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深宅旧梦[完结+番外]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深宅旧梦[完结+番外]
弱水淫魔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41
威望: 27 點
金錢: 129 USD
貢獻: 1489 點
註冊: 2018-07-30


深宅旧梦[完结+番外]



连载完成,第一次更新第六页,第二次更新第十一页,第三次更新第十七页


          顾氏乃钟鸣鼎食之家,然而族内共妻之事鲜为人知。

          端庄的玉桂夫人,娇柔的扶摇夫人,都叫祖孙三辈轮番玩弄了个遍,更遭人掳劫,饱受蹂躏**。

          单纯胆小的宁瑶瑶也嫁入了顾家,等待她的命运也是如此吗?

一、二叔顾至城
          蒲阳城是云州的首府,位於东陆以南,东临蛟海,是江南鱼米水乡之首,而更为出名的是城中的顾姓一族。顾氏先人中先後出了东陆四大名将之一的顾鸣,两朝名相顾雁回,数位尚书太傅,是名符其实的锺鸣鼎食之家,所幸是历尽数代家主的小心收敛锋芒,终是安安稳稳的同大陵朝代代相传到了这一辈。
          宁瑶瑶是长子顾至礼的嫡妻,十五岁时嫁入顾家,十六时便为顾家生下嫡长孙顾宁远。而这时的顾至礼已是二十又三,刚刚成为新一任的家主,因为顾家奉命驻守云州,新任家主需携族中信物上京面圣,是以这年新年一过,顾至礼便同娇妻稚子和族人辞行北上,估计要到夏至才会回来。
          顾至礼上车前看着小妻子诺诺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衣摆,孩子气的不许自己走,心里软软的,一向不拘言笑的顾氏大家长在众目睽睽下颇为柔情的抱住了堪堪到了自己肩头处的小妻子,在她耳边轻声道:“虽有阿狐他们会同你解闷, 但万万不可忘了为夫。”
          遥遥的脸噌的就红透了,窝在至礼怀里更不肯抬起来了。
          府上的婢女嬷嬷们都在轻笑,却也不好上前搭救小主母,还是二爷看不下去几步上前把大嫂从大哥身上扒下来,虽然面上一片淡然,私下里却顺手在她细软的腰上掐了一把,耳边便是大嫂的一声轻呼。大哥把这看在眼里,只是略带责备的看了二弟一眼,说得一句把婀奴看牢,就拍拍妻子的头招呼随行上路。
          眼见家主启程,众人依次回房各司其职,一旁带着宁远的乳母赶紧上前来,把怀里扭得像小蚯蚓一样又乖乖不敢出声的小公子递给了大夫人,後行了一礼便退下了。遥遥抱住顾蚯蚓小盆友,亲亲他的脸,小娃娃闻到了阿娘的香味就很满足的安分下来,不一会就呼呼睡起来了。
          这时的宁瑶瑶和顾至城已经走在内院的华庭中了,顾家内院的下人有明确的工作时间,这个时候完全空无一人的花园里只有鸟叫虫鸣分外安静动人。可是宁瑶瑶却真的希望此刻能多出一个人来解救她。虽然怀里还有儿子,可是这个只会睡觉喝奶的小笨蛋根本没有用处。
          “嫂嫂不必四下看, 院里这个时辰没有下人的。”顾至城缓缓地走在宁瑶瑶左侧,右手扣着她纤细的腰迫使她只能按着他的节奏走,而左手,已经挑开了衣襟,从月白色的肚兜里伸进去两指,时而以指腹触摸那娇嫩的乳、肉,时而轻捏粉粉的乳粒,还不时让那粉粒露在空气里看着她颤巍巍的硬立在哪里。
          至城兴致极好,可是宁瑶瑶却是满脸绯红还不时低头看着儿子唯恐他醒来看见什麽。
          “嫂嫂,奶流出来了。”至城的声音已经带了暗哑,他停下脚步看着那粉粒因为自己的挤捏有了点点白色的乳汁流出来, 空气里好像已经有了腥甜的奶味。
          “恩,二叔,你, 你”宁瑶瑶极为无措的停着却不知道要说什麽。生了宁远不过小半年,虽然有乳母喂儿子,但是因为夫君在,所以那儿还是会整日产奶,每次饱胀了她就会去找夫君,现下要让二叔来她实在开不了口,可是那饱胀不一会就会变成胀痛,她受过一次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啊。。。”宁瑶瑶低呼一声,至城不等嫂嫂想好如何开口就用巧力将她按在亭子的石柱上,低头含住乳头开始吸起来,宁瑶瑶偏脸紧闭着眼,也不知道怀里的儿子因为闻到了奶味醒过来了。宁远好奇的看着刚才一直走在阿娘边上的人正埋头在自己头边上做着自己最爱做的事。喝空一只的至城还有些不知足,打算换一只,一偏脸就见到小侄子睁着乌溜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笑起来:“宁远喜不喜欢阿娘的奶子?二叔帮你保管着。”
           “呀。”听见至城的话,宁瑶瑶才发觉儿子醒来,慌张却不知道是要掩儿子的眼睛还是合上自己的衣服。至城嘴边带着笑,拦住了嫂嫂的动作打了个响指,两位嬷嬷立刻出现在不远处的长廊里。
          “紫衣的是二房里负责女眷的教习嬷嬷,紫苏, 青衣的是负责婢女的管事嬷嬷,青苏。日後你唤她们紫嬷嬷, 青嬷嬷就是。”至城让青嬷嬷过来抱着宁远站在一旁,自己终於能除掉嫂嫂身上碍事的肚兜,好好在阳光下看看那两只饱满白嫩的奶子。
          “不, 二叔, 青嬷嬷,宁远在。。。”宁瑶瑶两手被至城反拧在身後,紫嬷嬷上前替二爷用丝绢绑好了夫人的手,将口珠塞进她嘴里,并用黑绢蒙上了她的眼睛。宁瑶瑶整个人都坐在他的腿上,外衣襦裙还在,亵裤和肚兜则全抛给了紫嬷嬷。顾至城肆意揉着那两团柔软,口中不觉赞叹有声。
          抱着宁远的青嬷嬷看着怀里的小少爷有些不安分的看着自己亲叔叔玩弄着阿娘,明知小孩不会懂还是轻声同他说:“小少爷不担心,二爷不是在欺负你阿娘,是在疼她呢。 往後二爷日日都要这般疼上几回,小少爷习惯就好了。”说着还抱着宁远更靠近了些, 好让他看得清楚:“二爷这是在摸主母的奶子, 主母年纪还小,这般被男人揉捏久了会更饱更漂亮的。瞧瞧, 我们顾家主母的身子多白,小少爷从主母那里也得了身好皮肤呢。 小少爷也想摸吗?”
          宁瑶瑶什麽都看不见却能听见她们的话,知道儿子就在身边顿时整个人都有些僵,偏偏无法说话也动弹不得。当一只小手被火热的大掌带引着按上自己的双乳时浑身更是一颤。忽然下身一凉,不知是谁撩起了她的襦裙,等那人开口,她才知道是紫嬷嬷。
          只听紫嬷嬷轻声同至城说:“二爷, 夫人下面已经湿了,小口开了。 是在这儿办还是回房?夫人年纪小怕是在外面。。。”
          “恩,回房也好。”顾至城此时已经分开了宁瑶瑶的双腿查看起她的下面的小嘴了。“跟了大哥一年多,宁远也生了,这里还这麽小”
          “夫人这是养的好,瞧着那粉嫩的样子还跟处子似的, 二爷当好好疼爱夫人一番才不负老爷夫人特特求娶来的夫人呢。”紫嬷嬷又转向宁瑶瑶看着她一脸绯色,低声道:“奴婢知道夫人头回这般多有羞恼, 顾家的每位夫人都是这般过来的, 还望夫人早早适应才是。”
          宁瑶瑶却是是知道这般才不曾抵抗什麽,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听听得紫嬷嬷的话也只能微微点头。


[ 此貼被弱水淫魔在2019-02-08 00:58重新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威望:+6(Diss)
TOP Posted:2019-02-04 01:28 | 回樓主
弱水淫魔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41
威望: 27 點
金錢: 129 USD
貢獻: 1489 點
註冊: 2018-07-30


二、二房规矩
          二爷就这麽横抱着衣冠不整的宁瑶瑶往自己的霜定苑走。明晃晃的太阳就这麽照着宁瑶瑶胸前两团白花花的饱乳,顾至城还不时停下脚步在上面狠狠吸几口,湿漉漉的水光更让那乳头显得格外淫靡。
          两位嬷嬷不近不远的跟着,二爷进了霜定苑就径自去了自己的卧房,青嬷嬷抱着小少爷先去找了乳母, 紫嬷嬷则跟着进去了。
          顾至城先去洗浴,而紫嬷嬷则替宁瑶瑶除了束缚後,手捧二房祖传信物令她跪下。宁瑶瑶是知道这规矩的,不得整理衣衫就这麽袒胸露乳的乖巧跪着听训。
          院外的规矩是各处一致,但是二房院内的规矩跟之前大院相比虽少了许多,但更为露骨而细致。
          外裳之内不得着装,以便随时求欢,可按二爷要求在下体塞入各式器具。
          胸乳须有人在屋外揉捏三个时辰以上,屋内不限, 如有乳汁需挤出後由二爷安排。
          一日中必须有六个时辰以上含着男子阳具,不分屋内屋外口穴皆可,有教习嬷嬷在一旁观礼。
          二爷行房射入後需塞入器物两个时辰以上,由教习嬷嬷估摸时辰取出。
          行房後需要教习嬷嬷替夫人小穴塞入药柱以助复原。
          不得拒绝院内任何男子的要求。
          所有问话一律要回答。
          。。。。。。
          待宁瑶瑶面红耳赤的听一句复述一句後, 顾至城已经洗浴好进来了。嬷嬷先向他行了一礼後俯身扶起了宁瑶瑶正色道:“今日是奴婢最後一次唤您夫人,日後在二院内您便是二爷的婀奴,身份最低,只有在院外才是顾氏主母。二院的规矩从明日开始就由紫苏负责, 婀奴可知?”
          “婀奴晓得。”
          这时外面由进来一人,朝二爷行了一礼後走到了宁瑶瑶跟前,紫嬷嬷恭谨的施礼後对宁瑶瑶道:“婀奴 ,这是二房主管事,束真, 日後你还得好好仰仗主管事呢。”
          “是, 婀奴见过束真管事,啊,”宁瑶瑶本能的抬头向那人看去,不想竟是个年轻男子,想到自己衣不蔽体的模样顿时羞得不行,伸手欲拢自己的衣物。
          顾至城在一旁轻笑了声,俯身去捏宁瑶瑶来不及遮掩的嫩乳,他盯着宁瑶瑶水色潋滟的美眸,低声说:“二院里不要贞洁烈女,只有淫娃荡妇。 现在脱光衣服爬到榻上趴着。”
          “还不快去。”见宁瑶瑶愣在那里,他有些不耐的在宁瑶瑶的左乳上拍了一巴掌,声音极响却不怎麽痛。宁瑶瑶咬着下唇含着泪,在三人跟前慢慢脱了衣裙,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床。她无措的看着顾至城又看向束真,发现那个男人极为放肆得上下打量自己的身子, 举止愈发无措,不知道下一步要如何。
          顾至城一面脱去自己长裤,露出已经勃起的粗壮阳具,走到了床边看着宁瑶瑶惊恐的双眸,指着怒涨的那里说道:“大院里应该教过你狗趴式,用那个姿势把我的宝贝吃进去。”
          见宁瑶瑶满面通红想要说不,他便抬手就在那圆圆翘翘的小屁股上拍了几巴掌,娇嫩的皮肤立刻变成了粉红色。宁瑶瑶吃了痛,只好调整了姿势一面扭头闪闪烁烁看着那微微颤动的粗壮肉棍一面缓缓靠了过去,当那火热硕大的头触到下面时,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这般做了几次都没法让那东西进去,宁瑶瑶只好半抬起身子,一手去扶那烙铁般滚烫的肉棒,一手分开了自己下面的小口,宁瑶瑶的手那麽小,几乎握不住那粗大的东西,一想到自己要把夫君以外的男人的东西亲手放进自己身体里,那种刺激又害怕的感觉使得小穴又开始吐水了。
          顾至城就这麽垂眼看着嫂嫂那白嫩纤小的手握住自己的那话儿吃力的往那粉嫩的小口里塞, 心下早已有些按捺不住,真想狠狠冲进去来个痛快, 为了好好调教这个小妖精只能强忍着。
          宁瑶瑶憋红着脸还是忍不住哼哼,身体里进来一个陌生又火热坚硬的东西实在是太涨太大了。她感觉都塞满时,穴口外还露着一截,眼见怎麽也塞不进去了,二叔才又开口,这时他也是满头大汗声音嘶哑:“塞个玩意也要用这麽久时间,大院的陈娘子还真是名不虚传啊。”说罢,一手抓住宁瑶瑶的腰,一手向前探握住一只奶子,就开始激烈的挺弄了。
          宁瑶瑶一身惊呼出了口,就不由自主的娇吟起来。後面那人深深浅浅的几番抽插,两人交合处已经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他找准了时机撞开了子宫口,生生挤进了一个头。
          “啊,不,太深了,太里面了,不要了,二叔,不,二爷,二爷饶了婀奴啊,二爷救我。”宁瑶瑶开始胡乱地哭叫起来,肚子被顶的一鼓一鼓,好像那东西要破腹而出一样。
          顾至城从後面紧紧抱着宁瑶瑶,腰部不停用力,两手都捏着她的娇乳,揉面团似的玩弄着, 还不是扯着那乳头,用指甲刮着那小洞,见怀里不过十六的小少妇浑身软如春水更是兴致大涨。他探了手下去捏宁瑶瑶双腿间那颗小核,逼着宁瑶瑶延续着高潮时的痉挛,这般两次後,宁瑶瑶居然感觉到了尿意, 她抓着二爷紧捏自己乳头的大手,哀哀道:“二爷, 婀奴要更衣, 不行了, 憋不住的。二爷~~”
          听着小嫂嫂那几近娇吟的求饶, 顾至城却插的愈发凶狠起来:“呵呵, 嫂嫂被二弟插的要尿出来了。没事, 嫂嫂尽管尿吧。”“啊~~~不, 婀奴真的憋不住了,啊, 嗯啊。。。。”在宁瑶瑶实在无法憋住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被操得尿了出来时,一旁的紫嬷嬷已经麻利的用夜壶接上了,听着自己尿水浇入夜壶里,极响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四人的耳中,宁瑶瑶几乎要羞愧的晕过去。小腹里被二爷的精液灌得鼓鼓的,他也不急着抽出来,就这麽大咧咧的深深堵在子宫里,想给小孩把尿一样抱着宁瑶瑶,就这麽走出了房间。
          “不,二爷,不要, 不要出去啊。”宁瑶瑶虚弱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
          午後的艳阳下,她就这麽光着身子,分开双腿被男人抱着,下面还插着他的巨大阳具,软软的毛上还有几滴尿液和淫水挂着。而她的宁远,此时也被青嬷嬷抱了出来, 还走到了她双腿间,让小少爷好好看清了他阿娘的那儿。
          宁远不知道阿娘发生了什麽事, 但是感觉到了不开心,就开始哭闹起来。青嬷嬷连忙哄着:“小少爷是心疼这小贱人吗?在着院里可没有你阿娘了,只有可以被男人随便上的小贱人。我们每天都来看看你二叔是怎麽操她的好不好?你看看这小贱人挨起操来可骚了, 叫得那麽响是不是恨不得所有男人都听见了来操那骚洞。”
          青嬷嬷这般说着,二爷又来了兴致,深埋在嫂嫂下体里的阳具重新硬了起来,开始又一轮的抽插挺弄。
          “不, 不要这样,啊, 恩,好深,不要,宁远不要看。”宁瑶瑶无力的低吟着,在儿子跟前任凭二叔奸淫。
          “小荡妇, 小少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随着顾至城不悦的低语,他又狠狠的连捅了几下,每下都刺入宁瑶瑶小小的子宫里,又硬又大的龟头刮着娇嫩的子宫壁,宁瑶瑶受不住的连连哀求起来:“婀奴知错了, 婀奴不敢,不要了啊,好痛, 不要再进去了啊, 好痛啊。”
          二爷根本不理会宁瑶瑶的哭求,感觉到自己又要射了後,给了两个嬷嬷一个眼神,於是紫嬷嬷拿来了一只瓷碗放在院内的石桌上,顾至城抱着几乎晕死过去的宁瑶瑶走到那石桌边上,青嬷嬷则抱着小少爷跟了过来。这时一直不做声的束真也走了过来,眼睛紧盯着宁瑶瑶和二爷的交合处。二爷在猛插几下後低吼了一声,伴随着宁瑶瑶娇媚的一声长吟,满满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子宫里。片刻後,二爷抽出软下来的肉棒後,将宁瑶瑶居高,众人就这麽看着她红肿的私处有浓稠的白汁缓缓溢出,一股股流下来滴在碗里。
          “小少爷,你看看这骚货多厉害,这麽平的肚子里装了足足一碗的淫水呢。哎呦, 真是个骚货啊,瞧着,又出来了。”青嬷嬷指着宁瑶瑶下面又缓缓吐出二爷白液的小穴,叫顾宁远好好看看。小孩子圆亮的眼里只有好奇,他咯咯笑着,全然不知阿娘处境。
          “带小少爷回去吧,晚点再带过来,只要我想弄这小贱人他都得在一旁看着。”顾至城说罢,示意束真抱着宁瑶瑶下去洗干净。
         束真依旧让宁瑶瑶双腿大开的抱法抱着,只不过那两团饱乳此时却贴在了他的衣服上,一旁的紫嬷嬷见二爷自己去洗浴了,就过来替束真脱了上衣,好让夫人的乳房直接贴在主管事胸口上。
          “主管事,如今这贱人的肚子还有用, 您就先这麽解解馋, 等她落你手里了想这麽玩都成。”
          “紫嬷嬷到底是个识趣的人, 等以後我玩腻了这贱人也给你家那位用用。”束真坦然的抱着顾氏的年轻主母,同紫嬷嬷点了个头後走向了浴室。一路走着宁瑶瑶肚里的精液还在不时滴落着。
          紫嬷嬷叫来下人,收拾衣被,擦拭淫水,熏香,倒夜壶。婢女们轻声嬉闹着,暗骂那小贱人水多事多。这个说下回要塞把筷子进她小穴好好堵堵水,那个说要用鞭子好好抽顿奶子,还有人恨恨的说抱来看门的巨犬保管叫那骚货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紫嬷嬷听见了笑笑,说这小贱人如今进了二院,个个都有机会折磨她。
TOP Posted:2019-02-04 01:49 | 回1樓
弱水淫魔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41
威望: 27 點
金錢: 129 USD
貢獻: 1489 點
註冊: 2018-07-30

三 沐浴之耻 母子,羞辱,淫乱
        束真抱着宁瑶瑶进了浴室,先将她背抵在浴室的墙上强吻住了她半开半合的小嘴,勾出她的小舌卷进嘴里吮吸着,宁瑶瑶的嗓子早在院里就哭哑了,她知道自己跟二叔做那事是顾家的规矩,但是教外人碰却是万万不行的,偏偏此时无力挣扎也无发呼救,只能“呜呜”着任那男人把唾液一口口喂进自己嘴里後不得不咽下去。男子炙烫健壮的胸膛紧紧压着她,把那两团饱乳都压扁了,乳白的乳汁被挤了少许出来令束真更加方便磨蹭主母的乳房,两人的乳头不时相互摩擦抵押,束真放开宁瑶瑶被吸得肿起来的小嘴,低头让她粉嫩的奶头抵在自己微褐的乳头上挤压着, 嘴里说道:“小贱人,看看你的奶头在亲我呢,怎麽样奶头亲嘴舒不舒服,恩,真是个骚货, 看看都吐奶了, 是不是勾引我来吸你奶头啊?”
        说着束真低头就含住了宁瑶瑶的奶头和大半乳肉狠狠几口就吸干了奶汁,那突然被抽空的快感让宁瑶瑶忍不住呻吟起来:“不, 啊, 管事不可以的,不要再吸了,没有了,没奶了, 恩,不要。。。。”
        束真使劲吸到两个奶子分泌不出一滴奶水了才松了口,那两只红红肿肿的奶子就这麽委委屈屈的挺着微微颤动。
        “喜不喜欢我吸干你的奶,恩, 小贱人。”束真低头轻咬着宁瑶瑶的耳朵,在她耳边说着下流的话,“以後我每天都吸干你的奶好不好,当着小少爷的面一口口吸干你的大奶子, 等少爷长大了,我还可以告诉他,他娘亲的奶子又大又嫩,天天都被我含在嘴里吸着呢。”
        “不要, 不要这麽说,饶了我, 管事,饶了我。。。”宁瑶瑶听着那些话,低声求饶着,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真的当着儿子的面被这个管事吸奶子的场面,心里又羞又怕身子却有了反应,大量的淫水随着二爷残留的精液都流了出来,把束真的衣摆裤头浸湿了一大片。
        感觉到湿濡的束真低头看到了那一大片晶亮黏糯的爱液,轻笑起来:“怎麽尿出来了, 恩?管不住你的骚穴麽, 来, 我给你好好洗洗。”说罢抱起她放进了半人高的浴桶里,桶内有一横板可以坐着。宁瑶瑶早已筋疲力尽,就这麽软软靠在浴桶里,双腿也根本无力合上。
        “被二爷操的腿都合不拢了呢,”束真说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也进了浴盆,他腿长个高,站在坐着的宁瑶瑶跟前,那根怒涨的阴茎直直对着宁瑶瑶的小嘴。他扭臀让自己的粗大拍在宁瑶瑶的脸上,“把嘴张开,好好吸吸我的宝贝。”
        宁瑶瑶紧闭着嘴和眼睛,任凭那根粗壮的肉棒在自己脸上又戳又拍的,龟头分泌出来的粘液都蹭在了她粉白的脸颊和红润的唇瓣上,可她就是不肯含那东西。
        “哼,”束真冷笑一声,扬声叫来了青嬷嬷,“不肯吸是不是,那就当着你儿子的面给我吸。”
        宁瑶瑶惊恐的睁开眼, 果真看着青嬷嬷抱着宁远走进来,她慌忙张嘴想说不要,却被束真抓住机会捏住了她的下巴挺着腰缓缓把整个肉棒都喂了进去。
        “唔, 唔。。。”宁瑶瑶伸手去推他却只能摸到他结实的大腿和臀部,束真的手按着她的後脑勺,开始挺腰抽动起来,宁瑶瑶想说话想吐出去但只有舌头能动, 那样的卷扫和喉咙的收缩,让开始抽动的束真忍不住呻吟起来:“嗯,好会吸啊, 好爽,再添, 嗯, 嗯。。。 ”
        “啧啧, 小少爷你好好看看这个骚货, 男人撒尿的东西也能往嘴里含,真是比窑子里的妓女还贱呢。你们都来看看,贱人叫管家给插了,那小脸多享受的, 也不知道吃过多少根鸡巴了。 ”青嬷嬷抱着宁远就站在浴桶边上看着宁瑶瑶被迫给束真口交, 还招呼院里打扫的侍女都进来。
        老天爷欸, 我就没见过这麽不要脸的女人, 居然还一脸淫荡样子吸男人那里。”
        “就是啊,丑死了,哎呦,你看那两个奶子肿成什麽样了,都是牙印呢,肯定是叫管事狠狠吸过了。”
        “对啊, 不是说里面还有奶的麽, 一定被管事吸光了。是不是啊?”
        束真得意的回道:“可不是, 我几口就吸干了这贱人的奶子, 吸得她都尿了我一身。 ”
        “哎呀, 怪不得要给少爷找奶娘呢, 才两个奶子喂男人都不够,哪里有多出来的给少爷啊。”
        “当着儿子的面被自己小叔子操了一下午, 现在又给管事吸鸡巴,以後也是个万人骑的货呢。你看她嘴里吸着,手上也不闲着,一个劲的摸男人屁股呢。”
        “你们也别傻看着, 这贱人一身骚味,你们可要给她好好洗洗。”束真快速动了几下後抽出阴茎抵着宁瑶瑶的小舌,把精液尽数射在上面後,一面让侍女给她洗身子, 一面命令她含着不许吐也不许吃下去。“要是敢流出来一滴,我就再射你一次。”
        他出了浴缸,看着青嬷嬷怀里的小少爷有些不安的盯着自己阿娘,他走过去十分恭敬的对那不足一岁的小娃娃说:“你娘小嘴和奶子的味道都好极了, 下回小的再找几个男人来,让少爷好好看看男人是怎麽玩你娘的。”
        “啊, 痛! 不要这样, 求你们不要这样, 好痛, 唔, 呜呜呜。。。”身後传来宁瑶瑶的痛呼,束真转过头,看见两个侍女按住宁瑶瑶的上身和双手,一条男人的亵裤被塞进她嘴里,两人左右开弓的使劲抽打她的两个奶子,骂她:“不知被多少男人摸过了,才长得这麽大两个奶子, 一看就是个淫娃荡妇样。”
        一个眉心点了红胭脂的侍女则用竹制的衣夹轮流夹她的乳头,和下面的小核,嘴里恶狠狠的骂道:“叫你硬,叫你吐水,小小年纪就到处勾引男人, 看着就让人恶心。”
        另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娃娃脸侍女则把上粗下细的刷子捅进了宁瑶瑶的阴道里, 她娴熟的转动着用劲往里面插,直到剩一小节柄在外边:“骚货,又脏又臭的逼,还要我来洗,不是喜欢男人插你麽,让你木头男人也给你捅一捅。”
        青嬷嬷在一旁笑,“胭脂啊,你们要跟琴儿学学, 这教训的法子好。”琴儿就是正拿着刷子捅宁瑶瑶下体的侍女。
        “这刷子可是用马鬃做的毛,软中带硬,估计琴儿已经捅开了她子宫口,插进肚子里了,只要这麽转几下,保管不用多久这骚货就要泄身了,看, 看, 开始抽搐了。”
        果然,敏感的子宫和层层内壁被长长短短的硬毛轻扫重刮,已经是淫水泛滥,私处的瘙痒和胸口的疼痛把宁瑶瑶送上了高潮,她激烈的弓起身子,下腹一抽一抽起来,琴儿和胭脂合力将她的下身抬出了水面,把那剧烈收缩的小口展现在了宁远眼前, 棕色的毛刷和穴口交合处已经有了白液流出来,浴室里一股淫靡的腥味。
        宁远突然大哭起来,手脚乱蹬,青嬷嬷赶忙哄着,她瞄到宁瑶瑶高潮褪去正在缓缓喘气,便使了坏心,她拍着宁远的背同他说:“小少爷不哭, 不哭,都是这贱人不好是不是?又脏又臭, 少爷踢她一脚好不好?来,踢这里。”
        说罢也不管宁远听没听懂,就把他乱蹬的脚往宁瑶瑶分开的两腿间靠。
        “唔! 唔!”无力闭上眼的宁瑶瑶还沈浸在高潮余味的里, 她突然感到下身被狠狠一捅,不由惊呼起来,已经被挤出子宫口的刷子头又一次撞上了敏感的小口。
        “哈哈, 快看,小少爷也要操这贱人呢,用力,少爷使劲踢那里!踹死着骚货, 踢烂她的臭穴。”侍女们激动起来纷纷给宁远加油,胭脂更是给宁瑶瑶的阴核上夹了一个竹夹,两个乳头一个夹了两个,还指使小少爷去踢那几个夹子。
        宁远好奇的看着阿娘被自己蹬一脚就会叫一声,觉得好好玩,果然不哭了,还是在众人心照不宣的起哄下咯咯笑着左右小脚轮流蹬那个木柄。 三五根硬毛时不时的刺入合不起来的子宫口,刮着那个敏感的地方,看着宁远天真的笑脸,听着他无邪的笑声和周围不怀好意的讥笑,无奈被儿子间接强奸的宁瑶瑶再一次到了高潮,在耻辱中晕了过去, 下面还紧紧吸着那根刷子。
        “少爷好不好玩啊?以後奴婢每天都让你这麽踢这贱人好不好。 看看,这个贱人都昏过去了, 不好玩了。来,我们踩她奶子,把她踩醒过来好不好?”胭脂笑着让宁远去踩宁瑶瑶夹在乳头上的夹子,可是宁远好奇的看着那些夹子,伸手要去扯,小孩子下手虽轻但是胜在执着,他奋力扯了好几下才扯下来一个夹子,得意的握在手里咯咯的笑。
        胭脂眼睛一亮,鼓动宁远继续把剩下的那个夹子也扯下来。如此扯掉宁瑶瑶乳头上的四个夹子後,宁远又被抱到他阿娘双腿间去扯那加在阴蒂上的夹子,看着那个肉芽被自己扯的好长, 宁远扯下夹子後就伸手去捏那个软软的豆豆,这时的宁瑶瑶已经被痛醒过来了,侍女们扶起她的上半身,让她一睁眼就看见小儿子一手拿着原本夹在自己乳头阴蒂上的夹子,一面兴致勃勃的玩自己小核,又捏又掐,还不时抬脸冲自己笑。那种羞辱下的宁瑶瑶居然又一次高潮,小穴里喷出的阴精射了宁远和青嬷嬷一脸一身, 青嬷嬷本能的想抱小少爷躲开,不想宁远却拽着那肉芽没有松手,被突然硬扯到一公分长的阴蒂哪里受的住这种刺激,一股股粘稠透明的精水不停的射出来, 宁远就这麽一松一扯的玩到自己阿娘再无法喷了才放手。
        而一旁的侍女们都看的怔住了,束真却在一旁鼓掌,“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放过, 世上没有比她更淫荡下贱的女人了。”
        侍女们立刻会意的叽叽喳喳起来,把宁瑶瑶说的淫荡无耻之极。
          “是啊, 连这麽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还是不是人。”
        “就是,还往自己奶头上夹夹子,骗儿子扯下来,真是无耻。”
        “嗯嗯, 还把刷子塞进自己下面,叫儿子踢,你怎麽不叫你儿子直接把脚伸进去呢。”
        “被自己儿子玩得都喷水了,真是贱死了。 ”
TOP Posted:2019-02-04 02:0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