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山村风流(656章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山村风流(656章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236
威望:185 點
金錢:63 USD
貢獻:5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07章 都是女人惹的祸

    干柴勾动烈火,一点就着,星星之火,马上就要燎原到熊熊大火,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

    好巧不巧,一只大马蜂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也许是被两个人破坏了它的居住场所,也许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还是这只大马蜂子就是个母的,看见了大家伙也想来尝尝滋味,反正就是不要命地冲上来,目标就是那扑腾腾散发着高温的男人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熊熊烈火燃烧沸腾的李二彪根本就没留意到马蜂子的瞄准目标,此刻他的心神都集中在马翠花那肥美滋味的身子上,他的一只手已经触碰到了她的罩子带子,另一只也触碰到了下面仅仅一小块布头的黑色小裤子,当就要上下其手一齐用力逞那无边威风的时候,一根针狠狠地扎在了他的那个啥上,很准,很狠,很要命啊!

    一声惨叫,几乎是响彻天地,命根子被毒马蜂这么一蛰,是个人都受不了啊,那个地方可是男人最薄弱的地方,跳着脚捂着家伙在蹦达啊,而他那个地方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涨大起来,本来就大,这一下可就更大了,大得让人瞠目结舌。

    本来已经做好享受的准备了,当变故突然发生的时候,马翠花也被惊呆了,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时候钻出来的马蜂子,又是为什么偏偏去蛰他那个地方啊,想去安慰一下,可是看着李二彪跳脚嗷嗷狼嚎的样子,再看那个地方的伤势,她也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幸亏是蛰他那个地方,要是蛰自己的那个地方,起不是瞬间红肿成一个大馒头吗,还是开口的,吓死人了,看来这野外偷人是不能干的,这深山老林子,野蜂子有都是,下次可不能来了,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下次估计来了也不行了,马蜂子都是带毒的,最严重时可以导致昏迷甚至死亡,他那个地方被蛰了以后估计好了以后也都报废了,可惜了那么一个好大的家伙啊!

    她这边感慨万千,那边李二彪却是痛到忍受不了,那么魁梧的一条汉子,痛的居然流眼泪了,那是着痛啊,罪魁祸首在第一时间就被他杀死,但是痛苦已经造成了,他恨自己干吗鬼迷心窍地看那个什么带色的片子,又鬼迷心窍地带这个狐狸精上山来,真是祸水呀,怪不得村里的女人们都说这个女人招惹不得,我这还没碰呢,就先没了半条命,我的宝贝啊,我的兄弟啊,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事情就是那么一个经过,在李二彪心里已经恨上了那个马翠花,准备好了以后的报复,彪子他娘可不知道她的好儿子心里头的想法,还当他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一边轻柔柔地用凉水冲刷着那个男人的家伙,一边唠叨道:“好了,别叫唤了,你爹去给你买好吃的了,一会儿吃点好吃的就好了。”

    李二彪龇牙咧嘴地道:“娘,爹他没要打我吧,他要是再打我,下次我可真要还手了,哼,小时候我打过他,现在要是真动上手,指不定谁把谁打趴下呢!”

    “你个混小子,那有儿子跟爹打架的,再这样说,娘可生气了!”别看彪子他娘平时很宠着二彪子,但从内心里二彪子却很尊重他娘,比他那个老打他的爹还要尊重,他知道谁才是真心对他好的,别看他彪,可他心眼可不少。

    二彪子连忙裂着大嘴笑道:“娘,我就说说吗,你还真当真了,放心好了,下次他李虎在打我,我就让他打好了,不过要是真打狠了,我就跑,这可不比小时候,他追不上我!”

    彪子他娘也笑了,对于自己这个彪儿子,她虽是农村妇女,大字不识几个,可也懂得如何教育好儿子,咱脑瓜不好使,但咱可不是坏人,又洗了洗,才道:“好了,不能老洗,你先忍耐着点,这么大小伙子了,这么大个头,也是个男人了,别动不动就直叫唤,我去作饭,你妹放假今天回来,晚上娘做点好吃的给你们吃!”

    “啊,三丫今天回来啊,要不是我这样我去接他啊,别路上碰到坏人!”

    “这大白天的那来的坏人,你这样还能出去啊,炕上躺着,我去作饭,你爹一会儿就回来,好吃的来了你就不痛了!”

    “娘,不嘛,我痛着难受,要不你再给我摸摸,你摸着我就不痛了!”

    “你个彪小子,都多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要是搁在以前,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让娘给你摸。”

    多大的孩子在娘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虽说二彪子身体各个部位,特别是那个部位都已经发育成成人了,但在他娘的眼里还是那个吃她奶的小孩子,虽说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么大孩子,但绝对不是有别的想法,再说儿子都这样了,她也不能拒绝,只能哼了一声道:“好了,你这个彪小子,看你以后娶了媳妇怎么办,娘再给你摸摸!”

    呵呵,二彪子得意地笑了,他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就属他娘对他最好,等他娘坐那,一把搂住他娘,狠狠照着脸蛋亲了一口道:“娘,我老爱你了!”

    彪子他娘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个彪小子,心里却是一阵欣慰,儿子大了,当娘的心也放下了,以前还担心这个彪小子,但现在看来,自己家的彪小子还是不错的,不过转念她又担心起这个男人的玩意让马蜂子给蛰了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要是给蛰坏了不能用了,拿以后可怎么娶媳妇,怎么给老李家传宗接代,然后她又担心上了,摸摸这摸摸那,上摸摸下摸摸,这玩意到底还好不好使啊!
TOP Posted: 2017-03-14 17:22 | 回3樓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236
威望:185 點
金錢:63 USD
貢獻:5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08章 小妹李三丫

    “二哥,我回来了!”甜甜的叫声很好听,一听就是女孩子的声音。

    正无聊地躺在炕上,二彪子听见声音一骨溜地坐了起来,也顾不得那个地方的疼痛,高兴地叫道:“三丫,你可回来了,二哥想死你了!”

    这时从门外闪进来一个如水的女孩子,修长身材,在女子当中绝对是高个了,净量起码有个一米七,老李家遗传基因好,李虎个子就高,彪子他娘也不算矮,家里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高,这个女孩子不但个头高,人也长得漂亮,梳着一条辫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有着少女的清纯,整个一个天仙般的人物。

    他们村大多是李姓人家,所以就叫李家村,而李家村又背靠大山,坐落在大山深处,因此交通很是不便,生活条件也很艰苦,但富有富的好处,苦有苦的好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好山好水才能养出好女人,这李家村就是个出美女的地方,自古如此,也不知道是这里的水好还是这里的地形好,反正就是美女层出不穷。

    就说这老李家,一共有三个孩子,大女儿李大凤嫁到隔壁领村胡家村,那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坯子,只是命运不太好,嫁过去的那家人家婆婆很是刁蛮,家里的男人也不是个好东西,成日里不是打就是骂的,为此李二彪还曾去过一次,凭借着他剽悍的身材,凭借着他彪傻的气质,一把菜刀扔过去,威胁着要宰了人家全家,才稍微改变了大姐的处境,不过也许是家里的原因,生性好强好面子的大姐也不怎么回娘家。

    老二就是李二彪,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至于老三就是比他小上一岁的妹妹李三丫,提起李三丫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偿,一个爹一个娘生出来的孩子却是天壤之别,二彪子是缺了心眼,这个三丫头就是多了个心眼,不但人长得漂亮,还精明能干,很是聪明,当年二彪子初中毕业是全学校倒数第一,而这个李三丫去年初中毕业是全校正数第一,目前在镇上上高中一年级,用李虎的话说,虽说是个丫头,但也要将她供出去。

    “二哥,听说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走了进来,穿着学校的校服却掩盖不住美丽的身材,女孩子都是先发育的,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基本上就完全发育全了,女人该有的地方都有,何况她还发育得比一般女人还要发育完全。

    二彪子一听有些红了脸,紧紧捂着被子不肯让三丫看,本来以前他还是不太懂得男女事情的,可是经过这样一个事情闹腾,他的那颗本来懵懂的心被催动起来,脸红红地,很扭捏地摇着头,别看刚才给他娘弄不尴尬,可给小妹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尽管两个人小时候都是一起洗澡一起睡觉的。

    “别,别过来,我光着呢!”

    “哈哈,二哥,你还害羞啊!”银铃般的笑声,李三丫别看在外面是精明聪明,可在自己二哥面前就是一个未长大的小丫头,二哥对她最好,她也对二哥最好,吃声道:“你都忘了以前上厕所都是我帮你擦的,你都忘了以前洗澡都是我帮你擦身子的,你都忘了以前我怕黑都是你搂我睡的,现在倒是知道害羞了。”

    二彪子的老脸更红了,好处让自己小妹一说他好处有啥不好的想法似的,他可不能太混帐,对面可是他亲妹妹,他虽彪,可不傻,亲妹妹他怕个什么劲,将被子一掀,露出那红肿之处,闷着声道:“好了,让你看了,让马蜂子给蛰了一下,痛死我了!”

    眨巴着眼睛,嘴上说得漂亮,但李三丫还是心下有些惴惴,毕竟她是大姑娘了,女孩子心思先成熟,她也什么事情也都懂得不少,学校里可是有不少男孩子在追她,看见那硕大红肿的家伙,尽管是以前看过,但这会再看却有了不同的感觉,脸蛋红扑扑的好似成熟的红樱桃,有心不看吧,但这个是她,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见那吓人的东西,她不但未害怕,反而心痛了起来,轻轻伸出纤手,温柔地摸着,眼泪在眼圈里滚动着道:“二哥,你没什么大事吧!”

    “啊!”几乎是闷哼一声,李二彪的脸色更红了,因为让那一双小手摸着更加地舒服,不比在娘的手里差劲,而且看见小妹又要哭了,他顿时就慌了,他可就见不得女人哭,支吾着道:“没,没事,三丫,等二哥好了给你进林子抓只野兔子改善改善生活,嘿嘿,运气好再弄只野鸡、草蛇啥的不哭,不哭啊,笑一个,笑一个了,整得我都觉得我自己得啥绝症似的。”

    “扑哧”一笑,但马上就觉得不对,小嘴一撅,李三丫气着道:“我才不吃草蛇呢,多恶心啊!”

    趁着她生气的空隙,李二彪小心地拽回自己的家伙,可不能这样下去,要是让人发现多难为情,他可是一个大男人,喷着气道:“草蛇肉才是最香的,你就是没有口福,好了,不吃就不吃,那我只打野兔子和野鸡好了。”

    李三丫吃吃一笑,道:“那就谢谢二哥了!”

    门帘一挑,彪子他娘探着头叫道:“好了,三丫头,别逗你二哥,去看看你爹怎么还没回来,去让他给二彪子买点好吃,这都去多长时间了,别是又偷着买酒喝了吧,你去小卖店看看。”

    答应一声,李三丫冲李二彪一笑,媚丝丝地道:“二哥,那我去了,晚上咱俩睡一个屋,我好好跟你唠唠我学校的事情,可好玩了!”

    李二彪懒洋洋地躺在炕上,

    在想着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会不一样呢,为什么片子里演的那件事情会那样美妙呢,不过想着想着他的脑袋就迷糊了,以他的头脑大概还想不通这里面的事情,算了,不去想了,反正也整不明白,可惜和那马翠花还没干到事情就让马蜂子给蛰了,等好了以后的,一定再去找那女人报仇,恩,一定不能放过她,其实村里还有几个不孬的女人,要不也去试验试验那种滋味,青春期的李二彪正陷入青春勃发的狂放时期。

正文 第09章 兄妹之间的“亲情”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二彪子他爹果然是又拿着钱买酒偷着喝了,别看他长得五大长粗,脾气暴躁,可是在自己媳妇面前却是少了几分暴躁之气,缩在那里不敢说话,谁让他理亏,彪子他娘倒是好好发挥了一顿她的口才,这一顿饭就听她任何如何教训自家男人了。

    他们家本来就很穷困,家里的房子也是盖了好多年,还是青瓦房,屋子只有两间,以前是大人住一间,孩子住一间,而李三丫又在镇上上学,只有放假才回家住,所以一向是李二彪自己住一间,这下三丫回来了,两个人也住一个炕,亲兄妹也没那么多顾忌,虽说孩子有点大了,但两个大人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只是二彪子却满脑子有了坏思想,以前是懵懂无知,可自打看了那带色的片子,他脑子里思想复杂多了,那样片子真是害人不浅啊!

    “二哥,你动弹不方便,要不我帮你洗洗吧!”俏生生地站在眼前,刚刚洗浴过的小丫头如此青春活力,似乎一夜之间,这个小丫头长大了,变得越来越像是小美人了,她穿的是晚上睡觉穿的碎花衬衣衬裤,很朴素的,这套衣服都穿了好多年了,二彪子印象中还是自己上中学的时候买的呢,不过简朴的衣裳,非但没有掩盖她的聪慧美丽,反而将她衬托得亭亭玉立,窈窕动人,女人该有的地方她可都有了,真是长大了啊。

    只见她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灵秀清纯之气,也更加突出她的聪明伶俐,温婉可爱。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艳欲滴,红润的香唇,勾勒出一只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

    二彪子看了一眼就不看再看下去了,缩着脑袋,闷着声道:“不,不用了,我不用洗。”

    李三丫抿着小嘴,皱着小鼻子,笑着说道:“哎呀,你个懒蛋的,一天不洗洗头洗洗脚多难受,别弄的整个被窝都是你的臭脚丫子味,不用你动,我帮你洗了。”说着,从外面端进来一个水盆,里面盛着半盆温水,那是白天晒的,晚上还温乎着呢!

    兄妹俩的感情那是最好的,以前二彪子懒的动弹的时候就欺负自己妹妹帮自己洗头洗脚,不过三丫头欺负哥哥帮自己弄好吃的,干点什么活也是痛快,两个人跟一个人似的,由于那个地方红肿的厉害,二彪子也没穿个裤衩子,只是上半身套了个背心,没奈何挪着身子伸出脚道:“洗头太费劲了,要不你帮哥洗洗脚好了。”

    娇嗔了对方,不过李三丫却没有不答应,而是端着水盆走过去,放在炕边上,然后将二彪子的大脚拿下去,轻轻放进水盆里,用自己的素素小纤手,揉搓着大脚,嘴上道:“是不是我不在家你就不洗脚了。”

    那一双大脚让柔柔的水这么一浸泡好舒服,水温不凉不热,还有人专门侍侯着,皇帝的日子啊,就这生活给个皇帝也不换,二彪子眯缝着一双眼睛,摸着头呵呵道:“想洗就洗了,不想洗就不洗了,反正我自己闻不见自己臭脚,三丫啊,你说你对哥这么好,哥以后要是找个媳妇没你好该怎么办啊?”

    没来由地心头一痛,但李三丫还是没好气地一笑,横嗔了一眼,娇声道:“讨厌了,二哥就知道欺负三丫,娘不是说了吗,等你以后找了媳妇,有媳妇侍侯着你,你才不会念着娘和我的好呢,不过呢,我看二哥最好找个厉害一点的嫂子,整天管着你,让你还成天不洗脚,成天出去打架,就知道在家干活,累死你个大牛。”

    李二彪笑了,李三丫也笑了,不过当李二彪不经意地睁开眼睛,却看见蹲在地下给他洗脚的李三丫无意中上半身暴露出来的风光,却明显一征,笑声嘎然而止,以前怎么没注意,什么时候长成这么大了,那半圆形白白嫩嫩的峰峦起伏,透过衬衣领子,已经看到白色罩子的露出来,这都穿这玩意了,真的不在是小时候的丫头了。

    当笑声嘎然而止的时候李三丫一楞,随着对方的眼神她看到自己露出来的地方,面皮顿时一红,但心里却不是很恼怒,反而很有点高兴的意思,一向彪乎乎什么男女之间也不知道的二哥这次好象开了一个窍,有点不那么彪乎乎了,拔长了声音道:“二哥,你看什么呢,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讨厌了!”

    嘴角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个吞口水的动作,李二彪笑着道:“小时候没这么大啊,怎么好象一夜之间就长这么大了,三丫头,你能脱光了让我好好看看吗?”

    “才不呢,哎呀,你讨厌死了,女孩子不能让男孩子轻易看到自己身子的!”李三丫很正色地道。

    “我是你哥了,小的时候可是我们光着腚子一起洗澡一起睡觉的,要不,就看一眼了,看看跟别人有啥不一样的。”李二彪很是坚持,跟自己妹妹之间他一向是有啥说啥的。

    “好啊,你还看过别的女人,我跟咱爹咱娘说去,哼,你个大坏蛋!”不过一听这话李三丫倒发了飙。

    一把拽住三丫头,差点没把脚下的水盆弄翻,李二彪闷着声道:“别去,我就是在铁柱子家放的带色片子里看的,真的,真没没看过别人的,所以才想看你的吗?”他没敢把看过马翠花那白花花的的事情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说出来,怕三丫头听了伤心。

    带色的片子,一听这话李三丫瞬间明白这次为什么自己这个彪二哥为什么脑子开窍了,想到那里面的羞人之处,她不由得红了脸,哼声地来了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给你洗脚了,睡觉!”
TOP Posted: 2017-03-14 17:22 | 回4樓
字太白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236
威望:185 點
金錢:63 USD
貢獻:512 點
註冊:2017-01-26

正文 第10章 与村长卢大炮的交锋

    第二天一大早,李三丫就自己走了,李二彪有些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惹的这个小丫头,不给看就不给看吗,又不是外人,哥看看也给看,真是的,还生气了,以后不跟你好了,二彪子心里恨恨地想着。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让马蜂子蛰的地方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整天呆在炕上,无聊的让二彪子几乎要疯掉,什么时候在家这么呆着,他可是成天不着家的,随着红肿慢慢消下去,露出本来的面目,彪子他娘的心也悬了起来,最担心的儿子的这个东西还能不能好,要是没了男人功能,以后可怎么办,村里那些嚼舌根的人可都说让马蜂子蛰了那东西可就废了呢!

    “彪子他爹,你说二彪子那东西还好不好使啊,可别真让村里人说的真废了吧!”实在忍不住,彪子他娘和彪子他爹认真商量着。

    “这个,我怎么知道啊,他一个大小子我也怎么去跟他说,要不,要不你去问问!”彪子他爹也是为自己儿子能否传宗接代的事情闹心,老李家可是三辈单传,可不能到了他儿子这一代就传不下去了,到时候他怎么面对列祖列宗啊,农村里,这种封建思想还是很顽固的,儿子是自己家的,女儿是别人家的,这样的老思想不能说到每一个人的心里,但是起码大多数人还都是这样的想法。

    彪子他娘也有点为难,这种事情怎么好去做,也没办法去试验,她小声地道:“这个,这个我这个当娘的也不好说啊,也没处个女朋友,要不,要不给他找个女朋友试验试验!”

    “你个鬼主意,那小子才多大了,再说试验试验,说的轻巧,要是试验出个孩子出来,你让我的脸在村里往那搁,别鬼扯你的主意了。”彪子他爹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全面否认了自己婆娘的话。

    别看彪子他娘对待儿子很温柔,可对待自己男人却很是有力度,直接道:“我出的鬼主意,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是你老李家传宗接代,好不好使也是你老李家的事,我不管了!”

    李二彪可不管他爹他娘正琢磨他的事情,他正琢磨着自己的事情呢,这伤也好了,他也呆不住了,就想往外边跑,另外他可是下着狠心要报仇呢,那个马翠花,那个女人,他出事以后就直接跑了,连个头也不露,也太不地道了吧,这个仇他是铁定要报的,不然也不是他二彪子的性格。

    走在村里的路上,李二彪真是精神气爽,斗志昂扬啊,还是出来走一走好啊,正好迎面走上来村长卢大炮,这小子矮胖的身材,长得是脑袋小鼻子小眼睛小,一张嘴倒还挺大,脸蛋永远是红光满面,这叫嘴大吃八方,村长在村里也算是头面人物,上面有招待,下面有招待,自然是吃得多吃得好了,一看李二彪,卢大炮笑地道:“二彪子啊,怎么样,你的伤好了吗,呵呵,正好有个事,咱村最近从东山那么下来几头野猪老来祸害庄稼,你小子不是对付野兽有一套吗,为民除害的事可全靠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卢大炮就想到他的婆娘马翠花,想到马翠花李二彪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两手一摊,道:“那个卢村长,你看我这刚好,那还有力气抓什么野猪啊,咱村又不是我一个人,你找别人去吧!”

    卢大炮一怔,要说村里捕猎的好手还真没几个,这年头随着野兽的越来越少,纯粹的猎手可是根本吃不饱饭的,这李二彪从小倒是好这个,仗着个头大力气大,没事就往东山那片林子里转悠,也就他胆大敢往里面钻,还总能打到猎物,所以这也野猪事情,他首先想到就是这个彪小子,但现在这彪小子却不给他面子,好歹他也是村长,将脸一沉,大声道:“我说二彪子,怎么我卢大炮说话不好使怎么着,就这么办了,我还有事,野猪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要说村长那还是有官威的,在这小山村里不说一言九鼎,那也是说一不二,李家村本李姓居多,可楞是让他一个外姓当了村长,也可见他有点手段,但这对付一般人好使,对付二彪子却不好使,彪脾气一犯,他可不管你是谁,把眼睛一瞪,眉毛都立起来,毫不示弱地道:“怎么着,卢大炮,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还硬指派啊,惹火了我,拆你家房子,哼!”

    大摇大摆地走了,二彪子除了他老子可是谁也不怕的,你家那婆娘不是个东西,你也不是个东西,我才不管呢,他这一犯横,卢大炮却是目瞪口呆,但这个彪小子他还真不敢当众惹火了他,村里,包括外村里不少人可都挨过他的打,仗着人高力气大,脾气彪打架不要命,这小子在十里八村的就是横着走,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眼睛要喷出火来,可是楞是没敢说出狠话来,只能恨声道:“好,你小子给我等着,整不了你我就不是卢大炮,我找你老子算帐去!”
TOP Posted: 2017-03-14 17:23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6-28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