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雅萱的肉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雅萱的肉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迷之十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9
威望:13 點
金錢:12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07

1024
TOP Posted: 2017-04-12 08:57 | 回6樓
梁先生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45
威望:87 點
金錢:1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1024
TOP Posted: 2017-04-12 10:41 | 回7樓
为伊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92
威望:78 點
金錢:10114 USD
貢獻:1010 點
註冊:2016-02-20


  「六人行/暴奸雅萱- 四 秘谋」
  「雅萱呢?!」
  客厅中只剩下阿元跟阿里两人在发呆,而阿光默默地擦着地上混合着雅萱处女血跟淫水还有精液的液体,阿格跟雅萱不见人影。
  阿助皱起眉头,猜测着两人是跑到哪里去了,但是随即有了答案。
  (药效还没退是吗?!)
  想到两人不知道哪去厮混了,阿助就露出得逞的笑容,依他的观察,雅萱对阿格的好感比他们四人多,如果依照什么吊桥理论来看的话,或许让阿格来调教雅萱,而他们只是帮忙而已,雅萱应该比较不会反感。
  其实只要落了药下去,雅萱自然会投怀送抱,可惜阿助要的不是这样,他要即使没有催情药剂的刺激,雅萱仍旧是那种淫娃荡妇样,渴求着他们五人的疼爱。
  见客厅中的三人失神落魄的模样,似乎对昨晚发生的一切有所疑惧,甚至是意犹未尽,阿助拍拍双手,要三人的注意力摆到他身上。
  「各位同志,来讨论一下今后的动向吧!」
  什么动向?!」
  三人聚集到他的身旁。他缓缓说出他的目标:「把雅萱弄成我们五人的炮友,要她承认自己是个欠人干的淫娃,而我们只是在帮她而不是强奸她。」
  「不可能的吧!雅萱她还挺心高气傲的,我们昨晚那样,她不告我们就万幸了!!」
  阿元想起昨天的经过,下半身就有股热流聚集。昨晚的雅萱简直是棒呆了,搞到最后,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雅萱的嘴巴跟洞口泄了几回,那紧绷的阴道跟菊花,贴着他的肉棒,摩擦着每一寸肌肤,刺激他的每一个性感关能。
  那一个始终扬着嘴角、笑得灿烂的男性化雅萱已经不存在于他的脑海,如今他对雅萱的印象,只剩下昨晚臣服于他的跨下,半眼微眯脸红娇喘的女孩。
  阿里与阿光的心理建设还没做好,一听见阿助这么说,两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阿里:
  「你这么做不好吧!雅萱她始终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们昨晚那样糟蹋她就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你还要她以后都做我们发泄性欲的炮友,这太离谱了!」
    阿光:
  「这不是人该做的行为,阿助你太过分了!雅萱她、她、她是个好女孩啊!你这样不怕天谴吗?!」
  果然料到这两个老学究会第一个举长竿反对,阿助丝毫不畏惧地将两人的地雷开关给按了下去:
  「你们就是这么斯文女朋友才会跟人跑、、、」
  「你——-」
  阿助看见旧伤被踩到的两人,像只被踢到伤口的狗一样打算咬死自己时,反而不住口,打算用偏激疗法扭曲两人正派的观念:「难道不是吗?!装君子,对人家毫发不动,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劈腿献身给别人之后就把你们给甩了。压抑着自己的性欲、只打手枪还不够委屈吗??
  昨天让你们两人发泄,今天难道不感觉心中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全没有了吗?
  处女的阴道还不足以让你们这两个老是被假处女骗的傻瓜觉醒吗?!这世上的好女孩注定给坏男人骗,你们这种好男人只能吃人家留下来的渣,难道不觉得不爽吗?!今天让你们轮了一个好女孩,不把握还要把她推出去,你们一定有毛病!!」
  阿元盯着说得头头是道的阿助,发现阿助根本是早有预谋,而自己因为在做爱中太过粗鲁而被女友三振出局的经历更是历历在目,如果雅萱真的能成为他们五人的炮友,那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因为不管他多么粗暴,雅萱都不能拒绝他。
  「喂!阿助!你说的事情要怎样才能办到?!」
  阿元盯着阿助泛起微笑脸庞,不管身旁两人诧异的白眼,认真的问道:「要怎样才能把雅萱变成我们的女人?!」

  「我以为你不把雅萱当女人!」
  「昨天以前的确没有、、、但是今天开始我会把她当成我们共同的女人!」
  「你们这两个疯子、、、、」
    阿里再也忍受不了地叫了起来:
  「怎么能共有?!雅萱她是——-」
  「——我们的性奴隶!!」
    阿助看着阿里的双眼坚定的说道:
  「当然!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举动,我们只是满足她的性欲顺便释放我们压抑的欲望,SM啦、兽交什么之类的,我们一率禁止。我们跟她可以一对一,也可以一对多,这只是单纯的性爱,你也可以把你过多的爱放一些到她身上,你不介意的话就娶她,我保证这种游戏就可以马上终止。、、、这种轮奸的游戏不容易玩到,而且我们五个人都那么熟了,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芥蒂,现在又处于空窗期需要女人,这样吧!如果谁交到女友就得退出,当然,如果雅萱找到能够接受他的真命天子,这游戏也可以立刻结束!」
、、谁会要一个被这样糟蹋过的女孩子?!」阿光吐出了心中的疙瘩。
  男人都有占有欲,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是个人人都可上的公车,更不会想要将来的妻子淫荡得像个妓女,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对待雅萱,那雅萱的将来该怎么办?!
  素来把雅萱当作小弟、小妹看待的阿光,非常认真思考这种问题。
   但是阿助也又办法拆了这一题:
  「真爱无敌啊!!女孩就信这不可能的一套!更何况,就算没被我们糟蹋,以雅萱的性格跟想法,她这一辈子注定单身,我们让她享受到性爱的趣味,让她有认同男人的想法,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以为你要她在我们五人中挑一个而已,怎么又扯到其他人了?!」
   阿元问着并且脸色阴沉地补充道:
  「能跟她做爱的只有我们五人吧!!你们四个人我还有办法接受,如果你要雅萱去跟别的男人搞在一块,我想我大概会犯下重大刑法吧!」
  没错!
  只有他们五人能享用那紧窄的阴道跟屁眼、柔嫩的小嘴跟双乳,娇媚的眼神跟淫荡的喘息声、、、。
  第一个被洗脑成功的阿元已经认定雅萱在未来身为他们性爱奴隶的身分。
  而阿助看在眼中更是开心,他那只有六步的计划,第二步已经完成,然后他看向第三、第四步,这两人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来调适,不过也没关系,让他们跟雅萱同步成长效果会更好。
  「那我就说明一下我的计划吧!」
  反正在场的人都会听见,管他要不要参加,抱持如此想法的阿助开始说明计划:
  「首先,要将雅萱洗脑。那小傻瓜一向认为自己不需要男人,现在我们得改变这种想法,还有自古以来女生淫荡是错误的想法也要一并根除,要让雅萱有她是正当的淫荡的感受。」
  「其实女孩子也会有性欲,也会有性冲动,只不过被长久的压抑下来而变得含蓄,我们只要扩大她的性欲与性冲动,告诉她淫荡不是错,而是正常的,让她被骂淫娃、荡妇、母狗、骚货都不会有反感,反而有兴奋的感觉,我们六人是好朋友这一点并没有变,我们只是满足彼此的性爱需求,如果需要的话,当然也可以培养她被虐的心态、、、」
 阿助说到这里看了一下阿元:
  「可是我不希望你们有要求她喝尿、吃大便,或是用阴茎以外的任何物品去插入她身上的洞。要凌辱她的方式只有轮奸,除此之外我不想见到太过分的要求,毕竟我们这里还有把雅萱当妹妹的正派君子在。」
  「雅萱是性奴隶也是玩具,不过她是高级、需要保养的玩具,所以我们能玩的时间有所限制,只能在她安全期来的时候碰她,做任何你们想做的姿势,还有,我们男方人数高达五人,所以有很多搭配方法可以一一研究,不过你们想玩单人的也可以、、、」
  「喂!你到目前只说玩法,你要怎么让雅萱也赞同你说的一切啊?!」
  阿光的第三步似乎也开始启动了。
  「我记得你练过舞吧,阿光?!」
  「是有练过,你问这做什么??」
  「那这栋别墅内应该有一间都是镜子的练舞房间吧!!我要让雅萱看见自己被干的模样,看清楚做爱的她是快乐的,甚至被我们轮奸时也是快乐的,让她觉得这样是正确的不是不对的。」
  「总之你就是要把黑变白、白变黑就对了,如果要看,还不如拍成光碟以后都能看,不更好?!」
  第四步也插话了。
  阿助答到:
  「当然会拍!不然她危险期跟好朋友来的时候我们拿什么打手枪?!刚开始可能要藉助药品的力量,不过我想不久后就不需要了,现在我们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什么??」
  「打牌!!」
  阿助亮出身后的扑克牌,以及方才所拍的厚厚一叠雅萱的轮奸裸照。
  「以这些照片为胜负的奖品,我们来玩扑克游戏,等雅萱回来就开始第二次的轮奸,当然,这一次雅萱的配合度会比昨天还高——为了拿回这些照片!!」
  阿助将照片摊在地上排开,有雅萱含着阴茎的脸部特写,也有阴部跟肛门同时插着阳具的照片,还有全身赤裸、沾满精液的无助模样,全都被阿助给收进相片中,每张都是会让人看到血脉喷张,都是足以让雅萱身败名裂的致命利器。
  当我再次醒来,阿格已经为我穿上一件宽大的衬衫,罩着我赤裸的身躯,下摆勉强遮住我的屁股,而阿格隔着衬衫轻轻地抚摸我的胸部,我的乳头明显突出,隔着衬衫被阿格的手指夹住。
  「该出去了。」
  阿格轻轻说道,我点点头回了声:「嗯……」
  他牵着我的手打开浴室的门,风吹得我开始清醒。
  我……我做了些什么?!
  被五个男人强行奸淫后,居然又在浴室里跟人搞了起来?
  先是温驯地替对方口交,后来还止不住地用下体去迎合对方淫声浪叫,现在还让他牵着我的手??
  我到底是……
  「PASS」
  「六一对」
  「Q一对」
  愈接近客厅,阿助他们四人的声音就愈清晰,而这对话听起来似乎他们正在玩牌:
  「哈哈!阿里你输光了!!」
  「输光就输光了!有什么了不起?!」
  「好了啦!唷!他们回来了!!」
  阿助看着阿格牵着我的手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很快地他开口问阿格要不要玩牌。
  我拉着衬衫试图多遮住一些暴露的肌肤,但是透过他们的眼光,我感觉我好像又被他们强奸了一遍,他们那贪婪欲望的眼神,并没有因为我昨晚的奉献而消减,反而更加热烈地注视着我的胸部跟下体。
  我试图躲在阿格的身后,但是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他们四人手中换来换去的照片:
  「啊!!」我惊呼出声,浑身停不了地发颤:「那照片……」
  阿里手中正交出一张我含着阴茎,双眼微眯,脸红气喘的照片,而阿助阿光跟阿元身边都有一小叠照片,有我全身赤裸沾满精液的特写,还有阴部跟屁眼都插着阳具的照片,还有一张是我身上三个洞都插满肉棒,被三个男人夹在中间,手脚像是布娃娃一样地被扯开,摆成很夸张的姿势。
  「喔!你说这些吗?!」
  阿助的笑容让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拍得很棒吧!我很会挑角度吧!!」
  他拿起一张我趴在地上,屁股被提高,阴部明显地跟一个男人的阴茎连在一起的照片,而口中还有残留的精液,双颊泛红气喘吁吁的模样。
阿助脸上充满淫笑地望着我:
  「雅萱你想不想拿回自己的性爱写真啊?!我们正在玩牌来决定相片的主人是谁呢!目前我是第一名喔!!」
  的确,阿助身边那一叠的确是比其他两人要来得厚。我强作镇定,但仍旧带着哭音说道:
  「还……还我!」
  「那可不行!!我花了很多时间照的呢!更何况……又不是只有你才想要这些照片。」
  他又挑了一张我仰躺着,大腿被一双手给抓着,阴部与男人的性器紧密结合,身后躺着一个男人,从后头抓着我的胸部(看起来好像是阿光)而手被另一个男人给拉着去摸阳具,而那个人的阴茎正缓缓地喷射着精液到我脸上的相片。
  「怎样?!想要就来玩牌吧!!」
  「没……没问题!」
  「但你得要有筹码!」
  这句话一出口我的心就开始往下沉,手掌用力抓住阿格的手,阿格也回握我,眼底充满担忧。他们用我的照片作筹码,而我的筹码——想当然一定就是我的身体!!他们打算用那些照片逼我再跟他们群交一回。
  「放心好了,我都把规矩定好了。」
  阿助站起来,把我跟阿格紧握的手分开,把我拉到牌局中空置的一位,我一坐下,双脚不小心分开,坐在对面的阿元眼底几乎快要冒出火来。我连忙夹紧双腿跪坐,用衬衫下摆盖住我暴露的下体。
  「只要你跟我们玩牌一次,我们就还你一张照片,但是最嬴的人可以对其他人提出一个要求,不能反抗,如果你最嬴,你就可以一次要回所有相片。」
  「但如果我输呢?!」
  我咬住下唇明知故问。
  「放心吧!又不是没做过!!」
  阿助捏了我的胸部一把,我身体一震,鼻子一酸,泪珠几乎要滚下来。
  「昨天晚上已经被你们糟蹋还不够,现在你们居然还不想放过我?!什么叫做没做过!!昨天我根本不是自愿的好不好!……还被你们拍下这种难堪的照片做把柄要胁,我究竟是蠢到什么境地才会把你们这些畜生当成好兄弟、好朋友?!」
  「当初我是怎么看待你们的?!好哥儿们??好兄弟??无话不谈、心无芥蒂,相信你们不会对我有性趣,我是如此地信任你们,为什么你们忽然都变了样,只想到要强奸我、想轮奸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别哭丧着一张脸嘛,我又没说一定要你躺平给我们玩,胜利的要求还可以有更多变化。」
  阿助搂着我的腰细声说到,我并没有打开他的手,或是推开他,我只是拿起眼前的牌咬着牙开口:
  「玩就玩!我不一定会输!!」
  但我太高估自己的牌技。第一轮结束,我连一半的牌都没打出去,为什么呢当四个人一起玩大老二,而其中有三个人是同一国的,那么第四个人赢的机率绝对很低。
  第一名的阿助提出的要求让我会赢的机率降得更低。
  「我的条件是——在场的每个人都脱一件衣服。」
  脱个屁啊!我只穿一件,而他们也只着一件内裤,为什么不干脆说大家全脱光算了?!讲得那么好听……
  还不是要全身赤裸给他们看,如果他们会分心我还会甘愿,但是你在打牌时看见自己的对手盘腿而坐,阴茎高高的耸立,不管你视线如何闪躲,那一根东西就是会映入你的眼帘,你怎么专心?!
  而且还是三根粗壮、昨晚狠狠奸淫过我的阳具正在眼前站着,我一丝不挂,只要他们冲上来,我就准备再被他们强奸一轮,那种心理上的压力不是用六神无主可以形容的。
  然后我又输了第二轮。
  这一次赢的人是阿光,他打量着赤裸的我缓缓地说道:「我指定雅萱一个人执行条件。」
  我瞧见阿助挑了一下眉头,但阿光的眼神没有离开过我的胴体他说:「雅萱,这张纸上有你该说的话,你用你最淫荡的表情跟声音大声地念出来。」
  他递给我一张A4大小的纸,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淫秽文字,我念了第一句:「我是淫娃——我念不下去!」
  这上头的文字下流得不堪入目,更何况是要我念出来,但是他们强迫我一定要念,而且还是一边揉着我的胸部跟阴唇,一边要我念出来。
  我从不轻易落泪,但是今天我哭了。
  斗大的泪珠不停往下掉,我从不轻易求人,但是我今天几乎是跪在地上用力地向他们磕头,要他们放过我,结果都是没用,他们仍强逼我念出那段文字并且张开大腿给他们玩弄。
  以下就是那段文字。我边念,他们边抠弄我的阴户,边搓揉我的胸部,害我念得断断续续,不时还夹杂一些呻吟,听起来更加地写实与淫荡。
 「我、、、我是淫娃、、、嗯~~~最、最喜欢男人的肉棒、、、插进来啊~~~啊~~~我、、、每天都在想、、、跟男人做爱嗯~~~啊~~~啊都在想啊~被人干、、、看我的小淫穴、、、啊~~~啊~~~流淫水啊~~~~啊~哼嗯、、我
想、、、被你们轮奸啊~~~啊我的小穴、、、屁眼跟嘴巴、、、嗯、、、嗯啊~~~~想吃你们的鸡巴、、、嗯我想要啊~~~ 啊~~被你们干!被你们上!!
身体、、、、沾满你们的精液、、、塞满你们的肉棒、、、嗯、、你们、、、为什么还不来、、、搞我嗯嗯啊啊~~~~~ 我就是、、、天生欠人干,欠人操我现在、、、、打开大腿等你们来玩、、、、谁都可以、、、骑在我身上、、 干我的小穴、、、我的奶子任你们捏、、、、我身上的洞随便给你们插、  、快用力插我、、、把整根的老二都插进来。、、、、啊~~~~~ 搞死我这个淫荡女!玩死我!!我要你们玩我、、、来嘛!用力地干我、顶我、上我——-」
  「怎么啦?!继续念下去啊!」
  被三人的手指玩弄,身体持续发热,下体流出蜜汁的我已经不在乎什么尊严了,停下来不是因为羞耻而是因为「我不会念这个字、、、」
  我指着那个未见过的字喘息道,而他们放开声音大笑道:「小淫娃!那念「肏」就是叫我们把肉棒塞入你淫浪穴的意思,快!再念一次!!」
 「我、、、我是淫娃、、、嗯~~~最、最喜欢男人的肉棒、、、插进来啊~~~啊~~~我、、、每天都在想、、、跟男人做爱嗯~~~啊~~~啊~~都在想啊~
被人干、、、看我的小淫穴、、啊~~~啊~~~流淫水啊~啊~~~哼嗯、、、我想、、、被你们轮奸啊~~~啊~~~~我的小穴、、、屁眼跟嘴巴、、、嗯、嗯啊~~~~想吃你们的鸡巴、、、嗯我想要啊~~~ 啊~~被你们干!被你们上!!
身体、、、、沾满你们的精液、、、塞满你们的肉棒、、、嗯、、你们、、、为什么还不来、、、搞我嗯嗯啊啊~~~ 我就是、、、天生欠人干,欠人操、、、
我现在、、、、打开大腿等你们来玩、、、、谁都可以、、、骑在我身上、、、干我的小穴、、、我的奶子任你们捏、、、、我身上的洞随便给你们插、、、、快用力插我、、、把整根的老二都插进来。、、、、啊~~~~~ 搞死我这个淫荡女!玩死我!!我要你们玩我用力地干我、顶我、上我、肏我!
干、干、干、干死我这小淫娃、小荡妇!!我是欠干的浪货、、、淫荡的骚蹄子、、、用你们的肉棒肏我、我喜欢这样、、、然后把精液射在人家身上灌、满人家的穴、、、、我是喜欢肉棒的小淫娃、、、我是喜欢被肏、被
干、被轮奸的小淫娃、、、、、」
      念完之后我下半身已经淫水泛滥,而他们三人也依依不舍地离开我的身体,继续下一轮牌局,我连牌都拿不稳,身体有股酥麻的感觉持续地扩张,我浑身酥软,牌上的数字我一个也看不清,这一轮,我连一张牌也没出就输掉了。
  这一局阿助又赢了,他缓缓开口道:「小淫娃你躺着就好,我的指定条件是在场的四个男生,现在开始用你们的肉棒去摩擦小淫娃的身体,但是不准插入小淫娃身上的任何一个洞,不管是嘴巴、小穴还是屁眼——现在开始动作!」
  我其实已经很想要做爱了。当时阿助的指定条件对我而言根本是地狱般的折磨,我受到五个人的围攻,身体每一处性感带都被抚摸,小穴口被他们的龟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利用淫水在外处滑动,但里面的骚痒却是有增无减,愈演愈烈,我疯狂地叫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啊啊啊啊~~~~~~~~~~~ 」
  他们不会比我好过,可是我无法同情他们,因为只要谁先低头谁就输了,我很明白这个道理,我绝对不要开口叫他们来干我,若是我要求了,我女性的矜持与自尊何在,我能够理直气壮地说我是被逼的,是被他们强奸的吗? 我有什么颜面好开口哭诉??
  若我自动迎合他们、自动要求他们,那我真的就是无可救药的淫娃了「求求你们!停下来!!住手!!」
  如果不要求他们更进一步,那我只能求他们停手。但是这五人吃了秤陀铁了心,无论如何也不肯先动手,继续在我的痛处上搔痒,搔得恰到好处,搔得我里头那把欲火燃烧旺盛地要将我给吞噬。
  我的眼泪又出来了,不是因为羞耻也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得不到那些近在眼前的肉棒进入我搔痒难耐的小穴,好好地干我,将我里头不安分的阴核好好蹂躏一番。
  不知怎地我想到我刚刚念的那些话,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白,刚开始在心里默念,可是逐渐地我低喃着那些淫秽的字眼:「、、、干我、、、肏、、、我玩死、我、、、」
  他们逐渐停下动作,离开我的身体,站到一旁,而我扭动着腰,自动张开我的大腿,抬高我的屁股,脸贴在地上,双手用力扒开密闭的阴唇,露出淫水直流的小穴,再也忍受不住地投降:「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给我,以后不管你们要怎么玩我我都接受,拜托!就现在!!快点来干我!!」我边说边哭。
  我知道今天以后我没有资格对他们的奸淫有任何指责,因为我同意他们这样奸淫我,不管他们如何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胸上,我都只能接受;不论他们有几个人一起捅我的小穴跟屁眼,我都无法反抗,今天开始,我已变成他们所说的小淫娃。
  我欠干欠肏,居然要求着五个男人轮奸我!!
  在轮奸中,我的快感不断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此淫荡的我不是淫娃是什么!
  张开大腿用力迎合他们每一次进出的频率,配合地扭动腰部,双脚用力地勾着他们的腰,用力夹紧放声淫叫的我不是正经的女孩儿了。
  我甚至在他们的肉棒前自动地吸啜那跳动的阴茎,直到精液不留情地喷洒在我的口中,滑入我的食道,我的屁眼也夹住进入的鸡巴,专心地配合着抽弄的速度一张一合地。
  我甚至学着以前看到的图片,用胸部夹着他们的肉棒替他们乳交,任何淫乱的姿势我都全力配合,我张开大腿让他们任意进入我的身体,拉着我的手去爱抚他们的阴茎,把我整个人架空,只剩下交合的地方做支撑。
  我是他们的淫娃、、、、我的眼泪停不下来,我的身体也停不下来,我与他们一边做爱一边哭泣,我到底有没有高潮,我想湿掉的地板可以说明一切——我是淫荡的!!
  感觉到雅萱几近崩溃,阿助露出难得的笑容。
  她已经不行了吧!!瞧她这浪荡模样、蛇腰扭动,看她放浪形骇,忘情淫戏,那药果然威力惊人。
  是的!早就在牌上抹了催情粉,在雅萱念那些淫秽文字时,每人的手指都是催情剂的媒介,一点一滴地将雅萱的性欲给勾起来,加以刺激,当雅萱最后终于张开大腿愿意接受他们的奸淫时,他们五人早就按奈不住,更别提雅萱是自动坐到他们身上,用力扭动那小蛮腰,张开小嘴吸吮他们的肉棒。
  因为阿格的调教,雅萱口交的技术好了许多。
  六人在客厅中央上演淫乱的春宫戏,随时都有肿胀的肉棒等着塞入雅萱的浪穴射精,然后软化的肉棒会在雅萱的嘴巴跟手的爱抚下再度挺立,插入小穴跟屁眼。
      六人疯狂地做爱,五对一的淫战下,雅萱的体力渐渐不支,在精液的喷射下,她昏了过去,五人仍在不停玩弄昏死的她直到黑夜来临。
  假日只到今夜结束,昏睡的雅萱被带到浴室洗干净后,换上一套平时穿的衣服后,被丢到房间里好好休息,而五人在分配好复制的光碟后也沉沉睡去。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雅萱醒来,褪去的药效使她又开始反省昨夜的所作所为,想起自己像个妓女一样,张开阴户任五人为所欲为,道德的冲击让她迟迟不愿起床,裹着棉被躲在床上,一边想着昨天的放荡,一边啜泣:「我怎么会这样」
  本来怀疑自己是被下药,但是昨天除了他们五人的精液,她可以说是粒米未进滴水未喝。
  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想到昨天自己喝了多少精液,雅萱斗大的泪珠就不停地滚了出来:「呜、、我好下贱!!」
  薄弱的记忆都在床头那叠相片的呼唤下渐渐清晰,相片中的她清一色都是意乱情迷的表情,如果是被强奸,是不会有那种神情的,她是自愿的,她是欣然给那五个人奸淫的,一想到这事实,她就很想一头撞死。
  昨天她还哭着叫他们干自己,说得多么响亮与浪荡,她要用什么脸去面对那五个人,她有什么脸??
  「雅萱,怎么还赖床啊?!起来啦!!」
  温柔的嗓音穿过棉被,一双温柔的手掀开她的棉被,阿里的笑脸跟以前一模一样,可是雅萱却像被吓到的小栗鼠般地躱开了阿里的手。「啊!!!」
  「怎么啦!该准备回市区了,再不起来我们要丢你一个人在这里罗,你今天不是有课吗??」
  生活的香味没有改变,但是被轮奸的事实无法抹灭,雅萱对于太快恢复正常的一切还未能适应,她起身已经是一会儿后的事了。
  一切都没有改变,除了背包中那一叠淫秽的照片可以当做那天的证据外,雅萱对于自己被轮奸的事实感觉一点也不真实,而其他五人的笑容跟动作也没有改变,但是他们六人的心都逐渐地变了。
  在那个淫乱的周末过后的第一个礼拜六,雅萱将所有她被轮奸的照片摊开在床上,一张又一张拿起来看,本来她是想烧掉的,但是她却烧不下手,每当她看见照片中的自己时,身体就开始一片火辣。
  而今晚她将所有照片摊开,看着看着,她不自觉地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一件件脱下丢在床底下,衬衫、内衣、内裤、、、全身赤裸的她躺在一堆照片中,开始爱抚自己的身体,去回想当天遭受奸淫的过程,私处被阴茎蹂躏的过程,还有那些温热的精液喷洒在自己每一寸肌肤的过程。
  「喔~~喔~~~~嗯、嗯、啊~~~~啊~~~~~ 」
  雅萱的手渐渐滑到那两片肉所夹住的一条细缝,用手去沾那些分泌出来的黏滑液体,来回地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滑动,本来应该是女孩最隐密的部位,此时却在灯光下湿漉漉地被主人的手指玩弄。「不、不行!呜~~~~~~ 想要阻止自己的雅萱却无法停下那种酥麻的快感,甚至她开始幻想阿格那巨大的肉棒在自己眼前,正准备要插进去,她感觉到一种致命的空虚,在非常里面、非常里面的地方有一种刺痒的痛楚正在折磨着她,她必须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种感觉继续折磨她。
 她以前从没这样过,当她恢复意识时,她已经站在阿格家的门口而且按了电铃,这不能怪她,谁叫阿格跟她租了同一栋大楼的公寓,只要往下走几层楼就可以找到阿格。
  当阿格开门看见是她时,有些讶异,不过很快地,阿格将她拉进了房中,看着脸颊泛红欲言又止的她皱起眉头:
  「怎么了??」
  「我、、我、、、」
  雅萱夹紧大腿,已经沾满淫水的内裤冰凉的贴在她的私处,弄得她很不舒服,而阿格只穿一条四角花内裤,壮硕的体格让她不知所措,当目光移到那被内裤掩盖住的阴茎时,雅萱只感到一阵昏眩。
  「阿格,我、、、我、、、」
  她的双手开始绞着衣服,羞红的脸还让性欲跟理智交战,最后理智稍微占了上风:
  「算了!没事!!」
  但是阿格可不笨,从雅萱的行为举止来看,他肯定雅萱现在处于一种性欲被勾起的状态下,而且瞧雅萱那付羞涩的样子,阿格顿时将雅萱跟他回忆中的某人重叠在一起。
  右手一抱将雅萱揽在怀中,左手迅速地钻进雅萱的裤子中,当阿格碰触到那湿掉的内裤时,手指稍微颤抖了一下,但随即他剥开了那湿掉的内裤,手指开始拨弄雅萱的阴唇,并且抓住开始想逃跑的雅萱在她耳边吹气:「今天留下来陪我好吗?!」
  「呜嗯~~~~~ 不要啦!」
  好不容易战胜的理智并没有帮到雅萱,反而更加激起阿格的性欲,抱着雅萱的右手隔着衣服用力地搓揉着雅萱的胸部,柔软的触感以及怀中人的喘息,阿格很快就感觉到兴奋。
  而雅萱又如何?!虽然性欲高涨,但是她还算清醒,她抗拒着阿格的爱抚,但是却无法使上力气,阿格抱着她来到房间,她被压倒在床上,阿格脱下了四角裤,昂然而立的阴茎隔着裤子顶着她的小穴,她浑身颤抖,感觉到恐惧与快感。
  阿格温柔地爱抚着她的身体,她的反感也渐渐消去,不再反抗,只躺在床上任凭阿格将自己给剥光,用阴茎顶着淫水泛滥的小穴,舌头舔着她凸起的乳头,双手揉着她的乳房,她的双脚逐渐勾着阿格的臀部,开始上下摆动自己的屁股,让小穴与龟头的摩擦更加剧烈。
  「啊~~啊~~啊~啊~~~嗯哼~~啊啊~~~」
  她的声音已经不再抗拒,身体更是燃烧如火,渴求着阳具的进入。
  她的手抱着阿格的头,手指缓缓梳理着阿格的头发,迷茫的眼神只剩下欲火燃烧,阿格却迟迟不进入她的身体,只不停地舔弄着她身上所有的敏感带,直到她高潮泄了,大腿上满是淫水,意识完全模糊之际。
 阿格看着娇喘不止的她,将她的大腿勾起提高,露出整个阴部,先用手指抠弄一下,然后将淫水沾满阴茎,过去那个他得不到的人,他无法施展的欲望,此时此刻,他能向有着相似面孔的雅萱发泄。
  用龟头挤开那条紧闭的肉缝,雅萱的浪叫声更加甜美,更加令他兴奋,他用力的将阴茎顶入雅萱的蜜穴中,泛滥的淫水被抽弄得发出吱吱的水声,但阿格却不更加用力的抽弄,他反而慢慢地、慢慢地在雅萱的肉穴中进出,享受肉棒被紧紧夹住的快感。
  阿格闭上眼睛想像雅萱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是那个他呵护备致,最后却离他而去的人。
  「你爱我吗?!」
  他加重了抽弄的力道,雅萱被他干得意识全无,只能恍惚地说道:「爱~~爱啊~~~啊~啊~~~我爱~~~嗯~嗯~~~啊啊~~~~」
 一听到爱这个字,想起最后嫁做人妇的那个人,阿格开始用力地插弄着雅萱的肉穴,用力地撞击着彼此的下体,一边喃喃地说道:「既然爱我又为什么要嫁给别人?!我是如此地爱你啊!把你捧在手心上,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为什么你真的爱我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雅萱整个人翻过来,将雅萱的屁股抬高,用这种背后的姿势奸淫雅萱,阿格很想把过去那个挥之不去的人影用这种方式洗掉,过去他极为珍视的人,他爱得好辛苦好辛苦,只能看着、守着、却无法得到一点回报,纵使知道会有这种结果,自己仍是义无反顾地爱着她。
  压抑许久的欲望,在初看到雅萱时差点爆发,但是很快地,他知道雅萱跟另一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人,但是那张相似的面孔总是令他想起过去想对那人做的种种淫行。
  母狗!!对!这种姿势最适合那种欠干的母狗!!
  又把雅萱当成那人的阿格开始对着雅萱做着种种近乎虐待的暴行,先是用咬的将雅萱白嫩的胸部咬得青一块紫一块,接着各用两根手指塞进雅萱的淫穴跟菊花洞,不停地玩弄着那两处。
 一会儿把雅萱的脚张成M字型,由上往下用力地干着雅萱的嫩穴,一会儿又把雅萱绑到椅子上,坐着干已经受不了如此玩弄的雅萱,将精液射在雅萱的穴后,阿格还不满足,一再地叫雅萱为他吹喇叭,直到吹硬后又塞入小穴中反覆地奸淫着已经红肿的小穴。
  但当他听见一句话后,所有的淫欲都消散了,那是雅萱在快要昏死过去之前,她勾着阿格的肩膀,轻轻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太晚说的话:「、、喜欢、、我喜欢、阿格、」
  阿格停了下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已经昏迷的雅萱,双眼充满着悲伤。


完结

TOP Posted: 2017-04-12 11:05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1, 05-01 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