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桃汁 在线更新  更新 第五部 执子之手 9楼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桃汁 在线更新  更新 第五部 执子之手 9楼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mr_hoodlum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69
威望:42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1-06-06

1024
TOP Posted: 2017-04-25 12:53 | 回15樓
精力充沛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88
威望:10 點
金錢:9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2

更新26 27章

第二十六章 强暴(上)
俗话说得好:“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陶淘一贯喜欢熟男,所以从来没有把学生性别化过,但自从被人提醒之后,她心中有备,再看学生的反应时,就往往能看出问题来。陶淘和学生向来没有什么代沟,平时学生也会当面赞美她或是给她提意见,尤其是女生常常会这样。她们给她提的意见几乎都集中在穿着打扮上,这让陶淘有时都难免感慨,果然爱打扮是女孩子的天性啊。
她了解到的另一点,就是男生们会在背地里,甚至在教室里公然谈论女同学,包括年轻女老师,并且措辞很大胆、很露骨。于是,她终于知道他们在课余打发时间的内容里,除了动漫、游戏、恋爱,居然还津津乐道于她的穿着,身材,以及她的家庭生活。她知道了在她巡视教室时,他们中的有些人会在她身后轻扯她的头发;知道了有些人会故意靠近她,闻她身上的香水味;知道了有些人偷拍了不少她的照片;知道了有些人曾经就她的香水品牌,甚至三围尺码打赌,还贿赂女生来向她打探;也知道了有些人低调或高调地宣布喜欢她,以后一定要娶她,至少要找一个像她这样的,云云。
凭心而论,她除了有些意外,倒并不反感,毕竟女性的虚荣心是欢迎这些的。当然她也了解到是有些学生或同事看不惯她,有些人说她傍大款;有些人说她不像个老师的样子,不是跟学生嘻嘻哈哈,就是穿得不成体统,纯属勾引人的狐狸精,学生都会被教坏,云云。
陶淘对此颇看得开,她本来也没有讨好所有人的雄心壮志。她还是每天开开心心地上课、改作业、会家长,开开心心地回家,陪孩子、玩电脑;她不过问林宇阳的生意,也不苛求孩子们的成绩,甚至对自己在学校的发展也不着紧。生活之于她,完全顺其自然,因此一派怡然得乐。
大概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福祸相倚的,把幸福视为理所当然的陶淘此时万万没有想到,她一直乐在其中,以为可以按部就班干到退休的工作,居然潜伏着巨大的危机,会给她终生难忘的打击,并带来难以洗刷的屈辱。
那时,她已经工作7年,结婚也有5年,工作环境的单纯加上家庭环境的安适,使得她即使已经快30了,岁月也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依然可以梳着马尾,穿T恤牛仔裤,在学校里蹦蹦跳跳,不过大多数时候她在学校时还是老老实实穿着她的职业套装,只是这种着装更能显出她美好的身段,引来更多关注的眼神,让她还不如穿休闲装时自在。
带了高三毕业班的她,工作量、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都明显升级,陶淘不得不常常留在学校加班,改完作业和试卷再回家。她的办公室在一楼,教研组一共有8位老师,办公桌分成两排拼在一起,陶淘的桌子正对窗户,光线不错,却背对着门。因为办公室常常有老师和学生出入,所以门平时都是虚掩的。
已经进入5月份了,在这座城市里,夏天似乎来得特别急,大家都早早换上了夏装。这天下午最后的两节课陶淘是空堂,因此她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埋头改试卷,忙得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直到窗外渐渐日暮,室内光线变得昏暗了,她才起身打开灯,然后捶了捶酸疼的腰和颈脖,伸了个懒腰,翻了翻试卷,发现没改的已经不多,打算加把劲,改完再回家吃饭休息。
看看还剩几张了,她心情大好,“刷刷刷”运笔如飞,这时,她听到门口隐有响动,心中暗想:居然还有比她还晚下班的,唉,悲催的高三啊~正暗自感慨,突然眼前一黑,不知是什么东西蒙住了她的眼睛,她鼻间闻到一股汗味,下意识想伸手抓下来,手却同时被反扭到身后,她心中一阵乱跳,开口就喊:“是谁?!快放开我!!!”
没有人应声,她愈发恐慌,就想喊救命,可刚一张口,嘴巴也被堵住了。陶淘从未碰到这种状况,除了挣扎,也不知该如何自救。突然,她觉得胸口一凉,发现是衬衫扣子被人解开了,接着,有人把解开的衬衫袖口从她手臂上扯掉,她意识到办公室里进来的不止一个人,而是至少三个,其中两个在脱她的衣服,他们一个人捉住她一只手,轮换着把她的手臂从衣服里拽出来,而另外一个则隔着胸罩捏住了她的乳房。
一时间,恐惧、羞辱、惊吓、疑惑,如潮水般淹没了她,陶淘浑身不可控制地发起抖来,她拼命挣扎着,胡乱摇着头,口中发出“呜呜嗯嗯”的哑哼声,眼泪不停地流了出来。她这边做着无谓的挣扎,那边的几人呼吸却粗重起来,有人小小声说:“妈的,她扭起来真够劲。”说话间,她的上衣已经离身,连胸罩也被扯掉了,丰满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挣扎摆动而不停地弹跳着、晃动得让那几个人眼睛都红了,有人伸手揉搓起那一对雪白的肉球来,还一边啧啧叹道:“真大、真软……”
“让我摸摸——”边上拉着她的人迫不及待地说。
“还有我呢——”另一边的人也急了,陶淘听着他们说话,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明显声音很年轻。
“行,快点,等下老子要第一个干她,”她面前那人说着话,狠狠捏了捏陶淘的乳头,陶淘痛得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呻吟,身体也随之抖了一下。
“哇——”换到她面前的人见了这一幕,显然觉得很刺激,于是也学着用力揉捻她的乳头,在这种刺激下,陶淘的乳头已然硬硬地凸起,乳房也胀大了。
“靠——硬了还大了诶,怎么这奶子也跟鸡巴一样?”
“没见识,还没玩过女人吧,等下好好看哥怎么弄,学着点,有你的乐子。”先前的那个得意地讥笑道。
陶淘只觉得几只不同的手在她胸部抚来捏去的,还带着汗湿的黏腻感,她又惊又惧,浑身战栗,连皮肤上都密密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胃里一阵阵犯恶心,如果不是嘴巴被堵着,她会立刻呕吐出来。这时,最早说话的那个人不耐烦地发话了:“你们给我抓牢她的手,老子鸡巴硬得受不了了。”她感觉有只手撩开她的裙子,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轻柔的紫色雪纺百褶裙,里面是肉色的丝袜,她拼命并拢双腿,试图守住这最后的防线,却被对方毫不怜惜地一把从她腰上扯下她的裤袜和肉色带蕾丝边的小内裤,顿时,她的小腹和臀部也暴露在空气中。
看她还是死死并拢双膝,在做着徒劳的抵抗,那人哼了一声,突然高高抬起她的双腿举过头顶,她的手被扣在椅背后,现在腿一抬高,就贴向她身前,她的背紧贴在靠背上,饶是她有儿时学舞的功底,这种姿势还是扯得她大腿的韧带生疼,让她忍不住从喉咙底部抽了口凉气,而更让陶淘觉得羞辱的是,这使得她的阴部完完全全暴露在他们面前。
那人用手指拨弄她的花唇,道:“哥干过不少坐台妹、学生妹,这老师嘛,倒还是第一回。”说着开始窸窸窣窣解皮带,等陶淘感觉到一个滚烫的硬物抵住了她的下体时,巨大的惊恐使得她发疯似的使劲挣扎着,挪动着臀部想逃开,连椅子都被她晃得咯吱作响,可这一切都在她的花径被粗暴地顶开,甬道被占据的那一刻起,变得毫无意义。。。。。。
她这边万念俱灰,那边强暴她的人却正在兴头,许是刚刚说了要演示,他一下下摆动腰臀,把阴茎努力提起又狠狠地冲下,那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呼吸也越来越是急促,抽插得越来越疯狂,粗重的喘息像黑夜里振奋的野兽,热气喷在淘淘被抬起的小腿上,边上的俩人看得血脉贲张,手不停地在陶淘的双乳上揉来捏去,显然已经勃起的下身也难以按捺地往她身上摩挲,陶淘只觉得下身火辣辣地疼,她睁大双眼,可眼前还是一片仿佛永远冲不出去的茫茫黑暗,眼泪早已浸湿了蒙住她眼睛的东西,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她恨不得能昏死过去,可是现在竟是连这么微薄的要求都无法得到上天的眷顾和首肯,她无比清晰地感受着这一切,也感受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第二十七章 强暴(下)
终于,那人猛冲了几下,双手紧捏住陶淘的腰,微微抽搐着在她体内射了出来,然后靠在陶淘的腿上,胸膛起伏,歇了一会儿,满足地叹了口气:“他妈的,好久没干这么爽了,真紧。”说着居然凑过头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用力偏过头试图躲开,那人见了呵呵一笑,狎昵似的在她脸上捏了一把,说:“再躲,老子就再干你一次。”边上一人急了,期期艾艾道:“四哥,我们。。。。。。”
“哼”,被叫四哥的人似乎有些不高兴,一边讪讪起身,一边还恋恋不舍地揉了几下陶淘的屁股,说道:“这不就轮到你们了吗,猴急个啥——”
“嘿嘿,不急、不急。”其中一个干笑两声,人却迅速地解开裤子,屈身也学着开始那人的姿势,试图把阴茎插入陶淘体内,但不知是紧张还是为何,那东西始终不够很硬。他试了好几次,才堪堪找对地方,此时陶淘的阴道口因为精液溢出而十分润滑,进入显得并不困难,他胡乱捅了几下,就停住不动了。
“就射了?”那个四哥有些惊诧:“你他妈是阳萎还是早泄?”
边上的另一个吃吃笑起来:“他是个雏儿,这可是脱处开荤哪~怎么样,你想了她那么久,这下吃到嘴了,味道怎么样啊?”
被问到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低声说道:“我们。。。。我们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赶快走吧,万一被人看到了,对她也不好。”
“我操——”刚说话的人骂道:“你他妈过完了瘾,开始装好人了哈。不是你成天在老子面前说她多么多么风骚,你他妈多想干她的吗?老子为了成全你,冒了这么大风险,还让你先上她,现在叫我走,你妈嘞个逼,等老子干爽了再说。”
说着话,他放开陶淘的腿,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拽起来,仍然反剪双手按倒在办公桌上。陶淘的脸和上半身都贴着桌子,臀部却整个裸露在那几个人面前。最后说话的那人三下两下剥下她的丝袜,把她的手绑了起来,然后扒开陶淘的臀瓣,用手摸了摸她的阴部,骂了句:“你母妈,射了不少嘛,老子没吃到头盘菜,也不想就着你们的货搞。”一边说,他一边用手指伸进去,抠住陶淘的阴道挠刮,不一会儿,之前射到她体内的精液流淌出来,浸湿了她的阴毛,顺着大腿根部滴了下来。
那人还不肯停手,又忽快忽慢地抠了十几下,才把手指撤出,然后伸到另外两人面前,得意洋洋地说:“看到没?刚才那些是男人的东西,这透明的,才是女人的水。”陶淘刚刚已经察觉身体的变化,现在听到这些话,更是心中懊恼。她对自己无法控制身体的反应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她发现身体和意志居然是真的可以分开,各自为政的。
此时,最后那人已经从后面进入陶淘体内,抽插起来。也许是因为陶淘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加上刚刚被挑逗过,阴道内壁柔润许多,爱液分泌得更快,于是动作之间,除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还开始响起“噗唧噗唧”的水声。那人听了愈发得意:“听见没?这骚娘们被老子干的多爽。”说话间,动作幅度也加大了,陶淘的髋骨和腹股沟一下下撞在办公桌的边棱,生疼生疼的,可是现在她心中充满了对自己身体的厌弃,所以这种疼痛反倒让她有一种自虐的快意。她一边在心底暗骂自己活该,一边又痛得忍不住流下泪来。慢慢地,她觉得身体开始麻木,意识开始渐渐涣散。。。。。。
当一切结束以后,几人匆匆离去之前,最后那人拿走了陶淘的蕾丝小裤,并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别声张,否则身败名裂、被人瞧不起的是你。”顿了顿,又颇有点意犹未尽地说:“老子以后一定会再来找你。”陶淘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直到办公室的门重新被关上,四周安静下来,她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一会儿,她才像突然惊醒了似的,直起身来,死劲拉扯绑在手上的丝袜,终于,她的手挣脱了,她一把扯掉蒙住眼睛的东西,发现原来是一条毛巾。她嫌弃地远远抛在地上,又找出纸巾匆匆拭净下身,然后顾不得没有内裤,穿上丝袜,快速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学校。
等回到家,她躲进卧室,钻到被子里,过了很久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这时候,她最先考虑的是要不要报警?其实,按她的性格,是肯定要报警的,可是现在,这已经不仅仅是她个人的事情,她还要想想丈夫孩子的感受。不报警,难道就这么放过了那三个人吗?不不不,这是她万万接受不了的,那么,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办呢。。。。。。陶淘的脑子里纷纷乱乱,想着想着,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头也阵阵痛了起来,渐渐地,她觉得四肢百骸都开始隐隐作痛,痛得她环抱住自己,颤抖着蜷缩成小小一团,可是疼痛和寒气却始终牢牢盘踞,丝毫不肯放过她。终于,她找到手机,抖抖嗖嗖,按下了一组号码。
“嘟——”电话接通,很快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响起:“桃子,今天刮什么风,怎么想到找我啦?喂?喂?你怎么不说话?你听得到吗?”
陶淘拿着电话,手还一直在抖,她很想开口,却始终发不出声音,眼泪却又夺眶而出,她忍不住抽泣了一声。
“你怎么了?你在哭?”对方很敏感,分明听到了这声抽泣,他的声音突然没了轻松愉悦,低沉起来,慢慢安抚道:“乖桃子,怎么了?出什么了事了?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电话那头的陶淘仍然没开口,一直低低抽泣着,手机里的男声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在家?在家就应一声,我马上过来,你等着,我到了就打电话给你,我在门口等,好不好?”陶淘轻轻“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过了一会儿,她挣扎着起了床,拿了一条内裤穿上,静静地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直到电话响起,她才有些木然地起身,拿起电话,出了门。
到了楼下,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迎上前来,陶淘也没打招呼,默默就着他打开的车门坐进车内。那人也不问话,大步流星走到另一边,打开驾驶座车门,发动车子,开出了小区。车子沿着东湖边上慢慢开着,只是开车的人时不时打量一下陶淘,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突然,陶淘出声打破了沉寂的空气:“我被强奸了。”
“吱——”一声急刹车的刺耳,伴随着对方的震惊和震怒:“什么?!怎么回事?”
陶淘还是保持着木然的表情,她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就是刚刚,下班后我在办公室改卷子的时候,”她不期然想到了不久前的那一幕,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停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说道:“三个人,至少有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另外的也不大,其中一个叫‘四哥’,不知道是不是绰号,估计是社会上混的。我蒙着眼睛,具体的也不知道。”
她又停顿了一下,有些艰难地说:“我没有洗澡,要不要取证?”
对方深深看了她一眼,问:“正式报案?”
陶淘转头看他:“我拿不定主意,你说呢?”
陶淘找的这个人,就是陶淘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斌斌,时任陶淘工作所在的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郑志斌。也是前文提到过的算是她时间最长的仰慕者。郑队现在身材魁梧,英俊威武,可是当年也就是一个流鼻涕、受欺负的瘦瘦弱弱的小麻鸡。自从小学二年级跟陶淘做了同桌以后,才结束了被人欺负的悲惨生活。他家也住在科学院里,所以常常和陶淘一块上学和放学,每次都会很主动很狗腿地帮陶女王背书包。
他的成绩不如陶淘,因此,陶淘考上了华一附以后,两人的来往就全靠他主动跑去她家来维系了。陶淘是全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的,但是在小麻鸡的心中,陶淘是永远的女王。所以他开始好好学习,开始锻炼身体,甚至去练散打和柔道。他把当警察作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因为陶淘当年主持正义的光辉形象彻底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斌斌喜欢陶淘的事情,基本上科学院认识他俩的人都知道。小时侯的殷勤、长大后的热切,即使他已经体格健壮,英明神武,都统统不能打动她,改变她心目中那个瘦弱畏缩的小男孩的印象。这是第一次,他看到如此脆弱无助的她;这也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完成保护她的夙愿。
他考虑了片刻,就拿定了主意,说道:“我看,还是不要正式报案,这样一来,以后必然要走司法程序,而且你又要一次次去局里,去法院,事情知道的人会越来越多。”他看她一眼,心里明白自己实在舍不得她一次次去回想,还要在不认识的人面前去描述那样的过程。他从来没看过陶淘这种六神无主、万念俱灰的样子,想到那个永远昂着头,趾高气扬走在他身前,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她;那个偶尔回头看他,笑得像正午阳光般灿烂的她,那个让他心生仰慕却又忍不住自惭形秽的她,他实实在在地心如刀割。
陶淘点了点头,没做声。
郑志斌又接着往下说:“所以取证就不用了,后面的事情你就交给我,我会尽快找出这几个家伙。”说到这里,他的语调一变,眼里闪过一丝狠意,凌厉得连陶淘都忍不住抖了一抖,她是第一次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不再是唯唯诺诺,跟在她后面拎书包的那个小屁孩,而是在这一区,乃至全市黑白两道都赫赫有名的郑大队长。
TOP Posted: 2017-04-27 11:57 | 回16樓
我是个暴脾气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34
威望:64 點
金錢:63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2-27

1024
TOP Posted: 2017-04-30 05:59 | 回17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7-24 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