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身高163的同桌啊——作者去哪儿了?好久不见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身高163的同桌啊——作者去哪儿了?好久不见
小黄文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7
威望: 16 點
金錢: 15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0-10


身高163的同桌啊——作者去哪儿了?好久不见



人过30就特别容易陷入到记忆的漩涡里,说实在的 ,混的不行,呵呵。几年前在社区有过账号,不过从来没有回复过也没有发过东西,不用不用就忘记了,再也找不回来。直到早前看到你的帖子,心想着我也投稿一把,万一被选中了,再上一次岸,倒也是一件让自己满意的开心事。
码字之前习惯性地点上一根烟,是因为有烟瘾;在过去的16年里,流连花丛,热衷性爱,对性有瘾;再说现在,回忆往昔,心酸脾颤,是对她有瘾。
人生总是从懵懂中来,在迷茫中离去。第一次接触性是在自家的天花板上,农村的二层泥楼,天花板是木质的 ,没有柏油刷过,有一块被虫蛀了,空了一个洞。我就是在这个洞里第一次看到男女之事,当然,是在电视上。那是淳安的表舅舅来家里,为把我过继给他之事而来。他那时候已经检查出肝癌了,家里还有个地板厂没人继承,我已经是他传宗接代最后的希望。
这次是第三次或者第四次来了,但是我妈还是没同意。这让他很是受伤。我爸为了安慰他受伤的心灵,用男人之间的方式。给他放起了几个台湾来的新片子,金碟豹的,高清无码,质量上乘。那时我妈去邻居家扯闲,我被赶到楼上,在那个地板上方的破洞里,我第一次学习到了生理卫生。
那天我在破洞处趴了两个多小时,什么日本、欧美,什么口交、乳交,什么双飞、3P,我一日学成。这后来直接导致了我初中同桌的辍学。

我的初中同桌金华,女生,163,比我高一些,发育的很是优良。短发,瓜子脸,上面长了些雀斑,骨架小,胸部极大,至少有D罩杯,身上的肉也有一些,但是看上去并不臃肿,而她那天生的肥臀,更是差点要了我小命。
在偷看A片之后一周的一次早晨跑操,金华排在我的身后,跑了几圈,身前的同学携带散了,直接坐地绑鞋带,情急之下我只好踩了急刹,金华就像肉弹一样撞到了我的身上。那时候初中女生的文胸没有现在这么多花样,只分有海绵的和没海绵的。金华胸大,买不到有海绵的,所以,聚托的效果不是特别好。当时我的后背像是被两个巨大的肉球从上到下按摩了一次,接着两个肉球又压到我的背上,我的后背甚至都能感觉到巨乳被压扁的整个过程。我当时想到了胸推,接着胯下就支起了帐篷。金华是那种典型的胸大无脑的,智商不行,情商也不行。当没事人一样,狠狠看了我一眼,揉着胸,骂我“你这个王八蛋,干嘛突然停下,痛死了啦。”接着居然当着我的面就揉起胸来。那是我第一次流鼻血。
金华虽然是我的同桌,但是我们感情一般,很淡。因为我是小组长,而她老是要抄我作业,甚至考试的时候还要我帮她作弊。当然,作为小组长的我是很有原则的,基本她不扭我我都不会给她抄。金华这里是很热闹的,特别是晚自习的课间,总有自己班或者别的班的小阿飞来摸她的奶子,她一开始也拒绝过,但是很快后来她就放弃了,并且总是会有很多零食和课外书。直到隔壁班出了一件丑事。一个女孩,住校生,居然被人爬了窗户,珠胎暗结,怀孕了。女孩我也认识,皮肤白皙的黑长直,平时很乖,学习也挺好的,居然和学渣搞大了肚子。并且是在8人宿舍。
我们班主任作为训导主任立马开除了这两个害群之马,之后对我们班也进行了严打,金华是特殊照顾对象。同作为走读生,我被安排每天送她回家。这一送就送出了事。
当时农村经济十分窘迫,没有工业,种地收入太低,加上小机械化的普及,全是富余劳动力。这时就出现了外出热潮,有出去打工的,也有出去种植大棚的。我妈不放心我,所在在家承包了几块山,砍柴,金华的父母则出门去种大棚,她家出去的早,获的了不菲的收入。是镇里前几批盖上大房子的人家之一。金华家只有奶奶一个大人,年纪大了,除了能做点饭,其他能干的很少。
本来我家和她家并不完全顺路,但是为了完成班主任的任务,也为了满足心里对异性的幻想,每次放学我都坚决完成班主任的任务。金华只要回家路上有零食吃,就不管我。那天是周末,我照例送金华回家,但是在她家门口,没有见到她奶奶。我多嘴了问了一句,“你奶奶呢?”
“去喝酒了。”
“那你晚饭吃什么?”
“我和我弟弟泡个泡面吃就好了呀。”
“你还有弟弟?”我是真不知道她还有个弟弟,“要不然,我做饭给你吃吧。”
我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但是金华就当真了。真的带着我进了她家,还好,她家里油粮米面啥也不缺,我去做饭,金华也不帮忙,说是要去看看弟弟,我知道她肯定是去看电视了。
等我做好了饭,去喊她,她还真的在看电视,旁边还坐着个头很大,呆呆傻傻的小男孩。
“快,叫姐夫。”金华拍了一下她弟弟的脑袋。弟弟眼睛有些斜视,含糊的叫了一声“节夫”。我看了看金华,金华换了一身睡衣,我们的校服质量有些差,没有弹性,紧身,很不适合她,并且在灯光的照射下,我居然发现她连内衣都没有穿,粉绿色的睡衣很透,我居然隐隐错错的看见了整个胸型,淡褐色的乳晕和乳头清晰可见。
“你干嘛啊,真当我不是外人。”我有点郁闷。
“你都给我做饭了,在我们家只有老爸给我们做饭吃。”金华笑了笑,帮她弟弟坐上桌子,一边给喂他吃饭,一边朝着我看。
好嘛,我居然喜当爹了。
“好吃吗?”我的眼睛都在她的胸上,刚才她去打饭的时候我居然看见她的内裤了,白色的,黑色镶边,还有些小动物的图画在上面。但是我那时候除了敬礼之外,啥都没干成。
“真好吃。”倒是她弟弟回答了我,可不是好吃嘛,我放了两倍的味精。
“乖,你们吃着,我先回去了。”我摸了摸了金华弟弟的大头,准备回家。金华却也没什么表示,看了我一眼就继续吃饭了。
其实我家里没人,爸妈还在山上。我那天的晚饭了,泡了一碗泡面,加了一包榨菜。当天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不禁又想起了金华的肉体,小鸡巴硬的难受,就学着上回看过的欧美男优在射之前撸管子的动作摸了起来,那时候我还真不会撸管。一边撸着,一边想着金华的样子,又浮现出A片里的场景,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速度不断加快,我有点小聪明,很快掌握了撸着包皮刺激冠状沟的撸管诀窍,又撸了十来下,一股要小便的刺激让我骑虎难下,一边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怎么样,一边又很享受这种快感,不过在本能下我还是又重重地套弄了几下,接着就尿了,乳白色的浓汁冲了出来,滑了一个角度很高的抛物线,啪啪啪地落在地板上,就在这个时候我“呕~”的一声,吐了。小腹的剧烈收缩让我吐了,晚饭刚吃的榨菜还没来的及消化就原路返回,落在那还没长好的鸟窝里,鸡巴上也全都是。我全身酥麻躺在床上,身上全是臭汗,心想这用手撸都已经爽成这样,那用上金华那不的上天成仙。
等我再去洗完了澡,心里对金华的渴望就更强了。手不自觉的又摸到了鸡巴上。
这个时候窗户外“节夫~节夫~”的叫声打断了我。我往外面一看,居然是金华带着她弟弟来找我了。
“你们怎么来了?”其实我们两家还离着挺远的。
“我弟弟找节夫呢。”金华笑着说,“他平时都不出门,今天他一定要出来找你。”
我有些高兴,匆匆下了楼,锁上门走到他们身前。
“怎么不让我们去你家玩玩,我还没见过书呆子的房间。”金华看见我锁了门问我。
我脸上一黯,“我家里挺破的,也挺黑的。还是去你家吧。”也不等金华说下面的话,我拉起弟弟的手就往她家的方向走。金华洗了澡,还是那套睡衣,不过穿上了内衣,很大件的布质的胸罩,内裤也换了一条肉色的棉质内裤。走在路上聊着一些无聊的话,弟弟不大会说话,光是傻笑。
到了她家,奶奶还没回来,一边看着动画片,一边逗着弟弟,一直到了9点,弟弟困了给他放到床上,我们俩才有独处的时间。
“你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故作镇静的问了她一句。
“干嘛,你想干坏事啊。”
“什么坏事。”我故意装傻。
“你们男生想干什么我还不知道吗。”我一听脸上有点红,心里有点生气。
“你就不能不让别人摸啊。”
“不让他们摸,他们还要打我,能怎么办?”金华说的我还真不知道。
“怎么了?还有人打你啊?”
“就是隔壁班的那个人,他打了三次,我实在怕了,只好随他们了,他还叫别人也来摸。”
我一时沉默了,我惹不过人家。当时就打了退堂鼓,准备走了。这时金华拉了我一下。
“你想摸吗?”
“我,我想摸。但是...摸了,我不也和他们一样了吗。”
“不一样啊,是我自己愿意的。”
“真的?为什么?”
“我弟弟喜欢你啊,你还烧饭给我吃。”
“那你呢?你喜不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你个矮冬瓜。”金华开心的笑了起来。把我的心都融化了。
“可是我喜欢你啊。”我是真的喜欢金华,就是自卑没有表白过,当然她的肉体我也很喜欢。
“真的啊?”金华认真地看着我,“那你亲亲我。”
我快速地坐到金华的身旁,一只手撑在床上,身子靠着金华,一股少女的清香沁人心脾,在金华的脸上蜻蜓点水地香了一口,说道,“金华你真好看。”
金华皱了皱鼻子,撅着嘴说,“你还真亲啊。”
“你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嘛”,我嘴上说着,金华不曾反抗的举动,让我胆子更大了,撑着床的那只手接着抠挖起她的屁股来,金华被我骚扰,扭扭捏捏的躲闪,却没有起身离开。
我全身火烫,像是被点着了,一把抱起金华摔在床上,整个身子压在她的身上,胸口传来绵软之际的舒爽滋味,手不自觉地抚摸上去。揉压之下,只见原本浑圆的肥奶被挤压出各种样子,但是金华却只是脸红耳赤,并没有反抗和像AV里浑身颤抖的样子。看来这奶子被摸多了,也不是那么敏感 。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金华伸手抱住我的头亲上了我肥肠一样的嘴唇,我很是尴尬,因为早前吐了没有刷牙,现在还有一点异味。但是金华却没有一丝不适的样子,樱唇吸力十足,直接将我身体的空气都了抽了干净。我的舌头直接伸进了她的嘴巴,和她的香舌在她的贝齿后邂逅,几番缠绵,带着清香的口水在嘴里互相交换着。金华的鼻腔里也跑出许多销魂的呢喃来。
我的小鸡巴难受极了,在金华的两腿间胡乱顶着,疼痛不已,我心下一横,直起身子,脱起了金华的裤子。金华只是稍微抵抗便让我脱下了那条透光的粉绿色睡裤。我低头一看,眼睛都迸发出火来。当时,她的上衣被我撩了一点上去,露出了有些丰腴的肚脐眼和小腹,一条包臀的肉色内裤包在她的神秘地带之上,内裤的边缘陷到肉里,十分淫糜。
而在饱满高耸的阴阜位置,一坨浓密的阴毛被内裤包着,不断挣扎,而在胯下的位置,内裤的布料被打湿了一块,颜色略深,与旁边的干燥的肉色泾渭分明。我三两下脱光了自己的下半身。爬到了她的身上。
当时我们叫男女之事叫“蹬腿”,很是形象。当时我的样子就很像蹬腿,一个硬的发烫的小鸡巴在金华滑腻温热的肉缝里捅来捅去,不得门径。躺在床上的少女最私隐的部位被侵入被撩拨,面色绯红,呻吟连连。
我看了一眼紧闭双眼,檀口微张喘息着的金华,心里倒是冷静下来,跪坐在她的两条肉腿中间,用手扶着我那根小肉棒,学着AV里的样子对着会阴上方微微张开,正汨汨流出透明爱液的粉红肉洞缓缓地斜插进去,很快我的小和尚就被一圈和软骨一样的物事给箍住了,不得寸进。
“你放松点啊,我被你夹住了,进不去。”还没等我说完,啪嗒一声,我的鼻血毫无征兆的滴到了金华的小腹上,滚烫的鲜红血液让金华的腹肉一紧,“你怎么又流鼻血了。”接着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倒是让紧闭的蓬门大开,我一用力,感觉捅破了一层保鲜膜,整个龟头被刮的生疼。金华藏了16年的贞洁居然就被我轻松破瓜了。
“哎哟~痛啊!”金华带着哭腔拍打了我一下,但只是象征性的用膝盖顶了顶我,并没有阻止我的进一步的动作。进了甬道,里面十分湿滑温暖,虽然我的鸡巴短小,却还是能感觉她甬道里一阵一阵的蠕动。
等金华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渐退,我就学着A片里的动作,将腰甩动起来,随着我的扭动,金华嘴里的呻吟也变得生动起来。说来奇怪,我虽然是初哥,金华也是处子,但是我一直插了几百下,却一点没有爆发的痕迹也没有,反而越来越有劲越来越有章法。把个金华给弄的四肢瘫软,浑身像是染了胭脂。
最后还是在金华阴道里一阵又急又快的收缩之下,我的肉棒被裹夹的酥麻无比,这才感觉到背脊一紧,腰椎下沉,前列腺像是被捏爆一样,赶紧把湿漉漉的小烧火棍抽了出来,用手紧紧握着撸着包皮前后扯动了十几下,埋伏在卵袋里的亿万精兵就噗噗噗得全射在了金华的小腹,阴毛和微微张开的阴唇之上。
呼~呼~我躺倒在金华的身边,全身像是水里捞出来的,全都湿了。我歪头亲了她的耳垂,粉脸,又亲她的红唇。她热烈的回应我,偌大的房间里全是啪嗒啪嗒的亲嘴声,感觉整个少女闺房也潮湿起来。
“舒服了吗?”金华有些气喘着说。
“舒服死我了。”我心里乐开了花,没想过有这么一出。
“那你会对我好吗?”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真的?”
“比今天做的真题还真。”
“你要不要再来一次,我奶奶今天不回来。”金华居然诱惑我。
“。。。。。。”
第二天一早,我给金华和她弟弟买了豆浆油条豆腐馅包子,悄悄摸摸地离了金华的家,小棒球棍上火辣辣的,一直有尿感,脱了裤子却没有尿。看来是使用过度了。但是想到一晚上和金华的大战,心里还是得意非凡,我的舌头舔过她每一寸肌肤,每个洞都进了,每个指甲缝都没错过。
之后的日子,在山野中,在田园里,在学校的卫生间,在金华和我的家里,我们留下了许多的汗水。直到初三下班学期的末段,正是考高中的关键时间,金华居然一连几天没来上课。
这天我和一帮尖子生在数学老师的小灶之后,头昏脑涨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结果鬼使神差的往金华家方向走了过去。
金华家门口围了许多人,正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孩子都有了”,“这么小就和男的睡了”等等桃色的话语,我一阵冷汗,刚要逃跑,却见一个黄毛的小子被人从村外压了进来。
这小黄毛就是之前经常来摸金华的混蛋小阿飞,压他的是他的父亲。搞大金华肚子的居然是他。
我躲在人群之后,看着两家人谈判。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人一起退学,跟着金华父亲去种大棚,我心中五味杂陈,堵的说不出话来,悻悻的回了家。
之后,我中考高出市一中分数线100分,上了高中。大二的时候居然接到金华的电话,他的弟弟走了,临死前想要见见节夫。
回到老家,见到了挺着大肚子的金华,整个人像是肿了一圈,牵着一个5、6岁的顽皮猴子。我这才知道,弟弟只小我们3岁,只是得了病,看上去像是只有幼儿园水平。也知道当时小阿飞日夜都想睡了金华,可是金华却把身子给了从不欺负她,还老是逗她开心的我。
“你老公有没有对你不好?”我担心她的处女之身被我拿了他老公会嫌弃她。
“他强上我那次,我又出血了,很多。”她戏谑的说。
“大姨妈?”我有点尴尬的自我安慰。
“哈哈哈哈”金华又笑了起来,笑的还是那么阳光,让人心神摇曳。
去年我回老家摆结婚酒,在市区的快捷酒店里,金华两条腿扯的像是一字,我舔的满脸都是她的白带。我又问她这个问题,她说“我还是喜欢你的千捣银针,不脹不疼,酥酥麻麻的,还特别持久。”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字,果然是初恋,第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影响多甚。本人以小鸡鸡发誓,所述皆为事实。和金华的影像资料是一点也无,记忆全由心所存,今日细细回味不甚唏嘘。我本身没有什么本事,只有脸皮厚和油腔滑调添为长处。痴活32年,也有数十次采花之历程。若是得了一码,便将我十数年的浮世欢歌付诸社区,权当是为1024添砖加瓦了。
若是需要私隐图像,请回信,未被内子发现的还有十来张,算是与诸位caoliuer共享红尘。
TOP Posted:2019-03-22 19:46 | 回樓主
麦田散人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104
威望: 211 點
金錢: 347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8-28


年龄有点对不上啊
金华还没初三都16岁了
TOP Posted:2019-03-22 20:24 | 回1樓
无悔的青春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4487
威望: 418 點
金錢: 100 USD
貢獻: 100 點
註冊: 2017-04-04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3-22 21:0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