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桃汁 在线更新  更新 第五部 执子之手 9楼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桃汁 在线更新  更新 第五部 执子之手 9楼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精力充沛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87
威望:20 點
金錢:19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2

更新24 25两章

[size=4 ] 更新24 25两章


第二十四章 表里不一
那次流产,使得陶淘完成了人生很多的演变。其中一个小插曲,把她对林宇阳的感情拉回到了从前。那是她住院的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他们公司的两个副总来看陶淘。大家都是很熟的了,于是说说笑笑的,就说到了林宇阳前天晚上跟他们一起,陪着几个领导吃饭喝酒唱歌,最后又打牌,折腾了一宿,还感慨道:“林总手气好啊,一晚上赢我们不少钱啊,可笑得合不拢嘴了。”
陶淘听了,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应对着,心里却咯噔一下,渐渐有点凉了。等他们走了以后,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她一开始想不明白的是,出了这样的事,他怎么会有心情吃喝玩乐?那天他告诉她要加班,第二天来的时候显得挺憔悴,还博得了陶淘的同情。哪里知道却是如此这般的“加班”!
转念再一想,她又能够理解他。在她看来,她是为了他才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他当然应该感同身受,感恩戴德,可是这种痛,从来都只是由女人来承担,所以痛到他那里的,就只剩下无足轻重的那一点点了。而且,怀孕、流产对于年轻的陶淘来说,都是人生头一回,自然刻骨铭心,但对于两个孩子的父亲——林宇阳来说,他不是第一次经历,她也不是第一个为他这样做的女人,自然可以视如等闲。他是喜欢她,在乎她,但不等于她能改变他已有的观念和性格。
她想明白了,却不等于她真的接受现实。她从心里检视了她和林的未来,她仍然决定嫁给他,但绝不会为他生孩子,她要做回自己,不再为谁改变也不再被谁羁绊。即使有一天,她离开他,不管和什么人在一起,她都要记住只为自己而活。
出院之后,她从未婚变成了已婚,又从一个准妈妈变成了现成妈妈。说到现成妈妈,是陶淘在和林宇阳登记后,开始频繁出入林家(她没有完全搬进来,开学后她有时还是住宿舍,有时回自己家),她对林宇萍(他大姐)始终保持不卑不亢、客气疏离的态度,但对两个孩子却极好。她陪他们看动画片,教他们写字画画,带他们出去玩,给他们洗澡,在他们睡前,给他们讲故事,有时,甚至在他们的要求下,陪着他们睡觉。
看到这种状况,林宇阳从欣慰变成了吃味,有几次他晚归,发现两个小子一边一个,偎依在陶淘身边,香甜地睡在他的大床上,一副其乐融融的情景,而他却不得不栖身客房,孤枕难眠。终于有一回,当他打开门,看到一个儿子蜷在她怀里,另一个则在身后环抱着她,两小一大睡得正香。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扎眼得很,他立刻脱光了衣服,拉开薄被,把两个孩子往边上挪了挪,倾身覆在她身上,摸索着把她的底裤扒了下来扔在一边,分开她的双腿,又拨开她的两片阴唇(陶淘入口紧,在她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想直接插入是不容易的),连前戏都没有,就直接冲进了她体内。
睡梦中吃痛,陶淘被惊醒过来,她下意识地开始推拒他,他停下抽插的动作,却不退出,仍牢牢盘踞在她的体内和身上,看她醒了,低低在她耳边说:“这俩臭小子天天跟我抢老婆,老子是给自己找老婆,不是给儿子找。”
陶淘听了,简直哭笑不得,她嗔怒道:“你先把孩子送回他们房里去。”
他耍无赖道:“偏不,板马日的,老子今天就让两个小崽子看清楚,你到底是谁老婆。”一边借着酒劲,把她的睡裙也扒掉了。
陶淘本来力气就小,现在自己全身裸露,边上又躺着孩子,她怕吵醒孩子,更是不敢乱动,只用眼睛瞪他。他却得了趣,故意捏住她丰盈的乳房,一边揉搓,一边用下流话小声骂道:“小婊子,装个啥,这对奶子一捏就硬,不也是想被人玩。”陶淘不会说脏话,只气得脸通红,扬手要打,却被他一把抓住固定在头顶,他又把她的睡衣拿过来,两三下就绑住了她的手。然后一只手按住她挣扎的手,一只手继续揉搓她的椒乳,还不断在她耳边说着下流话。陶淘虽然又气又怕,下身却止不住开始水意潺潺。
林宇阳感受到她的反应,得意地朝她眨眨眼,下身开始用力戳刺,终于,她忍不住细细呻吟出声,他更是起劲,一边大力抽插,一边故意沉声说:“骚婊子就是欠操,越操水越多,听到老子干你的声音了唦,老子最爱听你这骚水声。”陶淘仔细一听,果然听到了两人交合处发出的声响,更是羞不可抑,闭着眼睛不看他,终于他加快了动作,低吼一声喷射在她身体深处。
其实,林宇阳是很聪明的人,他不是没觉得陶淘自从流产之后,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但他只当是她受了打击,所以难免有些小女人的怨怼,需要时间调整,却不可能想得到她这种改变的真正原因,也不知道她已经把她的爱收了回去,并永远将他关在了心门之外。
到了八月份,小熹小煦要准备上小学了,陶淘也正式向林宇阳提出要带孩子一起搬到新家,并且让他们到自己身边来上学,也就是到本校的附小就读。她的考虑有几方面:一、林有婚史有孩子的事情,周围的人早晚会知道,索性摊在明处,省的遮遮掩掩,徒招人议论;二、既然自己不打算要孩子,那这两个就是自己的孩子,那当然就要自己带,她可不想再让人有机会来挑拨离间;三、她懒得跑来跑去的,也始终没办法对林家产生融合感,而成了家的自己,当然应该住自己的家。
林宇阳喜出望外,立刻点头答应。正好新房也放了一段时间,经过检测,没有污染问题,完全可以住人了。陶淘在征求了两个孩子的意见以后,把主卧外的三间房间中最大的卧室改成了儿童房,她没有选那种上下铺的床,而是选了二合一的,就是两张单人床可拼可分,现在孩子还小,她希望他们能一起睡,既不孤单,又更相亲相爱,等大一些,就分开,免得睡觉时相互影响。
家具送来之前,她买了颜料,跟两个孩子一起,在房间里忙了一下午,亲手绘制墙面,他们画了绿绿的草地,红红的太阳,白色的房子和篱笆,还有五颜六色的小花和他们一家。画得虽然很幼稚,大家却都很开心。在保姆的帮助下,给两个孩子洗完澡以后,她又带着他们去剪头发,买衣服。
林宇阳平时忙,也不大顾得上这些,而林宇萍从小节约惯了,觉得小孩子的衣服能穿就行,所以两个孩子的衣服一直是乱买乱穿的,现在碰到喜欢打扮的陶淘,从头到脚焕然一新。陶淘又有意识地培养两个人的行为举止,她自己本就是老师,两个孩子又特别听她的,所以教起来得心应手,一段时间下来,简直脱胎换骨一般,送到学校去,引得许多家长老师孩子纷纷打量。
他们是以教工子女的身份来校就读的,所以在陶淘的要求下,两个孩子被分在了一个班。她又托人挑了一个温和但很有方法的刘老师带的班,并特意跟她见了面,聊了聊,把孩子郑重拜托给她。果然,两边相见,彼此满意,她这才欣慰地离开教室,到外面和其他家长一起等待。看着俩小家伙有板有眼地坐在教室里听刘老师说话,听着边上人对他们的赞誉,她的心里满满是为人母的骄傲。
她的这一番举动,在林家引起了截然不同的反应。林宇萍觉得有些不忿和惶恐,不忿的是她一直是林家的功臣,现在却轻易被人替代;惶恐的是孩子走了,她就没有继续住在弟弟家的理由了,住惯了大房子的她,不愿意再回到老旧的宿舍楼去。但陶淘却意外地获得了林妈的好感和支持。林妈第一次见陶淘,觉得她进退应矩,也不虚伪巴结,对她印象就很好,只是碍于面子不愿表现出来。现在看到她对自己孙子做到如此地步,做婆婆的都暗暗心服,于是主动给儿子打电话叫他们来吃饭。
林宇阳看到这么短时间,陶淘就收服了自己家的老老小小,实在佩服。等到去了他家,陶淘又主动提出,让大姐别搬,并让林母和小弟也住过去。小弟其实不小,比陶淘还大一岁,但在作风比较强势的兄姐面前,难免被压一头,此时看到新嫂子比自己还小,立时感觉自己腰杆挺直了,所以他倒是最早接纳陶淘的林家人。林母听了,并没开口,林宇萍却明显松了口气,看向林宇阳。
林宇阳马上出声附和了陶淘的提议,他以前也数次想过让林母搬到自己身边来,奈何母亲都没答应。林母寡居多年,性情刚毅,并不愿意附着于人。她虽不喜欢李立,却也不愿成为夹在儿子媳妇中间的恶婆婆,所以一直没有答应儿子的要求。现在陶淘提出这个方案,精明的她一下想到,儿媳是不想开口赶女儿走,又不愿让女儿一家占着这么大房子,索性让自己和小儿子都搬进去,既全了陶淘的意愿,又全了她的名声,实在是个好主意。看到女儿期盼的眼光,林母暗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心里知道这个好人是不得不让媳妇当,而最后这个恶人肯定自己是当定了。
林宇阳看母亲点了头,顿时大喜,他感激地看了眼陶淘,就开始跟弟弟商量起搬家的事宜来。把母亲迁走,一是孝敬,二也利于他预备下一步进行的全厂搬迁。陶淘看着林家人的神色变化,心中偷乐。她确实有自己的小九九,林宇萍不想搬走,林宇阳又肯定不会开口让姐姐搬,既然如此,她也不会让林宇萍太舒服。她知道林宇萍就怕林母,所以把这尊菩萨请过去,林宇萍的日子肯定就不好过了,而且有林母在,心里更偏的是儿子,也不会让大姐有觊觎房子的念头。至于林母嘛,她可以甘守清贫,但没成家的小儿子她却不得不考虑,住在那边,儿子带朋友来玩方便,在女孩子心目中印象分也可以更高些。反正陶淘明白,林家小弟要结婚,如果没有房子的话,做哥哥的也不会不管,干脆一次性解决,这样自己不用跟婆婆住,也不用让人嚼舌头,岂不两全其美、一劳永逸?
解决了家庭问题,陶淘优哉游哉地过起小日子来了。她渐渐恢复她的正常生活。在熬过一个月堪称漫长的修养期,林宇阳迫不及待地开始行使他的权利。陶淘的身体并不排斥他,而且很享受他们之间的性爱。她记得《肉蒲团》(注:是小说,不是所谓3D CHINESE KONGFU版)里说,男人喜欢娶处女做老婆,从生理上来说,是因为处女的甬道是被他开发的,所以最合适他的阴茎的大小长短,做起来最舒服。而且处女会觉得男人的阴茎尺寸就是这样的,没有比较,就不会有不满意的感觉。
这个观点,陶淘是大部分赞同的。和林宇阳做的时候,她确实感觉到他的满意,而她自己也觉得很舒服,她再出些奇思怪想,也不用担心他会觉得不高兴,而且他往往都很有兴趣配合。应该说大部分男人都希望老婆是“三得女人”——入得厅堂,进得厨房,上得睡床,都想拥有能带出去有面子,带上床有性欲的女人。
她不赞同的部分是,没有比较,或许是不会不满意,但比较也有比较的好处,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比较了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林的大小尺寸,时间尺度都是她比较适合的。夫妻之间的性爱,太过无趣固然不利身心,但太过激烈也是有碍生息的。
再者,女性在生理上也是存在差异的,处女并非都很紧窄,而生过孩子也并不都是松弛的。此外,性格上人也各有不同,有些女人即使一嫁再嫁,仍然恪守本分,而另一些,无论嫁与不嫁,一直放荡不羁,更有像她这样,从来都是表里不一之人。


第二十五章 内外有别
婚姻之于那时的陶淘,是一棵庇荫的大树,替她挡住了旁人的窥探、家人的念叨,使得她放心地过起了自己想要的生活。陶淘对俩孩子十分上心,只要她在家,她都会陪孩子们看电视,做作业。小保姆手脚还勤快,但做饭的手艺一般,于是她还尝试做饭,在菜式上变些花样,看到孩子们很捧场,她乐得合不拢嘴。但她对他们的要求也比较严格,对一些生活习性和观念的培养非常重视,不厌其烦地纠正他们的口音,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小熹小煦的言行举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除了照顾家人的胃口,她还承包了家人的衣物。陶淘的好品味是得到公认的,但她仍然尽量带着林和孩子们一起去买衣服,希望在尊重对方爱好的基础上来选择。她天天都会亲手整烫搭配好全家人第二天穿的衣物,而不假保姆之手。
但陶淘并不大包大揽,深厚的专业背景和不断累积的教学经验使她很明白小孩子要自立才能自强的道理。她很注意观察小熹和小煦的性格特点和特长,发现小熹喜静,爱画画,小煦却喜欢动,运动感和乐感都很强。因此,她在给两个孩子都报了同样的运动项目的兴趣班之外,小熹学画画和摄影,小煦学钢琴和拉丁,分头行动,各行其道。
当然,陶淘向来很符合她的双子座性格,仍然过着内外有别的生活。她本质上就不是那种只向往相夫教子的女人。她还有着BADGIRL的另一面。她仍然喜欢灯红酒绿的夜生活。而林宇阳在这一点上相当大度,从不干涉她的交友和行踪,她婚前的同学朋友依然和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除了在本城,她也会出去旅游,不论是跟着朋友一起去,还是单独出行,林都会亲自或让司机接送她,周到体贴。
“小别胜新婚”这句俗语是有几分道理的,基本上每次回来,林宇阳都会亲自去接她,头几年,两人在机场见面都还会亲亲抱抱,惹得路人纷纷观望,可怜的小于就只好脸红红转过头去装没看见。待上了车,两人间的举动自然升级,陶淘后来每次回来都特意只穿长裙,而且不穿连体丝袜。
有一次上车后,林又轻车熟路,伸手到她裙底想剥她的内裤,摸索片刻却赫然发现她居然真空上阵,根本就没穿,他又惊诧又想笑,咬着她耳垂问:“你这妖精,就这样光着屁股在100多号人面前走来走去?”陶淘一边就着他的手扭动着,一边撩起裙子跨坐在他身上,嘴里说到:“飞机快到的时候,我特地到卫生间脱的,为了给你个惊喜,而且……”她故意停了停,抛了个媚眼给他:“你看老婆我多体贴,就怕老公受累麻烦。”
说着话的时候,她手上不停,已经把他的皮带和裤链都解开了,此时正用湿润的阴部摩挲着他的坚挺,却引而不入。他们以往在车上也常常亲热,但都还保留些理智,没有真正做全过,可此时林宇阳的龟头感受着她久违的火热水滑和紧致柔软,脑子里想到身上人在飞机上脱掉内裤的情景,哪里还顾得上其它,只想着深深地进入,狠狠地干她,看着她戏谑挑逗的表情演变成娇喘轻颤。
一念至此,他再也按捺不住,双手握住她的纤腰往下按压,当他用力插入她的阴道,被她内壁紧紧裹住的时候,他舒畅得几乎全身都抖了抖,看到她微微蹙眉,口中轻嗔,他知道她一向紧窄,即使水足够多,刚进入时也有点困难,平时他心疼,现在反倒更觉刺激,连忙挺腰,大力戳刺。陶淘初初有点不适,觉得疼,但一则几天没做,性欲正强;二则想到隔板前面的小于,想到外面的车水马龙,顿觉兴奋不已,不多时就主动迎合,口中也放浪地叫了起来。一时间,车内风光旖旎,春色无边……
其实不管陶淘在不在家,林宇阳都不愁寂寞。除了繁忙的工作和必须的应酬,他还特别喜欢打牌,而且在扑克的领域里,不论是简单的斗地主,还是赌博性的21点,梭哈,甚至桥牌,他都打得不错,这也是前妻长期不在,他也并不急着离婚的主要原因,呃,或者说,这是李立毅然选择留学的主要原因。现在有了陶淘,他虽觉新鲜也确实喜爱,但牌友的召唤仍然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陶淘有时找他找不着,就连是孩子们生病时找他,他都常常是派了小于过来,虽然小于办事十分妥帖得力,但陶淘的心仍然是渐渐坚决地冷硬了下去。新婚伊始,她还乖了一段时间,把时间精力都放在工作家庭中,后来看到对方如此,她就理所当然地重拾旧好了。
对于她的那些“回头草”来说,看到这种转变自然喜出望外、乐见其成。此时的陶淘经历了性和家庭的滋润,多了份少妇的成熟韵味,更让人心痒难耐。同时,她在手术后一个月放置了宫内节育环,多了这层保障,她在床上表现得更放荡,更能痛快淋漓地享受鱼水之欢。雷鸣在某次又一下午接连要了她三回以后,直呼吃不消。其实第二次要完她,他明明觉得很累了,打算抱着她睡一会儿,可是她的身体就像有种魔力,只要揽着她在怀里,手就会忍不住在她滑嫩的皮肤上游走,而她若有若无的呻吟和扭动,更是像火星落在干柴上,没多久他就性致昂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后来,他告诉陶淘,包括新婚期,他都从来没有性欲强到这个地步。他很由衷地对陶淘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就能够满足得了的女人,哪个男人娶到你,要不想精尽人亡,就得忍受你出轨。小林娶到你,是他的幸运也是不幸。”陶淘想了一下,觉得不是很赞同,她的行为,主要是因为心理上的喜新不厌旧,而不是对于性本身的过于热衷。
除了老朋友,此时,她还多了一个新乐趣——Internet。她上网已经时日不短,但只是玩游戏,查资料,接触聊天工具却是从05年刚刚开始。她最初注册MSN、QQ,仍然是为了玩游戏的时候好交流,那时MSN已经关闭了自由交友功能,这倒是为QQ的发展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一开始,陶淘甚至还不懂得设置筛选加人,所以很快就有很多人加她为好友,找她聊天,有的聊了几句陶淘觉得索然无味的,就不再理会;还有一些是直接聊性,或是没几句就提出见面或是一夜情的要求。陶淘倒不怕聊性的话题,问题是大多数人见解有限,着实入不了她的法眼。但她的一贯作风,是善于学习和汲取他人的优点为己所用,所以,这种交流大大开阔了她的眼界,也使她开始总结自己在性爱方面的经验体会,同时,她也交了一些网友。
这些网友当中,既有单纯的朋友,当然也有发展到见面甚至上床的。不过,她觉得最新奇的是网交,可以通过视频,或仅仅是用文字来进行,这是她以前没有想过的方式。其实这种方式类似于看着A片或H文自慰,又因为对方是活生生的人而更容易产生代入感,从而达到高潮的目的。
陶淘曾经有过一个哈工大的网友,从他本科到读研维持了几年,算是比较长久的了。对方比她小,所以开始两人以姐弟相称,彼此还会分享和交流性方面的一些想法。有趣的是,他们曾经网交过一次,但后来还是恢复到朋友的身份,而且自然而然,彼此并无尴尬。
那次,两人先也是聊,他聊到以前高中时教过他的一位女老师,说那时候每次晚上冲动时,都是想着她自慰的。陶淘问他对方什么地方吸引他,他说那老师十分漂亮,眼神尤其动人,每次眼睛看过来,他都有过电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师的身材很好,男生们白天盯着她不放,晚上在寝室熄灯后谈论到她,都是遐想连篇,往往说着说着很多人都会忍不住冲动和自慰的。陶淘听了,觉得又新奇又好笑,当年女生们谈论男老师的时候,可没有上升到这个境地的。
说着说着,对方把话题一转,感慨道:“姐,我虽然没有见过你,但我能想象得到,你的学生肯定也和我们当年一样。”
陶淘大窘,她很难以想象这种状况,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他们才多大啊。”
“跟我那时候差不多大咯,你知道我第一次自慰多大?”对方反问。
“多大?高一?”陶淘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姐太瞧不起人了!!!!!”对方连打了几个感叹号,才回道:“初二!”
“哗——”陶淘惊叹,发了个惊讶的表情。
“姐,你想你的学生都高中了,还有几个没有自慰过的?看了像姐这样诱人的老师,保不齐上课的时候就冲动了。”他继续说。
陶淘想了想那种情景,还真是有种挺复杂的情绪,有点尴尬,有点羞涩,又有点高兴,有点得意……
正胡思乱想着,对方又发了一句话:“我想到姐,都有反应了。”
陶淘下意识地回了句:“你想到姐什么了啊?”
“想到姐的大奶子,想到姐的大屁股,鸡巴就好硬,好冲动啊”对方回得很迅速。
“你怎么知道姐的奶子大,屁股大啊~” 她也有些湿润了,于是继续挑逗他。她发现,这么粗俗的话她虽然说不出口,但看多了,她打字却很顺溜。
“我就是知道啊,姐的奶子又大又白,我一只手都握不下,我捏着姐的奶子,含着奶头用力吸,我要把姐的奶水吸出来”对方回话越来越快,描述也越来越形象。
陶淘受到挑逗,觉得乳头真的勃起了,她也胆子大了,回道:“嗯~~啊~~乖弟弟,轻一点嘛,姐受不了这么粗暴的啊,”
“好姐姐,我会轻点,轻轻用舌头舔,一圈一圈舔~~”
“嗯~~好舒服啊,你真乖,让姐看看你的小弟弟吧,它乖不乖啊~”
“当然乖啦,你看它这么乖,姐姐也要乖乖分开腿,让它跟姐姐好好亲热亲热哈”
“开摄像头让姐姐看看,姐要看它是不是真的乖。”陶淘自己没有摄像头,一般也不会要求对方用,但今天她破例了。
“好,”对方有点迫不及待地答应了。果然,过了片刻,视频接通,从画面中,可以看到对方穿着一条宽松的中裤,但裤裆却鼓鼓的。
“脱掉裤子!”她有些脸红心跳,却毫不犹豫地敲击键盘,发出命令。
对方也没有忸怩,抬了抬屁股,拉下了裤子,登时阴茎就弹跳出来。他的阴茎已经勃起,但包皮仍然基本裹住了龟头,镜头里显得挺白净的。
“还害羞哪,快撸下来,让姐瞧瞧。”
“那姐要好好疼它,”他听话地撸下包皮,露出了还挺粉嫩的龟头。
“好,塞到姐嘴里来,姐给你含着它,”她也继续挑逗他,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姐用舌头舔着你的龟头,舔到它流水——”
“嗯,好——”他明显觉得很刺激,手上的动作加快加大了,视频里传出的呼吸声也粗重了许多。
陶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人家手淫的全过程,觉得有趣,干脆停下打字,改成语音来配合。陶淘平时说话老老实实,但私下里撒娇发嗲却挺有一套,这一换语音模式,果然效果更佳。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但对着手淫的视频画面,在自己有些兴奋的状态下,很快她就配合着对方手部动作的频率,呻吟得很自然很流畅了,不多时,对方达到高潮了。
陶淘看着视频中精液从龟头处汩汩而出,与A片中看到的情况并无不同,但对方满足的神色却比A片自然得多。这时,她油然而生的,是一种羡慕,羡慕别人可以通过自慰达到高潮。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误入歧途,从青春期起,因为哥哥的缘故,她根本没想过自慰,后来长大了更是没有也无需这样,所以没有在长期的自慰过程中总结经验,找到最佳方式来自娱自乐。她后来接触过的咨询案例中很大一部分人都喜欢自慰,毕竟这种方式既安全舒适又自在省心,再加上科技发达,网购盛行,各种辅助工具千姿百态,实在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既可以在性交过程中助兴,也可以在独处时自行享受。



[ 此貼被精力充沛在2017-04-17 10:30重新編輯 ]
TOP Posted: 2017-04-13 21:36 | 回12樓
盛世繁华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087
威望:70 點
金錢:8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11-02

1024
TOP Posted: 2017-04-14 19:36 | 回13樓
精力充沛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87
威望:20 點
金錢:19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12

占楼编辑更新
TOP Posted: 2017-04-17 12:50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10-2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