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此去经年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此去经年
熊猫而不熊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72
威望: 58 點
金錢: 19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5-25


此去经年



此去经年


(本故事纯属虚构,书中的人名、地名均为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很多人说,大学里你不谈恋爱、不挂科、不打游戏,你的学生时代就不会完整,其实,完不完整只有你自己最明白,不虚度光阴,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这不就足够了么?
    2006年9月1日,我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步入了X大,从此开始了奇妙梦幻的大学生活。

第一章、    初相识


    我刚推开宿舍门,就看到一个裸男正在宿舍里玩电脑,
    “你好,我叫孙凯,昨天到宿舍的。”
    “你好,我叫冯惊豪,以后就是一个宿舍的兄弟了。”
    “他们四个都到了,刚出去领被褥去了,我给他们打电话帮你一块拿回来得了。”说罢孙凯拿出手机打了电话,“老大,咱宿舍最后一个也到了,你们把他的被褥一块带回来吧。”
    我当下说了声谢谢,简单收拾了下自己的行李。X大的男生宿舍一间能住6个人,一侧是两张上下铺,另一侧上铺可以住人,下铺则是六个桌子,我按照标签找到自己的位置,将东西简单放好。
    说话间,另外四个人都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宿舍。
    老大钟吾,北京人,因为长相老成被定为老大;二哥张锐,温州人,一口纯正温普奠定宿舍老二地位;老三孙凯,本地人,父母都是X大的教授,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在一个校园里,用他的话说,他的世界就X大这么大;小五伍子峰,内蒙人,家里几千头牛,就是有点居无定所,每次回家都得先跟爸妈问好了在哪个旗;小六赵金来,瘦的跟猴一样,年龄最小;我因普普普通,没有明显标志,自然而然成了老四。
    “哥几个,东西都收拾好了,晚上一块去吃饭,去跟教导员、辅导老师拜个码头。”老大的爸妈这次随他一起过来,趁还未正式开学,先跟老师打个招呼混个脸熟。

    晚上,云顶山庄,我们早早到了包间等候,老大和他妈妈在楼下等教导员和老师,我们五个和他爹坐在包间里拉家常。“以后你们就和小钟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了,可要相互好好关照啊”。钟建国,据说是北京某部委领导,看楼下停的京A奥迪,专职司机,就知道职位肯定不低。
    “一定一定,叔叔放心,我们一定在大哥的带领下好好学习,共同进步。”小六嘻嘻哈哈的跟钟叔叔打着招呼,钟建国微微一笑。
    “叔叔,您放心吧,我们能分到一个宿舍,就是缘分,一定会相互帮扶。我爸妈都是X大的教授,生活上学习上会多多关照哥几个。”老三毕竟不一样,说话水平比小六高了好几个档次。
    “哦?令尊令堂都在此处?”钟建国有好的笑了笑,“我爸妈去南京参加学术会议去了,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
    钟建国伸出手和孙凯握了握,“那改日一定登门拜访”。老三也热情的握了握手,笑哈哈的回应着。
    这时,门外响起服务员的声音“晨曦厅六位贵宾到。”说话间,老大和他妈妈,还有三位女性、一位男性走了进来。
为首的就是老大的妈妈,大名王蕊,年龄40出头,妆容精致,面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她身旁和她有说有笑的就是我们的教导员赵安然,妆容年龄和王蕊相仿,大概机关的女人都是这样。身后的是一班辅导老师,欧阳和,年龄三十出头,体型微胖,一双豪乳傲立胸前,再旁边的是个三班辅导老师,宋悠悠,研究生刚刚毕业,现在是我们的实习老师。那个男的是二班辅导老师,楚天游,也是三十多岁,体型适中,丝毫没有中年男人的油腻感。

    酒席在一片觥筹交错中开始了,几位女性喝着红酒,其他人都喝着白酒。钟叔叔让司机搬上来一箱茅台,说今晚喝完他。我们几个哪见过这种阵仗,几倍白酒下肚就已经头昏脑胀。老五仗着体格健壮,加上从小喝草原烈酒长大,硬是喝的面容不改,倒是楚老师,看着戴个眼镜瘦瘦弱弱的,酒量是真的好,在钟叔叔和我们六个的轮番轰炸下,竟然毫不畏惧,而且有愈战愈勇的气势。几位女同志也看不出来酒量深浅,都是浅浅的酌着。
    “赵辅导员,欧阳老师、宋老师、楚老师,这几个孩子就拜托你们了。”钟叔叔挨个和几个老师打着招呼,几位老师也热情的回应着,酒桌上的氛围一片热烈。
    “老四,你看欧阳老师的胸,真他妈的大啊。”小六和我悄悄说着,我偷偷抬起头一看,“嗯,起码有E”。“她刚生了孩子,还没出哺乳期,这他娘的,也不知道小孩吃不吃的完,多的能让我尝尝多好啊。”
    “来来来,快擦擦口水,都滴到地上去了”。我和老六嘻嘻哈哈的闹着,时不时偷瞄一下E罩杯大奶,真是一种享受。

    迷迷糊糊中,我们几个硬是把这一箱酒喝完了,除了楚老师和钟叔叔,其他人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了,尤其是老五,后边连喝两杯大的酒后就扛不住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司机小周,你送几位老师回去,你们几个今晚就睡山庄里,明天再回学校把。”钟叔叔让司机把四位老师送回去,又给我们安排了大的套间休息。我们几个醉醺醺的相互扶着进套间睡觉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口渴,爬起来到处找水喝,这栋房子类似于别墅构造,我们几个睡在3楼,我找了一圈找不到水,迷迷糊糊就往下走。走到二楼,听到隐隐传来呻吟声,我瞬间清醒大半,这声音明显是女人叫床的声音,作为高中AV小王子,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于是我脱了鞋子,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在一间睡房门口,这明显是声音发源地,门关的死死的,声音传来也是隐隐约约“草,这酒店隔音效果修这么好干什么。”我急了半天,转头一看,发现客厅的阳台和房间是连着的,于是我悄悄的从客厅爬了过去,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睡房的阳台没锁。我悄悄的爬过去,顺着窗帘缝隙看了进去。
好一副香艳的场面!只见两人正赤身裸体,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女的双手环在男的脖子上,双腿盘在男的腰上,男的双手抱着女人的大屁股,鸡巴刚好对准阴穴,扑哧扑哧的声音从交合处传来。
    “啊~~老公,好舒服,啊~~我要~~~~”
    “小骚货,舒服么”
    “啊~~舒服~~~好舒服~~,操我,老公,快点~~~~”
    我一听,我靠,这不是钟叔叔和丁阿姨么?现场表演活春宫啊。
    “啊~~老公,好舒服~~~再快点,用大鸡巴插我~~~”
    “小骚货,来了~~~~”钟叔叔开始快速冲刺,丁阿姨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真看不出来,钟叔叔体力这么好,竟然能用“老佛抱树”这招,看来腰力很好啊。
    “啊~~~~要死~~~好爽~~~~唔~~~~~啊~~~~~~”随着钟叔叔最后冲刺,腰用力往上一顶,丁阿姨整个人开始不自觉的颤抖,小穴喷出一股水流。丁阿姨竟然潮喷了,这只在AV里看到的场景今天竟然真的见到了?
    不自觉间我的手握住了早就坚硬的鸡巴,只见丁阿姨整个人都摊在床上,小穴里还不断有精液混合着淫液流出,钟叔叔把鸡巴送到丁阿姨嘴边,丁阿姨张开小嘴开始舔舐,我再也忍受不住,手上套弄速度加快,痛痛快快射了出来。


第二章、十一假期


    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个陆续醒来,钟叔叔和丁阿姨叫我们吃早餐,昨晚的香艳画面一直刻在我脑海里,看着丁阿姨满面红光的笑脸,我就忍不住硬了起来,看来昨晚钟叔叔把丁阿姨喂得很饱啊。
    中午,钟叔叔和丁阿姨和我们告别返回北京,临走前我们六个和他们一起合了个影,看着照片里丁阿姨的笑脸,我又忍不住硬了起来。

    老大不出意外的当上了班长,其他几个人也都进入几个不同的部门当干事,有的也加入了社团,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就要正式开始了。

    我因为对健身比较感兴趣,加入了健身社团。这天,我们社团组织见面会,看老二也没什么事做,我就把他一块拉了过去。
    进了活动室,发现已经坐满了人,大部分人都比较健壮,个别同学有点富态,看来这里大部分都是有运动底子的。
    “我靠,这里的美女很多啊,身材又都很好,老四,你带我来带对了”。老二扫了一圈,毕竟喜欢运动、保持饮食习惯的女孩子,会更加在意自己的身材。
    说话间,几个学长模样的学生走进了教室,三男两女,两个女孩子都在165左右,身材匀称,胸都不大,看得出来平时运动量很大,全身上下没有丝毫多余的脂肪。那    三个男的两个175左右,另一个185,都穿着紧身衣。
    其中一个男的发话了:“大家好,欢迎你们加入我们健身社团,我是副会长卫剑锋,旁边这两位美女,一位是我们社团健身教练,章潇潇,一位是我们社团分管户外运动的副会长王雅涵,这位身高185的是我们社团的外联部部长江河,我旁边这位是我们的会长高焱,大家鼓掌欢迎。”
    随即我们开始鼓起掌来,高焱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开始发表讲话,无非是什么欢迎加入,以后就是一家人之类的套话,我看着这两个美女,觉得她们身材除了胸小一点其他的真无可挑剔。这时候老二已经开始和坐在他身边的小姑娘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那是个萝莉型的小姑娘,身高160左右,体重估计不到90斤,胸前可怜的布料好像根本就不用遮挡,胸还没胸罩大呢。
    “你好呀小美女,看你这么瘦弱,也喜欢健身啊?”
    “我不喜欢,我舍友叫我陪她过来”这个小姑娘指了指她身边的姑娘。
    “这么巧?我也是啊,我陪我宿舍老四来的。我叫张锐,请问你怎么称呼?”
    “你好,我叫卢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好名字,真有意境,名如其人啊,你跟你的名字一样漂亮。”老二不知道从哪儿看的这么句古诗,竟然还真的让他碰上了。
    小姑娘立马羞红了脸。

    台上的讲话已经结束了,正准备散会,我一扭头,老二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给我发了条短信:老四,你自己回去吧,我中午出去吃。
    卧槽,这个畜生,上手挺快啊,这才多久就让他勾搭上个小姑娘。
    转眼就到了十一假期,社团组织了一次登山活动,要去爬鸭嘴山,因为山上有一处温泉酷似鸭嘴而由此得名,计划十一当天出发,在山上泡泡温泉,烧烤漂流,四号左右返回,要求参加的社员必须有一定的运动基础,自带帐篷衣物。本来我十一也不回家,就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没想到,这又是我人生中艳丽的一道风光。
    这次参加的共6人,我、副会长王雅涵、外联部部长江河、副会长卫剑锋和另外两名小姑娘,一个叫游望,一个叫陈雪,都是社团里的人。除了王雅涵,其他人都背着睡袋帐篷,原来江河和王雅涵是男女朋友,他们俩肯定要睡一个帐篷,也就只让江河背了一个。一路上我们游山玩水,走走停停,好不快活。大家都是性格比较开朗的人,又都喜欢健身运动,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我只是身材比较匀称,江河、卫剑锋两个人可是实打实的四块腹肌,一路上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拍他们的腹肌玩。
这三个小姑娘也都穿着紧身衣,再加上爬山会出很多汗,汗水浸透了衣服,将她们的身材完整的暴露了出来,搞得我们三个大老爷们总是昂首挺胸,不好压枪,只能相互看看,心里想想高数课程给自己降火。
    话不多说,傍晚我们到了半山腰的露营地,这里围着一处山泉,人工开发成露营地,很多登山的旅客可以在这里露营休息。我们几人爬了一天的山,又累又饿,身上还黏糊糊的,于是找了一个角落支好帐篷,各自换洗衣服下水游泳。
    我和剑锋下水游了好一会,游望和陈雪都来了,还不见江河、王雅涵下水,我和剑锋相视一笑,这两人肯定是在帐篷里先来一炮。游着游着,忽然听到求救声“救命!我的腿!”我们扭头一看,陈雪在水里起起伏伏,旁边游望一脸焦急的看着他。我和剑锋对看一眼,同时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游到陈雪身边,发现她左腿以奇怪的姿势扭着,右腿来回摆动却使不上劲,“腿抽筋了,阿豪,你抱住她的胳膊,我在后边推,把她弄到岸上去。”
    “好!”我一听,立刻用双手抱住陈雪的胳膊,开始往岸边游,剑锋在身后推着陈雪的腿,好一阵折腾,终于把陈雪弄上了案。剑锋让陈雪把腿绷直,在她的脚心用力锤了几下,让她站起来在地上跺几下。陈雪照做后,感觉腿不再抽筋了。
    “咱们爬了一天的山,肌肉比较放松,你拉伸没做够,这个山泉水又比较凉,很容易抽筋。”
    “对不起,刚才我换了泳衣就直接下水了。没想到会抽筋,多谢你们两个。”
    这时江河、王雅涵才从帐篷里跑出来,王雅涵的身上满是汗水,头发也是胡乱盘在头上,小脸红扑扑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事没事,腿抽筋了。”剑锋忙摆摆手,有一脸坏笑的说“没耽误你们正事儿吧?是不是刚要到高潮?”
    这话刚一说出,王雅涵立马羞红了脸,两个小姑娘也是一愣,随即捂着嘴笑了起来,江河哈哈大笑道“都高潮好几次了。”王雅涵排了江河一巴掌“去你的吧。”
随即大家哈哈笑了起来,便回去准备晚餐。
    篝火点燃后,我们围着篝火吃烧烤喝啤酒,因为离得露营地中心比较远,这边只有我们这几个人,几瓶啤酒下肚,说话间的荤段子也多了起来。
    “雅涵,你说你和江河身高差这么多,做爱的时候能用什么体位啊?”剑锋一脸坏笑的问。
    “会长,俗话说管他对齐不对齐,只要中间对,就是一顿怼。”我也笑哈哈的说道。
    “要我说呀,她俩69肯定很困难。”大大咧咧的游望的一句话倒是让我们都吓了一跳,这小姑娘懂得挺多啊。 
    江河哈哈笑着说“你们就意淫去吧,我们怎么享受自己知道,你们一个个的就眼巴巴的看着吧,哈哈。”
    我们一起白了他一眼“谁稀罕”。
    “光这么喝酒太没劲了,时间还早,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好好好,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喝酒哦”陈雪也有点上头,跟着起哄。
  大家一致同意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们就开始轮流玩,刚开始输了都不愿意玩大冒险,玩几个真心话就过去了。慢慢的喝到第3箱啤酒,气氛就开始热烈起来了。
    “阿豪,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大冒险”。陈雪摸了摸下巴说,“好,大冒险,你换一条丁字裤。”我晕,真是没想到我输了剑锋下手这么狠,这时候大家都跟着起哄“丁字裤!丁字裤!”
    “关键是哪儿有啊。”我正想搪塞过去,没想到王雅涵笑着说“我包里有,去给你拿一条。”说完醉醺醺的站了起来。江河哈哈大笑说“阿豪,赶紧换上。”在众人的哄笑中,我换上了丁字裤,批了个浴巾坐了回来。
    这次轮到陈雪输了。轮到我报仇了,我当即举手说道“真心话大冒险?”说完挑衅的看着陈雪,陈雪大喊一声“啊,大冒险,你以为我怕你呀。”“我一听,立马说道“好,大冒险,你要真空一直到睡觉。”这里的十月份依然很热,大家都只穿了一件短裤短袖,陈雪听了立刻笑了起来“哈哈哈,不用脱~~~因为我本来就是真空~~~”说完还把胸口往下拉了拉,露出酥胸一片。
    我们三个一看,立马有了生理反应。王雅涵一看江河也硬了起来,一手抓住江河的蛋蛋,“好你个江河,我真空的时候不见你硬的这么快,看见别的小姑娘你就忍不住了是吧?”
    江河立马求饶“我哪儿敢啊,我这不是想到晚上要和你啪啪啪才硬的吗?”
    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随着酒越喝越多,我们身上的衣服也是越来越少,目前陈雪只剩身上的浴巾,游望还剩一条内裤、一个胸罩,王雅涵身上只剩内裤,只能一只手遮住两个乳头才不至于完全走光,剑锋已经彻底光了,我和江河一人剩一条丁字裤(江河那条是陈雪的),根本就挡不住任何东西。
    说话间,王雅涵坐到了江河腿上,江河的手在浴巾下面摸来摸去,搞得王雅涵一直娇喘连连,我们一看,立马加快节奏,再来一把,这一把王雅涵输了,我们起哄让她把身上的浴巾脱掉,王雅涵红着脸把浴巾扯开,我们一看,好嘛,他们两个已经干上了。
    王雅涵坐在江河大腿中间,小穴刚好和大鸡巴对准,正来回抽插,噗嗤噗嗤的水声甚是好听,我和剑锋一看,大鸡巴愈发硬了几分。王雅涵和江河淫欲正在兴头上,也不管我们怎么看,再加上醉醺醺的极不清醒,旁若无人的干了起来。
    王雅涵调转方向,和江河面对面,疯狂的相互亲吻着,小穴一起一落,伴随着大鸡巴起起落落,淫液顺着江河的大鸡巴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我转头一看这两个小姑娘,也是看的目不转睛,我忽然发现游望的内裤已经湿透了,我一时精虫上脑,把脸探过去亲了她的嘴唇,游望一愣,随即抱着我开始亲吻,我立马给予疯狂回应,一只手开始揉捏奶子,另一只手伸入内裤,开始揉搓小穴。
    游望的小穴早已泛滥成灾,我一跟手指一下子就滑到小穴里面,我开始按着AV里的套路,开始加藤鹰之手秘技,同时不放松嘴里的亲吻。游望的吻技高超,总是在你最舒服的时候给你最强烈的回应。那边剑锋也和陈雪开始调情,陈雪的胸很大,剑锋把头埋在胸中间来回的蹭,陈雪一只手握着剑锋的鸡巴,另一只手抓在剑锋的头发里。
    看我再看别人啪啪啪,游望跪了下来,开始用嘴进攻我的鸡巴。游望是个很有故事的女孩,她的口交技术无可比拟,用温润的嘴唇包裹住整根鸡巴,再用舌头环绕着马眼来回打转,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咬住龟头,我忍不住用双手握住游望的头,游望很懂事的开始深喉,每次都能插到游望的喉咙深处,她竟然没有丝毫呕吐的感觉,在几分钟的深喉抽查以后,我忍不住大哄一声,紧紧把住游望的头,把精液深深的射在了喉咙深处。游望呛了几声,埋怨的看着我,慢慢的把精液吐在手里,随即涂在了自己的胸上,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跃跃欲试。
    我让游望跪在地上,套上套子提枪上马,正是做爱十二式之懒汉推车,我看着剑锋,他也正在用同样的姿势干着陈雪,江河则躺在睡袋上,王雅涵坐在他身上来回扭动,观音坐莲名不虚传。如果有外人过来,就能看到6人群交的淫乱场面。
    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剑锋、江河同时对望一眼,同时冲刺,剑锋最先射精,在临射的时候拔了出来,一股脑全射在了陈雪身上,我射在了游望小穴最深处,江河射在了王雅涵体内,这三位年轻靓丽的大学生身上香汗淋漓,都瘫软在睡袋上喘着粗气。我们三个心照不宣的把各自的女人抱回帐篷,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我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发现就我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帐篷里,穿好衣服出去一看,他们正围坐在一起吃早餐,大家都是比较尴尬,也不怎么说话,默默的吃着早餐。毕竟群交这种事真的太违背常理了,江河、王雅涵还好说,他们毕竟是情侣,做爱已是家常便饭。可陈雪、游望、我和卫剑锋,也鬼使神差的做爱了,可能在酒精的刺激下,性的欲望的确会被放大。
    “吃过早餐好好休息一下,今天争取赶到山顶,在山顶温泉酒店泡温泉吧。”剑锋最先打破沉默,我们也心照不宣的应承着,彼此不再提昨晚发生的事,就当他是酒后的疯狂,随着狂欢过后的余烬,随风散去吧。


第三章、圣诞节的调教


    十一爬山回来以后,因为没有什么大的假期,社团也不再组织户外活动,只在周末的时候组织组织健身房的运动健身,我的腹肌也终于能看出一点,这几个月的健身也算小有成效。
    平安夜那天,老二突然神秘兮兮的找到我,问我晚上有空没,我说没什么安排,老二说晚上跟他走,有好节目。我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跟他去了。
    天使之吻,情趣主题酒店。
    我和老二站在门口,我直愣愣的看着他,“老二,你不会是gay,想上我吧??你他妈的信不信我把你屌给剁了。”
    虽然我喜欢往健身房跑,这也不代表老子喜欢大肌霸,老子可是直男啊。
    “你想你妈呢”,老二得得瑟瑟的看着我“你他妈想的美,老子就是gay也看不上你”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啥,这不情趣主题宾馆么。”
    “跟我来就对了,就上次我陪你去社团见面会认识的那个小姑娘。是个字母圈的M,特别对我口味,调教了四个月,让你长长见识。”
    Sm??我一听,来了兴趣,这种情趣的在小电影里很常见,实际还真没遇到过。
    “这小萝莉本来就是圈里的,但是没有实际被调教过,为了弄明白啥是sm老子恶补了两天,一直没合眼,到处找教程视频,终于搞明白了。今晚带你一起见识见识。”
    “你他妈的要3p啊??犯法啊哥,她要是告咱俩强奸,咱俩就完了。”这万一被小姑娘报了警,我的后半辈子可全完了,我可不想跟老二一起为了下半身毁了下半生。
    “你放心吧”,老二拉着我就往里走,“你进来就明白了”。
    卧槽,一路上遇见的前台、服务员都微笑着看着我俩,似乎已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放开我啊,老子是直男啊。”奈何没人能听到我内心的呼号。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小姑娘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长筒袜,扎着双马尾,听见开门声,抬起头看了看。
    “爸爸,你回来了。”卧槽??什么情况??
    “乖~”,老二应了一声,锁好门,走到小姑娘身旁,摸着她的头“听雨小母狗,有没有乖乖听话呀~~~~”
    “爸爸,听雨可听话了,一直趴在这里等爸爸回来。”
    “你抬头看看,喜欢这个小哥哥么?今晚爸爸和这个小哥哥一起用大鸡巴操你,好不好呀?”卢听雨抬头看了看我,“好的爸爸,这个小哥哥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的舍友,你要叫他小哥哥,加我爸爸,知道了吗??”
    我一看就明白了,虽说我没实际操作过,但是sm类的电影也是看过不少,这两个人是角色扮演啊,SM圈挺会玩。不过老二这孙子还他妈占我便宜,这不摆明让我叫他叔叔么。
    “老四,来,咱俩今晚一起送听雨小母狗上天。”老二把放在桌子上的箱子打开,嚯,里面真是什么都有:眼罩、灌肠器、肛塞、皮鞭、蜡烛、绳子、无线跳蛋、窥阴器、乳夹,这老二,准备的挺齐全啊。
    说干就干,我和老二先给听雨灌肠。灌肠,顾名思义就是清洗肠道,不清洗肠道肛交很容易带出屎来,黄白之物混在一起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脱了衣服,把听雨抱到洗手台上,把让她躺下,双手抱住双腿,露出肛门,老二调好灌肠液,把灌肠器插进听雨的菊花里,慢慢送进去一管灌肠液,随即又送进去一管。听雨的小穴很嫩,还是粉红色色一线B,肛门像一朵小雏菊,往里灌的时候紧紧绷住,胸也很小,只有A,听雨一直看着自己的肛门位置,不得不说这个情趣酒店真是有点东西,洗手台对面有面镜子,刚好能通过镜子反光看到肛门位置,看来这里玩SM的人还真的不少啊。
    灌下去三管左右,听雨开始哼唧起来,“爸爸~~有点胀~~肚子难受”。
    老二慢慢的揉着听雨的肚子,说“乖,有感觉么”。听雨哼唧了一声,忽然眉头一紧,跳下洗手台,蹲在地上开始排泄,我靠,这么小个小萝莉怎么能拉出这么多东西      我和老二对视一眼,听雨哭唧唧的又开始扑通扑通炮火连天。
    就这样反复灌肠、排泄了三次以后,再拉出来的都是清水,老二用浴巾把听雨擦干净,抱了出去。
    “老四,走,先出去吃饭去”。老二说着把一个无线跳蛋塞到了听雨的小穴里,把一个无线电击器插进了菊花里,并且让听雨不穿内衣,套着外套就出门了。
    老二把电击器遥控器放我手里,说什么时候看小母狗不听话了,就摁一下,直接在直肠里震动,能让她爽上天。他拿着小穴里震动棒的遥控器,说比比谁让她腿软的次数多。
    我们来到一家烤肉店,找了个角落开始烤肉,我们让听雨去拿食材,她擦着服务员身边路过的时候,我摁下遥控器,听雨“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服务员吓了一跳,以为踩到她了,急忙道歉说“对不起小姐,没猜到您吧?”
    听雨红着脸,怯生生的说“没事,不小心扭到一下”。我和老二会心一笑,老二也摁下了遥控器,听雨一下没站住,整个人倒了下去,可把这个女服务员吓了一跳,抓紧扶住她,问她怎么了,听雨快哭出来了,说“啊~~我~~~有点低血糖~”,老二急忙走过去把听雨扶了起来,“怎么了?雨雨,哪里不舒服吗?”
    听雨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有点低血糖”。老二慢慢的搀扶着听雨走了回来,听雨回来以后,腿还在不停的抖,我分明看到有液体顺着听雨的大腿流了下来。看来双管齐下确实很猛,小姑娘竟然这样高潮了一次。
TOP Posted:2019-03-03 19:23 | 回樓主
痞少公子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7091
威望: 347 點
金錢: 544 USD
貢獻: 100 點
註冊: 2016-07-24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3-03 20:06 | 回1樓
旭辰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26
威望: 43 點
金錢: 7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2-24

1024
TOP Posted:2019-03-03 20:4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