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堕落(作者:冬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堕落(作者:冬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冬歌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9
威望:3 點
金錢:2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2

5

        三月里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窗外不停的下着。原来的房子退租后,沈丹搬进了丹田医生为她租的靠近JR中野车站的一栋高层单身公寓。而季彤搬进了一间比较便宜的出租房,在一栋老式的两层小木楼里,卫生间和厨房是公用的,有专人打扫,洗澡则需要去外面的公共澡堂。季彤的房间只有四叠半,约6平方米,有一个壁橱可以存放衣服和被褥。白天被褥收进壁橱内,空出活动空间,晚上睡觉则把被褥拿出来铺在榻榻米上。
        这段时间,季彤迷上了趴金库,一种单人玩弹珠的电子游戏,一旦押中游戏大奖就会吐出许多珠子来,可以换钱。刚开始的时候,季彤都能赢钱,赢一次可以抵好几天的打工收入。季彤不如李斌能吃苦,工打得不多,收入自然也少,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最近玩趴金库输了很多钱,赌博就是这样,越输越想翻本,于是越输越多。
        马上要缴纳下学期的学费了,周围的同学也不宽裕,季彤想来想去只有向沈丹求助。基于往日对季彤的好感和信任,沈丹一口答应了季彤借学费的请求。
        约好季彤来取钱的时间是周日下午,沈丹租借的公寓房电视开通了包年的付费频道,其中就有两个演AV片的。

        昨晚周末在店里陪客人喝多了酒,睡到中午还是晕晕的,起来去厕所吐了好几回,最后吐出来的已经是黄黄的胆汁了。听到有人来按门铃,开始还在奇怪谁会来,门镜里出现了季彤的脸才想起来今天的约定,倒也不是陌生人,所以沈丹穿着睡衣就给季彤开了门。
        看到沈丹憔悴的面容,季彤站在门口犹豫着是否进来。因为吐得浑身没有力气,开了门的瞬间,沈丹头脑一阵眩晕,身子委向地面,季彤急忙伸手,一把抱住了沈丹瘦小的身体。来日本后就没亲近过女人的季彤,抱着只穿了薄薄睡衣的沈丹,关上门后,在一个充满女性气息而又拉着遮光窗帘的幽暗房间里,暧昧和诱惑强烈地动摇着男人的定力。沈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勉强挣脱了季彤的怀抱,为了改变屋中气氛,随手打开了电视机。也许是之前看的AV频道没有调台,画面亮起后播放的正是岛国爱情动作片,女优的呻吟声在密闭的空间里分外的清晰、分外的撩人。
        季彤望向呆立在电视机前羞红了脸的沈丹,内心挣扎着呼吸也越来越重。他想起了国内的前女友,想起了前女友失身于那个强暴她男人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
        “季彤,不要!不要啊!”
        沈丹无力地扭动下身抗争着,却不知道扭动的双腿加强了对男根勃起的摩擦,更加刺激了男性的欲望。季彤粗暴地扯下了沈丹的内裤,腰一挺男根居然毫不费力地没入了沈丹的体内。
        季彤本能地抽插着,沈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了主动迎合,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多么熟悉的呻吟啊,想起现在身下的女人以前隔着一堵板壁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季彤感觉一阵冲动,精液像箭一样射入沈丹的体内。
        莫名其妙地被季彤强奸后,沈丹原来要死要活的胃部不适居然消停了,继之而起的却是肉体的欲望,又像当初和李斌做爱时一样,悬在半空不上不下,无处安置。
        沈丹已经不是当初的沈丹,现在的沈丹经过AV片的观摩和学习,更多了耐心和经验。沈丹温柔地环抱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季彤,感觉到身体里的男根在快速地萎缩。
        “季彤,一起来去洗下身子吧!”
        沈丹当着季彤的面脱光了衣服,率先进入淋浴室,季彤犹豫了一下也脱光后跟了进去。
        两人谁也不说话,默默地冲淋着,沈丹挤出点沐浴露,主动涂抹在季彤的背上,涂匀后又挤一点涂抹在男人的胸口,顺着身子缓慢下抹,抹到男根部,没有接触绕道两腿向下抹去。因为背对着,季彤感觉到女人在给自己涂抹沐浴露时,明显有两团柔软的酥胸同时也在按摩着自己的后背,心里一荡,感觉下腹有股热流再次聚集。
        沈丹让季彤转过身来面对自己,她蹲下身子,用沐浴露仔细清洗男根,轻轻地翻开包皮用指肚轻搓龟头冠下的污垢。男子龟头的神经特别敏感,季彤被刺激得后背阵阵发麻,男根瞬间开始膨大起立。
        两人都回避着对方的眼睛,快速擦干身体后,很默契地回到床上。
        AV片里的老师正在培训着男优,“不要直接含乳头,最好先用舌头去舔乳晕,转上几圈后再或舔或吸或轻咬乳头……”
        “大腿内侧也是敏感带,吻那里前,最好先舔一舔大腿内侧。慢慢地移到耻丘,最后......”
        季彤很聪明,电视里说的刚学就开始了运用。
        他用两根手指拨开沈丹的大小阴唇,充分兴奋的阴蒂已经伸出了一颗圆头,季彤的舌头点一点阴蒂,沈丹的身体就不自觉地弹了一下,嘴里发出呜呜的悲鸣。
        季彤耐心地围绕阴蒂用舌头攻击,女人的第一波高潮就来了,沈丹的悲鸣变成了“哦 噢 喔”的大声呐喊,她夹紧大腿,一股温热的清液从阴道里溢了出来。
        沈丹将季彤推倒,骑跨在男人身上,手扶住挺立的男根,慢慢探入自己的体内。季彤闭上眼睛、用神经感知女人神秘的阴道,温热、湿滑、多褶皱、有弹性,脑海中搜寻着各种的形容词。沈丹突然加快了套弄的节奏,一阵又一阵酥麻感传递到神经中枢,男根龟头变得愈发紫涨。沈丹画着圆圈套弄男根,嘴里嗯嗯嗯的发出呻吟。女人的骨盆一次又一次撞击男人的耻骨,越来越用力,两人享受着新体位带来的新刺激,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男人终于又一次喷发了,而沈丹也像一坨面团、摊在床上。
   

6

        恢复男人的健康后,李斌便频繁地约会里奈。
        不知道该算里奈征服了李斌,还是李斌征服了里奈,反正自那次鸿门宴后,里奈一有空就去他公寓。那晚季彤打来电话,便正巧赶上了两人肉搏正酣的时候。
        没想到过完五月黄金周,服部小姐像人间蒸发一样,突然就消失了踪影,李斌欠着里奈几堂中文口语课都还没有上完。本想向她闺蜜美惠子打听,美惠子也失踪了。说起来李斌又不是服部里奈的什么人,毕竟不好意思去她家里询问。于是,他又过回了独身生活。
        转眼间一学期将要结束,天也越来越热,大阪比东京还要高个几度,女人们的衣服也越穿越少。今晚李斌要去一个新近签约的女学员家教课,据填表内容显示,她丈夫野口先生被公司派驻中国工厂,作为家属不久也会去中国与丈夫团聚,所以来突击学习中文。
        野口夫人三十左右的年纪,由于没有生过孩子,身材保持的很好,乌黑的披肩长发,衬托得脸蛋、脖颈的肤色更加白皙。
        简单的寒暄后,野口夫人把李斌让进屋里,也是2LDK的公寓结构。李斌以为会在客厅中授课,没想到野口夫人把自己引进了客房。被褥收进壁橱的榻榻米上支起一张矮桌,面对面隔桌放了两枚座垫。
        李斌在靠门的垫子上入座后,野口夫人又去客厅倒了两杯加了冰块的大麦茶端了进来,顺手把客房的移门拉上了。坐在似乎过于私密的房间里,暧昧的气氛不经意的充斥在两人之间,李斌感到阵阵燥热。
        “李桑认识美惠子吗?”,初次见面的师生之间,至少该称呼李先生吧,李斌觉得有点奇怪。
        美惠子?美惠子?
        李斌思索着,突然想起里奈带来一起灌醉自己的她的闺蜜,禁不住用询问的眼光看向野口夫人。
        夫人脸微微红了下,“李桑是应该认识美惠子的,她是我老公的手下,也是我老公的情人!刚刚被派去中国,据我老公说她认识一个中国人,他的名字叫李斌!”
        李斌嘴张着,不知道如何去接话,野口垂下眼脸,低低道,“我老公那方面不行,据美惠子讲李桑以前也不行,后来不仅好了还很厉害的样子”
        “我想知道……”
        野口夫人越说越轻,脸却红到了脖子。
        李斌隔着矮桌轻轻捏了一下野口夫人的手,夫人没有躲避。看来刻意营造暧昧的气氛,就是等李斌来赴约的。李斌心里狂喜,美惠子真是好人啊,知道自己正缺什么,就给送来大礼包。
        李斌从身后抱住夫人,嘴唇一路亲吻着夫人的耳垂、脸颊,而后滑向敏感的脖颈。李斌知道有些已婚女人的身体可以出轨、接纳陌生人的进入,但是她的嘴却不会接纳陌生人的亲吻。她们固执地认为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能亲嘴。为了表达她心里还爱着自己的丈夫,于是便会拒绝其他男人的亲吻。传统的和服,领子特别宽松,只要松开和服腰带,从领口处轻易就能把女人剥光。这和服的设计,就是方便对女人侵犯的啊。怀里搂住身穿传统和服的日本女人,李斌又多了一项感悟。吻遍脖子后,嘴又滑去女人的肩膀,女人闭上眼睛,任由李斌的嘴在她身体上攻城掠地。野口夫人的胸很大,一只手都包不住,虽然结婚多年,乳头还是粉嫩的樱桃红,李斌爱煞了这对乳房,又舔又吸地把玩了良久。
        此刻野口夫人早已被李斌剥的精光,洁白如玉的躯体就像一件艺术品横陈在榻榻米上。野口夫人显然以前受过西方贵族式的性教育,约会前已经把腋下和阴埠的毛发脱落干净。李斌并不急于攻克女人的阴部三角地带,当嘴唇游遍女人的腹部后,他让女人翻个身、背部朝上,喝了口大麦茶润润舌头后,又把杯子里的冰块含入口中,李斌让冰凉的唇舌在女人的背部游走。野口夫人的背部非常敏感,眼见得被吻过的雪白肌肤,由于受到刺激而发生轻微的颤抖。
        再次仰卧时,女人夹紧了修长的双腿,李斌发现她的阴部有晶亮的液体在渗出。他转到女人的腿脚部,用嘴吸允了女人的每一根脚趾,然后沿小腿一路向上,吻过大腿内侧后,女人的呼吸越来越急。舌头终于刮到那条肉缝时,女人浑身震颤着,喉咙里发出了雌兽的鸣吼。野口夫人抬起上身,拉扯男人的身体压向自己。显然,她的体内已经瘙痒难耐,迫切渴望着男根的插入,等不及李斌更细腻的前戏了。
        稍稍挺起腰,李斌的粗壮男根整根没入了野口夫人的阴道里。女人扭动着身躯配合男根抽插的同时,动用阴道内肌肉、时不时握紧一下男根,这却是李斌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一阵强烈的冲动,差点没有守住精关。李斌把男根退出阴道,平复一下激情。
        “对不起,差点射在里面了”,李斌说道。女人起身拉开橱柜抽屉,拿出一盒避孕套,看到边上的震动棒犹豫着是否要用?李斌也看到了震动棒,好奇地看着,女人脸又红了下,大大方方地撕开两只套套,一只给李斌的玉柱套上,一只套住了震动棒。
        女人看了一眼李斌,打开震动棒电源,发出滋滋的震动声,她将震动棒靠近被阴唇覆盖的阴蒂,不到二十秒,女人开始嗯嗯哦哦地叫起来,随后又将震动棒插入阴道,略微调整了几个位置后,她的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着,两腿夹紧,随着呻吟声的高亢,两只脚的脚背弓了起来。女人将自慰棒拔出阴道的瞬间,一股晶亮透明的液体飙出足足有一米远。李斌看得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女人的潮吹吗?
        稍事休息后,野口夫人对李斌招招手,“来吧!让你看到了我的隐私,好难为情!”李斌端起野口夫人的两腿,对准阴道口,再次把男根插入湿润的洞内。
        抽插了数十下后,野口夫人反身起来趴在榻榻米,撅起屁股让李斌从后面继续。后面插入可以深好多,李斌在这个体位又感觉龟头触到了女人的子宫口。九浅一深地运用抽插技巧,感受龟头在子宫口被吸住的刺激,渐渐地男根的热度开始升高,女人阴道内敏感度也不断提高,女人又动用阴道内肌肉一下又一下握紧男根,增加刺激。李斌加剧了冲刺的速度。
        “哦,我要射了!要射了,啊!”
        被避孕套兜住的滚烫精液,拍向子宫口,刺激子宫一阵收缩,痉挛,女人满足地趴在榻榻米上放松了全身......
(待续)
TOP Posted: 2017-04-13 17:30 | 回3樓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410
威望:209 點
金錢:261 USD
貢獻:512 點
註冊:2017-01-26

感谢
TOP Posted: 2017-04-14 00:26 | 回4樓
冬歌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9
威望:3 點
金錢:2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2

7

        沈丹今天休息,正在家里打扫卫生,丹田打来电话,邀请沈丹周末陪他去参加一个私人派对。沈丹思考了一下,周末似乎没有其他安排便同意了。
        刚挂了丹田的电话,沈丹意外地接到了李斌打来的电话,说他八月份会来东京几天,看看同学、朋友以及语言学校的老师们。希望预留个见面的时间,单独见见沈丹。自从两人分手后,这还是李斌首次主动联系沈丹,毕竟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感情,沈丹也很想知道李斌这段时间的变化。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最后李斌告诉她来东京后会住到季彤那里,而季彤那段时间可能不在家。这似乎像暗示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结束了通话,沈丹还举着话筒呆呆的发愣,难道李斌的男性功能已经恢复了?
        说起季彤,倒是好久没他的消息了,上次借钱发生了那事之后,没多久借的钱通过转账还到了沈丹的银行卡上,可是人却似乎突然蒸发了。想起那天意外的激情,沈丹下体不自觉地湿润了,不由得自嘲的笑笑,继续用抹布擦拭地板。
        江之岛回来后,沈丹没多久就搬进了现在所租的公寓。沈丹很喜欢这套小公寓,为了感激丹田的用心,签约的当天,在新公寓的阳台上,借着夜色两人悄悄地野合了一回。
        丹田预付了押金、礼金等租房款共计近五十万日元。晚上离开时,沈丹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到了他的手里,丹田不收。两人推托了许久,最后沈丹发狠话、如果他不收今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丹田才勉强收下了这笔钱。丹田本来还打算叫沈丹不要再去斯纳库上班了,每月给她一笔相当于在斯纳库工作所赚的钱,也就是相当于包养她。可是沈丹连租房的钱都没让丹田出,更别说其他了。
        沈丹想的很明白,丹田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但是他不可能和成为植物人的妻子离婚,那么自己一直只能作为丹田的情妇长期生活在正常社会的阴影里。沈丹还年轻,为了将来,她不该也不能和有妇之夫的丹田继续深入发展。所以沈丹才坚决不接受他的金钱。
丹田很痛苦,他知道自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沈丹,每天看着病榻上的植物人妻子,他就会联想到沈丹,她俩长得太像了。他爱自己的妻子,更爱鲜活的沈丹。中年男人的黄昏恋,好比是老树开花,燃烧的不是青春,而是生命!
        但是,痛苦归痛苦,对植物人妻子的责任感让丹田每天下班后,还是要去医院,看望病榻上的妻子。握住妻子依然温柔的手,丹田医生默默地坐在床边,恍惚间错认为握的是沈丹的手,要是沈丹也肯让自己每天握一握她的手该有多好啊。
        搬新居一周后,沈丹趁轮休日,又邀请了丹田一次、去她新家吃晚饭。丹田激动了很久,下班后特意去花店,买了一大束沈丹喜欢的玫瑰花。
        吃完饭沈丹洗碗的时候,丹田从身后抱住了沈丹,亲吻她的耳朵、亲吻她的脸颊。沈丹任由丹田亲吻着,但是当丹田的手摸向女人身体的敏感部位时,沈丹躲开了,态度很坚决。丹田心里一声叹息,终于摊牌了,沈丹这是在明确地告诉他,不愿意做他的情人,这是一顿散伙饭。退回到朋友位置的丹田医生,并不气馁,依然天天晚上出现在沈丹工作的斯纳库里。

        约好的派对,沈丹还是跟着丹田医生出席了。在一所建于明治时期的花园别墅前的草坪上,摆着铺上白色桌布的长条桌,桌上银质的餐盘里整齐地码放着各色冷餐食物,帅气的服务生小哥托着载有各种酒类饮料的托盘,在人群中游走。沈丹穿一袭露背蓝色晚礼服,脖子上戴一串白色珍珠项链,白色高跟鞋隐藏在裙摆里,唯一遗憾的是身材不够高,好在容貌还算精致。
        一进入会场,丹田医生就把沈丹领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面前,他就是和沈丹假结婚的丈夫,佐川雄辉。佐川是丹田的朋友,也是丹田曾经的病人。
        “你好,我是佐川。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好,我是你妻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沈丹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伸出手来。
        佐川握住沈丹柔软的小手,无来由地心里一跳。面对从未谋面的漂亮“妻子”,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雄性荷尔蒙驱使着他成为一个特别健谈而又知礼的绅士,知道沈丹是中国人,于是围绕他去中国旅游所产生的观感,佐川的话题如春潮入江,延绵不绝。
丹田见自己插不上话,向服务生要了杯无醇饮料,和晚会主人寒暄去了。
        “佐川先生从事什么工作啊?”沈丹问,
        “我有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算是建筑师吧。业余喜欢打鼓,经常随乐团出去演出,偶尔也画画,给美女画裸体。”说完觉得有点不妥,赶紧补充,“单纯的艺术画,是做模特的美女,主动要求给她画的。”
        沈丹捂嘴偷笑,却不知如何接话,气氛有点尴尬。
        正好丹田回来,插嘴道,“佐川君,也给你'老婆'画上一张裸画啊。”
        沈丹脸一下就红了,嗔骂道,“色鬼!”

        整个晚上佐川几乎都没离开过沈丹,看来对这个名份上的“妻子”具有相当的好感。
        回家的路上,沈丹问开着车的丹田,佐川为什么同意和陌生的自己假结婚?
        丹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出了一段往事。其实,佐川夫人死于两年前的一场车祸,那次发生车祸的车上还坐着丹田老婆,而开车的正是丹田夫人。前一天晚上她们参加了一个“特殊”的派对,因为疲劳驾驶,撞上了一辆大货车,佐川夫人当场死亡,丹田老婆经过抢救,命是保住了但成了现在这样。
        丹田夫妇和佐川夫妇都是丁克家庭,四个人都受过高等教育,经济条件优越,思想前卫、性意识开放。他们都加入了一个换妻俱乐部,那次去九十九里海滨参加俱乐部派对活动,两家合开一辆车,丹田和佐川因为突发事件,派对还没结束,连夜乘新干线先回了东京,而两位夫人留下过夜,也许是和俱乐部其他成员纵欲过度了,次日开车回家路上便出了事。
        自责和愧疚深深伤害着两个男人,丹田决心一生陪伴植物人妻子,而佐川一度严重抑郁,差点卧轨自杀。佐川之前由于长期过量服用助情药物,患上了间歇性ED,对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给美女画裸画,真的就是画画那么单纯。有一次,也是俱乐部的一个美女成员,请他画裸体,主动色诱佐川,才发现他是真的身体出了问题。
        “至于佐川同意办假结婚的事,也许是他看过我手机里你的照片,有点喜欢你吧。”丹田等红绿灯时,随口说道。
(待续)
TOP Posted: 2017-04-14 10:29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8-23 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