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黄蓉的改变 作者:香辣蟹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黄蓉的改变 作者:香辣蟹
易天行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8
威望: 11 點
金錢: 12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0-17


黄蓉的改变 作者:香辣蟹



黄蓉的改变 (1-8)
作者:香辣蟹
字数:79389

                (一)

  好久没有写文章了,确实少了很多灵感,其实有很多想法,但是要把想法变
化成为文字,真的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现在的读者口味都很高,写的不合理、不
精彩都不买账,实在让人为难。这篇文也是构思了很久,后面还会有继续发展的
空间,先发上来看看大家的反应吧,如果觉得还可以,就继续写。目前还有好几
篇构思,只写了开始,慢慢写好后会陆续发表上来,如果觉得不好的,就不写了,
好的就继续。希望大家多多点评。谢谢!

==========================================================

  吉祥赌坊,是襄阳城最大的赌坊,也是唯一保留下来的。原本想取缔,但是
奈何它的后台老板据说是襄阳守备吕文德,也就没人管了。

  门帘一掀,走出一个汉子,个子不算高,但是很结实,衣服很破旧,一看就
是干苦力的人。方方正正的脸,普普通通,脸色黑黄,还有些麻子。一张大嘴厚
厚的嘴唇,留着稀稀拉拉的胡子,满嘴的黄牙,喷着臭气。

  看门的打手一见他,笑道:「呦,三爷,这就走啦?不再玩两把了?」

  侯三苦笑一声:「妈的,还玩?再玩老子的裤子都得输光了。」

  在众人嘲笑中,侯三郁闷的走了,刚刚把今天发的二两银子全输光了,那可
是他做了半年脚力挣来的辛苦钱,经不住诱惑,来赌了一把,结果全输了。

  侯三无聊的四处走着,他得想想晚饭怎么办。

  三拐两拐,侯三都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正迷迷糊糊的,突然看到一处院
落的后门是虚掩着的。侯三心中一动,看这院子挺气派,看来是个有钱人家,如
果能顺点东西出来,今天的晚饭就有着落了。

  想着,侯三看了看四下无人,大起胆子溜了进去。

  侯三之所以敢进去,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一来身强体壮,一般来个两三个
汉子,都奈何不了他,二来,他练过几天拳脚,就算打不过,挨打的本事他也有,
三来,他跑的快,平时扛个三四十斤的东西,也能健步如飞,寻常人还真追不上
他。所以侯三有恃无恐的进了院子。

  院子还真不小,侯三轻手轻脚的走到主院。正准备进屋找寻值钱的东西,突
然听到屋里有动静。

  侯三本想开溜,但是他听到的声音,让他决定留下来,因为那是女人的呻吟
声,虽然微弱,但是他依然可以肯定,这是个女人淫荡的呻吟声。

  侯三悄悄的溜进屋子,声音是从里屋传来的,侯三有些紧张也有些刺激,他
不知道里面到底几个人,但是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碰过女人的他,一定要看看这个
淫荡的女人是谁。

  偷偷探头一看,只见里屋是一张大床,还有梳妆台,洗漱台,衣柜,更衣屏
风。屏风上搭着几件淡黄色的衣服,不像是衣裙,倒像是练武人的劲装,但一看
就知道是女式的。床下,一双薄底快靴,证明了侯三的想法,这是个会功夫的女
人,但是侯三不明白,为什么梳妆台边上,靠着一根翠绿的竹杖。

  他想不通,也不想去想,因为他的眼睛已经完全被床上的景色所吸引,连眨
眼的时间都没有,但是他要是知道这根绿竹杖的主人是谁,估计他就不敢看下去
了。

  床上是个赤裸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绿竹杖的主人,丐帮帮主黄蓉,也正
是襄阳城大英雄郭靖的爱妻黄蓉。

  夫妻两个为了襄阳城尽心尽力,孩子刚刚两岁,就被留在桃花岛,二人再次
来到襄阳城,这一年黄蓉刚满二十岁,正是精力旺盛的年轻少妇。可惜丈夫郭靖
却是个榆木脑袋,只一心关心国家大事,夫妻间的事却不热衷。

  黄蓉当然很支持丈夫的事业,也鼎力相助,但是人是有需求的,尤其是刚刚
生过孩子的年轻少妇,所以黄蓉学会了自慰。

  刚开始,一个月也就自慰一次,后来变成两次,再后来两三天就要自慰一次,
有时甚至连着好几天都要自慰。黄蓉也试着引诱丈夫,但是郭靖实在对此不感兴
趣,虽然他爱黄蓉,但是在房事上,真的需求不大,行房就像是工作,每次做爱
后,黄蓉都不能尽兴,渐渐地也就不缠着郭靖了,自己自慰解决了。

  今天吃了午饭独自回家,郭靖估计晚上也不回来了,黄蓉心情郁闷,回了家,
也没关门,反正他们的院子,没人敢进。进了屋子,脱光衣服,直接上了床,就
开始自慰起来,来发泄内心无尽的欲望。

  只见黄蓉高耸的乳房被自己小手用力的揉捏着,搓弄着粉嫩的乳头,蛮腰扭
动,另一只手伸到胯下,拨弄着自己的阴蒂,纤细的手指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弄
得淫水四溅,不太茂盛的阴毛上,全都挂着淫水的露珠。

  越弄越是兴奋,挺翘的屁股不断的抬起放下,配合着自己的手指玩弄,修长
的双腿,用力的支撑起整个身体,使得屁股和后背高高的脱离床铺,然后再用力
落下。

  黄蓉并不知道,如此频繁的自慰手淫,使得她的性欲挤压的越来越多,对性
爱的渴望也越来越大,自己的爱抚,抠弄已经无法满足她压抑许久的欲望,她渴
望真正的性爱,她越来越渴望男人的爱抚,挑逗,她越来越渴望男人的阳具。

  很长时间里,黄蓉都会不自觉的看向自己身边男人的胯下,都会幻想某一个
男人抱着自己,用力的爱抚自己的身体,用他的粗大的阳具抽插着她的小穴。就
连吕文德那样的窝囊废,都成为了黄蓉幻想的对象。

  黄蓉内心饥渴的大喊:「我要,我好想要。给我个男人吧。靖哥哥、王将军、
鲁长老、吕大人,你们谁来占有我啊,我的身体让你们玩,随便玩,来啊。」

  内心不知耻辱的呐喊,刺激着黄蓉每一个神经,期待许久的高潮即将来临,
现在每次只有去想那些不可能发生关系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体上,玩弄自己的时候,
黄蓉才能达到高潮,她对性欲的渴望已经超出了她自己可控的范围。

  拨弄阴蒂的手指快速的拨弄,另一只手用力捏着自己的乳头,闭着眼,皱着
眉,小嘴微张,发出饥渴的呻吟:「来了……啊啊……来了……我要……来……
快给我……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嗯嗯啊啊啊……来……快来……啊啊啊…
…」

  就在高潮来临的一刹那,黄蓉的床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美人,哥哥
来了,看你这么辛苦,让哥哥好好疼疼你,嘿嘿嘿。」

  黄蓉猛地睁开眼,加紧腿,捂住自己的乳房,坐起身,缩到床里,惊恐的看
着眼前的男人,一个壮汉,丑陋的壮汉,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床边,一根巨大
的鸡巴,一抖一抖的挺立在那里。

  侯三流着口水,四下打量床上的黄蓉,这身子怎么能这么完美呢,白嫩水皙,
凹凸有致,该大的大,该细的细,该圆的圆,该长的长,没有一处有缺点,迫不
及待的要扑上去。

  黄蓉修长的玉腿一伸,抵住侯三健壮的身体,侯三没想到看着如此柔弱的身
体,力量这么大,自己竟然无法再向前一丝。他哪里知道,黄蓉的玉脚正顶在他
穴位上,让他无法发力,而且,这个穴位的边上,就是死穴,只要黄蓉的脚趾稍
微一歪,他就死翘翘了。

  侯三可不知道自己此时正处在生死关头,黄蓉的玉脚抵在身上,温热的触感,
就让他神魂颠倒,一把抓住白玉般的足踝,眼睛顺着修长的玉腿直看到大腿根部
的肉缝处,那里阴毛不多,阴唇粉嫩,小穴口由于刚才自慰,已经微微张开小嘴,
好似引诱他一样。

  黄蓉小脚一碰侯三的身体,竟然浑身一震,男性健壮的体魄,发达的胸肌,
火热的触感,给了她极大的刺激,许久积压在体内的欲望瞬间充斥头脑:

  「应该立刻杀了这个淫贼……可是,这个男人好健壮啊,他的阳具怎么这么
大,哦,天啊,要是被它插进来……会很舒服吧。」

  黄蓉惊讶自己这荒唐的想法,想想自己堂堂丐帮帮主,大侠郭靖的爱妻,怎
么可能与这样的莽汉发生关系,哼,今天本姑娘就送你上西天。

  正要移动脚趾,点侯三的死穴,可侯三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吓得黄蓉一愣,
一声轻呼,侯三的另一只大手顺着她光滑的小腿,一通爱抚。

  男人有力的抓捏爱抚,粗糙的手掌在黄蓉滑嫩的肌肤上游走,带给黄蓉无尽
的渴望,这是她自己无法给予自己的触感。

  就在黄蓉还在纠结,是否应该摆脱男人对自己小腿的触摸的时候,侯三已经
拉起黄蓉的小脚,一口将她可爱的脚趾含入嘴中。

  「啊……不……」黄蓉体内的蕴育很久的欲望,仿佛突然爆发了,脚趾被男
人吮吸的快感,瞬间让她瘫倒在床上,皓首扬起,使得脖颈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
双目紧闭。

  侯三哪里见过这么完美的玉足,每一根脚趾都那么性感美丽,于是他饥渴的
舔着吮着,右边舔完了,抄起黄蓉另一只脚,也开始吮吸舔弄起来。

  如电流般,酥麻的感觉从脚趾往上,迅速扩张到全身,男人的大手开始顺着
光滑的肌肤摩挲。黄蓉的一双玉腿被高高的抓起,两只小脚被男人轮流舔弄吮吸。

  黄蓉晕晕乎乎的,放弃了抵抗般,就连捂在胸口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使
得她一对傲人的乳峰,毫无遮拦的袒露出来。

  侯三一边玩弄着黄蓉的小脚,他并不知道自己玩的是谁,但是这个女人简直
就是女神的化身,身体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完美,这脚、这腿、这臀、这腰、这腹、
这胸还有双臂与双手,肩头与颈部,最让人痴迷的就是那脸,美的简直无法用言
语描述,看一眼,就不想移开自己的目光,越看就会越痴迷,美的让人身体里有
炸弹炸开了一样。

  放开一只腿,侯三亲吻着手中的小脚,双手爱抚着玉腿,然后一点点下移,
小腿,大腿,大腿内侧,侯三一点点的吻着舔着吮着,迷人的那道肉缝已经在眼
前了,稀疏的阴毛,粉嫩的阴唇,上面已经沾满了淫水。

  手指抚上了阴唇,女人一声轻呼,身体一僵,伸手去阻止,但被侯三抓住了,
五指紧扣。他的嘴迅速贴上了女人的阴唇。

  黄蓉就感到一条温暖柔软的舌头,温柔的舔着自己的下体,太羞人了,连丈
夫郭靖都没有舔过的地方,靖哥哥甚至连仔细看过都没有,而如今竟然被一个陌
生的男人亲吻着舔弄着,而且,是那么的舒服,原来被男人玩弄下体会这么爽,
这是她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侯三的舌头翻开黄蓉的阴唇,探入湿热的小穴里,卖力的向里探索,舔着吮
吸着流出的淫水。一只手探到女人的屁股下,用力的捏着,这手感简直无敌了,
另一只手顺势攀上了黄蓉傲人的乳峰。

  上下皆失守,黄蓉已经迷失了自己,她知道一定要阻止男人的行动,但是身
体的渴望,让她根本无力去做什么,只能难受的扭动身体,双手无措的抓着身下
的床单,闭着眼,微咬嘴唇,鼻子发出沉重的呼吸,皓首高扬,挺着胸,抬着臀,
双腿弯曲踩在床上,使得自己的下体毫无保留的呈现给男人。

  侯三不但温柔的舔弄她的阴唇及小穴,最重要的,他会特别的刺激那颗小肉
芽,女人的阴蒂是最敏感的地方,一旦那里被攻陷,女人只能任由宰割,就像现
在的黄蓉一样。

  无尽的快感通过阴蒂的刺激,吞噬着黄蓉的身体,这比她自己自慰时候强烈
何止百倍,积压在体内的欲望彻底的被释放,她现在什么都不要,就要男人来满
足她侵犯她占有她。

  「啊~ 不要……哦哦哦……嗯嗯……天啊……啊啊啊啊……舒服……不行了
……啊啊啊……嗯嗯哦……受不了了……啊啊……嗯嗯……呜呜呜……要高了…
…啊啊啊啊啊……」

  黄蓉泄身了,一声淫叫,全身紧绷,下体一抬,小穴险些撞到侯三的鼻子,
一股淫水狂泻而出,顺着屁股流到床上。

  侯三舔了舔嘴边的淫液,淫笑道:「小美人,舒服了吧?现在该让老子爽爽
了。」

  说着,侯三压上了黄蓉赤裸的身体。

  黄蓉还在感受高潮后的余韵,一具火热强壮的身体如泰山般压了上来,重重
的压在她的身上,黄蓉惊慌的睁眼,双手想要推他:「不要……唔唔唔」

  双手刚刚碰触到男人宽厚的胸膛,小嘴就被男人狠狠的吻住。

  「好臭的嘴」黄蓉皱着眉,男人的口臭让她无法忍受,紧闭着双唇,不让男
人的舌头侵入。

  侯三很有耐心,舔弄着女人的嘴唇,这个女人太美了,连嘴唇都这么完美,
嫩嫩的软软的,舔着好舒服,用力的吮吸着,仿佛要把她吃掉一样。

  臭臭的口水弄了黄蓉一嘴,鼻子上也是,黄蓉有点像呕吐的感觉,好在男人
转移了目标,用他臭臭的口水开始涂抹她的脸颊、脖颈、耳朵,然后她的乳头被
咬住了,被用力的疯狂的吮吸着。

  白玉雕琢般的乳峰,被男人大力的抓捏着,完美的乳房被捏揉成各种形状,
乳头被野蛮的啃咬吮吸,强烈的快感,使得黄蓉张开了小嘴,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啊……哦哦……不要……轻点……啊啊啊……疼……哦哦哦……不行了……」

  侯三突然松开口中的粉嫩的乳头,猛地一窜,抢在黄蓉闭嘴的之前,攻占了
她的小嘴。

  粗糙的舌头无情的钻入黄蓉的口腔,纠缠住她的香舌,脏臭的口水迅速流入
她的嘴里,黄蓉无力的抗拒着,摆动着头,想摆脱他嘴的束缚,侯三怎能容她得
逞,双手扶住她的脑袋,不让她挣脱,卖力的含住她的舌头,用力的吮吸着,黄
蓉感到舌根发疼,好似要被他吸走了。

  就在黄蓉还在想办法挣脱男人嘴的侵入,她忽略了男人真正的目的,就在她
奋力想摆脱侯三的臭嘴的时候,她的双腿已经被侯三强壮的身体分在了两边,湿
润的下体毫无防备的暴露在男人巨大阳具前。

  硕大的龟头在湿润的阴唇上蹭了几下,充分润湿了棒体后,迅速抵在了小穴
口上,当黄蓉感受到硕大龟头已经撑开阴唇的时候,瞬间的恢复了少许的理智的
她,想要阻止男人的侵入,可惜,为时已晚。

  「呜呜……」被堵住嘴的黄蓉,只能在喉间发出一声悲鸣,身体紧绷,双手
用力的抓住身下的床单,悔恨羞辱的泪水瞬间滑落,羞愤的闭上了眼,但同时肉
体被插入的快感让她无法抵抗。

  侯三用力的将鸡巴插到女人身体的最深处,死死的顶在那里,一动不动,感
受着女人阴道的禁锢,好紧的屄,好滑的屄,好有弹性的屄,他甚至能感到女人
的阴道在缓缓的蠕动,好像在吮吸着自己的鸡巴:「太爽了!!」

  侯三兴奋的大叫一声,紧紧抱住身下的女人,屁股用力向里顶着,好像要把
女人的身体刺穿。

  黄蓉现在的感觉就是快被刺穿了,好大的鸡巴,好长的鸡巴,好硬的鸡巴,
深深的插在自己的身体里,硕大的龟头顶在自己的肚子里,好像已经钻进了子宫
里,涨涨的、麻麻的、酥酥的,好像铁棍般的肉棒在小穴里微微的颤抖着,能感
受到它的脉动。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不对,是从来没这种感觉,以前靖哥哥插入的时候也没
有这么舒服、这么痛快、这么让人欲罢不能,只是用力的插进来,就已经到了高
潮的边缘,如果它在动一动的话……

  正想着的时候,男人好像听到了黄蓉的心声,开始缓缓的拔出阳具,只留大
龟头在里面,然后再缓缓的插入,就这样缓缓的抽插,已经让黄蓉激动的浑身颤
抖,猛地抱住身上的男人,用力的抱住,双腿弯曲着夹在男人腰畔,下体用力抬
起,脑袋紧紧抵在男人的肩膀,猛地咬住男人肩颈处,闭着眼,微微摇着头,泪
水也流了出来,这是喜悦的泪水,饥渴的身体得到期盼已久的充实的而喜悦的泪
水。

  侯三被女人激烈的反应刺激的更加兴奋,享受这女人的拥抱,软软大大的乳
房紧紧的压迫在胸前,彼此的心跳相互传递着,虽然肩头被咬的有些疼,但侯三
知道这个意味着这个女人已经快到癫狂的边缘了,他要乘胜追击,于是,结实的
腰腹用力,带动着他结实的臀部,开始了强有力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力量越
来越大。

  「啊啊啊……不行了……停……天啊……呜呜呜……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太猛了……啊啊啊……轻点……啊啊啊啊啊啊……泄
啦泄啦……啊啊啊……天啊……哦哦哦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停…
…停一下……啊啊啊啊……求你……停一下。……啊啊啊啊……又要来了……啊
啊啊啊啊……」黄蓉接连的泄身,她从没体会过这么强烈的高潮,一次接着一次。

  男人淫笑着:「夫人,你可真骚啊……嘿嘿嘿……你是我玩过最棒的女人,
可真嫩啊。」大手抓捏着黄蓉美好的身体。

  黄蓉早就放弃了抵抗,任由他的玩弄,随他玩吧,只要他能带给她性爱的高
潮,一切都听他的。

  像狗一样撅起屁股,男人捧着她的屁股,用力的掰开丰满的臀瓣,露出狼藉
的小穴,满意的伸出舌头,舔弄起来。

  黄蓉羞愧的将头埋在双臂间,舒服的摇晃着自己的屁股,享受着男人的舌头、
手指带来的快感。

  侯三温柔的舔着女人的阴唇,含住它们,然后顺着美丽的肉缝一路舔到小肉
芽阴蒂,每一舔,女人都会发出淫荡的呻吟,屁股就会扭起来,很是美丽,这么
美的屁股侯三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看着自己的鸡巴,慢慢插入,结实的腹部重重的撞击到女人白嫩丰臀上,双
手用力掰开丰满的臀瓣,露出被抽插的小穴,以及因为兴奋而不自觉收缩的菊花,
侯三感叹着女人的完美,同时用力的野蛮的玩弄着女人的屁股,当然还有他蛮横
的抽插。

  黄蓉香汗淋漓,上半身快要趴在床上了,只是高高的撅起自己高贵的屁股,
任由男人的玩弄抽插,她已经彻底被征服了,她的肉体被彻底的征服了。

  又被男人翻了个身,从正面被插入,双腿呈M 型,大大的劈开着,男人跪坐
在中间,双手抓着她的膝盖窝,使得她的下体肉穴,清晰的完完全全的袒露在他
的眼前。

  黄蓉不在乎,只要男人喜欢,她就给他看、给他玩,只要他能用他的那根又
粗又长又硬的鸡巴插她就可以了。对,就是这样,用力的插入,快速的抽插。

  侯三看着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销魂的样子,在自己身下扭动着身体,任由
自己玩弄操弄,胸前的美乳,随着激烈的抽插而晃动着,一层层的乳浪,甚是好
看。捏弄她的乳头,可以让她叫的更大声,现在这个女人顺从极了,侯三想怎么
玩,她都配合,想怎么吻她,她都配合。

  「骚货,伸出你的舌头。」侯三淫笑着,看着女人顺从的伸出舌头,当做奖
赏,他用力的抽插了几下,然后低下头,含住女人的香舌,吮吸起来,好美味。

  「啊啊啊……好棒……用力……啊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啊啊啊
啊……哦哦哦……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啊……」黄蓉双手歇斯底里般的抓着自
己的头发,不记得泄了几次了,无尽的高潮,让她满足的笑了,满足的哭了。

  侯三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量,同时发出野兽般的吼叫:「操……干死
你……操……草草草……」

  黄蓉知道他要射了,他要将精液射进自己的身体里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一
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就要在她体内射精了。

  无所谓啦,射吧,射给我吧。

  黄蓉兴奋的期待着,屁股用力的扭动迎合着男人疯狂的抽插,双臂用力抱住
男人的脖子,二人炽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也不觉得男人的口臭了,黄蓉饥渴的
伸出舌头,舔着男人的嘴唇,主动的吻着他,好像在鼓励他,让他更凶猛一些,
让他再用力一些。

  侯三心领神会,看着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期待和挑逗,他爆发出所有
的力量,发出巨大的吼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射给你这个婊子……啊
啊啊啊……射……射!射!射!」

  黄蓉体内的阳具好像又粗大了一圈,急速的抽插,肉体碰撞出巨大的声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密集的撞击声,男人的怒吼声,女人的浪叫声:
「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射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蓉感受着火热的液体,强有力的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壁,一下又一下,男人
的子弹好似射不完般,瞬间填满了黄蓉的身体,多余的顺着二人紧密连接的下体
缝隙,流了出来。

  男人瘫倒在黄蓉的身体上,黄蓉被这一射,再次达到了高潮,也昏昏沉沉的
搂抱着身上的男人身体,闭着眼,回味着,二人一动不动的交叠在床上,静静的,
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侯三现在的感觉就像在天堂,这软软的身子,摸起来真舒服,滑滑嫩嫩的,
富有弹性,这对奶子,玩起来太爽了,捏在手里软软的腻腻的,弹性十足,让人
爱不释手;这屁股,圆圆滚滚的,又挺又翘,摸上去滑腻的不得了,抓捏着的手
感,绝对让人欲罢不能;这腰、这背、这腿、这脚、这肩、这颈还有这肉穴,湿
湿滑滑、紧凑有致、层层叠叠,手指插进去都能感受到有股吸力。闭着眼在女人
完美的身体上摸索着,爱抚着,他希望这个梦不要醒来。

  手指顺着肉缝一路上滑,碰到了小肉芽,轻轻揉着,女人发出一声娇滴滴的
呻吟:「哦哦恩恩……」声音仿佛天际间最美妙的歌声,不禁让人想看看发出如
此美妙声音的女人是谁。

  一张精致美丽没有一丝瑕疵的脸,呈现在侯三眼前,美的让人沉醉,美的让
人忘记呼吸,一双美目,仿佛一潭清泉,深不见底,已经没了刚刚淫荡的眼神,
但是略显迷茫的看着他。

  侯三满足的搂过女人,吻上她的唇,女人没有反抗,任由他的舌头在自己嘴
里肆意翻搅,并配合着用自己的香舌与他互动。

  侯三一路吻到女人的乳峰,轻轻咬着白嫩的乳肉,张口吮吸着粉嫩的乳头,
胡子渣将女人白皙水嫩的肌肤刺激出一片片红印。女人发出满足的呻吟:「嗯嗯
……哦哦……啊……轻点……嗯嗯……」小手温柔的抱着埋在双乳间的头颅,闭
着眼,享受这男人口舌的服务。

  「啊啊啊。……」黄蓉下巴高高扬起,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的咬在唇间,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攀上自己的乳峰,温柔的揉捏
着,修长的双腿弯曲着踩在床上,大大的分开着,男人的大脑袋趴伏在她的双腿
中间,发出「啪叽啪叽~ 」「吸溜吸溜~ 」的声音,男人一边舔弄着她的小穴一
边双手在她美好的身体上游走。

  随着肉体的碰撞声再次从屋里响起,第二场已经开始了。男人轻车熟路,女
人也渐入佳境,二人的默契在一点点的磨合,姿势动作更加协调,性爱的快感更
加的流畅激烈,更加的忘我。

  当屋里再次恢复安静的时候,天色已经微黑了,屋里的光线不太好,模模糊
糊的能看到,一黑一白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织在一起,热烈的吻着,男人依然饥渴
的吻着,女人配合着,口水四溅,流在二人的脸上都是。

  终于,黄蓉挣脱了男人的索吻,娇喘吁吁,男人自顾自的吻上她的脖子肩头,
黄蓉略微平息了气息,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对于她来说,只要拿捏好穴位,再
壮的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推开。

  侯三试图再扑上去,发现根本不可能,他奇怪的看着这个美少妇。

  黄蓉羞红的脸颊,看着这个她的第二个男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不但长得难
看更是大老粗一个,身体倒是精壮,但一看就是干苦力的出身,阴差阳错的,自
己竟然失身于他,都怪靖哥哥不热衷房事。

  「你该走了。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快走吧。今天的事情,就当一场梦吧。」

  黄蓉冷静的道。

  侯三看着依然赤裸的女人,这肉体美的让他无法割舍,刚刚还淫荡索取的女
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呢:「可是……」

  黄蓉道:「没有可是。你要是想活命,就立刻离开,不要问我是谁,也不要
打听我是谁,如果让我知道你把今天事情说出去了,你的死期就到了。」

  侯三还想说话,黄蓉突然眼中杀气一闪:「不要逼我改变主意,杀你,很简
单。」

  说着,玉手一扬,弹指神通,击打在墙上,现出几个洞来,吓得侯三张大嘴。

  黄蓉看着慌里慌张穿衣服的侯三,突然道:「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怎
么进来的?」

  侯三边系着腰带,边说:「我……我叫侯三,就是个干苦力的,搬搬东西什
么的,有时候为了能吃上饭,去帮修城墙。今天……今天我把半年的积蓄全赌输
了,所以看你的院子没锁门,本来是想……是想借点东西的,然后就看到你……
然后就没忍住。」

  黄蓉脑海里浮现出搬砖修城墙的那帮苦力的样子:「天啊,我竟然失身给这
样的人……可我怎么会觉得很刺激呢……」黄蓉不敢再想下去。

  看到侯三穿好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黄蓉突然叫住他,披上外套,从衣柜
里拿出一锭银子,大概有五两,给了侯三:「以后,老老实实干活儿,不要赌钱。

  还有,管好自己的嘴。「

  侯三拿着五两银子出了院子,回头看了看高高的院墙,仿佛做梦一样:「我
操,刚刚是真的吗?我不但操了一个女人,一个完美的女人,而且操完后,她还
给了我钱?这是什么情况啊?见鬼了?难道真的是女鬼?吸了我的阳气?」

  想到这个,侯三一阵后怕,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躺在床上的黄蓉,闭着眼,高潮的余韵还在体内,下体还在微微的颤抖,久
违了性爱的洗礼,今天被彻彻底底的发泄出来,而且是丈夫郭靖从没带给自己的
快感。

  「是不是应该杀了那个男的?」黄蓉想着,小手抚上自己的乳峰,那里还有
着男人抓捏过后的痕迹,还有涨涨的快感,仿佛还能感受到男人有力的揉捏: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玩弄自己的身体。可是,这种感
觉好舒服啊,我多久没享受这样的性爱了?我还年轻,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饥渴?

  是靖哥哥造成的,所有男人都渴望我的身体,只有他竟然可以忍住这么多年
不碰我。我不要再忍了,已经忍够了。「

  躺在床上的黄蓉,突然睁开眼,她要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

                (二)

  为了加固城墙,襄阳城军民同心,干的热火朝天的。中午休息,大家就坐在
凉蓬下吃饭,光着膀子,阳光下黝黑黝黑的,显得一个个都相当的健壮。

  黄蓉骑在马上,看着这些汉子,心中惆怅,自己那天竟然失身于这样的一群
人中的一个,想想自己的身份,不禁摇摇头,像这样的男人,估计连妓女们都不
愿意接待,可自己却默许了他的行为,让他在自己的身体上肆意蹂躏,想起那天,
就是一具这样黝黑健壮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疯狂的奸淫,黄蓉的下体竟然
湿了。不敢再看,忙催马离开。

  「嘿,你们看,那是郭夫人吧?」一个汉子道。

  其他人转过头看:「恩,肯定是,咱们襄阳城除了郭夫人没有这么漂亮的女
人了。」

  「是啊是啊,简直就是女神啊。那身段,那样貌,奶奶的,要是能让我操一
下她的屄,玩一下她的奶子和屁股,我死了也值了。」

  「瞧你那出息。要是我,就用我的大鸡巴,把她操服了,以后天天让我操。

  哈哈哈,那多爽啊。「

  「哈哈哈,得了吧,就你那鸡巴,充其量就是一根小树枝,哈哈哈」

  「妈的,你不信,脱了裤子咱俩比比,看看谁的大。」

  就在众人吵吵闹闹的时候,从拐角走出一个汉子,正是侯三,他刚刚去后边
解手去了。

  「侯三,你可惜啦,没看到郭夫人。」

  「是啊是啊,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郭夫人黄蓉,你没看到,可惜啦。」

  侯三顺着大家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了背影:「好熟悉的背影啊。」

  郭靖和众将正在商量对策,吕文德竟然也坐在一边,当然他只是坐在一边,
根本不听不看不说,他知道自己就是个摆设。

  香气扑鼻,吕文德眼睛一亮,忙把眼光从手上的玉戒指移到了门口,朝思暮
想的佳人缓缓走了进来,那美貌,那身段,那每一个表情,都把吕文德迷得丢了
七魂六魄,可惜佳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郭靖身边。

  众人行礼:「黄帮主。」

  一般在正式场合,大家还是称呼黄蓉的武林身份,因为军中的规定是不许家
属随军的,所以黄蓉就以丐帮帮主的身份,顺理成章的成了守城众将中的一员。

  也许是心神不宁,黄蓉略感不适,讲了一会儿,就准备回去休息,郭靖肯定
不能陪她回去了,这时吕文德自告奋勇:「黄帮主身体不适,就别骑马了,坐本
官的轿子吧,我骑马。」

  满以为黄蓉会拒绝,没想到,黄蓉冷冷的道:「好,有劳吕大人了。」

  吕文德骑在马上,还有些恍惚,看着坐在轿子里闭目养神的黄蓉,有点不敢
相信,黄蓉竟然同意让他送她回家,虽然只是送她回家,可是这说明,黄蓉现在
能看到他的存在了。就这一点,让吕文德感动之极,满满的存在感啊。

  到了郭府,黄蓉下了轿子,接过吕文德骑回来的马,看了一眼吕文德:「谢
谢吕大人。」转身要走。

  吕文德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道:「黄帮主,额,郭夫人,我看最近因
为公事繁忙,你很是劳累,听说襄阳城的风雅戏楼排了几出新戏,不如明日一起
去看看放松放松如何?」

  黄蓉背着身,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就在吕文德感到绝望的时候,黄蓉轻轻道:「好。」

  说完,牵着马进了院子,留下吕文德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

  风雅戏楼,唯一的一个包间,在二楼,所谓的二楼其实要高很多,因为整个
戏院的屋顶就很高,这个二楼包间设计的很巧妙,在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戏楼下
面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舞台,视线很好,而想从下面往上看,什么也看不到,
除非你站在舞台上高高的跃起,才能看到一小部分,再说了,它还有一层薄纱可
以放下,所以也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而已。

  就是因为这个包间,所以风雅戏楼才能这么火,想当初,很多有钱有势的人,
都得排队来这里包间看戏,说是看戏,其实都是带着女人来的,这个女人不一定
是谁的女人,但是你们在包间里干什么,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见。整个包间的
隔音也很好,除非你大声的叫喊。

  现在战争时期,很少有人看戏了,而且来的又是襄阳守备吕文德吕大人,这
个包间自然是他的了。

  看到吕文德带着黄蓉进了包间,戏楼的老板惊讶的张大嘴巴,他心想:「难
道这个黄蓉竟然和吕文德有一腿,不可能啊。哦,可能这个黄蓉不知道这个包间
的含义,唉,这个吕文德,竟然打起黄帮主的主意来了,哼,看你怎么收场。」

  包间里的设施很暧昧,黄蓉一进去,就觉得不太对劲,看戏的包间为什么会
有软榻?还有洗澡用的大木桶,梳妆台。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墙壁也做了隔音
处理,看戏的窗子也是特殊设计,这个包间的私密性简直是无可挑剔。聪明的黄
蓉立刻明白了这个包间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好你个吕文德,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怎样。」黄蓉暗自冷笑道,但是她
心里竟然有些期待。

  连听了三出戏了,吕文德还是端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喝着茶,嚼着零食,时
而礼貌的询问一下黄蓉的感受,并没有更多的动作。黄蓉暗自检查了茶水小吃,
都没有被做手脚,心想:「难道是自己多虑了?」心里竟然有一丝遗憾。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然后顺理成章的就有了好几次,每一次吕文德
都恭恭敬敬的陪着黄蓉看戏喝茶,然后送她回家,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尤
其是黄蓉,竟然可以和他有说有笑。

  吕文德渐渐的会有意无意的碰触黄蓉的手和胳膊,有一次竟然帮黄蓉缕了一
下鬓角的发丝,这些亲昵的动作,刚开始黄蓉有些抵触,渐渐地也不在意了,本
来就是江湖儿女,这些细小的动作倒不是很在意。

  今天到了风雅戏楼的包间,黄蓉发现里面有些变化,原本应该放在桌子两边
的椅子,今天是并排放在了桌子后面,桌子也变成了长条桌。

  吕文德叫来伙计,询问怎么回事,伙计道:「哎呀大人,昨天来的老板非要
这么摆,今天太忙了,没来得及收拾呢。」

  看到伙计吓得样子,黄蓉摆摆手:「算了,吕大人,今天咱们就这样看戏吧,
不要为难他了。」

  吕文德生气的轰走伙计,伙计关好门,下了楼,楼下的吕文德的家将给了他
一锭银子,足有二两。

  看着戏,黄蓉慢慢也就放松了警惕,今天的戏码好像也是新的,不过讲的是
有些暧昧的故事,大概是说,一对年轻的夫妻,丈夫参军了,留下妻子一人在家,
经常去找邻居家大哥帮忙,结果日久生情,暗结连理。看得黄蓉脸红心跳,好像
预感到了什么一样。

  突然,黄蓉感到吕文德的腿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腿上,她才发现,吕文德不知
道什么时候把椅子又往她这不挪了过来,几乎贴在一起了,但是吕文德装作没事
人一样,好像在认真的看戏。

  「哎呀,郭夫人啊,你看这小媳妇,怪是可怜,刚刚新婚不久,丈夫就从军
了,一去好几年,这不是守活寡吗?她肯定会和这邻居大哥有一腿。」吕文德看
着戏,认真的和黄蓉讨论起来。

  黄蓉不屑的道:「我肯未必,她那么爱她丈夫,怎么可能背叛他呢。」

  吕文德也不看黄蓉,只是看着戏:「郭夫人,这你就不懂了身体的需求那是
在正常不过了,这小媳妇为了满足自己而和邻居大哥发生关系也不能说明她背叛
了她丈夫啊,她还是爱她丈夫,只是女人本能的需求,她只是找个男人来慰藉自
己的身体,有什么错吗?所谓的妇道妇道,不就是强加在女人身上的枷锁吗?男
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必须只能有一个男人吗?」

  黄蓉惊讶的看了一眼吕文德,没想到这个猪一样的狗官,竟然能说出这么令
她茅塞顿开的话来:「那你能允许你的女人在外面找别的男人?」

  吕文德转过头笑了笑道:「我的女人要是愿意,可以去啊,可惜她们都不会
去找。」

  黄蓉愣道:「为什么?」

  吕文德肥胖的脸突然猥琐的挤成一团似得:「因为她们从我这里永远都可以
满足,从我这里她们得到的满足是别的男人给不了的。嘿嘿嘿嘿。」

  黄蓉娇羞的转过头:「吹牛。」不再搭理他了,可心里竟然如小兔般狂跳。

  戏还在演,果然结局是女人失身给了邻居大哥,而吕文德的腿与黄蓉的腿也
一直贴在一起,没有分开。

  自从这次以后,吕文德和黄蓉看戏的时候,桌椅的摆设就一直保持成这样,
黄蓉也默许了,吕文德心中得意的笑着,一切都在按他的计划进行着。

  吕文德以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可他哪里知道,要不是黄蓉刻意的配合他,
他的这些小伎俩,哪里瞒得过黄蓉。

  黄蓉想改变自己的生活,自从失身给了侯三,她就打算改变,但是怎么改变
呢?她不可能像个妓女一样,随便找个男人上床吧,她目前还不能接受这样的事
情。

  这时吕文德的出现,让她有了想法,早听说这个吕文德对女人很有一套,襄
阳城里很多的女人都和他有关系,不管是小媳妇,小寡妇还是大家闺秀,而且都
心甘情愿的做他的情人,这让黄蓉很是纳闷。

  看着吕文德急不可耐的搭讪自己,黄蓉心想:「正好看看他有啥手段。」

  当然,黄蓉最初的设想,是不可能失身于他的,最多让他占占便宜,如果他
敢太过分的话,估计把他打得一年半载起不来床,应该没啥问题,只要不要了他
的命就好,怎么说他也是襄阳城的守备大人啊。

  吕文德继续着他的计划,黄蓉也继续着她的配合,但是黄蓉的防御心态却渐
渐的松散,而在思想上也产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不知不觉中,让黄蓉开始慢
慢接受了吕文德「不经意」的猥亵。

  包间里,黄蓉与吕文德并排坐在桌子后,看着戏,静静的喝茶聊天,只是吕
文德的手竟然是揽着黄蓉的蛮腰的,轻轻地揽着,黄蓉竟然也没反抗,还有说有
笑,如果在外人看来,俨然是一对情侣一样。

  那时的椅子是木制的,做时间长了,会累,而吕文德很胖,身上很软,黄蓉
偶尔就会自然的靠到吕文德的怀里,磕着瓜子看着戏,任由吕文德揽着她的腰。

  刚开始,吕文德的手很老实,就放在腰上,然后一边聊着看着,他的肥手开
始渐渐移动,在黄蓉的蛮腰上抚弄,开始是左右摸,慢慢的开始向上摸,已经到
了黄蓉高耸乳峰的下沿。

  黄蓉虽然装作不知道或者无所谓,但是其实她的紧张极了,她觉得不应该让
吕文德这么占她便宜,可是她又被这样的刺激弄得神不守舍,一个平日猪一样被
自己唾弃的男人,正计划着玩弄自己的身体,那种不一样的刺激让黄蓉浑身的鸡
皮疙瘩都起来了,那种不一样的快感充斥着身体,又紧张又害怕又抗拒又期待。

  就在吕文德的手想再往上去抓黄蓉的胸部的时候,黄蓉一把抓住了他的肥手,
离开他的怀里,冷冷的看着他:「吕大人,请自重。你想干嘛?」

  虽然是冷着脸,但是眼里却是羞涩紧张期待,吕文德愣了一下,马上捕捉到
了黄蓉的眼神:「郭夫人,对不起,本官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对你的爱慕。你太
美了。」

  说着,竟然探过头想去吻黄蓉,同时另一只手臂一圈,想将黄蓉揽入怀里。

  黄蓉轻声惊呼一声,忙一转头,肥厚的嘴唇用力的亲在了她的脸上:「啊~
讨厌~ 」

  以黄蓉的身手,很轻松就推开了吕文德的怀抱,一手抵在他的胸口,一手擦
着自己的脸颊上的口水:「恶心死了。你再敢过分,你就死定了。」

  虽然说着狠话,但吕文德没有听出一丝杀意,倒像是打情骂俏,聪明的他知
道都已经这样了,不能急在一时,反正这武林第一美女的小脸,已经被自己亲到
了,这足够他美上几天了:「下官不敢了下官不敢了。嘿嘿嘿,看戏看戏。」

  黄蓉白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看戏。

  看戏是看戏,可是黄蓉小手却被吕文德握在了手里,黄蓉往回收了几下,吕
文德并没有想放开的意思,黄蓉竟然没在反抗,就让他握着了,反正也少不了几
块肉。

  今天的戏是打戏,还挺精彩,黄蓉看着入神,突然感觉不对劲,转头一看,
吕文德握着她的小手,举起来,捧在眼前痴痴地看着。

  黄蓉脸色羞红,忙想收回小手:「哎呀,你干嘛?」

  吕文德用力拉着她的小手,痴痴的看着:「好美的手,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手。」

  黄蓉「用力」的挣脱了几下:「有那么好看吗?」

  吕文德花痴般道:「有,太有了。好美,啧……」

  说着,情不自禁的亲了黄蓉小手一下,黄蓉羞红了脸,刚要说话,突然,吕
文德张开嘴,竟然将黄蓉的食指含进了嘴里。

  「啊~ 」黄蓉一声轻呼,整个身子都软了,手指被吕文德肥嘴含住,温柔的
吮吸着,一股激流瞬间让她脑袋一炸,好像短了路了一样。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吕
文德贪婪的舔着吮着,仿佛看到了那天侯三捧着自己的脚在玩弄一样。

  吕文德细心的舔弄着黄蓉每一个手指,连掌心也不放过,黄蓉不知道该不该
阻止他,但是浑身的酥软的感觉,实在让她不想反抗。

  就在黄蓉迷迷糊糊的时候,吕文德猛地一拽,黄蓉顺势倒向了他的怀里,在
惊愕间,自己的樱唇被攻陷了。

  肥厚的嘴唇用力的吮吸住黄蓉娇小的樱唇,肥大的舌头,肆无忌惮的舔弄着
她的唇瓣、牙齿、牙床,黄蓉的手被他抓在手中,拽到了他的身后,手指僵硬的
张着,好似不知道往回收了,眼睛惊恐的看着紧贴在自己眼前的大肥脸。

  猥琐的大脸,紧闭着他猥琐的三角眼,温柔狂野的掠夺着黄蓉的香唇,很有
耐心的吻着,腥臭的口水顺着黄蓉的嘴角流下。

  慢慢的,僵硬的手指放松下来,耷拉在男人的身后,惊恐的眼睛慢慢的闭上,
头一次被男人这么温柔有耐心的吻着,靖哥哥没有过,侯三更是没有过,原来接
吻也可以这么让人舒服,让人晕眩。

  吕文德感受到女人的唇齿放松了,很有经验的他,立刻用他的舌头顶开放弃
抵抗的牙齿,迅速的探入女人的口中,勾住她的香舌,吸入嘴里。

  风雅戏楼的包间里,美丽的黄蓉一手搭在吕文德的后背,一手无助的扶着桌
子,她的唇齿完全沦陷在了吕文德的嘴下,吕文德将黄蓉娇小的身体紧紧的搂抱
在怀中,肆意的吻着,享受着胜利的果实。

==========================================================

  吊吊你们的胃口,没有肉戏,嘿嘿嘿
TOP Posted:2019-03-02 17:11 | 回樓主
吟游天下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997
威望: 111 點
金錢: 105 USD
貢獻: 174 點
註冊: 2012-04-01


没意思
TOP Posted:2019-03-02 17:47 | 回1樓
凤满楼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482
威望: 144 點
金錢: 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0-27

看完了没感觉!
TOP Posted:2019-03-02 21:1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