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无限淫欲(更新至160章+番外5篇)作者:hunter4016(夯特)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无限淫欲(更新至160章+番外5篇)作者:hunter4016(夯特)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叫我恶魔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100
威望: 11 點
金錢: 0 USD
貢獻值: 3 點
註冊時間:2017-02-05
最後登錄:2017-03-28

1024
TOP Posted: 2017-03-25 17:48 | 回108樓
二雷


級別: 聖騎士 ( 11 )
精華: 0
發帖: 8274
威望: 686 點
金錢: 359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5-05-15
最後登錄:2017-03-27

  第一百六十一章、海盗王的祕宝(十六)

  在莎萝的影子出现变化之时,阿璃终于是找到了在这个房间之中让她感到不对劲的东西。而当听到了我的指令之后,阿璃也在第一个瞬间做出了反应。虽然我们几人是处于被动的状态,但是阿璃的救援速度却比那黑影的刺杀速度快上不只一分!
  “发动魔装:琉璃焰火!”
  在阿璃手上的戒指发光之后,从她的身边分别出现了红色、蓝色以及黑色三团颜色不同的火焰。在下一瞬间,蓝色的火焰在阿璃的控制之下被射了出去,直接命中了黑色身影的手臂。
  那银色匕首连接著的黑色手臂,竟然是瞬间结成了一大块的冰块!因此攻击到莎萝的并不是锐利的刀刃,而是被结冰的匕首与手臂。
  “砰!”的一声,莎萝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之下被这冰块钝器给直接攻击到,因而往前大大的摔了一跤。原本被她给包在身上的浴巾在这一刻又落了下来,对著我露出了她那白花花的软嫩屁股与修长美腿。
  但是此刻的我却没有心思去观赏莎萝的美丽娇躯,而是将心神全部放在了阿璃与那个黑色小小身影的战斗之上。我在这船上已经蒐集了不少的魔装武器,而我交给阿璃使用的无疑是蒐藏品中最高端的那种。
  “魔装·琉璃焰火:技能类魔装,可以产生出七种不同作用的火焰,但一次最多只能够召唤三种,每种火焰各自拥有不同的冷却时间。
  红莲之火(红色):拥有强大攻击力的火焰,冷却时间一分钟。
  冰蓝之火(蓝色):可以使被命中物结冰。冷却时间五分钟。
  神风之火(绿色):可以使被命中物速度加快。冷却时间五分钟。
  暖阳之火(黄色):可以加快目中目标的自身伤势恢复速度。冷却时间三十分钟。
  坠落之火(紫色):可以使命中物中毒。冷却时间十二小时。
  束缚之火(黑色):可以使被命中物停止动作。冷却时间十二小时。
  淨化之火(白色):可以解除不良状态,包括解毒。冷却时间二十四小时。“
  为什麽这种看起来很厉害的装备我不自己带?因为我觉得实际使用起来阿璃肯定比我还要更加适合,而现在果然也证明了我的直觉。
  那个黑色身影很显然就是个刺客型角色,而刺客角色在现身之后就没有这麽大的威胁性了!在她的武器以及右手都被阿璃给结冻之后,下一发的黑色火焰又马上命中了她,黑色的火焰在一瞬间扩展到了她的全身,并且化成了黑色的锁链禁锢住了她的身体。
  在这时,我总算看清楚了这个刺客的样貌。
  是个穿黑色袍子的小萝莉啊啊啊啊啊啊!
  黑色的雨衣长袍覆盖了她的全身,脸部只露出了一双又大又圆的黑色眼睛。虽然这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很是可爱,但是眼神之中却没有一点的生气。这样的眼神我知道只有两种人才会拥有。
  一种是机器人,或者说“人形傀儡”之类的东西。
  一种是对生命、对整个世界绝望的人。
  我不清楚这个小萝莉究竟是哪一种类型,但无庸置疑的,这个小萝莉肯定是个跟莎萝一样特别的存在。
  因为她的头上没有名子。在有无限淫欲系统的支援之下,每个生命头上都会出现他的名子。而这个小萝莉为什麽没有名子呢?我想背后应该有著她自己的故事吧?
  我有种直觉,这个小萝莉在她黑色的外衣之下,裡面肯定是非常可爱的!这一点从她那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就能够知道了。
  不过我并没有认真“探就”这个小萝莉的想法,首先萝莉就不是我的菜。这种类型的小萝莉,尼布肯定会喜欢的!没有想到在干到巨乳美腿高颜值的莎萝之后,还能够带点礼物回去。
  阿璃的红色火焰呈现待命状态,只要我一声命令,这一颗炽热的红色火球就会毫不留情的往黑色萝莉招呼而去。但是我怎麽可能捨得攻击小萝莉呢?这个小萝莉可是要留给尼布的纪念品啊。
  “阿璃,先不要攻击她。我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要问她……还有这位跌得狗吃屎的莎萝小姐。”
  莎萝马上坐了起来,并且用浴巾包住了自己那娇嫩欲滴的身体。白色的浴巾遮掩不住修长的美腿,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兔在纤细手臂的压迫之下呼之欲出,实际上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才更让男人有想要干翻她的欲望。
  “莎萝小姐你可以不用再遮了,你全身上下还有哪一个地方是我没有看过的?”
  听到我嘲讽的话语之后,莎萝龇牙咧嘴并且恶狠狠的瞪著我,接著也用后怕的目光看著那个黑色小萝莉。很显然的,莎萝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黑色萝莉的存在,如果不是阿璃把小萝莉的手和武器一起冻成了冰棒,恐怕现在莎萝的脑袋就已经掉下来了。
  “你是谁?为什麽要杀死莎萝小姐?”我冷冷的问著小萝莉,并且将她的头套和口罩给脱了下来。
  果然如同我所预料的那般,小萝莉长得非常可爱:大大圆圆的黑色眼睛、稍微卷卷的黑色头髮,还有那白裡透红、吹弹可破、有些婴儿肥的可爱脸颊。看到她现在的脸,我就可以预测到她未来会是一个多麽漂亮的女人。
  “艾伦华大人交代,如果莎萝小姐想要离开房间,就直接杀死她。”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小萝莉竟然是照实回答我了。
  我转头看了莎萝一眼,发现她好像在思考著些什麽,对小萝莉所说的话好像没有太过惊讶的样子。
  “那你的名子叫做什麽?”
  “……夜影。”小萝莉停顿了一下,接著继续说道:“我是艾伦华大人的影子,也是他最隐密、最锋利的刀。”
  在这一瞬间,小萝莉的头上出现了夜影两个字。我不晓得这系统的运作模式是怎样,也没空思考这有著什麽样得隐藏含意。
  “那个时候,就是你限制我的行动?”莎萝问向了小萝莉。不知道为什麽,我总觉得她的语气裡有著一丝颤抖。
  “没有错。”夜影语气无比平静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否认或者是任何一丝的犹豫。
  “你是怎麽做到的?”
  “我能够潜入人类的影子之中,等到我适应了该目标的影子,我就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利用影子反向控制目标的行为。”
  “这个……绝对不是一般的魔装能够办到的。”
  莎萝的拳头不知不觉握紧,用不敢相信、参杂著愤怒与悲伤的複杂眼神看著夜影:“你是……‘禁忌的魔装’吗?”
  “……我是。”
  “肏你妈的艾伦华那个王八蛋!肏你妈的庞斯艾德家族!”莎萝突然又情绪爆炸了,她瞬间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著夜影,眼神又突然在一瞬间变的悲伤无比,翻脸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你现在刺杀我失败了,还会继续杀我吗?”
  “不会,无法完成任务的魔装是没有用的魔装。现在的我,只是个等待著被销毁的魔装……”
  “那你以后就归我了。”我一把将夜影小萝莉搂进了怀中,与此同时在她身上的锁链也消失无踪了。也就是在我碰到夜影小萝莉的这一瞬间,图鑑系统上出现了有关于“禁忌魔装”的简介。
  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有时间看这个简介,因为……
  “莎萝小姐,你忘了你也是属于我的东西了吗?”莎萝又想逃跑了,不过全裸的她怎麽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阿璃!抓住她。”
  得到我指令的阿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制伏了莎萝,接著她的枪也顺势的掉到了地上,被我给捡了起来。当我碰触到了这一把必杀火铳的时候,我的图鑑系统上又多出了一大串的资讯。
  “这位莎萝小姐你先等一下,我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说是思考,其实就是观看刚刚得到的图鑑资料。
  “魔装是这个世界结合了魔法与工艺所发展出来的独特科技,最主要的方向是将各种物品封印在亚空间之中,然后藉由饰品样貌的魔装道具将该物品从亚空间中取出。
  随著魔装工艺的持续研究,能够装载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样化,甚至包括技能、非实体物质或是其他更多的东西。接著牵扯到了生命的层次,魔装匠师开始尝试利用魔装装载生命,甚至是……让魔装本身拥有生命。“
  唉……看到这裡我大概就明白了大部分,总而言之不外乎就是那些老梗嘛!疯狂科学家什麽的,人体实验什麽的。
  “禁忌魔装种类繁多,凡是被明文公告禁止研究的通通称之为禁忌魔装。虽说明面上被禁止,但是私底下暗中研究的势力却是数不胜数。”
  “禁忌魔装·夜影:为了有效率的暗杀而被设计出来的魔装。构想是潜藏在影子之中的暗杀者,因此结合了‘影子技能’以及‘暗杀者’两个元素。影子技能选用了‘潜影’:让身体隐匿于影子之中的技能。为了提高潜影技能的效果,所以最适合的人是身材娇小的小孩子。庞斯艾德家族准备了三百位受过刺客训练的小孩子,让他们进行与魔装融合的人体实验。”。
  “在三百个人体实验之中,只有一个成功,那便是‘夜影’。在成功成为了禁忌魔装之后,该位小女孩丧失了以往所有的记忆,并且被庞斯艾德家族进行了身为魔装的再教育。”
  看到这裡,我不禁又是往小萝莉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来如此,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道具”了吗?一个人形的道具、一个能够拥有人类思维的道具。
  出乎意料的,我对这个庞斯艾德家族并没有产生多少愤怒感。或者说……所谓的权贵就是这个样子吧?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践踏别人的一切,而他们还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就是高人一等啊。
  看著夜影与旁边的阿璃,我的内心不禁是出现了感触。
  不是人的存在,想要成为人,体会人的生活。而身为人类,却把同种的人类变成了不是人的东西。
  在稍微感慨了一下之后,我又继续往下看了下去。
  “远古魔装·艾伦艾达之铳:能够射出具有追踪性的子弹。除非子弹被挡下来,否则只要瞄准了,就绝对能够命中目标。不需要特地准备弹药,每三秒自动得到一发子弹,最多储存三百发。”
  “远古魔装:凡是从遗迹出产的魔装都被称之为远古魔装。远古魔装种类繁多,至今为止被开採出来而没有损坏的,科技程度有大多比现代魔装还要高深。实际上,现代的魔装科技基础就是来自这些被开採出来远古魔装。”
  “…………”看完了有关于魔装的相关知识之后,我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莎萝身上。
  “你……你又想干嘛?”莎萝并不是一个娇弱女子,可以说是正好相反,那爆炸性的性感身材相当的结实有力,可以看出平常是有在锻鍊的。但即使如此,她依然无法挣脱阿璃的束缚。
  阿璃本来就不是人类,两个人体能的起点是完全不同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阿璃,力量自然要比莎萝还要强大的多。
  “莎萝小姐,请问你是谁?”
  “什麽?”莎萝露出了有些错愕的表情。
  “你为什麽会在这艘船上?这艘船的主人艾伦华又是谁?庞斯艾德家族是什麽东西?这艘船即将航行到哪裡去,去做什麽事情?”我看著莎萝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你在开什麽玩笑!现在一头露水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莎萝朝著我喊叫了出来:“你是谁?这艘船到底是发生什麽事情了?你说艾伦华那个混蛋被你的伙伴干掉了,阿莉亚海盗团到底是什麽鬼啊!还有……”
  莎萝恶狠狠的瞪著我,眼神裡好像快要喷处火来似的:“为什麽你都有这麽漂亮的女人了!还要对我……对我……对我做出那种事情!”
  “唉……”她问的前面几个问题我都还能够想到,但听到最后一个问题,却是让我有些愣住了。
  “想要干漂亮的女人,这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天性吧?”
  “去你妈的天性啦!根本就是兽性,不!根本就是禽兽不如。你只是在为了自己的下贱找藉口而已!你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野生生物,看见洞就想要插的野生动物,你只是一个会走路的阳具!”
  “………………”我错愕看著眼前嘴抱连发的莎萝,她似乎是笃定了我不会对她怎样?所以开始毫不客气的将口水给喷到了我的脸上。
  “你们男人就是一种犯贱的生物,满脑子只想著把自己的种子种进别人的身体裡面。看到女人就发情,看到宝物就想抢,整天都在坐著那些下贱的事情还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真不晓得你们男人的脑袋裡究竟都装了些什麽东西?整天都想著交配而已吗?人生明明有这麽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去做,但是你们就只会花时间在和女人交配、交配和交配上面!”
  “接近我是为了跟我交配、送我礼物是为了我交配、对我好是为了跟我交配、不管做什麽事情都是为了跟我交配!你们是有病是不是啊?”
  “…………”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因为自己姣好的外貌而受过了不少的骚扰啊!看见她骂到了气头上,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麽打断她,乾脆就这样子站著让她骂好了。
  感觉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子被人嘴过了,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月蝶。如果说月蝶的损人是一种很酸酸的讽刺感,那麽眼前这个莎萝就是直接拿狼牙棒直接往你的头上敲下去的那种感觉。
  直接的、正面的,毫无掩饰的骂人。
  像这种女人,果然还是应该用肉棒让她闭嘴吧?




  第一百六十二章、海盗王的祕宝(十七)

  于是我一把抓住了莎萝的头,将她给压了下来并且将我的肉棒塞进了她的嘴裡。
  “唔嗯!唔呜呜呜……唔嗯~唔唔唔……”莎萝用无比愤怒的表情含著我的大肉棒,而她的舌头似乎也因为想要说话而不断在我的龟头之上磨蹭著。
  呵呵……就算跟月蝶一样嘴抱,不过这女人果然还是没有办法一边口交一边骂人吧?
  我一边抓著莎萝的头,一边在她的嘴中用力抽插了起来。我的大肉棒衝撞著她的小嘴,在含著我大肉棒的情况之下,莎萝再也没有办法说出一字一句,只能够发出唔唔啊啊的声音。
  “唔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纵然莎萝之前的虚弱感全都是假装的,实际上的她并没有消耗多少体力,但这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影响。无论是被干到虚脱的莎萝还是体力充沛的莎萝,我都有绝对压制的信心。
  差不多在这样子让她口交了五分钟之后,我在莎萝的嘴裡射出了浓浓的一发。
  “咳咳……咳咳咳咳……”
  在我将肉棒给拔出来之后,莎萝用力的咳了几声,并且将我射在她嘴裡的精液给全部吐了出来。
  “唔哇!真浪费啊~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吃我的精液吗?”
  “……噁心!变态!人渣!”
  在莎萝的眼中充斥著无止尽的愤怒与对我的杀意,现在的她看起来实在是完全无法沟通的样子。
  “……算了,既然你想要看看这艘船的现状,我就带你去看看好了。”我不置可否的说著,接著将跪坐在地上的莎萝给抱了起来……当然是不可能普通的抱著她,而是用火车便当的姿势。
  “等……”发现了我的动作之后,莎萝再度发出了惊愕的声音:“等一下啊啊啊啊啊!”
  我无视了莎萝的叫声,打开了她的双腿,并且将我的肉棒插进了她的湿润淫穴之中。即使被肏了这麽多次,莎萝的温热肉穴依然是紧緻无比。将她抱起来之后,我直接用这样插著她的姿势走出了房间。
  “等……等等……不要……不要啊!嗯啊~嗯啊啊~不要……不要动……不要在动了啊啊……等等……不要这样走出去啊啊啊啊~”
  “阿璃,夜影就交给你了。”我一边抽插著莎萝,一边转头看向了阿璃与夜影:“不要让她逃跑,也不要让她出现奇怪的行为。她可是要带回去给尼布的礼物。”
  “嗯~”阿璃乖巧的点了点头,接著拉起了小萝莉夜影的手。
  “你也不用太过害怕,尼布应该是个好家伙。至少……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你给‘销毁’掉的。”
  “…………”夜影毫无表情变化。
  看著这样子的夜影小萝莉,我也没有兴趣再理她了。相信有阿璃的牵制,她也不会做出什麽奇怪的举动。
  现在我该做的事情是:让这位莎萝小姐好好认知到自己的处境,然后从她的嘴中套问出我想要的所有资讯。
  我有一种直觉:我们的黑翠丝号会在这茫茫大海之中撞见这艘轮船,绝对不仅仅只是巧合而已!
  “嗯啊~嗯啊啊……嗯……不要……不要这样子走出来啊啊啊……”一边被我抽插,一边被我抱出房间的莎萝似乎意识到了我想要做什麽,因此她露出了真心哀求的语气。
  “知道了……你要做多少次……我都会给你的……求求你……回到房间裡去吧?嗯啊啊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子走出来啊啊!”
  其实我做的事情也没什麽,只不过是一边抽插著她一边在这邮轮之间的走廊上前进而已。
  莎萝的身体重量全部压在了我身上,那一对丰满柔软的巨乳压在我的胸膛之上变形著。我一边行走一边抽插著她的湿润肉穴,从莎萝下半身喷溅出来的淫汁逐渐滴落在我们所行走过的走道地毯之上。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求求你……放我回去吧……”莎萝的哀号声在这邮轮之上响起,同时还有我剧烈抽插著她的“咕揪咕揪~”声。与上面的嘴巴有所不同,莎萝下面的嘴巴可是发出了相当愉悦的声音呢。
  随著莎萝的喊叫声,也有一些人从他们的房间出来探望。而当他们看到了我一边抽插著莎萝一边走路的同时,也纷纷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一个男人光明正大地在走廊上抽插一名美女,显然这些贵族们谁都不可能想像的到这种画面吧?
  而这些人大多数刚刚才被我给打劫过,少部分的男性贵族们就算看到了这样子的莎萝冒出了想要英雄救美的想法,却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付诸行动。而这些男人们不但没有付出行动,反而是纷纷弯下了腰,很显然的……看到了这样子的莎萝之后,他们也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生理反应。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在这裡啊……”莎萝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些视线,她的肉穴猛然一缩,将我的肉棒给夹得更紧了。
  “喊这麽大声真的没有问题吗?越来越多人跑出来看了哦?”
  “唔……唔唔唔唔……”莎萝听到了我的话之后,果然是无比屈辱的闭起嘴巴硬咽啜泣著。而随著她安静了下来,她下半身“咕揪咕揪~”的抽插出水声却也因此变得明显了起来。
  “看起来你很享受这种被人看的感觉嘛?都湿成这样子了。”
  “…………”莎萝没有回答我的挑衅,而是直接张大了嘴巴咬向了我的脖子。我能够感受到她是真心的想要咬死我,但是可惜的是……身为一名NPC的她,却连我的皮都无法咬破。
  如果是以前的我,应该也无法玩这种“公开PLAY”吧?
  但是现在却能够面无改色的一边干著莎萝,一边在这轮船之中前进。我想这应该跟我在妖精之岛直接裸体行动一个月有关系吧?在不知不觉之间,我竟然已经习惯不穿衣服的样子了。这简直就是耻力大爆发!
  除了耻力突破极限之外,其次就是……这个莎萝并不是我所心爱的女人。
  如果是菲欧娜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接受其他的男人看见她的裸体。菲欧娜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但是这个莎萝嘛……随便都好啊。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能够将身上的这个美女给当成纯粹的游戏NPC来看待了。
  即使抽插著她的感觉再怎麽真实也一样。
  这个世界、这艘华丽的轮船、这裡的人们,全部的全部都只是游戏的一部份,如果这麽想的话,很轻易的就能够做出以前所完全不敢想像的事情呢。
  除了随心所欲的做爱之外,也包括杀人的部分。
  在这一次的任务裡面,我就遇见了不只一次被杀掉的危险,在第三次任务裡面,我也杀死了不少人……
  “………………”我停下了脚步。在这个无限淫欲的世界裡面,会不会出现先姦后杀、再姦再杀的剧情?
  这是无庸置疑的。
  虽然我自身并没有遇过这种事,但我毫不怀疑再其他的地方肯定发生著类似的事情。再得到了能够为所欲为的力量之后,似乎做什麽都是理所当然的。既然我是无限淫欲的玩家,那麽干美女当然是理所当然的?这些人只是NPC,自然应该要成为玩家们的玩物?
  我意识到了好像有那裡不太对。
  我重新审视了一次周遭人的眼光,那是恐惧的眼神。
  我停下了抽插,然后把莎萝给丢到了地上。下半身依然肿胀的火热,体内的欲火渴望著爆发,但是我却还是觉得有那裡不太对劲。至于是哪裡不太对劲……周围的人已经用眼神告诉我了。
  贵族是贵族,所以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一般平民的身体甚至性命。无论是玩女人还是进行禁忌的人体实验,只要他们的权势够大,自然是怎麽做都可以。
  而我们是玩家,所以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任务世界的NPC。不管是收服她们、扩大自己的后宫,还是直接将这些NPC当成自己的粮食,只要玩家够强,自然是怎麽做都可以。
  这样子的话,我们和那些该死的贵族们又有什麽两样?
  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
  绝对的力量造成绝对的堕落。
  以前的我,是什麽样子的?
  现在的我,又是什麽样子的?
  现在的我,在这些贵族们的眼中、在莎萝的眼中是什麽样子的?
  在我自己的眼中,在电视机前面的菲欧娜眼中,又是什麽样子的?
  没有错,在无限淫欲的世界裡面做这种事情并不会怎样,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不会受到来自于别人的谴责,但是……这样子真的可以吗?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不择手段的干,看到强大的宝物就不择手段的抢,做各种毫无道德下陷的事情……这真的是我所渴求的游戏剧情吗?
  不是。
  我可是个正经人!
  “呼……”我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吐出了一口大气。
  接著我将莎萝给慢慢地放到了地上,走进旁边的房间拿了一件衣服,并且丢给了莎萝。
  “穿起来吧。阿璃,过来。”
  在莎萝与周遭人错愕的目光之中,我将阿璃那修长白皙的左脚给高高抬了起来,并且将我的大肉棒直接插进了阿璃的温热肉穴之中。
  “嗯啊啊啊~主人……主人的肉棒……插进来了~”
  我疯狂扭动著自己的腰肢,就宛如要将所有的性欲给全部宣洩在阿璃身上似的。抽插抽插抽插抽插!不断朝著阿璃的肉穴疯狂的衝撞著。
  “嗯啊啊啊啊~主人……主人好棒……好棒哦主人~嗯啊~嗯啊……唔……唔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阿璃也高声的淫叫了出来。不愧是被我调教过的罗奇专用性宠物,随插即用,配合度百分之百!而且干起来的快感丝毫不输给旁边的莎萝。
  莎萝双手抓紧了我刚刚丢给她的衣服,错愕的看著我与阿璃的活塞运动。而在我抽插了几百下之后,一股脑的全部射在阿璃的肉穴之中。
  “你怎麽还不把衣服穿上,还想要我强姦你是不是?”将因为莎萝所引起的欲火全部给发洩在阿璃身上之后,我冷冷地看著莎萝说道。
  听到了我所说的话,莎萝连忙不顾周围的目光,急忙的将衣服给穿到自己的身上。我拿给莎萝穿的是一件有些透明的米白色洋装长裙,感觉设计上应该是裡面应该还要再多穿一件内搭的衣服。但因为我是随手拿出来的,所以就没有拿出整套服饰。
  而在莎萝急急忙忙地穿上之后,那无比诱人的上半身曲线完全遮掩不住,修长白皙的美腿也在长裙之下若隐若现。丰满的胸部将衣服给挺了起来,胸前的两粒突出也极其明显,整体看起来竟是比全裸还要诱惑人的样子!
  “呼……哈……呼……哈……”我的肉棒依然火热坚挺,但是我依然强行压下了体内的性欲。
  “你……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哈哈……哈哈哈……”我苦笑了出来:“你说的没错,原本的我还打算一路把你给干到宴会大厅那边去的。”
  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并非是因为圣人模式什麽的,性欲失调的我压根儿没有什麽圣人模式。
  只是,我打从心裡不想跟那些龙傲天废物一样而已。
  “你说的没错,我满脑子都只想著干你这种美丽的女人。我就是个会走路的阳具、我就是个见到洞就想插的野生动物……”
  我看著满脸错愕的莎萝,接著向她弯下了腰。
  “抱歉……夺走了你珍贵的第一次。真的很对不起!我就是个垃圾人渣废物!真的很对不起!”
  “唉……”莎萝一脸错愕的看著我,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得了精神分裂症似的。
  “该怎麽做才能够让你原谅我?”我用无比诚恳的眼神看著眼前的莎萝:“我是认真的想要请求你的原谅。啊……除了去死之外,我如果能够做到的,我一定都会努力去做。”
  “休~”“啪!”
  莎萝似乎想要甩我一下巴掌,但是却被眼明手快的阿璃给阻止了。与此同时的,阿璃的妖火也重新出现在她的右手之上,看起来就像是随时待命攻击的样子。
  “阿璃,不要攻击她。”我将护主心切的阿璃拉到了我的身后,接著看向了眼前的莎萝。
  “我知道我夺走了你很重要的东西,但那是因为你太漂亮了,而且又是在那种情况之下……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那种画面绝对会忍不住的吧?如果打我能够让你出气的话……那就尽情的打吧!”
  “砰!”
  莎萝毫不犹豫的举起了脚,用彷彿要毁灭世界的劲头、无比凶猛的……往我那巨大坚硬的命根子踹了下去。正面命中!百分之百的爆击!
  “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圣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璃的火焰即将轰出去,但是我又再一次的阻止了她。
  “阿璃!等一下……”
  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接著在看向了莎萝。“莎萝小姐,这样子能够让你气消了吗?”
  “你觉得呢?”莎萝冷笑了一声:“就凭这种程度,你觉得能够弥补我失去的东西吗?我知道了,我不会想要在杀死你了。要让你承受与我相同的痛苦,看来只有把你的这话儿给切下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莎萝背后的牆壁爆炸了。
  阿璃不听我的指示把火球给丢出去了啊啊啊啊啊!
  “这种感觉……好奇怪喔主人……”阿璃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那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冰冷语调。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身体裡面想要释放出来……主人,可以用我的火焰砸在这个女人身上吗?总觉得这麽做好像会很舒服。”
  “不行!”我哭笑不得的说道:“阿璃,这种感觉就叫做生气。在妖精之岛上从来没有生气过对吧?”
  “这位莎萝小姐可是我们重要的情报来源,不可以随随便便杀了她。”我转过身来摸了摸阿离可爱的脑袋瓜,接著再看向了额头上冒出冷汗的莎萝:“嗯……这麽说好像也不太对。应该是……阿璃,就算我们有比对方强一百倍的绝对力量,也绝对不可以持强凌弱哦。”
  “可是主人……”阿璃都起了嘴巴,看起来似乎是很不满的样子。那狐媚妖豔水灵的眼眸看著我,就好像用眼睛诉说著她的哀怨。“她刚刚……说要切掉你的大棒棒,阿璃觉得很生气!”
  难怪传说中的一些古代皇帝会被狐狸精给玩到灭国,被这样子的眼神盯著瞧真的会失去理智导致胡乱做出一些决定啊。
  因此我用力揉了揉阿璃的小脑袋,让她不再与我四目相交。
  “阿璃保护我,为了我生气,主人我真的很开心哦~”我将阿璃给搂了过来,并且亲亲了她的额头。“但是啊……主人现在再执行任务,执行任务也是很重要的。”
  “嗯~”阿璃伸出手来抱著我,好像被我安慰成功了的样子。
  “喂!”就在这个时候,莎萝再度出声:“你刚刚说为了得到我的原谅,不管什麽事情都会去做的吧?”
  “对啊……不过太过强人所难的要求……”
  “知道了,这一次不会为难你的。”莎萝摆了摆手,这次看起来是真的可以理性讨论的样子。“再怎麽说我也不想被那种攻击给砸中脑袋。”
  “那麽,你的要求是?”
  “娶我当你的老婆吧。”
  “啊?”这一次,换我愣住了。
  这家伙是得了精神分裂症吗?
------------------------
!
TOP Posted: 2017-03-26 20:03 | 回109樓
二雷


級別: 聖騎士 ( 11 )
精華: 0
發帖: 8274
威望: 686 點
金錢: 359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5-05-15
最後登錄:2017-03-27

  第一百六十三章、海盗王的祕宝(十八)

  “既然都对我做过那种事情了,那自然是要负起责任的吧!如果是我老公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这麽一来也好像可以接受了。”
  看著在一瞬间愣住的我,莎萝举起了手来指著我,“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很漂亮,那自然是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吧?能够得到这麽漂亮的老婆是你三生有幸,还不赶快答应我?”
  可是……我带过来的那一张灵魂契约已经用掉了啊!已经用在了阿璃的身上。就算答应莎萝当她的老公,也没有办法把她带回母巢裡面,对我来说也实在是没有想要把她带回去的意思……
  “顺带一提!我没有办法接受花心的男人,有我这麽漂亮的老婆就应该知足了吧?”
  “…………什麽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你抛弃那个狐狸女人!你以后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从今以后只能跟我一个人做爱!”
  “啊?”只跟她一个人做爱?有没有开玩笑啊?我可是无限淫欲的玩家耶!而且家裡也还有好多个宝贝女人在等著我回去呢。
  “啊什麽啊?”莎萝又突然大吼了起来:“你露出那什麽表情啊!作为一对夫妻,专情是理所当然的吧?我都愿意嫁给这样来路不明的你了,你连这点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吗?”
  “再说了,可是你自己说‘你如果能够做到的,你一定都会努力去做。’这点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吗?你这个人的承诺就只是仅此而已吗?呸!”莎萝向旁边的地板吐了一口口水,接著用无比鄙视的眼神看著我:“你这个肤浅的垃圾男人!”
  “唉……”我叹了一口气。“莎萝小姐,在换个要求吧。我已经有八个老婆了,我不可能为了你而抛弃其他人的。”
  “啥……八个……老婆?”莎萝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对啊,而且每一个都比你漂亮呢~”如果算上能够跟我做爱又有一定好感度的女人……菲欧娜、静华、琉华、丝偌、晶晶子、月蝶、紫心、阿璃,在不知不觉之间,罗奇后宫团竟然也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啊。
  “你这个女性公敌!该死的花心大萝卜!垃圾中的垃圾、人渣中的人渣、男人之中的败类!”
  “嘛……随便你怎麽讲,总而言之你在换一个要求吧。”
  “…………”莎萝闭上了嘴巴,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才缓缓地说:“你欠我的这个约定先放在一边吧,我想先了解这船上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唔哇!这个女人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啊!不过看她的样子,我觉得说不定她已经想好要让我给她做什麽了。
  “这样子也好,我们走吧,早就该这麽做了。”只有在明白双方局面的情况之下,才能够进行真正的情报交换。“在让你认清楚现在的局势之后,就该换你向我说明这艘船上原本的情况了。”
  接著,我一边说明著状况,一边带著莎萝与阿璃以及夜影来到了宴会大厅,让莎萝看见那荒诞无稽的画面。我们站在这宴会大厅的角落,并未让谢于欣与敖坤发现我们几人的存在。
  无数的肉山、无数浑身赤裸扭动的肉团们、到处都是混和在一起的体液、浓烈的味道充斥在这个诡异的空间之内。在莎萝看到这画面之后,果不其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刚才我不就跟你说明过了吗?”其实也没什麽好说明的,就是一群有些变态的海盗看见了一船大肥羊,然后开心的狩猎了而已。至于无限淫欲任务的相关内容,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必要跟这个人讲。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呵呵……这下子你总该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无论你原本在这艘船上做什麽,和船长的关系是同伴还是敌对,总而言之这艘船已经是彻底地完了。”
  我说的这一段话,让眼前的画面不由得莎萝不相信。在谢于欣的香水诱惑之下,所有的守卫全部都不攻自破,一个一个不受控制的沉溺在肉欲的欢愉之中。不仅仅只有守卫而已,那些莎萝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贵族们,也全都是如同野兽一般进行著毫无理智的交合。
  敖坤与谢于欣的“狩猎”似乎已经结束了,正在开心地收缴并且测试著那些贵族身上的大量魔装。一个又一个神奇的魔装被他们给使用出来,好用的就自己收起来,看不上眼的就直接丢弃到一边。
  在这裡的任何一件魔装都是对一般人来说珍贵无比的高级魔装,但此刻正被这两个人像挑蔬菜水果似的筛选著,这是他们的“战利品”。而我的战利品,此刻身体正微微地颤抖著站在我的身边。
  “你们这群人……到底想要干什麽?”在莎萝的语气之中隐隐约约透漏著恐惧,很显然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与接受范围。
  “我们是海盗,打劫路过的船隻是理所当然的吧?劫财劫色之类的。”
  “从还没有听说过有这样子的变态海盗团啊!好噁心!用变态简直已经无法形容你们这一群人了!而且你们是做黑翠丝号来的吧?传说中的黑翠丝号,为什麽会在你们的手上?”
  “小姐,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而且现在是不是该换我提问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
  “轰隆轰隆轰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船下响起。随著这一阵爆炸声出现,整艘船一整个剧烈晃动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莎萝一个踉跄跌倒,而我则是眼明手快的将她给扶住,让她顺势的倒进了我的怀中。阿璃与夜影自然是没事的,而谢于欣与敖坤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晃动给吓到,两人都同时停下了自己手边的搜刮动作。
  船的晃动越来越大,在这起起伏伏的海面上随时都能感到那一种坠弱的失重感。简直就像是以前在游乐园玩过的“海盗船”一样,不……这摇晃的剧烈程度说不定比那海盗船还要更加剧烈也说不定。
  “这又是怎麽一回事,又是你们的伙伴搞出来的吗?”莎萝扶著我,一脸惊恐的说著。
  丝偌已经回去了,而我、谢于欣和敖坤都在这个地方,也就是说……这是叶天霖搞出来的动静?
  他真的发现什麽不得了的东西了吗?这麽说起来,当初翔羽好像也跟我说过叶天琳是在他之后第二个找到妲丝瑞斯的,另外在他离去之后也很快寻找到了丝偌和谢于欣所在的黑翠丝号。
  难不成……他对找东西很有一套?
  “震动来自底下……那是封印著‘吞噬者’的地方。”突然之间,夜影的声音从我的身旁传了出来。
  “吞噬者,那是什麽?”
  “跟我一样的禁忌魔装……但是,又更加的不一样。它……很危险,而且完全不受控制。”
  这听起来就是宝物啊!
  “你知道它在哪裡吗?”
  “……嗯,艾伦华大人曾经去过几次。”身为艾伦华的影子,夜影自然也去过了好几次,自然是知道路线的。
  “那就带路吧!”我急忙对著夜影命令道。不仅仅是我,原本在进行搜刮动作的谢于欣与敖坤也开始行动了起来。这次的震动宛如一个号召似的,让我们三个玩家不约而同的衝向了震动所传来的方向。
  虽然我们现在算是同一个团队,但是这可不代表我们就是伙伴了。尤其是宝物这种东西,自然是谁抢到就归谁的。在夜影这个熟知路线的人带路之下,我们几人快了敖坤与谢于欣不只一步。
  轮船的底层很显然是与上面是不同的空间。
  这裡没有高贵华丽的装饰物、没有富丽堂皇的走道,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银灰色的金属色调。这裡的走道很大,无数的管线充斥在走道的天花板与牆壁之上,完全不注重美观,反而感觉拥有相当大的机动性。
  这裡的房间也与上层不一样,上层的房间是贵族们的寝居,一个房间最多放两张床。但是这裡的房间全部都是大通铺,房间内也是杂乱无章,充斥著盔甲的金属味与臭男人们的味道。
  很显然的,这下层就是守卫们的居所。这个巨大豪华的轮船之上,除了那些贵族之外,竟然也载满了数量堪比军队的守卫!如果只是贵族的护卫,有需要出动这麽多人吗?
  一想到这裡,我的嘴角不禁是微微地扬起。
  会遇见这艘船,肯定不只是纯粹的巧合而已。
  虽然大部分的守卫跑到了上面然后通通被谢于欣给“吃掉”了,但跟那些残馀的贵族一样,也并不是全部的守卫都跑上去的。接著,在我们的眼前出现了尸体。
  “唉……唉呕……”在见到了眼前的尸体之后,我身旁的莎萝竟然是开始呕吐了起来。
  我们眼前这尸体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无限淫欲是一个因为色情所以列为十八禁的游戏,但是眼前的这个东西很显然跟色情沾不上边……而是充满了血腥成分的。
  那是一名女性,但是她却穿著男性的铠甲,很显然是被叶天霖的性转之刀给砍中的下场。而这名女性已经死了,她的尸体却不是完整的……而是四分五裂的,就好像从内部爆炸开来一样!
  断裂的手脚、喷出来的内脏、白色染血的骨骼、大量流淌出来的血液,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与口鼻中所闻到的味道充斥著可怕的血腥味,让我们几人不得不放缓了脚步。
  而这样子的尸体却是不只仅仅一具!而是整排的尸山血海!
  这些人全是叶天霖干掉的吗?从尸体的头部可以看出她们全是女的……也就是说,性转之前是男的。而叶天霖曾经说过:砍中第一刀会毫髮无伤的性转,而砍下第二刀的话……
  绝对的一击必杀。
  绝对的力量、绝对的蹂躏,这就是玩家与NPC之间的差距。
  因为认知的不同,所以我们毫无顾忌的强姦、斩杀这些NPC们,而且毫无任何的罪恶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这些NPC们看起来,我们这几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灾难。
  “到底是……发生了什麽事情?呕……”莎萝又吐了一发。
  我一边拍了拍莎萝的后背,内心思考著与这次任务无关的问题。
  第一次的,我开始质疑“无限淫欲”这款游戏出现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身为“前”宅男,我看过很多的无限流小说。而那些无限流系统,通常会有一个存在目的。大部分都是为了打败强大的外星人所设计出来的人类锻鍊系统,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的健身房一样。为了锻鍊这些人类,所以系统会给主角设下各种危及性命的难关,然后让他们变强。
  但是无限淫欲是这样子的设定吗?
  基本上从第一关开始,虽然大大小小有一点点危机的感觉,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只有“爽”而已。打炮打炮打炮、不断的打炮,找各种女人不断的打炮,就算变强也是为了打炮……
  总不可能到最后要我们这群玩家找外星人打炮吧!
  那无限淫欲到底是在干嘛的?创造这无限淫欲系统的人到底是在想什麽?为什麽会有我们这些玩家的出现?
  就在我思考著这目前无解的问题之时,这艘邮轮又“轰”的一声剧烈晃动了一下。这晃动将我给从思考之中给拉回了现实,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啊!
  我直接将旁边走不动的莎萝给拦腰扛了起来,然后继续踏过这些四分五裂的尸体往深处前进。
  “夜影,你知道‘吞噬者’是什麽样子的魔装吗?”
  “我也只有远远的观察过它而已,因为‘吞噬者’非常的危险。它会将它周围五米之内的灵魂给吞噬掉,然后将被吞噬灵魂的人变成它的奴隶,只有在远方用强大的封印才能够控制住它。”
  不知道是不是夜影的表达能力有问题,老实说有听没有懂,到头来还是不知道吞噬者是什麽东西。这就是那个嘛?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武器!
  “吞噬灵魂?”莎萝虚弱地问道:“艾斯庞德家族又干了什麽惨无人道的禁忌实验?”
  “不……就我所知,吞噬灵魂似乎是‘吞噬者’本身就有的能力,跟艾斯庞德家族的魔装改造实验没有关系。”
  “……?”
  “一定要赶紧阻止你们的那位伙伴,如果让‘吞噬者’逃离封印的话,它会杀光整船的人的。”
  所以说,吞噬者到底是什麽啊?一个魔装有能力杀死整船的人?
  在夜影领导我们高速移动之下,我们又到达了更深处的一层。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所谓的居住用房间了,更多的是放置武器装备铠甲等等的场所。原来除了装饰物型态的魔装之外,在这个世界也有普通的装备武器啊。
  这个地方守卫更加的森严了,不过通通都已经被叶天霖给干掉,可以说是替我们清空了一条路出来。
  最后,我们走到了最深处的房间,见到了浑身浴血的叶天霖,以及那所谓的‘吞噬者’。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层又一层无数被打破的玻璃牆壁,在脚底下有著巨大神秘的魔法符文。
  很显然这些魔法符文还有一层层的玻璃牆壁就是所谓的封印,封印著这个大房间最深处的那件东西。如今封印已经被破坏,玻璃碎裂了一地,地板上也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所有的封印措施全部都失去了效果。
  而在这些玻璃牆的最深处、在魔法符文的最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台阶。
  在台阶之上插著一把黑色的剑。
  “那就是吞噬者。”夜影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据说只要看见吞噬者的人都会被它给吸引,然后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吞噬了灵魂……”
  这把剑的剑长大约一米左右,剑身之上有著神祕的符文。而当我看见这把剑的时候,我的心脏竟然是狠狠的震颤了一下!
  这把剑……很美,美到匪夷所思!在我的感觉中,这把剑好像不仅仅只是一把剑,更像是一位妩媚无比的女人!要说有多美的话,原本因为血腥画面而软下来的我的棒棒,竟然因为看到了这把剑而再度高高举了起来。
  他妈的我竟然对无机物产生了性欲!




  第一百六十四章、海盗王的祕宝(十九)

  我要得到那把剑!
  无比强烈的佔有欲瞬间充斥著我的心神。
  那把剑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夺那一把剑!
  “框琅琅琅琅……”一把剑掉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那是叶天霖的人妖之刀。
  而在下一瞬间,一隻手握住了吞噬者,无庸置疑的那是叶天霖的手。而在握住了那一把剑之后,叶天霖竟是开始诡异的笑了出来:“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三千年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已经三千年……终于……终于让我给等到了……让我等得太久了……”叶天霖的眼神混浊,看起来就好像被什麽东西给操控住了一样,而在下一刻,他说出了让我无法忽视的话语。
  “我终于等到无限淫欲的玩家了!总算又有玩家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嗯……让我看看你所拥有的能力吧……”在说完之后,叶天霖在我的眼前转化成了叶天琳,而这个‘叶天琳’则是低头看著自己的手,然后揉了揉自己那丰满起来的胸……
  “等到”无限淫欲的玩家?叶天琳自己不就是无限淫欲的玩家吗?也就是说……现在的叶天琳并不是真正的叶天霖,而是有“某种东西”佔据了他的身体。而那个东西很显然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就是那一把吞噬者。
  我听说过很多的妖刀会蛊惑人的心智,这吞噬者就是这样子的东西吗?而且效果似乎还非同小可!不……不仅仅是非同小可而已,吞噬者甚至还知道“无限淫欲”的存在,那把黑色的剑到底是什麽来头?
  “自由性转?这是什麽鸟能力……算了……‘玩家’的身分才是最重要的。嗯?”接著,叶天琳抬起头来与我四目相视。
  接著“叶天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理性上的我下意识想要逃离这裡,但是却发现身体完全动不了。
  我的眼睛被那把黑色的剑给完全吸引住了,我的脚不由自主的往叶天琳走过去,我的心、我的脑海被那一把剑美丽的型态给占满,逐渐的再也无法思考其他的事情……
  就在这一瞬间,晶晶子的心之刻印发动了效果。
  在我的左胸之上出现了一个无比複杂的白色符文,晶晶子的心之刻印已相当快速的频率闪烁著,似乎是在竭力抵抗著吞噬者所带来的魅惑效果。效果二‘晶晶子的坚毅’:直接免役大部分的精神类攻击,一定程度以上的精神类攻击影响削弱。
  “那是什麽啊?精神攻击防御装置?”叶天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似乎并不是在意的样子:“碍事。”
  她用一种相当随意的姿态挥出了手中的吞噬者。
  一道黑色的、肉眼可见的半月形剑气斩击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著我飞来。几乎是在我意识到的那一瞬间,这一道黑色斩击就已经划过了我的身体,就连反应速度最快的阿璃也完全来不及帮助我躲开。
  “主人!!!!!!!”
  “唉……咦?唉!?”
  “…………”
  阿璃尖叫了出来,莎萝则是露出了一副跟不上情况的蠢脸,而夜影则是保持著彷彿什麽都无所谓的死鱼眼。这攻击的速度快到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让我也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是,在那黑色斩击从我的身体穿透过去之后,我的身体竟然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就彷彿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一样。
  但是在下一瞬间,我就知道这斩击的攻击目标是什麽了。
  在我左胸之上的“晶晶子的心之刻印”,在黑色斩击划过之后彻底的碎裂成了两半,同时一连串的系统讯息从我的视线之中弹了出来。
  “晶晶子的心之刻印:毁损率达到97%,增幅效果将受到影响。”
  “效果一‘晶晶子的力量’(毁损):体力+1。”
  “效果二‘晶晶子的坚毅’(毁损):精神类的防御功能彻底失效。”
  “效果三‘晶晶子的守护’(毁损):在同一世界之内,可以直接召唤晶晶子一次。(无法补充)”
  “效果四‘晶晶子的爱慕’(毁损):即使在不同的世界,晶晶子也已经察觉到你陷入了大危机。”
  “效果五‘晶晶子的食欲’(毁损):食欲恢复正常。”
  “效果六‘晶晶子的祈祷’(毁损):丧失进食补血功能以及解除异常状态功能。”
  “主动技能:钻石晶壁护体(毁损)。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超坚硬钻石,可抵挡强大物理攻击。施展技能期间该部位暂时无法移动,一次最多施放三十秒,技能冷却时间十分钟。(剩下三次发动机会。无法补充)”
  “主动技能:晶晶子之力。当你喊出‘晶晶子啊,请赐给我力量吧!’,‘晶晶子的力量’效果即刻提升成两倍。持续十分钟。(剩下一次发动机会,无法补充。)”
  碎成两半的心之刻印在我的左胸口高速闪烁著,就好像是在苟延残喘一样。虽然还没有彻底被毁灭,不过也已经丧失了绝大部分的能力。
  接下来,叶天霖手中的那一把剑彻底吸引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的视线、我的心、我的思绪,全部都被他手上的那一把黑色长剑给紧紧的吸引住。我觉得……那一把黑色的剑,简直就是全宇宙最美的存在,我愿意为了它而死、也愿意为了它而奉献自己所有的一切。
  在隐隐约约之间,我彷彿听到了某个女人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之中低语著。
  “来得到我吧……”
  “我能够给你一切……”
  “我就是你心中最渴望的……”
  我不受控制的走向了那一把黑色长剑,接著从叶天琳的手中握住了它。
  在下一瞬间,我眼中的画面出现了变化。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来到了一个黑暗的巨大空间之中。
  这裡感觉并非是现实世界,而是某一种精神空间之类的地方。
  地板相当的乾淨整齐,一条一条的直线划成了如同西洋棋盘那般的黑白方格。一眼望去没有极限,在尽头之处只有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是上方,就宛如有一盏无限遥远的镁光灯照亮了这个黑暗且空旷无比的世界。
  而在我的眼前,我看到了这一片空旷世界裡面唯一的存在。
  这裡存在一个巨大的黑白王座。
  与其说它是一个王座,倒不如说它是一个王座形状的大床。而这个王座无比精緻,在王座底下、扶手、椅背以及边缘的部分,所有的地方都充斥著具有高超艺术感的雕刻。
  而在这个王座之上,则是半躺著一名无比美艳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瞬间吸引住了我的视线与所有的思绪。
  这名女人从外表年纪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身上穿著黑白相间的性感衣物。那看起来并非是内衣,反而更像是以前玩过的线上游戏之中,高等级女玩家所穿的超高暴露度性感高级装备。整体上看来除了极致的性感之外,更加有种神秘而强大、不可亵渎的感觉。
  这名女性的身材相当修长,乍看之下大约一米七左右。拥有著优美的腰线与修长性感的美腿,那肌肤雪白的性感躯体在我眼前一览无遗。胸部的大小看起来是E罩杯,绝不算小也不算是特大,在此刻的我看来简直就是刚刚好完美的程度。
  黑色的极长直髮随意的披在脑后以及王座坐垫之上,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色眼眸与我四目相对著。
  她拥有无限淫欲玩家等级的绝美容颜,以罗奇标准而言大约有九十三分的程度。
  她的眼神裡充斥著傲慢,而这种傲慢来自于她对于自身力量的自信。她的举手投足之间充斥著高贵,这种高贵来自于骨子裡的傲慢,就彷彿世间的一切都不配与她站在同一个高度。
  与外面的那些三脚猫贵族完全不同,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有著真正高贵、优雅、而且是上位者的气息!
  她是女皇!真正的女皇!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我第一眼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我就忍不住想要跪在她的脚下,用无比卑微的姿态去舔她的脚趾,我愿意为了她去做任何事情……
  而在这时我也看到了,变成女人的叶天琳也全裸著躺在了那张床上。此刻的叶天琳已经不是我所见过的那个样子,神秘且嚣张而充满了自信。如今的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气、下半身湿的一片狼藉,眼神涣散的她就好像才刚刚被狠狠摧残过一样。
  “过来吧。”女皇用慵懒地语气对我招了招手。
  我无法控制地走向了她。
  接著同样无法控制的半跪了下来,无法控制的举起了双手轻轻捧住了女皇的左脚底板,然后顺从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舔了上去。
  我觉得我内心的某一部分得到了彻底的满足。
  我开始逐渐丧失了理智、失去了思考的馀地,开始如同小狗那样子对著女皇的脚底舔了又舔、舔了又舔、舔了又舔……
  每当我舔一下,我就觉得内心裡出现了一股无比幸福的感觉,那就好像是毒品一样的让我上瘾,让我更加飢渴的舔舐著女皇的脚底。
  “谁淮你舔我的脚?”
  在下一瞬间,女皇的右脚狠狠踹在我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道甚至直接让我飞出了十几米之外。
  纵然脸上传来了可怕的剧痛,但我的内心竟然是因为女皇的攻击而感到了无比的喜悦!爽!超级爽!被女王狠狠踹出去超爽的!
  在狼狈的爬起来之后,我又慢慢的爬回去女皇的脚下,接著又用双手轻轻捧住了她的脚,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舐了起来。
  我舔我舔我舔……
  “我的脚就这麽好吃吗?你这隻下贱的狗。”女皇将她的脚踩在了我的脸上,并且咨意践踏著我的脸。
  “%#@$︿#”我无法回答女皇的问题,因为女皇的脚实在是太美妙了!美妙到我捨不得把舌头给收回来!
  没有错!我就是一隻下贱的狗。
  “砰!”我又被踹了出去,而且这一次的力道更大,整整让我飞出了二十米才狼狈无比的摔在了地上。
  痛……好痛……可是更加强烈的却是超爽!无论是舔女皇的脚还是被女皇给踹飞出去,都让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双手双脚并用的爬回了女皇的脚边,接著又捧起了她的脚开始舔了起来。
  “哼……在失去了道具的庇护之后,心灵的力量竟然跟普通人一样弱小吗?这边的变性人都还要比你强一点。”女皇用鄙视的语气说著,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一昧舔舐著女皇的脚趾。
  倒不如说,女皇愿意跟我说话我就开心得快要飞天了。
  “哼……算了,反正怎麽样都无所谓,到头来还是得成为我的踏脚石……”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女皇将她的脚给收了回去,并且弯下了身子,伸出手握住了我的下巴,将我的下巴给抬了起来。
  女皇与我四目相接,她那如同血液一般鲜红的美丽眼瞳让我感到极度的晕眩。
  “向我展示你的能力吧……向我展示你的价值……向我展示……你在无限淫欲裡站住脚的最大根本!”
  我的……能力?
  我的能力是什麽?
  晶晶子的心之刻印……已经被毁掉了……九天帝王心经……不对……魔贯H光杀炮……不对……杀戮笔记……丝偌剑法……都不对!我的能力……我的能力是……
  “唉啊啊……好想打炮……”
  “唉?”不知为何,女皇露出了些许错愕的神情。
  “好想……打炮……好想打炮啊……女人……我想要……女人……”不知为何,舔女王的脚似乎已经无法满足我了。
  在女王错愕的目光之下,我在她的眼前站了起来。
  同样站起来的还有我那进入了狂暴状态的爆筋老二。
  我觉得彷彿全身的血液都灌进了我的老二之中。在此时此刻,我的老二前所未有的大、前所未有的硬,同样的也是……前所未有的飢渴!我觉得好二好冷,好想让我的老二进到某个温暖的肉穴裡面,我觉得老二好痒,好想赶快找个东西来进行一下高速的摩擦。
  在我的眼前,似乎有个很好的材料。
  “这是什麽?你是什麽东西?竟然脱离了我的控制?”
  控制?我有被你控制过吗?啊……算了,那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我伸出了手去,抓住了女皇的内裤,并且撕开了它。
  女皇似乎想反抗的样子?但不知为何她的力气好像变小了。刚刚轻易就能把我踹出去的她,此时此刻却是完全无法反抗我的一举一动。
  在撕掉了内裤之后,我扒开了女皇的双腿,让女皇双腿之间的粉嫩肉穴彻底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等一下!等一下啊!为什麽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不可能……你的能力位阶竟然在我之上?你到底是什麽东西!”
  女皇似乎在叽叽喳喳的说著些什麽,但我听得不是很清楚。粉嫩的肉穴展现在了我的眼前,啊啊啊啊……忍不住了……我的老二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再不插进去的话我会死的啊!
  前戏什麽的完全不想做,现在的我只想满足我老二的飢渴,我的浑身上下都渴望著进入女人的身体!我把我的肉棒往女皇的肉穴一顶……嗯?太紧了?插不进去?我的肉棒太大了?
  “不!你给我等等啊!你的肉棒也太大了吧!插不进来的……这是绝对插不进来的吧?不……不要硬挤啊!不要……真的不要……对不起……对不起啦!我跟你道歉吧?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不要再拿这东西顶我了啊!至少也恢复到正常男人的大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插进去了。
  啊啊……好温暖啊……好紧啊……好爽啊……原来如此……这才是我应当存在的地方啊!但是在下一瞬间,老二的飢渴却是变得更加强烈了,仅仅只是插入还远远满足不了我。
  “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女皇哭了出来,刚刚的高贵气息彻底的消失殆尽。现在的她,就像个被强姦的小女人一样。“真的好痛……要坏掉了……好可怕……好可怕……对不起……对不起……拔出去……请你拔出去好吗?我错了啊!”
  拔出去?怎麽可能拔出去?别开玩笑了,怎麽可能捨得离开这麽温暖、这麽舒服的地方?嗯?女皇的下体流出血来了?她是处女吗?不……似乎只是被我的巨大肉棒给撑到撕裂出血而已。
  在插入之后,体内的欲望彷彿快要爆发出来!完全无法忍耐!管他的,反正只要我爽就可以了啊。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唉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是的,我是狗。
  于是,我开始剧烈的、疯狂的、如同野狗那般的对女皇抽插了起来。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皇的尖叫声在这黑暗之中应声而起。




  第一百六十五章、海盗王的祕宝(二十)

  与敖坤一起往轮船底部高速前进的谢于欣突然停下了脚步,并且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喂!你怎麽了?”敖坤自然也注意到了谢于欣明显的异状。
  “在这下面……有什麽很糟糕的东西出现了……”
  “什麽很糟糕的东西?”敖坤皱起了眉头:“你又是怎麽知道的?”
  “女人的直觉。”谢于欣缓缓的退后了一步:“总而言之这一趟我就不下去了。”
  “呵……好啊。”敖坤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很显然他并没有感受到谢于欣所感受到的谜之危机感。“那你就回去躲著吧,我就去看看是什麽东西让香水大师害怕成这个样子。”
  敖坤消失在谢于欣的眼前,他的身影没入了走廊的黑暗尽头。
  虽然敖坤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谢于欣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从刚刚的那一瞬间开始,在那走廊的尽头深处,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未知而无比强大的黑暗气息。
  这一股黑暗气息以爆炸般的速度扩散到整艘轮船之上,甚至传达到黑翠丝号之上。不仅仅是谢于欣,所有的女人在感应到这一股气息的时候,她们的身体纷纷就像是触电了那般颤抖了一下。
  谢于欣感觉在船的深处,有著什麽未知的东西在吸引著自己,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渴望著“那个东西”。就像是磁铁自然而然的吸引铁製品那般、就像是飞蛾自然而然的想要扑向火焰那般,谢于欣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得到船底下的“某个东西”。
  发自于生理,并且影响了心裡,下面有“某个东西”引起了谢于欣基因层面最深层的生理欲望,让谢于欣无比渴望著那个东西,渴望著往下探索!渴望著得到那个东西!
  正是因为如此,谢于欣才停下了脚步。
  身为香水大师的自己,自然明白这是“捕猎者”所使用的手段。自己正是使用特製的香水吸引了无数的男性,让他们对自己趋之若鹜,接著让他们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虽然底下“那个东西”吸引著自己,但是谢于欣知道,那绝对不是什麽好东西!相反的,还是极端邪恶、极端恐怖的未知存在。
  自己使用的香水是藉由刺激男人的感官来麻痺他们的大脑,进一步的控制住他们。但是这一股未知的气息却是直接影响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基因层面上的吸引、诱惑自己。
  光是站在这裡,谢于欣就觉得脑袋好像开始晕眩,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下体也开始逐渐的发痒湿润起来。随著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这一股吸引的力量还在持续的增强!
  “不能够再继续待在这裡了!”谢于欣立刻掉头往回跑去。她知道……在这艘轮船上面,有什麽东西脱离控制了。那是即使是玩家,也无法轻易掌控、极度危险的未知!
  ………………
  “唉啊啊……唉啊啊啊啊啊……”
  好冷……好痛苦……感觉……快要爆炸了。体内有著难以忍受的欲望,好想……把它宣洩出去……
  我的老二高高的支撑了起来,那是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类范围的尺寸。
  我睁开了眼睛。
  “主人!主人!你怎麽了主人!”
  “喂喂!他……他是不是不太妙啊?倒不如说……继续待在这裡的话……有种很糟糕的预感……”
  “他……被吞噬者吞噬了?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子的情况……”
  无比美妙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接著我看到了……
  一个肉穴、两个肉穴、三个肉穴。
  啊啊啊……这裡有三个肉穴啊!受不了了!!!!
  “唉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我发出了如同野兽那般的嚎叫,接著瞬间抓住了离我最近的一个肉穴。
  “主人?唔哇哇哇啊哇哇呜哇哇!不要……不要啊主人!!!”
  粗暴无比的插了进去,接著开始剧烈的、疯狂的抽插了起来。我的欲火越来越旺盛,旺盛到快要烧毁我的理智。好痛苦……好痛苦……快要受不了了!彷彿只有这样子对著眼前的肉穴剧烈抽插,才能够稍微减轻一点我体内如同爆炸一般的无限欲望。
  “好痛!好痛!唔哇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痛!好痛哦主人!要坏掉了……唔哇啊啊啊啊要被……要被主人给干到坏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主人……这样的主人……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砰!”一个摔跤跌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那是双腿软掉的红髮肉穴。
  在与我四目相交之后,红髮肉穴开始双手双脚并用的往后爬去,似乎是想要逃跑的样子。
  “你……你不要过来啊……”红髮肉穴的声音颤抖著,她的眼神裡透漏著惊恐:“不要过来……你……你不要过来啊……”
  嗯?明明是肉穴却想要逃跑?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要逃跑?
  我把身上的这个兽耳肉穴给粗暴的丢到了一边,接著直接从红髮肉穴的正上方扑倒了她。我抓著她白皙浑圆的屁股,让她转过身屁股正面对著我翘起来,接著把我的肉棒给狠狠的肏了进去。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要裂开了……要裂开了啊啊啊啊会坏掉了……不要插进来啊啊啊啊啊啊!真的……真的要坏掉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我压著红髮肉穴的身体,开始将我的肉棒疯狂肏进了她的体内。每一下都狠狠地撞进了最深处、每一下都感觉让这个肉穴坏掉了一点点。
  “唉啊啊啊啊啊……唉啊啊啊啊啊……”从我的口中低吼出了宛如野兽一般的声音。我疯狂的肏著身下的女人,一开始她还会哭喊尖叫著、但是在高速抽插了几百下之后,她似乎就彻底丧失了反抗求饶的力气了。
  是失去意识了吗?
  我将肉棒给拔了出来,把这个红髮肉穴给丢到了一边,接著看向了此地第三个肉穴。
  “咿咿咿……”小小肉穴似乎发出了害怕的声音,她浑身上下都在颤抖著,不过却没有做出其他的动作。
  我挺著巨大的肉棒走向了她,恨不得赶快将我的巨大老二插进她的身体裡面。小小肉穴的眼眸之中流出了泪水,在她那水汪汪的眼神裡面充斥著满溢出来的恐惧。
  有什麽好恐惧的呢?所谓的肉穴,不就是为了满足肉棒而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吗?一个凸出来、一个凹进去,任何一项单独存在于世界上都不完美,这两个东西正是因为要结合所以才能够达到神圣无暇的境界啊!
  “唉啊啊啊……”我撕开了小小肉穴下半身的衣物,让那可爱的小小粉嫩肉穴在我的眼前出现。
  啊啊啊啊……这是多麽美好的景象啊!
  我让小小肉穴坐在了我的龟头上面,嗯……爆走老二和小小肉穴的尺寸似乎有点悬殊。就好像一把几百斤重的双手大剑想要强行插进小匕首的刀鞘一样,不管怎麽看都插不进去。
  “插……插不进去的啊!所以……所以饶了我吧?”
  开什麽玩笑?
  我用两根手指插进了小小肉穴的肉穴之中,然后开始奋力的挖掘了起来。
  “唔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小肉穴喷出了眼泪,但我的动作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停止。
  在两根手指挖的差不多之后,我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既然小小肉穴太小了,那麽只要把她挖大就可以了吧?
  “呜哇呜哇啊哇!好痛……好痛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小肉穴哀号著,接著我又插入了第四根手指。
  “要坏掉了!要坏掉了啊啊啊啊!唔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在前后抽送、左右旋转来回挖了几十下之后,我把我的右手从小小肉穴的肉穴之中拔了出来。在我的右手之上除了小小肉穴的体液之外,更多的是鲜红的血液。
  应该……差不多了吧?
  我把我的爆走老二顶在了留著鲜血的肉穴口之上,即将好好品尝这个刚刚被我给开发完成的小小肉穴。
  然而在下一刻,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出现。
  “喂!你是……罗奇?你发生了什麽事情?”
  “唉嘎嘎……”
  男人是三小……男人……我的世界裡……不需要男人……
  “你手上的那把剑……是那把剑把你变成这样子的吗?”男人的眼神裡似乎露出了渴望,接著他又看到了在我身后、那倒在地板之上的肉穴。
  “连叶天琳都被你给打倒了?”
  叶……天……琳?对了……这裡……好像有个好东西……好像有个东西……可以把男人给变成女人……
  “已经无法沟通了吗?那好吧……”男人露出了无比狂妄的笑容:“看来只好用暴力手段了!哈哈哈哈哈哈……”
  接著朝著我衝了过来,他举起了拳头似乎是想要攻击我的样子。
  而我则是将手上的小小肉穴给丢到了一边,往那一把掉在地上的红色长刀衝刺而去。
  “什麽!你的速度……”而在他看见我拿起了地上的红色长刀之后,却是立刻变了一个脸色。
  在男人攻击到我之前,我已经捡起了地上的红色长刀,并且砍向了这个原本想要攻击我的男人。之所以说“原本”想要攻击我,因为不知道为什麽,他似乎转过身去做出了想要逃跑一般的动作。
  呵呵……逃的掉吗?就乖乖成为一个肉穴吧!
  我追了上去,并且将手上的红色长刀砍进了男人的后背。
  “唉啊啊啊啊!不是吧!!!!!”男人哀号了出来,接著……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变形。
  皮肤变得如同女人那般的细緻、肩膀也慢慢的变窄了。胸部高高的隆起、逐渐出现了腰身、臀部也变得浑圆翘挺了起来、修长美腿的曲线也随之出现。如今的这个男人,在我一刀砍下去之后便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女人。
  是一个拥有深棕色短髮的、身材充满健美美感的性感肉穴呢。
  “等一下……身体……动不了了?”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但健美肉穴似乎进入了一种无法移动的状态。而她惊恐的看著我,大声的喊了出来,就好像是用怒吼这种方式可以掩盖她心中的恐惧似的。
  “你……你对我做了什麽?你不是罗奇!你到底是什麽东西?不要过来啊!你这个怪物!”
  “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抓住了健美肉穴的腿,接著一鼓作气将我的爆走老二插进了她那连一点湿润都没有的肉穴之中。
  “唉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啊!拔出去……把你那个给我拔出去啊啊啊啊啊啊!”
  我无视了健美肉穴的哀号与反抗,迳自将我的爆走老二疯狂肏进了她的处女肉穴裡面。不知道是处女鲜血还是撕裂伤的鲜血从她的肉穴洞口流了出来,也彻底染红了我的疯狂老二。
  健美肉穴似乎拥有相当程度的肉体力量,而她的反抗也是在此处所有肉穴裡面最激烈的。但是那又如何?所谓的肉穴生来就是要被插的,这是她们的宿命!既然是一个肉穴,就绝对逃不了被我抽插的命运!
  顺从也好、反抗也好,总而言之就好好满足我的老二吧!
  我拼命地将我的欲望发洩在健美肉穴的身上,她反抗的愈是激烈,我就抽插的愈加大力!
  差不多在抽插几千下之后,健美肉穴也失去了反抗与哀号的力量,任由我在她的肉穴之中随意进进出出。我在她的体内射出了一发,腥红的鲜血与白浊的精液一同从她的肉穴口缓缓流了出来,而健美肉穴本人却像个尸体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著。
  我将爆走老二给拔了出来,接著把几乎被我给干到坏掉的健美肉穴同样丢掉一边。
  我看向了刚刚原本想要享受著小小肉穴。
  “呜……呜呜呜……”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小小肉穴又哭了出来。
  所有的肉穴,都逃不过被我给抽插的下场。
  明明刚刚才用健美肉穴好好的爽了一发,不过体内的欲望却是感觉越来越旺盛了!好热……身体好热……但是老二却觉得好冷!我需要用肉穴来温暖我的老二!
  这一次,我直接插进了小小肉穴的身体裡面,无比的紧緻感就好像包覆了我的全身一样。然后我抓著她小小的身体,猛烈上下摇晃著她,疯狂的对著这个小小肉穴抽插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唔哇呜哇哇哇啊哇哇哇哇!”小小肉穴一边哭一边尖叫了出来。
  差不多又抽插了几百下之后,小小肉穴被我给肏到失去了意识,然后我又把她给丢到了一边。
  不行啊……光只有这样子是不行的啊……体内的欲望完全没有得到抒发的迹象,而且感觉越来越飢渴了!还没……还没……我的老二还远远得不到满足!女人……肉穴……唉啊啊啊啊啊……唉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更多的女人!我要更多的肉穴!
  我记得……上面……好像还有很多的肉穴是吧?
  我把刚刚因为干著健美女人而掉在地上的红色长刀给捡了起来,这把刀真是个好东西……
  左手握著黑色长剑、右手握著红色长刀,我离开了这个地方。
  女人……肉穴……女人……肉穴……唉唉唉唉唉……
  果然就如同我模糊的记忆那般,在上层果然是有著更多的肉穴。在来到了一个无比空旷、无比华丽的大厅之后,我看到了一团团的肉山。我一个一个插爆了那些乱七八糟肉穴,而男人的话,则是通通给他们一刀,然后在插歪他们那性转过后的肉穴。
  随著不断的抽插,我觉得我的视线似乎是越来越模糊了……我看不清楚那些被我干过的女人的脸,我听不清楚她们所哀号的内容,我只知道她们可以用来满足我那还是无比飢渴的老二,用来让我爽!渐渐的、我已经能够用气味、用纯粹的感觉来判断哪裡还有我没有干过的女人。
  “唉……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干完了这个房间所有的女人之后,我开始在这轮船上徘徊游荡著。
  我的老二永远得不到满足!肉穴……肉穴……哪裡还有没有被我给干过的肉穴!
  嗯……找到了!我感觉到了!唉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衝到了外面,在我眼前又出现了好几个肉穴。
  “罗奇!罗奇!你怎麽了?醒醒啊!你怎麽了啊?”那是一个金髮肉穴,不知道为什麽她露出了无比担心以及焦急的神情。
  “他已经……变成一隻怪物了!”紫毛的肉穴看著我,眼神裡露出了明显的厌恶。
  “唉啊啊啊啊啊啊!”肉穴!肉穴!你们全部都要被我干!我往眼前的肉穴们衝了上去。
  “完全失去理智了呢~”站在所有人中间的黑髮小小肉穴冷眼的看著我,眼神之中丝毫没有任何的焦急与恐惧:“看来,只能够干掉他了。”
------------------------
!
TOP Posted: 2017-03-26 20:03 | 回110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9, 03-29 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