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海城罪魇之恶狩行动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davyqiang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923
威望: 282 點
金錢: 60 USD
貢獻值: 2 點
註冊時間:2014-12-14
最後登錄:2017-03-30

第十六章:南山竹林

  李凡头上缝了两针并裹上了厚厚的纱布,正望着黑色牛皮的刀套发呆。他正
与几个要好的朋友躲在了城东区一所工厂宿舍大院里,听说警察已经调查台球厅
被砸的事情,同时为了避免那伙人的报复,台球厅肯定暂时回不去了。这两天他
闭门不出,除了上厕所就只让朋友给他送去每顿的吃喝,他一直回想着那位女子
出刀时的动作,那时的场景已经在他脑海中反复回放过无数次了。迅猛的攻击柔
中带刚,真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随着轻灵的步伐,一把短剑在她灵巧的手腕间
翻转着,那自由变化的短剑仿佛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握着舒适的塑料刀柄,从黑色牛皮刀套中抽出伞兵刀。带有深灰色喷涂的刀
身显得更具杀气。有着放血槽扁平的刀身可以在刺入对方的体内后迅速拔出,刀
身一侧的齿背可以轻易的锯断绳索。

  李凡把玩了一会,把刀放回刀套后插在了自己腰后,打好招呼让朋友们不要
等他吃饭,披了一件衣服出了门。

  南山脚下的竹林在傍晚十分静谧,这里白天就没什么人,此时只有经过阵阵
微风吹过竹叶之间发出的沙沙声。

  李凡已经到了许久,正当他等的心烦意乱之际,戴着摩托车头盔的李蓓从竹
林中闪了出来。

  " 姐姐你来了?" 李凡道。

  " 我也姓李,以后叫我李姐就行,而我就称呼你游侠。从你刚才的表现可以
看出,你还是缺乏耐心,而耐心是一个杀手最基本的素质,只有耐心判断出对手
的招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其置于死地!" " 试试你的刀!" 李蓓朝面前的竹林
努努嘴。

  游侠挑了一根略粗的竹子,猛然间拔出伞兵刀刺了几下,刀尖只刺破了竹干
的表皮,在上面留下了几道白色的痕迹。

  " 速度和爆发力都还不够,看我的!" 说罢,李蓓一声娇叱,向面前的竹林
飞速冲去,身形变幻间手中的短剑与格斗匕首分多个角度刺向几株竹子," 梆梆
" 声不绝于耳,游侠转眼望去,那几株碗口粗的毛竹已尽数被扎透,接着李蓓向
后高高跃起,半空中左右手分别扬起,几点寒星从她手中激射而出,击中了离游
侠最近的一株竹干上,发出了一连串的" 铛铛" 脆响。

  游侠定睛一看,钉入竹干的六枚暗器自上而下被连成了一条直线,随着钉入
竹干暗器产生的张力," 吱嘎" 一声响,竹干在钉入的六枚暗器之间裂开了一条
长缝。

  " 哈哈多练吧,你还早呢!等你用那把刀,练出火候,闯出名堂后,姐教你
玩枪。" 李蓓拔下暗器后对游侠傲然道。

  " 真的?李姐你有枪?" 游侠的脸上写满诧异。

  " 哈哈!当然!" 把皮衣拉链拉下一段,李蓓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在手中
快速的前后转了两圈。接着从口袋中掏出两枚硬币在游侠眼前晃了几下,道:"
看!

  " 李蓓将硬币随手抛向半空,瞬间推开手枪保险,飞速举枪瞄准便射," 啪!

  啪!

  " 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声,半空中的硬币被手枪子弹击中飞落到了竹林里。

  " 怎么样?" " 李姐你真厉害,电视上演的职业杀比起你来也不过如此吧!

  " 刚才李蓓露的几手已经让游侠深深的折服。

  " 这个给你。" 李蓓扔给游侠一个沉甸甸的拉链包。

  游侠打开一看,是一捆捆码好的钞票。

  " 李姐,我不能要,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 你不是要跟我吗?做个见面礼
吧,暂时用不到放起来也行。" " 你答应让我跟你了?" 游侠的眼中充满了欣喜。

  " 说话算话,你手下有几个能做成事的人?" 李蓓问。

  " 能下得去重手的有四五个吧,那天干仗的时候都不在台球厅,事后想和我
一起把面子找回来,对方人多,现在风声紧警察在查这事儿呢,我没让他们去。

  李姐你要见他们吗?" 游侠道。

  " 不,我只与你自己见面,我的事情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记住是任何人!"
" 明白!" " 那伙人是干什么的?那个叫三棒子的又是谁?" 李蓓问。

  " 三棒子是我们工业区这边的一个老混子,和葛老蛋有些交情,听说他还有
枪。

  我和我朋友开了个台球厅,又开了个小歌厅,那个歌厅离三棒子开的夜总会
离得挺近,他觉得我们抢了他的生意,派人来找过我几次,放出狠话让我们把歌
厅关了,我们约地方干过一仗。后来可能他打听到我经常在那个台球厅,就直接
过来下手了!

  ……" " 等等,你刚才说到葛老蛋?" 李蓓打断了游侠的话。

  " 是葛老蛋,听说他贩毒,被警察盯上了,不知道去哪里躲了一段儿时间又
悄悄的溜回来了,我一个朋友在三棒子的夜总会里见过他,他现在没别的地儿去,
八成就躲在那。" " 消息可靠吗?" 李蓓问。

  " 肯定可靠,李姐你问他不会是……" " 没错,我要除掉他!" 李蓓用手做
了一个下切的动作。

  " 我和你一起去,我说过,我的命就是你的!" " 不用,刚才你说警察在调
查台球厅的事情,不要让警察找到你头上,你把那包里的钱拿走,和你朋友们暂
时安稳一段时间,不要出什么事情,然后……"

-------------------------------------

  第十七章:金海马夜总会

  金海马夜总会是城东区唯一的一家大中型夜总会,虽然比起市区内另外几家
夜总会逊色一些,但是因为金马夜总会的地点紧靠市区,更符合城东区客人的就
近消费原则,所以生意也十分火爆。今晚随着几拨客人陆续到来,金马夜总会注
定不会太平。

  晚十时许。

  首先来的是苏虹、冷若冰、胡廷秀和另外几名警员。数天前接到群众报警,
东面半山腰上发现了两个伤重的人,伤者被120 紧急的送往医院,警方随后就到
了,等伤者脱离生命危险后,警方对他们进行了询问,开始两个人还百般抵赖,
谎称自己是受害者,但是警方随即出示了匕首等物证,两个人一看抵赖不掉就如
实招了。

  讲他们一伙人与台球厅的一伙人打了起来才造成这个局面,后来说自己是三
棒子手下的时候无意中透露出葛老蛋的行踪。

  警方根据情况迅速展开布控,严密的监视了夜总会周围的情况,并制定出今
晚实施抓捕的计划。为了不打草惊蛇,决定先让苏虹、冷若冰、胡廷秀三名女警,
配合其他几个男性警员化妆成客人进入夜总会,侦查一下内部情况后择机配合外
部警员实施抓捕。

  第二波客人是城南区的一个名为张猛的社会大哥,他与三棒子有些过节,今
天纯粹是来找事儿的。

  第三波是李蓓和代号为" 灵犬" 的周诚,当李蓓回去把今天打算动手的计划
说给唐剑锋时,虽然唐剑锋知道李蓓的身手,可他还是让周诚陪李蓓前来,相互
之间多少有个照应。

  最后就是游侠自己,他穿着一件比较宽大的休闲上衣,把伞兵刀别在身后。

  还戴了一顶棒球帽,帽檐儿压的很低,遮挡住大半面部的同时也把头上的纱
布扣在了帽子里。几天前与李蓓的碰面临近分手时,李蓓交给游侠一张写有手机
号码的纸条,平时不开机,有事会用这个号码联系游侠。昨天李蓓打来电话,在
询问游侠的情况时,也通知他自己将会于今天动手做掉葛老蛋,游侠感觉李姐单
枪匹马不放心,瞒着朋友们自己过来看一看,必要的时候出手帮忙。

  金海马夜总会中央的舞池中,数个频闪灯已经全部打开,圆球形的镭射灯也
在不断转动着,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射着整个大堂显得金碧辉煌。

  再离舞池的不远处,留着黄色嬉皮士发型的DJ带着耳麦,熟练的操控者混音
台和打碟机。MC拿着麦克风就着全频音箱与大功率低音炮的伴奏在唱着午夜DJ.
" 如果我是DJ……DJ……DJ……你会爱我吗?……你会爱我吗?你会爱我吗…

  …?" 随着狂热的的士高声,几十名男女在大厅中央的舞池中疯狂扭动着身
体,吧台的服务员也在不断为跳舞累了的客人准备好酒水和小食。

  事先潜入的警员们都坐在一起,苏虹目光目光扫向自己在座的休息区,冷若
冰一边吸着饮料一边观察舞池中的情形,胡廷秀则放佛已经融入到节奏感劲爆的
的士高舞曲中,跟着音乐的节拍晃动脑袋四下观望着。

  一个女子的身影随着渐入高潮的音乐迅速吸引了舞池中的男女,她火辣的舞
姿与曼妙的身材使一旁的领舞黯然失色。跳舞的人们慢慢靠拢过来组成圆形的人
墙将她围拢在中央,不时还发出阵阵口哨声。

  女子就是李蓓,今晚戴了假发外还特意化了浓妆,鼻梁上架着副暴龙偏光眼
镜,一身黑色装束透露出朦胧性感之余还在浓妆的衬托下,更显得具有一番别样
的风情。

  李蓓上身穿一件黑色圆领薄质地长袖打底衫,下身黑色及膝裙被一条精致的
腰带紧紧地束缚在她的小蛮腰上。黑色透明裤袜如她的第二层皮肤一样包裹着修
长的双腿。脚上一双黑色七八公分高的细跟露脚背的高跟鞋完美衬托出她的足部
曲线。

  几首曲子下来李蓓不想跳了,穿过人群来到吧台点了一杯饮料。

  " 这位小姐今晚的消费我们全包了,一会找我结账!" 来人冲吧台的服务员
打了个招呼,转眼向李蓓道:" 我大哥想请你过去喝一杯。" 来者是张猛手下的
一个马仔,看到李蓓的舞姿后立刻被她吸引,于是让马仔把她请过来套套近乎。

  " 我不认识你的什么大哥,也不想认识。" 李蓓干脆的拒绝。

  " 小姐,我劝你识相点,我大哥极少请不动人,尤其是女人。" " 哈哈,好
吧,我跟你过去瞧瞧。" 李蓓跟着马仔来到张猛的桌前,面前的这个男人身穿黑
黄相间的豹纹衬衫,剃着光头,油光锃亮的脑门顶上有两道刀疤,脖子上挂着一
条小指粗的金项链,在他身边站立着五六个马仔。

  张猛见李蓓来到身前,主动开口说:" 我让手下兄弟请你来的原因是非常欣
赏小姐的舞姿,坐下喝一杯大家聊聊天交个朋友怎么样?" 说罢就拿起酒瓶,给
面前的酒杯倒满了一杯啤酒。

  " 我不喝酒,只喝饮料。" " 没问题,换饮料。" 张猛让马仔招呼服务员,
一会服务员用托盘端来一杯橙汁放在李蓓跟前。

  " 我不想喝橙汁,只想喝椰奶!" " 存心找事,给脸不要脸是吧?!" 旁边
的一个马仔有点不耐烦了,脸阴了下来。

  张猛刚想说点什么,被旁边过来人的话声打断。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几个人来到跟前。

  来人正是三棒子,身后跟了六七个马仔。原来他手下巡场的马仔发现与自己
大哥三棒子有过节的张猛居然来到夜总会里,感觉来者不善,第一时间通知了在
后面的三棒子,三棒子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上面的一幕。

  " 你来的正好啊棒子,场子里的小姐挺不给面子啊,那么难伺候?" 张猛斜
了三棒子一眼。

  " 猛子哥来喝酒我欢迎,要是来找事就……" 三棒子没把后面的话说完。

  " 你他妈什么意思?!" " 她不是我们场子里的,是来跳舞的客人,你可以
看看,你在我场子里这样折腾法,我还有法做生意吗?" 三棒子怒了努嘴。

  张猛看看四周,两个人的声音大了点,加之身边都有几个面露凶相的马仔,
不少客人意识到了即将要出现的危险,纷纷走避。

  " 哈哈哈……" 张猛用手抓了几下脑壳说:" 妈的今天我就叫她出台了,五
千,八千还是一万?" " 张猛,你他妈比是没事来踢场子的吧?" 三棒子也怒了。

  " 什么是出台?" 李蓓不明白出台的含义。

  " 哈哈,出台都不知道?刚来的雏吧?" 张猛身边的一个马仔露出了邪恶的
笑容。

  " 出台就是老子从这里把你带出去,然后和你去睡觉,办完事后给你钱!"
张猛道。

  " 让你妈去!" 说完李蓓拿起桌上的啤酒瓶朝着张猛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 啪!" " 嗷!" 一声惨叫,张猛直接从椅子上翻倒在桌子下面,酒瓶子在
张猛脑袋上开了花。

  " 小婊子你他妈想找死啊!" 张猛马仔看见自己的大哥折了面子,说着就想
动手。

  金海马夜总会内瞬间充满了火药味。

  " 别动!都他妈别动!我看谁敢在我这里动手!" 三棒子叫了一句,接着在
几个马仔的招呼下,又从四处围过来几个身穿制服手拿橡胶警棍的夜总会内部保
安。

  在一个角落的游侠看到这一幕,虽然他没见过李蓓的面貌,但是看到女子的
身形符合脑海中李姐的样子。况且他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能这么有胆量,能单枪匹
马把一个身边带了几个马仔的社会大哥直接用酒瓶子放倒。因为害怕李姐吃亏,
他第一时间就拔出伞兵刀想往前冲,不料却被身侧探出的一只手死死的按住了手
臂。

  " 我操你妈,放开!" 游侠低声喊道。他想挣脱,可是对方的手像铁钳一样
按住自己的手臂,令他动弹不得。

  " 闭嘴!李姐教叫你的耐心那么快就忘了?!" " 嗯?你是?" 游侠不解道。

  他仰起头打量起说话的男子,戴墨镜的男子身穿一身黑色西服,棱角分明的
脸上面容冷峻。

  " 你李姐的朋友。" 男子说话时面无表情。

  " 我怕她吃亏,是要去帮她。" 游侠解释到。

  " 你去了只会添乱,她反倒还要顾及你!注意你的十点钟位置的那桌客人。

  " 男子淡淡的说。

  游侠随即向男子说的方向看去,那张桌子上有男有女,从进场时就一直呆在
那里,经过刚才的一阵喧闹,那桌人还在原地。

  " 他们是……?" " 警察的便衣,注意看桌子下那男人的手里的东西。这里
已经被警察盯上了。" 游侠仔细的观察发现,那桌客人中有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
将手放到了桌下,正捏着一部黑色的无线电通话机。看到这里游侠后背上冒出了
冷汗,如果自己盲目的出手打乱李姐安排不说,而且很有可能中了便衣警察的埋
伏。

  " 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边,外面一定也有警察,现在你跟着离开的客人出去,
快点!" 男子道。

  " 恩,你们小心。" 游侠说完离开了。

  突然的变故打乱了之前的部署。

  " 苏姐,我们要行动吗?" 冷若冰用征询的目光望着苏虹。

  " 这样下去会不会让对方察觉,不少客人都走了。" 胡廷秀望着不少害怕祸
及自身纷纷离开的客人说。

  " 再等等,都沉住气。" 苏虹道。

  张猛被砸懵了,此时才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摸了一下脑袋弄了一手血外还有
零星的碎玻璃碴子,脑袋开的口子不小,估计又得缝针。恨恨的说:" 操你妈三
棒子,今天你仗着人多,这事儿咱们没完!" 转身又冲着李蓓说:" 小婊子,我
他妈记住你了,给我等着!" 说罢带着手下的马仔悻悻的走了。

  看到张猛等人出了大门,三棒子对正要离场的客人压了压双手道:" 一场小
误会而已,不要受影响。今天消费的酒水全部半价,大家继续吧!继续……" 转
身又对李蓓说道:" 姑娘的脾气够火爆的啊,知道那是谁吗?城南响当当的大哥,
你就这么把人家的脑袋搞破了?正巧我朋友也想请你过去坐坐,看在我帮着解围
的份上,给个面子怎么样?" " 你朋友?不会又是什么所谓的什么哥吧?" 李蓓
问。

  " 哈哈,他不是哥倒是姓葛。在二楼203 豪华包间呢,怎么样,我带你上去
吧?

  " 说罢三棒子用手指了指大堂的一侧,李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二楼有
几扇落地窗,所在的位置正好能俯瞰到整个大堂。

  " 好吧,我先去寄存处拿我的挎包然后过去。但是有个条件,我不喜欢你周
围的人跟着我,就像刚才那人一样。" " 哈哈,有个性,你自己去吧。" 三棒子
说完和手下的马仔去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闲聊起来。

  推开二楼豪华包间的房门,李蓓看到真皮沙发上正坐着一个面相有些阴沉的
男人,正是自己寻觅已久的葛老蛋。

  " 美女来了啊?刚才的事情我透过窗户都看到了,你火气够大的,坐下先喝
杯酒消消气。" 葛老蛋将一只倒扣的酒杯翻了过来,倒满了一杯红酒递给李蓓。

  李蓓接过来轻轻抿了一口。

  葛老蛋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一把将坐在身旁的李蓓揽了过来,作势就要亲
吻李蓓湿滑的红唇,另一只手也向李蓓的胸口探去。

  李蓓挣扎了一下,离开了葛老蛋的怀抱,坐回到原位,她的脸色有点红。

  " 啊哈哈,还不肯就范啊宝贝,有点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意思哟。" 葛老蛋淫
荡着说着,随后从怀中掏出两叠用白纸条扎好的钞票扔到桌上。

  " 这是两万,够了吧?让我们快点进入正题吧,宝贝!" 说完他拉起李蓓的
手让两人都站起来,摘下李蓓的偏光眼镜。

  " 小脸真嫩啊,像能掐出水来一样!" 葛老蛋捏了捏李蓓的下巴。

  李蓓厌恶的将头扭到一边。

  " 别不好意思啊,来吧。" 葛老蛋用手从李蓓腰间撩起黑色打底衫的下摆,
随着上衣向上提拉的过程,首先映入葛老蛋眼帘的是李蓓略带肌肉线条的平坦腹
部和中间那只娇小的肚脐,进而是在蛮腰之上,略微露出半身裙腰带黑色透明裤
袜的上端。

  " 啧啧啧!" 嘴里发出赞叹声,双手托起对面女子的胳膊,葛老蛋加紧速度
将黑色套头打底衫从李蓓身上褪了下来。

  看到对面的女子用双手护住胸部,葛老蛋嘿嘿一笑,双手从两侧绕到女子的
身后解开了胸罩的搭扣,接着一把抓着胸罩的肩带扯了下来扔到了沙发上。

  扯去胸罩的动作也把女子双手顺势带往一旁,女子胸部毫不保留的便呈现在
葛老蛋的眼前,葛老蛋喉头动了动,首先想到的是女子经常进行健身锻炼,其次
才是丰满。因为女子的胸部是那么结实挺拔,没有丝毫的绵软与松弛,一对浑圆
傲然挺立的双峰在没有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下,自然的将中间的位置挤出了一道
深深的乳沟。在女子胸口柔嫩的皮肤下,纤细的血管纹路若隐若现。而女子的淡
红色的乳头更是可爱,像极了两颗点缀在雪峰之上的小樱桃。

  葛老蛋此刻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双腿间的某个部位急速的矗立起来。

  " 看够了没有?你的钥匙硌到了我的腿。" 女子的话很冷。

  " 嗯?" 葛老蛋低下头,原来是自己翘起来的老二顶到了女子的腿上,不禁
狠狠的吞了下口水道:" 它就是那把钥匙,马上就要开你下面的那把锁,来吧宝
贝…

  …!" 说罢葛老蛋恶狗扑食般作势就要向李蓓扑去。

  " 咔吧!""嗷哟!" 随着一声惨呼,葛老蛋听见自己肋骨的断裂的脆响,对
面女子闪电般的用左手卷曲的指节击中了自己的左肋,葛老蛋痛苦的佝偻着身体,
面色惨白的用右手捂着左肋倒吸冷气。

  翻开挎包,拿出PDA ,李蓓冲葛老蛋道:" 把你手中所有的存款转移到这个
账户,快!" " 妈的婊子,老子玩鹰这回到让鹰啄了眼!做梦!" " 嗷!……操!

  " 葛老蛋刚说完上面的话,李蓓便硬生生的掰断了他的左手食指。

  " 我建议你快点,不然更痛苦的在后面!" 李蓓戴好胸罩,整理着肩带说道。

  此时葛老蛋真想大声呼救,引起下面人的注意,可是在这样嘈杂的地方,自
己即使真叫出声来,又能有谁注意的到?而且面前的这个女子一脸杀气,她很可
能要下杀手了,前后思量了一下,葛老蛋打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他还打算
留一手,只把自己匿名存款账户中的一个进行转账。

  " 我认栽!我照办!" 葛老蛋哆哆嗦嗦的用手指输入了转账信息。

  " 还有呢,这只是一部分!" " 没了就这些!" " 嗷!" 又爆发出一声惨叫,
这次李蓓把桌上的酒瓶摔碎,用残破瓶口倒矗的玻璃碴子扎透了葛老蛋的左手掌。

  " 我把所有账户的存款全部转账!饶我一次!" 看着因疼痛剧烈呼吸的葛老
蛋,李蓓边穿上衣边道:" 我建议你呼吸最好平稳些,不然内脏被断掉的肋骨茬
子扎了,引起内出血那就不好玩了。" " 小娘们你真狠!我认栽!留个名字吧!

  " 葛老蛋已经把所有的账户完成转账,他现在成了一个穷光蛋。

  这时下面音响停了,进而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别动,警察!搜查嫌犯!"
李蓓迅速的把葛老蛋掀翻在地,俯身用膝盖顶住葛老蛋的后背,从腕间的手表弦
钮处拽出一根细细的金属丝围着葛老蛋的脖子缠了几圈,向两边拉去。

  随着发力,柔韧的细金属丝被逐渐的勒进葛老蛋的脖子里,他痛苦的挣扎着,
双手抠进脖子里想得到一丝的喘息机会,但是丝毫无济于事,他的挣扎幅度越来
越微弱,最后停止了呼吸。

  望着死掉的葛老蛋,李蓓把PDA 放入包内并戴好眼镜,抓起桌上的两叠钞票
撕开捆扎的纸条,从打开的落地窗内抛了出去。

  哗啦,半空散开的钞票就像下了一阵钞票雨一样从二楼的窗口飘落下来,下
面一阵喧闹声。

  " 钱啊,哈哈!快来捡钱!" " 有人钱多的不要了。快捡!" " 是100 的
……

  " " 不好,有情况!" 看到情况不对,苏虹瞬间反应过来道:" 你们看好下
面的人!

  " 说完径直跑向二楼。

  李蓓从包厢内推门出来,此时她从包内拿出黑色纱巾围住了面部,没走几步
便正面看到了从楼梯口冲出来的苏虹。

  " 是她?" 李蓓想到这个女子就是在三岔镇碰见故意敲错门的那个女子,她
是个警察。

  二人打了个照面,即将擦身而去的时候,苏虹突然注意到这个用纱巾蒙面的
女子很可疑,转身扭头道:" 站住!" 李蓓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径直向后面的紧
急出口跑去。走廊间想起了" 嗒嗒嗒" 清脆的鞋跟声。

  " 站住!想跑?" 苏虹看见对方要跑,奋力追了上去。几步后苏虹向前跳起,
一把抓向李蓓的后颈,想把纱巾扯去。

  李蓓回首就是一肘,顶在了苏虹的掌心,苏虹被迫身形一顿,接着又追上去。

  她身形往前一仆,接着右腿直接向跑动中的李蓓脚踝扫去。

  像预先判断出苏虹的动作一样,李蓓向前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转过身
来。

  " 别逼人太甚!" " 闭嘴!在三岔镇伙同两个马仔袭击我的就是你,上次你
逃了,这次没那么便宜!" " 哈哈,你找错人了!" 李蓓娇笑道。想到上次在除
掉季老四后,她从小楼的窗口看到了女警官同狐媚女交手的过程,或许是因为都
蒙面的缘故,女警官搞错了。

  " 少废话,看招!" 说罢苏虹一拳挥向李蓓的面门,李蓓右手拎着挎包,左
手架开苏虹的拳头,接着右腿向苏虹的头部踢来。

  苏虹连忙用双臂交叉格挡来袭的攻势,对面蒙面的女人这一腿来的迅猛,格
挡后的冲击力让苏虹" 噔噔蹬" 的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趁这个间隙李蓓已经向前跑出一段儿,道:" 你碰到的那个女人未必有我这
样好对付吧?" " 苏姐!" 冷若冰也从后面赶到苏虹身侧,两个人又一起追了上
去。

  李蓓猛然间转身,左手一扬,从手中飞出的东西向二人激射而来。

  " 小心!" 两人连忙闪避,来袭之物碰到了墙壁后纷纷掉落在地上,放眼望
去竟是几枚糖块。

  这时李蓓已经下了楼梯推开了紧急出口的大门,又瞬间击倒了两名把守大门
的便衣警察。外面不远处是一辆无牌照没熄火的汽车,周诚正在驾驶位上,李蓓
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汽车随即驶向远方。

  " 真可恶!居然戏弄我们!" 看着远去的汽车,追至楼下的冷若冰气愤的对
苏虹说。

  " 或许在之前交手蒙面女人与这个真的不是同一人。" 苏虹自语道。

  " 苏姐,什么?" " 不管了,快回去看看有什么情况!" 两人从安全出口回
到二楼。

  " 葛老蛋他死了!" 胡廷秀碰见向赶回来的两人说。

  " 什么?怎么会是这样?保护好现场,快让法医赶过来……" 疾驰的汽车内
——李蓓已经取下了纱巾摘下假发,摇下车窗,车外的夜风吹拂起她火红的头发。

  "C国的警察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话音来自驾车的灵犬。

  " 还算有些手段。" " 噢,对了,游侠来过了,我让他先走了。" " 他太稚
嫩,应该这样。" 说完李蓓拿起PDA 发送了一条信息。

  " 目标2 已完成,蔷薇与灵犬已撤离,请求下一步指示。" 不久,她收到一
条回复。

  " 收到,已确认完成,原计划不变……"

  第十八章:密谋

  三棒子从公安局呆了段时间才被放出来,葛老蛋死的那天晚上,他就同几个
马仔被塞进了警车拉到了公安局,出了人命那可是大案,而且死的是个打击制毒
贩毒专项整治工作中被通缉的毒贩,如果自己跟葛老蛋有牵连事儿就大了。

  包屁毒贩还是小事,如果被扣上参与制毒贩毒的帽子那就完了。面对警员不
间断审讯他差点崩溃,好在自己之前有数此进宫的经验,一口咬定自己跟葛老蛋
只是面上熟,对方私下在做什么事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自己没有给葛老蛋
提供住所,对方来自己店里只是正常消费,并且自己与张猛冲突完全是私下过节,
与葛老蛋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警察也审问了跟着自己的马仔,统统没问出个所以
然来,只好把他放了出来,列为随时传唤名单。

  金海马夜总会的后台房间里,三棒子正面色铁青的坐在一把老板椅上,一个
心腹马仔为他泡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递给三棒子。

  三棒子喝了一口,闭上眼睛沉了一会,对心腹马仔说:" 你说葛老蛋为什么
会死,能死在谁手里呢?" 马仔沉吟了一会道:" 葛老蛋这些人弄得全部是歪门
邪道,毒品这东西虽然来钱快,但是搞不好就会栽进去。就说这葛老蛋吧,肯定
是在外面得罪了仇家……" 没等马仔说完就被三棒子打断,;" 废话,没事会能
死?我他妈是问你,感觉他是被什么人杀的!" 马仔眼睛转了几圈,说:" 大哥,
你还记得拿酒瓶子砸张猛的那个女人吗?后来不是上楼去了葛老蛋的包房吗?然
后没过多久警察就里应外合包围了夜总会,冲上楼去就看到葛老蛋不行了,最后
用担架盖着白布抬了出来,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女人干的?" " 嘶……" 三棒子沉
吟着;" 很有可能!

  可惜就是场子里灯光太暗,加上对方戴了副眼镜,没看清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 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让三棒子暴跳如雷:" 操你妈游侠!如果不是你个小崽
子扎伤我俩人,警察也不会问出葛老蛋的下落。这样葛老蛋八成也不会死在我这
里,葛老蛋不死在我这里我就不会进公安局弄得提心吊胆,这一切都是你游侠造
成的!" 三棒子非常没耐心,在得知是自己受伤的两个马仔向警方吐露出葛老蛋
在夜总会事后,他就派人直接将两人打了一顿赶跑了,并声称见一次打一次。但
如果当时细问,被扎伤的两个马仔肯定会说出救游侠的是个女人,这样三棒子就
能联系起游侠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反倒能向警方提供线索了。

  " 找人给游侠捎信儿,说明天晚上让他来这里见我,不然老子还砸他的台球
厅,连歌厅一起砸!" 三棒子冲着马仔嚷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十九章:苏虹的自慰

  市区城南周边,这里本是村庄的一隅,随着城市化建设加快,涌入了大量来
海城市务工的外来人员,种植农作物耕地减少的同时,原住民也大多在企业内工
作,只有少数人在象征性保留下来的几块土地上进行田间劳作。

  临近田边有个不算大的院落围绕着一座灰白色被加盖成二层的楼房,这里是
苏虹的家。楼房的二层与一层的一部分被隔断成几个房间,房间内空间还算宽敞,
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每个房间经过了简单的装修后出租给了房客,苏虹只留
下一层单独较小的一间居住。苏虹的人缘很好,与邻里关系融洽,租客们也都知
道房东是个警察,在这里居住具有安全感,所以纷纷签订了长期租约。

  苏虹这几天心情不佳,在抓捕葛老蛋的行动中,罪犯被提前灭口,这是继自
己在境外抓捕季老四后又一次遇到的相同情况。冥冥之中她感觉事情没有表面这
样简单,背后还有另外的势力参与其中。

  在今天下午的案情分析会上,虽然局领导极力反对,认为季老四与葛老蛋的
被灭口与苏虹没有直接关系,但是苏虹仍然在会议上做出了检讨。她认为自己没
有从境外抓捕行动中季老四提前被杀一事上汲取教训,反映到在抓捕葛老蛋的行
动时,没有做出针对部署才导致葛老蛋同样被杀,自己应该承担责任。

  同时她也向参会的警员抛出了积蓄心中已久的几个疑问,比如:杀害季老四
与葛老蛋的人是谁?在毒品仓库夹杂着本地语音袭击自己的蒙面女子是谁?在金
海马夜总会碰到逃跑的女子是谁?两者之间有无联系?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那
么对方现在已经潜回内地,会对海城市的治安环境造成严重威胁……

  所有的线索到这里全断了,这不禁让苏虹感觉有些头疼,她合上笔记本,到
院内属于自己单独的一间厨房内简单弄了点吃的当晚饭,饭后洗了几件换下的衣
物,就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抹了一把挂着氤氲湿气的镜子,把头歪向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苏虹看着自己的裸体,二十八岁的她拥有着一副匀称而略带丰满的身体。小麦色
的皮肤健康而富有弹性,像煮熟剥掉皮的鸡蛋一样娇嫩。苏虹很少化妆,此刻未
经任何修饰的她更显出清雅的妩媚,这幅素颜的美丽与女孩们为了漂亮进行刻意
化妆和整形产生的结果是不能比拟的,其中彰显出来的韵味与魅力不是靠唇彩和
眼影,而是从内到外散发的自然美。

  夜风透过打开的窗户吹动起窗帘的一角。

  " 起风了。" 苏虹关上窗户,并检查了一下房门是否锁好,倒在床上后把床
头的台灯转暗。苏虹首先是一个女孩,其次才是一名警察。独居生活的她在夜起
时会感到害怕,所以入睡时常会在黑夜空荡的房间内留住一份光亮。

  苏虹自己驾驶着一条小船飘荡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迎面驶来的大船抛下的
绳索勾在了小船的侧弦上。跳下来的海盗与她扭打在一起,寡不敌众的她被海盗
抬到大船上粗鲁的扯掉衣裤,一双粗糙的大手分开了苏虹笔直的双腿后径直摸向
了她阴毛旺盛的私处,并在她如成熟果实般的上挺的胸部肆意揉搓着。开始苏虹
在拼命的挣扎,然后是无奈的接受,到最后反而沉醉于因对方粗暴蹂躏自己身体
带来的快感中深深不能自拔……

  " 我是个贞洁的女人,我是名警察,怎么居然享受起罪犯强行占有我身体带
来的快感呢?为什么……我不能……啊!……" 苏虹从梦中惊醒,她感到浑身有
些发烫,额头与胸口已经渗出了汗水,她用手撩开蓝色吊带睡裙的领子,向自己
的胸口探去,当手指不经意间触动乳头的那一刻,苏虹感觉自己身体内仿佛有一
只虫子在蠕动,带来阵阵酥麻软痒的感觉。

  那是经过青春期后逐渐走向成熟的欲望,身体微妙的变化促使着苏虹用手不
由自主的继续抚摸自己的乳房,她的乳房虽然不是特别丰满但是别有一番味道,
这对匀称的双峰上,乳晕的下部与乳头天然成一个角度向上挺立着,仿佛特别渴
望来自外界的刺激。苏虹抚摸的幅度越来越小,当她渐渐只用指尖轻轻揉搓乳晕
和乳头时,她感觉体内的那只虫子蠕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她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脑后,松开了马尾辫的辫绳,随着入瀑布般散开的黑发,
空气中也飘出一股淡淡洗发水的香味儿,苏虹抬起头轻轻的晃动了下头发,使之
更均匀的散开后,用出浴后的那条浴巾对着后平整的铺到身下。

  苏虹撩起睡裙,双手轻轻提起内裤的边缘从腰间褪了下去,灯光照出内裤的
底部有块深色的痕迹,那是刚才在睡梦中私处悄悄流出的汁水。

  接着苏虹慢慢的将睡裙肩带翻到两边,捏起睡裙下摆,自下而上脱掉放在一
边,她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分开双腿躺了下去,右手腕间的辫绳摩擦着乳头,挑
动着胸部最敏感的神经,左手滑过柔软的小腹伸向自己被浓密旺盛的阴毛覆盖下
的私处。

  苏虹选择了自慰,一种在没有异性的陪伴下自己释放欲望得到满足的方式。

  昏暗的灯光洒在这幅躯体上,伴着窗外偶尔的鸟叫声,此刻更显得安逸与静
谧,苏虹只能隐约的看清自己的动作,她闭着眼用牙齿轻咬着嘴唇,用心感觉自
己那细长的手指在穿过浓密森林后准确的落在娇柔的阴帝上。

  她很清楚自己的兴奋点在哪里,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做这样的事情,
没有异性的陪伴、来自破案的压力、成熟身体内积攒的欲望,这些全部迫使她去
寻求一种释放的方式。

  阴蒂因之前因睡梦中的场景兴奋充血,苏虹将指尖按上去稍稍的旋转就感觉
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涌向全身。她不禁加快了速度,只留食指按压阴蒂的同时用
中指探进了自己的阴道。来自阴蒂的刺激使苏虹的阴道中变得湿润滑腻,在手指
的轻轻的抽送下更是分泌出大量的汁液。

  苏虹开始呻吟,兴奋的呻吟,但是她不会忘情的叫出来,一个没有异性陪伴
的女孩如果在深夜中让邻里听见叫床声是多么羞耻的事情,况且自己还是名警察。

  她只能不断压抑着自己想叫出来的欲望,随着手指抽送速度的加快,阴道中
涌出大量的汁液,顺着她的肛门滴滴答答的落在身下的浴巾上。

  那种临近爆发点熟悉的感觉来了,伴着粗重的呼吸与呻吟声,苏虹吻着自己
的肩头,舌尖不时的伸向腋下,进而亲吻自己不算浓密的腋毛。她一边不断加快
抽送的速度,一边并紧双腿,双腿间露出的手背在激烈的颤动着。

  " 啊……!" 苏虹忍不住叫了一声,几阵激烈的颤抖后,那种灵魂出窍般的
刺激终于冲出了她的身体,她大口喘息着,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等到平静后
她的脸颊依然感觉有些发烫,仿佛兴奋劲儿还没过。苏虹起身用那块浴巾擦拭好
自己的下身,放到卫生间待洗的衣物中,然后回到床上,伴着高潮满足后的疲惫
沉沉睡去……
TOP Posted: 2017-03-18 04:09 | 回6樓
davyqiang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923
威望: 282 點
金錢: 60 USD
貢獻值: 2 點
註冊時間:2014-12-14
最後登錄:2017-03-30

留楼更新
TOP Posted: 2017-03-18 04:22 | 回7樓
davyqiang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923
威望: 282 點
金錢: 60 USD
貢獻值: 2 點
註冊時間:2014-12-14
最後登錄:2017-03-30

留楼更新继续
TOP Posted: 2017-03-18 04:23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03-30 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