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087
威望:353 點
金錢:20861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三)

  身下的丽人脸色苍白,但虎哥却能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玉膜,那花谷中喷涌而过的滚滚蜜泉,而

且,夹得更紧了……
  虎哥轻轻一笑:“弟妹这么舒服,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要是让你不舒服了,就有点对不起阿磊了

。”“你,卑鄙!”韵的双颊泛红,眼中却有着愤怒和不甘,一滴泪珠在眼角闪烁……“怎么能说我卑

鄙呢,我也没有想到弟妹你竟然第一次用后面就去了,只能说弟妹你太棒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很少见到

这么出色的女子呢!”说完,不等韵回答便轻轻动起了腰……“我……”韵想要反驳,却突然间找不到

反驳的理由,只能随着男人的撞击,紧紧揪着床单,恼羞地转过了头。
  男人看到眼前的美人哑口无言,嘿嘿笑了笑,加快了挺动的速度,让美人尚未过去的高潮余韵渐渐

变成了一种另类的异感。虎哥知道,这种没有经过插入而达到的巅峰并不完整,如果继续挑逗,反而会

让女方更加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空虚,于是一刻不停地逗弄着身下的美人,而眼前美人那努力维持却渐

渐紊乱的呼吸却正说明了这一点。
  “弟妹,我要来了,这次是真的哦。”美人一声不吭,显然不准备再和他说话。虎哥却没有这么简

单就被打发,于是他突然将双手伸到了美人胸前,双手像碗盖一样扣住了娇嫩的双峰,以此为支点,将

美人趴在床上的上半身向后拉起,直到撞到一个宽阔的胸膛才停下。“啊!!”猝不及防的美人吓了一

跳,随后便感觉到了男人那滚烫的胸膛,同时感觉到一张冒着热气的大嘴从耳后袭来,似要追逐那美妙

的小樱唇。来不及惊慌的美人将头一摆,甩开了男人的追击,男人却也不以为意,反而贴上了美人的玉

颈。
  此时两人一前一后跪在床中央,前方的美人被男子狠狠地揉进怀中,一对大掌用一种淫靡的方式缓

缓揉捏着美人的玉峰,而两人的下体正毫无间隙地贴在一起,再加上男人正仿佛吸血鬼一般激烈地吮吸

着美人偏开头的玉颈,晃一看去,竟有一种邪异的美感……
  “呜……”美人被这种羞耻的姿势弄得全身颤抖,只得咬着牙紧紧闭着眼睛,以求噩梦快点结束。

感觉到了怀中美人地的颤抖,还有那渐渐火热的娇躯,虎哥不由得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弟妹,你也又

有感觉了吧,我们一起去吧。”“没有!
  永远没有!!“韵的语气带上了气急败坏的味道。虎哥却没有理会韵的话语,反而将左手往下伸去

,捉住了那闪着露珠反光的青青草地,往里探寻着……美人的左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只罪恶的左手,企

图阻止它继续深入,可那柔嫩的小手哪里能阻挡男人有力的探寻,只得无力地抓住了手背,随着它一点

点渐渐深入……
  男人的撞击渐渐变得野蛮粗暴,初经人事的菊穴早已被搅得泥泞不堪,那不知是哪里来的汁水,在

保护了菊穴的同时也为男人阳物的进出提供了方便,此时,巨龙早已可以顺利地拔出,只可惜我那可怜

的韵此时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思考这一点,不然,她就可以避免接下来的命运……
  男人虽然感到了劳累,却依旧努力地耕耘着,不让眼前的人妻有思考的余地,汗如雨下的两人都开

始喘着粗气,而两人的汗在男人的胸口和美人的背上聚集,似是形成了一层水膜,将两具赤条条的肉体

紧紧吸在一起,此时后面的男人突的打了一个激灵,便只见得他将下腰狠狠往前一送,粗长的大棒尽根

而没,看那长度,怕是进入直肠了吧。而他的左手使劲捏着那蜜口的小豆豆,而那右手,更似乎要将掌

中的玉乳揉进手心似的狠狠一捏……
  不知是因为右乳的疼痛,亦或是因为那左手的粗暴,又或者是那在肚子深处狠狠爆发的滚烫液体,

又或者是——三者都有,只见前方的美人头一仰,牙齿狠狠地咬住,右手反抓住男人的右臂,似在寻找

一个支点,那左手更是紧紧地箍住了男人的左手背,不知是想让它离开还是更加深入……
  是的,虎哥在韵的直肠里狠狠地灌入了他火热滚烫的精液,虽然只是在监控中看到,我却无比清晰

的认知到了这一点,而虎哥微微蠕动的腰部和透过两人左手流出来的涓涓细流,更是清晰的告诉了我:

韵,被虎哥的精液再次送上了高潮……
  我明白这也许只是虎哥算准了两人的时间而已,可看到了这一幕,我却依旧产生了一种心被挖去了

一块的感觉……而当我和韵以为虎哥会到此结束,结果接下来的事告诉我们,我们想得太天真……

   
TOP Posted: 2017-04-19 11:54 | 回12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087
威望:353 點
金錢:20861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四)

  两人的“搂抱”持续了多久,我不得而知,不过当虎哥突然长吁一口气,然后放开了搂着韵的右臂

,失去了男人的支撑,身前的玉人无力地往前倒了下去,而那瘫软的巨龙也随着佳人玉体的前倾而滑出

,只是在龙头与菊穴分离之时,发出了一声“波”的回响……
  若是平时听到这声音,韵虽然会感到羞怒,但却会冷淡处之,但,此时的韵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侧着头趴在床上,眼神空洞,眼角却流下了一行清泪……
  看着默默流泪的韵,虎哥的眼睛闪过一丝得意,而当他看到韵那湿淋淋却已经紧紧闭上的菊门时,

略一思索,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欲火,身下的阳物又慢慢挺立了起来……
  当虎哥的手碰到了韵的腰部,她便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侧身闪过了,“你还想干什么?”,韵

空洞的眼神一变,充满了戒备。“不是说好了今天要让我们共度良宵嘛,自然是要与弟妹深入”交流“

一下了。”
  “你刚才已经……已经那个过了,今天已经结束了,你可以走了!”,韵的口气不容置疑。“不不

不,刚才那个怎么能算,那只是插错了而已,难道弟妹觉得插肛门可以算性交吗?啧啧,没想到弟妹是

这么开放的人啊!”“不用花言巧语,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韵的声音无比坚决。
  “弟妹可不要这么绝情啊,要知道,我们刚才都那么快乐,要是弟妹这么狠心,说不得我也得和阿

磊”分享分享“这份快乐了。”虎哥的声音却越来越从容不迫。“你想毁约?!”韵的眼神一下子冷了

下来。
  “不不不,我说过的,我王虎从不毁约,哪怕是口头承诺,哪怕是跟路边的乞丐交易,我也从未食

言。”“可你刚才……”“我刚才说过,只要你答应陪我并履行赌约,那我就把‘那晚上’的视频都给

你啊,有什么不对吗?”
  “你,无耻!!”韵的脸色变得铁青。“那么,我们继续吧,只要再让我射一次,我保证马上走,

而且包括今天之内以后的视频都不外传,到最后还会全交给你处置,咱们各奔东西,你说怎么样。”听

到“以后的视频”时,韵的脸色白了一下,想说什么,沉默良久,最后还是苦涩地道:“那,就这样吧

。”
  虎哥闻言大喜,正待上前,却见韵下了床,对他说道:“我要先去一趟洗手间,你不要跟过来。”

“弟妹,这个时候去厕所不太方便吧。”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去卫生间又怎么了?!”“要知道,你家的卫生间好像是在主客房的中

央吧,要是你这时候出去,惊动了阿磊,嘿嘿,我可不保证在有响动的情况这药的效果能保持多久,不

过要是你想让他看看你这么漂亮的一面,我也不介意的。”说完,他贪婪地看了一眼眼前赤裸的人妻,

看了看她右乳上那邪恶的掐痕。
  “这……”韵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在欺骗自己,可是涉及到丈夫,她却不敢赌了。“嘿嘿,那就过来

吧,弟妹,一会儿就会结束的。”男人看出了人妻的犹豫,拉着韵的手腕把她到床边……
  “那你要做就快点,我还要去卫生间。”韵的声音有点不耐烦。“嘿嘿,弟妹这么主动,我还真有

点不好意思。”韵默然不语,仿佛没有听到男人的胡言乱语,只是随着男人的动作坐到了床上。“弟妹

,你有没有试过,自渎?”虎哥忽然抬头说道。“你难道想……?你认为我会做给你看吗?”韵的语气

带上了一丝鄙夷,那个精明的王虎竟然会提出这么天真的要求,真以为她是白痴不成?
  “不不不,我在想,如果弟妹你自渎给我看,让我看到你靠自己一个人达到高潮,那我就先把那晚

的视频还给你,而且我保证不主动进入你的身体,当你高潮之后,今晚就算完,我马上就走,你看怎么

样?”“你又想耍什么花样?”韵知道这其中一定有诈,但虎哥的条件却让她有点无法拒绝,能够先得

到一段视频自是不必说,光是不插入这一条就足够她心动了,在有意识和无意识情况下被人夺走贞洁那

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要不插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属于磊的。
  “怎么会呢,就算字面上的意思哦,没有文字陷阱的。”虎哥自信的表情却让韵倍感不安。韵仔细

想了想,嘲讽道:“难道你会认为我会饥渴到请求你的插入?”“那你的回答呢?”“我答应了”……

通过镜头,我也感到疑惑不解,虎哥这是明摆着说韵会主动让他插入,可是以韵的刚才的表现,哪怕我

给她下了药,在高潮的关头她也能停下,更别说是主动让虎哥插入了。
  可是接下来我们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因为虎哥想的可比我们远多了。“你说什么,这做不到!

”韵一脸愤怒地道。“这可是约定好的,要知道,有风险才有回报嘛,不准反悔哦”,虎哥的语气带着

调笑,眼神却无比认真。韵咬着下唇,抓着被子的双手已经泛白,整个人慢慢站在了床上,整个人白玉

无瑕的身体都展现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眼前,然后整个人慢慢张开了修长的玉腿,一点点跨蹲在了躺在

床上的虎哥的腰部上方……
TOP Posted: 2017-04-19 11:54 | 回13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087
威望:353 點
金錢:20861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五)

  对,虎哥唯一的要求便是韵必须蹲在他腰部的上方自慰,否则,就算韵输。
  韵本想直接拒绝,可虎哥却对她说:“那我就直接插进去咯,不过这样跟你输了有什么区别吗?”

韵一思量,若是自己继续下去,以今天喝了红酒而有点敏感的身体,的确有胜利的可能,而即便是输了

,却也跟拒绝是一样被玩弄的后果,何不乘这个机会赌一把呢,思来想去,怎么都不会亏,于是,最终

她还是答应了。
  而在场外清醒的我才明白,这时,韵若拒绝虽会失去清白,却能留下自尊,而当她失败,却会一败

涂地。因为这样到最后,如果她坚持不住了,那就算是“半主动”进入了……
  只见玉人通红着脸,将右手伸到身下,左手向后撑着后仰的上半身,中指慢慢探入了自己的青青早

地。而现在虎哥正从下方清楚地看着这一切,看着美人在他挺立的巨龙上方慢慢开始玩弄自己羞耻的部

位,而在摆成这样的姿势的时候,韵才开始后悔,这姿势可是太让女性丢脸了,几乎就是把女人的自尊

完全抛弃,把耻辱的一面全展现在了男性面前。不过后悔也晚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
  韵的手法很生疏,一向正统的她虽然知道这种事却不屑去做,而紧张的心情和另一个难以启齿的原

因却让她很难进入状态。“弟妹不妨再用上无名指。”在近五分钟韵的感觉都没有出现时,虎哥突然“

好心”地提醒。迟疑了一下,虽然很怀疑虎哥别有用心,但双腿已经渐渐开始发麻的韵不得不将无名指

也送入了花谷,和中指一起缓缓抽动起来……
  当左手开始发麻,美人妻不得不换上了右手撑住,可当她将有点麻木的手指送入秘谷中,脸色兀的

变得煞白,左手像触电一样抽回,而那沾满湿痕的无名指上,有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将沾着丝丝

水光的戒指取下,用白纸擦干净,韵继续自己的“赌约”,不过从她有点不稳的身体可以看出,她已经

有点力不从心了。此时的韵心中有点混乱,可是刚才的一出后,却慢慢感觉到身体有一点发热,她不知

这是药效再一次发作,只当是离成功不远,不过那开始微微颤栗的小腿却说明她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美人只觉双腿开始麻木,全身汗如雨下,加上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竟感觉在这样的刺激下,花

谷内断断续续渗出的蜜汁竟慢慢变成了涓涓细流……正待此时,美人的双腿忽的一个晃动,整个下体往

下突降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指背和谷口,碰到了一个滚烫的龙头,烫得那美妙的娇躯一颤,立

刻像触电般向上抬起,不过,她却感觉,心一惊之下,身体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下体开始变得空虚,

而且,腿更麻了……
  看着眼前苦苦咬牙的美人,虎哥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看着那以肉眼几乎不可见却慢慢沉下的玉体

,他便将下体扶了扶,对准了那微微晃动的蜜口……
  “你……无耻!”韵对虎哥的表现气愤不已。“”弟妹啊,我的宝贝现在可是在你下面哦,要是你

不小心坐下来,那我可就惨了,还不如让我找准位置,反正如果你赢了,那我做这些也对你没有影响是

不?“韵默然不语,不过左手的速度却渐渐加快……
  虽然韵平时也锻炼身体,却也经不住这么久的蹲姿,只见美人呼吸渐渐紊乱,双腿也已经坚持不住

,待得她的蜜口再次触碰到了那火热的龙头,却也没有了力气再次提起,韵只得忍住羞涩,将就着抚弄

起来。虎哥这下更是直接,放开握住阳物的双手,将其靠在了蜜口上,转而,开始将双手攻向美人长白

的玉腿。“要是主动碰我,你就输了。”韵咬牙“提醒”到。“不不,弟妹,我只是想帮你把身子支撑

起来而已哦,来来,把我的手夹住。”说着,将手伸向了韵的腿弯。韵一犹豫,一咬牙,稍稍把腿弯支

起,让虎哥的大手进入。
  把虎哥的手夹在膝盖下面,韵的脸色好了一点,不管他又在计划什么,至少现在好受了许多,只要

自己早点结束,什么诡计都没用了。
  虎哥似乎确实没有搞什么小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韵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紊乱的呼吸变

得粗重,不过腿部也快再次支持不住了,小腿甚至开始隐隐作痛……
  虎哥敏锐地感觉到了美人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开始轻轻抖动手指。
  美人感受到自己腿弯间的奇异抖动,却也没有心思去再说什么,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巅峰即将

到来,整个身体开始颤抖,体内变得无比空虚,已经再管不得那许多。
  只见美人的急促的呼吸在达到最高点后,整个人上半身使劲向后仰,下半身以虎哥的手为支撑,双

眼微闭,紧紧咬住牙,双指深深进入秘谷,喷涌而出的蜜汁浇湿了下方等待已久的巨龙。“弟妹,后面

有什么汁水流出来了哦。”正在高潮余韵中的,突然被虎哥突然的话语吓得一惊,整个人急忙坐起,可

是,她却忘了自己的身体已经经过高潮而变得无力,双腿更是麻木不堪,这一坐起,才发觉双腿不受控

制,然后整个人在旁观的我绝望的眼神中,不由自主的跪坐了下去……
TOP Posted: 2017-04-19 11:54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2, 06-23 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