,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算是感谢你一路的照顾。」

  我没有推辞,跟陆小娜上了车,车子开到了州委门口,陆小娜没有进去,而
是把我带到了边上的民族宾馆,这里我来过,上次来就是住的这里,这已经是吉
首最好的宾馆了,一般都只住政府官员。

  宾馆的接待员对陆小娜很客气,没有任何手续地就带我上了楼,很巧的是居
然住的还是我上次住的房间,三年过去了,虽然是同一房间,但里面的陈设早就
换过,豪华了不少。

  陆小娜看时间也不早了,没有继续打扰我,临走前说明天再来找我。

  一路的颠沛流离,我早已经一身疲惫,没有什么客套地送走陆小娜后,我就
把自己丢进了浴缸里,温热的池水泡着很舒服,使我的神经也得到了放松,结果
就这样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身上的皮肤已经浸泡地起皱,
窗外都已经见亮。草草清洗了一下,围着浴巾我就倒在了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
乡。

  几天来都没有好好睡过,这一觉睡地很塌实,完全忘记了时间。

  「啊……」一声尖叫把我从梦中惊醒。睁眼见到的是背对我站着的一个女孩,
从背影我认出是陆小娜,才醒来看到一个女孩子在房间我有点懵。半天反应过来
才发现她为什么会叫了。原来昨晚洗澡后就往床上躺,身上只围了浴巾,睡了一
觉,浴巾已经敞开了,我的下身一览无疑。

  「啊……你怎么进来的?」突发的状况让我也惊吓不小,一咕噜跳下床,围
好了浴巾。然后抓起床头的包,跑进了厕所。

  原来我这一觉,一睡就过了头,现在已经下午4点多了。陆小娜中午给我打
电话,是关机的,来过敲门没人应,想我还在睡觉,就没来打扰,只是叫服务台
见我起来就通知她,谁知道到了4点我还没起来,她就来敲我门,半天没人应,
怕我出事,就叫服务员开了门,接着就发生了这尴尬的一幕。

  洗脸、刷牙、刮胡子、换上了包里的衣服,对着镜子看了下,人精神了不少。
宽大的体恤,凌乱的头发,自我感觉还是比较飘逸洒脱的。走出洗手间时,坐在
房间椅子上看电视的陆小娜显得有点害羞,我想刚才的那一幕对她震撼不小吧。

  「找我有事么?」为了打破尴尬,我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昨天说好了,今天来找你吃饭的啊,谁知道你睡那么久」陆小娜小声回答
着。

  「啊……是有点饿了,呵呵。」我一边穿鞋子,一边笑着说。

  「哈哈……你的样子好怪哦。」陆小娜好象忘记了刚才的事,对着我大笑。
笑的我莫名其妙。

  「怎么了?」我仔细看了下自己蛮好的啊,体恤、牛仔裤、皮鞋。

  皮鞋……哈哈,确实有点另类,「呵呵……出门没带什么衣服,等下去买。」
我笑着挠了下头发。

  「好啊……我陪你去,看你要买些什么?」一提到买东西,这妮子两眼放光
……

  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也没体验过陪女孩子逛街的感受,但没吃过猪肉,并不
代表着没见过猪走路,她的表情,让我有点心慌,不过我确实有不少东西要买。

  我们出去简单地吃了晚饭,是在一条叫香港街的巷子里吃的蒸菜,一蝶蝶小
碗装的菜,还是比较可口的,我吃地很愉快,也许是饿的,几天没好好吃过了。
吃完饭,我先到移动公司办了卡,然后在陆小娜的陪同下买了几身夏天穿的衣服、
鞋子、剃须刀。这丫头逛街的热情很高,虽然是帮我买,但是比我还热情,买衣
服的时候,挑了这件换那件,差点就帮我试穿了……

  在金利来买衣服时,那漂亮的导购小姐也许我她当我女朋友了,两个女孩子
拿了衣服在我身上比了又比,然后在一起讨论领子、袖子、款式、颜色,干脆直
接把我无视了,让我好是郁闷,不过想想有这么一临时女朋友也不错,心里偷着
乐。结果这一乐,乐去了我四千多,幸好大哥给我包里放了两万多现钱。

  起先还是给我在买,后来就发展成我在陪她逛店了,这一逛,就逛到了晚上
10点多,我见这妮子兴趣未减,幸好好多商店都关门了,足足逛了5个小时,
我手里大包小包无数,我虽然体质不差也已经额头见汗,无奈之下举手投降,在
她的嘲笑下两人去吃了宵夜。本来还打算今天去拜访下龙哥的,结果泡汤了。

  回到宾馆后,我用新号码给家里打了电话,母亲在那边哭地死去活来,父亲
的咆哮与谩骂令我抵触,最终发展成争吵,从大哥那获知父亲的压力很大,家族
的生意受到了很大排挤,父亲想维护我,没有把我交出去,但对方发了狠话,不
会放过我,只要和我有关的人都会打压,没办法父亲发表了和我断绝关系的申明,
一下子我成了没家的人。这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加上一下午的劳碌,早早就睡
下了。第二天大早起来,在外面吃了个米粉,这家店的米粉味道很不错,在北京
是吃不到的(后来关闭了,因为被查出佐料里有樱粟壳)。

  吃完早点,也没什么事好做,看样子短期内是没办法回去了,我就想着得找
个住的地方,老住宾馆也不成,走了好多地方,最后在吉首大学对面找到了一套
房子,原本是一老板给他包养的情妇买的,两个月前不小心被他老婆得知了,一
番争吵后,两人离了婚,房子给了女方。我看这套房子三室两厅,装修、家具一
应俱全,价格也不贵,和房东谈妥之后就签了半年的租赁合同。

  回宾馆办完一切事宜后我给陆小娜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找好了房子,就不住
宾馆了。陆小娜听了哇哇大叫,然后命令我在宾馆大厅等她,她来的时候脸上带
着微怒,在我的好言相说下,才平复下来,然后硬要我带她去看看我的新家。

  「家」里有点乱,看房子的时候我就发现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我询问过女房
东,她没回答我,只是告诉我除了家具,所有的东西随我处理,我想这一定都是
她丈夫包的二奶的物品,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拿走(经后来证实,确实如此。)

  原本陆小娜还要帮我收拾房子,结果一个电话来,这丫头很没义气地跑了,
原来是男朋友放假回来了……

  房子里的东西很多,几乎都是女孩子的玩意儿,整家卧室里充满了女孩子特
有的气息,衣柜里挂满了衣服,还有鞋子,甚至内衣、裤,一米八宽的床上放着
一个近人高的绒毛玩偶(一只粉红色的海豚)。我把卧室里的东西全部搬到了隔
壁小点的那间房子里,只有写字台的抽屉因上了锁没整理,不过在一张没锁的抽
屉里我发现了一副平时摆放在桌子上的相框,里面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女
孩从后面搂着一个男人的脖子坐在嫩绿的草地上,一只手夸张地前伸摆出胜利的
手势。那女孩大大的眼睛,乌黑的长发,清秀白皙的脸蛋显得青春靓丽,不过前
面身体发福,眼袋下垂的男人严重影响了整体画面的协调,不难想象里面这两人
的身份。

  平时没做过家务,虽然只是收拾了客厅和卧室,还是累地我满头大汗,时近
中午才算收拾完,打算洗个澡再去吃饭,顺便买点床上用品。洗手间还是比较大
的,里面还有浴缸,能容纳下两个人的大浴缸,这一点也是我当时决定租下这里
的一大原因,因为我有泡澡的习惯,不喜欢淋浴。泡进了温热的水里,我才发现
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还没买卫生用品,毛巾、浴液、洗发水……什么都没买。

  虽然浴缸边上一应俱全,但是明显这些都是用过的,而且还是女孩子用过的
……虽然那女孩子从照片上看还不错,甚至说很吸引人,但是让我就这么用她的
东西,我还是不大能接受。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浴液、洗发水可以不用,但是身
上的水是不可能不擦的……

  (别问我到底用了那女孩子的毛巾没?我不想回答……也别问我为什么不用
那男人的,那男人也一定有毛巾的?我只想说问这问题的朋友智力底下,美女用
过的和臭男人用过的东西,是个男人你会怎么选?)

  郁闷归郁闷,最起码一身汗还是洗掉了,虽然让我一下午都浑身不自在……

  吃完饭,我买了一应的生活用品,包括床上用品加一洗衣机(房子里什么电
器都不缺,但是就是没洗衣机,不知道为什么?)。

  晚上我约了龙哥,见面的地点是他名下的一家KTV茶楼,在吉首当时是最
大的一家,说是茶楼,其实桑拿按摩、PUB一应俱全。茶楼外面霓光闪烁,复
古的外部装修加上现代化的气息,显得气派不凡,在当时的北京也算是中高档了,
更别说在这小小的吉首市,但是一看门口停车点那些满满的车子,可见生意不错。

  「欢迎光临……」门口两为穿着红色旗袍的迎宾小姐个子很高,脸上带着微
笑,让人心情愉悦,而亲切。

  一进门,一个穿着职业装,拿着对讲机的值班主管就跑上来了。

  「请问先生几位?」

  「哦……我叫楚浩,是龙哥约我来的」

  「是,你好,楚先生,龙哥吩咐过,您一来就带您过去,他在包房等您。这
边请。」这小子蛮会做事,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对于龙哥其实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第一眼见到这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
我有点不大相信他会是湘西一带有名的黑势力份子。因为这位看起来40出头的
男人,没有想象中那么一脸凶悍,反而有几丝的儒雅和书生气,加上干瘦的身架,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个教师……

  「啊浩……哈哈……几年不见长大了……来,过来坐。」一进门,龙哥站起
来,搂着我的肩膀把我拉到身边坐下。

  「你好,龙哥……」我有点不大自在。

  「恩……很不错的年轻人啊,你的事你大哥已经告诉我了,你放心地住在这,
只要在湘西没人能动你。来,和哥哥喝一个」龙哥说着给我倒上了酒。酒是好酒,
不过杯子好象有点大,倒地好象也有点满。

  「谢谢龙哥……」当我把这最起码有三两多的高度酒灌进肚子的一刻,龙哥
的脸上更多了几丝的赞许。

  渐渐地,我发现龙哥是个很直爽的人,他和我说起他和我哥哥的交情,这我
才知道,原来哥哥在这也有生意,包括这家茶楼的一半资金也是哥哥出的,他还
救过龙哥的命,在龙哥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所以龙哥对他很是感激。

  「干喝没意思,咱哥两整点吃的」龙哥叫来门口的服务员,不知道吩咐了什
么。没过多久,居然端来了一个酒精炉和一个脸盆大的吊锅……(汗!!!在茶
楼吃火锅我还是头一回。)

  「来来来……啊浩,这可是好东西,穿山甲……哈哈,尝尝。」龙哥笑着就
夹起一块肉往嘴里送。

  望着这一锅沸腾的肉汤,我有点下不了筷子,无它,只因为上面漂的那一层
红辣辣的干辣椒……知道湘西人能吃辣,但我不是湘西人,望者辣椒我有点怵。
但我对野味还是比较喜好的,忍不住尝了一块。这一尝就停不下手了,虽然吃地
汗流浃背,但是确实十分过瘾。

  看我一边哈着气,一边往嘴里塞肉的憨样,龙哥笑地很开心,频频地敬酒,
我来者不拒,就这样我和这个大我20多岁的男人成了忘年交。
------------------------
2
TOP Posted: 2017-08-05 09:25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8-23 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