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69
威望:412 點
金錢:113814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七)

  我的心似乎快炸了,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昏黄的灯光中,一个仙子般的美人,玉体侧翻,一条

黑丝玉足平放在床上,另一只却被一个野兽般的男人立起抱在怀中,被强行分开的胯间有一条黝黑粗长

的丑陋阳具在进进出出,而美人的脚更是被野兽衔入口中,仿佛那至高的美味,受到激烈冲击的美人更

是上下摇动,胸前的诱人双峰随着摇动翩翩起舞,加上美人咬牙忍住的哼声,组成了一副无比淫靡的春

宫图。
  待得眼前的美人似乎又要再一次步入巅峰时,被这千年一见的小穴所包夹的巨龙似乎也快走到最后

,于是,虎哥让美人再次平躺,我的下体再一次坚硬如铁,然后掏出来,轻轻撸动着,然后将美人的双

腿渐渐抬起往上折叠,待得美人发现他的邪恶用心时却开始了激烈的挣扎,男人无视了佳人的反抗,反

正是最后了,不说箭在弦上的她想不了太多,哪怕她发觉了什么也无所谓了,他将美人的玉腿折到了胸

口,用双手绕过腿弯固定住,然后握住了那迷人的双峰,然后将巨龙对准了粉红的蜜口,将全身重量集

中在腰部,深吸一口气,往下一沉,“啊”,当巨龙以千钧之势贯穿幽谷,仙子终于忍不住嘴里的声音

,待她想要再次咬住牙时,男人却已经再次下落,“啊……啊……啊!……啊……”随着男人如打桩机

一般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仙子的喘息叫声也开始此起彼伏,一次,又一次,当数十次抽出插入后,两人

的身体都开始颤抖……
  “老婆,我要去了”“啊,没带套,在外面……”“老婆,叫我,叫我!!”男人无视了仙子的抗

议,开始了激烈地呼唤,“啊……磊,磊……”“老婆,老婆,老婆……”男人脸上青筋挺起,却依旧

强忍着引导仙子“磊……磊……老公……老公……”终于,韵叫出了他希望她叫出的名字,在彼此的呼

唤声中,交缠的两具肉体终于迎来了巅峰,“老婆(老公),!!”随着一声异口同声的嘶吼,虎哥将

阳物全根尽没,整个人压住了美人的身体,然后封住了美人的娇唇“呜呜……呜……呜呜呜呜……”,

而我心爱的妻子,韵,竟然用小腿交叉勾住了男人的脖子,然后任凭虎哥索求自己的舌吻,只见那性器

结合之处,严丝合缝,只余下男人两个硕大的卵囊一涨一缩,把那传宗接代的毒素,通过被仙子肉壶紧

紧吮吸的龙根,狠狠灌入仙子的蜜壶深处,再与仙子喷出的蜜汁相撞,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蜜壶

内好一副阴阳交泰的和谐……
  一旁的我已经不知道射了多少次,只见床上的一对新人慢慢分开,仙子瘫软无力,大口喘息……等

到平静下来,屋子里却只余下一片寂静。
  良久,韵带着一丝试探,一丝不安,一丝恐惧:“把,把我的眼罩取下来。”虎哥朝我点了点头,

我像是才回过神来,把自己使用的纸张处理掉,整理好衣衫,迅速躺在了沙发上。虎哥则慢慢拨开了韵

的眼罩……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6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69
威望:412 點
金錢:113814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八)

  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冬日,我从睡梦中醒来,身旁的韵已经不见了踪影,因该是去上班去了吧……
  四个月前发生了某件事后,韵的行为就变得比较奇怪,先是几周不和我同房(胸部上还有掐痕),

然后我提出要再玩别的玩法后她却一脸铁青,直接拒绝了,还生了我几天闷气,当然我也明白她发生这

些变化的原因,在我问到那天晚上的具体情况时她便直接告诉我,我刚绑上她不久就在沙发上醉倒了,

怎么叫都叫不起来,害的她在床上绑了几个小时,等到自己慢慢挣脱时天都快亮了,摄影机里只有她自

己被绑了一晚上的视频,所以她也删掉了。韵还趁机对我发脾气,冷着脸告诉我以后再也不准搞这些了

,如果我不知道实情,也许就不会发现藏在这番话背后的心虚、愧疚和哀怨,还有那一丝丝的愤怒……
  好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调养,韵似乎已经慢慢恢复过来了,正因为我们彼此都对对方有着难以言喻的

愧疚,这几个月我们夫妻的生活反而更加和谐,连感情,都能感觉到更加密不可分,哪怕是为对方付出

一切。
  而在我几个月的生活中,我却悲哀地发现,经历了那个血脉喷张的夜晚,我的欲望更进一步地畸形

了,虽然平时的房事没有问题,可我却越来越没有激情了,好在我掩饰的很好,韵也不会看出来。本来

想就此打住,不再让韵受到伤害,就算是一辈子没有激情又如何,难道比得上韵的一根头发重要吗?
  可是,世事却没有那么简单,我察觉到了,韵在调查虎哥的事,在我无意中发现,她已经调查到了

虎哥入狱的那段经历了,恐怕她是想让这个夺走自己贞洁的男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而她瞒着我,一是不

想让我察觉那天晚上的事,二是怕我夹在“恩人”和妻子间难做,一旦东窗事发,她怕我受到伤害,也

怕被我抛弃吧,真是让我又感动又心痛,想到深处,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
  可是,我亲爱的韵啊,你这样查下去,终会查到你老公我的头上,那样,我们的家庭仍旧会破裂的

……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虎哥对绑在床头的韵所说的话:“在厕所里我就听到了你们

两夫妻的对话,阿磊真是搞笑,这么漂亮的妻子竟然会提不起性趣,还玩什么绑眼强奸play,不过正好

,我就帮你们真正玩玩吧。”
  “人渣,畜生,变态……”韵平时涵养很好,歇斯底里的她并不能想出太多骂人的脏语,她使劲扯

着手上的绑索,眼中闪烁着仇恨的泪光,恨不得咬下面前男人的一块肉。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磊呢

,磊去哪里了,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虎哥笑了笑,对着暗处沙发上的我指了指:“

放心,他没什么,只是在你去厕所时,我在他的酒里放了点安眠药,本想着只是匆忙定了一个临时的计

划,我也没有想过会成功,哈哈,这要多谢阿磊的愚蠢,不,应该是没防备吧,我可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啊,我也没想到,四合院窗户这么低,你们竟然不上锁,简直就是在欢迎我嘛!”
  “无耻,卑鄙!!”韵也仿佛知道自己的挣扎没有作用,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虎哥,“你会付出

代价的!”“不要这么说哦,你现在就是去告我也没有用,无凭无据有什么理由告我”“你的精……精

液射了进去,只要我拿去化验,和你的一对比,你就逃不掉了。”韵用锐利的眼神看着虎哥,已经稍微

清醒的头脑很快便理出了思绪。
  “是吗,可是这样的话,你的老公怎么办,让人知道他的老婆被自己的恩人上了?哦,无所谓了,

大不了也就是身败名裂吧,是我估计会去跳楼吧,哦不,以阿磊的性格应该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以他

对你的爱,恐怕这事情他会站在你那一边,并且对你一如既往的爱。”虽然有点奇怪虎哥为什么会站在

我的角度这样分享,但韵却是知道我的性格,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是的,磊,他,他会支持我的,大

不了这次过后我就离婚,然后一辈子不再嫁,一辈子补偿他!”
  旁边的我内心一阵感动,同时内心充满了内疚与痛苦。“哦,是吗,可是看到这张卡里的录影就不

一定了吧。”“那是你强奸我的证明!”“是吗?可是我却不这么觉得哦。”“什么?!”“你看看,

全程到尾都是我们在玩强奸play哦,而且你想想,哪有人连自己老公都认不出来的,恐怕我这根宝贝和

磊的不是一个尺寸吧,你连这都体会不出来?就算磊的和我大小差不多,那我这一身肥肉总相差太大了

吧,最后我可是全身都压了上来哦,可是你却陪我玩到了最后,老公都叫了!只要我把你叫阿磊名字的

情节删去,你觉得阿磊和警察看到这份视频会怎么想,那最多是一个合奸,而且你会成为大家眼中的荡

妇哦!”虎哥得意洋洋的表情让韵终于支持不住,整个人绝望地摊在了木栏上。
  “只要你我不说,今晚便什么也没有发生,对了,我先回去把视频转了,再把卡还回来,在那之前

,就辛苦弟妹你再绑一会儿了,哈哈哈哈哈!”说完,他便笑着走出了卧室,留下了绑在床头眼神空洞

的韵和在沙发上“毫无知觉”的我……
  回过神,眼前刚充好的咖啡已经快凉了,我却没有心情品尝,我几乎算到了计划的每一步和每一个

变数,设计好了对韵的每一句台词,可是我却没有算到,自己出现的想要保护韵,想要停止计划的念头

。现在,韵已经开始了调查,这也是我计划中考虑过的变数之一,想要解决这个变数,只有将计划继续

进行下去……
  良久,我下定决心,打电话给虎哥,让他开始下一步计划。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7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69
威望:412 點
金錢:113814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九)

  “叮铃铃”“喂,哪位”“嘿嘿,弟妹,是我”“是你!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难道想威胁我?警

告你,不可能,大不了一拍两散!”韵的语气充满了冰冷。“弟妹,不是我不想放过你,是你不想放过

我吧!”“你在说什么?!”韵的语气强作镇定。“嘿嘿,弟妹,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调查我是吧?

!”“……”“如果你调查过我,就该知道我王虎也是进过大狱并提早释放的,不是我吹,黑白两道都

要给我一点面子,你调查我的过程我全都了如指掌!”“你想怎样?!”妻子的语气越发锐利,但握住

手机的手却已经捏地发白。“我想再和你做一次”“没门!”“不要急着拒绝,回家后你就会懂得有的

时候拒绝为你好的人不见得是好事。”韵“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往家里赶……
  “咚”的一声,在客厅整理报表的我看到韵站在门口,扶着墙喘着气,像是刚赛跑回来。“怎么这

个时候回来了?不是上班时间吗?”我站起来对韵说道。眼前一阵黑影闪过,韵扑入了我的怀里。“怎

么了,突然这样?”我搂着怀里的韵,轻轻拍着她的背。“你没事就好……”“嗯?什么”“没什么,

只是,只是突然有点想你了,刚做了个噩梦,就,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
  “什么啊,原来是梦,这么大人了,也没想到打个电话”我轻轻搂着韵,“不过,我很开心哦!”

韵有点不敢看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我怀中起身,“刚才,家里有没有谁来过,或者发生过什么奇怪

的事?”“这个时候哪里会有人来啊,又没有快递,至于奇怪的事,你还真是睡糊涂了!”我轻轻捏了

捏韵的瑶鼻。“哦,那是我多心了……”
  “好了”我站起身,“我的报表弄得差不多了,去看看毒杀完没。”“毒?”“嗯,电脑好像中毒

了,我老是收到一些不良图片,刚刚开启了杀毒就来做报表了。”“那我也去看看”“随你吧,不过先

说好,这些图有些不干净,如果毒没杀完看到图的话你不要被恶心到了。”“嗯……”
  来到了书房,我点开了电脑,发现杀毒软件已经杀完毒了,但图片还在,刚点开,那图就占满了整

个桌面。那是一张环境和人物都打了马赛克的gif图,只见一个肥硕的身躯把一个纤细的身影压在床上

,黝黑粗大的阳具随着男人的上下起伏进进出出,性器结合处冒出了白色的泡沫,看起来无比淫靡,而

女主角之后竟然还用修长的黑丝美腿勾住了胖男人的头,仿佛不愿让他离开……我偷偷了一眼旁边的韵

,在看到这张图时她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煞白一片。我有些不忍,却仍继续说下去:“就是这种图

,删了又发删了又发,不知道是谁干的。”“嗯,嗯啊”“不过这对男女还真是不要脸,这种姿势不但

录下来还到处发,看这女的,身材明明这么好,不会是出来卖的吧,这么淫荡也只有出来卖的才会有吧

。”“是,是啊,真是不要脸……”韵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还是赶快删了吧,这种图片留着干嘛。”

“嗯”我删掉了图片,“咦?韵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哦,别是被恶心到了,我早就说什么来着,这图

你最好不看,快去喝点水压压惊吧。”“嗯……”
  走到客厅,韵却收到了虎哥发的一条短信,短信没有别的信息,有的是我一周来的作息时间表,韵

的身体终于失去了力量,倒在了沙发上……
  “喂,弟妹,想好了吗”“我答应你……”“那好,地点就选在……”“不行,绝对不可以!!”

“是吗,那你可要想清楚哦?!”“求你,换个地方吧!”韵已经接近崩溃。“不行,就那里,不然,

后果自负!”想到那张作息时间表,韵认命地闭上了含泪的双眸:“好吧,我答应你……”
TOP Posted: 2017-04-19 11:53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08-23 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