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826
威望:254 點
金錢:307239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

  ……
  某个冬日的傍晚……
  “韵,怎么不吃啊,有心事吗,来,吃点青菜。”我给没心思吃饭的韵夹了一口青菜。“嗯,磊,

我没事,只是工作有些烦,来,喝一杯吧。”“来,干杯”我们的杯子“砰”的撞击了下,红酒里映出

的,是两人各怀心事的面庞。今天回家,韵破天荒想喝一杯,我看出她有心事,便开了一瓶红酒,我们

对酌而饮……
  吃过了饭,我有点困,便在沙发上,眯着眼睡过去了……
  韵走到我面前,坐在了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我,右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眼角流下了泪水……“叮咚

……”忽然响起的门铃惊醒了沉思中的韵,抹了抹眼角,确定没有异样后,韵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门一开,虎哥就被眼前的美人惊艳到了,美人一身朴素的居家服,不施粉黛的瓜子脸,淡雅与雍容

并存,上半身是白色的长袖衬衣,下半身是淡蓝色宽松牛仔裤,一股高雅的气质迎面而来。韵厌恶地看

了一眼眼前的胖男人,淡淡地说:“进来吧。”
  虎哥进了房间,看了眼沙发上的我,说道:“总不能把阿磊放在这里吧,先放在客房去吧,放心,

我那药不伤身的,而且绝对有效。”韵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把我放到了客房的床上,还为我盖上了被

子,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关上了房门……
  等了一会儿,确定韵真的走远了,我慢慢睁开了眼,嘴里无比苦涩,内心却又无比地兴奋。我打开

了装在卧室的摄像头的接收端口,顿时,多个画面出现在了眼前,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了卧室的每个角

落。在我这些日子有意无意的引导下,我们的卧室已经换上了粉红的床单、蚊帐和窗帘,充满了暧昧的

气氛。此时,卧室的大灯已经亮起,但里一个人也没有,在我忐忑的等待中,终于,两个身影出现在了

我的眼前,而这,也让我的心马上提了起来……
  两个并排的身影走了进来,而妻子的身影不知为何有点蹒跚。仔细一看,只见在美人的背后有一支

罪恶的大手从裤间伸了进去,在那丰满的臀部不停抚摸揉捏,牛仔裤也在大手的蠕动下变化出一个个诡

异的形状……韵的脸色毫无表情,仿佛那大手揉弄的并不是她身上的肌肤,只是那蹒跚的脚步却也说明

了男人的粗暴直接。
  到了床边,虎哥抽出了手,然后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好香啊”,韵皱了下眉头,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我和虎哥诧异目光下直接脱下了上衣和裤子,余下了白色的乳罩和内裤,盯着床头说道:“你

弄快点,完了马上走!”
  没想到她这么直接,韵的果断出乎了虎哥的预料,不过他马上挑了挑眉头,说道,好啊,然后从随

身包里面取出一个小巧的DV,准备安放在正对床中央的位置。
  “你要干什么,我可不会让你再一次得到把柄了,死了这条心吧,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也不怕什么

了!”韵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谁都能听出那份果断和决心,恐怕如果出了意外,她真的会以自己的性命

作为赌注……
  “这可就很难办了,我只是想在这里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已,可弟妹你的要求让我很为难啊,我

可是准备和你共度一个让彼此都幸福的美妙夜晚哦。”“对于你,我永远也不会有感觉的,你死了这份

心吧!”韵的态度坚决,不为所动。
  虎哥皱眉思考了很一会儿,终于缓缓说道:“这样吧,我们来打一个赌,各自退一步,你要尽可能

配合我,而只要我今天在你之前射出来,就算我输,那我就把那个晚上所有的数据都交给你,我保证不

外传,并且只要你不再调查我,我也不会再介入你们夫妻的生活;但是,如果你被我先弄上了高潮,那

么你就要陪我几次,次数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放心,不会很多的,毕竟你我都有各自的生活,之后只要

你不愿意,便老死不相往来。”
  韵犹豫了,不是不敢,毕竟她对自己有信心,毕竟自己的性欲不强,而且对于自己厌恶的人怎么都

不会有高潮的,她是怕虎哥食言而肥。“对我王虎的信誉你可以放心,如果这点承诺都做不到,那黑白

两道的兄弟也不会给我这么大的面子。”韵在犹豫了一下后,缓缓点了点头。却不知,这一切已经落入

了我们的设计中。
  ……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9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826
威望:254 點
金錢:307239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一)

  当韵在内疚悔恨的心情中给我倒下“安眠药”的同时,我也将另外一种药放入了韵的酒杯之中。那

是我在网上千挑万选的药——春药。这种药并不会像其它同类一样,直接让人进入狂乱的兴奋之中,它

反而发挥的非常缓慢,并且有较长的潜伏期,只有当女方处于高度紧张、兴奋或者愤怒等极端心情时才

会慢慢发挥效果,并且在女方不知不觉中大大加强女方的敏感度,最后慢慢刺激荷尔蒙的分泌,让女方

慢慢进入巅峰。
  这种药局限性较大,但是却无比昂贵,盖因它能在清醒的情况下最大强度地激发女人的性欲,并能

让女方在过程中更加清晰地体验男方所给予的刺激,事后回味时更久久无法忘怀。
  在平时,哪怕虎哥技术再如何高超,恐怕对一直处于厌恶和恶心感中的韵来说,那也无济于事,可

是当这种药进入了韵的体内,有的东西或许就已经不在她的控制之中了……
  而韵却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坐在了床上,看着地板,仿佛在低头等着男人的宠幸。虎哥并未让

佳人久等,他让韵趴在了床上,然后脱下衣裤,只留下被阳物撑起一个巨大突起的黑色四角裤,然后双

腿分开,跨跪在韵的正上方。下方的韵感觉到了男人的动作,只是将脸埋入了枕头中,什么反应也没有

。虎哥不以为意,只是将饱胀的内裤顶端顶进了韵的双腿之间,在韵的白色内裤上缓缓摩擦着。然后他

把头放在了韵的脖间,一点点温柔地亲吻着,直到把那光滑的后颈全部舔上一层反光的水渍……
  抬起头,看着女神光滑的背影,虎哥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了一瓶润滑油,打开瓶盖,然后沿着女

神背脊的中心,从后颈处一点点往下浇,最后从双足处往回,浇了个遍。冰凉的液体倒在了女神的背上

,韵不禁微微打了个冷战,似被吓了一跳,然后继续趴着。
  虎哥把润滑油装回去,笑道:“弟妹,我来给你按摩一下。”然后不等美人回应,双手开始缓缓地

攀上美人的玉背。他将润滑油慢慢揉开,从双肩开始,像真正的按摩师一样为美人推油,待得美人全身

流满了润滑油,他便开始了进一步按摩。他先将双手沾满润滑油,然后从两侧伸入被乳罩包裹的压在美

人身下的玉峰之中,然后又是一番激烈地揉捏,而在润滑油的帮助下,那双峰变得滑不溜手,却是怎么

也握不住了,反而让当事的两人感觉到一丝淫靡,“还真是调皮啊,呵呵”,韵听到这句话依旧毫无反

应,只有那埋得更深的脸在述说着她的羞愤……
  玩够了美人的玉乳,虎哥的手缓缓下移,最后来到了玉人的脚掌之间。上一次在黑丝的包裹下,玉

趾还能保持一丝最后的尊严,可这次已经没有了保护的玉趾却只能在男人的面前展示自己最绝美的风采

。男人如同野兽一般疯狂地分开美人的脚趾,然后将舌头灵活地深入缝隙中穿梭,仿若在林中游玩的小

蛇,欢快地穿行着。待得小蛇玩够了,野兽便分开了大嘴,将秀美的大拇趾吞了进去,让美人通过拇趾

,感受他嘴里的温暖与温柔,他对拇趾或舔或咬或吮吸,最后让脚趾在嘴里一进一出,仿佛成为了另类

的性器一般,让美人整个身躯都颤栗了,待得他找到了另一只玉足,那玉足却本能地收了回去……
  “弟妹,这样可不行哦,说好了要配合我的,不然的话就算你输了哦!”玉足只好慢慢回到了男人

的怀中,伴随着男人那意味深长的坏笑……
  等男人赏玩够了玉足,他终于决定开始正式狩猎今天的猎物。
  “把屁股抬起来,整个人四肢撑在床上。”男人第一次用命令的语气对妻子说话,妻子犹豫了一下

,仿佛挣扎着什么,最后,还是按照男人的命令摆成了羞耻的姿势。
  而在客房的我则是涌起了巨大的嫉妒感,不仅是因为恬静温婉的妻子第一次在人前摆出这么羞耻的

姿势,还有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虎哥蹲在妻子的美臀后面,把脸慢慢埋入翘臀,然后深吸一口气,“呼~,真香啊”说完还轻轻拍

了拍翘臀,“弟妹的屁股真是有弹性”,妻子整个肩部都在发抖,表示她正承受着巨大的屈辱和愤怒。

不过男人终于离开了臀部,看着眼前的美人,突然出手,迅速解开了乳罩后背的扣子,然后让其随地心

引力慢慢飘落,那对玉乳则吊在了胸口,仿若成熟的蜜桃,沉甸甸的……
  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美人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了“啊”的惊叫,感到了一丝惊慌与羞耻。如果,虎

哥在最开始就除下了韵的乳罩,或许不会有这么大的效果,但在韵已经“习惯”了乳罩保护的情况下,

这样突然除去了遮羞布的情况,会让美人感受到别样的羞涩。
  欣赏了美人那一刹那的慌乱,虎哥充满成就感地放出了那久违的巨龙,然后让它在美人的最后一层

防御外轻轻摩擦。“等下”,韵终于想起了什么,看了看我们挂在墙上的新婚合影,咬了咬牙说道,“

能不能把灯关上?!”“好啊”在韵意料之外的回答响起了,她以为虎哥会以要摄影的理由拒绝,却没

想到他却答应了,把她下面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主卧里一片漆黑,客房里的我便陷入了焦躁,看不清的漆黑画面里就像有一个恶魔在低语,让我口

干舌燥,心脏骤跳。
  这时,画面里却响起了“哧溜”的声音,是虎哥在吸吮韵的哪里呢,是脖颈、玉背?还是……“还

是跟上次一样香甜可口、嫩滑多汁,让人欲罢不能啊。另外,这里是不是又变大了,捏起来真是让人爱

不释手!”虎哥的声音从画面里传了出来,让我不禁血脉喷张,“说这些干什么,除了让我更讨厌你以

外有别的用吗?”韵那清淡的声音仿佛有治愈人心的功效,让我开始平静下来,可下面的话却又将我再

次推入了地狱,“还是快点进来吧。”虽然我知道,韵是为了完成赌约才说出这句话,可是却仍旧无法

接受韵——我那心爱的妻子,主动要求男人进入她的身体这件事。
  “好的,弟妹,我要来了,你要接住哦!”“……”韵一言不发,不去理会这些污言秽语,房间里

一片寂静。似乎只过了几秒,又过去了千万年,当我的世界被寂静笼罩,当我以为就这样一切都过去时

,我的世界被一对男女的声音所冲破……
  “啊(啊)!!”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尖叫被打入了我的脑海,让我静止的心猛然跳动了起来……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10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826
威望:254 點
金錢:307239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十二)

  “拔出来!快拔出来……”韵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与无助,而男人却似乎忽略了这一点:“弟妹,你

夹得我好紧啊,没想到你今天这么厉害……”“快拔出来,那,那里是……”男人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

,悉悉索索的一阵,我的眼前骤然亮起。
  ……突如其来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因为男人只打开了一盏床头灯,而眼前的画面却让我呆滞住了

,再管不得其他……
  只见粉红色的大床上,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人跪趴在中央,那美丽的曲线和光滑的肌肤在粉色的床上

仿若圣洁而淫荡的天使,而在天使那圣洁的臀部中央,却有一根黝黑粗大的丑陋怪物钻入,仿佛显现出

了天使欲要净化恶魔的一幕。
  对,虎哥进入的不是韵的蜜壶,而是那从未有人探索过的菊穴,那一张一弛的臀部肌肉,想要将入

侵者挤出去,却反而让入侵者有了更多的快感。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下身坚硬如铁,心中无比酸涩,

终于,连妻子的最后一块净土也被玷污了吗……
  “我,我马上拔出来。”男人回应着,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男人将柱身慢慢抽出,可是,在龙头

将要抽出时,却被菊口牢牢地卡住,每当要使劲,便卡得美人剧烈疼痛,终究是没有抽出来……
  “弟妹,刚才没有光线,太暗了,竟然入错了穴,是我的错,现在不是我不想出来,而是你不放我

啊,你夹得这么紧,噢,更紧了,让我射一次吧,软了就出来了。”“不,不要……”“这样吧,这既

然是我的错,我在你后庭里面先射也算我输,这样好吧。”“这……那好吧。”虎哥竟然难得“绅士”

了一回,这可是让韵吃了一惊,而我却知道,这其中定有更深的算计。对韵而言,这却是一个极好的机

会,要是虎哥不拔出来插入蜜穴,那他让韵高潮的几率就几乎没有,而如果要拔出来,他却要先射一次

,那便已经输了,这个局似乎已经锁死了,那就是虎哥已经输了,除非……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整个人都颤栗起了来。
  韵却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她对身后的男人轻轻说到:“你开始吧。”然后便咬牙忍住身下传来的阵

阵痛感。虎哥却不急,他说道:“你还有点疼是吧,那我先不动,帮你爱抚一下其他地方吧。”韵不置

可否,她的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后庭的破瓜之痛,哪里还有余裕关心虎哥说什么。
  虎哥从身后握住了那对美丽的双乳,开始大力地揉捏,待得乳尖的樱桃亭亭玉立,他又转而开始挖

弄蜜穴,中指缓慢地抽插,不时还用大拇指和食指轻掐一下阴核,玩的不亦乐乎!“好了,你可以动了

”韵没有回头,平静地说道。不知是疼痛终于过去,还是受不了了男人的挑逗,韵终于对虎哥发出了抽

插的邀请……“那我开动了,哦,弟妹你真紧,好舒服,弄得我都快射了。”男人的语言无比粗俗,可

是韵却不由得放下了心,自己马上就可以结束这荒唐的错误了……
  放松下来的韵感觉身体里的力气渐渐消失,同时带着一丝舒爽的慵懒,仿佛运动后在床上美美地睡

了个美容觉,那下体里传来的饱胀感充实又熟悉,不过这次却是在后面、在肚子里进进出出,每次都让

人有一种畅快地将秽物一口气喷洒而出的舒爽和有什么顶在那里梗住的难受,两种感觉在身体里交替出

现,让平日里典雅的美人感觉到了羞耻,再加上自己在用排泄部位做那种事,却又有了一丝令人心慌的

,罪恶的背德感,想到这里,美人就莫名觉得身体内部有什么在抽搐……
  韵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的蜜穴流出了蜜液,深处有着莫名的空虚,仿佛在渴求着什么,而后庭

那清晰的饱实感与蜜壶的空虚感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膜,让她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渴求,当感觉到男人的胯

部再一次撞击在自己的臀部,当感觉到后庭那奇异的充实感,她感觉到了蜜壶的抽搐……大惊的韵本来

想立起身,却听到身后的男人说:“弟妹,我要去了……”伴随着男人的加速,韵也暗中呼了一口气,

咬牙承受住男人的冲击,待到男人又抽插了数十次,她却感觉到自己蜜壶的抖动加快,身上开始颤抖,

当她想喊停时,只听得男人一声嘶吼:“弟妹,我来了!”然后一个粗壮的长龙顶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

地方,于是,她也咬牙挺住,似在抵抗着什么……
  当韵终于顶住了冲击,长吁一口气的时候,却蓦然发现,体内的巨龙根本没有软化的迹象,也没有

退出的意思,她不解的回头,却看到了一双带着坏笑的眼睛。
  她的脸色忽地煞白,想要逃开,却被男人紧紧抓住腰肢,然后,在她绝望的眼神下,男人伸出左手

,轻轻弹了弹蜜壶间的那一粒小阴核,“不!!”一时间,蜜如泉涌……
  ……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 05-01 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