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断情残念之或许明天[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断情残念之或许明天[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警察兔子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75
威望:105 點
金錢:54 USD
貢獻:292 點
註冊:2016-03-27

1024
TOP Posted: 2017-03-06 07:18 | 回6樓
八卦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482
威望:706 點
金錢:349 USD
貢獻:9400 點
註冊:2016-07-06

  (三)

  那种冷漠的眼神,不!应该说是兴奋的,嗜血般的眼神!刚刚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吗?
  一时间,由于深深的恐惧,我的心跳仿佛都停止了,冷汗已经湿透了整件上衣。
  仍然无法相信,自己刚刚所看到的一切……
  就在两人搂抱在床上,互相嬉戏调情的时候,名为王佳雨的女孩儿,那么开心自然的躲避着男人的怀抱,随后是嬉笑着跑下床,在男人一脸淫笑的追上来时,变故突然发生。
  乌黑亮丽的马尾短辫,看起来是那么的干净利落,手中一划而过的弹簧刀,运用的轻松自如。
  鲜血喷薄而出的那一刻,王佳雨的身体瞬间向旁边移动了一步,似是已经计算出了血液喷射的角度,刚好没有使之沾到自己的身上。
  而那种杀人之后的眼神,如恶魔般,兴奋,激动,甚至是血液沸腾一般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是理所当然的继续发生着,走进洗手间,传来流水的声音,应该是在清洗手上的血液。
  而我,除了震惊的,全身颤抖的看着,却丝毫不敢动弹,万一,她发现了我在偷窥,会怎么做?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报警!似乎这是目前我唯一应该去做的事情,可是虽然手机就在旁边,我却完全没有去拿起它的欲望,我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她可是在我的面前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全身无力的仰面躺下,仿佛虚脱一般,甚至连思维能力都失去了,那个可爱的,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希望的女孩儿,名叫王佳雨的女孩儿,居然杀人了?
  那种熟练的手法,兴奋的眼神,任谁也可以判断的出来,绝对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她很享受那种感觉!
  莫名的,我的心又突然变的冷静下来,其实,这也是十分有趣的一件事不是吗?
  一直想要自杀却没有勇气自己下手的人,看到了杀人犯的犯罪行径,那么,我就会被杀掉了吧?被如今唯一带给我生活乐趣的人杀掉,也蛮不错的吧,是一个很好的人生结局呢。
  脑海中不知道在胡乱想着些什么,身体乏力的有些昏昏欲睡,可是,突然传来的汽车引擎声,使我再次提起了精神。
  又是这个声音,那天深夜的汽车引擎声,绝对不会错的!
  “咔吱!”
  在我的期待中,果然,对面的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透过洞口,我目不转睛的向着对面看去。
  两名身着西装,体型高大健壮的……萝莉!?这是什么鬼啊?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两名戴着萝莉面罩的男人,只不过那种面罩,未免太逼真了一些,就像是用真的人皮做成的一样。
  “王小姐,红老板通知我们来收货。”
  “嗯。”
  得到冷漠的回答,两人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不悦,微微躬身表示礼貌,然后转身向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走去。
  一切的程序都是那么的专业,有条不紊,处理尸体,装袋,清理地板,不知是用的什么化学成分,地板上的血液在接触到一种液体之后,迅速的消失不见,就像是一张白纸被点燃了一样。
  前后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两人已经处理妥当,再次躬身行礼之后,将尸体袋扛在肩头,离开了房间。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我完全理解不过来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那些家伙是谁?红老板又是谁?为什么尸体被称为货物?最主要的是,为什么王佳雨在杀人之后,会将尸体交给他们?
  心中充满了太多的疑惑,虽然这种事情,完全应该报警交给警察来处理,可是,那样的话,王佳雨她就要被抓起来了不是吗?那并不是我想要的。
  即使看到了她杀人,即使看到她那充满了兴奋嗜血的眼神,可是在我看来,她应该也是有苦衷的,因为,我之前也看到了她软弱的,落泪的一面。
  或许,她就是刚好与我相反的一类人,就好像在这大自然中,所有的生物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不过只有人类私自制定了法律,以此成为限制所有人的条条框框,而这些所谓的法律,仅仅是在限制着我这种弱者而已,至于真正的强者,他们是不会受那些条条框框所限制的,依然在过着弱肉强食的生活。
  这么想的话,我似乎像是懂了些什么,就好像突然间悟出了什么大真理一样。
  真是让人纠结啊,为什么我就不能够像她一样,如此果断,敢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去受法律的限制,那种生活,对我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吧?
  对面的房间里,王佳雨已经做好了晚饭,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可口的饭菜……唔……等等,她刚刚才杀过人的不是吗?即使这样,也能够吃的下饭吗?
  实在不得不佩服她,我却已经没有了看下去的心情,如果再继续看下去,我怕我会直接将之前吃的泡面全都吐出来。
  只是,报警的事,果然我还是不想要去做吧,那个女孩儿,似乎有着一种奇怪的吸引力呢,或许会让我付出沉重的代价也说不定,可是我却并不想要退却,生平第一次的,产生了如此坚定的想法。
  转眼又是两个周过去了,在这期间,王佳雨经常过来拜访,而且每次都会带上自己亲自烹饪的饭菜,说是为我的身体补充营养,而我自认为,与她的关系似乎也逐渐熟络了许多,毕竟在平常的日子里,她看起来是如此的平易近人。
  而这段时间内,她也一直没有再杀人,直到,此刻……
  站在房间里的,是一名警察,我不确定,他会不会也死在王佳雨的刀下,因为他毕竟是一名警察啊!
  “咳咳,虽然我对你的话表示相信,但是你与之前失踪的女孩儿真的太像了,而之前失踪女孩儿的特征,就是胸部位置有一颗红色的痣呢,不知道小姐你方不方便让我确认一下?”
  听起来似乎是合理的理由,可是,在我看来,那明显就是哄骗没有安全意识的小女孩的幌子吧?再加上男人那有些猥琐的表情,没想到这种家伙也能够成为警务人员呢。
  “是吗?这就是警察哥哥你要求跟着我来到住处的原因吗?”
  “当,当然!”
  一脸天真无邪的可爱表情,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对方,完全将眼前的家伙给迷惑住了。
  而我却明白,王佳雨所表现出来的这一切,都是假象!可是这么说来,难道她真的敢对警察下手吗?这样一来,可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摆脱的事情了吧?
  似乎还沉醉于美好的幻想中,嘴角还微微上扬着,可是下一秒,他的脖子已经被划开。
  对于警察,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畏惧的心理,虽然不曾犯过法,可是每当在街上碰见警察,我总会变的异常紧张,结果反而是更加受到警察的注意,然后被拦在路边盘查,甚至是带回警局,最终的结果经常就是,被当做患有自闭症的患者。
  如此说来,可能我真的患有一定程度的自闭症吧。
  而不同于上次所杀的普通男人,这一次,我居然惊吓出声,仿佛是自己杀死了那名警察一般。
  “啊,唔!”
  在血液四溅而出的那一刻,我由于过度恐惧,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虽然极力地控制住自己,但是,对面的她,明显还是听到了……
  冷漠的转头望向这边,缓缓向着墙板的方向走来,然后,在我的注视中,她居然蹲了下来,眼睛通过洞口,同样的方式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在我的眼前,是一颗明亮乌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美丽,灵动,使我忘记了她的危险,忘记了逃开。
  “原来是这样……”
  直到对面的她发出声音,我才如梦初醒,快速向后倒退着身体,同时,被手拨到一旁的日历,再次滑落下来遮挡住了洞口。
  完了完了完了,被她发现了,我要死了,怎么办怎么办?她一定会过来杀了我的,我是不是该逃跑?
  冷汗浸透了全身,回想起王佳雨那冷漠的眼神,此刻我才发现,自己与她所谓的熟络,实际上应该只是她所表现出来的假象而已,而一旦我对她产生了威胁,那么,我只有死亡这一种下场!
  已经无力站起身,双腿发软,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虽然还没有被杀,可是我已经有一种灵魂快要脱离出身体的感觉,回忆也犹如电影似的在脑海中不停回放。
  孤儿院,几名勉强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家伙,前女友,以及王佳雨。
  为什么在这些回忆当中,反而只有王佳雨是如此的真实?好像我之前的生活,都是毫无乐趣的,只有这近两个月的生活,才是最为充实的呢?
  “咚咚咚!”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知道,那应该是她,准备过来取走我的生命了吗?
  既然如此,原本我就该自杀而死的,只是无意间,由于她的原因才再次活到现在,那么,不如就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她吧,就像动物一样,按照弱肉强食的法则被处理掉。
  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我慢慢走到房门前停下,双手颤抖着握在门把手上,门后面,就是即将决定我生死的王佳雨吗?
  犹豫了几秒钟,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打开了房门。
  与我猜想的一样,果然是她没错,只是不同的是,此刻她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再是之前对待我时的善良可爱,而是充满了淡然与冷漠。
  “你居然还敢打开房门,不怕我杀了你吗?”
  没有理会她,我转身回到床边靠坐在地上。
  走进房间,将身后的房门关上,然后上锁,看来她还蛮仔细的,是怕我逃跑吗?
  “你还不动手吗?”
  “对付你的话,不着急,因为在那之前,我想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样啊,四十天?五十天?甚至更久?我也记不清楚了呢。”
  看似轻松,毫不在意的回答着她的问题,其实我的心中已经怕的要死,只不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必要去害怕?
  “是吗,既然这样,也就是说,你早就已经看到了一切?”
  “嗯。”
  “为什么不去报警?”
  “喂,我说,你这个杀人犯,怎么会这么啰嗦的,难道不是应该赶紧动手杀掉我吗?”
  虽然表现的这样,像是在自己找死,实际上是因为,在这样紧张恐怖的气氛下,明知自己马上就会被杀,而对方却一直迟迟不肯动手,对我来说,这种折磨比马上杀掉我还要让我感到痛苦。
  “你以为我不敢吗?”
  突然弯腰凑到我的面前,精致白皙的脸庞近在咫尺,小巧玲珑的鼻子以及桃红色的粉嫩嘴唇。
  “没,没有,我知道你不会不敢的。”
  “呵呵,是吗?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又是这一句,每次都是这一句。
  “这是你第三遍,这样评价我。”
  “当然,我记得,毕竟我的脑袋应该比你好的多。”
  “呵呵,原来你记得。”
  是啊,对方可是一名变态杀人犯,智商和记忆力什么的,如果还没有我高的话,恐怕早就被抓起来了吧?
  “那么,你这是做好了死的觉悟了?”
  “呵呵,算是吧,毕竟,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或许我现在早就已经自杀而死了也说不定。”
  “哦?”
  仿佛听到了什么好奇的事,王佳雨迟迟没有下手,甚至退后几步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从我的角度平视的看过去,刚好看到她蓝色牛仔短裤下裸露的白皙大腿,光洁无瑕,仿佛白玉一般,往下,小巧的脚丫上,是一双清纯无比的白色平板布鞋。
  这样的女孩儿,居然会是一名连环变态杀人犯,事到如今我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更多的是,感到惋惜。
  “好吧,我决定了,不杀你。”
  “什么?为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之前如此冷漠的家伙,此刻居然突然换上了一脸可爱的微笑,并且做出了不杀我的决定。
  在我尚处在惊讶中时,她却已经起身向着房门走去。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已让我感觉不到一丝气场。”
  房门打开,王佳雨的身影已经离开,而她最后给我的回答,却让我搞不清状况。
  气场,与决定是否杀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气场,那是什么东西?




  (四)

  活下来了吗?居然就这么活下来了,简直不可思议,因为那种让人听不懂的理由而放弃杀我,难道我连被杀都不值得让人动手?
  虽然不明白具体原因,可是心中还是感到些许庆幸,这么一来,我就可以继续关注着她了吧?就像,现在这样。
  “喂,你还在看什么呢?快点吃饭啦!”
  “哦,哦哦,好的。”
  只不过,此刻的关注,却是直接在我的眼前了,基本上可以说,王佳雨她,已经完全住在了我的房间。
  桌子上摆满了可口的饭菜,对面坐着青春具有活力的美少女,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没错,可是,在这种环境下的我,却没有丝毫胃口。
  “那个,王佳雨,你为什么,要搬过来我这边住呢?”
  “嗯……当然是为了监视你呀,防止你去报警,毕竟,我可是杀……人……犯……哦~”
  好合理的回答,竟然一时让我语塞,这种理由,好像确实是没错,可是,杀人犯也可以说成这么理所当然的理由吗!?
  “那你直接把我杀掉,就不用有什么顾虑了,干嘛还要……这么麻烦……”
  停止了那种狼吞虎咽的吃相,将手中的餐具放在桌子上,嘴角却还占着米粒,这么可爱的模样,真的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名冷血杀人犯吗?
  “杀掉你的话,就没有趣了,毕竟,你是我出来以后,遇到的唯一一个感兴趣的家伙呢。”
  出来以后?是指,她之前被抓捕进去过吗?可是她明明才这么年轻啊,开玩笑的吧?
  “喂,你在想什么呢?我可没有坐过牢哦。”
  “没有坐过牢,那么你刚刚所说的意思是……?”
  “多余的,你就不要问了。”
  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虽然只是一瞬间就再次换上了满脸的笑容,可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再次拿起餐具,大口大口的扒着饭菜,仿佛是饿了十几天一样。
  这家伙,怎么跟之前在墙洞里看到的吃相不一样了啊?
  吃过晚饭,王佳雨躺在我的床上,而我,躺在床边的地板上。
  一片漆黑的房间,仰面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她睡着了没有。
  “你睡着了吗?”
  “嗯。”
  “……”
  这算是什么回答啊,就不能好好的交流吗?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要问你。”
  这一次,她连应答都没有,转头看向床上背对着我的她,我知道,她在听。
  “为什么,要杀人呢?”
  长久的沉默,就好像是我在自言自语一样,可是我能够确定,她肯定听到了,或许,她并不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吧。
  “我所杀的人,都是该死的。”
  就在我以为她是否应该已经睡着,不会得到答复的时候,床上传来了这样的回答。
  该死的,是指哪一类人呢?贪官,劫匪,强奸犯,还是像她一样的杀人犯?
  “那么那名警察呢?无论你所指的该死的人是哪一类,那名警察都不属于吧?他只是好色了一点儿而已,如果那样也算该死的话,那岂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该死?”
  难道她所指的,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该死?不会吧……
  “他之前先后强暴了七名少女。”
  “什,什么!?”
  这种回答,让我有些无法相信,那可是执法人员,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这一定是她为自己的罪行所编造的借口!没错,一定是这样。
  “不可能的,况且,你怎么会知道?”
  “其中的两个女孩儿,在被他强暴之后自杀了。”
  仿佛没有听到我的问题,她仍然在说着让我根本无法相信的话。
  “我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愤怒的直接坐起身,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出于对警察的那种既敬畏又恐惧的心理吧?
  只是,脖子上传来的凉意,又瞬间浇灭了我心中的怒火,不知在何时,王佳雨已经蹲在我的身后,手中的弹簧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所以,不要对我大吼大叫。”
  这种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吧?刚刚还安静的躺在床上,可就在我坐起身的那一刻,她却已经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我的背后,开玩笑吗?这哪里还是人类!
  冷汗从我的脸颊流下,这种极度的危险感,虽然让我感到无比恐惧,可是,那种真实的存在感,让我感到自己还活生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的感觉,却又让我感到兴奋,难道我也变成变态了吗?
  不知道当天晚上是如何睡着的,总之,在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迎接我的又是那灿烂天真的笑脸。
  “刘文乐先生,你终于醒啦,快来吃早饭吧。”
  搞什么,又变换成这种善良天真的一面,到底是在把我当做猴子耍吗?
  来到洗手间,架子上摆放着两套洗漱用品,这个家伙,已经是完全搬到我这里来住了吗?
  “喂,我说你,总是来回变换待人的态度,难道就不累吗?那样努力的伪装自己虚假的一面。”
  看到那种笑脸的时候,我就会得意忘形的忘记那笑脸背后的危险,出言不逊,完全没有去考虑可能面对的后果。
  “没有啊,我没有刻意伪装自己,因为两种态度,都是最真实的我。”
  背后传来她的回答,从面前的镜子中,我可以看到她正站在我的身后,身体斜靠在门边,似乎,她很喜欢穿蓝色的牛仔短裤?
  一脸的平静,既没有面露微笑也没有冷谈的目光,到底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无论哪一种,都是最真实的她?
  “嘁,别开玩笑了,一个像天使,一个像魔鬼,明天就是两种极端,又怎么可能都是真实的,那你岂不是双重人格。”
  “随便你喽,我先去吃饭了,上学快要迟到了。”
  那种根本就是胡说的谎话,我才不会相信,真的把我当做傻子吗。
  吃过早饭,王佳雨准备出门了,按理说,她是要去上学没错吧?
  “对了,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嗯?什么事?”
  “关于搬过来你这边住的原因,是因为我已经没有资金了,买不起任何东西,毕竟我还是个学生嘛。”
  这种话,她也好意思说的出口吗?况且,哪里有学生是连环杀人犯的!
  “然后……”
  “然后?”
  “嗯,你卡里的钱,我也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如果想要继续生活下去,还得麻烦你出去工作哦~”
  什么!我的所有资产,她都花掉了?是什么时候,被她把卡给拿走了?
  对了,说起来,最近我都没有出门买过东西,就连食材也都是她出门去买的,原本以为她居然会这么好心肠的买食材回来做给我吃,结果居然全都是花的我的钱!?
  “你,你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偷走的?”
  站在房门前,歪着脑袋,闪动着无辜的大眼睛,那种惹人怜爱的模样,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喂喂喂,你这个杀人犯,不要做出那种无辜的表情啊!”
  “没有呀,明明是那天深夜,你默认了我可以用你的卡的。”
  “¥$%&#……”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啊,哪里有趁别人睡着以后来借东西的啊!
  “总之,要加油出去工作哦,那么,我先去学校喽~拜拜~”
  说的那么轻松,以为我是大学毕业生嘛,有高学历高文凭,即使那样,现在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找到的吧,况且我还是一名自闭症患者哎!
  虽然内心充满抱怨,但是,工作还是必须要找的,就算死,我也不可以是饿死这么丢人吧!
  王佳雨走后,我也出门四处寻找工作,一天下来,总算在附近的小型私人超市找了份店员的工作。
  虽然不喜欢见人,虽然不善于与人交流,可是,像我这种人,也就只能找到这种最普通的工作了吧,好在之前没有过任何犯罪记录,不然的话,就连这个工作我也找不到。
  将身份证交由店长保管,实际上就是作为抵押,这样一来,就可以比较放心的任用我了。
  “我回来啦~”
  六点整,王佳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说起来,她什么时候连我房间的钥匙都配好了?
  每次都做出这么无理的行为,要不是看在她那么可爱,又那么漂亮,主要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的份上,呃……总之,我已经原谅她了就是。
  “哇!是吗?真的找到工作了吗?像你这么笨的人?”
  “嗯,是啊……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叫像我这么笨的人啊!要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啊!”
  “哦,嘿嘿,抱歉,那么,还请以后多多加油啦~”
  “哦,好,是,知道了……”
  那个模样,一脸的满足与高兴的模样,怎么会有那种表情,让我,完全没有了想要生气的念头,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儿。
  就这样,因为她的出现,因为放弃了杀我,又因为她花光了我所有的钱,最后,我不得不再次踏入了社会,开始努力的工作,努力的挣钱。
  “欢迎下次光临。”
  晚上七点多钟,送走几名顾客之后,我也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
  “小刘,清点一下货物之后你就下班吧,真是辛苦你了。”
  “不,并没有什么辛苦的,都是我应该做的,那么,我先去清点货物了。”
  “嗯。”
  这里的领班,是一个名叫大山的大叔,对我很照顾,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这种久违的亲切感,让我有了更加认真工作的动力。
  “大山哥,那小子,很不错嘛。”
  “是啊,工作很努力,品行也很端正,我正在考虑向老板推荐一下他,就算只给他加点工资也好。”
  “嗯,是啊,确实如此。”
  背后,传来大叔与其他店员的对话,对于那种帮助,我只有将感激埋在心底,不善于表达,或许,以后的我,应该努力改变一下。
  清点完最后的货物,去换衣间换好自己的衣服,七点半,我下班了。
  “那么我先走了,大叔。”
  “好的,路上小心。”
  与大叔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咔吱!”
  在我刚走到门前的时候,超市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两名高大健壮的萝莉!怎么会是他们,难道王佳雨在这里杀了人?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只是,他们好像并不是冲着什么尸体来的。
  “刘文乐?”
  “啊,是,是我,什么事?”
  “跟我们走。”
  不由分说的,两名萝莉上前架住我的胳膊,向外面走去。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快放开他!”
  迎面冲上来想要阻止两人的大叔,让我心里一阵感动,可是结果却无济于事。
  “啊!”
  “大叔!”
  被一拳击倒在地上,大叔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没有想到,这两个萝莉怪物居然这么强。
  最终,我被两人顺利的带上了车,接着,被带上了黑色的头罩,眼前一片漆黑。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家伙,不是应该收拾王佳雨杀死的死尸吗,为什么要来抓我?
  心中充满疑惑,完全不明白自己何时招惹上了他们,只能任由他们带着我离开。
  一个多小时后,车停了下来,随着头罩被摘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被树林包围着的小型城堡。
  “这是,什么地方啊?”
  回答我的,是身后两人有力的推搡,我只好顺从的走进了城堡。
  古典高贵的欧式装饰风格,巨大的水晶吊灯,逼真的人体雕塑,这一切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陌生,只有在电视中才看到过。
  从旁边的楼梯向楼上走去,最终,我被带到了楼上的一间房门前。
  “进去。”
  不庸置疑的语气,随着房门的打开,我被一把推了进去,同时,房门又被迅速关上。
  在我的面前,这简直是……人间地狱吗?
  无数的人体骷髅堆积在一起,如一座小山丘一般,除此之外,旁边还摆放着无数的骷髅家具?将这间看起来足有二百平米的房间塞的满满的。
  “来了吗?”
  突然,左边的一排骷髅后面,传来一名女人的声音,看样子,那边还有很大的空间并没有摆满东西,只是,在一群骷髅包围着的房间里,还是一名女人,这会不会太让人毛骨悚然了点?
  “过来吧。”
  虽然感到害怕,但已经身处这种地方,还不如按照对方所说的去做吧?绕过面前的一排骷髅,我走了进去。
  一座完全由骷髅制作而成的王座!白森森的人骨,散发着让人胆颤的气息。
  王座之上,一名全身赤裸的红发萝莉,竟然就那样悠闲地坐在上面!只是对于一脸的萝莉相来说,那种长腿和巨乳,是否又有些不太合理?
  最重要的是,在她身前跪着的两名妖艳女人,趴在她的胯间在舔弄什么啊!?
------------------------
S
TOP Posted: 2017-03-06 07:34 | 回7樓
八卦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482
威望:706 點
金錢:349 USD
貢獻:9400 點
註冊:2016-07-06

(五)

  有没有搞错?一个有着萝莉面孔,魔鬼身材的家伙,下面居然还长着一根巨屌!?这是何等惊奇的事情啊!
  “怎么样,刘文乐先生,是否比你的要大许多呢?”
  废话啊!那种尺寸,恐怕没有多少正常的人类可以比拟吧,只是,干嘛要特意把我抓来比较这个啊?
  “哦,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章乐红,你可以叫我小红。”
  呃……小红?虽然是很可爱的名字,可是,让我这样称呼面前的家伙,我还真是有些叫不出口。
  “那么,请先坐下吧。”
  顺着她的手势看过去,在我的身前,摆放着一只椅子,以一名人体骷髅跪在地上作为四只腿的椅子,头颅面对着前方垂下,这样貌似刚好是向面前的家伙下跪俯首称臣的样子啊?
  喉结艰难的滚动了一下,面前看似萝莉的家伙,正以天真无邪的笑容看着我。
  “那个,我可以,拒绝吗?”
  “这样呀,你可以拒绝一下试试哦~”
  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是不敢相信,这么可爱童真的声音是从面前的“妖孽”嘴中发出的。
  冷汗又开始冒了出来,这种气氛,对于我来说简直太难忍受了,结果可想而知,我只好颤抖着坐在了那只由人体骷髅制作而成的椅子上。
  “这样才对呢,刘文乐先生,如此一来,我们才能愉快地谈论问题呢。”
  目前的状况,哪里有愉快地谈论问题这一说,我明明被吓的要死好不好?
  “那么,你知道我找你过来的目的吗?”
  听到对方终于要讲到正题,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原因,而在她的身下,两名妖艳女子还在卖力的吮吸舔弄着,尽管如此,那张萝莉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舒适感。
  “你与小雨,是什么关系呢?”
  小雨,是指王佳雨吧?只是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与王佳雨吗?我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呀。”
  仍然是一脸淡然可爱的微笑,眼神随意打量着我,听到我的回答,也没有任何的面部变化。
  “是这样吗,可是据我所知,之前还没有过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如此接近小雨并且保住了性命,更别说你们现在已经同居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她之前确实准备杀我,却又不知为何突然放弃了这个念头。”
  “哦?这么说来,确实有点意思,那么,刘先生你呢,对于小雨,是一种什么样的认知呢?”
  脸上的笑容渐浓,不知为何表现出那种饶有兴趣的样子,只是在我眼里看起来却感到有些阴冷。
  “认知……要说实话吗?”
  “当然。”
  有些紧张不安的,我完全不明白面前这家伙的想法,她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
  “好吧,说起来,她在平常的日子里看起来十分柔弱,像个需要被人保护的正常女孩子,而在杀人时又表现出那么令人恐惧的一面,仿佛十分享受那种杀人的快感,但实际上,真实的她,应该还是那种柔弱的女孩儿吧,只是不知为何她要选择以真实的自己引诱他人,再以那种面目杀掉,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回想起自己与王佳雨在一起居住的这段日子,我越发的相信,她最真实的一面,正是她平常所表现出来的可爱善良。
  “呵呵,哈哈哈,你这个家伙,居然会这样想,而没有去惧怕她,真是个找死的家伙啊!”
  那种笑容,突然转变成了狞笑,这是为什么?就因为我刚刚的回答吗,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吃掉他。”
  狞笑之后,是一脸的平静,紧接着轻轻吐出口的三个字,让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吃掉他?
  “呜啊!”
  “我靠!”
  当她身下的两名妖艳女子转过头来,露出那满嘴的獠牙朝我怒吼时,我才明白了她所说的意思,同时,却也感到一阵深深的蛋疼,怪不得她一直没有露出享受的表情,这可是分分钟就会被咬下来的节奏啊,干嘛要玩这种危险的游戏?
  慌乱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后倒退着,两名女子如同野兽般四脚着地的步步紧逼而来。
  没想到自杀不成,被杀也是虚惊一场,结果现在却要落入这些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嘴中,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唯有苦笑。
  “呜啊!”
  “啊!救命啊!”
  “哧!哧!”
  当那两个家伙一跃而起,迎面扑来的时候,我大喊着退倒在地,条件反射的举起双臂挡在眼前,深知自己是必死无疑了。
  “啧啧啧,果然不愧是小雨,真是及时,不过这两个家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食人族哎,太可惜了。”
  预想中的痛感没有传来,缓缓睁开双眼,蓝色牛仔短裤以及裸露在外的白皙双腿,正在我的面前。
  抬头向上望去,黑色的马尾辫,白色的体恤,是王佳雨来了吗?
  “那种事,不要跟我说,我可没有必要支付你赔偿,毕竟,是你动我的东西在先。”
  脑袋还处于卡壳状态,一时之间没有理解过来王佳雨所说的东西是指什么?不过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两具尸体,总算让我差点跳出来的心脏又落了回去。
  “哎呀,讨厌死了你,小雨~干嘛总是这样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才没有想要让你赔偿呢~”
  “……”
  “人家只是逗你的东西玩一下啦,才不会真的吃掉他呢,你居然那么认真~”
  等等,吃掉他?难道这所谓的“东西”,是指我吗?我才不是东西好吗!呃……好像也不对……
  “刘文乐,我们走吧。”
  没有理会那一脸娇滴滴模样的章乐红,王佳雨转身向门外走去。
  “哦,好,好的!”
  赶紧起身跟在王佳雨的身后,我可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这家伙简直太变态了!
  跟着王佳雨走出城堡,外面的道路上停放着一辆相当帅气的摩托车。
  “你不会是骑这个过来的吧?”
  “嘿嘿,当然啦,不过,现在换你骑了,载我回家。”
  突然再次转变成可爱的模样,与刚刚冷冰冰的态度判若两人,她真的是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才会这样吗?
  “喂,喂!你在发什么呆呀?”
  一只娇嫩的小手在我的眼前来回晃动,手中的摩托车钥匙叮当作响。
  “哦,没有,没什么。”
  接过钥匙,发动摩托车,感受着后背上传来柔软的挤压感,这似乎是我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话说,这辆摩托车是从哪里来的?”
  “嗯?当然是抢来的呀,不然你以为我会买得起吗?”
  “……”
  冷风从耳边不停的吹过,可是我的内心却像是被点燃了一般,为什么自己在她的面前,越来越像想要成为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足以保护她的那种。
  幸福的时光往往很短暂,在距离住处还有几公里的地方,我们停下了,将摩托车随意的停放在路边,我可不想因为这个被逮起来。
  “那个,王佳雨,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嗯,可以呀,还有,以后叫我小雨好了。”
  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听到这种回答,我的心咯噔一下,随后心跳不停加速,迟迟说不出话来。
  “小,小雨吗,真的,可以吗?”
  “当然啦,而我以后,就叫你文乐吧。”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连称呼也发生了变化,总之,这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文乐,你不是有事要问我吗?”
  “哦,是,是的。”
  还在偷着乐的我,完全忘记了刚刚所说的事情,调整了一下心情,我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那个,叫做章乐红的,是什么家伙啊?”
  “关于她吗,是个有钱的家伙罢了。”
  “呃……”
  有钱的家伙,就这样而已吗?就没有下文了?看小雨的样子似乎就真的只有这一句解释而已,好吧,继续下一个问题。
  “那么,她与小雨你,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抓我过去询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我是她的客户而已。”
  又是只有这么一句?怎么有关那家伙的解释,就这么少吗?
  “客户?”
  “嗯,正如你之前所看到的,我所杀的人,全都由她来处理后续工作,因为她对人骨和人皮,相当感兴趣,会用来制作成各种家具或者工艺品,至于内脏之类,也会在黑市里卖掉,然后给我一部分的资金。”
  “居然,这么变态!用人骨和人皮做家具,最主要的是……你说她有付你钱!?”
  “嗯,是呀,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那样歪着头,充满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确定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这么说来,你应该有很多钱吧,毕竟是人体器官的话,在黑市里应该会卖个不错的价钱吧?”
  “嗯,是那样没错。”
  这么理所当然的回答,果然是要逼着我发火吗!
  “既然如此,居然还花光我的钱,说自己是个穷光蛋,逼着我出去打工是要闹哪样啊!?”
  愤怒的冲着她大喊大叫,确实在长时间的相处下来,我居然已经不再惧怕她,甚至把她当做了,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
  “喂,你们两个,大喊大叫的,干什么的?”
  对于我的喊叫,根本没有理会,却在瞬间又变换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模样,这又是干什么?
  同时,举着手电筒迎面走来的,居然是两名警察。
  “原来是一对小情侣,搞什么,这么晚不回家,却在路上吵架,不知道最近这一带很危险吗?”
  看到警察后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迅速袭遍全身,只是这一次,警察所说的话,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一带很危险,为什么?是因为小雨之前的连续杀人事件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吗?
  紧张的看向身旁的小雨,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却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一双小手在我的胸前不停地拍打着。
  “坏蛋,都怪你,你看警察叔叔都说晚上很危险了,你居然还要和我吵架,呜呜呜……讨厌……”
  这是,什么情况?
  “呵呵,真是两个小孩子,好了,快回家吧,别在外面乱逛了。”
  “等一下!”
  “嗯?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生平第一次的,我居然,主动对警察喊出了话,虽然身体有些忍不住的颤抖,我这是,怎么了,居然会有这种勇气?
  “那个,刚刚您所说的,最近这一带很危险,是指什么呢?”
  “这个啊,你们居然真的不知道,就是千手组嘛,最近在这一带很活跃,并且已经有不少平民在这一带失踪了呢。”
  千手组,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黑道组织,千手组吗,怪不得警察们会这么紧张,连夜出来巡逻。
  听说,千手组的人在杀完人以后,还会特意砍下死者的双手,以此证明是千手组所为,这种做法,必然也遭到不少其他组织的嫁祸,不过本身拥有那样强大的实力,当然也不在乎这些事情,只要被嫁祸的死者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们也就基本不会出声反驳。
  “原来如此,谢谢了,那我们这就赶紧回家了。”
  犹豫了一下,我缓缓伸出胳膊,轻轻揽住怀里小雨的肩膀,向两名警察告辞。
  “哧!哧!”
  两道利刃划过肉体的声音,与之前在城堡里被救下时所听到的一样,怀里的小雨已经不见,而刚刚微笑着转过身准备离开的警察,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为,为什么啊!?”
  “因为,是有利用价值的家伙呢,嘿嘿,这次,就用不着红那家伙来善后了。”
  那样的表情,不知到底是在微笑还是在狞笑,不知到底是悲伤还是兴奋的态度,此刻的我,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她的恐怖。
  黑夜中,我与小雨已经离开,只留下两具警察的尸体,以及,他们被割下的双手……




  (六)

  “今天是周末,我没有课程呢。”
  “哦。”
  “那你呢,需要去工作吗?”
  “哦,今天刚好轮到我休班,不用去的。”
  “耶~太好啦,那么陪我去逛街吧,怎么样?”
  可爱的模样,纯真的眼神,以及,跪坐在床上的姿势,真是无比诱人。
  “那个……逛街很累的吧……”
  虽然心中蛮期待与这样的美女一同逛街,可是,前天晚上的事,还历历在目,让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不要轻易被她给迷惑住。
  “怎么会呢,陪女孩子逛街,不应该是很幸福的事吗?”
  “话是那么说没错,可是,也要看对方是什么女孩子的吧……”
  “哼,听你的意思,是我很差劲喽?”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说实话,王佳雨的模样,完全就是我这种屌丝不敢去高攀的,又怎么会觉得她很差劲。
  “那是什么意思?”
  “这个,要怎么说呢,哎呀,总之,我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以目前这种关系一起去逛街,让人完全打不起精神嘛。”
  对于外界的排斥,让我并不想要出门,特别是逛街,处在人群之中太过压抑,于是随意找一个借口想要搪塞过去,可是,谁知道她却认真了。
  “呃……你干嘛突然站起来,现在床上很……喂!啊!”
  在我惊恐的眼神中,一具柔软的肉体已经压在了我的身上,胸膛上传来的压迫感以及嘴唇上柔软湿润的触感,让我一时间忘记了疼痛。
  就这样,持续了近一分钟……
  “喂喂喂,快起来陪我去逛街了啦。”
  “这……我……那个……”
  躺在地上的我,还在回味着口腔里芳香甘甜的味道,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被强吻了。
  “干嘛支支吾吾的,快点啦,现在你是我的男朋友啦,总该打起精神了吧?”
  男朋友?难道亲吻我,就是为了说明我成为她的男朋友了吗?哪里有这么开放的女孩儿啊,虽然,我还蛮喜欢这样的。
  “那个,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成为你的男朋友了啊?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吧?”
  在问出这种问题的时候,怎么发觉自己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呢?
  “难道这还不足够吗?初吻都给你了呢~”
  初吻!?这怎么可能!明明之前在勾引其他男人时,被那些家伙占了不少便宜,初吻什么的,又怎么可能保留到现在,绝对是在拿我开玩笑吧?
  “少,少来了,你的初吻……”
  虽然心中是那样想的没错,可是,再怎么说,她作为一个女孩子,刚刚又主动亲吻了我,如果我现在说出那样的话,会不会太伤她的心?
  “你是想要说,我的初吻应该已经被其他男人拿走了对吧?”
  “我,我没有那么说。”
  无力的辩解,不知道小雨她会怎么想,认为我是个小气的男人吗?那张微笑的面庞上,让我看不出丝毫的不悦。
  “嘿嘿,好啦,怎么说呢,如果只是单纯的被占便宜亲吻的话,那我的初吻确实已经没了哎,但是在我看来,初吻不应该是两厢情愿的深深舌吻吗?”
  “这……”
  小雨的话,令我无法回答,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没错,可这么说来,岂不是我也还保留着初吻?根本没有经历过舌吻的我,刚刚也是第一次而已。
  “好啦好啦,我们两个成年人,纠结什么初吻不初吻的嘛,赶紧起来陪我去逛街啦~”
  撒娇式的攻击下,我终于还是被小雨拖出了家门,陪她前往市区的商业街。
  “有没有搞错嘛,居然还要陪你下来逛街。”
  “怎么嘛,有那么不情愿嘛?”
  “明明就没有什么合理的关系嘛,干嘛非要一起去逛什么街。”
  “都已经同居在一起,之前也说过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今天连第一次也给了你,呜呜……你这是不想负责了吗?”
  “喂喂喂,你胡说什么啊,小点声,这是在公交车上哎!?”
  什么第一次啊,明明只是你“自以为”的初吻而已啊,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那种说法太容易让别人误会了吧!
  “你听,那个小伙子居然说出那种话,太不负责了。”
  “是啊是啊,这个小女孩儿一看就是之前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可怜呀。”
  “败类!”
  “人渣!”
  有没有搞错,为什么变成了我的错,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这个表面上看起来若不经风娇滴滴的小女孩儿,其实是个杀人魔头啊!千万不要被她的话给骗了才是啊!
  在一车人的声讨中,我总算艰难的活了下来,狼狈的逃下公交车,同时对身旁的小雨投去怨恨的眼神。
  “嘿嘿,我太受人喜欢啦,没有办法啦~”
  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那样楚楚可怜的模样,声泪并下且绘声绘色的表演,差点让我被打死在车上,果然就是不应该陪她出来的!
  “好啦,待会请你吃冰糖葫芦哦~”
  “谁要吃那种东西……”
  即使如此炎热的天气,商业街上却也人山人海,如同蚂蚁大军倾巢出动一般,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头。
  “搞什么,这么多人,果然很让人不舒服。”
  身旁的小雨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抱怨,一只手挽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举着冰糖葫芦四处张望着。
  明明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女孩儿了,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舔糖葫芦,这样看上去,哪里还有个杀人犯的样子。
  “喂,我要吃冰淇淋。”
  突然转过头,撅起的红色小嘴唇看起来有些黏黏的,充满着诱惑。
  “哦,好,这就去买。”
  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在扮演着男友的角色,将冰淇淋交到她手上时,看着她那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不知为何,让我也感到十分满足。
  “说起来,小雨,男女朋友的事,是认真的吗?”
  “嗯,当然,不过你还是不愿意吗?”
  “怎么会!呃……我是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嘿嘿,那不就可以了~走啦,我想去前面那个店铺看看。”
  就这样,与如此让人羡慕的美女,成为男女朋友了吗?只是,同时又是杀人犯的她,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顶帽子好漂亮,文乐,你看,怎么样呀?”
  被眼前活蹦乱跳的身影打断了思路,一顶蓝色的可爱鸭舌帽戴在她的头上,确实十分漂亮。
  “确实还不错,喜欢就买上吧。”
  “嘿嘿,好呀,那你付钱。”
  虽然一顶帽子不值几个钱,可是明明那么有钱的家伙,却还在打我这点工资的注意,唉……看在已经升为男女朋友关系的份上,也就只好忍了。
  “付完账了吗?快走吧。”
  “干嘛那么着急,还可以再看看……哎呦!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嗯,没关系。”
  刚刚付完账转过身,却不小心撞到身后的其他顾客,不过说起来这位女士也有够奇怪的,大热天居然穿着那种厚厚的长身外套,又是帽子又是墨镜的,一身仿佛要过冬的装扮。
  在我道歉之后,她也没有恶意纠缠,在表示并没有什么事后,走进店铺去选购商品去了。
  “好奇怪的女人,居然穿的那么严实,啊!小雨,你干嘛打我?很疼的。”
  “哼,谁让你那么注意其他女人,不理你了!”
  “哎哎,别走那么快呀,等等我,我错了……”
  三两步追上了小雨,好在她也不是真的生气,有些调皮的用力挽住我的胳膊,向着前面走去。
  就在我们刚走出去没有多远,身后的帽子店,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周围的人群瞬间骚乱起来。
  “轰!”
  “啊!天呐!”
  “呜哇!救命啊!”
  “啊!恐怖袭击啊!”
  看着身后滚滚的浓烟和几根残肢断臂,我的胃里,一阵翻腾,同时暗自庆幸我们福大命大,还好提前出来了,要不然现在死在里面的,可就是我们了。
  “恐怖袭击?不至于吧,电影看多了吧……”
  “别看了,快走吧。”
  虽然这爆炸来的有些突然,可是说成是恐怖袭击,在我看来,会不会有些夸张了?难道,在我这个屌丝与世隔绝的这段时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吗?毕竟,以前可没有听说过我们这座城市遭遇过恐怖袭击呀。
  在小雨的拉扯下,已经容不得我去考虑什么,只是拼命的向着远处跑去,最后,直接在路边打车离开市区,回到了住处。
  躺在房间的地板上,嗯,没错,就是地板上,虽然已经升级为男朋友,可是依然不同意我上床,所以我还是要继续打地铺,不过她干嘛非要过来占着我的床啊!
  总之,躺在地板上,我的脑袋还在思考着刚刚发生的爆炸事件,同时记起了当时在店铺里不小心撞到的那位女士,她应该,被炸死了吧?果然世事无常,明明之前还和她有了短暂的接触,没想到下一分钟就会发生那种事。
  “喂,你在想什么呢?”
  “哦,在想之前撞到的那位女士,她当时应该还在里面,可能被炸死了吧,哎……”
  “哼,蠢死了!”
  “喂,干嘛这么说我,我只是感叹一下生命的脆弱而已嘛。”
  “嘁,她才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嗯?你说那种话,是什么意思?”
  好奇的坐起身,看向坐在床上的小雨,微皱的眉头,是我从来没有见到她表露出来的表情,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咚咚咚!咚咚咚!”
  “喂,还看着我干嘛,有人在敲门啦,还不去开门?”
  “哦,哦。”
  在这种关键时刻,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在敲门啊,我正在等着听小雨的回答呢好不好,她似乎是知道什么事情的样子,难道!
  “咔嚓!你好,请问你是?”
  门外站着的,是一名漂亮的褐发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不过却透露着一股相当成熟稳重的气息。
  “你好,刘先生是吧,我是警察,叫做唐小姬,这是我的证件。”
  “呃……”
  警察!?之前,小雨可是刚杀了两名警察,不会这么快就被查到了吧?怎么办怎么办,我该不该先动手干掉面前的家伙?被她抓到小雨的话可就完蛋了!不对,我这是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怎么可以杀人呢!
  “你好?”
  “啊,是,你……你好,那个,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因为最近在这一带,犯罪分子异常活跃,前天晚上还有两名警察因公殉职,所以我们就想在这附近了解一下情况,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员呢?”
  不要找什么可疑人员了,难道我会告诉你,那个杀掉警察的杀人犯就在我的屋里吗?这简直,快要让我压抑死了!
  “刘先生你没什么事吧?怎么看起来这么紧张?哦,对了,还有件事,请问你知道你的邻居,王佳雨小姐去哪里了吗?”
  果然!这家伙果然是要来抓捕小雨的!混蛋,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啊!不要以为来一个漂亮的女警察,我就会又变成那么害怕警察的家伙啊!
  “咦?是警察吗?有什么事吗,警察小姐?”
  身后突然传来小雨的声音,糟糕,她居然自己出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你是……王佳雨小姐?”
  “嗯,是的。”
  “哦,原来如此,看样子,你们是在同居吗?难怪我在隔壁房间敲门却一直没有人出来。”
  只是同样为了找小雨了解情况吗?居然不早说,我还以为要被抓了,真是,吓死我了……
  “既然如此,刘先生干嘛不早说出来,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差点让我误会是你将王小姐绑架了。”
  “是这样啦,我男友他有轻度的自闭症,所以有些害怕见到陌生人,特别是见到警察一类的,他就更容易紧张啦,抱歉警察小姐。”
  “这样啊,那么应该是我说抱歉才是,这么说来,你们最近没有见到过什么陌生人吗?”
  站在两人身边的我,在小雨做出解释后,已经完全被无视了,即使我的冷汗直冒,那名警察小姐也只是以为我在犯病而已。
  “有呢,有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人,穿着厚厚的黑色长身外套,还戴着帽子与墨镜,最近总是会出现在这一带,让人感到很奇怪的样子呢。”
  “是吗!?这真是重要的线索!”
  相比于那一脸认真的女警察,我已经一脸茫然,小雨所说的那个女人,不是出现在这一带的吧?而且应该已经被炸死了吧?最主要的是,人家好像没有表现出是危险分子的样子吧!?
  虽然心中疑惑不解,却明白此时不是我插话的时候,没想到此时会是我躲在小雨的身后不敢出声,这与我开门时想到的剧本略有出入的样子……
  终于送走了那名什么鸡什么汤的女警察,我直接向小雨抛出了心中的问题,那名身穿长身外套的女人,到底有什么问题?
  将写有那名女警察手机号码的纸条放进牛仔裤口袋里,小雨以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
S
TOP Posted: 2017-03-06 07:35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26(s) x2 s.7, 05-27 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