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口爆熟女,几年累积量多达一可乐瓶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口爆熟女,几年累积量多达一可乐瓶
大侠爱萝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0
威望: 3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9-03-04


口爆熟女,几年累积量多达一可乐瓶



本人30岁,未婚有一女友。说是女友,其实也就是一固定的炮友,因为工作的原因,和女友大约两周见面一次,每次都是干的人仰马翻。
她总是笑称我是属驴的,屌又黑又大,见了逼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完全以把逼心操烂为目的。说这话的时候,她一般都是爽到半瘫。
而我每次听到她说这话,就会把刚射过不久的半软鸡巴塞入她的樱桃小口。不理会她的被撑的变形的嘴巴发出的嘟囔,强行压住她的头。
女人都是一样,被操到爽了之后,被征服感和责任感,会让她为操他的男人做很多平时不愿意的事。相比女友的黑蝴蝶,我更喜欢在她的樱桃小口里抽插。
听着有时候插到喉咙让她发出的干呕声,征服的感觉会充斥我的胸腔,半软的鸡巴也会被她的香舌滑绕的怒目圆睁。和女友相处一年多,她已经完美的掌握了深喉的技巧。因为她不愿意吃药,所以口爆是每次做爱的必修课。
我喜欢射在伴侣的嘴里。这么多年的每个女友,炮友,或者技师,我总是要射嘴的。这是我癖好。每次看到伴侣跪着仰面张大嘴巴迎接浓精的样子,再联想到她们一本正经的出现在公共场合的端庄,心里的快感就油然爆发。风骚和端庄融为一体,快乐无边!!
扯了这么多,只是想阐明作者的癖好而已,人各有志,你愿意射逼你就去射,而我,黑驴屌先生,是一个热爱口爆的正义青年!
几年前的这个时节,柳树刚发芽,困扰我多年的手脚蜕皮的毛病再次发生。按照正常的节奏,抹药保湿,扛到五月份黄梅天,手足蜕皮的毛病自然而然的痊愈。
一天洗澡的时候,忽然发现腋下和大腿根部又两块深色的像是癍又想是痣的东西,这种色素沉淀的地方很容易衍变成瘤之类的,所以我吓了一大跳。我从不敢讳疾忌医,所以第二天就去了医院。
皮肤科的队伍相对来说没有内科或者其他科室的人多,排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叫到我的号。4号诊室,一位皮肤白白净净,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四十岁左右的女医生。询问病情,我如实交代。
女医生把我领到隔壁小房间,关上了门,帮我坚持大腿内侧。无奈黑驴屌先生的鸡巴毛太多,毛毛糙糙的遮挡了医生的视线。
医生带着胶皮手套,抓住我的鸡巴在那里扒拉着看,看着她低着头手扶着大屌的样子,我忽然就从担忧病情的困扰中走了出来,脑海里浮现两周前女友跪在我面前,手扶着鸡巴,吮吸我的毛蛋蛋的画面。不觉间鸡巴就粗大了起来。
医生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前面说过了,我是一个正义青年,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展现自己正义的一面。所以我尴尬的对医生说,实在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女医生说没啥,这很正常,上次见过一个小男孩,一进门脱了裤子就勃起了,脸红的像个猴子,问题是根本没人碰他。这样聊天之间,我的注意力也转移了,恢复了正常。
“是汗癣,不要担心,抹点药勤洗澡就好了” 女医生很快就给出了结论。
“一天三次,两周后不放心的话过来复诊”
“哦哦哦” 我变成了应声虫。
“还挂您的号吗 还是随意挂号?” 我下意识的问道。
“你可以挂我的号,我一三四在这里” 她指了指桌子上的名片,
“不放心的话拿一张,提前一天问我,白天我不太方便看手机的”
她真是个为病人着想的好医生,我道谢后就离开了诊室。拿药过程不表。
随手搜索了她的手机号,添加了她的微信。大约晚上的时候,验证通过了。我打了个招呼“陈医生你好。”  她没理会,我也没上赶着去追问。
两周后,我给她发了微信,告诉她我的汗癣颜色淡了很多,但是还是没完全消掉。她让我拍照看一下,然后回复我继续用药。
而之后的时间,我基本上每隔一周和医生保持沟通,慢慢的也摸出了她的作息规律,一般情况下,晚上六点之后,十点之前的时间是她可以回复信息的时间。有的时候看到她带女儿出去玩发的朋友圈,我也会点赞评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保持微信联系。一开始她只会回复和皮肤病相关的话题,慢慢的也和我说一些时事。
大约过了大半年,沪地发生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一个对社会带有恶意的傻逼,在世外门口砍死了一个学生。这种事情真的是令人愤懑悲伤,我实在不能理解这样的人,对无辜的孩子做这样的事情。
和她在微信沟通此事,两个人都充满着愤怒,互述着自己对这个社会的看法,对人际关系的理解,对社会矛盾的剖析。
我说不上来我自己是个什么性格,可能和自己从事的工作有关系,聆听别人的观点的时候会习惯性的说上,你说的对。即使我有不同的见解,也会用上这个习惯用语,然后再说一点自己的看法,这样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更容易被别人接受。在和她讨论世外的事情的时候,我自然而然的用了这个不算套路的套路。
因此给她的感觉,是意外的发现我和她的价值观在很多方面是一致的。我们俩相约一起去那个地点鲜花哀悼。那个情形现在想来还是悲愤的,和此文无关联,因此跳开。
此后她仿佛放下了对陌生人的警惕,我们时不时的聊一下时事话题,娱乐明星,那一段时间我能感觉到她对和我的聊天充满了期待。
有一天晚上,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有向往常一样的给她去微信,等我忙好自己的事情,我脑海里就浮现了她,也冒出了一个念头:如果等一会她主动的发微信问我在干嘛,那就说明她喜欢我。过来大约二十分钟,她发了微信过来,问我在干嘛。我当时乐的不行,因为她习惯了和我闲聊,等于对我敞开了心扉。
男女之间不会又纯粹的友谊,虽然她在微信说我和她是忘年交,两人差了十岁。说没想到学校毕业后这么多年还能遇到可以谈心的好朋友。她把我定义为好朋友。因为关系这个词,是由两个人来维持的,忽然想起网上的段子,说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拿我当爸爸…… 她把我当好朋友,我却想把她发展成我的炮友,所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纯洁的男女友谊呢?毕竟正义感爆棚的我,都会忍不住的去撩。
因此话题转移到家庭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女儿八岁,老公也是医生,因医术高明经常性的飞往三线城市的三甲或者二甲医院做主刀。聚少离多,做爱频率三个月一次。说这些的时候,我和她都不觉得生疏和别扭,因为前期的铺垫太久,我们的关系已经在心理上达到了无话不谈。
“三个月一次啊,云姐你吃的饱的啊?“ 她早已接受我喊她云姐。
“那有什么办法呢?即使他不出差,下了班之后还要弄孩子作业,哄完孩子睡觉后,我和他都想做点自己的事情,他看他的手机,我追我的剧。很多时候即使想做了,也会因为懒忘记“她无所谓的说到
“我一天一次到二次“ 吹牛逼就是我的本能,张口就开始胡说八道
“我靠” 她吃惊到爆了粗口
就这样,聊着,撩着。
偶尔发一些黄黄的图片给她,告诉她我就喜欢娇艳欲滴的红唇和肥硕的美臀。她都啐我。怂恿她发她的自拍照给我,她拗不过我,在拒绝几次后还是发了。
“哇,云姐你真好看!” 赞美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犯错的事情。
“哪有!”她会害羞,但是明显的能感觉到她很开心。慢慢的,不时的发自拍给我看,成了她的习惯。
有一次,她去黄山游玩,发了张大头像给我,化了些许的淡妆,红唇娇艳欲滴。
我回复她:云姐,你这个嘴唇性感的要了命,我好想吃呢?”
“哈哈,我在黄山,你可吃不着呢“ 
”等你回来我要吃,嘿嘿“ 我顺杆子网上爬。
“只要你敢来” 她回复了我,还带着个笑眯眯的坏笑。
呵呵,正义的我,本名叫黑驴屌!隐藏了快三千字的真名再一次被她的回复喊醒,放心吧云姐,我不仅敢来,而且会吃,还会做我最爱做的事情哦。
她结束休假,回到单位被安排值夜班。原因是有人皮肤烫伤急诊被年轻医生瞎几把处理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微信上跟我诉苦,说女人夜班会老的快
我回复她:夜间阴气重,所以老的快,勤做爱多作爱,阳气浓浓专制老的快
她说:没得做,感觉半年没做了
“我可以帮你,嘿嘿”
“哇,你真够不要脸的,家里一天两次还吃不够啊,还要吃我” 她嘻嘻哈哈的
“真的,小弟就是天赋异禀呢,等我,我来拉“
“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前仰后合,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
我没理她,去洗澡了。打泡沫的时候摸着粗鸡巴,安慰道:“等下让你好好爽爽” 为何别人总说鸡巴是男人的老二呢?因为它和它的哥哥心灵相通啊,明显的感觉到它听到了我的安慰,快乐的抖了两下。
半个小时左右,她来信息了“你在搞啥,不会真来了吧?”
“嘿嘿,你怕了吗?我可是刚洗了个滑溜溜呢 ”
“我靠我靠,你是个傻子吗 我在逗你玩呢 你可别乱来啊 ”她有些慌乱。
“云姐赶紧的把你的值班室留个门,免得我敲门会惊到别人” 我才不理会你的慌乱呢
“我靠”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了。
到了值班室,快一点了,门是半掩着的,她的确怕我咣咣砸门惊到其他人。我推门进去,她哭笑不得,和我说她逗我玩的呢。我把门反锁上,不理会她在说什么,把她挤到了墙边,开始吻她,她挣扎着一会,开始回吻我。
身为经验丰富的黑驴屌,闭眼单手解扣子的能力真的很强,我其实有点骄傲的呢。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剥了个精光,白花花的肉嘟嘟的像个小绵羊。我一边吻着她的舌头,一手揉着她的奶子,我的云姐一手掌握不住的。揉的她娇喘连连。粗大的黑驴屌盯着她的小腹。手顺着奶子往下走,逼已经泥泞不堪。
把她放到床上,她的两条腿紧紧的夹着,我强行掰成了M腿,茂密的阴毛下,两片肉肉的黑蝴蝶早已咧开了嘴,淫水在灯光下闪着饥渴的光芒。我扶着大粗屌,在她的逼口来回摩擦,她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呵呵声,我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大鸡巴要来帮你了哦 我的骚云姐“ 她紧逼着眼睛,听到我说的话,腿竟然不由自主的夹紧。
“扑哧“ 带着叽叽的水声,大黑屌进了个头。她忍不住的叫唤了一声
我把她的丝质小裤裤揉成一团,示意她张嘴,她有点发愣,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你这样叫会让别人听到的“
“啊“ 她害羞的不得了。
“张嘴,云姐!“  她张大了嘴,样子骚的不行,我把她的内裤塞了进去,但是只能进去一半。
”再张大一点“
她照做了。
一整条内裤死死的塞满了她的嘴,真看不出来她的樱桃小口能含的住这么大一团内裤,看来云姐吞吐我的大黑屌问题不大啊
对于泥泞不堪的逼,千万不要猛插进去,而是一点点的进,快速的出,前奏一定要缓慢,要磨她。云姐明显的受不了这种节奏,她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屁股,希望我插的再深一些。我用行动告诉她,九浅一深会更舒服。
我啪啪啪的撞击着她的耻骨,带动她的奶子波浪般的晃荡,我忍不住的伸出手,薅着她的肥奶,拧着她的樱桃般的奶头。她像是迷离了一般,晃着脑袋,嘴里因为塞着内裤,发出轻微的嗯嗯声。
我记得她说她是顺产,顺产的逼我也操了不少,像云姐这种温暖的夹着,却没紧到箍的鸡巴发疼的这种还真是少见,仿佛两片肥肉包裹着,温暖且油滑,裹得鸡巴酸爽无比。
大约五分钟,我就有点吃不消,感觉屁眼一麻,精门要开了。我赶紧咬了一下舌头,剧痛让自己分散了注意力。专心的在云姐的肥逼里玩九浅一深。看着两片又肥又厚的木耳被大黑屌撑开,这简直刺激的不得了。
“砰砰砰!” 有人敲门。
我操,要把我吓到阳痿吗?
我赶紧停止了抽插,云姐也从迷离的状态中苏醒,慌乱的把我推开。
鸡巴拔出的时候 发出了”噗“的一声。她慌的找不到内衣。
我把她嘴里的内裤拉了出来,她才想起来要回应”稍等一下,马上过来!“ 内裤上都是口水,她索性直接真空穿上了白大褂,稍微理了一下头发,急匆匆就要走。
我拉着她的手,示意她看我的鸡巴,她脸红扑扑的,小声的说,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熟女还真是放的开,值班的时候直接就是内衣罩着白大褂,现在我的云姐光着屁股和奶子罩着个白大褂,也不知道病人能不能看的到她的奶头呢,我浮想联翩
躺在她的行军床上,大约四十分钟,云姐回来了。
她说今天不敢做了,这个要吓死人的。问我能不能改天。
我说可是我的鸡巴还硬着呢,其实我等了四十分钟差一点要睡着,是听到她大声说话的声音,知道她要回来了,所以提前把大黑屌撸的勃起。
“你不会一直硬着吧“ 她大吃一惊的表情,真的很诱惑,我想让她大吃一精。
“一想到操你的这种感觉,我就软不下来。“ 我舔着她的耳朵,说到。
她陷入了犹豫中,好一会她下定决心了一般,说到:“今天真的没法做了,姐姐先帮你弄出来吧“。说完便让我躺下,她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舌头舔着我的奶头。熟练的动作让我想起了洗脚店的飞机技师。
“云姐,你用嘴帮我吃出来,手太干了,弄得不舒服” 红唇如此娇艳欲滴,怎可轻易放过。
她迟疑了一下,蹲在床边,我顺势坐了起来。她含了下去,一下便吐了出来。
“怎么这么咸?” 她皱着眉头
“是你的水啊,我的姐” 我笑了
她拧了我一把,埋头苦干了起来。时而吮吸,时而深含,时而用舌尖舔弄马眼,口交水平高超无比。看着她被鸡巴撑满的小嘴,回想起初次见她的时候,她文静的坐在椅子上,轻声的询问病情的端庄,太震撼了,一年多的铺垫,终于让我拿下了你的小嘴。
我示意她转个身,头靠在床上,她不明其意但是还是照做了。我站了起来,跨立在她的身上,鸡巴指着她的嘴。她立即张大了嘴,嘴上的口红因为吮吸有点掉色,也有点不均匀,让她的嘴长大着看起来像是腥红的肉洞。
我像操逼一样的在她的嘴里抽插,她乖乖的配合着,时不时的用舌头在龟头上转圈圈。眼睛看着我,如毛片的女优。
抽插了近十分钟,她推开了我,喘着粗气,嘴里嘀咕着:”你要把我累死吗?“
我上前一点,把蛋蛋压在她的鼻子上,一边套弄着鸡巴一边示意她舔我的蛋蛋。她把我推开一点点,头往下缩了一点,舌头在蛋蛋上温柔的舔舐着。慢慢的从蛋蛋滑到了会阴的位置,鼻子顶着我的蛋蛋,舌头在会阴处滑圈圈。
“云姐,你真的是太会舔了” 我呻吟着,虽然看不到她的淫荡的表情,但还是酸爽不已。
她忽然舔了我的屁眼,麻的我哆嗦了一下。
我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别舔那里,不干净!”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可以这么虚伪,我喜欢你舔啊,爽的一比。
她听到我的话,反而不退缩,说到:“你洗的很干净的呢” 不仅舔着,还用舌头顶着。
嘴里还销魂的呻吟。好云姐,真的是经验丰富。酸麻的感觉充斥了我的脊背。其实我想让她这样一直舔下去,可是虚伪的本能让我躲开了,我扶着鸡巴插进她的嘴,拼命的插着,完全不管不顾,她时不时的干呕着,我越插越深,射的时候顶在她喉咙口,她拼命的打我,想让我松开一点,我按住她的脑袋,顶在最深的地方突突突的射了起来。约莫着射了十多下,我爽的没控制住,松开了手,她推开了我对着垃圾桶呕着,精液和胃液粘粘的混在一起,挂在她的嘴角,我跟了过去,继续插进她的嘴巴。她舌头卷着,滑着,头一前一后的动着,一直到把我舔的有点过犹不及的刺激。
我看着她眼泪都呛了出来,但是依然像个讨好主人的母狗一般的舔吸着我的鸡巴,我的圣人感占据了我的身体。我抽出了鸡巴,递了几张纸给她。
擦拭完毕后,我抱着她,说“谢谢你云姐,你让我爽爆了,真是对不起,后面射的时候插的太狠了,都让你吐了。“
她很大度的说,“没事的,你爽到了就好。“
我说云姐,你的屁股这么大,我今天还没从后面操呢,你知道我最喜欢后插了
她说,少贫嘴,下次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你操个够,快点走吧, 等下要是还有人来就搞笑了。
我假装依依不舍的走掉了,回到家发微信,发现她真的没有生气我顶着她的喉咙射,看来我还是不了解熟女呢,我还以为她要和我绝交了,哈哈。
“云姐,今天没让你爽到,你看明天白天我们再来一次,小弟一定操的你爽翻天!“
“哈哈哈“ 她毫不在意
就这样,温柔端庄的云姐,成立黑驴屌先生的秘密炮友。每周我们都要做爱两次,每次都顶着她的喉咙射精,都是在她值班后的白天。
云姐不愧是医生,准确的测量出我每次的射精量,前两天云姐和我说,这两年她误食我的精液的量至少600ml。
“600ml?” 我从她的脸上下来,开了瓶可乐,差点被这个数字呛到。
“是的呢” 云姐骄傲的很
那是一个可乐瓶的量呢,放心吧云姐,我一定提高产能,争取一年一瓶!!
TOP Posted:2019-04-03 09:21 | 回樓主
旭辰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74
威望: 48 點
金錢: 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2-24


1024
TOP Posted:2019-04-03 09:54 | 回1樓
弱水淫魔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619
威望: 70 點
金錢: 531 USD
貢獻: 2169 點
註冊: 2018-07-30

大屌哥真厉害羡慕羡慕
TOP Posted:2019-04-03 10:4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