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山村风流(656章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山村风流(656章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80
威望:179 點
金錢:422 USD
貢獻: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17章 美花,美花

    刀当然还是没有下去,被他老爹李虎死死地给攥住了拳头,不愧是当兵的出身,眼疾手快要不然可真要酿成大祸,这下可真成大事了,卢大炮被打得让人给抬回去,这下好,想抬野猪没抬成,改抬他了。

    李虎还想收拾自己这个彪儿子,那知道二彪子挨打也有了经验,抄起杀猪刀麻利地卸下一大块猪肉连同两条腿,找块塑料布卷上扛起来招呼着狗儿子就跑了,你是我爹,你打我我不能打你,既然不能还手那我还躲不起吗,一溜烟就没了踪影,只将彪子他爹气得大骂不已,生了这么一个彪儿子,他少活二十年。

    惹了事的二彪子一般都往山上跑,那茂密的林子钻进去,去个几百个人都找不着踪影,他又会打猎,又不怕林子的野兽,饿不着,生活得挺好,躲个几天,等事情平息了,等他爹的火气消了,他再回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不过这次他没直接上山,而是上山之后让他的狗儿子自己上山找地方,他则又折了一个方向,奔村西去了,村西靠河边有个孤零零的院子,那是他干娘胡美花的家,胡美花的丈夫叫李刚,是二彪子的本家,名字起得刚,挺男人的,可人就弱了些,浑身是病,现在基本瘫痪在床上没了生活自理能力,他就又是一代单传,除了爹娘就他哥一个,因此家里也一直冷清清的。

    抗着那一大块野猪肉,二彪子悄悄地进了院子,破败的木头门,周围圈的都是河里的石头,大大小小垒砌在一起,倒也结实,院子还有几只小鸡在唧唧咋咋地叫着,追逐玩弄,找着土地里的小虫子,一片园子里种着各类的蔬菜,中间一座青瓦房子,一看也是年代久远的产物,起码比二彪子的年龄还要老,农家小院尽管很简陋,但却透着一股悠闲自然地感觉。

    可惜二彪子却感受不到这样自然的味道,一进院子他就立马嚷嚷道:“干娘,干娘,在家吗,美花娘,美花娘,在家没啊?”

    “二彪子啊,干娘在家呢,快进来!”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朴素的妇人,由于是夏天天热,所以就穿了一件白色无袖的确良的衫子,下面是一条很老套的花裙子,那种还是旁开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款式了,不过就是这样朴素的打扮却完全掩盖不住她内里的风情,就那一样颤巍巍的东西就完全能将所有男人的目光吸引过去,真不愧是全村女人当中最大的,真有震撼力啊,这个妇人正是二彪子的干娘胡美花。

    不过她一出来看见二彪子满身都是鲜血,肩膀上还背着一大块血淋淋的肉,吓得“妈呀”一声,手里的搪瓷碗直接摔在地上,几步上去,拉着二彪子的手急声道:“二彪子,你这是咋整的啊,可别吓你美花娘啊!”

    二彪子满不在乎地一乐,其实他的目光都集中在干娘胡美花那波涛汹涌的地方,不停地吞咽着口水,怎么那么大,怎么会那么大,这样的大家伙握在手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他特别期待着这种感觉,要说他干娘胡美花比他娘也就小了两岁,可看人家保养得为什么会这样好,其实他娘也算不错了,四十多岁了也有几分姿色,但显然跟这个也快四十岁的干娘胡美花比起来,她就完全不够看了,生活的艰辛并没有压垮她的信心,她依旧坚强地活着,依旧很美丽地活着,依旧让全村老少爷们惦记着活着,依旧让无数男人在睡梦中为之奋斗着,为之奉献着自己的生命精华。

    “没事,美花娘,我不是说了给你弄野猪肉吃吗,这不,刚上山就好运气地猎到两头野猪,给你送来晚上好好补补,对了,我干爹还下不了炕啊!”说着将那一大块野猪肉扔在地上,本来就很脏了,还包裹着一块破塑料布,但洗洗就好,所以也不怕地上埋汰,这一大块野猪肉是猪的后半扇,起码也有个几十斤,野猪常年运动,肉也多是瘦肉,泛着肉的光芒,对于常年吃不到肉的人来说,这可是好眼馋的东西啊!

    胡美花脸上顿时乐了,要说她家里就一个瘫痪的丈夫,两个年老的公婆,没有劳动力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意味着生活很艰难,能吃饱饭就不错了,那还有肉吃啊,这么一大块肉,够全家吃好几天的了,吃不了腌起来,不能有好东西可着吃啊,胡美里琢磨着,她倒没跟二彪子客气,自己干儿子还客气什么,往常也没少吃干儿子打的野物,笑吟吟地道:“我家二彪子就是厉害,帮干娘将肉送屋子里去,这么大我可拿不动,然后去洗个澡,看看你这身弄的,都是血了,不过你家你干爹的衣服你穿不了,不过还好这太阳大,你把衣服脱了,干娘给你洗了,一会儿就干,晚上在这吃,干娘手艺,让你好好尝尝!”

    要说干娘的厨艺确实比自己老娘的厨艺要强,上山去也没啥好吃的,也就弄点野物烧烤,正好在这吃了,二彪子答应一声,但马上又道:“那老李三爷爷,老李三奶奶会不会不高兴啊!”

    老李三爷爷,老李三奶奶就是胡美花的公婆,他们一直对胡美花的态度就不好,在他们的思想里是这个女人害得他们儿子瘫痪在床的,又是这个女人害得他们老李家无后的,因此就是看不上她,整日里恶言恶语的不说好话,二彪子常来他干娘家,自然清楚这里面的事情,而对于胡美花这个干儿子,老两口子自然也没啥好态度,所以一般他们在家二彪子是不来的。

    咬着一张樱唇,快四十岁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举动真叫人受不了啊,已经开了窍的二彪子死命地倒吸了凉气,又死命地缩着自己的下面,努力地深呼吸,渐渐地,竟然满头大汗有控制不住之感。

    而胡美花显然没有看出这个干儿子的坏心思,反而很关心地凑上前去,一双嫩白的手摸上二彪子的脑袋,柔声道:“我说二彪子,你怎么冒这么多汗啊,是不是生病了。”

    可要了命了,干娘的身子就在自己眼前,而且贴得如此之近,他都能闻到她身子的味道,很好闻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他知道这不可能是马翠花那样喷的香水,干娘可没那个闲钱往身上喷那个,那就是身子上天然发出的味道,不浓郁,但很清香,真的好好闻,就关键的是胡美花与二彪子的身材相差不小,二彪子有小一米八几,而胡美花也就一米六,她这一伸手摸二彪子的脑袋,就免不了伸胳膊,这一伸胳膊,无袖的的确良衫子就再也掩盖不住内里的风光,从二彪子的角度来看,正好看个正着。

    一个字“大”,两个字“很大”,四个字“非常地大”,六个字“真他娘的大啊!”

    如一个特大号的海碗来形容绝对不为过,二彪子仔细地研究了一下,要是用这个型号的碗来装饭,顶普通大碗最低三四个,最难得的是不但大,还往上翘着长,打破了地球了吸引力的影响,里面那罩子带几乎都要崩开了,估计是没有这么大的型号勉强穿的,所以大半个都露了出来,白白的,嫩嫩的,勾人的,眼馋的。

    胡美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已经外泄了,其实就是意识到了也没往那方面想,毕竟是自己的干儿子,小的时候跟他娘还带着这小子一起光着身子洗澡一起光着身子睡觉呢,这有什么啊,觉得脑袋不热大概没什么事,胡美花将手放了下来,口中道:“没发烧,一定是累着了,你小子呀就是不知道消停,野猪不好打吧,你……”

    正絮叨的胡美花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猛然间看到一张虎狼一般的眼神,一道纯正的男人眼神,正狠命地看着她那引以为傲的地方,忙紧了一下衣服,慌乱地跑开去,还自己打着圆场道:“二彪子,还不帮你干娘把肉扛进屋子里去啊!”

    嘻嘻一笑,二彪子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要说他这牙齿长得还真是好看,就是被他那张凶狠的大脸蛋给破坏掉了,答应一声,顺手又抄起了地上的野猪肉,几十斤在手上轻飘飘若无物,就在胡美花以为刚才是她多想了时候,这小子又嘿嘿地一笑道:“美花娘,你的那个地方真大啊!”
TOP Posted: 2017-03-14 17:25 | 回12樓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80
威望:179 點
金錢:422 USD
貢獻: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18章 做个小贼

    “啊!”羞愧欲死的胡美花几乎脑子都要疯掉了,虽然她也曾经遭遇过无聊的男人对她的调戏,毕竟她有着傲人的地方就免不了让男人眼馋,从小到大她也没少吃暗亏,可是如此让自己这个看着长大的干儿子如此调戏,还是让她无法接受,一扭头,尴尬地站在那里,有心想说两句话,可是楞没说出来。

    “那个,那个,美花娘,肉放哪啊?”其实二彪子说出那样的话也有点后悔,因为眼前的女人毕竟是他干娘,这心理上还是有点抹不开面子,只能顺着话说。

    “啊,就放屋里,我去拿个盆,这肉脏死了,我先洗洗!”胡美花支吾着一声,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小子是长大了,也知道女人了,以后看来得跟他娘说一说,该给他找个媳妇了,这大小伙子要是硬憋着,可是会出事的,这个时候她的想法还是好的,她还是充当着一个干娘的职责,只是她把人想得太崇高了,二彪子是一个崇高的人吗。

    将肉直接扔进盆里,二彪子一溜烟地就跑了,一边跑一边道:“美花娘,我还有点事,就不在这吃了!”

    胡美花嘎巴着嘴却楞是没叫出声来,要是以前她早就叫出来了,但是刚才的那一件事让她的心不免被触动了一下,她的心很慌乱,不知道怎么样才好,想了想,还是算了,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吧!

    二彪子不是想跑,而是不得不跑,如果要是再不跑,也许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要是做出那样羞人的事情,他可没脸去见自己老娘,所以他在自己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时候,选择了逃跑,现在的二彪子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至于以后是不是会变得不单纯,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边跑二彪子边觉得憋闷着慌,下面硬生生的就是不愿意消停下来,他个老子的,要说村里还有一个能让他解决生理需要的女人,那就非马翠花莫属了,上次没有马上就要得手却让一只毒马蜂子给搅和了,那女人却见势不好扭头就跑,生怕出点事对她不好,还生怕有马蜂子把她蛰了,真是无情无义,还有今天她男人的事情,就更加要找她算帐了,想到做到,二彪子悄然地往那村长卢大炮家潜去,心里一团火在燃烧,他要有个女人来扑灭这团火。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正好有利于他的隐藏,村长卢大炮家在村子把大道边上,一水的七间红砖大瓦房,也是村里最气派的建筑,当个村长一年也能捞个不少,虽说村里穷,可也有那么点资源,什么山里的土特产野物啥的弄到城里那就是纯绿色食品,紧俏着呢,卢大炮脑瓜子聪明,有点手段,几年时间,让他也弄了不少钱,要不然为啥他能横行在村里,要不然他女人马翠花为啥打扮时髦跟个城里女人似的,这都是他的手段。

    悄无声息地摸到院子边上,围着的砖墙有一人高,中间一个红漆铁大门煞是气派,里面还栓着一条大狼狗,想要摸进去还真不容易,不过对于一般人是不容易,对于二彪子可就容易多了,一个窜身就上了墙,他人高马大,那一人高的砖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摆设,不过他刚一露头,院子里那条高大的大狼狗就窜了上来,这条据说是带点德国黑背血统的狼狗确实是条好狗,身体腹部是黄毛,背上是黑毛,形状像狼,性凶猛,嗅觉敏锐,都说咬人的狗不叫,直接就下口,比起他那狗儿子来也不逊色多少,其实这条狗二彪子可是惦念多时了,这是条,而他的狗儿子是条公狗,按他的想法等他狗儿子发情的时候就找这条狗配种,强强联合,生出来的一定更加优秀,所以他没事的时候就牵着狗儿子趁着没人的时候来混感情,还真别说,他与这条狗真就相处到了感情,一声闷哼,“儿媳妇,别闹,是我!”

    “呜呜”地叫了两声,也许是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也许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一般二彪子就是这样叫它的,所以这条狗摇头摆尾地凑上前很是亲热起来。

    “谁啊!”也许是动静太大惊动了屋子里的人,门一开,闪出一道妖娆的纤影,即使在家里依旧打扮得无比韵味,披散着头发,踏着一双拖鞋,一身清凉打扮,借着灯光看,白色的小衫和小裙简直就是透明的,里面红色的罩子和裤头子都隐约可见,那勾人的身材就那样展现出来,不正是马翠花那个女人是谁。

    这个女人还真是勾死人不偿命啊,二彪子心头的火热更加炽热三分,不过他怕屋子里有人,所以没敢动弹,隐在黑暗当中就是一动不动,而马翠花看了看见没动静,就叫道:“黑妞,精神着点,别人坏人进来,这个大炮一天就是不消停,哎呀,让人打成猪头,惹谁不好,偏去惹二彪子那个彪货,让人揍死了活该。”

    说着,一扭腰,摆臀晃胯妖娆回屋。

    由于打着灯,其实不用离近看,那亮如白昼的灯光已经将屋子的情况看得清楚了,卢大炮那个家伙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除了他之外就没别的人,马翠花倒是有个姑娘,叫卢月月,和他小妹李三丫是同学,目前也在镇里读高一,所以不在家住,没有别的情况,她家里就她和卢大炮两个人,不过要说卢大炮和马翠花两个人都不咋地,生个女儿却很不得了,不但继承了她娘马翠花的漂亮,也继承了她爹卢大炮的头脑,与李三丫都是村里出的高才生,就是为人特别傲气了一点,在村里一般不答理人,不过这也难怪,她爹在村里的地位摆在那里,加上人又出色,自然有傲气的本钱。

    为了确认一下,二彪子这时又蹑手蹑脚地凑到墙根处,小心地听着里面动静,不过大半天也没停到个动静,而随着窗帘一拉,里面的情况就更不知道了,急得二彪子就想直接闯进去。
TOP Posted: 2017-03-14 17:25 | 回13樓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80
威望:179 點
金錢:422 USD
貢獻: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19章 马翠花,我来找你讨债

    当然不能直接闯进去,要是里面人一个喊叫,惊动了村里人,他二彪子可真就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他人是彪,可不傻,围着大瓦房就转给了圈,这村是穷了点,可人穷志不短,一般也不会出个什么小偷小摸的人,自然家里的戒备心就少了很多,养个狗啊,挂个门啊,多数是为了防山上下了个野兽,摸进个长虫啥的。

    当走到一个窗户旁轻轻试了下之后,二彪子的眼前一亮,因为这扇窗户居然没关,而是直接就敞开着,只是上面安了一扇纱窗,防止蚊虫的进入,也难怪大夏天的开窗户流通空气凉快,左右看了看没人,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二彪子小心翼翼地撤下那扇纱窗,一个翻身就进了屋子,高大的身材落地竟是无声,这可是从小山上打猎才练出来的好身手。

    进到屋子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是厨房,要说这卢大炮家他还真没来过,所以一时不知马翠花在什么地方,但他知道挨打的卢大炮就在东面主屋,所以他往西面的房间拐去,要说这做贼还真是头一遭,所以二彪子的心没来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贴着瓷砖墙壁,踏着脚的也是白色瓷砖,还是人家气派呀!

    这间没人,这间也没人,连走了几间都没见马翠花的身影,二彪子正纳闷人上什么地方了呢,又随手推开了一扇门,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慌尖叫,二彪子仔细抬眼望去,顿时傻眼!

    要说马翠花也真是闹心,自己男人不行,她又到了虎狼之年的岁数,一天到晚憋得难受,这物质生活享受到了,这精神生活,包括那最基本的“幸”福生活也满足不了,要说上次在那林子里自己稀里糊涂就跟着二彪子那个家伙差点成就好事,可是最后关头一只马蜂子搅了局,当时一时害怕的她撒腿就跑,听说二彪子那个大家伙可被蛰得够戗,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可惜了那大家伙自己无福享受到,可惜了大概被毒马蜂子一蛰,他那个大家伙就真的不行了。

    不过当自己男人卢大炮被挺尸抬回来,又听到是让二彪子给打的,她的心又是不由得涟漪泛滥起来,这小子还有这股猛劲,难道他还行,可是让那么大个的马蜂子蛰到那个脆弱的地方,人家说马蜂子的毒可是厉害着呢,都能蛰死人,他就是能好怕是也不行了吧,懒得侍侯卢大炮那个熊货,干那事不行,打架也是不行,哼,自己挺尸去吧,就是挨了一巴掌一腿,好象就受了多大伤害似的,还大老爷们呢,比个女人还不如,平日里咋呼的欢,遇到硬茬子成了熊包。

    看卢大炮哎呀叫唤地心烦难受,她直接跑去洗个澡舒服一下,要说她家可是村里唯一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就在房顶上安着,屋子里也专门有一间洗澡的房间,没说的,洗澡就是方便,跟村里其他人也就跑大河里或者跟家里晾一大盆水,白天晒热了,晚上冲洗一下,但那也只能是夏天才有的待遇,到了冬天就不成了,可这太阳能热水器可是好东西,冬夏都能用,洗洗真是方便啊,真是享受啊!

    摸了摸自己的,依旧坚挺,她自信她自己这个东西在女人当中绝对是大个的,当然在村里还是比不过胡美花那个女人的个头,要说以前她可是十分嫉妒羡慕那个女人的,你没事长那么大干什么,眼馋男人是不是,不过现在吗,嘿嘿,长那么大也没用,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给身上打着沐浴露,这边摸摸,那边摸摸的,对着镜子这个欣赏,哎呀,咱这可不输给那些个小姑娘,你看多白,多大,多挺啊,咱这洞洞可是不输给那些小姑娘,你看看地都荒废了,好地也得有好男人耕耘啊,来个好棒棒,来个大铁棍!

    她这边正幻想着男人的时候,而自己手指也在那使劲摸索的时候,二彪子这个时候就直楞楞地闯进来了,无意,这是一个意外,但是意外真的是太突然了,两个人都一时楞住了!

    不过此时二楞子却是一下子就被眼前的风光所吸引住了,不同于带色片子里的隔膜,眼前可是活色生香的真人展示啊,真实的女人身子啊,好美啊,好美啊!

    只见一具光嫩溜溜的美妙身子上涂满了泡沫,马翠花胸前那硕大、坚挺的曲线毕露,堆在胸前在沐浴露泡沫的衬托下显得更是膨胀了N倍,再加上马翠花因为一下子被惊住了,所表现出来的羞涩、惊慌,胸前那对硕大随着妙不可言的胴体剧烈颤瑟着,更如波浪起伏,惹眼得很,双手在胸前遮了一下感觉好像是下面幽谷更重要又赶紧移下去捂住了双腿中间的一重要部位,一双雪白浑圆的腿弯曲着靠在卫生间的瓷砖墙上充满了极具的诱惑。

    马翠花这个时候好像真的有些蒙了,羞傻了,瞪着好看的桃花眼,一张薄薄的嘴唇儿瑟瑟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胸脯在剧烈的颤动着更惹得二彪子直咽口水,在那喷香的赤光光女人肌体刺激下那玩意儿自然就高昂起了头来。

    “啊,好大的一大坨啊!是二彪子这小子,难道他让马蜂子蛰了没事,怎么好象更大了呢!”其实一开始马翠花是真被震住了,在自己家里,在自己脱得精光洗澡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搁谁不吓瘫了啊,不过当她看清楚是二彪子之后,她的心却没来由地一动,特别是当她看见二彪子下面那巨大的反应之后,她的心就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莫名其妙地她感觉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下面开始潮湿起来,这只能她自己感觉到的变化让她下定了决心。

    经过一开始的震惊,马翠花迅速调整了紧张害怕的心,反而有点兴奋的心情,十分高兴地看着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面前那闪着蓝光的眼神,吃吃一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彪子啊,怎么,你来干什么,白天打了我家大炮,晚上还想来打他的女人不成。”

    “咕噜”吞咽了一口唾沫,二彪子哑着冒火的嗓子,恶狠狠地道:“别提卢大炮那个货,现在我是来找你讨债的,怎么样,那天老林子发生的事情不会几天时间就忘记了吧!”

    看着那狼一般凶狠的眼神,马翠花丝毫没感觉到害怕的意思,而身上什么也没穿而没让她感到羞涩,反而很自然地拿起喷头冲洗身上的沐浴露沫子,娇媚地飞了一个媚眼,嘴上道:“哦,找我讨债,好啊,那你打算讨债呢,是要钱呢,还是要人呢!”
TOP Posted: 2017-03-14 17:25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1, 04-28 0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