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长篇小说]美丽的老师[连载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长篇小说]美丽的老师[连载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瓷砖


級別:俠客 ( 9 )
發帖:717
威望:175 點
金錢: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3-22

第三章
宁心怡自被孟天翔吻过之后,混乱的思绪一直未能平静,连续几天都浑浑噩噩,却在此时再次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心怡,我们分手吧。”
“啊?”
宁心怡呆呆地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友,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不知他说的到底是真,或者只是开玩笑。
  餐厅中高朋满座,服务生穿梭来往,热闹非凡,但她和他的世界却仿佛凝冻了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觉得自己对你的热情,似乎已经过去了……刚认识你时我觉得你很适合我,但现在我却觉得……”周航吞吞吐吐地。
  原来这是真的!回想两人之间这几个月来的相处,宁心怡不禁痛?自己迟钝。其实分手的征兆早就出现了,但她却茫然不知,一味沉浸在自己的认知中。
  一年的感情,却换来“热情已过去”的分手宣言,宁心怡只觉得心灰意冷。
  “心怡,你……不会怪我吧?”周航不安地看看她,“你还好吗?”
“我很好。”宁心怡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想让周航看出自己的混乱,更不想在这个时候示弱。
  她站了起来,“周航,谢谢你的晚餐。我们好聚好散,再见。”
“心怡,对不起……”
背后传来似有若无的道歉,宁心怡加快脚步,逃也似地离开了餐厅。
  深夜街头,万籁俱寂。
  街灯散发着晕黄的光线,将灯柱拖成长长的斜影,偶尔有几辆汽车驶过,车灯一闪即逝。
  “啦啦啦……”
杂乱不成调的歌声从转角处传来。
  一位女子跌跌撞撞地走入公寓社区,脸颊有着不正常的绯红,一看就知道她喝多了。
  醉眼朦胧中,一切景物似乎都在旋转,宁心怡一边痴笑着,一边掏出钥匙。
  她就知道周航会突然和她分手原因不单纯。刚才碰到周航的同学,她才知道原来他几个星期前就和别系的系花打得火热,甚至他们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了,只瞒着她一个。
  没想到她一直信任着的男朋友,竟然会背着她脚踏两条船……宁心怡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烦恼之余,就在PUB 多喝了几杯。
  歪歪斜斜地,好不容易摸到自家公寓门口,宁心怡鞋跟一扭,原本就虚浮的身子支援不住,眼看就要往地面摔——“小心!”
突然,一双修长的手臂有力地扶住她,将她轻轻揽入自己怀中。
  宁心怡打了个酒嗝,仰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望进了他黑眸中满眼的星光。
  “孟天翔……”宁心怡再打了个酒嗝,傻笑起来。
  “老师,你怎么了?”孟天翔蹙起好看的眉毛。“我一直在这里等你,想向你道歉。”他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
  “道歉?道什么歉啊?”完全不似平时对他的接触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宁心怡笑嘻嘻地环上他的脖子,红唇几乎就要贴上他的。
  “老师,你喝醉了。”
“我没醉!”宁心怡嗔怒起来。
  “好好好,你没醉。”孟天翔苦笑着。“老师,给我钥匙,我扶你进去吧。”
打开宁心怡租的公寓大门,孟天翔将她半抱半扶地送入卧室。小小的房子里充满了女孩的气息,虽然简单,却布置得整洁雅致,散发着一如她本人的清灵气息。
  滚到床上,宁心怡像只可爱的小猫咪蹭了蹭枕头,然后傻笑起来。
  “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孟天翔坐在床边,抚摸着她的额角。
  他厚实微凉的手掌好舒服哦!宁心怡忍不住主动仰起头,将整张小脸埋入他的掌心,感觉到他微微一凛,然后,更温柔的手指轻梳着她的秀发。
  这样的温柔令她觉得好贴心、好想哭……宁心怡吸了吸鼻子,觉得眼角又有点湿润了。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哽咽着斥?,仿佛此刻负心的人是他。
  孟天翔忍不住苦笑,“老师,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还说没有?!第一次见面你就色迷迷的,明明只是个臭小孩,却老是戏弄我,还说想追我……我知道,在你心里,从来没有把我当老师看过。”宁心怡恨恨地戳着他的胸口。
  “老师。”孟天翔握住她纤细的手指,“我做这些,都是因为喜欢你啊。其实把我当成小孩的人是你,你从来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真正想哭的人,其实是我。”
夜幕下,他脸上既有年轻男孩的热情,又有成年男子的性感魔力。
  宁心怡傻傻地看着他,完全忘了言语。
  “老师,你再这样看下去,我可是会犯罪的。”孟天翔再也忍不住,俯下头含住了她如花的唇办。
  宁心怡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他整个人揽入怀中,他炙热的气息吹往她口中,她整个人都微微战栗起来。
  不知是因为今晚的她特别脆弱,还是酒精迷醉了神智,她再没有像以前般断然拒绝,反而微微张开口,让他更深更狂野地侵入了她的口腔。
  “老师,你不反抗吗?再这样下去,我可是会得寸进尺的哦。”一吻结束,孟天翔恋恋不舍地抚着她湿润的眼角。
  “周航他……他背叛了我,有了别的女孩子……”宁心怡的鼻子酸酸的。
  “周航?他就是你的男朋友?”一把无名护火在孟天翔的胸膛熊熊燃烧。
  宁心怡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人渣!”孟天翔骂道,抱紧她,“老师,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不要!你比我小。”
“我只比你小三岁!”孟天翔叫道。
  “我不和比自己小的人谈恋爱。”宁心怡虽然醉了,但对自己的底线还是很坚持。
  “你可以接受我的吻,为什么不能接受和我谈恋爱?”孟天翔压住她,“老师,虽然我比你小,但你放心,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我都完全是个成熟的大人了。”他邪邪笑着,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去。
  一触手,硬绷如铁,宁心怡吓了一跳,连忙想缩手,却被他死死按住,不但按紧不放,还趁势将她压到床上。
  “老师,我真的好喜欢你……你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每次看到你,我都好想当场把你扑倒!但我知道你一定会生气,所以我才忍到现在。”
宁心怡被他紧紧缠住,几乎动弹不得,他男性的气息一阵阵喷在她脸上,他坚实的胸膛挤压着她的乳房,她的手甚至还握着他的男性……天哪!宁心怡的脑中一团混乱,脸红得就像发烧一样。
  她跟周航交往时,两人仅止于亲吻,虽然周航有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但都被她拒绝了——个性保守固然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她并不想给人随便的印象。
  万万没想到,她平静的生命中,竟会出现像孟天翔这么直接的男孩。
  他就像一团从天而降的火球,砸到她淡然的心湖,顿时激起滔天巨浪!宁心怡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酒精和情欲同时烧灼着她,让她既热又渴,想在最脆弱的时候被抚慰,又想远远逃开这团令人胆战心惊的烈焰。
  “老师,别那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孟天翔一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一手揽住她不盈一握的细腰,隔着薄薄的针织丝衫,在她柔软的身躯上下抚摸。
  他的力道很温柔,像在呵护一件宝物……宁心怡渐渐放松下来,酒意令她昏昏欲睡,但他的抚弄又让她忍不住喘息。
  空气中,弥漫着浪漫而甜蜜的气息。
  “老师,你真美……”
很长一段时间,孟天翔只是轻轻抚摸着她,并不时亲吻着她滑嫩红润的双颊。
  宁心怡的脸颊渐渐泛上一片绯红,她的秀目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梢渐渐变得柔和。
  孟天翔的手几乎抚遍她全身的曲线,那触戚玲珑有致,性感迷人。
  趁她迷乱的时候,孟天翔不动声色地解开她的胸罩,并将手自宽松的丝衫下,采上了她的胸脯……“啊……不要……”宁心怡轻喘一声,拉住他的手,湿湿的眼睛既有娇艳的羞色,又有哀求的神色。
  “老师,你好美……我只是想亲亲你,我发誓,什么都不会做的。”孟天翔温柔地说,亲吻着她嫣红娇美的面庞,并探入她的嘴里,吮着她香甜的丁香舌。
  他强韧的舌尖与她的柔美紧紧缠绕着,像水草般难分难舍,一阵天旋地转,早在宁心怡察觉前,他的大掌已将她的椒乳一手掌握。
  “不……”宁心怡轻轻摇着头,黑发在枕头上散开。
  她嘴里虽说着拒绝,一双手臂却早已违背理智,不知不觉缠上了他的脖子。
  这个女人简直是在挑逗他!这种欲迎又拒、柔若无骨的妩媚,足以令全世界的男人疯狂!孟天翔庆幸此刻看到的男人只有他一个,否则他绝对会克制不了,要宰了那些亲眼目睹她如此媚态的男人!全身欲火大炽,他压上她,右手揉捏着她尖挺而浑圆的双乳,兴奋不已。
  “老师……你好柔好棒啊……就像揉着一团棉花糖……”强烈的刺激让孟天翔浑然忘我,一把撩起她的衣衫,不由得分说地脱了下来,她那一对美丽迷人的双峰便暴露在他面前。
  峰尖的顶端有两颗红色朱萸,在灯光下散发着粉红的光泽。
  孟天翔闷哼一声,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微颤的乳峰……宁心怡倒抽一口凉气,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的脑袋几乎要爆炸了!“啊……”她拚命摇头,发出了销魂蚀骨的喘息和呻吟声。
  第一次亲密接触,自然想给对方留下美好的印象。孟天翔使出浑身解数,以厚实温热的舌头上下舔吻着她光滑的绵乳,每一寸都不放过,又舔又咬。
  不一会儿,宁心怡的乳尖就像熟透了的葡萄,饱满剔透,还带着丝丝透明的津液,诱人犯罪。
  “嗯……”她发出了如猫咪般细微的呜咽声。
  孟天翔的吻一直向下栘,滑过胸口、平坦的小腹、然后便是那神秘的禁地……“不要……”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宁心怡又惊又羞,奋力挣扎起来,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泪珠像断线的风筝,又快又急,成串成串往下掉——


第四章
孟天翔停住了动作。如果说有什么事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她哭泣的样子。
  她晶莹的泪水,让他心痛……他不想强迫她。如果真要发生关系,必须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更何况,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泪水,光是见它扑簌簌往下掉,就让他心痛难忍,欲火瞬间熄灭。
  “老师,对不起……”孟天翔将宁心怡抱人怀中,一遍遍吻着她的秀发,吐露歉语。
  宁心怡只是哭……整个混乱的夜晚,都令她无所适从。她想逃,却又不知能逃到哪里,委屈的情绪如潮水袭来,让她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她不想这么脆弱的!尤其不想在孟天翔的面前,暴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她毕竟是他的家教老师啊!可是,她还是止不住泪……“对不起,老师,我再也不会做什么了。我发誓!”孟天翔紧紧抱着她。
  “你骗我!”他老是这么说,但其实早就把不该做的都做了。
  “这次是真的。我最不愿伤你的心,只要你有一丝不愿意,我绝不会强迫你。”
宁心怡抬起湿湿的眼睛看着他,犹如小鹿般的眼睛,可爱而纯净。
  孟天翔恨不得马上把她压倒,吻上那双眼眸,但想起对她的承诺,又不得不强自压抑。
  许是哭累了,不一会儿,宁心怡便在他怀里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在如雪的脸上投下一道浅影。
  孟天翔却只能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的美人苦笑。
  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机会,他却只能眼睁睁看它溜走……因为他承诺过她,所以尽管全身发热、想要她想得不得了,他也必须控制住自己。
  由于自身条件优异,长相帅气有型又会玩,他很早就有了性经验,身边也多得是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从清纯玉女到妩媚熟女,只有他不要,没有他得不到的。
  当初看到宁心怡,他也以为凭自己的魅力,不用多久,她就会自动爬上他的床。
  没想到她却全然不为所动,拒他于千里,直到现在仍不对他敞开心房。
  生平第一次尝到被拒绝的滋味,竟是如此难忘,刻骨铭心。
  再次深情地吻了吻宁心怡的额头,孟天翔抱着早已陷入沉睡的小女人,任心思起伏……不知过了多久,他也渐渐阖上眼睡去。房间里交织着两人绵长的吐息,静谧而美好。
  “啊——”
一睁眼,却看到男人闭目而眠的俊脸,宁心怡不禁吓得尖叫起来,差点跌到床下。
  “老师,是我。”大男孩揉了揉眼睛,撑起身体微笑着,显得健康又阳光。
  “孟天翔?!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睡在我床上?”宁心怡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老师,你都不记得了吗?昨晚你暍醉了,一个劲地拉住我不放,只要我一走开,你就会大哭起来,我没办法,只能抱着你一起睡喽。”
“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宁心怡一摸全身,立即惊叫出声,“我怎么没穿内衣?”
宁心怡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她只穿着内衣和短裤,大片肌肤都暴露在外!一想到被孟天翔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她就想昏倒算了。
  “老师,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呜呜呜,我好伤心……你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完全变成了一名荡妇,不但拉住我不放,还一个劲地向我索吻……”
“荡妇?索吻?”宁心怡又尖叫起来。
  “你还拼命脱掉我的衣服,对我上下其手……我的豆腐全被你吃光了。”
“我……”宁心怡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孟天翔强忍住笑意,一脸正经。
  “老师,经过昨晚,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该不会把我吃干抹净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吧?”
“我们……难道我们已经……”宁心怡全身抖得像风中的秋叶。
  “对!”
孟天翔一句话,顿时把宁心怡打入地狱。
  “我们已经做了!老师,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天!她为什么不当场昏倒算了?!“老师……”
可偏偏有人就是不让她逃,唇上传来炙热的触感,宁心怡微睁开眼,大男孩自信狂傲的微笑就映入眼帘。
  虽然孟天翔笑得很帅气很有型,但怎么看,都像肚子装满了坏水的恶魔。
  “老师,你别想逃哦。”
“你明明说过,不会再对我做什么的。”宁心怡虚弱地说。
“我是说过啊,我不会强迫你的。老师,我知道你拒绝我,只是因为我太年轻,你无法把自己交给我。但是——老师,你等我好不好?等我三年!等我长大了,我们就真正在一起,好吗?不要仅仅因为我年轻,就把我拒于千里外,至少给我一个机会……我发誓,我会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你!”
三年……太久了!谁能预期三年后会有怎样的变化?谁又能断言此刻深爱,三年后仍能不变?连她都无法确定自己在三年后会是怎样的光景,他又怎能说得如此坚决,彷佛三年对他来说,只是短短三天而已。
  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宁心怡轻叹一口气。
  “老师,答应我嘛,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你。”孟天翔紧紧握住她的手,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宁心怡怎么也无法说出拒绝,只能保持沉默。
  “老师,你再不说话,我就当成你是答应喽。记住,你答应要等我三年,不许反悔。”
“喂……”
未完的话,被孟天翔悉数堵回唇间,炙热的气息堵得她头昏脑胀、浑身无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无奈而柔顺地接受了他的吻。
  孟天翔还以为她不再反抗便是赞同,以为自己得到了她的承诺,满心欢喜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这一刻起,宁心怡便已下定决心要离开他。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孟天翔怎么也联络不到宁心怡,顿时慌了,匆匆赶到她就读的大学,才知道原来宁心怡已在前几天便赴美深造去了。
  这个狠心的女人!离开他之前居然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表面上和他虚与委蛇,暗地里却早就打算离开他!她背叛了他!孟天翔的第一个念头是追到美国去,但一想到她的泪水,他又退缩了。
  她会做出如此无情的举止,还是因为讨厌他吧!的确,从头到尾,她说最多的就是“不要”,也从未说过喜欢他,更没答应过他什么。反而是他,像个初次恋爱的傻瓜,傻傻地掉了进去。
  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谁都喜欢他,谁都想留在他身边,只有他最重视的她,视他如无物,一个字不留便走。
  难道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自小含金汤匙出生,他拥有一切,却独独缺她一个……他的初恋无疾而终,而被人捅破的伤口,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愈合,风一吹,还会隐隐作痛……七年后繁华热闹的国际商业区,天宇房地产集团的智慧型大厦矗立于楼宇之间,显得格外醒目。
  现代化的风格,简洁流畅的设计,令天宇大厦成为这个都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总裁,TOP 设计室的总经理和设计总监已经按照预定时间抵达,请您马上过去。”
秘书的声音打断了孟天翔的沉思。
  他微微蹙眉,扔掉菸蒂,香菸已烫伤他的手。
  回过神,他才惊觉,自己的记忆再次回到了七年前,那场全心全意付出,结果却令他痛彻心肺、惨败告终的初恋。
  宁心怡。
  他的生命里,还烙印着这个名字。
  这么多年了,她过得好吗?是否交了男友,还是已经结婚,甚至有了孩子?现在的他已届二十四,以她的年纪,做了母亲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孟天翔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光是想像她成为别人的妻子,仍是如此难以忍受……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说这话的人根本没有爱过!如果是真爱,时间不但不能冲淡这份感情,反而会让它愈来愈深。
  这些年来,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为何他的脑海中仍只留下那个无情女人的身影?“总裁?”秘书不安地看着他阴沉的脸色。
  孟天翔收敛心神,淡道:“知道了。我们走。”
一看到那个散发着无形气势的成熟男子,宁心怡不禁睁大眼睛,全身僵硬。
  不知花了多少力气,她才强抑住夺门而出的冲动。
  没想到“天宇集团”的孟总裁就是孟天翔!七年过去,他长大了、成熟了,也比以前更帅气英朗了!昔日男孩修长的身躯已拔高到一九O ,立体的轮廓线条俊朗,薄薄的嘴唇抿出一道性感的刻痕,他看起来成熟精悍,十足十足一名商界精英。
  “心怡,你还好吗?”
见她一脸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宁心怡公司的总经理欧阳华不禁担心地询问。
  欧阳华是宁心怡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毕业后,两人一起在美国大型建筑公司累积了数年工作经验,三年前回国,开创自己的事业。
  他们专门承接住宅大楼或商业大厦的外观设计,出色的设计方案和服务品质颇受客户好评。
  这次“天宇集团”豪华度假村外观设计的标案,正是TOP 工作室立志要拿下的专案,如果成功了,工作室将受益无穷,同时工作室的名声也将更上一层楼。
  “宁心怡?”
孟天翔瞪着眼前会谈的对象,难掩脸上的错愕,随即又恢复成不动声色的冷静。
  他已经不再是七年前那个被她无情舍弃的男孩了!“孟总裁,你好。”宁心怡深深吸气,仰起头,露出略显虚弱的笑靥。
  老师,我喜欢你老师,你等我好不好?七年前,他的话犹历历在耳,但宁心怡知道,自己的不告而别早将两人未来可能的发展完全浇灭。
  他应该还是恨着她的吧!否则他现在看她的眼神又怎会如此冷漠,没有一点热情的火花?然而,即使时光倒流,她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她必须离开他,他们不可能有结果的。
  她曾发誓不和年纪比自己小的男人谈恋爱,更何况那时他年少轻狂,做事只凭冲动,那些誓言最多也只是戏言而已,她怎可当真?孟天翔说喜欢她,她相信在那一刻,他的确是认真的。可人生漫长,他总会碰上比她更可爱、更漂亮的女孩,届时他又会如何?他对她的感情,是否脆弱得不堪一击?她很清楚,没什么事能永恒不变,尤其感情,“脆弱”是它的另一个代名词。
  她还没有勇气把自己未来的幸福,赌在他的年轻和一时冲动上。
  所以,当年她毅然选择了远去他乡,也藉此逃离这个让她混乱的人。
  原以为距离会淡化感情,然而,看到他的一眼便遭受如此巨大的冲击,她才明白,其实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闯入了她的心扉深处,只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然而这个人是她早就已经放弃了的,即使现在就站在她面前,也是遥远不可触摸的存在……“原来你们认识啊!心怡,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欧阳华笑道,浑然不觉两人之间的暗涛汹涌。
  “对,我们认识,七年前。”孟天翔淡淡地说,并没有看宁心怡,但他的眼眸里却有一抹深沉的光芒。
  宁心怡浑身一震,不由得看向他。
  他果然还记得以前的一切!“原来你们是老朋友?真是太好了!”欧阳华笑吟吟地说:“孟总裁,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今后还请多多照顾我们公司,相信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我当然会的。”孟天翔接过名片,意味深长地看了宁心怡一眼,露出一抹邪笑。
  宁心怡心头一跳,连忙避开他的视线。
  整个会谈中,孟天翔都保持着沉稳镇定的神情,和以前那个充满热血的狂傲少年截然不同,处处展现出商界精英的独特魅力。
  宁心怡在欣慰的同时,亦感到一丝难言的酸楚。
  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成长着,而她,竟会因为没有陪在他身边而感到无比空虚。
  虽说当初离开他,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但现在再看到他,说一点也不动摇,那是骗人的。
  “心怡,你认为刚才孟总裁的意见如何?我们是不是要照他所说的修改一下比较好?”突然,欧阳华转过来征求她的意见。
  “啊?”宁心怡不由得怔住。刚才她的脑子乱乱的,一直无法集中精神。
  “我看宁小姐似乎是太累了。”孟天翔的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眼光若有所思。
  “对不起。”宁心怡懊悔自己的失神,连忙将所有注意力投注到工作上。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一分分流逝……
TOP Posted: 2017-04-13 08:59 | 回6樓
瓷砖


級別:俠客 ( 9 )
發帖:717
威望:175 點
金錢: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3-22

第五章
谈完公事,宁心怡和欧阳华并肩走出“天宇大厦”,此刻已是下班时间,暮色昏暗,人潮如涌。
  宁心怡才想坐上欧阳华的车,就听到远处传来喇叭声,一辆流线型的新款BMW缓缓开至他们身边。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英俊得几乎让人窒息的脸庞,上头挂着一抹慑人的笑意。
  “孟总裁?”没想到是孟天翔,欧阳华不禁吃惊地叫道。
  “我来接”老朋友“吃饭。我和宁小姐好久没见了,想聚一聚……借用一下您的设计总监没问题吧?”孟天翔淡淡道,把“老朋友”这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当然没问题。心怡,你和孟总裁去吧。”欧阳华对宁心怡说。
  见宁心怡惶惶不安地看着他,欧阳华不禁笑了,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肩,“干嘛露出这种表情?你和孟总裁是老朋友,这么多年没见了,好好聊聊吧。”说罢,便不由分说地将她送上了孟天翔的车。
  宁心怡才刚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孟天翔就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如利箭般窜出,只留下一道淡淡烟痕,在风中散开。
  “你开慢一点……”宁心怡整个身体往后仰,不得不拉住车顶的扶手,才稳住身形。
  孟天翔理也不理她,铁青着脸不说话,车内的气氛紧绷得如拉满的弓。
  过了好半天,孟天翔才说:“那个欧阳华……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宁心怡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击中,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回了一声,“我们只是好朋友。”
孟天翔长吁出一口气,表情如释重负,阴沉的脸色微微缓和下来。
  如果她回答“是”的话,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亲手宰了那个男人!一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拥有,一把无名火焰就熊熊燃烧着他的内心,让他痛楚难当。
  “你现在没有男朋友吧?”孟天翔板着脸再问,口气犹如在审重大刑犯。
  “没有。”宁心怡小声说。即使被他以如此不客气的口气问话,她也没有生气。
  七年来,这个男人的脸庞一直纠缠在她梦里,反反覆覆,无法忘却。
  她也试过和其他人交往,但不知怎的,结果总是无疾而终,仿佛一种魔咒,离开了他,她亦无法幸福。
  最后她宁愿寄情于工作,也不想在那些无聊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宁心怡忐忑不安地问,觉得车窗外掠过的景物都非常陌生。
  “我家。”孟天翔简短回答。
  车子一个拐弯,孟天翔的豪华别墅便映入眼帘。将车停好,熄了火,孟天翔便一把拉住宁心怡,将她带下车。
  “放开我!”宁心怡拼命挣扎,内心浮上不妙的预感。她想逃,手臂却被他死死揪住。
  “我不放!”孟天翔沉声道,抓着她,就像抓着这世上仅有的一件宝物。
宁心怡怔住了,男人阴沉的脸色、锐利如剑的眼神,似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她傻傻的,忘了所有的反抗……将她一把拉入客厅,孟天翔甩上门,一拳砸上门板,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要等我三年,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后打击有多大?我到处找你,没想到你什么都不留给我,就这样狠心地一走了之……那我算什么?你对我到底有没有认真过?”他的神色仍是沉稳精悍,但他冥暗的眼眸中却隐隐有一抹受伤。
  “孟天翔……”
宁心怡不禁怔住了。她完全没料到他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她以为那只是他年少轻狂随便说说而已,根本不会当真,她也喝令自己不许当真,没想到七年后他竟以此来指责她,仿佛他还一直记着当初的诺言……“你还是不相信我吗?当年我只有十七岁,你不相信我,情有可原;可现在我已经二十四了,你应该可以接受我了吧!”孟天翔直言道。
  “等一下——我们有足足七年没见面了!”宁心怡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
  这个男人,还是像七年前一样,让她猝不及防,更不知该如何应对。
  “那又怎样?”孟天翔不满地瞪着她,好像她说的都是不值一提的问题。
  “我们根本不了解彼此!”宁心怡看着他的眼眸,额头不禁隐隐作痛。
  “难道非要了解,才能喜欢一个人吗?”孟天翔对她的反驳嗤之以鼻。
  “喜欢”这个词刺中了宁心怡的心口,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他说……喜欢她?七年后,他竟然仍喜欢着她?!“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这不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吗?连老天都要我们在一起,我们不在一起都不行了!”
不想再听到她的拒绝,他干脆一把搂住她柔软的腰肢,俯下身,即将吻上她——“等一下!”宁心怡连忙捂住他的唇。
  “你还要我等?我已经等了你七年!难道还不够吗?”孟天翔不满地蹙起了眉,俊脸阴沉慑人。
  “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宁心怡吃惊地问。
  “以前交往过一些女人,但还是觉得你最好。”孟天翔老实说道,抓住她的手放在胸口,“这个位置,只有你能填满。”
他身边从不缺女人,但那些女人愈是主动,便愈显出她的与众不同。
  他永远忘不了她拒绝他时的模样,那含着泪花的美丽水眸,像坠入他心湖最动人的一颗珍珠。
  再没有人可以像她这样,如此清美,又如此坚定。
  “好了,我们别再说废话了。这么久没见,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好想进入你身体,好好爱你一千遍……”孟天翔搂紧她,大腿插入她紧闭的双膝将它分开,以自己火硬的下身摩擦着她的私处。
  下身感受到对方如铁般紧绷的欲望,宁心怡的俏脸猛地飞红,她又急又羞地推着他,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怎么一见面就想这个……”他的反应也太夸张了!“不想这个,我还能想什么?”孟天翔邪邪笑着,搂紧她。“你不是说我们缺乏了解吗?想要了解还不简单,那就从身体开始吧!”
说罢,他轻轻松松地将她打横抱起,就像王子抱公主般,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以闪电般的速度,除去两人身上的衣服。
  七年前,因为她的泪水,他退缩了,可这一次,他不论如何都要得到她,他可经不起又一个七年的煎熬!宁心怡看着他健康阳光的身躯暴露在自己眼前,肌理分明,每一处线条,都蕴含着力与美。
  他火热凝视她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整个吞噬,那目光让她既惊喜,却又害怕至极,不禁瑟缩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也如初生婴儿般赤裸,宁心怡不由得蜷起身体,手掌交叉遮住私处,双臂夹紧,掩藏着雪白双峰上的红蕾,不想让他看见。
  “老师,你真的好美……”孟天翔的眼眸顿时变得幽深。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叫她老师,与其说是习惯性的称呼,倒不如说是他略带坏心的欺负。
  “我不是你老师!”宁心怡瞪了他一眼。
  这种称呼带来的禁忌感,更让她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涌上了一丝罪恶感。
  她作梦也没想到,当家教教着教着,会教到了床上来……“你怎么不是我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呀。”孟天翔闷笑着,拨开她的手。
  他贪婪的黑眸一眨也不眨地欣赏着身下这具美妙的洁白胴体——纤细的腰肢、浑圆的椒乳、平坦的小腹,还有那双修长的玉腿,每一寸都充满了女性的魅力。
  欣赏够了,孟天翔突然俯下头,一口含住她的右乳,右手搓揉着她的左胸,手指不停拨弄着粉红色的花蕾。
  “嗯……”宁心怡忍不住全身一震,激烈地喘息着。
  他的技巧太娴熟了,亲吻和抚摸的力量都怡到好处。
  他的手掌在她赤裸的身躯上来回抚摸,虽然很轻,却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刮搔过她的肌肤,挑起她阵阵激颤……这种挑逗若有似无,似乎恶意要让她无法得到满足,反而更激起了她的欲望。
  被他以高超的技巧挑逗着,宁心怡全身的肌肤都染上一层绯红,尤其是绵乳顶端的两颗蓓蕾更是高高翘起,绽放出艳丽的色泽。
  快感充斥全身,一道热流自小腹冲上来——“啊……”
孟天翔察觉她抓住他的力量越来越微弱,微微一笑,俯身钳住她的手牢牢按在床单上,低下头,湿热的舌尖自她的胸部,一路下滑到小腹……然后,他蜷起她的腿往两边分开,找到了最隐密的花穴,灵活的舌尖像条蛇般探了进去!“啊……不要!这里好脏,不要舔这里……”宁心怡不由得尖叫出声。
  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舔这里!又羞又急的她,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她想逃开,却被他强壮的手臂按住,动弹不得;她求饶,谁知他却置若罔闻,吮吸着她的私处,像是在吮吸着甜蜜的汁液……宁心怡拼命扭动着身体,敏感的私处被他强韧温热的舌尖不断搅动着,引出身体深处的愉悦感像电流般四处流窜,让她的全身发软,花穴也搔痒难安。
  “啊啊……”宁心怡只觉眼前火花四溅,她拼命摆动纤腰,翘臀不断往上挺送,忘情地迎合。
  孟天翔加大了吸吮的力道,舌尖轻顶她的花穴口……通过这道幽径,等会儿他的巨大就要刺入令彼此都蚀骨销魂的世界。
  他发誓,要带给她生平最难忘的性爱经历——


第六章
“天翔……啊……我好热……”
宁心怡全身震颤,如遭电击,体内深处泛起阵阵热潮,令她全身燥热不已,香汗淋漓。
  她忍不住挺起臀部,双腿大张,好让他的唇舌能更深入。
  可她上身的空虚却难以填补,她不由得地伸出手,抓着自己丰满尖挺的双乳不停地挤压搓揉。
  若还有半分理智,宁心怡是死也不会这么做的,但此刻欲望的烈焰早将她的理性都燃烧殆尽,她只能遵从身体最真实的自然反应。
  “天翔……我要……”她脸颊绯红,双唇颤抖,眸中水色荡漾。
  她全身都被他的气息所笼罩,身体阵阵酥麻,别说反抗了,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被男人不断地爱抚着,赤裸裸的欲望在她体内流窜,让她在无边的欲海中沉沦堕落……“你终于说要我了!”孟天翔闻言大喜。他的硕大早就昂首挺立,迫不及待了。
  他俯下身,趴在她的身上,火热的硕大压进她的两腿之间……宁心怡颤抖了一下,迷离的神智在紧要关头出现了一丝清朗。
  “天翔……你确定吗?我们并不适合,你会找到比我更年轻漂亮的女孩……”
孟天翔看着她,微微笑了。“原来你逃开我,只是担心我总有一天会变心?如果你真那么担心,就快点让自己变成我的人,一天到晚看着我好了。““我……”
孟天翔按住她的唇,“你太多话了。我要好好惩罚你……”
他抬起她修长的双腿,深深凝视着她。
  深情的双眸倒映出彼此的身影,那幽黑似潭的瞳眸让她目眩神迷。
  然后,他挺起腰,深深贯穿了她。
  “啊……”宁心怡发出一声痛呼,随即咬住了下唇。
  从未有人造访过的花径经受不起这么直接的插入,顿时绞紧了难以容忍的庞然大物。
  被她这么一绞,孟天翔浑身一震,差点忍不住崩溃,连忙屏气忍住。
  “你……你快出去!好痛哦……”宁心怡含泪道。
  “你忍一忍,习惯了就不疼了……”没想到她竟然是第一次,孟天翔又惊又喜,男性欲望顿时又胀大了几分。他抬起她的腿,上下抚摩着大腿根部,同时又俯身亲吻她绵乳的尖端,想让她尽快适应。
  孟天翔火热的触摸令她的身体起了反应,又酥又麻,她不由得微微哼了一声。
  适应了他的存在后,她体内的欲火也被渐渐挑起……孟天翔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便抬起她的腿,开始摆动强劲的腰身。
  “啊……”宁心怡不由得蜷起脚趾,肉体首次激荡而出的快感,让她敏感的内壁霎时绞紧了火热的硕大。
  她的下身被充满着,有些难受,但阵阵让她头晕的电流也开始在全身流窜,原先的痛楚早已消失。
  才刚进入,快感就如此强烈,再接下去,她会不会受不了?然而孟天翔并未给她时间思索,随即展开了连续的、缓慢而坚定的律动。
  “不……不要……”宁心怡激动地叫出声来,扭绞着被单的指尖微微泛白,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仿佛失去控制般,激烈地狂颤起来。
  “要,你当然要我!”
孟天翔加快进出的频率,一次又一次,冲入身下这具柔美诱人的身躯。
  “慢……慢一点……”宁心怡哀求着他给她喘息的空间。
  因为过度的刺激和快感,她早巳泪眼迷蒙、脸颊绯红,全身肌肤也透着淡淡羞色,惹人怜爱。
  孟天翔欲火大炽,抬起她的左腿,更深更猛地刺入她的蜜穴深处。
  “啊啊……”
艳红的红唇,无意识地发出性感的呻吟,浑圆尖挺的绵乳随着他狂野的动作而不断颤动,峰顶两颗红萸硬挺肿胀,透着情欲的嫣然气息。
  经过一阵狂野的律动,孟天翔将动作放缓,梢稍抽出少许,在宁心怡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又狠狠的一插,再一次刺入蜜穴深处。
  “天哪……”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宁心怡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突然抛到九霄云外,眼前金星乱冒,意乱情迷。
  似乎是特意要引发她体内埋藏最深的欲望,孟天翔换了不少姿势,卧室里一再回荡着肉体拍击的淫靡声响,她的下身和他的几乎是牢牢结合在一起,难分难舍。
  他健康的古铜色肌肤,映着她的如雪玉脂,造成强烈的视觉刺激,加速煽动着双方的欲火。
  孟天翔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火热的硕大在她体内来来回回进出,一股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流窜至四肢百骸。
  “好热……慢一点……”宁心怡只觉蜜穴阵阵痉挛,不断涌出液体,滋润着花径,也让他的冲刺更流畅、更深入。
  她的身体已完全不像是她自己的,她只觉得好热好舒服,太过强烈的愉悦在心中爆炸开来,每个毛孔都有说不出的舒爽。
  “啊啊……天翔……”
他的占有实在太美好太刺激,她完全失去控制,只能不断发出亢奋的娇吟。
  酥麻的感觉从私处窜到头顶,她不由得摇摆着头部,深深沉沦在如此美妙的感觉里。
  “我爱你,心怡,留在我身边!”孟天翔一边粗重喘息,一边感受着硕大被她湿热的蜜穴紧紧包裹的快感。
  “呜呜……”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动作太过狂野,还是因为听到了这句话,宁心怡顿时哭了出来。
  这并不是悲伤不甘的泪水,而是因为过度的愉悦,而让她无法控制自己。
  年龄、身分等种种束缚都被她抛诸脑后,现在她只想被这个英俊的男人深深贯穿拥抱,从体内到体外的每一寸,都打上这个男人强硬而不失温柔的烙印!她觉得自己的私处好胀好热,她忍不住以修长的大腿紧紧缠住他的腰,好让他更深入。
  “来,我们换个姿势。”孟天翔一把将她抱起,坐在他的腰间,两人形成面对面相拥的姿势。
  这种体位让他的硕大更深地探入了她的蜜穴,宁心怡不禁连连惊喘。
  “更深了是不是?”孟天翔邪邪笑着,大掌捧起她的臀部用力一压,硕大同时狠狠向前一顶。
  “啊……”宁心怡惊叫着,过多的快感让她的眼角又坠下串串晶莹。
  这种感觉让她几乎发狂,她忍不住用自己火热的身体去摩擦他结实的胸瞠,同时忘情地扭动身体,追逐着更大的快感。
  他的肌肤凉凉的,令她感觉好舒服,她低吟着,脚牢牢环住他的腰,把红唇凑到他面前。
  她的唇办犹如月夜下绽放的玫瑰,轻轻颤动间散发淡然芳香,粉色丁香小舌在洁白的贝齿间蠕动。
  孟天翔低吼一声,捧牢她的臀部,将她上下抛动。
  “天翔……嗯……好热……”她主动伸出手,抚摸着男人宽厚的肩膀和光滑的背部。
  他的味道好性感、好好闻……宁心怡全身燥热,拼命汲取他的气息,恨不得将自己揉在他怀中。
  如此坦率主动、美艳诱人的画面,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
  肉体结合的快感一波波在两人体内炸开来——宁心怡忘情地双腿大开,他侵入她体内的动作是如此狂野,甚至有一点粗鲁,但他愈是激烈,快感便愈强烈。
  一声声娇吟充满了意乱情迷的呓语,接连不断发自她的唇间,孟天翔也忍不住,一边冲刺一边发出粗重的喘息。
  其实他们结合不过才短短十几分钟,但快感实在太强烈,以致宁心怡感觉自己已被“爱”了好几个钟头。
  她的双手忍不住疯狂地去抓身边一切东西:枕头、床单、衣服,最后,颤抖的双手紧紧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艘被抛上浪顶的小船,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载浮载沉,一下子被抛到高潮的绝顶,一下子又坠人令人头晕目眩的深渊,强烈的欢愉像烈火一样煎烤着她。
  “心怡,我们换个花样好不好?”孟天翔突然说道。
  还要换什么花样?宁心怡直觉不妙,想摇头,却无力拒绝。现在的她全身绵软无力,只能任男人摆布。
  火热的硕大仍停留在她的蜜穴里,孟天翔微倾身拿过电视遥控器——顿时电视萤幕一亮,一对男女正在铺满玫瑰的大床上温柔缠绵。
  画面情色而不失美感,大胆露骨的动作和男女主角性感的表情也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孟天翔取过耳机,将它戴在宁心怡头上,顿时片中女主角亢奋的叫声便传入她耳中。
  接着,孟天翔再次压倒她,架高她的双腿,展开强而有力的抽插。
  宁心怡眼角余光瞥见电视萤幕上激烈的画面,耳中传来女主角放浪形骸的叫声,小穴中还有男人灼热如铁的硕大不断撞击,直撞得她全身酥麻发软,眼冒金星……她再也忍不住,发出淫声荡语,“天翔……我好喜欢……啊啊……我不行了……”
“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孟天翔问着,一边连续不断地冲刺,次次直到她的花心深处,力道之大,连床都发出声响。
  “我是……我是你的……啊……”
宁心怡完全放弃了。
  她被他的热情进攻弄得毫无反击能力,只觉得从私处传来阵阵心荡神驰的酥麻感,让她完全无法抵挡。
  “你终于肯承认是我的人了……”孟天翔发出满足的低吼,享受着她火热的蜜穴紧紧包裹住他的绝妙感受。
  “我是你的人……啊啊……我快死了……”
宁心怡的娇吟一声高过一声,浑身战栗着,眼看就要攀上高潮。
  “叫我老公。心怡,我要你叫我老公……”孟天翔边粗喘着,边亲吻着她的绵乳。
  强烈的快感几乎要将宁心怡逼疯,此时无论他要她做什么,她都会照做。
  “老公……我不行了……”
她沉沦欲海的模样如此美艳动人,再加上一句“老公”的亲密称呼,让孟天翔终于在瞬间爆发,连续疯狂撞击数十下,滚烫的爱液飞射而出,悉数注入了她的体内。
  “啊……”宁心怡连连惊喘,蜷起了脚趾,花心阵阵痉挛,仿佛无数美丽的鲜花在眼前同时绽放,又像攀上人生最高峰的顶端,脑中道道白光掠过,神魂为之飘浮,不知意识之归去……
TOP Posted: 2017-04-13 09:48 | 回7樓
梁先生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872
威望:90 點
金錢:1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1024
TOP Posted: 2017-04-13 13:50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10, 05-24 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