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12
威望:356 點
金錢:16375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四)

  良久,唇分,两人喘着气,而一缕神秘的银丝却依旧挂在两人唇间,彷佛诉说着刚才主人们的激情


  韵正想开口,虎哥却堵住了她的嘴:“我为了这天秘密照着练习网上练习的技术还不错吧,后面还

有更好的哦!”
  韵不襟猝了一口:“流氓!”
  看来眼罩遮住了眼睛的同时,也遮住了韵的一丝羞耻心……调戏过美人的双唇,男人罪恶的脸向下

移动,在轻轻吻了女神的脖颈后,虎哥把脸埋在了她的双峰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好香”
  而女神只好不堪地别过了脸,不在理会这登徒子今天的污言秽语。
  虎哥缓缓地解开女神的上衣,那一个一个扣子,伴随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心跳,直到最后一个,我的

呼吸也随之停止,展现在虎哥面前的是一对可爱挺拔的蜜桃,鲜嫩可口的水蜜桃被包裹在黑色保守的乳

罩中,反而增添了一丝庄严与神秘。
  男人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隔着乳罩轻舔着左边的蜜桃,感受着那一点挺立的变化,右手则握住了

右峰的上端,或捻或揉,将右峰变成不同的形状,让它展示自己最动人的风采……过了一会儿,他抬起

了头,轻轻说道:“立起来了哦。”
  而床上的玉人却不肯承认:“没有,流氓!”
  而虎哥则胜券在握的一笑,将乳罩轻轻往上一推,那挺立的樱桃便欢快的跳动出来,诚实地诉说着

主人的愉悦。
  而一旁的我却酸酸的,由于我没经历过多少女人,和妻子性爱的方式也比较单一,每次更是妻子有

一点水便进入,虽然我们都能到达高潮,但妻子每次都是性爱中途乳头才立起来,根本不像面前这样如

此之快。
  妻子彷佛也感受到了征服者的心情,只是紧紧咬着嘴唇不肯屈服。
  而虎哥却不肯放过眼下的猎物,他继续对如玉般的蜜桃发起进攻,嘴上或舔或含,或弹或轻咬,手

上更是轻拢慢捻抹复挑,待得两个蜜桃都占满了侵略者的唾液,仙子终于仍不住鼻腔的喘气,轻轻地“

哼”
  了出来,虽然马上又忍住了,但侵略者却已经心满意足,开始进攻下一个堡垒。
  也许自己不知道,但我知道妻子已经在无意识地配合“侵略者”
  的角色扮演了,而她也在扮演的过程中会慢慢忽略虎哥与我的不同,而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虽

然我只说了“要挑起她的好胜心”,却没有想到虎哥会以这样的方式完美地达到,不,应该是超出了我

的要求。
  本以为虎哥接下来会脱掉韵的裙子,可出乎我们的预料,虎哥下一个竟然攻向了韵的玉足……虎哥

跪在了韵的小脚面前,轻轻捧起了美人的黑丝玉足,然后像捧圣物一般捧到了自己面前,韵彷佛预感到

了什么,开始轻轻挣扎:“不要……”
  可是她的双手正绑在床头,轻微的挣扎并不能阻挡男人的恶行,反而激起了男人的欲望。
  他将女神的玉足捧在面前,然后将脸贴了上去……我从来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玩法,当虎哥贴上妻

子的玉足,我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嫉妒的念头,因为那是我还没有探索涉足过的处女地,那是我还没有体

验过的妻子的神秘区域!
  而最抗拒的却是妻子:“不要,那里脏。”
  同时开始剧烈挣扎,因为她本能地产生了一丝抗拒。
  而虎哥却等着这一刻,压住了韵的脚:“韵,我想要给你一个特别的婚礼,我想要让你知道,我是

最爱你的人,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属于我,你没有什么地方是脏的,就连你的脚,都是如此完美,它不但

不臭,反而充满了芬芳,过去的我从未发现这块美丽的地域,就让今天的我来补偿吧!”
  其实从妻子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从没被玩过玉足,而失了方寸的妻子却从没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凭借

这段话下意识地更加确定面前的是自己的丈夫,而想到丈夫的“表白”,感动的妻子只好别过头去,故

作平静道:“那你轻点,脏。”
  得到许可的虎哥自然大喜,立刻将手中的三寸金莲捧起,将舌头伸出,开始在韵的脚掌舔舐,伴随

着轻微“哧熘”
  的声音,在花园的中央响起……在脚掌处停留了一会儿,虎哥便将矛头转向了纤纤玉趾,隔着丝袜

,他强行将韵的一只拇趾吞进了嘴里,连丝袜都绷变了形,韵的这丝袜是进口高档货,竟然这样都没有

绷断,然后他开始品尝趾间的缝隙,彷佛那里是他的天堂,而这还不完,他竟然将另一只玉足引向了自

己的胯下,那巨大的挺起已经把沙滩裤撑的变了形,他把韵的脚放在上面时,韵彷佛感觉到了那是什么

,迅速收回了小腿,可虎哥不放弃地又把它“请回来”,如此反复多次,似是感觉到了男人的决心,仙

子终于轻叹一口气,不再收回小脚,转而为裤裆里的巨物隔着裤子轻轻摩擦起来。
  看到这里,我的眼角划过泪水,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下体依旧是在裤子里,但我却明白里面已经湿

了一片……在品尝了仙子的两个玉足,享受了仙子的的主动服务后,虎哥终于心满意足,开始进攻她最

重要的禁区。
  他温柔的从脚背舔到小腿,又从小腿滑到了大腿,本以为他又要玩什么花样,可他这次却似乎不准

备搞什么,直接让韵配合,退掉了韵的短裙,而当韵的短裙褪下,我才明白,他根本不需要搞什么了,

因为韵的短裙下面已经湿了,不是普通的湿,而是下面一滩巨大的湿痕……我震惊了,印象中从没见过

女人流出过这么多的水,何况那还是我最心爱的韵,那个总是娴静平澹的韵……
  双颊微红的韵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之前的过程中流出了多少水,不仅有这家席梦思床垫特制吸水

效果外,应该还与她的蜜汁是在持续不断的过程中一点点产生的,所以她还以为自己的蜜汁不是很多,

,而床前的摄像机却清楚地记下了这一切……记下这一点的,还有接近失神,并且下体已经再次火热起

来的我。
  虎哥用意味深长的微笑看了韵一眼,便开始了最后的前戏……
TOP Posted: 2017-04-19 11:52 | 回3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12
威望:356 點
金錢:16375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五)

  在一个如花园般的房间里,一台摄影机正对着床铺中央,昏黄的灯光照耀下,一个美丽纤细的身体

被双手交叉绑在了床头,那是一个仙子,玉体横陈的仙子被蒙住了眼睛,带着一丝邪恶的诱惑,仿佛在

诱人堕落,而顺着仙子的身体望下去,并没有看到一双笔直的美腿,反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仿佛

一头巨兽,正埋头在仙子双腿根部,探寻着绝世的珍宝。而仙子的双腿,正无奈地打开,形成了一个大

大的“M”,仿佛在对冒险的勇士发出邀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看到韵的那滩蜜汁后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后迷迷糊糊地看

到虎哥和韵说了什么,韵激烈地摇头,不论男人怎么说都是摇头,然后男人开始玩弄她的脚掌,与之前

不一样,是一种挑逗挠痒似得玩弄,我看到了韵激烈地挣扎,然后,再然后,在朦朦胧胧中,韵似乎张

开了双腿,然后……
  当我回过神来,麻木地发现我的妻子似乎在以我不能理解的方式犒赏着身下的男人:她主动张开了

双腿,那黑丝包裹住的浑圆玉腿呈“M”型散开,似乎在欢迎男人的探访,不,应该是把玩,而男人的

头深埋在腿根间,隐约可以看到紫色的内裤已经被拨到了一旁,男人的嘴与那幽秘的山谷中间只有一层

薄薄的丝袜,不,应该说什么也没有隔,那透明的黑丝什么也阻挡不了,反而为男人的舔舐增加了无穷

的乐趣,对,就是舔舐,那胯间传来的“哧溜”声是如此巨大,仿佛是老牛在饮水,又似巨猿饮液,很

难想像那深谷中藏纳着如此多的溪水,而野兽则在疯狂地吸吮溪流中的蜜汁,似要将溪中之水一饮而尽

方才罢休……
  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哥对着韵的溪谷又舔又吸,他爱抚着玉人的溪谷,熟练并有节奏地拨弄着阴核,

如在弹奏肖邦的夜曲,手指隔着黑丝刺入,在里面深入浅出,偶尔得到仙子的一声赞扬,便会更加卖力

地辛勤耕耘,以换得仙子的下一次褒奖……当又一次“哼”声过后,仙子的身躯迎来了一次激烈地颤栗

,而身下的男人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坏心眼地停止了动作,仙子若有所失,双腿开始不规则地摆动,

似在寻找着什么……
  到这里,虎哥对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什么,身体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颤栗,仿佛冬天寒风中的鸟儿

,瑟瑟发抖。
  虎哥摸了摸韵的脸颊,韵也仿佛知道了什么,脸上开始出现了丝丝红晕……
  虎哥退下了裤子,把边上的我下了一跳,那是多么大的一条阳具啊,我的算是正常水准,而虎哥却

有十七八公分,黝黑无比,宛如一条丑陋的巨龙,这么大的一条插进去,韵不是直接就怀疑了吗,没想

到居然在这里出了差错,不过我失望的同时也呼了一口气,仿佛轻松了许多,这样计划就不用继续下去

了。
  可是当我向虎哥打手势示意时,他却指了指床上正努力保存平静的妻子,看到了韵两腮的丝红,我

明白了什么,处于高潮边缘的韵正需要一根火热的东西来让她走到巅峰,现在处于高潮边缘却努力保持

平静,反而搞的意识混乱的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机会来感受和怀疑阳物的大小,而当阳物一进去,或许马

上就会走向巅峰的她只有感受到巅峰的愉悦后才有机会感受,而巅峰过后已经习惯了这大小的她更不会

有丝毫的怀疑,虎哥,好深的算计,他已经算准了这一点,才开始无所顾忌地让眼前的仙子走到高潮边

缘,并乘这个机会解决最大的难题……
  我的心又一次沸腾了,早已准备万全的虎哥仿佛胜利的将军,亮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武器。他轻轻分

开韵刚才复又并拢的双腿,而这次,韵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无意识地主动将双腿分开,方便男人的进

入……
  虎哥满意地笑了笑,在我狰狞的目光下,用阳物前端轻轻沾了沾丝袜上的蜜汁,将阳物往那幽深的

溪谷探去……
TOP Posted: 2017-04-19 11:52 | 回4樓
阿尔塞斯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12
威望:356 點
金錢:163757 USD
貢獻:26666 點
註冊:2015-02-24

(六)

  等等,他还没有褪下丝袜!!
  是的,他是故意的,只见那巨龙顶着丝袜,一点点触碰到了幽谷秘口,然后就顶着丝袜一点一点缓

缓进入秘裂,等到丝袜被撑到一个夸张的弧度再也无法进入,巨龙的头颅外加一公分柱身已经探入了仙

子的花园幽谷中,而巨龙在到了尽头之后,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缓缓退出,如此反复,似在等待一飞

冲天的时机……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情虽然激动,却没有那种昏厥感,是早已预料到,还是因为还隔着

一层丝袜,巨龙并没有直接触碰到那神秘的花园,我不得而知,但我却知道,离我梦寐以求的时刻已经

不远了……
  床上的美人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她是想要脱掉丝袜,还是想要巨龙进入,我也已经猜不出

来了……
  那一探一出之下,韵的呼吸开始了加速,双腿无意识地摇动,男人的呼吸也开始变粗,在又一次抽

出巨龙之后,男人的目光变得锐利而狰狞,美人却似乎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却见男人上身微微

前移,扶好巨龙,对准汁液横流的花园,腰部用力,下身用力挺出……
  “啪”的一声,那是黑色遮羞布终于不堪重负破裂的声音,而在我目眦欲裂的注视下,男人那黝黑

粗大的巨龙“扑哧”一声,消失在了韵的秘裂之中……
  难以想象的冲击让床上的佳人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当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秘谷突然间出现了一个意

外的来客,那饱胀的充实感填满了长久的空虚,游走在混乱边缘的仙子终于攀上了前无古人的高峰……

“呜呜……”,突如其来的高潮让韵不由得咬着牙发出了呜咽声,而向上抬起并不断颤抖的腰部却说明

了主人此时的愉悦,而男人双手则握住抬起了纤纤细腰,就像使用飞机杯一样把仙子的秘裂稳稳套在自

己的阳物之上,仰天呼出一口气:“好软,好紧,好滑。”我再一次喷射了,哪怕没有任何的抚弄,只

是因为我看到了巨龙与秘谷之间那灵与灵、肉与肉的交融……
  韵的高潮持续了十多秒,那是我以前从未想过之事,而虎哥则一直将巨龙深深埋在韵的花谷之中,

默默承受着仙子蜜液的喷洒,似要让她记住巨龙的形状和气息……
  韵瘫倒在了床上,似乎已经宣告了今夜这场淫戏的尾声,可下体中似乎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却在提醒

着她,今夜,才刚刚开始……
  虎哥察觉到身下的仙子呼吸开始渐渐平息,嘴角划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双手撑在美人腰部两侧

,开始缓缓抽腰,在美人淫汁的作用下,巨龙与溪谷磨出了“滋滋”的声音,仿佛爱人之间最亲密的交

流。韵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双颊羞红,玉首微摇,仿佛在否定这个声音是自己发出的……
  虎哥开始享用今天自己最大的战利品,他开始埋头吮吸美人的玉峰并将巨龙以“九浅一深”的方式

插入拔出,如果说那九浅是高速拔插的话,那一深就是缓缓深入,直到尽头,仿佛君王巡视自己的领地

,总要慢慢欣赏,细细品味,从身下仙子的反应来看,那一下,却真是绝美而充实,让仙子的品味到了

凡俗的美好,而妻子的紧窄与嫩滑,那如同小嘴一样的吮吸,更是让虎哥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待

得双方酣畅淋漓地大战了几个回合,美人的双腿却是累了,开始想要找一个放平休息之处,而虎哥却眼

睛一亮,抽出了阳物让仙子双腿放平。韵以为老公终于要让自己喘口气,却没想到老公让她转为侧身,

抬起了一条黑丝长腿,对准了秘裂,将巨大的阳物一点点挤了进去……
  韵和我很少用标准位以外的姿势,以我们的性格,在以前只觉得性生活是生活的调剂,但不应成为

生活的重心之一,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
  虎哥以一个侧身位便击碎了韵的羞耻心,他抱着韵的一只大腿,不再用刚才的方式,反而挺动下体

直接粗暴的快速抽插,胯部和大腿间的撞击发出了“啪啪”声,就像是在撞击一面墙,又像在进攻什么

,下身结合处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仿佛一首动人的音乐。韵感觉乱极了,男人激烈的进攻让她

呼吸骤然加快,感觉呼吸不能保持的她不得已在鼻腔中发出了“哼哼”声,而这却让她更加感觉到羞耻

了。
  虎哥抱着美人的黑丝玉腿不停地抽插,忽的发现美人的玉脚在面前调皮地上下跳动,为了不让玉脚

受累,他低头轻轻一含……
TOP Posted: 2017-04-19 11:52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7-26 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