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旋风花(全本)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旋风花(全本)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gaving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80
威望:49 點
金錢:20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2-01

1024
TOP Posted: 2017-03-13 09:38 | 回6樓
调皮的贝塔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0
威望:2 點
金錢:1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1-22

1024
TOP Posted: 2017-03-13 11:03 | 回7樓
种葫芦老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69
威望:25 點
金錢:285 USD
貢獻:3201 點
註冊:2015-04-07

第四章 三姑六婆
  南宫靖衣袖沾了剧毒,反因祸得福,没人拦阻,得以脱出重围,一路奔行,忽见前面树林间一下钻出一个头上戴着黑绒包头,身穿蓝布袄的老太婆,一手挽着竹篮,一手打着手势,好像是正在跟自己打招呼一般。
  南宫靖觉得奇怪,凝目看去,这老太婆正是在凤阳客店里印门的那个缝穷婆,心中暗暗觉得奇怪,她好保早就料到自己会从这里经过,才在这里等着自己的。这不过心念转动之间的事,他脚程快速,业已由远而近,奔行到缝穷婆面前,脚下不觉一停,问道:「老婆婆是和在下打招呼吗?不知有什么事?」
  缝穷婆皱起满脸干瘪的皱纹,笑道:「老婆子在这里已经等了老半天了,公子爷快随老婆子到林中去。」
  南宫靖站着没动,说道:「老婆婆有什么话,只管请说好了。」
  缝穷婆眯起一双眼睛望着他,左手伸出食、中两指,朝南宫靖面前晃动着,低低的说道:「你跟老婆子进去,就会知道。」
  南宫靖不知她伸出这两根指头跟自己打的是什么暗号?但觉她眯着的眼睛,只剩了两条眼缝,但眼缝中神光闪烁,幻变不定,甚是诡异,心中暗暗奇怪。要知南宫靖自幼练的是「易筋经」,精气神极为凝固,不易为人所乘,换了一个人,只怕早巳被缝穷婆的眼神和手势所迷失了。这种诡异的手势和眼神,古时候称之为「摄心术」,其实就是现代的「催眠术」了。
  缝穷婆晃动两根手指,只是引人注意而已,最重要的还是她变幻不定的眼神,才是「摄心术」的主要之处,你只要看着她眼睛,就非一直看下去不可,最后神志才会迷迷糊糊,听她的指挥。缝穷婆施了一回术,发现南宫靖双目神光湛然,丝绝没有被自己摄住,口中就发出低沉的声音道:「公子方才跑了不少路,现在可以休息一会了,好,你缓缓的闭上眼睛,有老婆子在这儿,不用担心什么,只管把眼睛闭起来,嗯,你不是在打着呵欠吗?听老婆子的,歇一会没有错……」
  她话声说得又轻又慢,好像正在哄着小孩子一般。
  南宫靖虽然没有丝毫感到什么,但缝穷婆变幻不定的眼睛和催眠似的话声,有着无比的诡谲,和一种说不出的邪门,心头不禁起了一份警觉,缓缓说道:「老婆婆,你这是做什么?」
  缝穷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这「摄心术」使了几十年,从来也没有过失手,对这年轻人怎么会忽然失灵了?她缓缓睁开双目,问道:「公子爷昨天中了柴老头一记阴手,老婆子不是给了你一包解药吗?你服了没有?」
  南宫靖拱拱手道:「昨天多蒙老婆婆指点,在下才能及时把阴气逼出体外,就没有再服用老婆婆赐的解药了。」
  缝穷婆听得不觉沉下脸来,怒声道:「好小子,你果然没有服药。」
  话声出口,右手一探,鸡爪般的五指勾曲箕张,疾快朝南宫靖手腕抓来。
  就在此时,南宫靖只听有人低喝了声:「小心她的飞针。」
  缝穷婆突然回头喝道:「什么人?」
  她挽着竹篮的左手忽然向外扬起,一蓬飞针朝左首一棵大树上激射过去。
  南宫靖身形一侧,避开她抓来的右爪,目光瞥处,果见三点细芒从肩头擦身飞出,不觉怒声道:「你无缘无故怎么用飞针偷袭在下?」
  只听树上有人笑道:「因为你没有服她的迷心散,否则早就跟她走了。」
  一道人影从树上飞落,就在他堪堪落地之时,身前忽然飞起一道青虹,只听一阵叮叮轻响,那人已落到缝穷婆面前,叱道:「好个婆子,你偷袭了我一把飞针不够,竟然还敢两次出手。」
  这人正是丁玉郎,他手中一柄长剑,还吸住了十几枚比绣花针还细的银针。
  缝穷婆后退一步,狞厉的道:「你是什么人?」
  丁玉郎冷笑一声道:「我是什么人,你还不配问,快些给我走吧。」
  缝穷婆盯着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南宫靖欣然道:「若非丁兄及时提醒,在下真想不到她伸手抓来,还打出了三支暗器。」
  丁玉郎看了他一眼,笑道:「其实凭她区区三支飞针,就算我不提醒你,也未必伤得了你呢。」
  南宫靖道:「丁兄说他昨天给我的那包药粉,不是解药吗?」
  丁玉郎道:「你中了柴一桂的「阴手」,她给你的是解药没错,但解药之中也可以羼入迷心散呀。」
  南宫靖叹息一声道:「江湖上当真人心险恶,在下和缝穷婆无怨无仇,她也要暗中计算在下,这是为什么呢?」
  丁玉郎笑道:「就因为你是旋风花咯。」
  南宫靖愤然道:「在下并不是旋风花,就算真是旋风花,和她也毫无过节可言,她一再暗算在下,不知有何目的?」
  丁玉郎道:「自然为了要把你拿下了。」
  南宫靖道:「莫非这缝穷婆也是神灯教的人?」
  「那倒不是。」
  丁玉郎望着他奇道:「你连三姑六婆也没听人说过吗?」
  南宫靖摇摇头道:「在下没有听说过。」
  丁玉郎笑道:「看来你真是初走江湖,连三姑六婆都不知道。」
  南宫靖觉得这位丁兄年纪比自己还小,但知道的事情,却比自己多得多,这就望着他说道:「丁兄可否说出来听听,也可增长在下的见闻。」
  「这个不忙。」
  丁玉郎道:「此地离寒庄不远,还是先到寒庄奉茶,坐下来再为详说不迟。」
  南宫靖道:「原来丁兄府上就在这里?」
  丁玉郎道:「从这里去,还有几十里路。」
  南宫靖道:「丁兄怎么找来的呢?」
  丁玉郎道:「今天早晨,我本来就是要邀你到寒庄来的,后来发现少林寺的老和尚找上庙来,我就躲到神龛后面,没想到差点被老和尚发现,只好越墙而出。后来神灯教的人也来了,我只好远远的躲了起来,直等你走出庙门,一路奔行,我怕有人跟踪你,所以只在暗中跟了下来,果然不出我所料,缝穷婆先前跟在你后面,后来她从小路抄到你前面来了,我就是跟着缝穷婆后面来的。」
  「对了。」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接口道:「老身就是跟着相公身后来的。」
  随着话声,从树林中走出一个身穿青布夹袄的老妇人。
  这老婆子年约五十出头,生长成一张马脸,双颧凸出,不但搽脂抹粉,连一张大嘴也擦得红红的。上了年纪的人,还要红红绿绿满脸涂抹,简直是老妖精,令人看了作呕。她耳朵上还戴一幅大金环,满头都插了珠翠,一双小脚,却有六寸来长,还穿了大红绣花鞋,这身打扮当真俗不可耐。
  丁玉郎冷冷的道:「你是什么人?跟来作甚?」
  青衣老妇三角眼一溜,呷呷笑道:「瞧你们两位相公长得人品如玉,真还是潘安再世,陈平重生,不知那家名门闺秀,烧透心香,才能和两位相公结成连理呢。」
  丁玉郎惊然一惊道:「你是刘媒婆?」
  青衣老妇尖笑道:「相公果然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老身来了。」
  丁玉郎神色紧张,一手按剑,说道:「你跟我来做什么?」
  刘媒婆呷呷尖笑道:「老身最近忙得很,没工夫跟人说媒,所以跟着相公身后来,当然不是做媒人来的了。」
  她右手抬处,伸出一根食指,朝南宫靖花俏的指了指,左手红巾抿嘴,呷呷笑道:「老身是找这位相公来的。」
  这真叫做丑人多作怪,一只已经像鸡爪一般的手,还东施效颦,学着少女的手势,把指点的手指翘得俏生生的,叫人看了混身都会起鸡皮疙瘩。
  丁玉郎在刘媒婆手指朝南宫靖指来之你,急忙伸手把南宫靖推开了一步,说道:「小心她使毒。」
  刘媒婆尖声笑道:「相公既然知道老身善于用毒,老身是跟踪他身后来的,要使毒,也早就使了,还让你把这位相公推开吗?」
  丁玉郎一怔,急忙回头朝南宫靖道:「你快运气试试,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刘媒婆得意的尖笑道:「瞧你这般焦急,老身真要对他下手,他还能从三官殿跑到这里来?再说,要不是老身在他袖角上弄上一点毒,他能从神灯教和黄龙寺和尚两帮人的手中突得出围吗?」
  南宫靖听说自己有手袖角上的毒就是她使的手脚,不觉问道:「这么说,黄龙寺的八个和尚也是你毒死的了?」
  刘媒婆道:「谁要他们围着你相公不放的?老身再不出手,你相公岂不是被黄龙寺劫持去了?」
  原来她也是一番好意。
  南宫靖问道:「智通大师也中了毒,你可有解药?」
  刘媒婆尖笑道:「老和尚只是手心沾了一点,就是没有解药,以他的功力,大概有六个时辰,也可以把毒逼出去了,你替他担心则甚?」
  南宫靖道:「你我在下又有什么事呢?」
  「问得好。」
  刘媒婆眨着一双三角眼,尖声道:「老身想请相公跟我去一个地方。」
  南宫靖道:「什么地方?」
  刘媒婆道:「相公去了自会知道。」
  南宫靖道:「在下为什么要跟你去呢?」
  刘媒婆呷呷笑道:「老身请你去,你相公就非去不可了。」
  南宫靖道:「你知道在下是什么人吗?」
  刘媒婆笑道:「相公现在已经名满天下,还有谁不知道?」
  南宫靖道:「你知道在下叫南宫靖,也是旋风花,对不?」
  刘媒婆道:「这还错得了?」
  南宫靖望望丁玉郎,笑道:「真奇怪,天底下的事,你越否认,他们就越认定你是旋风花,现在我索性不否认了。」
  丁玉郎笑道:「你不否认,他们岂不更认定你是旋风花了?」
  南宫靖气愤的道:「让他们去认定我是旋风花好了。」
  刘媒婆奇怪的道:「听起来相公好像不是旋风花了?」
  南宫靖道:「在下本来就不是旋风花,但他们一定要说我是旋风花,我就算是旋风花好了。」
  刘媒婆点点头,笑道:「老身不管你是不是旋风花,都要委屈相公跟老身去走一趟了。」
  南宫靖道:「你要在下跟你去,总有理由吧?」
  刘媒婆诡笑道:「理由自然有,相公到时自知。」
  南宫靖道:「老婆婆如果不说出理由来,在下岂会开缘无故随你同往?」
  话声刚落,突听耳边响起一阵极细的声音说道:「你们只要站到上风头,就不怕她使毒了。」
  南宫靖虽不知这说话的人是谁,但此时无暇多想,右手急忙拉起丁玉郎的手,身形移动,施展「移身换位」身法,抢到了上风头。丁玉郎被他一下握住了手,使力一挣,情急的道:「你做什么?」
  刘媒婆呷呷笑道:「老身若要使毒,你此时抢到上风头,只怕已经迟了。」
  丁玉郎才知南宫靖拉着自已是为了移向上风,逃避刘媒婆使毒,此时南宫靖已放开了手,他仍感到脸上有些发热,闻言冷笑—声道:「南宫兄说得没错,你要他跟你走,总得有个理由,他为什么要跟你走呢?」
  刘媒婆三角眼一瞪,说道:「南宫靖,你说跟不跟老身走?」
  南宫靖大笑道:「刘媒婆,你以为能使剧毒,就可以威胁在下,跟着你走,那你就看错人了,在下岂是贪生怕死之人?」
  刘媒婆一张马脸忽然寒了下来,厉声道:「好小子,这叫做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你……」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抬目仰视,脸露惊奇之色,点头说了声「好」,朝南宫靖挥挥手道:「你们去吧。」
  自顾自转身而去。
  丁玉郎看得奇怪道:「她怎么会在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这和刘媒婆平日为人不类。」
  南宫靖问道:「她也是三姑六婆中人?」
  丁玉郎道:「是呀,唔,她刚才好像听到什么人和她说话,她还说了一个「好」字。」
  南宫靖想起方才有人曾以「传音入密」要自己站到上风头,就不怕她使毒,这人不知是谁,一面说道:「对了,方才有人以「传音入密」告诉在下,要我们站到上风,就不怕她使毒了,莫非就是这人和刘媒婆说了什么话,刘媒婆才自找台阶走的。」
  丁玉郎道:「原来有人在暗中帮你的忙。」
  南宫靖耸耸肩道:「在下行走江湖,除了被人误认为旋风花,在这场是非中认识了黄山万大先生、苍龙宁胜天、少林智通大师、和缝穷婆、刘媒婆等人。但若说在下认识的朋友,那就只有了兄你一个,连朋友都没有,那有暗中帮我忙的人?」
  丁玉郎看他神情落寞,心中不禁油然生出同情之感,忙道:「南宫兄也许刚走江湖,认识的人不多,时间久了,朋友自然也会认识得多了,时光不早了,我们快些走吧。」
  两人展开脚程,一路奔行,约莫走了几十里路程,大路尽头,已有一道大江横亘在前面。两人刚一站立下来,就听疑乃一声,一条小船从柳树浓阴下摇出,船上老大问道:「二位公子可是要渡江吗?」
  丁玉郎道:「时间宝贵,你快靠拢来。」
  船老大道:「公子爷要去哪里?」
  丁玉郎道:「自然是赶着回家了。」
  船老大答应了声:「好,二位公子就请上小老儿的船吧。」
  一会工夫已经抵达对岸了。
  船老大并没靠岸,只是循着江岸划去,折入一处港湾,两边芦苇比人还高,几乎看不到两岸景色。而且叉港极多,船老大驾轻就熟,一条小船在他操纵之下,弯来弯去,不知走了多少水程,终于划出芦苇。那是一条小河,两岸一排垂柳,望去就象一片绿色纱帐,小船缓缓靠近有首河岸,停了下来。
  丁玉郎站起身,说道:「到了,我们可上去了。」
  双足一点,朝岸上飞去。
  南宫靖跟着他飞上岸,才看到一条石板路,婉蜒朝前伸去,两旁依然是一排垂杨,挂着千万条绿丝,看不到尽头。丁玉郎催道:「寒庄就在前面了,快些走吧。」
  他走在前面,接着笑道:「现在任你神灯教也好,黄龙寺也好,三姑六婆也好,再也找不到我们的踪迹了。」
  两人走在绿杨夹道的石板路上,不过半里来路,就来至一座庄院前面。这座庄院,依然包围在一片绿杨之中,不走到近前,你所看到的只是一片绿杨,看不到庄院。走到近前,你才会发现这座庄院,围墙、大门、屋瓦,都是绿色的。
  就是站在大门前的人,也穿着一身绿色长袍。那是一个矮小的老人,颔下留着一把白髯,手中拿一把青竹为柄的锄头,正在锄草,看到两人走过来,恍如不见,依然自顾自的工作。南宫靖直觉的感到这座庄院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怪异在那里。
  丁玉郎领着南宫靖走向右首一道边门,推门而入。南宫靖跟着走人,那是一道长廊,左首是一人高的围墙,墙头覆以绿色琉璃瓦,墙壁当然也是绿色的。南宫靖心中暗道:这座庄院的主人,大概是喜欢绿色,不然怎么会到处都是一片绿色。思忖之间,已经进入一座圆洞门,来至一座绿色的精舍前面。
  丁玉郎才脚下一停,抬手道:「南宫兄请。」
  说着,一手掀起翠绿珠帘。
  南宫靖举步跨人,这是一间精致的小客厅,椅几坐垫,无一不是绿色的,但均极精致,连地上铺的砖,也色呈翠绿,光可鉴人。丁玉郎含笑道:「南宫兄请坐。」
  这时珠帘启处,一名绿衣小费手托翠玉盘,端上两盏茶茗,放到几上,口中说道:「公子请用茶。」
  茶盏同样是绿色细瓷。
  那小环转身朝丁玉郎欠身道:「老夫人惦记公子,今天一早就提过两次,说公子怎么还不回来?公子回来了,快进去禀报一声才是。」
  丁玉郎点头道:「好,我马上就进去。」
  一面朝南宫靖拱拱手道:「南宫兄请宽坐一会,我去去就来。」
  南宫靖忙道:「丁兄请便。」
  丁玉郎道:「我那就失陪了。」
  绿衣小婢一手打起珠帘,丁玉郎匆匆走了出去,小婢也跟着走出。
  南宫靖坐了一会,丁玉郎还没有出来,就伸手端起茶盏,缓缓喝了一口,只觉入口清芳,倒是上好的春茶,不觉多喝了一口。放下茶盏,枯坐无聊,正待站起身来,那知坐着的人,竟然站不起来,心中觉得奇怪,再抬了下手,手也抬不起来。不,连眼皮也沉重得只是往下阖去,再也睁不开来,一个人感到十分困倦,终于像是睡着了。
  当南宫靖再次醒来的时候,也不是完全清醒,好像有人拍着他肩膀,他几乎连眼也都睁不开,头脑更是昏胀欲裂,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觉眼前飘浮着轻袅袅烟云,灯火惨绿如豆,不知置身何处。隐约之中,传来一个老妇人为声音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来自对面。
  南宫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这说话的是什么人,但眼前灯光太弱,烟雾太浓,他能看到的只是隐绰绰的一团白影,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只是他可以确定这说话的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老妇人看他没有作声,又道:「老身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还没有回答我。」
  南宫靖道:「在下南宫靖。」
  老妇人又道:「你师傅是谁?」
  南宫靖反问道:「你是什么人?在下是在什么地方?」
  老妇人笑道:「老身并不是你的敌人,只是想了解你的来历,并无恶意,其实你不说,老身也早已知道你师傅是谁了,只是老身想从你口中说出来加以证实而已。」
  南宫靖道:「你知道我师傅是谁?」
  「你不相信?」
  老妇人缓缓的道:「那好,你只要说出你师傅的名号上面一个字,老身说下面一个字,看看对不对?」
  南宫靖虽然感到神志有些迷糊,但师傅的名号,自己没有和人说过,他不相信老妇人会知道,这就说道:「不。」
  「灭。」
  老妇人道:「不灭大师,老身说的对不?」
  南宫靖奇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老妇人淡淡一笑道:「老身还知你是不灭大师从小抚养长大的,他最近才派你到江湖上来历练的,对不?」
  南宫靖点点头,说道:「你都知道了,还问在下作甚?」
  老妇人道:「老身说过,老身只是想从你口中说出来,才能确定不疑,因为老身……」
  忽然住口,话锋一转,说道:「关于老身是谁,你日后遇上尊师,自会知道,总之,老身绝不会是你的敌人。」
  南宫靖头脑昏胀欲裂,心头迷迷糊糊的,思想自然无法集中,只是听着老妇人说话,一面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呢?」
  老妇人道:「这是老身的密室,目前有许多人把你当作旋风花,正在到处找你的……」
  南宫靖忽然大声道:「我不是旋风花。」
  老妇人说道:「老身知道你不是旋风花,所以才要在密室里和你谈话,不怕被人听到。」
  接着又道:「你知道神灯教和少林和尚,以及许多江湖成名魔头,把你当作旋风花,一直追踪不舍,要找到你,是为了什么吗?」
  南官靖道:「在下不知道。」
  老妇人道:「你师傅要你前来调查旋风花,不是为了少林寺遗失的达摩手写「洗髓经」吗?」
  南宫靖道:「师傅没有和在下提起过洗髓经。」
  他不否认师傅要他来调查旋风花,只是师傅没跟他提起「洗髓经」。
  老妇人又道:「那你查到了一些什么呢?」
  南宫靖道:「什么也没有,在下去了神灯教,被他们把在下当作了旋风花,后来在龙眠山庄,在霍家庄,都被他们误会了。」
  老妇人笑了,接着点点头道:「你应该小心些,但这也难怪,你初次出门,经验不足,以后凡事谨慎些就好,好了,老身不打扰你了,唔,你是不是头脑胀痛得很厉害?」
  南宫靖点头。
  老妇人道:「老身要他们给你服一盅安神止痛剂,睡一会就会好的。」
  老妇人已经站起身,南宫靖始终没有看清她的面貌,只觉一个白影隐绰绰的离去。
  接着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有人走到自己身边,说道:「南宫靖,快把这盅安神止痛药水喝下去。」
  说话的是一个苍老而尖的声音。
  这人因为要把一盅药水送给南宫靖,是以一直走到他的面前,把药盅递了过来。室中烟雾袅袅,但人就站在面前。南宫靖从模糊不清的人影,已可以隐约的看清了一些。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绿袍的矮小老人,有着一张瘦小焦黄的脸,颔下有着一把白髯。这人好像在那里见过,只是头脑昏沉沉的一时想不起来。
  南宫靖还没张口,瘦小老人一手已经托起他的下巴,把大半盘药汁凑着嘴唇,缓缓倒下。药汁十分苦涩,南宫靖没有反对的余地,咕咕的喝了下去,对症下药,南宫靖昏胀欲裂的头脑,果然立时见效,又昏昏睡去。
  追踪有「旋风花」嫌疑的南宫靖,已经露面的有:神灯教教主苍龙宁胜天、少林罗汉堂首席长老智通大师、黄龙寺监寺智光,还有三姑六婆的缝穷婆和刘媒婆,另外当然还有不曾露面的人。这许多人,何以要对「旋风花」紧追不舍呢?其中当然隐藏着一个大家都心里有数,不肯说出来的极大秘密。
从霍家庄到三宫殿,南宫靖还是被兔脱了。追踪他的当然不肯中途罢手,但从三宫殿起,南宫靖就忽然失去了踪影。这许多或明或暗跟踪他的人,在附近百里之内,各自展开搜索,就是找不到一点影子,好橡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
TOP Posted: 2017-03-13 11:15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2, 04-26 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