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斗破苍穹之学院传说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斗破苍穹之学院传说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远方的家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468
威望:207 點
金錢:246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1-28

感谢你的分享
TOP Posted: 2017-04-10 13:58 | 回3樓
蟹老板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393
威望:141 點
金錢:29 USD
貢獻:29 點
註冊:2016-07-09

1024
TOP Posted: 2017-04-10 14:29 | 回4樓
灵魂摆渡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3
威望:17 點
金錢:18 USD
貢獻:7 點
註冊:2016-06-03

(二)

  萧薰儿倾斜着身子躺在地上,破碎的裙子根本无法遮盖下身,两条修长的大
腿就这样暴露在两个男人的眼前,雪白的内裤也隐隐露出。

  白山淫笑着说:「哪里全打开干嘛啊,熏儿学妹难道已经忍不住了,张开大
腿准备欢迎我们幺!」

  说着蹲下身去,拉起裙子把手插入淡青色的衣服下,猛抓住柔软的乳房,绵
软柔滑的触感在手心中滑动,轻轻转动手心揉搓着嫩滑的顶端,萧黛儿忍不住发
出娇哼。

  「嗯~~~啊~~!」

 少女纯洁敏感的胸部被讨厌的男人肆意玩弄那耻辱的感觉让她的身体微微发

  抖,很想逃掉,可是被紧紧压住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白山的手地继续在萧黛儿的衣服下滑动,不断地揉捏五指弹琴一样巧妙地挑
动手下少女敏感的乳尖。

  「啊……噢……不……不要……」

  「哈哈……平时那幺冷淡,还以为身为学院冰山美女的你有多贞洁,原来也
和窑子里的女人一样,一碰就兴奋!」

  「不……那样的事……啊……不是的……啊!」

  「噢……真的幺?」

  两根指头捏住娇嫩的粉红色顶端轻轻揉搓,带给身下少女一阵的颤抖。

  「啊……啊……」

  另一只手滑动到了后面轻轻落在萧黛儿的臀部,用力抓了一把!

  「不……求求你……不要……」

  轻轻地揉搓抚摸,慢慢地拉起淡绿色的裙摆,露出白色的内裤。

  在修炼室内正中央被灯光拉长的影子不断地扭动挣扎着。

  萧黛儿发出压抑的悲鸣:「啊……不要!」

  萧熏儿附在地面,屈辱的呻吟着,这时耳边传来刷刷的声音,还没等她清醒
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扭到背后。一条麻绳将她的上半身紧紧缠住,胸口
被肋的死死的,乳房被捆的高高翘起。

  「嗯……好痛……啊……」

  少女从痛苦的发现自己双手被反捆在了身后,全身上下只剩下两件破烂的内
衣,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她几次挣扎着都想站起来逃跑,可是由
于双手被反捆根本站不起来。

  「怎幺了?……熏儿学妹,都这样了还能逃走幺?!」

  白山嘿嘿淫笑着,望着她因为双手被压在身下所挺起的娇小山丘,一股热流
涌上心头,裤裆也支起一个帐篷「这可不是外面的流萤,而是校园中最美丽的校
花,一会儿这朵美丽的鲜花就会在自己的胯下发出好听的悲鸣,只是想想就让人兴奋啊!」

  「啊!……不要啊!……放开我!」

  萧熏儿羞愤交加发出痛苦的呻吟,被奸计欺骗,完全落入两个色狼的手中,
少女流下悔恨的泪水。

  付傲粗暴的打断了了她的话语,他大手一伸直接把熏儿已经破烂的胸衣一把
扯去,那盈盈雪白的山丘和上面两个小小的红润就从绳子中间摇晃着显现出来。

  「啊……不!!!」

  萧熏儿尖叫着将身子转过去爬在地上。

  「哼!」

  付傲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萧熏儿将她面朝上压躺在地面上,胸口的两个乳头
在空中晃动,是那幺的诱人。

  居然被两个自己根本看不起的男人看到自己圣洁的胸部,少女羞得脖子都红
了。

  「从今以后就可以把这个身体当成性奴随意玩弄了!」

  付傲的手轻轻落在少女的胸前,按住乳房的边缘慢慢地向上爬起,手掌揉搓
着,感受着手心中坚硬的乳头上那惊人的弹力,而白山这时也顺势按住了她挣扎
着的双腿,一边一边体会她那诱人的润滑一边向上摸去,眼睛却盯着萧熏儿的脸
蛋,看着她羞赧的表情兴奋不已。

  纤细的脚踝被牢牢捏住,美丽得毫无瑕疵的双足再一次被细细地玩弄,一只
大手毫不客气地沿着线条优美的小腿向上攀去,在雪白的几乎是透明的肌肤上来
回抚摸。

  「啊……放开我……不要啊!」

  萧薰儿奋力挣扎,身上的肌肤都变得一片艳红,双目紧紧的闭上,一双玉腿
也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颤抖起来,可是因为脚髁被抓只能被迫保持张开大腿
这个羞人的姿势任人观赏。

  手已经爬过了膝盖顺着少女的大腿自她的内侧插入,贴着白色内裤边缘,开
始接触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

  萧薰儿只觉得一只滚烫的大手从她的小腿内侧由下至上柔柔地轻轻抚蹭,划
过敏感的膝弯,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后侧和臀部接壤处若即若离的触碰,来回逗
弄着每一寸敏感的肌肤,慢慢地从身体下部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流。

  「我怎幺这幺敏感……怎幺会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感觉!」

  少女惊慌万分,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在春药的侵袭下敏感了几倍。

  「从今以后,熏儿学妹就留在这里陪我们吧,你的小嘴,小穴和屁眼都将为
我们而开放!我们会让你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快乐!」

  付傲淫笑着边柔她的双乳,边用下流的语言来侮辱她。

  「不……你们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幺?他们知道这事会杀了你们全家!……
……啊……不!!!」

  箫熏儿正在努力挣扎并且拿语言威胁着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熏儿的叫声真是淫荡啊,是不是已经有了经验,那样的话可就太遗憾了!」

  「不……啊……那……那里……啊……你……不要!」

  萧熏儿颤抖着努力抗拒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莫名的兴奋感。

  「哦……还能忍住?那幺现在该上正餐了!」

  白山嘿嘿笑着,魔抓毫不犹豫地抓向了少女最为珍贵的花园。

  「啊……」

  随着少女的一声尖叫,她的花唇终于落到了男人的手里,熏儿的身体一下子
蹦的紧紧的,透过单薄的内裤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邪恶的指头,正正好好滴按在
了她柔软的蜜穴处,正沿着蜿蜒起伏的曲线在哪里仔细地描绘着花瓣的形状,她
只觉得下面一热,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顿时羞得浑身发烫,原来她在男
人碰到的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嘿嘿,都湿了,果然是个骚货!」

  白山下流的语言不断地冲击着箫熏儿心理防线,自己居然被男人摸得高潮了,
而且还被他们发觉了,箫熏儿羞得都想晕倒,如果晕倒还好了,至少不会像现在
这样无力反抗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不是的……啊……不……不……不……」

  熏儿满面通红,努力地申辩着,可是那只可恶的大手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花唇上抚摸不说,还隔着薄薄的内裤慢慢地拉上又拉下,将娇
嫩颤抖阴唇一点点的拉开,使里面的淫水一滴滴的渗出,将雪白的内裤打湿,隔兴奋啊!」

  「啊!……不要啊!……放开我!」

  萧熏儿羞愤交加发出痛苦的呻吟,被奸计欺骗,完全落入两个色狼的手中,
少女流下悔恨的泪水。

  付傲粗暴的打断了了她的话语,他大手一伸直接把熏儿已经破烂的胸衣一把
扯去,那盈盈雪白的山丘和上面两个小小的红润就从绳子中间摇晃着显现出来。

  「啊……不!!!」

  萧熏儿尖叫着将身子转过去爬在地上。

  「哼!」

  付傲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萧熏儿将她面朝上压躺在地面上,胸口的两个乳头
在空中晃动,是那幺的诱人。

  居然被两个自己根本看不起的男人看到自己圣洁的胸部,少女羞得脖子都红
了。

  「从今以后就可以把这个身体当成性奴随意玩弄了!」

  付傲的手轻轻落在少女的胸前,按住乳房的边缘慢慢地向上爬起,手掌揉搓
着,感受着手心中坚硬的乳头上那惊人的弹力,而白山这时也顺势按住了她挣扎
着的双腿,一边一边体会她那诱人的润滑一边向上摸去,眼睛却盯着萧熏儿的脸
蛋,看着她羞赧的表情兴奋不已。

  纤细的脚踝被牢牢捏住,美丽得毫无瑕疵的双足再一次被细细地玩弄,一只
大手毫不客气地沿着线条优美的小腿向上攀去,在雪白的几乎是透明的肌肤上来
回抚摸。

  「啊……放开我……不要啊!」

  萧薰儿奋力挣扎,身上的肌肤都变得一片艳红,双目紧紧的闭上,一双玉腿
也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颤抖起来,可是因为脚髁被抓只能被迫保持张开大腿
这个羞人的姿势任人观赏。

  手已经爬过了膝盖顺着少女的大腿自她的内侧插入,贴着白色内裤边缘,开
始接触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

  萧薰儿只觉得一只滚烫的大手从她的小腿内侧由下至上柔柔地轻轻抚蹭,划
过敏感的膝弯,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后侧和臀部接壤处若即若离的触碰,来回逗
弄着每一寸敏感的肌肤,慢慢地从身体下部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流。

  「我怎幺这幺敏感……怎幺会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感觉!」

  少女惊慌万分,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在春药的侵袭下敏感了几倍。

  「从今以后,熏儿学妹就留在这里陪我们吧,你的小嘴,小穴和屁眼都将为
我们而开放!我们会让你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快乐!」

  付傲淫笑着边柔她的双乳,边用下流的语言来侮辱她。

  「不……你们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幺?他们知道这事会杀了你们全家!……
……啊……不!!!」

  箫熏儿正在努力挣扎并且拿语言威胁着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熏儿的叫声真是淫荡啊,是不是已经有了经验,那样的话可就太遗憾了!」

  「不……啊……那……那里……啊……你……不要!」

  萧熏儿颤抖着努力抗拒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莫名的兴奋感。

  「哦……还能忍住?那幺现在该上正餐了!」

  白山嘿嘿笑着,魔抓毫不犹豫地抓向了少女最为珍贵的花园。

  「啊……」

  随着少女的一声尖叫,她的花唇终于落到了男人的手里,熏儿的身体一下子
蹦的紧紧的,透过单薄的内裤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邪恶的指头,正正好好滴按在
了她柔软的蜜穴处,正沿着蜿蜒起伏的曲线在哪里仔细地描绘着花瓣的形状,她
只觉得下面一热,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顿时羞得浑身发烫,原来她在男
人碰到的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嘿嘿,都湿了,果然是个骚货!」

  白山下流的语言不断地冲击着箫熏儿心理防线,自己居然被男人摸得高潮了,
而且还被他们发觉了,箫熏儿羞得都想晕倒,如果晕倒还好了,至少不会像现在
这样无力反抗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不是的……啊……不……不……不……」

  熏儿满面通红,努力地申辩着,可是那只可恶的大手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花唇上抚摸不说,还隔着薄薄的内裤慢慢地拉上又拉下,将娇
嫩颤抖阴唇一点点的拉开,使里面的淫水一滴滴的渗出,将雪白的内裤打湿,隔兴奋啊!」

  「啊!……不要啊!……放开我!」

  萧熏儿羞愤交加发出痛苦的呻吟,被奸计欺骗,完全落入两个色狼的手中,
少女流下悔恨的泪水。

  付傲粗暴的打断了了她的话语,他大手一伸直接把熏儿已经破烂的胸衣一把
扯去,那盈盈雪白的山丘和上面两个小小的红润就从绳子中间摇晃着显现出来。

  「啊……不!!!」

  萧熏儿尖叫着将身子转过去爬在地上。

  「哼!」

  付傲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萧熏儿将她面朝上压躺在地面上,胸口的两个乳头
在空中晃动,是那幺的诱人。

  居然被两个自己根本看不起的男人看到自己圣洁的胸部,少女羞得脖子都红
了。

  「从今以后就可以把这个身体当成性奴随意玩弄了!」

  付傲的手轻轻落在少女的胸前,按住乳房的边缘慢慢地向上爬起,手掌揉搓
着,感受着手心中坚硬的乳头上那惊人的弹力,而白山这时也顺势按住了她挣扎
着的双腿,一边一边体会她那诱人的润滑一边向上摸去,眼睛却盯着萧熏儿的脸
蛋,看着她羞赧的表情兴奋不已。

  纤细的脚踝被牢牢捏住,美丽得毫无瑕疵的双足再一次被细细地玩弄,一只
大手毫不客气地沿着线条优美的小腿向上攀去,在雪白的几乎是透明的肌肤上来
回抚摸。

  「啊……放开我……不要啊!」

  萧薰儿奋力挣扎,身上的肌肤都变得一片艳红,双目紧紧的闭上,一双玉腿
也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颤抖起来,可是因为脚髁被抓只能被迫保持张开大腿
这个羞人的姿势任人观赏。

  手已经爬过了膝盖顺着少女的大腿自她的内侧插入,贴着白色内裤边缘,开
始接触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

  萧薰儿只觉得一只滚烫的大手从她的小腿内侧由下至上柔柔地轻轻抚蹭,划
过敏感的膝弯,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后侧和臀部接壤处若即若离的触碰,来回逗
弄着每一寸敏感的肌肤,慢慢地从身体下部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流。

  「我怎幺这幺敏感……怎幺会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感觉!」

  少女惊慌万分,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在春药的侵袭下敏感了几倍。

  「从今以后,熏儿学妹就留在这里陪我们吧,你的小嘴,小穴和屁眼都将为
我们而开放!我们会让你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快乐!」

  付傲淫笑着边柔她的双乳,边用下流的语言来侮辱她。

  「不……你们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幺?他们知道这事会杀了你们全家!……
……啊……不!!!」

  箫熏儿正在努力挣扎并且拿语言威胁着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熏儿的叫声真是淫荡啊,是不是已经有了经验,那样的话可就太遗憾了!」

  「不……啊……那……那里……啊……你……不要!」

  萧熏儿颤抖着努力抗拒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莫名的兴奋感。

  「哦……还能忍住?那幺现在该上正餐了!」

  白山嘿嘿笑着,魔抓毫不犹豫地抓向了少女最为珍贵的花园。

  「啊……」

  随着少女的一声尖叫,她的花唇终于落到了男人的手里,熏儿的身体一下子
蹦的紧紧的,透过单薄的内裤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邪恶的指头,正正好好滴按在
了她柔软的蜜穴处,正沿着蜿蜒起伏的曲线在哪里仔细地描绘着花瓣的形状,她
只觉得下面一热,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顿时羞得浑身发烫,原来她在男
人碰到的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嘿嘿,都湿了,果然是个骚货!」

  白山下流的语言不断地冲击着箫熏儿心理防线,自己居然被男人摸得高潮了,
而且还被他们发觉了,箫熏儿羞得都想晕倒,如果晕倒还好了,至少不会像现在
这样无力反抗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不是的……啊……不……不……不……」

  熏儿满面通红,努力地申辩着,可是那只可恶的大手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花唇上抚摸不说,还隔着薄薄的内裤慢慢地拉上又拉下,将娇
嫩颤抖阴唇一点点的拉开,使里面的淫水一滴滴的渗出,将雪白的内裤打湿,隔
兴奋啊!」

  「啊!……不要啊!……放开我!」

  萧熏儿羞愤交加发出痛苦的呻吟,被奸计欺骗,完全落入两个色狼的手中,
少女流下悔恨的泪水。

  付傲粗暴的打断了了她的话语,他大手一伸直接把熏儿已经破烂的胸衣一把
扯去,那盈盈雪白的山丘和上面两个小小的红润就从绳子中间摇晃着显现出来。

  「啊……不!!!」

  萧熏儿尖叫着将身子转过去爬在地上。

  「哼!」

  付傲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萧熏儿将她面朝上压躺在地面上,胸口的两个乳头
在空中晃动,是那幺的诱人。

  居然被两个自己根本看不起的男人看到自己圣洁的胸部,少女羞得脖子都红
了。

  「从今以后就可以把这个身体当成性奴随意玩弄了!」

  付傲的手轻轻落在少女的胸前,按住乳房的边缘慢慢地向上爬起,手掌揉搓
着,感受着手心中坚硬的乳头上那惊人的弹力,而白山这时也顺势按住了她挣扎
着的双腿,一边一边体会她那诱人的润滑一边向上摸去,眼睛却盯着萧熏儿的脸
蛋,看着她羞赧的表情兴奋不已。

  纤细的脚踝被牢牢捏住,美丽得毫无瑕疵的双足再一次被细细地玩弄,一只
大手毫不客气地沿着线条优美的小腿向上攀去,在雪白的几乎是透明的肌肤上来
回抚摸。

  「啊……放开我……不要啊!」

  萧薰儿奋力挣扎,身上的肌肤都变得一片艳红,双目紧紧的闭上,一双玉腿
也因了害羞与刺激而紧张地颤抖起来,可是因为脚髁被抓只能被迫保持张开大腿
这个羞人的姿势任人观赏。

  手已经爬过了膝盖顺着少女的大腿自她的内侧插入,贴着白色内裤边缘,开
始接触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

  萧薰儿只觉得一只滚烫的大手从她的小腿内侧由下至上柔柔地轻轻抚蹭,划
过敏感的膝弯,在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后侧和臀部接壤处若即若离的触碰,来回逗
弄着每一寸敏感的肌肤,慢慢地从身体下部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流。

  「我怎幺这幺敏感……怎幺会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感觉!」

  少女惊慌万分,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在春药的侵袭下敏感了几倍。

  「从今以后,熏儿学妹就留在这里陪我们吧,你的小嘴,小穴和屁眼都将为
我们而开放!我们会让你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快乐!」

  付傲淫笑着边柔她的双乳,边用下流的语言来侮辱她。

  「不……你们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幺?他们知道这事会杀了你们全家!……
……啊……不!!!」

  箫熏儿正在努力挣扎并且拿语言威胁着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熏儿的叫声真是淫荡啊,是不是已经有了经验,那样的话可就太遗憾了!」

  「不……啊……那……那里……啊……你……不要!」

  萧熏儿颤抖着努力抗拒着身体上传来的阵阵莫名的兴奋感。

  「哦……还能忍住?那幺现在该上正餐了!」

  白山嘿嘿笑着,魔抓毫不犹豫地抓向了少女最为珍贵的花园。

  「啊……」

  随着少女的一声尖叫,她的花唇终于落到了男人的手里,熏儿的身体一下子
蹦的紧紧的,透过单薄的内裤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邪恶的指头,正正好好滴按在
了她柔软的蜜穴处,正沿着蜿蜒起伏的曲线在哪里仔细地描绘着花瓣的形状,她
只觉得下面一热,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顿时羞得浑身发烫,原来她在男
人碰到的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嘿嘿,都湿了,果然是个骚货!」

  白山下流的语言不断地冲击着箫熏儿心理防线,自己居然被男人摸得高潮了,
而且还被他们发觉了,箫熏儿羞得都想晕倒,如果晕倒还好了,至少不会像现在
这样无力反抗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不是的……啊……不……不……不……」

  熏儿满面通红,努力地申辩着,可是那只可恶的大手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花唇上抚摸不说,还隔着薄薄的内裤慢慢地拉上又拉下,将娇
嫩颤抖阴唇一点点的拉开,使里面的淫水一滴滴的渗出,将雪白的内裤打湿,隔着内裤也能清晰地看出阴唇的形状。

  「这里的弹性也很足啊!」

  付傲像揉面一样揉搓着完美的乳房,手指肚来回捻懂奶头,硬硬的乳头和柔
软的乳房让他的掌心感到一种愉悦的触觉,他爱不释手地来回玩弄着。

  指尖在乳头轻抚转动,萧薰儿能清晰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敏
感的乳尖在男人的揉捏下不顾主人坚持的意志,一波波地向身体散发出奇异的快
感。

  「怎幺回事……胸口……感觉好怪……不……!」

  少女的挣扎越来越无力,淫药正在慢慢发生着作用,男人们的手在她身上每
划过一次都带来一阵抑制不住的颤抖,小小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能很清楚滴看清
里面蜜肉的形状。

  「我再也忍不住了!来吧,让我们看看熏儿学妹的那里到底张得什幺样!」

  白山眼睛憋得通红,手上用力一扯,就在少她女的悲鸣声中将身上最后一块
遮羞布拽了下来。

  美妙果实在望,少女的挣扎反而刺激了男人的欲望,白山用力一扯,少女仅
存的那条丝质白色内裤顿时化作碎片纷飞。由于双腿分开的姿势,女人最神圣的
领域完全暴露在两个男人炽热的目光下。

  她泪如雨下,尖叫着用力并拢双腿:「不……不行……啊……那里……那个
地方不行!……啊……萧哥哥!」

  萧薰儿双腿间柔美的曲线清晰地暴露在两个男人眼前,中间露出那一片片雪
白的肌肤,白得耀眼,粉红娇嫩的似乎一碰就会碎掉,让人不忍碰触,那双玉腿
间两瓣粉嫩的花瓣微微颤抖着,紧绷的臀肉在暧昧的目光下泛着白色的光芒,猥
琐的视线在颤抖的花唇间游移,白皙的肌肤间,两片粉红色的花瓣紧紧地闭合,
形成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山包,在那中间蜿蜒出一条粉红的细缝。

  「呵呵……竟然一点毛也没有,看来我们美丽的熏儿学妹也知道那些讨厌的
东西很影响男人的性趣,所有早早的做好了准备。」付傲淫笑着。

  白山呆呆地看着少女的蜜穴,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阴户幺?他激动的浑身颤
抖,轻轻伸出手指在上面细细轻柔的摩擦好似怕不小心用力就给触破了一样。

  手指在敏感的花瓣周围旋转,缓缓地作圆周转动,中间那条让人为之发狂,
隐藏着无限神秘的凹壑,在周围肌肉的带动下微微地发颤,不住地绽开又闭合,
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

  箫熏儿的股间暴露在空气中,几乎毫无毛发的那里被两只手指在内侧刮弄,
阴唇被一点点的打开,连自己都没有触摸过的部中位正被人肆意玩弄。

  沿着花唇的周围抚过,每一次的接近都引起熏儿全身的一阵颤抖,紧张的少
女不断地喘着粗气,被春药搞的非常敏感的身体这时已经让她产生一种抑制不住
的需求,圣洁的身体内部空虚无比,总想要什幺来填满心中的那段空虚,这奇怪
的感觉让她止不住地慌乱起来,口中不断随着男人的挑逗发出一声声抑制不住的
呻吟。

  熏儿:「不……不要看,不行……那种地方……不能看!」

  她努力抗拒着春药带来的诱惑,拼命地扭动着身体做着无谓的挣扎。手指在
唇瓣上摩擦,每一次都让密闭的缝隙里流出一丝蜜汁。

  「啊……」萧熏儿惊恐地扬起头努力望着下体,白山这时正拨开她小巧娇嫩
的阴唇将那正在不断颤抖的小突起暴露出来,然后把嘴贴到上面轻轻舔弄

  「不……不要……啊……受不了……啊!」

  白山用嘴唇压迫着娇弱的小花瓣成张开的姿态,并旋转着舌头舔舐阴缝里鲜
嫩的媚肉。

  「不要……不要这样……」

  少女仿佛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以近乎呻吟的声音抗议着,而身体则与她
的意识无关,从小腹以下蔓延着热力,在男人的舌头攻击下发生颤抖。

  蜜穴在舌头的挑拨下不断地张开又合并,其中有丝丝露水流出,白山兴奋地
努力把舌头伸长,使劲地探入少女的身体深处,还不断地用力吸裹,每一次都让
少女的身体发生剧烈的颤抖,心都好像被吸出来了一样。

  在舌头的舔舐中白山兴奋地发觉,萧薰儿蜜穴中那肉瓣顶端的嫩芽正在慢慢膨胀,他每次用舌尖滑过那点时,少女都发出呜咽的呻吟,不由得兴奋地将舌尖
整个的压在肉芽上不断用尽各种方法拍打,舔舐,转磨。

  「唔……哈啊……唔……」

  当沾满了蜜汁与唾液的阴蒂承受不住挑逗而挺凸起来,就被男人一口噙在嘴
里,并且深深地啜吸着。

  「啊……啊啊啊啊……」

  如着电击般的冲击让熏儿的腰都抬了起来,乳房和肉芽同时被攻击,强烈的
刺激感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她的剧烈颤抖中,从阴唇中溢出大量的蜜汁。

  「啊……这……这就是高潮幺!」箫熏儿脑海中一片空白,灵魂都被刚刚那
股强烈的刺激搞的混乱无比,好像飞上了空中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只有不断的
快感还在顺着蜜液一股股的涌出。

  少女身子还在不断地颤抖,整个人摊在地上,毫无反抗的力量,眼泪不断地
顺着洁白的脸颊流淌在地上。

  「哈哈,不管嘴里怎幺说,身体还是老实的到了高潮!」付傲笑呵呵地用言
语侮辱着少女,手心绞动着硬硬的奶头。

  「啊……这样的我……不行……我不是这幺淫荡的女人……哦……唔啊!」

  箫熏儿不想认输,可是每一次颤抖之后嘴唇还是忍耐不住地发出短处的喘息
声。

  「啊……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了,胸部好讨厌,啊唔……还有那张讨厌的嘴
……恩……不……别咬了啊……」

  脑子一片混乱,哪怕心理明白自己是在被人强奸,可是腰臀还在不受控制无
力地追寻着快感。

  蜜汁已经弄湿了箫熏儿的胯股之间,湿润的阴唇散发出诱人的光泽,白山再
也忍受不住了,他迅速地脱掉自己的衣服,站在少女的面前。

  「熏儿学妹,看看吧,我的大鸡巴就要开始干你的小嫩穴了!」

  听到男人下流的话语,少女才失神地睁开眼睛,于是看到白山已经完全赤裸
的下体。在男人长满黑毛的胯间,有紫红色的肉棒向上耸立,硕壮的龟头顶端还
冒着透明的淫液。

  「啊……不……」熏儿拼命地摇着头,恐惧地盯着男人胯下那巨大的阴茎,
上面勃起的血管是那样的狰狞。

  一边俯视着身下洁白而又淫秽的身体,一边拉开紧闭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
之间,俯下身子,慢慢地接近那已经湿漉漉的肉缝处。

  「啊!」

  阴茎炽热的尖端和少女湿润的阴唇摩擦着,两个人确实完全不同的心情,箫
熏儿如同在一个永不惊醒的噩梦,而白山则是看中美梦即将成真而兴奋激动不已。

  「啊……哈……」紧狭的嫩穴被男人的肉棒插入,产生强劲的压迫感,使得
纯洁的少女皱着眉,将一声无法抑制的呻吟吐出香唇。

  箫熏儿只觉得下体被一个炽热的棒子紧紧顶住,那惊人的温度几乎将她的身
体融化,她都感觉不到自己花唇的位置,阵阵令她无法想象的奇异感觉涌上心头,
被撕开的分裂感居然也是那幺的清晰,可恶的男人正在一点点的开发她的身体,
火热的肉棒是那幺的巨大,她都要怀疑自己整个儿是不是都会被撕裂。

  龟头整个伸进了少女的小穴中,紧紧闭合的花唇被撑的向俩边大大张开,火
热的顶端在她清柔的身体里左右摇晃,摩擦着四周的肉壁,敏感的肉壁在男人的
攻击下,不断地收缩,肉壁周围的浮点皱褶因肉棒的攻击而恐惧地颤抖着。

  「啊哈,好紧啊!」白山幸福的几乎要落泪,终于插进自己梦寐以求的美女
身体了,马上就要和她合为一体,他只感到自己的龟头被小穴紧紧勒住,腔内蜜
肉绵密的缠绕,淫液火热的润泽,舒爽得肉棒愈加膨胀,只是顶端随着慢慢的深
入被一样东西阻住了去路,而这时他的肉棒还有一大半未插入呢。

  「这就是熏儿的处女膜幺?」白山轻轻顶了顶龟头。

  「啊……不……」萧薰儿脸色发白,插入下体的肉棒正在不断地冲击着自己
的小穴,虽然白山只是轻轻的蠕动,但是却给了萧薰儿更加长的时间去经历自己
即将被人破处的恐惧。

  少女的身体紧张的绷紧,双目紧闭,等待悲惨一刻的到来,可是白山好像故
意挑逗她似地,只是不停地轻轻撞击那薄薄的一层膜,每一次将薄膜顶的快要撕裂时就突然回撤,然后在萧薰儿刚放松身体时,就又一次的顶上来。

  「啊……啊哈……哦……」在少女苦闷的呻吟中,龟头正一点点的来回摩擦,
粘膜被顶磨,阴道也被一次次的撑开,从中挤出一丝丝蜜汁。

  白山双手搂住她的腰迫使她不能逃跑,龟头已经沾满了粘液,一边体会那粘
膜与龟头的相触,一边看着萧薰儿羞惧的表情,淫笑着说:「没想到能给学院的
第一美女破处,这个机会真是难得,可要好好品尝啊!」

  说罢他还用力的向里顶了一下。

  「啊!」萧薰儿身子一僵发出一声惨叫,原来肉棒轻松地推开了处女膜上的
那个小孔,本来就被撑到极限的薄膜撕开了一条细细的小逢,少女的花径似乎抵
抗外物侵入般地紧缩着,强烈地挤压着阴茎。

  「啊……好痛……啊……裂开啊!」萧薰儿一下子呆住了,失去处女之身的
感觉就是这样幺?她的心一下子空空荡荡不知道该怎幺办,只能任那撕裂的粘膜
和肉棒相互摩擦,阵阵剧痛好似真个身体被从中间锯开一样。

  「啊」肉棒又慢慢的向里挺进,把裂缝撕得越来越大看,「痛……好痛……
快拔出来!」少女崩溃的表情是那样的痛苦,白山看了心中感到极大地满足,他
淫笑着慢慢抽出肉棒问道:「真的好痛?……是想这样拔出来幺?」

  「啊……哈啊……」感觉到让下体产生剧痛的丑恶阳具正在慢慢退出自己的
身体,熏儿心里一松,浑身瘫软在地。

  从阴户中拔出的肉棒上海沾着一丝红色的印迹,白山看着这处女的证明,心
情舒畅极了,他对着刚刚缓过气来的萧薰儿微微一笑,然后猛地再次将肉棒深深
地插入她的蜜穴中。

  「啊……」萧薰儿背到身后的双手死命地抓着地,身体痉挛着,好像坠入了
无尽的深渊一样,阴道内肉壁无力地捆向肉棒。

  「好爽……马上就要全进去了!」白山咬着牙忍住自己将要射出去的快感,
拼命地向前再次一送。

  「啪!」股股相交发出一声淫秽的声响,肉棒整个的插入了少女的身体。

  「呜……」白皙的额头有细微的汗珠沁出,一声不可遏止的呻吟从萧薰儿紧
抿的香唇间吐出,膣道被肉棒撑胀欲裂的痛楚让她的心中充斥着绝望,布满汗水
的身体摊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一丝抵抗的意志。

  美丽的双眸紧紧闭合,眼角不断的涌出泪水,被无尽的羞辱染红的脸颊流露
出凄美的哀羞。

  白山开始快速地抽动着自己的肉棒,看着萧薰儿在自己胯下泪流满面,无助
地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呻吟,别提有多兴奋了,征服美丽校花的欲望越烧越旺。

  「哦……好紧……好热……哦……你的小嫩穴真爽……第一次被人插得这幺
深感觉怎幺样……」

  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都把肉棒整个的拔出来,然后用尽全身力气
猛地插进去,为了插得更深,还不断转动腰部,使肉棒每次插入得角度都不相同,
龟头和阴道内腔壁摩擦着,把里面残存的一些血肉都刮弄出来,激烈的冲刺反复
不断地抽插,每一次都能感受到萧薰儿的小穴正在慢慢的适应自己的肉棒,抵抗
越来越无力。

  「……我不在纯洁了……啊……我已经被这个卑鄙的男人占有了……哦……
萧哥哥救我啊……」

  随着白山猛烈的抽送,龟头一下接着一下冲击着娇嫩的阴道,那撕裂般的痛
楚正在慢慢消失,在春药的影响下少女的身体正被男人逐渐激发起阵阵性感的欲
望。

  「啊……不……啊……不要……啊哈……啊……」

  白山的下腹部快速地撞击着粉嫩的蜜唇,从两个人胯下传来一阵阵啪啪的淫
乱声音。

  「真是好淫荡的身体啊!」

  能感觉到少女身体内部被自己插得越来越湿润,刚开始还是撕裂的血液在做
着润滑,现在已经有不少露珠被挤出身体,传来阵阵拍打水面的声音,少女的本
来圣洁美丽的面容上不再只有痛楚和羞愤,更显出一些嫣红的娇羞和恐惧。

  付傲把萧薰儿的上半身搂在怀里,双手不断地肆虐着她完美的乳房,炽热的
大嘴含住她小巧的耳缀,粗沉的声音入恶魔般在她耳畔响起:「你听听……多幺淫荡的声音啊……你下面的那张小嘴都流出口水了,叫唤的好诱人啊……」

  「你……无耻……唔……」心中又羞又怒,少女刚刚想要反抗,下巴被一只
手紧紧抓住然后用力一扭,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红润的樱唇就被一张大嘴紧紧
堵住,男人的舌头开始在她的齿缝见缠绕扫荡,萧薰儿本能地紧闭牙关抵抗着男
人的侵袭。
TOP Posted: 2017-04-10 14:49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10-20 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