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圣水旅馆(1-4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圣水旅馆(1-4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种葫芦老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162
威望: 29 點
金錢: 278 USD
貢獻值: 3201 點
註冊時間:2015-04-07
最後登錄:2017-03-29

(四)

  从现在开始我决定炒股,我姑父在这方面是个行家,我跟着他准没错。
  我看着眼前的旅馆,想起在这里度过了多少个难忘而刺激的日日夜夜啊!现在就要离开了,心里多少还有些不舍,但一想到我拿这些钱能挽救一个美丽的生命,我就感觉自己变得无比高大起来。
  旅馆里,储物间的门第一次打开着,里面已经被重新装修过,变成了一楼卫浴,我已经不再属于那里的世界了,而这个把我拉出来的人,就是程莎莎。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旅馆,此时旅馆的名字已经不是“盛随”了,而被人改成了“福缘旅馆”,这个名字听起来还不错,起码比“吉祥旅馆”上几个档次。
  我走在街上,如沐春风,恩,跟着姑父炒股,绝对没错!
  程莎莎虽然听我说过我会帮她想办法,但当我真的把钱拿到医院,交到她手里时,她仍旧露出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不是不相信我能帮她,而是不相信我能一下子弄来那么多钱。
  而我并没有解释什么,旅馆不在了,她早晚会知道,主动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她妈妈的手术还算成功,只是一直没有苏醒,程莎莎很是担心,接下来几天,在我不断劝说下,她同意我陪她去做人流,毕竟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而我每天也有了充足的理由去医院帮程莎莎照顾她的妈妈,同时照顾程莎莎,为她减轻了许多负担。
  程莎莎每天都在盼望她的妈妈醒来,甚至此事已经成了她的心魔。
  “妈妈会不会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不会的,她还舍不得你!”
  “真的吗,她真的舍不得我吗?”
  “嗯,我以一个中国股民的名义和前程担保,你妈妈是舍不得你的。”
  “那等她醒了,我该跟她说什么呢?”程莎莎担忧完这个,又担忧那个,活活成了一个小林黛玉。
  “你就和她说,女儿不孝,惹您伤心,只要您能好起来,女儿今后一定乖乖听话,重新考大学,将来找一份月薪过万,六险一金,餐补食宿,年底双薪的好工作,等还了叔叔的钱,重新做您的乖女儿!”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程莎莎眼泪汪汪的锤了我一下,又哭又笑:“讨厌,你是黄世仁啊,难不成我不还你钱,就不做乖女儿了么?”
  不知从何时起,程莎莎已经对我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几乎遇到什么事都要我帮她拿主意,这也是我乐于看到的。
  这时候一个护士疾步走了过来,问道:“谁是32号病人家属,病人醒了,家属可以进去探病。”
  “啊。”程莎莎娇呼一声,带着惊喜,激动,紧张,愧疚,胆怯等诸多复杂的感情,对我说道:“妈妈醒了!”
  “进去吧,跟她好好说说,她会原谅你的。”我笑着鼓励道。
  “嗯。”程莎莎深吸口气,向病房里走去。
  半年后,程莎莎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这个我真心没想到,她跟我说过她只喜欢当老师,没想到对演戏还如此有天分。这一年程莎莎的个儿长高了,也许她属于那种发育较晚的女孩,原本一米六的身形硬是串到了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也变得更加完美了,前凸后翘十分迷人。
  可能她的天生丽质让导演们大生好感,不到一年,就接连拍摄了数个广告,都是以青春时尚为主。
  而她那清纯娇楚的容貌立刻迎来了大批粉丝的追捧,据说迎合广大网民的投票,程莎莎已经被一个知名剧组选中,入围拍摄《郭襄传》。
  转眼到了年底,程莎莎也要放假回来了,我正嘀咕着,没想到她下车后直接到了我的住所。
  她进屋的霎那,我几乎呆住了,此时程莎莎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下面是一条修身的蓝色牛仔裤,乌黑亮丽的长发散开,香肩上挎着一个名贵的粉红色包包,勾勒着完美的身材,肤若凝脂,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除了清纯的容貌没有变,整个人焕然一新,青春靓丽,艳光四射,让人无法直视。
  这还是那个困惑无助,靠在我肩膀上又哭又笑的程莎莎吗?
  “怎么,不认识我了?”程莎莎眨了眨眼睛。
  “这是谁家的丫头这么俊,美女,是不是走错屋了?”我回过神来。
  “是啊,不小心进了一位怪叔叔的家里,希望怪叔叔不要变成色叔叔哦。”
  我一愣,这话怎么感觉别有用意,是在警告还是在引诱?
  其实一直以来,我和程莎莎的关系都十分的微妙,与其说是情侣,不如说是父女更为贴切,而这种关系是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一直避而不谈。
  但我的心中却一直隐隐的有种期待,毕竟在她身上体会过了那水乳交融的炽热,让人难以忘怀,虽然她一直不知道。
  程莎莎毫不在意的扔掉挎包,踢掉脚下的靴子,一头扎到床上:“坐了一天车,累死我了!”
  我呵呵一笑,坐到床边:“你怎么不先回家,跑我家来了?”
  “想你了呗!”程莎莎轻描淡写的说道。
  “丫头,你现在是明星了,要注意点形象,别动不动就死呀活呀的,还有这姿势,赶紧坐起来好好的!我有话问你。”我用一向老成的语气训斥道。
  “哦。”程莎莎撅了撅嘴,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靠在床头。
  “在北京住的习惯吗,有没有人欺负你或者要欺负你?”我语气转为温柔的问道。
  程莎莎看了看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对程莎莎说了,只能说道:“有事的话就跟叔叔说,我帮你拿主意。”
  程莎莎轻笑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去帮我揍他呢!”
  “谁欺负你,你告诉我!大不了咱们不当演员了,那些狗屁导演,没有一个好东西,哼!”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激动。
  程莎莎握住我的手:“干嘛这么生气,没有人欺负我啦!演戏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没有就好,不过一个人在外面,千万要小心,别吃了暗亏。”我仍然不死心。
  “哎呀,知道了,你怎么比我妈还唠叨啊?”程莎莎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我这不是关心你,怕你吃亏吗?”我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没有人吃亏,我也不会吃亏的!”程莎莎举起双臂整理了一下头发,这个动作让胸前更加凸现出来,波澜壮阔,十分诱人。
  我紧忙转开目光,不敢多看她,却听她说道:“我今晚想在你这里住一晚,就不回家里去了。”
  我转过头去,吃惊的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今晚在你这睡。”程莎莎直视着我说道。
  程莎莎明眸皓齿,我不禁看得呆了。
  “干嘛呢,怎么愣住了呀?”程莎莎突然将一只脚抬起来放到我的脸上,并用脚掌抚摸着我的鼻子。
  她的这个举动却让我的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不由自主的闻着她棉袜上散发的酸汗味儿。
  程莎莎歪着头打量着我,那只放在我脸上的脚仍没有拿开,而是继续让我闻着。
  我一把捉住了她的脚,尽情的体验着她的袜尖上诱人的气味,所有的伪装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了,有得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和体内深沉的爱意。
  我把她的脚塞到嘴里,恨不得能吞下去,突然看见程莎莎水一样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我,我突然有些失魂落魄,从来没有在程莎莎的面前如此失态过。
  “或许你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如果你喜欢的话,今晚,我就是你的!”
  程莎莎说出这番话后,伸出手竟然把我的头按到她的胯间,隔着牛仔裤的裤裆,我能深切的呼吸到她那里的芬芳,那是不同于脚汗味的另一种闷闷的气味,带着女孩身上所特有的香甜,十分的惹人喜爱。
  她的双腿又分开一些,死死的按住我的头,让我的脸紧贴着她的胯间,闻着她长途跋涉带回来的气味。
  程莎莎星眸微睁,问道:“喜欢吗?”
  我翻身仰躺床上,声音近乎颤抖的说道:“你坐到我脸上来,我更喜欢!”
  程莎莎痛快的答应了一声,便把屁股移到我的脸上,坐了下来,并微微的摩擦,口中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我在程莎莎的屁股下面用力的嗅着,脸上充斥着程莎莎一路上腿窝憋闷出来的热烘烘的气味,随着她的摩擦,还多出来一丝潮气。程莎莎的腿窝越来越热,隔着牛仔裤我都感觉到了,到最后热气烘得我甚至能闻到里面最私人化的气味。
  我想让她把裤子脱了又不好意思说,程莎莎却仿佛和我有心灵感应一样,突然站了起来,呻吟了一句:“太热了,接下来你想怎么玩?”
  我被问得一愣,心道直接脱了不就完了吗,好吧,既然你这么问了就别怪我了!
  “莎莎,你多久没上厕所了,叔叔好像有点渴了!”我说完本以为程莎莎会很吃惊,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什么表情都没有,很淡定的解开裤腰带。
  “你明白我说得是什么意思?”我诧异的问道。
  “不就是想喝我的尿嘛,我听出来了。”程莎莎波澜不惊的说道。
  “你……不吃惊吗?”一向受她尊敬的叔叔想喝她的尿,她应该无法接受才对。
  程莎莎轻笑了一声,说道:“不会啊,想喝我的尿的人可不止一个,我都习惯了!”
  “你是说在那里也有人……想喝你的尿?”我问道。
  程莎莎可爱的耸了耸肩,说道:“好了,乖宝宝,妈妈要上厕所了。”
  程莎莎已经将牛仔裤褪到了膝盖,她真的像以前旅馆里上厕所的那样,照着我的头便蹲了下来,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我能清楚明了的闻到她那里的气味,很真实的味道,咫尺之间,呼吸便能闻到。
  而最令我惊讶的是她那句梦幻般的话语,我听了之后心跳直接漏跳了一拍。
  一股溪流从她的下体直接渡到了我的嘴里,让我有种眩晕的不真实感。
  我咽了一口,问道:“你最近是不是上火了?”
  程莎莎恩了一声,说道:“最近工作有些累,怎么,妈妈的尿不好喝吗?”
  “好喝,想喝,还要喝!”我张大了嘴。
  程莎莎的尿直接射进了我的嘴里,射在我的舌头上。
  “用妈妈的尿漱漱嘴,再咽下去。”程莎莎在上头命令道。
  我几乎难以置信,程莎莎竟然有如此的变化,但我却好兴奋。
  我上下左右的漱了漱嘴,让那股尿的味道到达了嘴里每一个细小的角落,牙齿缝,上唇系带,说实话,以前我还真没有这么干过,因为怕留下难闻的味道不好清理。
  “爽吗,用妈妈的尿漱口滋味怎么样?”程莎莎的眼中投射出奇异的光芒。
  “恩,是和平时漱口的效果不大一样!”
  程莎莎突然转过身来抱住我的头吻了我,这又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她多数时间都在向我嘴里吐口水,而我当然照单全收了。
  “好了,妈妈的尿也让你喝了,口水你也吃了,你还想要干什么呢?”
  “用你那里使劲蹭我的脸!”我说道。
  “什么?”程莎莎好像没有听清。
  “你坐到我脸上来,然后那么蹭。”我用自己的肢体动作加以说明。
  谁知这次程莎莎的脸立刻就红了:“我去洗洗吧!”
  “不用,你的尿我都喝了,害怕这个吗?”我无所谓的说道。
  “可是……那不一样的,你一直能……能闻到的,我还是去洗洗吧。”程莎莎声音低得我几乎听不到。
  “别去,听我的,我说不用就不用,叔叔就喜欢你现在的味道!”
  “可是……”
  “别可是了,来!”
  “好吧,不过好久没这样过了!”程莎莎微微有点忸怩,将屁股移到我的脸上,她先将屁股对着我的鼻子坐下来,在她那里面旋转着,画着圈圈,转着转着,范围便开始扩大,到了鼻梁和嘴唇,她紧压上来,力度越来越大,她也开始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她的花瓣几乎完全倒向了两边,让里面的湿处在我的脸上一圈一圈的涂抹着。程莎莎逐渐疯狂迷乱起来,她的屁股不受控制的在我的脸上狠命的蹭着,画圆圈变成了单一的前后搓动,“啊。”程莎莎突然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双腿劲夹着我的头,在我的鼻子上泄出了大量的琼汁,然后她重新开始画圈圈,将琼汁均匀的涂抹到我的脸上。
  我不禁在心里嘀咕着:“人家这才叫专业!”那个郭力伟还真会享受,我不得不佩服他。
  程莎莎涂抹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在我这个叔叔的脸上蹭让她异常的兴奋,没几下又在我脸上泄了,接着周而复始的涂抹,一层又一层。
  程莎莎呻吟声音大了起来,口中若有若无的说了一句:“莎莎最喜欢做面膜了!”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太小,我只隐约听见,于是好奇的问道。
  “莎莎最喜欢给人做面膜了!”这次声音够大,我听清了,接着脸上又是一热,程莎莎竟然再度高潮。
  我疯狂的吸住程莎莎的腿心,直接喝了下去。
  我一把掀翻她的屁股将她的娇躯抱进怀里,让修长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问道:“这也是郭力伟教你说的吗?”
  程莎莎脸色羞红的低下头。
  我按住她的身子向下一沉,程莎莎“啊”的娇呼一声,我们二人终于融为了一体。
  云消雨歇后,程莎莎闻了闻我的脸,红霞满布的嗔怪道:“都怪你,非说不让我洗,弄得味道这么重,哎呀,丢人死了!”
  “怎么会呢,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莎莎做的面膜最香了!”我笑着说道。
  “那我下次一个月不洗澡,回来给你做面膜,臭死你!”程莎莎哼了一声,赌气的说道。
  “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是香死的!”我会心的一笑,这一刻好幸福!
  “我明天还要去一趟北京!”程莎莎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我一愕,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刚回来吗,你还没回家呢。”
  “事情顺利的话过两天我就回来了,这次就不回家里了!”
  “那你何不两天后一起回来呢,偏偏折腾这么一次干嘛啊?”
  “我不是想你了吗,叔叔,莎莎又想要了,快点继续啊,我要你今晚不停的要我!”
  我虽然心中疑惑,但架不住她的再三引诱,便搂住她继续颠鸾倒凤起来。
  经过了一夜的疯狂,第二天上午,程莎莎穿戴整齐的出发了,她出门后甚至连弯都没拐,就直奔着火车站走去,上了去北京的一趟早车,似乎这次是专程回来看我的一样。
  我坐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不踏实,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万幸两天之后,程莎莎果然如她说的那样再次回来了,而从外表上也没看出来她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这让我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接下来的假期,她隔三差五的便往我家里跑,但从不过夜,因为她晚上要陪着她的妈妈。
  程莎莎在北京拍广告似乎赚了不少钱,回来后给我买了各式各样的特产,却从来都没提还钱的事,也许她是想着“人情债肉来还”吧,因为她已经这么做了,每次都尽可能的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程莎莎凭借着《郭襄传》的倾情演绎,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新一代玉女明星,她的剧照和广告牌唯美清纯的形象几乎在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某师大的学生爆料称当代玉女小天后“郭襄”曾经怀有身孕的事实,并拿出了有力的证据,洋洋得意的献给了媒体和各个报刊。
  程莎莎一大清早就焦急的给我打电话,叙述事情的经过,虽然这三年来程莎莎的变化很大,但潜移默化中,她遇到困难依然会第一时间征询我的看法。
  这件事的发生几乎是必然的,因为程莎莎确实怀过孕,身为明星就要有随时被挖掘秘密的觉悟。
  这样的情况其实早在两年前就被我和程莎莎预料到了,自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首先在两年里让人不停的爆出程莎莎曾在某年某月某日怀孕的猛料,最后再经由媒体证实是有人故意造谣,这样的事件在北京和其他大城市反复的上演多次,人们自然而然的便觉得这是假的,再出现时就会说又在有人造谣了,恶意中伤玉女明星了。
  而两年后的某师大这个学生拿出真实的证据说程莎莎曾经怀孕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人们或者一笑置之,或者干脆不理会,有人还嘲笑他:“哥们,这种老掉牙的手段你也拿得出来,别人早用过八百遍了。”
  到最后甚至没有相应的媒体愿意去报道这件事,因为媒体知道,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轰动性的结果,弄不好自己还惹来一身骚,不如干脆不报。
  而就在这个学生失望而归的路上,却被程莎莎的铁杆粉丝团堵到墙角,被好一顿胖揍,并威胁说再敢冒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就让他死的很有节奏。
  程莎莎在听到这件事后,笑得直不起腰。
  我却深情的告诉她:粉丝团里揍得最狠的那个人就是我!
  一个月后,事情基本稳定下来,只在小范围传播了一阵就销声匿迹了,这时候程莎莎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北京,说要给我一个surprize。我正奇怪,她说,你来就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我没法,只有去北京找程莎莎,她带着我来到北影校区,指着对街的一座豪华大厦,说道:“这个公寓是你的了,你可以开酒店,或者让亲戚住进来都随你,就算投资出去,也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我不敢置信的走进这座公寓,精致高雅的装修,古色古香,到处透着芬芳的气息,流光溢彩吊灯和瓷器晃得人眼花缭乱。
  我激动的抱住程莎莎,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她对我浓浓的情意。原来我借给她的钱她不是不还我,而是要用这种惊世骇俗的方式还我,用她自己的方式,这个坚强的女孩,她终于在我的监督下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
  程莎莎抬起头来,瞪着俏皮的大眼睛,诱惑的问道:“我送你大房子,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一辈子做你的厕所!”
  程莎莎俏脸一红,啐了一口,道:“我才不要呢!”
  我哈哈一笑,搂着她来到一间顶级的豪华套房里,我说道:“莎莎,我渴了!”
  “那里有顶级的红酒,咖啡,各种果汁,矿泉水!”
  “我想喝你这里的水。”我指了指程莎莎的下体。
  “那你求我啊,求我给你尿喝!”程莎莎笑道。
  “程妈妈,程女神,郭襄郭女侠,求您给我一点尿喝吧!”
  “瞧把你馋的,好,妈妈要撒尿了。”
  程莎莎卷起黑色的裙摆,将粉色的内裤拨到一边,蹲到我的脸上。一股柠檬黄的液体很快射进我的嘴里,在我的嘴里激起一片温热,又酸又涩,透着浓香。
  程莎莎俏皮的说道:“宝贝,帮妈妈舔干净吧!”
  ……
  一个月后,我的酒店算是正式开张了,而这间酒店被我变成了第二个圣水旅馆,因为它坐落在北影对面,我便能喝到更高质量的美女的圣水,有时候程莎莎还会带一些朋友来我的公寓入住,于是我又能喝到一些当红女星的尿,甚至有时能喝到外国女星和国际巨星、好莱坞女星、中外女歌手的尿,我的酒店上方的牌子灯火通明,昼夜不息,上面写着:“盛随国际大酒店”。

  【全书完】
TOP Posted: 2017-03-12 08:28 | 回9樓
夹腿综合征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2036
威望: 211 點
金錢: 545 USD
貢獻值: 114 點
註冊時間:2016-01-16
最後登錄:2017-03-28

不错
TOP Posted: 2017-03-12 09:24 | 回10樓
远方的家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1041
威望: 105 點
金錢: 1041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1-28
最後登錄:2017-03-29

谢谢你的作品,写的很好的
TOP Posted: 2017-03-12 10:54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6, 03-30 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