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艳肉迷江湖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艳肉迷江湖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快、营养快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6
威望:7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4-08

(三)拍卖肉体

  一双白如冰雪的纤纤素手,悄悄推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

  一道倩影,如一尘不染的下凡仙子,缓步走入屋里阴暗的尘埃中。

  「哎哟,美人儿,许久不来了呢。」男子不怀好意的笑着。

  女子冷冷的说:「我根本不想来。」

  「哈哈,这事可没有人强迫你。若是你不想来,为何又出现在此呢?」

  「够了!」女子咬牙轻喝道,「快叫男人来,我、我……快不行了。」

  「哈哈,我最爱听我们的仙子说这个话了。」男子得意大笑道,「不知你这
次想要怎么玩?」

  女子脸上红潮涌起:「你不是鬼点子最多么?随你的便罢了。」

  「真的是这样吗?我提出什么要求,仙子你都会答应吗?」男子阴森森的笑
了。

  「你应该清楚我的底线!只要你不越轨,我便不会反对。」女子竭力抑制着
急促的气喘,挺立的胸膛不断起伏。

  男子笑的越发邪恶了,他忽然一手搂住了女子的纤腰,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女子脸色一变,青红不定,透出一种异样的娇美。「你、你过分了!」她怒
斥道。

  男子却得意的笑了。他听出,女子没有断然拒绝,而是说他过分。这说明她
理智上难以接受,但是内心却不反对。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态,正是他想要见到的。

  他就是这样,一次次微妙的挑战着女子的底线,一次次的让她羞辱却又欲罢
不能。

  最终,她将彻底被调教成他的奴仆,让她做什么都不会反抗,而她,却以为
自己还掌握着主动权。

  ……

  一家阴暗的地下妓院。

  虽然光天化日之下有很多合法的青楼,但是他们多少也要遵纪守法,不敢做
的太过分。而这种地下妓院,完全没有任何约束,没有青楼里那种掩盖肉欲的歌
舞表演,这里只有最赤裸裸的欲望和暴力。

  而且,有些著名的人物,不适合在青楼那种公众场合出现,他们只能偷偷来
这种地下的肉坊寻欢。

  这家地下妓院,在正道人士中根本一无所知,但是在黑道中却名声不小。来
到这里的人,无论男女,很多都带着面纱、头巾,甚至躲在轿子里根本不出来。

  而在这里,嫖客只要花足够的钱,可以干到平常想都不敢想的女人!

  十多年前,有个很有身份的淫棍,花了大价钱,想要操一位王爷的妃子。结
果那天入夜,真有几个黑衣人将王妃劫了来,让他肆意蹂躏了一夜,天亮前又悄
悄的给送了回去。那堂堂一个王爷,竟然对此事毫不知情!后来那王爷只觉得妃
子在床上热情主动了很多,反而觉得十分高兴。

  地下妓院还有很多其他服务。比如说,曾经有一个蒙面人带着一个高贵的女
人来到这里,要求把这个性冷淡的贞妇调教成淫女。一个月后,这女人变的人尽
可夫,被那蒙面人高高兴兴的带走了。

  还有更恐怖的。曾有一个人将一个昏迷的女人带到这里,咬牙切齿的要求这
女人死。于是,那可怜的女人被丢入饥渴的人群两天两夜,被活活操死。后来,
人们才知道,这女人竟然是当时武林盟主失踪的妹妹!

  ……

  这一天夜里,地下妓院又是人声鼎沸,宾客盈门。今晚人特别多,因为不久
前传出消息,今晚会有一出大戏,主角将是一位绝世美人!

  宽敞的大厅中,搭起一座舞台,周围上百个座位座无虚席。

  舞台上的节目已经开始了,十二位美貌妖娆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她们身
上只在胸口和胯下围着一层半透明的丝巾,几乎全裸。她们手中的道具是一只酒
壶,一边做出撩人的姿势,一边把酒壶中的美酒倒在自己的玉肌上,直到把全身
浇的湿漉漉的,丝巾也完全变成了透明,紧贴在身上。被灯火一照,她们身上光
彩熠熠,光滑的皮肤仿佛变成了玻璃一般,无比诱人。

  台下的宾客们被撩拨的淫兴大起。若是平时,不待台上舞完,就有人会出钱
上台把那些舞女压倒干起来了。只是今天,这淫舞只是助兴用的,众人正在翘首
以待主菜上桌。

  「诸位!」一位英俊的男子走上台,制止住台下的骚动。「今天,有一位绝
代佳人自愿来到这里,要与各位英雄好汉共渡良宵。她,是一位武林人士,武功
高强!她,又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渴望男人越多越好!但是她不愿公开自己
的名字,我们就给她一个外号:艳仙子。现在有请艳仙子登台。」

  女子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她的脸被一张面具遮住了,什么都看不到,她的
耳朵也被塞住了,什么都听不到。她只知道,自己身上洁白的衣服已被脱光,只
有胸前双峰、丹田下幽谷处各缀了一朵小巧的桃花,暂时遮住了最隐私的三点。

  她的双手,被丝带轻轻的绑在身后,显的楚楚动人。

  「艳仙子」被两个赤裸的舞女扶上了台。那两名舞女,放在人群中也是被注
视的焦点,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可是,当这个蒙着脸的女人一出现,她们完全被
台下的观众无视了!

  太完美了!世上竟有如此绝美的身躯!淫客们一时都惊呆了,贪婪的眼睛好
像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有几个自持力差的客人,竟然当场就喷了精!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女人脸上带了一个面具,看不到嘴以上的部分。但是
仅仅下巴的完美弧度,和那张樱桃小嘴,就足以让人坚信,这女人的容貌必定是
惊为天人!

  她到底是谁?没有人能猜到。一些好事者开始把江湖上闻名的几位绝色美人
说出来一一比对。但是绝大多数人可没这个兴致,他们的心思里已经只有眼前这
个绝艳的美体。

  女子已经感觉到周围的混乱气息,但是当她的耳塞被取出时,还是被喧哗的
叫喊声惊的慌了神。

  什么?这么多人?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女子被带到一个特制的木架前。木架上垂下很多皮制的圈环。两个舞女熟练
的把一条条带子套住女子的手腕、上臂、脚踝、腿弯……不一会儿,女子天仙般
的躯体被吊到了空中,脚尖离地,双手双腿也被分开。皮带的弹性,让她在半空
中一颤一颤的,胸前的饱满双峰立即就跃动起来。

  「看,她的胸摇的多有弹性!我断定她的肌肤必然极好!」有人高叫道。

  女子心如乱麻,她现在全身都被一大帮淫贼看了个一干二净,可是她却没有
任何办法。更让她心慌的是,在台下的淫声浪语中,她的下体竟然感到有丝微的
瘙痒起来……

  「现在,诸位可以开始出价了,出价最高的三十个人,按照价格高低逐一上
台,和我们的艳仙子尽情亲热!」

  什么?三、三十个男人?女子的脸色大变,她开始感到后悔。可是现在她能
干什么呢?难道摘下面具,光着身子杀出去吗?

  人群哄然了,不断有人大声的出价。

  主持者喊停的时候,第一轮拍卖结束。五名出价最高的男人成功获得资格。

  他们中最高的一人竟然出价两万两银子!

  接着,第二轮拍卖开始。在叫价的同时,第一轮的五名男子逐个走上了舞台。

  一位舞女问第一位男子,是要隐私还是公开。那个蒙着脸的男子犹豫了一下,
决定隐私,于是两名舞女在台上拉起一道帘子,遮住了台上的女子,引起台下一
阵不满的嘘声。

  被吊在空中的女子听着周围的声音,被刺激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第一个男人走入帘子后面,细细观察起面前这完美的肉体来。

  女子的身体轻轻颤抖着,而且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这不争气的身子,竟然
已经开始悄悄分泌出蜜汁,弄湿了身下那朵红艳艳的桃花。

  「啊,这位美丽的女神,你究竟是谁?」男人低吟着,「想不到,你这么美
的人竟然如此淫荡,看,你的下身已经湿了哦!哦对,你是看不见的,真可惜。」

  说着,男人抱住了女子修长的身躯。

  台下突然听到上面「唔」的一声,全都意识到:进去了。于是拍卖变的更加
热烈。

  谁想,没过多久,那男人就退了出来,一脸沮丧:「啊……太舒服,实在太
爽了,我没有忍住就……」他在人们的哄堂大笑中遮着脸逃走了,尽管他脸上本
来就蒙着布。

  第二个上场的是条大汉,他身材魁梧,早就把衣服脱的一干二净,露出雄伟
的下体。而且,他根本没遮脸,那张满脸胡子的大脸,让很多人认出,他是黑道
上有名的一个悍匪。

  当舞女问要不要遮帘子时,那悍匪大手一挥:「用不着,撤了!」台下一阵
轰然欢呼。

  女子又惊慌起来,她终于要在众目睽睽下被奸了。而且,她身下此刻正流出
第一个男人射出的汁液,令她羞愤的扭过头去。

  可是,刚才那男人刚刚让她舒服起来就射了,现在身体正是饥渴之时,不由
分泌出更多的汁液……

  「啊!」女子惊叫一声,因为一根硕大的肉棒插进了她的身体,带来一股极
大的满足感。

  悍匪也舒服的虎吼一声,抱着空中那娇小的身躯,猛干起来。女子的身体被
弹性十足的皮带吊着,浑身不着力,只能任由男人把她的身子顶出去,又弹回来,
再顶出去……

  当这个大汉败下阵来的时候,女子却离高潮只差一点点,大口喘息着,完全
忘记了现在的处境,娇呼着渴求下一个男人的到来。

  不料,第三个男人看了看她下身流着大量精液,皱了皱眉,将她的头按低,
一棒插进了她的小嘴里。

  女子努力吸吮着男人的肉棒,希望他尽快转移阵地,去满足她的下面。可是
不料,那男子嚎叫着一直把阳精喷进了她的喉咙里。

  女子更加饥渴了。

  「咦,我们的仙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们来听听?」主持的男子故意不紧
不慢的踱到女子身边,慢慢问:「仙子想说什么,大声点。」

  女子急促的喘着气,咬牙喊:「快、快点,干我下面!」说着她努力把双腿
向观众分开,那模样十分下贱淫靡。

  男子嘿嘿一笑,悄悄对第四个男人说了点什么。

  第四个男人大喜,淫笑着说:「美丽的仙子,我这就来干你下面喽!」说着,
他却转到了女子背后,双手扒开了女子的美臀!

  「什么?你要干……啊!」

  第四个男人得到授意,故意不去弄女子的蜜穴,却干起了她的后庭!人群再
次激动的哄叫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干、干我前面啊!」女子尖声叫了起来。

  她终于沉沦。

  第五个男人终于将她送上了第一次高潮,满足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第一轮结束时,第二轮的拍卖也截止了,又有五位男人兴致勃勃的上了台。

  两名舞女走出来,用蘸水的毛巾把女子身上擦了一下,然后第二轮的大战开
始了……

  第二轮结束的时候,女子又得到了两次高潮,全身泛红,汗水淋漓,在灯光
下更加娇艳动人。

  第三批的五个男人不干了,他们已经等不及了。于是,主持人把他们分成两
批,一批两个人齐上,一批更是三个人将艳仙子上下三洞齐插!

  仙子已经没有任何语言了,只剩下滔滔不绝的浪叫声。而台下的观众,有好
多也已经撸的射了两三次了。

  第四批的男人根本等不及舞女来擦拭身体了,直接一拥而上,五个人把艳仙
子从架子上放了下来,直接把她架起来就狂干起来。仙子的前庭、后门、嘴巴、
乳房、甚至双足,都被男人的肉棒占满……

  第四批结束的时候,女子躺在地上,浑身沾满汁液,嘴里、肉洞中,都在汩
汩的往外流着白浆。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强度的交合,恐怕早已昏
死过去。但是这女子起伏的饱满红艳的胸膛,说明她仍然醒着,人们这才感受到,
这女子果然功力不凡。

  于是,第四批、第五批的男人蜂拥而至,将仙子再度拉起,贯穿……

  天亮了,台上台下都一片狼藉。主持者满意的看看装满银子的钱箱,和台上
糊满精液,不省人事的美人,宣布这一夜的盛宴结束。

  可怜的「艳仙子」,她身上唯一完好的,就是脸上的面具。虽然面具上也沾
满了白花花的汁液,但是仍然保护着她最后的隐私,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面目。

           ************

  烟花三月下扬州。日夜兼程的雪纯正是在这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里,来到了
江南苏州。

  但是她却无心观赏美景,一到苏州就问起醉吟居的所在。

  可是令雪纯奇怪的是,问的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她,都不肯回答。还
是一个看上去十分猥琐的男人,语气暧昧的告诉她醉吟居在城东某处。

  雪纯虽觉蹊跷,却没有多想,就找到了醉吟居。

  醉吟居建在苏州城边,依山傍水,一片湖光山色,风景秀丽,楼外繁花似锦,
楼里醉舞笙歌,宛若人间天堂。

  雪纯原以为师父的朋友所在的地方,定是和隐香观一样僻静的地方,想不到
却如此热闹。她走进楼里,立即有个老妈子笑眯眯走上来。

  「哎哟哟,这位姑娘,可是来我们醉吟居的吗?」

  雪纯点头说是。那老妈子更高兴了,笑道:「好,好!这么标致的小姑娘,
就是这苏州城里,也找不出几个来呢!客人们保证都喜欢你的不得了!」

  雪纯如入五里雾中:「您说的什么意思?」

  老妈子笑着回答说:「小姑娘你不知道啊,咱们这里的客人啊,最爱的就是
华山道姑、江南舞娘、蜀中辣姐、南疆苗女,可惜多少年都等不来一个。你在我
们这里啊,保管有大好前程!」

  雪纯就是再单纯也感觉不对了,急问:「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妈子露出怪异的表情,说:「我们这里是醉吟居,江南赫赫有名的青楼啊!
你难道不知道?」

  雪纯惊呆了。什么?这里竟然是个妓院?她目光扫视四周,只见周围的客人
们都是男性,正用贪婪的目光围观着她。

  雪纯一张粉脸,顿时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老妈子以为雪纯是脸皮薄不肯承认,笑道:「小姑娘,不用害羞,一开始啊
都这样。既然是来卖的,那便放下顾虑才好!」

  雪纯再也保持不住矜持,大喊道:「我不知道这里是青楼!我是来找人的!」

  老妈子脸色有些难看,说:「找人?我们这里怕是没有你要找的人。没事莫
要在此捣乱!」

  雪纯沉声说道:「这里有没有一位叫月蓉的女子?」

  「什么?你说的是柳、柳月蓉?」老妈子脸色突然一变,惊讶万分。

  「是的,我正是来找月蓉前辈的。」

  老妈子面容严肃,说:「你在这儿等一会儿。」然后走入里边去了。

  过了一盅茶的工夫,老妈子走了出来,对雪纯说:「跟我来。」

  雪纯跟着老妈子上楼去,一路上看到旁边都是些暧昧旖旎的情景,只有板着
脸装作不见。

  雪纯来到一间雅室,已经不是大堂客座,闹中取静,倍感舒适。

  老妈子示意雪纯进去。雪纯一进门,眼前不由一亮。

  只见案前坐着一位身着粉色霓裳的女子,有着欺霜胜雪的肌肤,倾国倾城的
容貌,一个眼神,能勾住三魂七魄,一丝浅笑,可醉尽五湖四海。

  最令雪纯惊讶的是,这个倾世的美人,竟然看上去十分年轻,和自己差不多
年纪的样子。难道月蓉前辈,竟是这般年轻?

  那华装的美人启朱唇,展玉齿,用一种极为柔美的声音说道:「不知这位妹
妹是何名号?从何而来?」

  雪纯颔首回答:「我是青瑶子徒弟雪纯,从隐香观来找月蓉前辈的。」

  美人点点头,说:「原来是青瑶师叔的弟子。我是月蓉师父的徒儿,苏秀月。」

  「啊,原来是秀月师姐,请问月蓉前辈呢?」

  月秀轻轻一叹,说:「青瑶师叔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师父数年前已经逝世了。」

  「啊!前辈她已经……」雪纯大吃一惊。既然月蓉数年前已经过世,那师父
现在多半不会在这里了。

  秀月美目一眨,说:「你师父似乎没有跟你提到过我?」

  「这……师父她确实没有说过……」

  「那她也没有告诉过你,月蓉师父和她是师姐妹喽?」

  雪纯尴尬的回答:「也、也没有……」

  秀月却不觉的奇怪,轻轻叹道:「看来,青瑶师叔对在这里的经历讳莫如深
啊……」

  雪纯心如乱麻。师父的师姐为何会在青楼栖身?听秀月所说,师父似乎也在
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这怎么可能?

  青瑶子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TOP Posted: 2017-04-11 21:22 | 回3樓
迷之十三


級別:俠客 ( 9 )
發帖:351
威望:126 點
金錢:179 USD
貢獻:666 點
註冊:2017-04-07

1024
TOP Posted: 2017-04-11 22:26 | 回4樓
警察兔子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18
威望:109 點
金錢:97 USD
貢獻:292 點
註冊:2016-03-27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7-04-11 22:32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8-22 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