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重庆神雕侠侣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重庆神雕侠侣
可见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036
威望: 344 點
金錢: 18526 USD
貢獻: 12000 點
註冊: 2012-04-24


重庆神雕侠侣



  【一】风月无情

  「我晚上还回来好不好?」

  临出门的时候,杨过抛出一个深情款款的眼神。

  昨夜的女人正急匆匆对着镜子提铅笔裙,本来还算平坦的小腹上挤出几道褶
皱,她对着镜子抬起脸,染成棕色的齐肩发下是一张没有化妆、姿色平平的脸。

  她看看镜子里的杨过,一个长相英俊、脸色略显灰暗的年轻男人,然后她疲
倦地笑,露出被烟熏得微黄的牙齿:「说出我的名字我就欢迎你回来。」

  「……」她叫什么来着?

  【二】 十六年前

  街上阳光刺眼,杨过脚步漂浮,无比疲倦,站都站不住。这么早想找个女人
出钱开房希望渺茫,就算找得到他也没力气了。

  日,终于想起来昨晚那女人叫陆无双,太晚了。

  别无选择,只能回家。

  宝来在车流里穿行,拐上楼顶停车场停下,杨过坐电梯下楼。

  掏钥匙开门,一股浑浊的气味扑面而来。

  混杂了香水、残酒、烟味、人奶的腥气,还有新生儿屎尿骚气。

  保姆面色木然地端坐在电视机前,听到门响头都不抬。

  杨过是被领养的,养父养母之前有个独生女。去年国家放开二胎之后,养父
养母就开始苦战,终于上个月生了对龙凤胎,如愿以偿有了个亲生儿子。这一大
家子从医院回家后杨过就很少回家睡了,并不是因为嫉妒,要嫉妒也该是他们的
亲生女儿嫉妒、轮不到杨过。只是两个小鬼太他妈吵了,每晚哭嚎十次,在家里
没办法睡觉。

  杨过想直接溜进房里,但今天凌晨在陆无双那里飞了叶子,肚子饿得厉害,
就走进厨房煮泡面。

  阳光照进厨房,宿醉见不得阳光,头忽然痛得厉害,打开冰箱想看看有没有
剩的白葡萄酒喝一口,结果一干二净连汽水都没有,只有两玻璃瓶白色的东西。
杨过知道这是养母的奶,有时候她涨奶赶上两个小鬼睡着了,她就挤出来装在瓶
子里。

  厅里传来踢踢踏踏的拖鞋声,好像养母起来了,杨过赶紧把瓶子放回去,胡
乱拿了两个蛋几颗青菜,又装了一锅水在火上煮。

  门口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多加一包给我。」

  杨过没回头,答应了句「好——」

  「你几天没回家了?」

  「没几天。」

  「有一个礼拜了吧?」

  「差不多吧——我记不清了。」

  是二十天。

  面煮好了,倒进切了些葱花榨菜粒海椒粉的海碗里,点几滴油辣子,端到外
面。

  一名满面疲态的迟暮美人,穿了身白底红花的睡衣倚在桌边——杨过的养母
黄蓉。

  「我吃不得辣,要喂奶。」

  「知道,只点了几滴。」

  「这也太少了吧?再倒一点。」

  杨过倒得碗面一层红油,她还不说停,杨过自己停了下来,说:「小孩好像
哭了——刘姐你去看看。」

  保姆僵尸般站起来,进去了。

  黄蓉敲碗:「再倒一点——」又扯着脖子骂小孩:「妈卖批你哭个鸡巴哭,
老子吃碗面都不得清净。」

           ***  ***  ***

  杨过养母黄蓉出身黑道世家,杨过那便宜外公民国时是北岸一霸,号称「长
江听老蒋的,嘉陵江听老黄的」,后来解放军进城,蒋介石跑了,杨过外公第一
批被抓进去,但他老人家善于交朋友,更善于审时度势,竟然跟审问他的干部谈
笑风生,混成了可以改造的对象,文革时还有本事保外就医,又娶了个黑五类的
女儿,生了黄蓉。

  养父养母跟杨过说,他们跟杨过生父杨康都是大学同学。但杨过早就搞清楚
了,他们上过鬼的大学,三个人都是初中辍学的小混混,现在五十中还流传着杨
康和黄蓉两位大佬的传说。郭靖倒是有个正当身份,是省摔跤队的,据说当年很
有希望在全运会夺牌,但因为打架被开除。后来黄蓉他爹求人把女儿女婿弄进了
体制内,黄蓉在防汛办,郭靖在城管局。而杨康作了长途司机,作司机他也不好
好作,先是走起了水货后来还贩毒,失手被捕判了死刑,然后郭靖和黄蓉就收养
了杨过——杨过妈是杨康下药迷奸的,完全没兴趣养这个小孩。

  杨过并不怪妈妈,特别是最近他算知道小孩子有多烦了。

  吃面的功夫,两个讨债鬼又开始此起彼伏地哭。

  刘姐在里面越来越大声的嘟囔,抱怨她没有四只手。

  黄蓉端着碗吃面,当没听见。杨过狼吞虎咽地吃完自己那份,走进去帮忙,
刘姐正在给洛洛换尿布,香香在一边哇哇哭,杨过过去抱起香香,摸摸尿布是新
的,问:「刘姐,他们是饿了吗?」

  「不是,刚刚喂过。」

  杨过就抱着郭襄在房里东看看西看看,这间房是郭靖黄蓉的卧室,一面墙都
是郭靖的各种表彰证书,郭靖有点虚荣,各种小奖状都挂在墙上,1991年四川省
摔跤比赛少年组证书用四倍大的镜框装着,挂在正中间;另外一面墙是书柜,黄
蓉虽然是袍哥人家却喜欢看书,密密麻麻垒满了各种言情小说,《霸道总裁爱上
我》《外国总裁爱上我》《霸道外国总裁爱上我》等等。

  郭襄扭来扭去,杨过举着她沿着书架移动,让她看各种小摆设,忽然杨过看
到了一本书中间夹着的一个牛皮纸信封,鬼使神差杨过一手抱着郭襄,一手把信
封抽了出来,上面红字印着区公安局的地址电话,把里面的东西倒在郭襄的婴儿
床上,里面是一张照片,背景是「2002年见义勇为表彰大会」,郭靖和一名警官
合影。

  「奇怪,郭伯伯这么爱吹牛的人,这张证书怎么不见他挂起来……」

  杨过忽然冒出冷汗,他爸爸就是2002年被捕、然后被枪毙,他就此成了孤儿。

  换句话说,是他的养父害死了他的爸爸。

           ***  ***  ***

  杨过冲进厨房,打开冰箱找喝的,抓起个冰凉的瓶子咕嘟嘟灌下去半瓶,舌
根泛起淡淡的奶腥味,杨过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养母的人奶。

  放下瓶子,黄蓉站在厨房门口,手里端着空碗,似笑非笑地看着杨过。

  杨过晃晃手里的瓶子,说:「味道不错。」

  「哈头哈脑地,」黄蓉并不介意,说:「小芙找你找不到。」

  杨过掏出手机,说:「没电了——是要我接她?」

  「嗯,她在大武小武那儿打通宵麻将。」

  「好。」

  「等等。」

  杨过在门口一边提鞋一边回头。黄蓉倚在厨房门口,阳光照进东窗,照亮她
单薄的睡衣,可见两只硕大下垂的乳房,微微外分,乳头位置黝黑粘湿的两片。

  杨过说:「我可没法子劝她。」

  「劝个锤子。」黄蓉看着杨过,想了想说,「没啤酒了你下去顺便买点,再
带点猪脑壳上来。」

  杨过答应了出门,在楼下要了啤酒和卤肉,刚好有个饿了么的外卖小哥进杨
过家的楼门,杨过就给他五块钱让他带上去。

  【三】 三小无猜

  大武小武是郭靖家的远房亲戚,杨过和郭靖的女儿郭芙叫他们表哥。他们家
不远,十几分钟就到,杨过在街边停好车,爬坡上坎,街边看到一辆卖冰粉的车
子,买了三碗提上去。

  大武赤着上身穿条短裤开了门。门一开杨过就听到房里传来叫床声,他若无
其事地进门,把冰粉放在茶几上,问:「不是说完事了让我来接吗?」

  大武拿起碗冰粉,说:「郭芙那骚货临走又想来一发。」

  郭芙跟武家兄弟从小学开始三角恋,纠缠了十几年。她今天和大武好,明天
又和小武好,兄弟俩为这个火拼过好几次,大武左脸留着一道刀疤,小武的鼻梁
打断过。后来两家父母颇有默契地把三个人送到天南地北三个城市读书,盼着他
们长大成熟就好了。郭芙去浙江、大武去云南、小武去广西,他们才断了。等他
们读完书回到重庆,果然长大成熟,表面上恢复了正常的远房亲戚关系,只是这
都是演给双方父母看的,其实是三个人和谐地滚在一起。杨过知道后还有点担心,
觉得早晚穿帮,到时候以郭靖的脾气一定把三个人一起打死,他虽然跟郭芙这便
宜妹妹不对付,但多少有点感情。没想到他看走了眼,郭芙居然很懂事地找了个
老实人谈婚论嫁,已经定了二月十四情人节结婚。她那未婚夫杨过见过两次,是
个前途无量的少数民族干部。只是他又一次小看了郭芙,没想到她快结婚了还在
跟大武小武鬼混。

  杨过又尴尬又心烦,叼着根烟坐在沙发里等。里面叫声简直嘹亮,各种下流
话乱喊。郭芙简直不像郭靖的女儿,骚得厉害,这么说难道她是像黄蓉?黄蓉内
心也是这样淫荡的?在床上也会这样积极吗?想起刚才阳光里黄蓉睡衣下面的真
空,还有那杯冰人奶的味道,杨过下面竟然硬了。他赶紧转念头去想郭靖出卖他
爸爸的事情。

  郭靖在城管系统工作,平时来往的也多是公检法的人,杨过对这方面的程序
也了解一些。他知道所谓见义勇为表彰大会表彰的都是线人。照片上那警官杨过
也认得,是前缉毒大队队长柯镇恶,本来很风光的,后来被毒贩报复,脸上挨了
一发霰弹,眼睛瞎了,不过他也算因祸得福,及时风光退休,躲过了王立军叛逃
事件后的大清洗。2002年郭靖还没混进体制内,在当年很有名的亮点茶楼看场子。

  缉毒队长跟妓院打手合影,只能是见义勇为大会上给缉毒线人发钱……,没
有别的可能了。

  大武觉得杨过是客,就跟他尬聊:「最近忙什么呢?」

  「还开滴滴,你呢?」

  「还开出租车。」

  聊天再次冷场,里面传来郭芙更大的叫床声:「我就是婊子!你日不爽我我
就去日别个!」

  大武问杨过:「你不去凑个热闹?郭芙的脱单Party,今天我准许你一次。」
他是假大方,知道杨过从来跟郭芙不对付。

  「不了,早上刚上过个妹子。」

  大武猥琐地笑:「开顺风车撩到的?你搞了多少了?」

  「没几个。」杨过懒得解释,随口敷衍,满脑子都在琢磨郭靖出卖杨康的事
情,其实也不能叫出卖,郭靖只是杨康的兄弟伙,又不是他贩毒的同党,这事如
果发生在别人身上,只能怪杨康自己不小心,当个毒贩还把行踪告诉城管,不专
业。

  里面完事了,郭芙裸体走出来,对杨过媚笑:「哥。」脸上妆都没卸,看样
子这三个狗男女真的是折腾了一宿。

  「茶几上有冰粉。」

  「看见了,今天不想吃那个。」她嘴里说不想吃,拖鞋沓沓响着来去,已经
捧着一碗冰粉回来,贴在杨过身边坐下,边吸边问:「你想不想?我还没穿衣服。」
她身材不错,凹凸有致,就是熬夜太多皮肤有些粗糙。

  「谢了,刚刚被人掏空。」

  「什么嘛,我就这么没魅力?」

  大武走过去,笑说:「你有,你有。」边说边扯低裤头掏出鸡巴往她嘴里塞。

  郭芙笑嘻嘻地张嘴接住,手里放下碗,从茶几上拿起根橡皮筋抬手把自己头
发扎起来。

  小武穿条三角裤跟着出来,说:「你们怎么又搞起来了?」看见杨过立刻神
色一变:「——杨过你来了。」

  杨过起身离开沙发,坐到窗边的椅子上,让视线尽量自然地离开换作六九式
口交的二人。

  「那我也凑个热闹好了。」小武站在旁边抚摸了一会郭芙的上身,褪下裤头,
双手抱住郭芙胯部,把她拉下来,姿势从跪在沙发上改成撅着屁股站在地上,然
后伸手扶着自己虽然勃起但硬度还不够的鸡巴。塞进郭芙湿哒哒的阴户。

  郭芙的身体在前后两根鸡巴之间往复运动,一时向前嘴巴吞没大武的鸡巴,
一时后退屁股吃进小武的鸡巴。

  杨过无比懊悔自己为什么挪到窗边,现在武修文扶着郭芙站在沙发前老汉推
车,屁股抵着电视,想走都没路到门口了。

  这时郭芙吐出大武的鸡巴,说:「你们俩谁也不许射,等会儿我还要玩双龙
闹海。」又冲杨过抛个媚眼。

  小武在后面说:「你还嫌你下面不够大?……大……大……」

  「你说什么?」

  「不是我说,是回声。」

  郭芙屁股用力往后一撞,说:「不是老子批(屄)大,是你鸡巴太小,我老
公就说人家紧得很。」

  小武讪笑,说:「那恭喜你了。」

  「大武你现在就到后面去帮帮他!」郭芙舌头舔舔嘴唇,又问杨过:「哥哥,
我嘴巴空着,你来不来?」

  杨过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说:「我车子打着双闪停在路边,我去换个地方
停,然后我在电梯口等你。」

  他硬着头皮从武修文和电视中间挤过去。

  身后传来郭芙清脆的声音:「你黑爱吃醋,我逗他一哈嘛……啊……啊……」
(* 黑,重庆方言的「很」)

  【四】欧阳牛蛙

  郭芙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下来。

  杨过沉默地开车,郭芙在车里问:「哥,说实话,你是不是零?」

  「不是。」

  「刚才那种场面,是男人都会加入吧。」

  「你就当我不是男人好了。」

  「我不信。」郭芙忽然伏下身,去接杨过的裤链。杨过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把她丰满的上半身扇得弹了起来,撞在车门上。

  郭芙说:「我知道,你喜欢我妈。」

  「鬼扯。」

  杨过把她送到家附近,让她下车,自己开走了。

  胡思乱想地开了一阵子,接了几单滴滴,最后一单是个拿着手机导航的外地
人,非说杨过绕路,杨过把他丢在路边走了。杨过定定神,看见自己的位置,在
较场口找地方存了车,一个人沿着高高低低的台阶乱走,觉得满肚子话想找人商
量又不知道找谁,不知不觉就到了牛蛙店。

  这里离他们家从前的住处不远,离他的小学中学都近。牛蛙店的老板是个姓
欧阳的老汉,算是最接近杨过朋友的人。

  养父养母虽然对杨过也不错,但总觉得隔了一层——今天杨过知道为什么了。
另外,杨过小时候学校里有个姓龙的年轻老师对杨过很好,可惜后来全家移民了。

  欧阳本来在这校门口卖小面,后来赚了点钱就扩大了店面、改为正式的苍蝇
馆子,主打干锅牛蛙,也卖串串。他人有点憨憨的,常常算错账,偏偏生意就是
很好。欧阳喜欢孩子,杨过这人又能说会道,所以被欧阳引为知己,客人少的时
候就跟杨过喝两杯。

  今天欧阳看出杨过有心事, 装了一盘泡菜卤菜,一手提着两瓶冰镇山城走
过来摆在杨过面前。

  杨过跟他碰杯,一饮而尽。

  欧阳说:「有心事就摆一哈嘛。」

  「你在这里开店多久了?」

  「二……三十年?差不多。」

  「2002年的时候,我养父、郭靖是不是就在附近的亮点茶楼看场子?」

  「亮点茶楼?哦,你老子看场子的地方是分店,叫亮点宾馆。郭靖当年龙精
虎猛,整个渝中就没人吃得消他一拳,有次五个下江人闹事,还带着枪呢,眼看
要杀出门去,他一拳一个全放倒了……」

  「那你认不认得一个叫杨康的人?」

  「你爸爸嘛,认得,社会上的大哥,贩毒的。那年他被枪毙……」欧阳抓抓
头,「是哪一年?想不起来了。」

  「你认得我爸爸?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

  「有啥子好说,你爸爸跟我儿子是朋友,你爸爸被枪毙,我儿子在云南吸毒
过量也死了。」

  「我听说,我爸是被郭靖出卖的。」

  「啷个说来?」

  「你一早就晓得?」

  「派出所老奚跟你说的吧?也是他跟杨过说过。老奚这人说话未必是真的,
他喝多了啥子都敢说。」

  「我要报仇!」杨过冲口说了出来,「一想到郭靖假惺惺地收养我,还这么
多年一直扮严父,我就恶心。」

  「报仇好。」

  「我还以为你要劝我。」

  「我从来不劝别个。我自己的崽儿都劝不转,还劝别个的崽儿?」欧阳起身
又拿来两瓶啤酒,给杨过倒上,说:「你看我是卖干锅、卖酒的,其实我不是。
很多来喝酒的人要我拿主意,其实他们也不是要别个拿主意,他们心里早就有了
主意,只是没有勇气。」

  「所以……你是卖勇气的?」

  「哈哈……哎,你老汉来了。」

  杨过回头,果然看到郭靖的白色路虎停在对面,郭靖开门下车过马路,往牛
蛙点来。

  杨过习惯性地站起来,叫了声爸。

  郭靖看到杨过,愣了一下:「你在这?你妈给我发微信说你回家了,我想着
家里没人烧午饭,想来打包送上去。」

  杨过有些感动,家里只有杨过喜欢吃牛蛙。他见郭靖挺着个肚子,头发已经
花白了。如果不是刚刚回到十六年前,杨过都忘了他曾经那样年轻精壮过。想起
十六年前,杨过想起仇恨,他灵机一动,说:「咱们就这里喝一杯吧。」

  郭靖笑着说:「既然遇上了,那咱们就这里喝一杯。」

  陆展元走了,杨过跟郭靖回到牛蛙店。

  郭靖在桌边坐下,杨过殷勤地自己去冰箱拿了啤酒过来,又拿个杯子帮郭靖
斟酒。

  各人喝了半杯,郭靖笑着揉太阳穴,说:「唉,这两个小鬼真是害人,早上
一直头疼,喝杯酒才好点。」

  「过几个月就好了。」杨过脑筋极快,刚刚起意就已经有了计划,举杯说:
「你该知足了,两个小鬼没生病。恭喜恭喜。」

  「是啊。」

  杨过知道郭靖不爱吃牛蛙,就说自己已经吃过了,要了钵钵鸡,加了些郭靖
喜欢的串串,心怀鬼胎地劝郭靖,中间说去厕所,其实是到郭靖车上作了点手脚。

  看郭靖喝得满脸通红,杨过说:「爸,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两三瓶啤酒没的事。」

  「刚好我想顺便借你车威风一哈,五点钟我再去接你。」

  「好吧——老板儿,数签签儿。」

  两人算账出门,上了车郭靖边系安全带边问:「威风一哈?追女娃儿?」

  「是啊。」

  「你也不小了,找个踏踏实实的姑娘嘛,那些妖里妖气的……唉。」

  车子开上大路,郭靖开始打盹,醉醺醺地说梦话:「老子说了,龟儿子你敢
说不?」

  杨过问:「爸,爸,杨康是个什么人?」

  「杨康?人渣!整个下半城都是他的毒品。」(*下半城,重庆老城区靠近
江边、地势较低的部分)

  「那他该死喽?」

  「该死,该背时!」
TOP Posted:2019-01-21 14:44 | 回樓主
可见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036
威望: 344 點
金錢: 18526 USD
貢獻: 12000 點
註冊: 2012-04-24


【五】杨过报仇

  杨过一咬牙,右手伸出去按开郭靖的保险带。

  郭靖酒气熏天,本来就半躺在椅子里,保险带一松,整个人又往下滑了一截,
却毫无感觉,继续振臂高呼:「杨康贩毒!老子锤他!」

  「你下去锤吧!」

  「什么?」

  杨过左手按着方向盘向右偏,不踩刹车踩油门,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

  世界仿佛进入了慢镜头,杨过看着电线杆缓缓接近自己,嘭地撞上引擎,看
着一片白色的东西在面前绽放,铺天盖地遮蔽整个视野,鼻子里满满的硝烟味道,
是安全气囊炸开了。

  杨过一头撞上气囊,安全气囊随即瘪下去,他转脸看旁边。

  副驾驶的安全气囊没有打开。

  杨过挣扎着下车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蒙的,杨过强行控制自己下车,绕到另
一侧打开车门,把郭靖拖下车,平放在地上。

  他还记得自己的计划,开车的必须是郭靖。

  他回头看车子,变形的发动机在冒烟,车子似乎在滑动,杨过这才注意到自
己在坡上竟然忘了拉手刹,他探身进车里拉起手刹关掉引擎,感到额头手背好几
个地方火辣辣的疼,

  警车很快赶到,警察跟他说话杨过才发现自己的耳朵被之前安全气囊弹出的
爆炸震得严重耳鸣,警察问了他几次他才反应过来,在车里翻出行驶本保险什么
的,又从郭靖的钱包里拿出他的驾照。

  交警打量杨过:「是他开的车?——开车的有安全气囊还重伤,你坐副驾驶、
安全气囊故障,你却没事?」

  杨过坦然地看着他:「可能是巧了。」他拿起郭靖的电话,给交警大队的丘
处机打了个电话,然后让那交警接。老丘是个暴脾气笨蛋,听说哥们酒驾车祸自
己的手下还为难哥们儿子,立刻把那交警骂了两句,交警立刻换了态度,交还电
话自己走开,去旁边疏导交通了。

  跟着救护车也到了,杨过没事,只是有些耳鸣,郭靖满头是血被抱上担架车
送上救护车。救护员叫杨过跟车,杨过就懵懵懂懂地上去。

  救护员问杨过:「身上带钱了吗?」

  「带了,现金、卡、手机支付都有,另外我还有个老同学在西南医院,他叫
陆展元,是外科大夫。」

  「那你给家里打电话了吗?」

  杨过拿出电话,拨了养母黄蓉的手机,开门见山地说:「郭伯母,我跟郭伯
伯开车出了车祸。」郭靖让他开口叫爸爸妈妈,但黄蓉说何必做戏,郭靖不在的
时候她和杨过还用旧称呼。

  黄蓉很镇定,问了哪间医院,在电话那头跟保姆交代让她先在家里住几天,
这个月人工加倍,然后说了她马上赶来。

  杨过本来想说她先不用赶到医院去,没来得及说她已经挂了电话。

  杨过很快庆幸自己没有拦着养母,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医院是多可怕的一
个地方。

  杨过到医院前先给陆展元打了电话,陆展元人在手术室里,不能过来,不过
小陆很讲义气、叫了个同事在楼下等着,然后陪杨过办各种手续。虽然有地头蛇
帮忙,但这医院根本就是不是给单枪匹马设计的。家属要在四栋楼十几个不同的
地点来回奔走,交钱、拍 X光、交住院费、拍CT……同时还要在病人身边随叫随
到。如果不是黄蓉在十几分钟后赶到,杨过觉得自己会死在郭靖前面。

  杨过看到黄蓉,终究有些惭愧,低头道歉。

  黄蓉说:「算了,是祸躲不过。他就是小气,我说了多少次跟他说,喝了酒
就找个代驾,他从来不找!」说着流下泪来。杨过把她拥进怀里,黄蓉趴在杨过
肩头,抽抽噎噎地哭。

  杨过拍着黄蓉的后背,鼻子闻着她身上新妈妈的体味,胸口传来她乳房的弹
力,心中一动,下体渐渐硬了,他赶紧收腹吸气,脑子里转换念头,想着郭靖会
不会醒来?

  【六】报仇之后

  过了一会儿陆展元来了,杨过松开黄蓉,给他们介绍。

  黄蓉擦干眼泪,笑着说:「记得,小时候杨过常去你家玩,我记得你妈妈就
是医生,她姓李,是不是?」

  陆展元微笑点头,说:「孃孃好记性。」

  「你是杨过的好朋友嘛,你们一起参加古琴社的。」

  「早就不弹了。」

  「我听说是你拉他去的,因为你喜欢那个姓龙的美女老师?」

  「那是杨过……」

  杨过对着陆展元后背猛拍一记:「啊呀,好大一只蚊子!」

  黄蓉微笑着看杨过,眼角弯弯地带着嘲弄,但眉梢又发愁地挤着。

  杨过问:「郭伯母你快问他有女朋友吗。」

  陆展元飞起一脚,杨过挥手挡开。

  一个家属过来找陆大夫,他走开了。

  另一个大夫过来,找郭靖家属签病危通知书、手术通知书。黄蓉镇定地点头
说明白,跟着过去听手术说明和签字。

  杨过站在走廊里,看着办公室里黄蓉娇小坚强的背影,几百个念头在脑子里
打转。

  这时城管局来了几个人,带头的是副局长鲁有脚,黄蓉和杨过都认得。几个
人说了些安慰的话,姓彭的办公室主任给杨过连打眼色,杨过点头表示收到,就
说:「你们先回去吧,我爸肯定也不希望耽误你们的工作,我送你们。」

  跟着几个城管局的人离开手术室,彭主任低声说:「小郭,有件事我还得跟
你说一下。」

  他不知道杨过是养子不姓郭,杨过也没纠正,就说:「您说。」

  「这事其实关系不大、关系不大,但照规矩我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您尽管说。」

  「像你父亲这种生活中突发意外的情况,通常是不能算工伤的,抚恤也就没
那么多。」

  「我理解。」

  「但是,我们城管工作特殊,大家压力很大,所以我们有个政策,下班时间
发病、 72小时内因病死亡的,也算工伤。」

  「这个72小时是指……」

  彭主任看着杨过说:「死亡时间。你别误会,我只是跟你交代一下,万一,
万一啊,万一老郭今晚或者明晚没了,你们有权得到工伤死亡……啊!」

  话音未落,彭主任脸上突然多了一只高跟鞋,是黄蓉跟过来听到了,脱下一
只鞋抡起来砸在他脸上。

  「死亡你妈批(屄)!」

  鲁局长等人连忙拉架,纷纷向黄蓉道歉:「嫂子你别生气,老彭这人不会说
话。」

  正乱着,黄蓉单位的人也来了,是办公室主任朱子柳,他把黄蓉抱进怀里拍
了拍,留下一个信封,又让着鲁局长一伙一起出去吃饭。黄蓉的几个表哥表姐梅
超风、冯默风、武眠风等人、还有大武小武等晚辈亲戚都来看望,护士赶了几次
人,郭芙还没出现。

  梅超风帮他们从家里带来些过夜的东西,冯默风帮他们打包了两碗粉算午饭。
吃面的时候,杨过注意到黄蓉先跟梅超风低声说了句话,然后从梅超风提来的袋
子里拿出个小包去洗手间了,里面隐约可见透明的工具,是吸奶器,她大概是涨
奶了。

  杨过看着黄蓉的背影,心里想到一个恶毒的主意:郭靖我不但要弄死你,还
有绿帽子给你这死人带。

  手术进行了很久,来看望的人各有各忙,纷纷告辞,四五点钟的时候又只剩
下黄蓉和杨过两个。黄蓉忽然哭起来,杨过拍拍她安后背,安慰说:「没事没事,
手术都是很长的,我有个朋友割阑尾割了三个钟头——因为那大夫在外面有了相
好的,手术作到一半大夫的老婆进来打架。」

  黄蓉笑了笑,又说:「你知道我哭什么?我哭的是,我竟然一直在想姓彭的
王八蛋说的话,如果你郭伯父三天之内死了,我们就有工伤抚恤。」

  杨过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把她抱进怀里。

  黄蓉继续说:「家里的房贷车贷加起来差十几万,两个小鬼要吃要喝要保姆,
小芙结婚我得出嫁妆。我爸虽然有几个钱,但他已经九十多岁了,我怎么好动他
的棺材本?」

  黄蓉靠在杨过身上睡着了,杨过抱着她把她上身放平,头放到自己腿上,黄
蓉微微睁眼看看他,又睡了。

  天黑之后郭芙才和她的未婚夫一起赶来。

  杨过问:「怎么才来?」

  郭芙说:「我去安顿刘姐,给她买吃喝,让她午睡,不然晚上弟弟妹妹哪个
管?反正爸爸在手术室里,我等不等有啥子区别?」

  杨过不理她。郭芙坐在一边玩手机。

  陆展元又过来探望,看黄蓉躺在杨过腿上的样子,表情有些古怪。

  杨过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说:「她累坏了,去年十一月里刚生了对双胞胎。」

  陆展元一愣,说:「你怎么没告诉我?我给你道喜。」

  「胡说八道,又不是我生儿子,我养母生孩子,他们俩都四十多了我尴尬还
来不及。」

  「尴尬啥子哎?这两年这种事儿多了。这叫响应国家号召。」

  「那你妈给你生弟弟的时候通知我,我家有些和尚服送给你们。」

  「滚。」

  正说着,手术室门开了,几个医生护士走出来。杨过拍拍黄蓉,扶她起来。

  陆展元先介绍:「段老师,这是病人家属,我同学和她妈妈。」

  主刀医生点点头,说他们已经尽力了,但情况不好,伤者多处骨折,头部颈
部伤势严重,还有气胸,最后沉吟了一会儿,又说:「但手术还是成功的,三天
吧,接下来的三天内如果他能稳定下来,就算捡回一条命。」

  黄蓉神色镇定地说:「谢谢大夫——那他什么时候能恢复意识呢?」

  「先保住命,恢复神智咱们再想办法。」医生看看黄蓉,又说:「不过即使
恢复得好,他也会瘫痪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杨过和黄蓉默然点头。

  黄蓉看看杨过,打个眼色。杨过拉着陆展元说:「咱们一起出去吃晚饭吧,
谢谢段大夫。」

  段大夫表示不用,陆展元的电话响了,他说:「改天吧,晚上我有事。」

  陆展元快步走进休息室接电话,手机屏幕显示视频要求,来自妈妈。

  他接通,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瘦削的中年美妇,只是眉毛线条细而刚硬,显得
有杀气,看到陆展元她就问:「元元,你怎么还没回来?」
TOP Posted:2019-01-21 14:45 | 回1樓
六月十二日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693
威望: 350 點
金錢: 483 USD
貢獻: 12527 點
註冊: 2012-08-11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1-21 14:5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