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妻子的心牢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妻子的心牢
若水3093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3
威望: 9 點
金錢: 8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8-15


妻子的心牢



六月的一个午后,店子里没有什么生意。方源一个人在自家的仓库里清点着刚到的货。兀地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原以为是生意上门,可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久未联系的老同学彭山打来电话。

    “猴子,今天是吹什么风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方源接通电话调侃道。

    “知道妳大老板忙,哪敢随意刀扰。怎么样,生意如何,在忙吗?”电话里传来彭山熟悉的声音。

    两人有大半年没有联系,上次碰面更是在两年前方源结婚的时候 。但方源对这位老同学却一点也不陌生,不只是因为两人是从小学到高中十多年的同学。更是因为两人死党的关系,一起度过了方源人生中最低谷的那几年。

    要说两人成为死党的原因,倒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只因两人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别人眼中的矮个子,并因此招来了不少被同学霸凌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小学的时候还不明显,可到了初高中的青春期,两人的身高都还没超过一米六,成为了不少同学眼中的异类。

    座位常年在前排,课外活动站队也是长年占据一二名。不只是被男同学欺凌,更是引来了不少女同学的腹诽。经年累月下来,两人形成了牢固的革命友谊。为了打破现状,彭山从那时起就有了健身的爱好,一练就是数年。立志成为一个即使身高追不上,体格也绝不能输的肌肉男。健身倒是颇见成效,却又因总是闲不住地上窜下跳,多了个”猴子”的绰号。

    方源曾以为自己会跟彭山一样被人歧视一辈子,可情况到高一暑假的时候却发生了变化,那数月的时间他疯长了十公分,之后也缓慢地增长,一年后已是176公分的中上身高。他终于从常年的心理压力中解放了出来。可彭山却因为基因的关系一直保持着160以下的身高直到现在。

    两人的关系虽然在最后几年有点渐行渐远,没有曾经那些年那么铁了,但方源依旧很珍惜这个好友。这段记忆在方源脑中很快过了一遍。他放下手中的活儿,笑道,

    “得了吧,妳可别乱捧人,我只是个在大城市闯不出名堂,灰溜溜跑回家的loser,在家混口饭吃。哪能跟妳们这些在外创业的比。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妳小子,没事儿找妳玩不行啊。妳要是不忙的话我过来找妳?”

    “我没听错吧,妳不是在深圳那边上班的吗?妳回来了?”

    方源有些诧异,他们住在中部的一个小城市,本地的同学基本上都在北深广这些地方发展,搁家里的屈指可数。彭山也不例外,大学毕业后在深广两地闯荡了数年,除了过年方源可从没听过他在家的消息。

    “回来一个多月了,在那边呆腻了。房价太高,安不了家,也闯不出什么名堂,所以回来了。我现在才是名副其实的loser,妳好歹还自己开了家店,我已经当无业游民一个多月了。”

    彭山在那边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妳說清楚。”这突然的消息让方源有些错愕。

    “没事儿,一会儿我过去妳店里再说吧。回见。”

    方源还想再问那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他也顾不得手边的活儿了,收拾了一下锁了仓库的门,直接回店里去了。

    暑期正是大部份行业的淡季,一到下午气温达到一天中的最高点,大街上连个走路的人都没有。到了店里,毫无意外地一个客人也没有。方源扫视了一眼店内,没看到妻子刘思的身影,就知道她应该是在里间午睡。

    来到里间便见得妻子躺在沙发上小憩。天虽然有些炎热,但因为门脸电费价格太高的关系,里间并没有开空调,只有一台落地风扇呼 呼作响。妻子仅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下身也只着一件及膝的白色纱裙,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叠在一块儿,裙摆随着风扇吹起的风舞动着。

    虽然穿得单薄,但仍挡不住午后的炎热,妻子的鼻尖渗出不少汗珠,但仍睡得香甜。方源看着恬静的妻子,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妻子刘思不是那种第一眼美女,因为不擅打扮的关系,她的样貌总没有她的身材来得那么吸睛。 178公分的身高比方源还要高出两公分,走在街上总能引起别人的侧目。但保守的性格让她总是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虽然干净得体,但少了许多看点,让那些被吸引来的目光都扫兴而归。

    结婚以后虽有些懂得享受生活了,穿着也开始向着时尚的路线在走,但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却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性感暴露的服装哪怕只是在试衣间里试试,也总能让她心跳半天。示于人前就更不可能了。

    方源也曾想过让妻子打扮得性感一点,好让自己可以一饱眼福,但一想到妻子会被群狼环视,又有些忐忑了。他永远也忘不了结婚那天,妻子在化妆师的盛妆打扮之下,整个人散发出不输明星的光彩,引来无数男人痴迷的目光。方源更是不能自已,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以至现在每次回看结婚录像都会被妻子嘲笑半天。

    记忆最深的是洞房那晚,妻子一身大红的旗袍,肉色裤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精致的妆容让方源觉得此生得妻如此,再无遗憾了。当他扛起妻子那光滑细腻的肉丝美腿进入,看着那一丝丝落红之后,他更加坚定了此生得此一人,绝不相负的信念。

    得见妻子最美容颜的方源暗自庆幸,是妻子的保守才让自己有了与她结合的可能。否则以他的条件是绝没有可能,在众多男人的追求中抱得美人归的。所以婚后他也不敢提让妻子打扮得性感一些,源于学生时代被人歧视带来的不自信,让他觉得即使妻子现在已为他生育了一个女儿,他也不见得能在这个诱惑颇多的社会中守住自己的娇妻。

    所以虽然在洞房那晚之后,他对妻子的丝袜美腿有了巨大的迷恋,在婚后的日常中,他也不敢提让妻子穿上各种丝袜来增加生活的情趣。只有偶尔在两人激情过后,在妻子耳边吹吹枕边风。可在妻子拒绝之后他也只能讪笑两声,不敢再提。

    方源甩了甩头,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他再次扫了妻子一眼,见她依旧睡得香甜,不忍心打扰,于是退到了前间店里。

    没有客人上门,他也没什么需要做的。在柜台前坐着玩了会儿手机之后。门口的马路上突然传来几声刺耳的汽车鸣笛声,方源还以为是客人上门,于是起身迎出门去。

    可当他看到一辆陌生的纯白大众车上,走下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墨镜男人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说不出的不自在。倒不是这男人长得磕碜,实在是穿着有些诡异。

    一件粉色的衬衣配上黑色休闲裤,崭新的面料质地不错,搭配脚上一双蹭亮的皮鞋,一股时下流行的韩式鲜肉装扮。这本该是一身给人印象不错的行头,可穿在一个五短身材,肌肉贲起的男人身上,一股妖风扑面而来。上身来该修身的衬衣被鼓囊囊的肌肉,绷得几乎要裂开似的,下面的休闲西裤也没好多少,男人健壮大腿的棱角透过绷紧的西裤能清晰看到。这种古怪的装扮配上男人矮小的身材,就仿佛一个模仿人类穿衣的猩猩杵立在眼前一般。

    “妳丫看什么呢,不认识了怎么着?”男人摘下脸上的墨镜,本来挺高兴的脸上,因为方源的反应露出几分不悦,吐槽道。

    方源看清来人的真容,虽然已经猜到是谁了,但真看到这穿得颇为滑稽的男人真是自己的老同学,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噗!”

    “妳小子这是吃错什么药了,我现在真不知道该叫妳猴子还是猩猩了。哈哈……”

    方源说完实在是憋不住了,笑出几声猪叫。

    “我艹妳大爷的。”彭山尴尬地上前在方源胸口擂了一下,“连妳小子也笑话我是吧。”

    “我靠,妳轻点儿。”方源吃痛之下骂道。他的身板相对眼前的彭山来说就单薄许多,被他擂这一下还骨头都有些生疼。

    “不是吧,这就受不了了?妳小子是结婚这几年过得太滋润,被弟妹榨干了吧。”彭山调侃道。

    “别忒么在这儿瞎说啊,妳想在这里晒太阳我可不奉陪。”方源老脸一红,转身往店里走去。

    倒不是真被彭山说中了。而是方源自感这几年疏于锻炼,身板大不如前有些惭愧。日子过顺了之后每天除了忙生意就是躺着。孩子父母帮着带,生活上有老婆伺候,一个正值拼搏的年纪被他过成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

    甚至从年前开始,与娇妻的房事也不再像以前激情澎湃,次数减少不说,时间也大大缩短。只是妻子刘思性格保守,从不在他面前提起,他也就没放在心上。今天被人把话题往这上面一扯,脸上有些挂不住。

    彭山没有察觉出他的表情变化,这天实在有些热,才从车里出来一会儿工夫,额头就有些冒汗了。他赶紧跟着方源进到店里,接过方源递过来的一瓶冷饮,边喝边打量老同学店里的东西。

    “还别说,还是妳们这做生意的来钱快啊,这才几年工夫,妳就从一家小店做到这琳琅满目的规模。这得多少钱。 ”彭山感慨。

    “呵,妳还调侃我,我这些东西才值几个钱,妳外面那车够把我这店里的东西买空五回了。”

    方源这话还真没夸张,彭山停在外面的那款是大众迈腾系列,他之前在车展广告上看过,价格在二十万上下。他这两间门面里商品不少,但他是经营日化用品的,商品本身价值不高,按卖价加在一起也不超过六万。

    不过他也没完全交底,这几年生意不好做,所有的买卖都在向着批发走量的模式转变。这些年他不光投进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和日常营利,更是借了不少外债来扩大规模。仓库里的库存量远不是门面里的这点东西可比。名付其实的一个老板。

    彭山尴尬一笑:“我这是把脸打肿了装出来的,败光了打工这几年的存款不说,还借了贷款。”

    “呵,这么下血本?准备干啥呢妳这是。”

    方源虽然心中已经有些了然,但还是顺着话题问了一句。刚才外面阳光刺眼看得不清楚,这回在室内一瞧。彭山油头粉面的样子,显然花了不少时间收拾。本来不黑的脸上此时比女人还要白上几分。

    能让一个男人如此上心地捯饬自己,除了见女人还能是什么。这小子八成是相亲去了。

    “唉,别提了,家里老人催得紧,我正相亲呢。”彭山叹气道。

    “叹什么气,妳这一副土豪的标配,没找着个看对眼的?”
看他的表情方源就知道这小子相亲并不顺利。
“呵,谁知道现在的女人都怎么想的,妳要说他们走心,我碰到好几个见过面连微信都不让加的。妳要说他们拜金吧,我说开车带她们去兜风也没个愿意跟来的。妳說她们想要什么?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只看身高的?身高不行其他的就都不考虑了?”

    彭山也知道自己一直单着,就是因为大多数女人接受不了,他这跟侏儒一般的身高。而他本身又不想找比自己还要矮的女人,他吃过个子矮被人歧视的苦,他不想将来的孩子跟他一样。所以他想改良他们家族的基因!

    但现在这样一个男多女少的社会,他的这种择偶观完全陷入了死循环——比他高的看不上他,比他矮的他看不上。

    “噗,哥们妳别逗我。什么女人只看身高,妳这是什么人生观?钱才是决定男人地位的象征好吗?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有钱妳像封建社会一样三妻四妾,女人都愿意跟妳。”

    方源是做生意的,他这句话说出了现在的主流价值观。但他眼见彭山这么消沉,还是得提出点中肯的建议。

    “不过我看妳相亲不成,跟这些都没什么关系。妳还是花点心思给自己重新找下定位吧。妳这身出门没照照镜子吗?妳到底是要秀妳自己长得强壮呢,还是秀妳是小鲜肉啊?妳现在这样也太非主流了,是个正常人都当妳脑子瓦特了。谁还敢加妳微信上妳车啊?”

    彭山却浑然不觉,还当自己这样很有魅力。他低头看看了自己,又看了看方源。似还没有看出来他这身装扮给了别人很大的不适。

    “得,妳当我没说,妳愛怎样怎样吧。”

    方源看出彭山完全没有信他的意思,干脆捂脸作罢。反正他也不认为彭山换身装扮就能相亲成功。虽然这几年不常联系,但他知道他这同学长期被歧视,性格早就有点畸形了。

    倒不是说他是变态,而是有点儿异乎常人的执拗,认为自己认定的事情就是对的,观点与人相背时,总是试图给人洗脑来让别人认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有时坚持一些歪论还义正辞严地与人争辩,让人误以为他是不是真的脑子瓦特了。
TOP Posted:2019-02-06 18:08 | 回樓主
凤满楼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77
威望: 103 點
金錢: 21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0-27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2-06 18:22 | 回1樓
老枪新传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9456
威望: 444 點
金錢: 37049 USD
貢獻: 11278 點
註冊: 2015-02-27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2-06 19:1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