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完结]
--> 本頁主題: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完结] 只看樓主
SexDone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447
威望:425 點
金錢:324 USD
貢獻:8888 點
註冊:2019-05-18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完结]



  作者:南巷旧人

  简介:为了钱我做了上门女婿,可是洞房花烛夜,压在新娘身上的男人,却不是我!

  而后,我发现了新娘身上的惊人的秘密……。

  第一章:小静出轨的秘密

  大学刚刚毕业后的一天,最好的同学刘东找到了我,满脸愁容告诉我,他被戴绿帽子了。

  刘东有一个非常清新娇嫩的女朋友——小静,是我和刘东的学妹,他们已经好了两年多了,我一直都是单身狗,这两三年里被他们秀恩爱虐的不行。

  小静很内向,害羞,每次看到我都露出来腼腆的微笑,做娇羞状,像她这样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多了,她怎么会出轨呢?

  我不相信,刘东说千真万确,小静确实出轨了,有一次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好像有第三个人来过,问小静她就言辞闪缩,确实有鬼的样子。

  还有一次,刘东无意中在租的小区外面,看到小静从一辆宝马车上面下来,而刘东问她以后,小静又极力否定,说没有的事情,他一定是看花眼了。

  看刘东心急如焚的样子,我安慰他,让他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说,万一他真的看错了,冤枉了小静就不好了。

  总之我相信像小静那样娇羞的女人,是不会出轨的,如果她都出轨了,那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出轨。

  为了彻底调查清楚,我给刘东建议,让他骗小静要回家几天,然后在家里安装个偷拍摄像头,看看能否拍到什么。

  刘东觉得有道理,就骗小静老家有事要回去五天,五天后回来。

  我和刘东就在我租住的房子里面,开着电脑,随时注视着他房子里面的一举一动。

  刚开始两天,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现,倒是小静在房间里脱衣服的时候,刘东连忙就让我回过头去,不准偷看。

  我是一个大龄的处男,从来没有看女人做过,说实话,对小静这样娇羞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偷偷意淫过她几次。

  当然这仅限于思想上的,其他什么都没做过,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到了偷窥的第三天,终于有了发现!

  晚上十点左右,刘东租的房间门打开,小静进入房间里,而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我和刘东两个人都紧张不安盯着监控画面,不过当我们看清楚了小静后面的人后,紧张不安的心紧接着松弛了下来。

  和小静一起回家的是一个女人。

  一个非常漂亮的熟女御姐,精致的瓜子脸,猩红的翘唇,个子高挑,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身穿紫色套裙,高跟鞋,胸部很大几乎要把白衬衫给撑爆了。

  看这穿着打扮,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而且是职场的ol打扮。

  我被这个漂亮的熟女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这可是极品的大美女,正是我魂牵梦绕想要的女人。

  我问刘东,这个女人是谁,刘东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或许是小静的什么姐姐亲戚吧,我也觉得像,估计是来看小静。

  就在我们以为偷窥没有什么发现的时候,画面里突然传来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小静把门关上后,那个熟女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她!

  刘东的脸一阵白一阵青,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我听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刘东连忙把视频给关了。

  他气得全身发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也不管我在旁边安慰,直接冲了出去。

  我怕出事,打电话给他,刘东接了。

  “别做傻事,先冷静一下,兄弟。”我安慰他。

  “我只是……接受不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刘东都快哭了。

  “没事的,你现在告诉小静你已经回老家了,千万别回去找她们,不能让小静知道你装了摄像头。”我提醒他,现在冲回去,只有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明白,我不回去……”刘东语气非常低落。

  “你在哪里?先回来吧。”我接着说。

  “我找个地方冷静一下,你不用管我了。”刘东估计是找地方喝酒去了吧,我想。

  


[ 此貼被SexDone在2020-02-21 22:22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20-02-10 21:52 | 回樓主
SexDone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447
威望:425 點
金錢:324 USD
貢獻:8888 點
註冊:2019-05-18


        第二章:我“嫁”人了

  事情发生后,刘东在我的劝阻下,和小静分手了。

  随着刘东和小静的分手,我和小静也没有了联系,只是偶尔会想起来,小静和熟女在床上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小静毕竟是刘东曾经的女朋友,我还不好意思一直意淫她,那个气质熟女真的让我欲罢不能,一次又一次我想象着她的诱人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自己解决了。

  23岁那年,父亲在工地上干活摔断了腿,为了筹集治疗的三十万费用,我到处借钱,却只借到了五千块钱。

  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我把几乎每一个认识的人都找了一遍,甚至也打电话给了小静。

  听了我说的情况,小静沉默了很久,后面她说她没有钱借我,不过有一个机会,如果我把握了,或许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

  我连忙问他是什么机会,她告诉我,她有个朋友,在招上门女婿,条件是:大学毕业,农村人,老实忠厚。

  见面后如果能成,女方将一次性给男方三十万的彩礼,最关键的是,女方很急希望马上能结婚。

  当上门女婿,在农村是一种羞愧难当的事,会被人笑话的,父亲要是知道了绝对会狠狠打我一巴掌的。

  我在医院里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瞒着病床上的父亲,在小静的安排下和这个征上门女婿的人见了面。

  见了面把我吓了一大跳,这个征上门女婿的人,居然是和小静搞拉拉的那个熟女。

  小静帮我介绍,她叫苏玲,是云城上市公司特房集团董事长秘书,今年30岁。

  通过偷窥监控,我已经看过了苏玲身体的每一个地方,甚至知道她的胸部有多大,腿有多长,高潮时候的反应,几乎就像刻在我脑海里一样。

  见到了穿好了ol职业装的真人,我脑海里闪现了各种杂念,非常木纳拘谨。

  眼光控制不住就被她高挺的胸部吸引,苏玲翘着二郎腿,对我非常冷漠,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说几句话,她就离开了。

  回去后我很懊恼,知道没戏了,可没有想到隔天,小静告诉我,苏玲同意了,让我上上门女婿。

  不过她给我提了几个条件,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并不是真结婚,而是假结婚,但是平常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夫妻恩爱的假象。

  我很快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小静和苏玲是恋人,苏玲之所以找我当上门女婿,恐怕是为了瞒天过海,应付家里的压力,掩饰她是女同的秘密。

  而小静也同样需要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就介绍我嫁给苏玲。

  为了救父亲,我咬牙答应了,哪怕是当接盘侠,我也没得选择。

  第二天,三十万就转到了我的账户里,父亲问我哪里来的钱,我骗他找了工作和老板预支的,从头到尾,我都不敢告诉父亲,我已经当了上门女婿了,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暴跳如雷骂我的。

  过了几天,我和苏玲到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很快我们就定好了婚期,结婚当天热闹非凡,总共办了五十桌,全部是苏玲的同事、朋友和亲戚。

  新婚之夜,我喝了不少酒,守着苏玲这样一个性感尤物,浑身燥热不已,满脑子都是和她洞房的画面,当我试着伸手去摸苏玲的时候,被她狠狠甩开。

  她非常厌恶和凶恶告诉我:“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不要忘了,以后都不准打我的念头!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被苏玲狠狠推了一下,我清醒了不少,再也不敢再去尝试了。

  苏玲让我睡在楼下的客房里,她自己住楼中楼上面大房间。

  我在这个陌生豪华的房间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晚上十二点左右,苏玲接到了一个电话,突然要出去,我在后面问她,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她回答我,公司里有点急事,要马上去一趟公司。

  洞房花烛新婚之夜,可是苏玲却离开了房子出去了。

  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这一刻,我非常清楚,我和苏玲真的是假结婚的,我只是她花钱买的挡箭牌!

  苏玲说要到公司加班的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

  我悄悄跟在她身后,打车跟在她身后,到了后面我发现苏玲真的开车到了特房集团总部。

  难道我错怪苏玲了,她真的有工作上的事情着急处理?

  我悄悄跟着苏玲进入了特房集团大厦,发现她坐电梯上去,最终停在了大厦最高楼8楼上。

  等她离开电梯了,我也坐了电梯跟到了八楼。

  此时八楼里空无一人,到处一片安静,我在八楼走了一圈,发现其中一个办公室里面亮着灯。

  正要靠近往里面看,突然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销魂无比的哼哼声。

  我整个心都提了起来,站在半掩的房门外往里面看。

  这一看,把我惊呆了,此时苏玲正躺在她的大床上,两只大长腿张开夹在一个中年胖男人的背上。

  她双眼迷离,嘴巴变成了o形,已经快不行了。

  那个胖男人就像一头猪一样,趴在她身上,不断地撞击苏玲的身体,也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很快,苏玲突然失控大叫:“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啊……”

  她的雪白大长腿失控乱踢,把被子都踢到了床下。

  胖男人则把脸趴在了苏梦胸前,贪婪地来回移动。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性感的老婆自己上不了,居然被这头猪给上了。

  我攥紧了拳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就在我犹豫的时候,胖男人和苏玲双双好了,两个人死死抱在了一起,苏玲掐着胖男人的后背,两条诱惑的长腿一下子伸直了。

  沉默了三秒钟后,苏玲用很嗲地声音说:“董事长,人家都和你好了这么久了,你答应人家当子公司远方旅程总经理的事情,怎么还没动静呀?”

  “快了快了,我老婆现在对我们关系有所怀疑,我不敢做的太明显,现在你结婚了,她也没得怀疑了,我很快安排你上!”

  “太好了,谢谢董事长!”

  苏玲朝着胖男人脸上亲了下去,胖男人满脸淫笑,用胖手握住了苏梦的傲人大胸,说“亏你想出来假结婚这一招,一下子就让家里母老虎没得怀疑了。”

  听到这里,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我当上门女婿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胖男人是特房集团的董事长——王国庆,婚礼上,他还作为苏玲的领导上台讲过话。

  苏玲是他的秘书,同时也是他的小三,之所以苏玲找我当上门女婿,是因为王国庆的老婆怀疑他们的关系,所以苏玲和我结婚打消她的怀疑。

  她把我当挡箭牌,好接着当王国庆的小三,一步步在公司里往上爬。

  我的心里一阵绞痛,没有想到,我居然入了这样一个坑。

  苏玲她不仅和小静搞在一起,扮演者老公的角色。

  另一方面,她作为女秘书,还和董事长搞在一起,当他的小三。

  我犹如看到晴天霹雳一样,快要站立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国庆对苏玲说:“对了,你那个买来的窝囊废老公,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不会碍我们的好事吧?”

  苏玲侧着身子对王国庆说:“不会,绝对不会,周伟这个人老实巴交,就是个窝囊废,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就算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也不怕,他就是我花钱买回来的一条狗而已,不会影响我们的。”

  我在苏玲眼里就是一条狗,我内心酸楚,眼眶一热,咬地牙齿作响。

  王国庆两只肥手一直在苏玲身上到处游离,不一会儿,他重新爬起来对苏玲说:“宝贝,又有欲望了,再来一次,嘿嘿,这一次,你到我上面来,用口来……”

  苏玲娇滴滴说道:“讨厌啊!”

  接着她爬到了王国庆的身上,整个脸趴在了他的裆部……


[ 此貼被SexDone在2020-02-10 22:1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20-02-10 22:10 | 回1樓
SexDone [樓主]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447
威望:425 點
金錢:324 USD
貢獻:8888 點
註冊:2019-05-18

  第三章:到底是谁有问题?

  我最后还是离开了特房集团大厦,找了个烧烤摊一个人喝闷酒。

  第二天回到苏玲家的时候,丈母娘陈淑华已经在房子里了,闻到我满身酒气,立刻翻着白眼对我说:“去哪里喝了,怎么身上都是酒气。”

  说完她又对苏玲怒其不争说:“你看看你找的好老公,一大早就喝的醉醺醺。”

  苏玲连忙拉我到楼上,可能是因为陈淑华来了,她对我的态度没有像昨天晚上那么蛮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完了她很紧张对我说:“我妈来了,估计会住一个晚上,你得把戏演好,千万不能演砸了,明白吗?”

  我和苏玲到楼下去,苏玲又再次挽着我,一副非常恩爱的神情,头还贴在我肩膀上,像个小女人一样,她的个子比我还高,贴在我肩膀上,显得很滑稽。

  丈母娘陈淑华看来对我不满已久,看见我招呼让我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要对我训话。

  她阴沉着一张脸说:“我女儿这么好的条件,多少有钱人想要和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上你哪点的,现在这些我也不管了,你不能这样窝在家里吃软饭。”

  吃软饭这个词,很是刺耳。

  苏玲在旁边打断陈淑华说:“妈,你说这些是要干嘛,周伟的工作不是在找嘛,我已经在公司里面帮他打过招呼了,过几天他就要去上班了。”

  “好,那工作的事情就不说了,我们就说一下生孙子的事情,结婚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苏玲的肚子怎么都还没有动静?”

  我心里面想,结婚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你女儿的身体我碰都碰不到,怎么个怀孕法?

  陈淑华念念叨叨,总之对我是十万个不满意,后面越说越扯,又说我是农村人,家里又很穷,说我完全配不上苏玲,真的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和她宝贝女儿结婚。

  “还有啊,我听说很多凤凰男结婚后,都会偷偷把钱给老家家人,小玲你可要当心一点啊。”

  陈淑华越扯越远,苏玲在旁边听得不耐烦,直接打断她,:“好了,妈你就别说了,你消停一下吧。”

  我差一点就想把所有事情真相说出来,不过最后忍住了,苏玲不断朝我使眼色,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陈淑华在的这一天,我就像过街老鼠一样,感觉矮半头,还要假装虚心接受她的意见,保持着一个微笑。

  到了晚上,苏玲终于第一次让我住她的房间里,我心里一阵高兴,幻想着我晚上终于可以和她做那个事情了。

  可是当我要爬上她床的时候,苏玲站在床上,叉着腰瞪着我,好像要把我扒皮了一样:“你只能躺地板,不准到床上来,明白了吗?”

  第二天,吃完了早餐,我听到苏玲和陈淑华在一楼吵了起来了,看样子这对母女关系也很紧张。

  苏玲对着陈淑华大叫着:“会生的,会生的,你能不能不要像逼什么一样逼我生孩子好不好?”

  陈淑华则不甘示弱说:“你倒是生啊,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有计划生吗?”

  苏玲被逼急了,居然把我拉下水,对陈淑华说了一句让我晕倒的话来:“我倒是想生,可是周伟不行啊。”

  啊!

  陈淑华傻眼了,把我叫到下面,眼神很快就朝着我的裆部看过来,盯着看了三秒钟。

  我被看的不自在,陈淑华转头看着苏玲又问:“是怎么个不行法嘛?”

  苏玲朝我使眼色,她可能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居然对我说:“怎么个不行法,你自己和妈说!”
TOP Posted:2020-02-10 22:1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