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纹面(更新至196)作者:漂泊旅人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纹面(更新至196)作者:漂泊旅人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li22070603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56
威望:26 點
金錢:258 USD
貢獻:86 點
註冊:2011-06-06

哥哥等着呢
TOP Posted: 2017-06-22 14:47 | 回162樓
硬币的第三面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4
威望:12 點
金錢:11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3

期待结局
TOP Posted: 2017-06-22 23:17 | 回163樓
sailingq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39
威望:25 點
金錢:24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3-12-25

作者:漂泊旅人

2017年6月22日首发于SIS

              第一百九十七章

  支配者……这是凤凰对螺旋城内最强大存在者的称呼。

  我并未就凤凰的这一称呼提出异议,因为当领悟了凤凰想要表达的意思后,
我觉得凤凰的这一称呼比之母亲、王烈等等这些人所说的「妖魔鬼怪、神祗」之
类的称呼似乎更为合理和贴切。尤其是在得知螺旋城内的存在曾经奴役、猎食人
类并支配人类命运之后。

  也因此当凤凰近乎于惊慌失措般的提醒与抱怨传入我脑海的瞬间,我侧身扭
头朝祭坛下方的通道口回望了一眼,想要一睹「支配者」的真容。但看到的却是
不断扩散的漆黑神域。

  当那如浓墨般的神域瞬间笼罩了整座平台直接导致平台周边区域陷入彻底黑
暗时,那支配者在我脑海中留下的仅仅只是最初眼角余光中潜藏在无数甲虫魔物
之后的那一抹残影。这一刻我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栗颤抖起来……

  前所未有的恐惧令我甚至产生了强烈的窒息感!

  「这是什么神域啊?」

  支配者散发的黑色神域摧毁了我之前对于「神域」这一东西的基本认知。在
我之前已经能够确认的「神域」当中,母亲、凤凰还有青帝的残留神域都有一个
共通点……那就是寻常肉眼的「不可视性」。这也造成了那些「神域」并不会对
普通人正常的视觉光感造成任何的影响。即便是在我红莲之眼的视线下,「神域」
也仅仅只会对周边光线造成了些许的色差变化而已,并不会造成光线强弱的任何
变化。而此刻支配者散发的「神域」竟然直接遮蔽了平台四周的自然光线,我因
为原本的方向目标在黑暗中消失而被迫停下了冲刺的脚步……

  如果只是视觉上的黑暗其实都还未必能让我停滞驻留,更重要的一点是,当
四周一片漆黑之后,原本喧嚣吵闹的平台也在一瞬间陷入了彻底的寂静。人们的
咒骂声、哀嚎声;妖魔们发出的各种不同的吼叫声;枪声、法器所散发的特殊鸣
响声……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仿佛是在一瞬间从现实进
入了彻底的黑暗虚无世界当中。

  「这、这难道就是支配者的力量么?这神域……不仅能遮蔽光线,甚至连音
波都能阻隔?」

  总算此时的我已经恢复了头脑的清醒,当即觉察到了这个问题,我因此而慌
张起来,因为这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搀扶着母亲的春日那几个,甚至于原本因为身
上的火焰而光芒四射的凤凰此刻竟然也都彻底湮灭在了无尽的黑暗当中,我看不
到她们,甚至连感觉都感觉不到她们的存在。凤凰在我脑海中占据的那一片视觉
区域内,也只有单一的黑色!

  我转身向后奔跑,印象中,由于我此刻混身浴火的状态,春日等人不敢太过
接近于我,但却应该在我身后十多米所在的位置跟随,只需要返身奔跑几步,应
该能同她们撞上,至于我此刻的状态会不会对直接对她们造成伤害,这一点对我
而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需要立刻找到她们。但让我震惊的是,我连续奔跑
了数十步都未能遭遇到任何事物……人或者是妖魔。在这一刻,原本平台上存在
的一切竟然真的彻底消失了!

  我慢慢的停住了脚步,全身控制不住的哆嗦了起来……

  这一刻,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

  被我认为是支配者「神域」的黑暗物质也在发生着变化,之前我曾经认为那
应该是类似于光波或者声波之类的物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那东西正在
不断的实体化,固体化……

  一开始仿佛是单纯的漆黑光线,但渐渐的那东西有了近乎于气体般的状态,
开始压迫起了此刻我周身正在燃烧着的火焰。就在我奔跑的这短短几秒的时间内,
我身体周围原本四散扩张的火焰竟然被这黑气压制的紧紧贴附在了我的身体表皮
之上。再接着黑气进一步的开始了变化,开始缠绕起了我的身体……

  我最初的感觉像是被砂砾包裹,但很快那些砂砾就开始变的黏稠起来,就如
同泥浆一般,再之后,泥浆开始了凝固。

  我试图挣扎,扭动自己的身体,但却只是徒劳。最终,我如同一具被水泥固
化了的雕塑般,被眼前的漆黑彻底湮没了……

  在我被黑暗吞噬的同时,一个漆黑的巨大球状物体以螺旋塔顶层为核心形成、
出现,并开始逐渐成长,扩张……这引起了王烈的注意。此时的他同黄炎栋以及
关悦然等一行人也出现在了螺旋城的周边,两百多人的队伍在硕大的塔形城市建
筑前显得异常渺小,而在人群聚集所在的中央则是一座同螺旋城整体建筑相比毫
不起眼的一座「魔堆」。

  在发现黑球出现前,王烈跟黄炎栋两人正在魔堆四周布置某种法阵。而黑球
的出现令王烈临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是什么东西?」黄炎栋也同样注意到了螺旋城顶部忽然出现的「黑
球」,开口向王烈询问起来。

  「我不知道……不过那东西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奇怪,怎么说呢……混乱、非
常的混乱!我能从那玩意上感觉到各种各样不同的气息!杂乱无章……根本,根
本就是一种,一种混沌般的存在!」王烈凝视着黑球,表情僵硬。

  「危险么?」黄炎栋脸上的肌肉控制不住抽缩了两下,从王烈此刻的态度上,
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东西在旋转、成长、扩张……按现在这个速度看,一、两天之内这东西
就能把整座螺旋城以及周边的空间区域彻底囊括进去。如果它一直照这个速度发
展,过不了多久整个昆仑核心区域都会被它充满……接下来它应该会冲破昆仑秘
境的区域然后扩展到外部世界……」王烈说着说着,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跟
着脱口而出:「不好……看来九鼎封印已经失效了!」

  「什么?那……那我们现在修复这天地隔绝阵还有必要么?隔绝阵能阻止那
东西的扩张?」黄炎栋大吃一惊,手上的动作随之停顿了下来。

  「修,继续修……这天地隔绝阵是颛顼当年穷尽华夏一族的力量布设的法阵。
几千年来,虽然没能彻底挡住那些奇人异士对昆仑秘境的窥伺,但却成功的把昆
仑秘境和外部世界割裂了开来。就凭这点,我们也应该让这法阵再次启动。」王
烈说着,露出了懊恼悔恨的表情。「你留下继续修复中枢,修复结束了,叫孙总、
关总他们组织人员配合你启动仪式,让隔绝法阵恢复运作。法阵恢复后,再带他
们登城……我现在就出发,上去找严平他们!」

  「你在开玩笑么?现在去来的急么?这城这么高……要爬到那黑球地方,需
要多少时间你想过没?」黄炎栋试图阻止王烈的鲁莽行动。

  面对黄炎栋的劝阻,王烈摇了摇头。「现在已经容不得我们从长计议了…
…唉,怪我。我之前想着,周静宜那家伙找九鼎不管什么目地,总不至于会是想
要破坏九鼎封印,所以由着她带着严平走了。她对严平那家伙的感情是真的,既
然爱严平,应该就不会做出任何有可能伤害严平的事情。而且我也想不出她破坏
那封印对她还有严平有什么好处。她是半神不假,可她跟夏姜一样,是在昆仑秘
境之外成就的半神之身,跟螺旋城里面的那些家伙没有交集。不过现在看来我错
了……而且错的厉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女妖在人类和她的同类之间看来
还是选择了她的同类。出手破坏了封印!所以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管来不
来得及,我都必须立刻过去。」

  见到王烈转身,黄炎栋皱起了眉头追问道:「既然九鼎封印失效了,那我这
里修复完了天地隔绝阵还有必要带着这些人登城么?」

  听到黄炎栋这个问题,王烈扭头回应道:「不登城还能去哪里?逃离秘境的
通道在螺旋城里,想离开这里只有这一条路。而要是上面的情况真的已经无法收
拾了,你觉得这里的人就算四处逃亡躲藏,在这昆仑核心之中又能苟活多久?我
知道你的意思,靠着炎、黄二城或者能支撑一段时间,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难
不成你觉得这里这些人能够重复当年轩辕、神农氏族在这里顽强抗争的生活么?」

  说到这里,王烈顿了顿,再次摇了摇头。「……罢了,修复完了这隔绝阵,
你不妨把如今的具体情况跟孙明、关悦然明说吧。让他们自行决定。我必须马上
出发,这边一切你看着办了。」

  说完,透明的黑白双翅在王烈的身后浮现而出。黄炎栋见到王烈去意坚定,
连忙提醒起了王烈。

  「破坏封印的未必就是周静宜了……你要去,我建议你最好先弄清情况再说
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烈一顿,扭头朝黄炎栋望了过去。

  「没啥意思了……我只想说,这些年我们处理的那些个棘手事情,有几次是
单纯的妖魔作祟?最后十有八九都是人故意搞出来的事情了。」

  听到黄炎栋的话,王烈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接着径直赶到了谭亦欣身边,
取走了谭亦欣此刻挂在背后的那把依班娜吉他琴,接着振动黑白双翅,在其他人
员的注视下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人在绝望后会变得麻木不仁,对一切都麻木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情绪反
应。有的人会因此歇斯底里、情绪异常。而有的人却会在麻木不仁中感觉到大彻
大悟……

  从实际情况看,我似乎就是这后一种类型!

  当身体被黑暗彻底禁锢后,我绝望了,我体会到了「万念俱灰」具体是怎样
的一种心境。要知道我虽然是个亡命徒,但在此之前无论面对何种状况,我都没
有真正抛弃过「求生」的欲望。我可以为了所爱的人挺身而出,也可以为了坚持
自己的原则而牺牲自己。但我却从来不会有坐以待毙的念头和想法。不过现在,
我却真的「认命」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我应该只能就
这样安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了吧。」

  因为四周一片黑暗,我干脆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了静静的「等死」!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却又再次睁开了双眼。我原本以为我会很快陷入窒
息的巨大痛苦当中,但慢慢的我发现,过了这么半天的时间,我竟然没有身体上
丝毫的痛苦和难受。这让我猛的醒悟了过来。此刻的我正处于周身浴火的状态之
中,这种状态下,我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像正常人那样进行呼吸……

  「对啊……我现在这样子就算被活埋都死不掉的。顶多就是身体动弹不得而
已罢了!」想到这里,我的脑子再次活络了起来。我意识到此刻的我远没有到真
正绝望的境地!

  片刻后,一缕拇指大小的火苗出现在了我眼前极近的黑暗当中,那火苗一出
现,就被四周的黑暗物质压制、包裹仅仅燃烧了片刻便无奈的熄灭了。但我却禁
不住心头一震狂喜!

  「果然,我没猜错……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这些黑暗物质到底是什么
东西!但它应该是支配者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其本体的某种延伸……这样的
话,就算我没看清支配者具体的形象外貌,但我的火苗却可以在一定距离内释放
到这黑暗之中,而且好像可以放置到任何位置!这黑暗的一切对于我的火苗而言,
好像都可以视为支配者本身!」

  「接下来……星炎应该能用的上!等等……我现在好像只能把火苗释放到紧
贴着自己身体位置的黑暗区域,这么近的距离触发火苗星炎我自己受的了么?奶
奶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考虑这些做什么?」

  我一咬牙,随即释放了一株火苗,这次这株火苗我并未放置在自己眼前,而
是放置在了贴紧胸前的黑暗区域,在放置后的瞬间就开启了图谱,同时让图谱中
的主火苗迸发出了火星……

  一道强光在我的视线当中闪过。我的胸口仿佛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而在我
感觉到这一冲击力量的同时,我的整个身体开始了松动!在我身体前方明显的感
觉到了一片空荡区域。

  「有效!接着来……」

  又一枚火苗出现在了黑暗之中,这次火苗的位置在我的后背,随着来自后方
的光感和冲击力,我终于可以扭动身体了!

  随着身体四周不断的闪光和撞击,我终于夺回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注意到
那黑暗在被星炎炸裂后正在再次弥漫想要填补因为爆炸而形成的虚无空间,我只
能强忍着不断爆裂星炎而产生的对身体的冲击力,不断的施展星炎,炸出一片片
可以移动的空间的同时,向前开始了缓慢的前进。一路上黑暗依旧在不断的试图
缠绕我的双足,阻止我的行动,我不得不在开辟前进道路的同时向朝着脚下的黑
暗区域植入火苗,发动星炎,让我的双足能够摆脱黑暗的羁绊。

  星炎炸裂时产生的火焰对我没有任何伤害,但同时产生的冲击气流却在拷打
着我的身躯。总算当年我在服役期间锻炼过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加之在身体浴火
状态下,我身体的强度似乎得到了明显的强化,这才让我一步步的坚持了下来。
靠着不断的释放星炎,我在黑暗中前进了十多米的距离。

  当又一缕火苗引爆炸开了一片黑色区域后,「哗啦」一声,一具血肉模糊的
人类骸骨赫然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骸骨的下半身陷在黑暗里面,上半截却悬挂在了我刚刚用星炎炸开的空间当
中,两只血淋淋的手臂骨随着其身躯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后从骸骨的肩胛处脱落,
掉落在了下方的黑暗当中,极短的时间内,两只残缺的人类手臂便被黑暗吞噬,
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我的视线却被依旧在我面前悬挂晃荡的那半截人类残骸所吸
引……

  星炎炸开了骸骨所在的黑暗区域,让它暴露在了我的眼前,但我却依旧能看
到少量的黑暗物质贴附在血肉模糊的骨植上面。残留的黑暗物质就如同密密麻麻
的黑色蚂蚁一般,正在啃咬,吞噬着骨骼上的那些血肉。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瞬
间充满了我的全身,我身体四周的火焰随之升腾,迸发出了类似于星炎般的爆裂
火星。

  新溅射出来的火星似乎对于周围的黑暗物质产生了克制的效果,竟然将我周
围的空旷区域扩大了几分。空间扩大的同时,我看到了新的目标……

  出乎我的意料!在新扩大空间的范围内,竟然出现了一只混身黑气缠绕的妖
魔!这只外形类似某种犬科动物的妖魔同之前的人类骸骨一般,半截身子被黑色
物质所禁锢,另有半截身子暴露在了我火星开辟出的空间当中,我能看到它身上
被我之前火星的高温而灼烧出的痕迹,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只有着明显生命体
征的妖魔并未因为遭到我火星灼烧而表露出任何试图对我攻击或者仇恨的态度,
反倒似乎是在拼命挣扎着,刨动着自己的前肢,想要把自己的全部身体从黑暗中
挣脱出来一般……

  挣扎的同时,这妖魔竟然发出了「呜咽」的阵阵悲鸣。它的悲鸣并未持续多
久,快速蔓延的黑暗就再一次扩张,将它的全部身体再次包裹了进去。在它即将
彻底陷入黑暗包围前,我注意到它的身躯正在隐约缩小。那黑暗物质竟同样的在
吞噬这只妖魔!

  「这、这怎么可能?凤凰说过,妖魔是不会自相残杀的……老韩当初也有类
似表述!妖魔吃人或者猎食其他生物是本能,但基本上,妖魔这些东西相互之间
是不会彼此伤害的。原因是从同样的妖魔身上,得不到维持它们生存所必须的阳
气!可……现在要我没看错的话,这黑暗,这黑暗连妖魔都在吞噬……而这黑暗
是那个支配者创造出来的啊!」

  当我刚刚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尚有小部分头部暴露在外的这只妖魔忽然头部
一歪,身体在黑暗物质的挤压下化为了一片颜色略浅的飞灰,飞灰只存在了片刻
的时间,就被黑暗吸收同化,化为了乌有。

  因为惊讶,我倒退了两步,我一倒退,背后的黑暗物质立刻就贴附了上来,
我又连忙向前迈步,趁着黑暗尚未完全粘上的时刻,摆脱了出来。同时条件反射
般的朝后挥手了一把,用手臂的火焰阻断了黑暗的粘连……当我缩回手臂时,我
发现挥手的同时,我居然顺手抓了一把黑暗物质在手里,那东西似乎有生命般在
我手掌心里运动着。

  我忙不迭的将手抬到了面前,开启红莲之眼观察了起来……

  咋一看,这一小团黑暗就如同墨汁般漆黑的泥土一般,但当其被我的红莲之
眼不断放大后,黑暗中密密麻麻不可计数一条条形似肥大蛆虫的生物形体展现在
了我的眼中!

  我手中的火焰正在一只只的烧毁这些蛆虫,但它们似乎相当耐烧,而且非常
狡猾……活着的蛆虫钻进了死亡蛆虫的尸体当中,利用死亡蛆虫的尸体当挡箭牌,
正在竭力维持着自己的生命。也正因此,这一小团黑暗始终保持着某种程度的
「活性」!

  看清了这些黑暗物质的本来面目后,巨大的恶心感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用力
将这手里的这团黑暗物质甩了出去,发了疯般向四周释放起了星炎的技能。受到
我发自内心极度厌恶感的影响,星炎的爆炸烈度随之增强,每一次爆裂扩张的范
围以及温度程倍数的增加……

  新炸裂的空间内,一具具人类残缺不全的尸骨暴露了出来,不仅如此,出现
的同样还有几只不同种类尚未死亡的妖魔!逃脱黑暗禁锢的妖魔向飞蛾扑火般朝
我奔来,在接触到我身体四周再次扩张的红莲火焰后,纷纷化为了灰烬!我对这
一切根本的无动于衷,我本能的意识到那些妖魔此刻接近我的目的并非是要攻击
我,而仅仅只是为了自杀!它们宁可被我的红莲火焰烧死,也不愿被那黑暗吞噬。

  随着我身边空间的不断扩大……笼罩一切的黑暗空间开始了轻微的颤动。原
本不断试图接近我、想要覆盖或者说湮灭我的黑暗停止了向我蔓延的趋势!它们
开始主动的后退避让,并最终使我的周围出现了一片十多平米的天然空间!

  我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变化,停止了星炎的释放!

  「怎么回事?难道我连续的星炎攻击给予了它巨大的伤害……它开始退缩了?」
我刚冒出这种想法时,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来自地面的震颤!

  面对未知的危险,我周身的火焰再次剧烈的升腾起来。接着,我反应了过来
……

  我被黑暗笼罩、覆盖,被包裹在了黑暗当中!但此刻,造成地面震颤的这股
力量明显来自于黑暗的外部区域……这意味着我所处的黑暗空间正在受到来自外
部的某种打击!

  这打击的力量非常巨大,巨大到足以撼动整座螺旋城的稳固!

  不仅地面在晃动,原本只是轻微颤动的黑暗空间其抖动的强度和频率也在增
加!同时,原本如死一般寂静的黑暗区域内,我隐约听到了一些杂乱的声响……

  我眨了眨眼睛,立刻做出了决定……朝着空间某一方面的黑暗区域冲去,同
时发起了星炎攻击!

  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出现声响,说明这黑暗的力量正在减
弱,最起码,它已经无法像刚刚形成时那样彻底隔绝声音的传播了。这对我而言
肯定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不确定此刻这片黑暗具体覆盖了多大的一片区域,也不确定我到底能不能
冲破这黑暗的笼罩。但我绝对不想再次陷入像黑暗刚刚形成时的那种无计可施般
的绝望当中,有没有用,我都只能放手一搏了!

  星炎在黑暗壁障内炸开了新的空间通道,我闷头便扎了进去。当新开辟的空
间向前延伸了数米后,除了新暴露出来的人类骨骸外,一个悬浮在空中扭曲晃动
着的物体陡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九鼎鼎灵!」从大小以及悬浮状态中,我立刻认出了那东西的属性。这让
我大为惊讶……

  在我看来,九鼎鼎灵根本没有实体,仅仅只是九个虚影而已。它们应该能够
凭借自身的状态逃脱黑暗的覆盖的。可现在的事实却是,这没有实体的鼎灵之一
却被那些黑暗物质爬满了虚影的周身。我很难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出于
对九鼎这一华夏族精神图腾本能的崇拜和尊敬,我当即把手伸向了这只鼎灵。

  黑暗的耐火性此刻似乎有所弱化。当接触到我身体散发的火焰后迅速脱离了
对鼎灵的附着,四散荡开。鼎灵随之摆脱了束缚,并迅速飞到了我的身边,围绕
我开始了旋转。从其近乎欢快的运动轨迹来看,这家伙明显将我当成了它的保护
者。

  此时的我没时间和精力去辨认这是九鼎当中的那一个。在确认其已经摆脱黑
暗束缚后,由着它在我身边撒欢的同时立刻开始了继续的推进。结果当我再次运
用星炎开辟出一小片空间后,新开辟空间边缘的黑暗壁障内透出了一缕寒光,紧
接着壁障被锐器撕开了裂口,裂口不断扩大,几柄旋转的刀剑就像钻探机一般硬
生生的从那裂口处飞舞而出,一道人影从裂口内钻了出来,出来的同时发出了兴
奋的欢呼!

  「他妈的……终于看到光了!老子终于出来了!」

  这声音我听得颇为耳熟,定睛一看,从黑暗裂口内钻出的居然是萧肃言!见
到萧肃言后,我禁不住一阵狂喜!连跨数步便想上去跟这家伙来个「热情的拥抱」。
却不曾想,萧肃言看到我后,先是哆嗦了一下,紧跟着怪叫起来:「你是什么玩
意儿?滚开……要被你烫死了!」,悬浮在其身边飞舞旋转的十几多柄刀剑齐刷
刷的将剑头瞬间指向了我。

  我猛地反应了过来,又连忙倒退了两步,冲其大喊道:「是我!我是严平!」

  「严平?」萧肃言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看了一秒,紧跟着转身,操纵周身的刀
剑朝着侧面的黑暗壁障又开始了钻探。「……这就是你红莲的真实状态么?我操
……害老子白高兴一场。以为看到光就是外头了!没想到是你这家伙身上火发出
来的光!奶奶的,失算啊!」

  我靠着浑身浴火的状态抵抗住了黑暗物质对我的侵袭和腐蚀,而这家伙则是
运用了他四周这些数不胜数的刀剑,在黑暗袭来的瞬间保住了性命,不仅如此,
还操纵着刀剑在黑暗物质固态化后打洞求生。他对我出言不逊,我也不以为意,
如今这处境,我同样也没有同他叙旧的心情,见他换了方向打洞钻探,我当即顺
着他前进的方位也开始释放起了星炎!

  我炸裂一片区域,他的刀剑当即跟进,两厢配合之下,我们的推进速度当即
加快了许多。

  「好像有人正在从外部攻击这里,你感觉到没有!」我跟在他身后询问起他
对此刻形势的判断。

  「感觉到了……就因为感觉这点,我才开始发力钻洞的!否则,像之前那样,
我的控剑术最多只能勉强抵抗这黑暗的不断扑击而已,哪里有余力干这矿工的活
路啊!对了,你这家伙能不能别跟我跟的那么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个大火
把……你想把我给烤熟不成?我自己都能闻到我屁股上发出的香味了……」

  听到萧肃言这话,我苦笑着后退了两步,拉大了同他之间的距离。此时,旋
转的刀剑发出了「格拉「的沉闷撞击声,一具残缺的人类骸骨被萧肃言的刀剑从
黑暗当中搅弄了出来。萧肃言抬起一脚,直接把这具骸骨踢进了侧面的黑暗壁障
中,同时叫骂着。「……吃吧,吃吧!让你们去啃!让你们吃个痛快……这帮白
痴,蠢货,傻瓜!不作不死,这样死掉,活该!」

  听到萧肃言这话,我禁不住的一阵悲哀!要知道就在不久前,萧肃言可都还
冒着生命危险,试图冲击平台和坡道的连接处,不顾彼此立场的不同而想要替平
台上的人们打开一条逃生之路。而此刻他一个人都没能救出,反倒陷入了这黑暗
当中。他此刻明着是在咒骂死者,但我清楚,他的话更多的恐怕反倒是在骂他自
己了。

  侧身踢飞骸骨之后,他看到了围绕我身体旋转的鼎灵,疑惑的向我开口问道:
「你身边那啥东西?难不成是九鼎之一?」

  「没错……不过并非实体,只是一个鼎灵!」我一边引爆火苗,炸开新的区
域,一边做出了明确的回答。

  「就只一个?切……连镇压螺旋城里的妖魔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想必也都是
没用的玩意儿了!」萧肃言此刻很明显的需要发泄,一边操纵刀剑持续着掘进工
作,一边伸手朝这只鼎灵比划出了右手中指。

  却不曾想,鼎灵居然看出了萧肃言此刻手势中的侮辱性含义!连续发出了怪
异的声响,那声响就像是小孩子朝人伸舌头,吐口水的声音节奏一般。萧肃言瞪
大了双眼先是一愣,跟着直接从众多悬浮旋转的刀剑中抓了一把转身冲到我身边
朝着鼎灵就是一刀……

  鼎灵只是虚影,萧肃言这刀很自然的劈了个空……连带着身上的那件披风被
我烧掉了外层纤维,露出了里面的金属色泽。

  「老萧……你疯了?这只是一只鼎灵,你他娘朝它撒气有用么?」为了避免
对萧肃言造成更严重的伤害,我不得不再次后退了几步,同时也因为冒火朝他叫
骂了起来。

  「老子不管,老子不爽……老子想杀人!鼎灵怎么了?没起到自身的作用,
就是废物,废物难道不该被毁灭么?」

  刀剑的掘进停止了,飞舞着返回到了萧肃言的身边。

  「严平……别挖了,趁着咱俩如今还有精神,有力气!打上一场如何?」萧
肃言左手从刀剑中随意抽出了一把,两把利剑横在了胸前。

  「你、你说什么?你难不成真的疯了?」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般的望着
这家伙道。

  「我没疯……我只是想在死前了自己一个愿望而已!我一直都认为,这行当
里头,我是最强的!这么多年斩妖除魔对我而言只是副业而已……我进这行当其
实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挑战强者!妖魔也罢,驱魔者也罢对我而言其实没有区
别。本来我想挑战的对象是两仪那个家伙……可现在看来,我是没这个机会了!
退而求次,那就是你了……你是红莲,传说中红莲跟两仪不相上下,在有些人看
来,你的红莲甚至比两仪都还要强大!怎么样……接受我的挑战吧……就在这里,
分出个高下!让我能够在死亡前真正享受一次不遗余力战斗的乐趣好么?」

  萧肃言英俊的面庞在我散发的火焰照耀下显得异常狰狞和阴森。

  我再次开始了后退,这一退,我的半截身子立刻陷入此刻后方的黑暗区域当
中。萧肃言见状发出了一阵狂笑,飞身跃起挺着双剑向我直刺而来!

  我没有任何同箫肃言战斗的想法和念头,也不愿出手伤害他!面对双剑,我
只能徒劳交叉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护住了胸前和头部!

  却不曾想双剑在接近我身体的瞬间忽然方向发生了偏差,向我头部两侧刺来。
同时我听到了萧肃言的吼声。

  「借个火!」

  听到声音的同时,我不假思索的双臂朝外一伸,将我手臂上的火焰传导致了
萧肃言手中的双剑上!

  两把利剑当即变得通红,泛起了腾腾烈焰……燃烧的双剑最终从我头部两侧
擦过,扎进了我背后的黑暗之中!萧肃言的身体接着掠过了我头顶,并借着前冲
的惯性开始旋转。我配合着低头,趴下了身体。

  凭借着高速的旋转,燃烧的双剑,萧肃言连人带剑像跟锥子般狠狠的扎进了
我身后的黑暗区域……

  紧接着,我好像听到了类似于女性痛苦的呻吟声,在呻吟声出现后,整片黑
暗区域以惊人的速度开始了消散……

  片刻后,我感觉到了平台石制地面那踏实的硬度。再一侧头,平台上原本昏
暗的光线也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中!

  「……幻觉?难道说之前的黑暗其实只是一场幻觉?」

  就在我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噗通」一声,萧肃言的身体重重的摔到
了我身侧的石板地面上。这家伙在扑地的同时发出了极度得意的狂笑!

  「操你姥姥……看老子捅不死你!」

  听到这家伙在叫骂,在狂笑,我意识到他最起码性命无碍!随即双手撑地从
地面爬着转过了身体!

  严子路那家伙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眼前!

  此时的他看上去异常奇怪……脸上依旧是招牌似的憨厚笑容,但其僵硬的五
官却暴露了他内心极度恐惧的真实思想。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体型矮小的生物!

  那生物赤身裸体,上半身同人类女性几乎完全一样,但下半身却如同一只蟒
蛇!盘绕的蛇尾支撑着它的身体……周身环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不仅如此,黑
气四周不断的有电弧闪烁……

  闪烁电弧不时的击打在它身边的严子路身上,而严子路却只能强忍着,始终
带着他那讨好般的笑容恭敬的侍立在这人蛇身畔!

  在扩大的视野中,我看到了平台上四处散落着的人类骸骨……接着,我看到
了达耶。仁波切。这女人看来跟我和萧肃言一样,凭借着自身的超能力,在黑暗
的笼罩中幸存了下来。但从她身体周边累积成堆的人类骸骨判断,这家伙能活到
现在十有八九是拿自己手下充当了挡箭牌或者替死鬼的结果……

  最后,带着难以形容的欣喜,我看到了母亲!

  母亲此时盘膝而坐,在人群的簇拥下占据了平台边缘的一处角落。在她身边
的人群中,我看到了春日、观雪、袁芳芳、柳惠茹等熟面孔,此外,还有其他的
一些人员,包括了身穿迷彩服的武装分子,手里拿着法器的光头喇嘛,依旧赤身
裸体但在求生欲望支持下存活至今的几名女性瑜伽教习!

  我在扫视平台现状的同时,人身蛇尾的怪物也在歪着头看我!

  在我确定了母亲安然无恙,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时刻,那怪物居然发出了人
类的语言……

  虽然它的发音极为生硬,但我还是听明白了它此刻的话语!

  「……狡猾的……人类!」

  翻身爬起的萧肃言自然也听到了对方发出的声响!这家伙显然没有在口舌上
吃亏的任何打算!再次起身持剑指向对方的同时开口道。

  「好意思说我们人类狡猾?你这妖孽……藏身在神域中,吃我们的肉,喝
我们的血!现在好了……放马过来!跟爷爷我大战三百回合!」
TOP Posted: 2017-06-22 23:35 | 回16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1, 06-24 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