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再婚少妇淫荡生活自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再婚少妇淫荡生活自述
轻抚你菊花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89
威望: 146 點
金錢: 81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9


再婚少妇淫荡生活自述



  我叫徐玉珍,今年四十三岁;上个月,我才嫁到这个已离婚之夫的家里来,做他现任的老婆,而我老公本来已经有一个十九岁、正在念大学的儿子。我……则成了他的后母。
  本来以为,要和他儿子取得一个家庭里的基本认同会是很难的一件事;但这一个月来的相处,我很快地改观,因为他儿子也很喜欢我。
  我来到这个家,除了很爱我的老公以外,最希望的就是家里的每个成员,都能欢迎我地把我视为他们的一份子。所以我自己花很多心力在这个儿子身上。
  眼看着继任的感情有越来越好的趋势,我竟心喜于每天早餐过后,即将出门的儿子的拥抱。
  他会抱我,吻我的脸颊说「妈,我上课去了。」这种感觉真是好,并非说我已经成功地占领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地位……呼……我也不晓得,反正我们家一直也都越来越顺利、越来越幸福。
  我自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结婚以前,一直在努力当个我很感到成就的高级中学国文老师。很多学生都很喜欢我,虽然我知道是因为我长得漂亮,但是还是值得自满的一件事。
  晚上,老公回来了,一看就知道他又喝醉了酒。一进门就要我扶他……我好不容易将他拖进来客厅,费了好大的功夫,他沉重地搂着我的身背。看到我还不时露出喜爱的笑意。
  呵,我老公就是这么笨、这么傻。当我正准备起身去拿毛巾给他擦擦脸时,他却伸手来摸我的胸部,弄得我浑身发痒地一直躲。
  「哎呀……别闹了啦!」
  我边躲边站起身子,他的手因为我的高起而到了我的腹间,随即摆在我居家休闲运动裤的两个裤裆中间,并且往我的下体摸……我推着他的手,还是要去浴室拿毛巾。
  当我走到浴室门口,正在等电灯亮起的同时,老公他竟出现他的手臂在我两边腋下,围过来抓我敏感的两个乳房。我被这么一惊,身子马上往内紧缩,往后抵靠着他。
  他满身酒味地却近近地靠着我,而我的屁股上面,却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生理硬挺。他勃起的阳具,隔着他和我的裤子……在我屁股上磨蹭着;手则是一手捏掐我的乳房,一手慢慢往肚皮、小腹、阴部游走过去。很快地来到我的下体,熟悉清楚地玩弄着它,我不时扭抖着身体各处。
  然后他有力无力地顶我进浴室,来到洗手台前。
  「水……老婆……我想洗……洗脸。帮我洗脸吧啦……」老公音调不一地说着。
  我扭开水龙头,水开滑了下来,突然我老公大力搓我的洞洞一下,让我把水龙头不小心扭到最大;水喷出来,相继喷到了我的手、我老公的手、我的上衣、我的脸……
  「哗……都是你啦……」我呀叫了一下。手拨拍着弄湿的地方,再把水关小些。
  老公的手已绕到后面,从屁股沟里经过肛门来到我的阴洞外,他往上施压,并且强力震抖着。大力地揉擦着我的下面,我一边忙碌、一边又要抵触身体的反应,我都不能好好把水开好,甚至用毛巾给他洗脸……他竟然继续伸手到我裤子里面,要来玩我的下面。
  「嘶啊……」被他指尖搓到的我裸裎的洞肉,强烈的反应使我叫了一声。我感觉到他正挖着我、抠着那洞壁……
  「呀啊……你这样……啊啊……这样我怎……怎么帮你洗脸……嘶……」我的运动裤已经被脱得遮不住屁股,裤头松紧带跟丝软的内裤卷缠在一起,老公一手玩味着下体,另一手也深入上衣里、将胸罩往上推地摸我裸露的乳房;重重的头部则是硬压在我的肩上。
  我整个人压靠着洗手台,任水慢慢地流去,受压迫、躲淫痒地扭抖着躯体。
  接着一个下扯,我的裤子跑到膝盖的下面去了,而大腿也被分得老开,中间还是被四、五枝敏捷地工具挖掘着。
  「咯喳-─」的一声,家里铁门开了。我吓了一跳,转过服装不整的身体,看到面向门口的浴室外面,儿子正回来。
  儿子看到我裤子脱到膝下,下体跟乳房都各被一只手抓掐着,还有不知如何是好的我的表情,还有我伸手要掩挡的动作。
  儿子一直盯着,像是在看一幕有趣的电影画面一样入神。
  我看挡也挡不住,老公又醉得没有发现儿子回来,还一直挖玩着我;一把把浴室门紧关上。
  真不知道儿子会怎么想……
  但是又不能拒绝地,在突然决定帮老公洗澡入睡时,浑身不自在地被老公插了一回。
  在浴室里,我不敢大声表现自己下面的反应;被老公一味地插着,心里却又不时跑出儿子观赏的眼神……
  就这样很不自在地被搞到结束。也忘了有没有高潮……晚上,出了浴室我们直接睡了,我也不敢再跟儿子说些什么……就这样到了明天……
  早晨,儿子、老公、我,也是一样地共进早餐。只是我却畏惧着接触到儿子的眼光,眼里像是没有儿子一样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毕竟,儿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他会怎么看待像我这样一个女人,尤其是在那一方面,我们从没有取得任何了解。在那方面,年轻的儿子,会把我定位在哪……「妈……你不舒服吗。看你脸色不太好……」儿子说后,老公仔细瞧了我一番,我也惊讶地望望老公、自己。我是还在担心昨晚的……被看到那种……而完全不知情的老公却不察觉有什么……
  但儿子这一问,也使我放心多了。我对儿子微笑一下,「没事……」而我也更确定,他还是把我当「妈」;而且他跟我说话的态度也没做什么改变,都是我想多了。
  「玉珍,今天我要去组长那边,他们有会要开。……在他家,不是公司。」老公说。
  「喔好,什么时候回来。」我问他,从自己的混乱中勉强回到平日的一般对话。老公说他今天可能会晚点……或不知道什么时间结束,反正进度并不事很好拿捏,大概也不会回家吃了;而儿子,他今天课比较少,傍晚就回来了,看他要不要跟我到巷口的水饺店简单解决一下晚餐,就再说吧。
  下午,我在整理着冰箱的食物时,儿子就回来了。
  他到厨房门口的热水壶来喝水,一样的平常地回家寒暄,看来昨天的事真的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当我们都同时没有在发言时,儿子边灌着开水,眼角的余光我觉得他好像一直看着我,我依旧忙我的打理。
  「昨晚……」儿子突然要说这句话,我顿了一下,「我回家……」我小心听着,边假装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看到……我床上的衣服都被拿去洗了,我学生证放在里面一件裤子里耶……妈你有看到吗。」我喔……有呀。
  「有呀我拿出来了,在餐厅茶几那边。早上忘了跟你说了……」儿子简单地回答了一下,不过这差点让我以为他要提他昨晚看到我跟他爸在那样的事,或者他听到什么……我的叫声……
  我整理好冰箱,或者还没整理好,反正我就是站起来了,离开了那里,往厨房外走去,经过儿子身边时,不知道是不是不小心的,儿子的手臂不像故意的碰到我一点点胸部。
  我看他,他像不知道地继续喝他的水。
  「妈……」儿子叫我一声,「早上,我没有抱你……就出门了……」听儿子这么一说,想想倒真的是……而我却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只是这时,儿子竟从后面抱住我;而他想找一个地方放手的位置,不小心磨过我的乳峰,一左一右的。
  我不能分辨现在这样的拥抱,是亲情还是什么……我想转身面对儿子,像平常那样,至少不会让我的正面这么尴尬。但是,他的手掌,竟来抓我的乳房。两手交叉地握罩我的两个胸部,用以把我抱得更紧。这姿势像极了昨晚他爸爸的动作给我的感觉。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任一个成为我儿子的男孩子因为平日的亲子动作这么摸着我的身体,顿时间……麻木了一下子。
  儿子揉玩着我的那对乳房,正当他的手要往肚皮的方向下游时,敏感的痒觉使我回到了亲子的觉醒。我抓住了他的手,本能地以肩膀、手臂撑离开他身体,转过身来,觉得奇怪地看着他。
  儿子却若无其事地东看看、再西看看,摸摸旁边橱柜上的玻璃杯,看一看再摆正。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异状似的。
  而我推开他的本能反应,是突然惊觉到他,除了名义上是我儿子以外,跟我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是一个跟我住在一起、正懂事的「陌生」男孩子;也就是说,要是我过于放任他刚刚的行径,他有可能跟我发生起性关系。那可就……不能被常理接受的了。
  「我……我想回房去休息一下……」我说,也是因为我想静一静,也许拖到老公回来,我会比较放心地跟他们父子相处。至少,在今、昨两天的尴尬事件以后……
  回房以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在床上睡着了。
  啊……嘶呀……这感觉……
  我睁开眼睛,把视线顺着天花板、门口、床脚、一个身体……?有另外一个人在我床尾,抖动着身体的某些部位。
  很快地、清醒、发现、警觉,坐起来。
  可恶……是老公的儿子,在玩弄着我已经裸露的下半身,而我的胸衣竟被脱下放在我肚皮上,因为我起身而滑到旁边。
  好大的胆子,在我睡得很熟的时候,把我的裤子跟内裤都脱了,玩我下体,又脱我的胸罩;我怒目看着他。
  他却从惊慌的不知所措中转为靠上来,把脸压在我前面跟我低声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自从你来到家里,我甚至没有办法跟我女朋友继续交往下去,我……心里都是你。虽然……我必须在爸面前叫你『妈』但,我真的很爱你……」我呆了,这小鬼……说他为了我跟女朋友分手,他爱上我?
  想想,他真的是个跟我分别生在两个不同家里的男与女,说会爱上我也无不可能。只是……我爱的是他爸爸……我正在想着这件事是否有的一些合理化……但这小鬼以为我被说动了,一手又继续摸我阴部,一手准备摸上来我胸部。
  「不要……就算你可以爱上我……我爱的是你爸爸,我不要给你这样……」小鬼压了上来,把我硬狠狠地压在床板上,粗鲁地玩搓着我两腿中间,压着我上身的手也狂乱地抓我乳房。
  「下床!走开……不可以这样……」我大喊,但这一喊使他的手换上来压我的嘴巴。
  他又把脸靠到我眼前说:「我爸刚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吃饭了,还说会晚点回来……时间够我们好好地享受,妈你就乖一点吧……大不了,爸回来你再叫他揍我呀……」
  我扭动试着反抗的身体意识经过这一段示威的反应,竟是慢慢和缓、麻木、放弃抵抗或忍耐。下面的手仍胡乱地玩着我阴部,时而左右搓揉、时又插一插阴部的洞壁。
  胡乱的感觉似乎是因为这小鬼还没有什么经验,或者他也还没从紧张的罪恶感中平静……
  慢慢,放开我的嘴巴,但竟是换他的唇齿压上来,狂舔我的嘴唇、嘴沿;然后压上来深吻,在我嘴上伸弄舌头,往他那方向深吸……他在吸我的嘴巴、吸我的舌头,舔拭嘴内的我的一切……
  突然我觉得下面的手已经平息,离开那儿,但好像又还在,掐住阴部的上沿接着有个东西刺插了进来……
  「呀啊……」被插入阴道的感觉使我挣叫了一声。接着我才理出一种震动的机器微声,好像是儿子用电动按摩棒插在我的里面、在震动着,下半身。
  那里……开始麻麻的,我自主地扭动着腰、股。衣服被上拉在颈子,手在压揉着胸部;时而细细玩弄我的乳首,拉高、左右摇摆、大力掐捏……嘴巴离开我的唇舌,儿子开始舔我的阴蒂,压梳着阴毛,一边闻着我那里,一边挑逗似的舔拭;麻麻的下面还是充满着按摩棒的狂震,只能用眼睛去看,我才能知道儿子在下面做什么。他搓抖着阴蒂,不时低头亲舔它、又坐起用手抵抖着;还有事没事看我几眼,我的眼睛却睁得越来越勉强、越来越想闭……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现在的时间好像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似乎消失了,一个必须要当我儿子的男生,压着我的裸体为所欲为着。
  曾几何时,他正在把性器放入我已麻木的下身,压堵进来,没有像刚才的震动机器那么使人麻痹,我尽量不想要有什么感觉,我是被强奸的可怜女人,我不要舒服、不想淫乐、不求满……
  「呀啊啊啊啊啊呀……哼嗯嗯呀啊……」小鬼的下体没有阻隔地进入我的阴道,在里面进进出出地磨蹭着。
  乱去抓床单的我的左手,突然觉得摸到的旁边的胸罩上竟是湿湿滑滑……看了小鬼一眼,小鬼邪笑地说:「刚刚射在那里,……妈你脸上也有一些……」我哑口无言,因为我的人生已经被迫麻木,我脸上真的有这小鬼的精液?胸罩上有。好脏呀……
  「呀啊……」小鬼猛力突刺,接着抽出。
  两腿中间我觉得湿湿黏热,他跪走到我旁边,拉我肩膀要我坐起来,他抓起我两边胸部,把性器抵在胸部中间,用我的两颗乳房夹住,又开始上下磨蹭。
  这是什么意思呀……用胸部也可以玩?我可是看都没看过。
  我尽可能将下巴远离他的龌龊。讨厌的男性欲望……裸裎的生殖器在眼前想避都避不掉的感觉真的好讨厌;磨蹭着双乳的阳具,就余光感觉那里红,我才警觉我房间灯火通明,所以才有很多讨厌感……
  「妈……嘴巴……嘴巴过来一下,来……」儿子呼说着。突然拿起他生殖器堵到我嘴上。嘴巴不小心没闭紧就被他挤了进来,换在我嘴里磨蹭……「吸一吸……妈,用力吸……」
  ?……?……年轻人的想法我似乎不懂,不懂他要我怎么样,他猛推着我的头,生殖器在我嘴里碰撞我的咽喉、舌尖、齿龈,最后突然停止……猛停在喉头深处,并有东西碰射到咽喉里面。
  喔……可恶,他竟迳自射精在我……
  「哇……咳咳……」会吞下去耶……哇……呸呸……好呕心。
  儿子累累地看着我,帮我拨一拨汗流满面的浏海、抚摸我的脸颊。累坐在我旁边,在我拚命想咳出精液的同时,不时地抚摸我的身体,我则是扭动身子地想甩开他的邪手……
  儿子走后,我跑进浴室,把门反锁。拿了拿被脱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进来,却不安地感到有件内裤似乎不见了……
  胆战心惊地洗净自己,晚餐也不管的跑进自己房间锁起来……直到晚点时,老公回来要我开门……
  「老婆……」老公在房间外喊了几声,是用「怎么啦」的语气喊的。在这段时间里,我将床上整理地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的样子,在我要去开门时,还特地回头扫视整个房间,嗯,不乱,就要开门……
  老公已经用钥匙打开了门,在我面前探进来;我惊了一下。
  「老婆你怎么了……」老公关心地问。
  我吞了一下口水,试着冷静点回答:「我在……试衣服……试一些衣服看合不合适,这一件搭那一件的;因为怕儿子进来,所以锁着门……」老公似乎没有半点怀疑地笑一笑,并进来把自己的公事包放在椅子上,正准备着宽衣换装。
  我将门靠好在墙边,看看外面好像已完全平静了。那小鬼已经回房间睡了,他的房间也关着。现在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老公换了轻松的居家便服,然后到房间里的浴室里洗脸。
  我进来坐在床沿,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老公他儿子的事,让老公揍他……我慢慢想着,我会不甘吗……我会希望那小鬼挨打挨骂吗……这样对谁有好处吗……到底……要……
  老公的双手吓停了我的思考,出现在面前,他捧着我的脸抬起来看他;老公对我甜蜜地微笑着,这时,我也暂时放下心事地看着他微微笑了。
  老公坐下来在我身边,手搭着我的肩,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我的脸;老公很喜欢欣赏我的脸,也常说很甜的话「你真的好漂亮唷」。
  我慢慢因为被这熟悉地观望而放松了非常大量的心情,整个人也都恢复平静了。不知何时开始,洗完澡才换上的睡袍被老公的手拉起来到腹部;我因为警觉门没有关上,而又晓得老公又要跟我甜蜜,就想去关门。
  我兀自起身轻轻地关门,没发现到说老公跟了过来,在我后侧将室内电灯关上;并且又抱住我,用一手在胸部一手在下体部位的方式抱着我。
  身体……又敏感地后震。
  老公慢慢将睡袍拉上来,使手越来越伸入到大腿、阴部、溜进内裤、下体,老公很喜欢用手玩我的下体,而且技术也挺老练;一直玩、一直揉,今天受到的压力就这么被一下一下地揉化了。
  「啊嗯……」我慢慢轻声、喜欢地呻吟,我喜欢老公玩我的敏感,但不喜欢被别人玩。包括今天的儿子。
  「很舒服吗。瞧你叫得那声音……」老公喜欢在我享受时揶揄我,总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然后好像我越不好意思,他就越喜欢再加强地让我舒软……我的双手都放在他两手上,跟着他的动作进行地放着。
  就这么被老公玩着下面一直越来越强烈地享受着快感,因为我喜欢,老公又能带给我永远的满足,所以我便放开了心情来感受这样的甜蜜。
  暗暗的房间,老公摸我胸部的手开始解着睡袍的扣子,脱掉了它、让它整个滑落在地上;这样我就只剩下老公的右手跟内裤在身上。
  老公拉我的肩膀要我往床走,但是右手仍然在我勉强走动的两腿中挖揉着,使我也走得很辛苦。
  只发现电灯突然被打开,一下子我的裸体便完全呈现在房间里面,老公从我下面伸出了手;并顺势拉脱掉我的内裤,让我坐在床上地把内裤脱离我的脚。
  大灯下,裸体的我就这么害羞地在老公的注视下;而这么害羞却也不是第一次,老公喜欢在很亮的时候要我脱光来欣赏,当然也喜欢在大自然下裸露的我。
  我也觉得这是自然地欣赏兴趣。
  大灯下,老公趴上来,在两腿前把它们拨得老开;先对着我下体注视一番,接着拨一拨、翻一翻、往里面看看、又看看我。接着,老公从旁边拿来了真正是用来按摩的按摩棒,将它插了电,开到最强的压在我阴部上。
  哇……真的好麻好强烈地感觉……
  那是一枝长长的机器,前端是像分离机身的部份是槌型的,有三种强弱度可调;而现在老公一开就滑上最强的给我……
  抖磨地我整个人都颤震起来了,「呀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啊……」下半身又麻木掉了,好像整个部位的血液都整活地加速循环着,是有性方面的快感,但麻木的感觉更也强烈持续着。
  这时,老公用持拿的另一手脱着裤子,很快地甩掉按摩棒,将自己的阳具搓捅了进来我的里面。一下就进到了深处,然后就大力地插着它。压着我往两边伸展的双腿,一样注视我地插着我下面。
  我越来越舒服,越来越享受,「啊……啊……啊…… 」结果老公突然打破这段和谐,突然「出来」、到床旁边。
  我腿放松地摆前。老公突然拿出了两根假的阳具,一根粉红色、一根橘色;接着把我下体抵着,一次把两根比例正常的阳具一并插进我的下面……「唔……会痛……老公,太紧了……」我伸手想阻止老公这么突然的强插。
  深爱着我的老公竟不管我的反应,大力地将那两个东西灌插进我里面。
  唔……真的好痛,我受不了了……
  「唔哇啊……不要啦……呀啊……」开始用两脚来抵挡这样的痛楚。
  「等等……别踢……让我把这个插进去……」老公说着。
  可是真的好痛……
  「不……不要啦……你干什么……真的很痛啊……呀啊……」我苦苦哀求着老公,真的不喜欢这么痛地插入,那两根阳具都是一般不算细的宽度,还两根一起、突然很直接地搓进来。
  不行了……这下是痛……
  老公的眼神也一下子变得好吓人,好像坏人,看我那么痛苦的样子竟然表现出很得意的样子。他用手一边将那两根东西往里撑,一边顽强地拨压着我乱踢的双腿,压抵着我洁白的肉躯。
  老公……这样你很有快感吗?我的阴道经不起这样勉强的插入……「呜哇啊……拜托拿出来啦……呀啊……」我只记得我一直叫,有点因为辛苦而几近昏沈的感觉袭来。
  后来,我逐渐醒来……发现周围正吹来着凉凉的自然风,而敏感裸体的我,手和脚都被绑往身后地惊醒。
  「呜呜……唔……」想说话才发现拉着脸颊的是一面贴住嘴巴的胶布。
  这里是我家顶楼屋顶的水塔上,老公出现了,看来是他把我绑起来,两脚被牵着阖不起来,手绑在背后。晚上不知道几点,只觉得好安静、好无助。
  老公……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越来越开始想哭。
  这时老公拿来我的电动牙刷,将它打开电源,一下放到我的阴部上刷磨着。
  呜哇啊……受不了的感觉,不知是舒服还是疼苦的传来,老公在狠刷我的阴部。
  我的眼睛因为身体想使力挣扎着而渐渐闭起……只觉得一下子以后,老公就停手了。身体颤抖着的我暂时得以松懈一下,力量挂在绳子上。
  但是,却发现老公从哪里抱来一只小狗,并将它抱到我的下身,他压来它的头部使它无知地舔着我的下体,好恐怖的感觉……老公一直推那只狗,使它不仅有事没事地舔我下体,鼻子也被强迫一直顶撞着我的肉壁。弄得我下面使我都觉得好呕心……越来……越不敢再张开眼睛看老公……在我这边做的事……过了一下子,不应该变这么坏心的老公开始抚抱着我,把我从垂吊着中抱向他,他似乎还是很爱我地说:「老婆,我也……不是故意要让你这么痛苦的……我是因为太爱你了……我听我们儿子说,你勾引他要他帮你做些很不正常的事,所以现在我要给你一点惩罚,你以后可不要再这样子了喔……」什么……你……我们儿子……
  我很想反驳,但我的嘴巴早已不能说话。被胶布一直贴着。
  「我儿子很乖,很懂事,他还要我不要怪你,说你只是因为寂寞想我……一时糊涂了……」
  我猛摇着头,皱紧眉目,一直想挣扎到能说话反驳这样的冤屈。可是都没有办法,但老公却又开始激动……
  「想不到你……竟会这么喜欢做性的事……」一边说,他的手指用力插进我的下体,由下大力地往上挖,「我真的感到很心痛,虽然你因为我不在才寂寞,但……」
  许久,老公一边说着我极端冤屈的事,一边惩罚式地挖刺着我的下体,更大力地揉捏我的乳房使它们留下红红的抓痕……许久……痛苦、昏沈、煎熬,逼得我一次得在这个深夜感受;直到屋顶上来了几个陌生男女……
  那些吵杂声、议论声、嘲笑声,使我觉得好像来了不少人,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一些人一边看我被绑着的样子,一边叫我老公不要激动。更有年轻人在尽量看我的私处。
  救命啊……不要这样围观却不阻止好吗……
  在议论纷纷中,老公把我抱下来,背扛着我瘫软的身体回家去……然后帮我洗澡。
  在洗澡池中,又比较和缓地搞着我软弱无力的身体。痛苦的今天不知最后是怎么结束的了……忘了……
  「我没有,是你儿子不规矩,他……是他……」我试图着为自己反驳;但老公说什么都一面倒地只站在儿子那边。
  早晨,看来又必须延续昨天的可恶的恶梦;在餐桌前,老公和我已经试着保持和谐地谈话着。
  「我承认,我承认我经常不在家,为了公司忙碌奔波,似乎太过漠视了你。
  但……你当初嫁给我,也是因为爱我,愿意跟着我……」老公和缓许多地说。
  「我爱你没错,但事情……真的有误解。不是我勾引儿子的……」我还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喔,亲爱的……我们儿子有自己真爱的女孩子。他总是会把谈恋爱的甜蜜跟我分享,这是很难得的父子关系……但你说这样,我……这我不能接受……」老公完全完全相信自己的儿子,甚至相信超过我的任何程度。
  而大家都应该知道,我才是清白的呀,我多么不愿意。
  许久,谈话一直没有能够取得一个公平。正当我决定放弃……转为忍让、要自己以后小心点、一半为了婚姻和谐,竟然,儿子出来了,从……该是从房里来到餐厅。
  「算了爸,我不怪妈……」
  噢……那我真是感谢你呀,死小孩……
  儿子一直在一个信任他的父亲面前装无辜、扯谎。却又在他父亲不注意时,对我使出怪异的眼神来向我意淫。
  他爸没看到,他就不时对着我扭动下半身,做出许多猥亵的动作和表情,而一转头,又变成好孩子在父亲面前。
  我真的很想一手掐死这个家伙,甚至不想再承认他是我必须接纳成为儿子的人。
  「我看,你们母子两也许该试着好好沟通一下。」我老公说着。一边伸手抚摸我的手臂安慰着我,这么体贴的老公使我还有一些些的庆幸,纵使他昨晚因为误会,竟对我施以酷刑,但我坚信,老公是爱我的没错。
  这个身为儿子的家伙,真的是个十足的人渣、败类,亏他还是个大学生,也不是什么纯真的男孩;人也不小了,竟连家庭伦理的必要观念都可以抛弃并且逾越,而他甚至比我高一个头,比我恐孔武有力,还这样欺负我一个女性。
  我本能把手一缩,因为这儿子竟还敢将手伸来摸我;真受不了他,在爸爸背后装乖、在我眼前又不住对我试图侵犯。以后在家里,最好跟他保持希望不要见面的距离了得。
  「妈啊……你没听爸说的吗?我跟你必须要好好沟通一下耶……」儿子用着极讨人厌又猥亵的表情、声音也带有威胁性地放着话,「连手都不让儿子牵……一下。这样怎么沟通呀……」
  「沟通……你想说什么就说呀,何况我不想勾引你,所以最好不要再有身体上的接触好点……」我试着反击他,眼睛也睁大瞪着他。
  「是喔。」这小鬼看我回击了,更不可能甘心势弱,「反正沟不住你的手,但我可有办法沟住你下面喔……」
  我瞪大眼睛,看向老公,这回可是这小鬼自己说漏了不该对我说的话,他可该骂了。老公只要知道是他儿子的问题,那我就清白了。
  这时我正等着老公说出教训的话,因为这很明显的他儿子确实有侵犯我的意图;可是老公却丝毫没有查觉什么不对似的,看一看我、又看一看儿子。而那小鬼也没有因为说出了这样的话而感到后悔的样子,慢慢向我靠近过来;在我慢慢退后中,他跑过来抓住我。
  我老公的儿子抓住我就一把摸在我胸部上,一直划圆地压揉我的一边胸部,嘴巴一直逼上来想强吻我逃着的嘴;而这一举动,就在他突然动也不动的父亲面前做着。
  我一直想避开他的无礼亲吻,一面想向爱护我的老公求救,但老公似乎向围观者一样的陌生地观看着……我被他儿子这样。
  当胸部上的手开始摸到我两条裤管中间时,我奋而不断企图挣脱:「不要!
  你给我走开……老公……你儿子……走开!」我大声生气地狂吼着。
  这时候,老公突然过来靠在我背后,而他儿子也松手了。老公试图像安慰我一般地抚拍着我的臂膀,「儿子……这下我都看到了喔。」老公对他儿子说道。
  谁知他便从后面两边一起粗暴地架住了我的双手,使我一动也不能。
  老公抓住我,让他儿子顺利扑向我,狂乱地在我挣扎中玩弄着我不愿意的身体。
  「呀啊……不要啊……啊……」我胡乱呼喊着拒绝的命令,身体一直往后、往反方向缩躲。
  这小鬼无礼的双手一直伸向我胸部、胯下,还拚命要将我的裤子脱下来、把衣服拉出、拉上来。
  拉拉扯扯中,我的短裤、内裤不知是否完好地被脱在地上,衣服被拉至颈间让老公顺手撑抓着。
  小鬼开始抓捏我的乳房、奶头,同时侵害我的下体;用力搓着、无礼插着、反覆拨弄、压制我的挣扎。
  暂停一下,他在身后的柜子拿出像是先藏好的绳子,跟着,他爸爸一起将我的手捆绑了起来,让我躺坐在餐厅桌上。
  娶我的男人尽量地将我按到不能乱动的状态,将我的两脚支撑开来;他儿子拿来剪刀和刮胡器,一会儿后开始剪我的阴毛,并一边刺我下体一边将阴毛刮得一干二净的。
  「呼,妈……这样清爽多了。」一直用食指刺插着我下体,又将玩弄沾粘的液体擦拭、涂抹在我阴部、腹部和胸部上。刺完,又舔、又抖压地侵犯我。
  我已经要因为这对父子无情的侵犯而哭闹了……「呜……唔啊……不要啦……啊啊……」我一边哭闹,一边试着猛然挣脱;但只觉得自己被越压越紧,力气也慢慢疲怠。
  老公站在我头后方的桌前,手掐捏着我的嘴巴,并弯下身来亲我,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大力地舔我。在我看不到情况的时候,像是儿子的老二已经刺进我的阴道内,真是难过……
  「唔……唔嗯……」只能在老公的嘴里嘶唔的我,被用力地插着身体,一下一下地被推捅往前。
  老公放开我的嘴巴,我便不住大喊:「噫呀啊……救……放开我……呀啊啊啊……」
  谁知道老公之所以放开我,是因为他要脱裤子,脱完又将我的嘴掐住,将自己的阳具硬逼进来我嘴里;并自私地撞磨着我。儿子又狂欢般地对我吆喝,说干我干得很爽之类的话,在那边正面、弯身、扭动地进出我。
  天哪,原来……父亲跟儿子串通好了。
  痛苦地被两个不正常的男人插搞着我,滋味非常的难受;而却跟他们的感觉成大大的反比。男人们一直吆喝,我则闹啜得快要窒息……过一阵子的苦难,儿子跑到我脸旁边推开他老爸,把下体对着我的脸,搓着搓着地便射精在我脸上。等我还不及反应的时候,像是老公的生殖器已经狂狠地再向我插来。
  这个早上……嗯应该还是早上……痛苦地被这对父子轮奸着;简直是场地狱般的恶梦,但我竟不知这一早晨,只是个开始……今天一整天下来,我所经历过的事就是,被强迫口交、强奸、拿奇怪的东西往我身体里插、在阳台插、逼着边尿尿边刺按摩棒在阴道里……许多变态至极的事一直要我体验。
  而这,竟还只是个开始。
  我经历这样的凌虐,一定会想办法逃脱并求救,也因为这样所以被监禁了起来,连外界都必须被抹灭。
  这对父子接下来的每天,把我照三餐轮暴好多次,又找亲友来玩弄我,还有许多我没看过的东西等着给我插入……
  天哪……我……
  我真想一死了之……
  【全文完】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9-02-20 19:4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9-01-22 10:51 | 回樓主
俗男人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385
威望: 129 點
金錢: 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2-05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1-22 11:21 | 回1樓
guairnli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8
威望: 6 點
金錢: 5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9-01-20

1024
TOP Posted:2019-01-22 12:1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