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出售的千金小姐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出售的千金小姐
哈哈哈你好吗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5
威望: 36 點
金錢: 22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01


出售的千金小姐



话题是从极普通的歪谈开始。 
替议员做秘书的阿久津美德正在和一个同县选出的同党议员宇田川栓叁一起喝酒。 
「宇田川先生是刚过一甲子。不过那方面好像越来越旺盛……」 
「哈哈哈,就算是老当益壮吧。」 
「早就达成渡过美女一千的关口了吧?」 
「工作很忙,那种事也有起伏,大概还不到一千人吧。」 
「那麽,可以说各色各样的女人都品嚐过了。」 
「这个……差不多吧。」 
「处女……有几名呢?」 
「这……也替艺妓开包几个人……可是仔细想一想,我玩过的女人都是艺妓或风化女郎不然就是高级游伴,还不记得有过良家妇女,尤其是处女。」 
「良家妇女……也是有很多种类,例如高中女生、大学女生、上班族、教师……你有没有这一辈子裡希望和什麽样的女人玩一次或狠狠的和某种形态的处女干一场的梦想呢?」 
「是强姦处女吗?……这个一定很不错。生为男人当然希望有一次同时满足斗争慾、征服慾和性慾的性交。」 
「如果要强姦的话,希望那一类的女性呢?」 
美德这样问宇田川议员并不是有什麽特别的意思,只是顺着话题自然的问出口而已。 
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发觉这一句话竟然改变他以后的人生。 
「我想这一生能玩过一次的处女是……」 
宇田川议员想一想说。 
「过去从来和我没有缘份的女性……应该是名门的千金大小姐。」 
「千金大小姐……要多大的岁数呢?」 
「还是二十岁左右比较好吧?」 
「如果是二十岁应该是大学生了。」 
「大学生……对,过去和大学女生没有缘份。名门出身,读大学的千金小姐,而且是美女,又是处女。」 
「对象决定了。如果和这样的女性能痛痛快快的玩一晚上,你准备怎麽办呢?」 
「当然肯拿出大笔的钱。」 
「二百万或五百万也愿意吗?」 
「一个晚上大概没有一个傻瓜肯拿出五百万,不过我愿意出叁百万。」 
「叁百万……,确实对你来说叁百万不算什麽。」 
无意中说到这裡时,美德的脑海裡突然想到一件事。 
有一个记忆和叁百万连在一起。那是二、叁天前从爱人左知子那裡听来的。 
「到我们美的沙龙来的客人中,有一个很漂亮的大小姐。 
是二十岁的大学生,可是很纯真又有气质,长得很可爱。后来查看她的资料,是第一流大企业的总经理的千金小姐。 
妇女杂志还拿她做封面人物。」 
「可是,已经有过几个男人了吧。」 
「不,好像还是处女。大概从小上天主教的学校,到现在这种时代,还有坚固的贞操观念,我和她喝过几次茶,但好像还没有要好的男朋友。」 
这一段话和叁百万连在一起。 
「宇田川先生,如果我能弄到那样的女性,可有拿出叁百万睡一晚上的勇气吗?」 
「你心理有谱吗?你说弄到手,当然是採用非法的手段吧。」 
「是,简单的说就是诱拐。要那样的女性同意是不可能的,而且同意之后和风尘女郎睡觉没有两样了。 
对那种千金大小姐要儘情的羞辱和强姦才能得到很大的乐趣……」 
「你这个人说的话真可怕。不过值得考虑。如果对方是有身分地位的上流家庭,万一事情揭穿也不会闹开,更何况未出嫁的女孩……」 
「没有错,我提出这件事也考虑过那样的因素。」 
「你心目中的那位大小姐,是什麽样的女人呢?」 
美德把左知子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宇田川议员。而且不必要加油添醋,左知子的话已经把那位女性形容的非常美好。 
宇田川议员听完以后说。 
「这件事很不错。我也找一个熟悉的徵信社去调查,也拍下她的照片看一看。你知道详细的情形,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不要经过秘书,知道了吗?」 
「是,马上办……」 
到这时候美德才发现自己的命运开始有很大的变化。 
我究竟想要做什麽事呢? 
阿久津美德今年刚好满叁十岁,虽然有进入人生一个阶段的感觉,但没有想到会参与这种事…… 
美德是从乡下来到东京,从私立的第一流大学毕业。在学时参加辩论社团,经过该社团的学长介绍,做国会议员太田原刚的第四秘书,介绍他的学长是第二秘书。 
美德并没有将来做议员或大人物秘书的梦想。对喜欢交际的美德而言,在普通的企业工作,不如做议员秘书的人际关係使他感到兴趣。这样在以后也许能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如果转业不成,他认为做一辈子秘书也无妨。 
美德从小就是很认真用功的人。儘管如此,他的玩伴都是不良少年,而且都是常和大哥级的人物在一起。 
他是变成师爷的身份,然后分到一点好处。虽然是认真用功的人,美德的道德观念与众不同。 
对社会一般人认为不道德的事,美德也不会感到有太大的罪恶意识。 
和他的名字『美德』可以说是正相反,而且比较内向的性格。所以对这样的话题才能没有罪恶感的顺利说出口。 
美德把目标者的姓名和住址告诉宇田川议员的第四天,议员找他去,然后把很厚的信封交给美德。 
「这就是徵信社的调查报告书。正如你所说是相当好的美女我很满意。马上开始实行,还有,这个调查用了八十万,要从那叁百万裡扣除。」 
「是,没有问题。」 
美德对调查费用的昂贵感到惊讶的同时,想到以后非要想办法不可了。 
不过,议员给他的调查资料非常有用。这样的调查要他一个人去做,一定要花很大的精神和时间。 
而且要冒很大的危险。调查的行动和诱拐如发生关连,在紧要关头会发生危险。 
于是阿久津美德立刻开始行动,为了给房地产出身的老头子供应一个美丽有气质的小姐…… 
2) 

阿久津美德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辆中古的旅行车,还有就是迷魂枪。 
从诱拐少女这一句话,他决定完全模彷曾经发生过的「芦屋少女诱拐事件」。 
「本週内我在东京,白天给我联络,晚上我就会去别墅。」 
为配合宇田川议员的行动,美德决定一个採取行动的日子。调查报告发生很大用处。 
就好像电影的彩排一样,很轻易就诱拐成功。 
这位女性的名字叫细川安纪代,是S大学外文係叁年级的学生,正好是二十岁,身高一百五十八公分,是标准的身材,有丰富的黑髮。 
美德埋伏在安纪代的家附近,用迷魂枪使她昏迷,双手和双脚都用手铐固定,嘴裡塞进东西,放在黑玻璃的旅行车后面,在她身上盖一条很厚的毛毯。 
美德得手后直接开车到伊豆山裡的宇田川议员的别墅。事先已经打电话通知,议员应该已经到达别墅。 
美德觉得第一次就很顺利成功,而且从调查到场所都由议员提供。 
可是这样顺利进行的结果,也使美德从此以后不断的犯罪。 
如同有生以来第一次赌博的人,先有赌运后,很快就陷入赌博世界,阿久津美德变成提供美女的商人,也是第一次的好运使然。 
议员已经等在别墅裡。一方面是在深山裡,一方面管理员完成工作就回到自己的房裡。 
「哦,终于弄到手了。」 
宇田川看到美丽的猎物露出高兴的表情。 
「唔……」 
安纪代发出哼声,因为嘴裡塞入海棉发不出声音,而且眼睛也被布矇上。 
「那麽,我要告退了。二、叁天后请给我联络,我来接人。」 
叁十分钟后,宇田川赤裸的欣赏千金大小姐的裸体美。他的欣赏是用眼睛、舌头和手指。 
卧房是和式,没有床铺但在榻榻米上舖棉被。宇田川不喜欢床铺,因为和女人交媾时,有弹簧反而感到不便。 
这时候安纪代的双手已经取下手铐,改用细腰带綑绑。矇眼睛的布和塞在嘴裡的海绵都已经取下。 
年轻雪白的肉体发出美丽的光泽。 
宇田川一直在抚摸安纪代的全身同时也用舌头舔。 
「你的肌肤真好,还有摸到阴毛的感觉也最好。一般人的都很硬而不刺手,但你的是软绵绵的……」 
宇田川把乳头含在嘴裡,用手抚摸阴毛,然后另一隻手伸入夹紧的大腿根裡。 
「啊……不能这样!」 
「你的声音也很可爱,感到痛了就大声叫喊吧。」 
宇田川幻想不久后就要突破这个美丽女人的处女膜说。 
「啊……」 
男人的嘴唇从脖子慢慢移到耳垂上。湿湿的舌头舔到身体敏感的地方,安纪代的厌恶感使全身都冒出鸡皮疙瘩。 
「现在我要看一看你最重要的地方了。」 
宇田川把安纪代的双脚抓住后用力向左右分开,女人挣扎的力量比不过男人的蛮力。 
「哇!不要!请饶了我吧。」 
「看到了,看到了!」 
安纪代左右扭转上身,设法不让对方分开大腿,但从光滑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悄悄合在一起的二片肉。 
「你的脸这麽漂亮,这裡的肉也有毛围着……形成淫秽的裂缝。不过和其他的女人比较,还是超级品。」 
「啊!不行啊!」 
宇田川突然把脸靠近大腿根。安纪代急忙闭上大腿时已经来不及,形成把凸头夹在大腿裡的情景。 
「唔……很香!名门的小姐,连这裡也不一样……」 
从安纪代的大腿间传出男人沉闷的声音。 
「噢!」 
安纪代的身体突然振动一下。因为男人的舌头开始舔她最难为情的地方。 
厌恶感以外还有羞耻感,使她的全身都像火一样的热起来。 
「哎呀……不要这样……」 
连尖叫的勇气也没有,只有轻声哀求。可是宇田川的舌头像狗舔骨头一样的在那裡蠕动。 
女人的小小包皮慢慢开始膨胀,男人把这个东西含在嘴裡吸吮时发出淫靡的声音。 
「唔……不要……」 
宇田川故意用很多口水润湿,从花瓣的底部向上舔过去。 
「唔……啊……不要……」 
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异常感,使得安纪代没有任何抗拒的方法,任由男人的舌头玩弄。 
「噢!」 
不时的全身像痉挛一样的跳动。 
「不但是美女,还很难得的很敏感。」 
宇田川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同时身体向上移动,伸手抱住安纪代软绵绵的身体。 
「开始了。」 
「不要!」 
男人火热的肉棒顶开已经完全湿润的花瓣。 
「啊!痛!饶了我吧!」 
「你可以更大声的叫!」 
男人的屁股开始起伏,坚硬的肉棒插入安纪代的身体裡…… 

第二章强姦处女  
1) 
让宇田川议员得到『美肉』后的大约二个月,这位议员给阿久津美德打电话。 
美德是在一个和宇田川议员同县选出来的议员——太田原刚手下担任第四秘书。 
美德在议员会馆工作时,有一位女性打来电话。 
「我是阿久津……」 
「我是宇田川议员要我打电话给你。请你明天晚上十点钟打电话给他。电话号码是……」 
女人说出连络地点的电话号码。这个女人好像是宇田川的爱人。 
不知道宇田川有几名情妇,但他这样精力绝伦的人绝不止一个人。 
大概又是关于『美肉』的事…… 
宇田川好像开始认真了。因为究竟是贩卖女人的生意,对议员的秘书等也必须要保密。 
尤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和『美肉商人』的美德有关係。知道他们平时有接触,一旦出事时可能会有严重后果。 
因此就须要一个能连繫宇田川和美德,又能不让秘书和家人知道的第叁者和场所。这时侯最方便的就是小太太的家。 
在这裡可不必经过秘书,不会有人听到打电话的声音,真正能交谈私人的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名议员是不可缺少情妇的存在。 
照指定的时间打电话时,首先是昨天那个女人接电话,然后立刻由宇田川接听。 
「上一次辛苦你了。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小学时代的朋友,一直在乡下的小学当校长,今年才退休……」 
这个朋友的名字叫堀口,好像是宇田川的好友,他回乡时二个人在一起喝酒,话题谈到女人。 
『像你这样一本正经生活的人,有很多想做的事也没有做到吧?』 
『嗯,除了老婆没有和其他女人接触过。因为这裡是乡下,不论做什麽都会立刻变成话题,工作就不保了。』 
『你是不是有一种理想的女性,在这一生中即使是一次也好想睡觉的女人吗?虽然不是魔术,如果能达到这个目的,你愿意拿出五百万元吗?』 
『五百万……』堀口做出考虑的表情。 
『刚领到退休金吧?你有近亿的财产吧?』 
『差不多,我可是长久以来认真努力工作的。』 
『那麽,拿出五百万也算不了什麽吧?而且我在股票上让你赚了不少,就当做股票上赔一次,也就没有什麽了。』 
『说的也是。。
『哟,原来你有少女嗜好,国中女生还是不太好 
『十八岁,也不错。』就这样宇田川答应让堀口达成梦想。 
「这一次是五百万,但我要分二百万。地点可以使用我的别墅,另外介绍能干的私家侦探,这个是从二百万裡开支,所以你淨得叁百万,这件事不错吧。」 
确实是很不错的一件事。 
「这样你就没有一点好处了,不好意思。」 
「不,还是有利益。现在卖给他人情,以后会很有用处,选举时用他过去是校长的身份来支援我。就有很大利益。」 
美德这时候才知道宇田川为什麽肯冒危险来做这种事。 
这时候美德心裡产生灵感。 
「将来我准备正式的做这个生意。地点也不能永远用你的别墅,所以正在寻找适当的地点。 
上了轨道以后,还要请你大力帮忙。」 
美德向宇田川说明做这一件事的好处。 
宇田川过去是买卖不动产的人,而他能爬上今天这个地位,不只是因为在财政界有力量。 
不如什麽原因宇田川的情报非常灵通。不只是股票的动向,连很多个人的事情他都知道,尤其擅长掌握敌方的弱点,利用这些资料适当的提出交换条件,能找到金钱的来源增加自己的财力。 
如果将『美肉买卖』加入在情报网裡,就更能掌握别人的弱点。 
当然不用字田川或美德出面,让对方非法的和女人睡觉,掌握证据后,可用来敲诈对方。 
「我也正考虑这件事。」 
「还是你厉害,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问题是客人的人选。就算把女人交给你办,由谁来选择和说服客人……」 
后来决定这些问题会自然解决,目前是要给那位老校长找一位美少女。 
「现在,先介绍给你我信任的私家侦探,你就和他商量。如果你愿意就让他做你的伙伴。」 
美德看到宇田川介绍的私家侦探,感到意外的同时也有一点失望。 
因为是私家侦探,原以为充满精力很帅的,眼光锐利身体强壮的叁十多岁的男人。 
可是出现在美德面前的人完全和那样的印象相反。 
「我是『马场耕造』。」 
这样递过来名片的男人,是四十多岁风采不扬的男人。有没有在这裡没有人会注意,见过几次面也不会留下印象的中年人。 
「侦探这种行业,必须要让对方不会发觉的那种人才行,不然在跟踪在调查身世时很睏鸡。」 
听到这样的说明,美德才放心。如果说这是侦探的首要条件:美德认为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了。 
「首先要和那位校长一起埋伏在女子高中附近,找出他满意的女孩吧。」 
马场的汽车也和他的面貌一样,极普通的中古车。 
「太新或太旧,或破车都不行。」 
没有多久,那位校长来到东京,马场把中古车停在很出名的私立女子高中附近,和校长二个人从放学出来的女生中物色人选。 
经过一段时间,校长指定一个少女。 
马场下车后就开始跟踪。在一群年轻活泼的高中女生中,有一个中年男人溷在一起,应该受到注意,但很奇妙的马场很自然的和一群女孩子在一起,一点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2) 

少女的名字中条美辉,正如校长希望
在校长的梦想成真以前,决定留在东京,去看一看学生时代的老友,或到东京各处参观,舒舒服服的打发时间。 
跟踪一星期后能了解到这位少女的行动模式。最理想的时间,是每週星期五的晚上从七点到八点去学芭蕾舞。 
芭蕾教室是在离她的家有二站,回家是八点半左右。 
「那麽,就决定下週的星期五吧。」 
因为美德不认识少女的面貌,决定由马场协助,校长在宇田川的别墅等待。 
美德把他的旅行车停在少女的家附近,车头对着少女回来的方向,在前方几公尺有马场的车。 
不久后马场的车尾左转的方向灯开始闪亮。从对面来了一位少女,手裡拿着皮包,大概是装紧身衣等用品。 
美德下车后就在路边小便。当少女走过来时,他已经把裤子的拉鍊拉上。 
少女经过二辆车的中间时。美德开始攻击少女。用迷魂药在几秒钟后就使少女昏迷,放进车裡做好掩饰的工作后,立刻开车。 
这时候马场的车已经不见了。 

到达别墅时已经快到十点。 
在少女被旅行车带走后的一小时,马场在车裡用行动电话打电话到少女的家。 
「你们的女儿被绑架了。明天的这个时候再和你们连络,在那以前绝不可以报警。 
照我的话做,保证你们的女儿的生命不会有问题。」 
马场说完就挂断电话,同时在心裡苦笑…… 
生命是没有问题,但会受到伤害…… 
强姦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少女,这不是伤害吗? 
「真的弄到手了吗?」 
这时候的校长说话都有一点颤抖。 
「请你儘情的玩吧。时间是到明天的黄昏。」 
美德这样说完就走了。 
「小妺妺,你的名字叫中条美辉吧。」 
校长和少女单独在一起时兴奋的声音都有一点沙哑。 
美辉的双手用手铐固定在背后,双脚也被铐在一起,倒在棉被上的样子实在很可怜,嘴裡塞着高尔夫球大小的海棉,并用带子固定,所以没办法说话。 
「唔……」 
好像在说话,但不能形成语言。 
「听说这裡是大叫也没有关係,可以把嘴裡的东西拿出来,但现在这种样子也蛮可爱的。」 
少女不仅长的美。而且全身都充满健康的气息。从洋装露出来的二条白腿,刺激老校长的淫慾。 
这裡是客房,在宽大的房间裡有沙发、化粧台等,地上舖着很厚的地毯。 
但没有床,在双人床大小的木框裡舖着榻榻米,上面有很厚的埝被。这是因为客人中以老人较多,因此比西洋式的弹簧床更喜欢日式的卧具。 
几十年来教育儿童,尤其当校长以后,儘管设法保持温和的面貌和风度,所以他自认为能完全隐瞒内心裡的慾望。 
现在终于可以放下那样的假面具。可以痛快的玩弄这个处女,只是想到这裡,他的面貌就完全改变。 
要儘情的淫荡,任意的残忍…… 
没有选择成熟的女人,而选择纯洁的少女,是因为长久以来和儿童在一起,但内心裡一直存在玩弄少女的疯鬼般慾望。 

已经退休,就没有什麽可怕的事,只是不愿意在自己的家乡开出问题。 
所以他才会答应这件事,而且觉得五百万元也不是很贵的事。就是愿出五百万,也不一定能如愿的和美丽的处女发生关係。 
校长也脱光衣服,虽然六十岁,但现代的人和古代的人不同,看起来并没有衰老。 
校长拉起美辉的裙子,露出雪白的腿捲曲在埝被上。 
「听说你跳芭蕾,真是美丽的腿。」 
校长解开脚上的手铐。少女更要弯曲双腿时,抓住穿白色袜子的脚,用力把腿分开成V字。 
「唔!唔……」 
因为是仰卧的关係,用手铐固定在背后的手不但痛,手铐碰到后背,痛苦使得美辉忘记羞辱发出尖叫声。 
「这是你挣扎的关係,还是先脱光衣服比较好。」 
校长从挣扎的美辉身上一件一件的脱下衣服。美辉的反抗对他来说也是增加快感的刺激。 
最后把美辉俯卧的压在棉被上,解开手铐脱下洋装。再用绳索绑在手腕上,绕过头上的铁架栓在另一隻手上。 
如此一来,美辉的双手高高举起,上半身完全不能活动。 
然后把她的双脚也同样的分开固定,这样才仔细欣赏美辉的裸体。 
「你的身体和名字一样,美丽的发出光辉。」雪白的身体几乎耀眼。 
身体苗条没有多馀的脂肪,多少有一点不成熟的感觉。可是因为跳芭蕾舞 
的关係,修长的腿非常美好。在二条大腿的中间,好像二片花瓣合在一起,上面有似无的长出黑色的嫩草。 
校长忍不住抚摸短短的黑毛。 
「我把这裡的毛给你剔乾淨吧,在这样光滑美丽的身体上,只有这里长出淫秽的毛,破坏裸体的整体美。」 
刚才美德在临走时说。 
「这是赠品,有用的话就请用吧。」 
这样从皮包裡拿出吉利颳鬍刀。校长就用这个开始颳美辉的阴毛。因为又细又软,所以不用肥皂和水。 
「唔……唔……唔……」 
好像是在叫(不要!不要),女人的那个地方还是要像少女一样光熘熘的才有意思。 
颳乾淨以后,校长用手指抚摸像陶瓷般的花瓣,从花瓣的中间露出小小的肉豆,显得非常性感。 
肉沟裡的温暖感传到校长的手指上,使他非常兴奋。当然不会有蜜汁溢出。 
乳房也不大,说是丰满不如说是有弹性,不过看在校长的眼裡有特殊的性感。 
校长压在四肢分开成X形的雪白裸体上,在完全膨胀的肉棒给予充分的湿度,就向花瓣顶进去。 
从少女的嘴裡不断发出低沉的悲叫声。 
3) 
他是校长,所以比一般人有更多的爱心和体贴心对待
虽然现在为性慾做暴徒,但他原来的性格并没有完全消失。 
现在看到被自己的肉棒刺破处女,为破瓜的痛苦哭泣的美少女,还是会感到可怜,肉棒的动作也缓和下来。 
所以,美辉的嘴裡如果没有塞住东西,直接听到她的惨叫或哀求的话,可能就没有办法继续强姦下去。现在因为嘴裡塞住海棉,他的良心就不会受到很大责备。而且这个小道具还造成意想不到的效果。 

终于通过窄小的肉道,把肉棒的根也勉强插入后活动时,美少女的脸为痛苦扭曲,从嘴裡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这样反而引起校长的虐待慾的快感。 
我怎麽会有这种残忍的嗜好……? 
校长本人都感到惊讶。大大的眼睛裡含着泪珠,美丽的小鼻子不停的抽搐,露出哀怨的表情看着他。 
但产生想更摺磨少女的慾望,比对她要温柔的心情更强再加上在没有成熟的肉缝裡摩擦时,会夹紧肉棒的快感,便校长更加兴奋。 
「唔……你!」 
屁股用力起伏,抱紧光滑的肉体,看着脸上的泪珠,校长继续抽插。 
「唔……唔……」 
在乳头上舔时,大概也有了感觉,身体偶尔会振动几下,这种样子也觉得很可爱。 
「是这裡有性感吗?」 
就在乳头上做集中攻击时,浅红色乳晕开始显出在成熟女人身上见不到的年轻的色彩,使校长更深深的感受到,现在怀裡抱的是少女。 
「我要来了!」 
说这种话少女可能也不会懂,但校长同时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美辉的身体裡。 
对射精的现象虽然还不瞭解,但本能的开始哭泣,对这样的美辉,校长开始用眼睛和双手欣赏。 
她的肉体是光滑,柔软而且有弹性。 
「对了,听说你是学芭蕾舞的,芭蕾舞的基本动作之一,就是把双腿向前后分开一直线坐在地上的姿势。 
这是表示你的双腿可以分开成一百八十度。」 
校长只是幻想美辉的腿向左右分开一百八十度的情形,心裡就感到兴奋。 
双腿分开成那种样子,不如她的性器会变成什麽形状…… 
想到男人们看到女子体操选手在平衡台上把双腿分开一百八十度时所幻想的情形,现在能实际看到,校长的已经萎缩的肉棒,很快又勃起。 
他把捆绑脚的绳子解开一边,然后栓在捆绑双手的铁架上。 
「唔!」 
「要把腿伸直!对了!这样就好。」 
光滑的雪白双腿分开成一直线的一百八十度时,把绳索固定。 
这时候双手仍旧高高举起,雪白的双腿向左右成一直线,在那中心点上有刚才破瓜的肉洞,好像微微张开嘴在叹气。 
用手指把少女的肉缝向左右分开时,从裡面流出校长本身的精液。 
急忙用放在枕边的卫生纸擦拭,白色的纸染成粉红色。这是少女破瓜的血和校长的精液溷在一起。 
我突破处女膜,自从老婆以后这是第二个人…… 
擦拭乾淨后,校长用手指伸入肉洞裡抚摸。 
这样小的洞,真难得能使那样大的肉棒进入…… 
「对了,把你的肉洞扩大一些吧。」 
校长想起刚才在皮包裡看到电动假阳具,在皮包裡找时,和电动假阳具一起找到奇妙的金属器材。 
原来是医生用的阴道扩张器。 
这个东西真不错……校长拿假阳具和扩张器回到床上,首先轻轻把假阳具插入少女的肉洞裡。 
「唔!」 
「现在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痛了吧?」 
在彻底分开的雪白大腿根上,插入黑红色的假阳具,这样的场面,校长也是第一次看到,非常淫靡而刺激。 
「看吧,全都进去了。」 
活动假阳具时,痛的少女又哭起来。校长这时候打开电动假阳具的开关,假阳具以一定的节奏开始扭动。 
「唔……唔……」少女的大腿颤抖。 
「是感到舒服了吗?」 
校长拿振动的假阳具抽插,欣赏少女的表情变化。 
「现在,我要看看你那最神秘的地方了。」 
找出假阳具,更换扩张器,把冰凉的头部慢慢插入肉洞裡。 
「唔!」 
插到根部,打开扩张器,用钢笔型手电筒向裡面看。意想不到的景色,使校长几乎无法呼吸。 
「原来裡面的构造是这样的。」 
像蛇腹一样不停蠕动的坠道,发出美丽的粉红色光泽。 
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秘境,校长茫然的欣赏,可是想到刚才把自己的肉棒插进这裡时,慾望又勐然抬起头。 
好,再来一次…… 
拔出扩张器,脑海裡仍留下刚才看到的景色,校长把自己的肉棒在那裡插进去。 
从肉棒传来的感觉和刚才的印象重叠在一起,同时再加上肉棒插入裡面后的情景也重叠。 
如此形成无比的兴奋和快感,摇动校长的性感,使慾火热烈燃烧。 
「唔……太厉害了。」 
只是觉得自己的肉棒,完全进入肉的坠道裡,为什麽会兴奋成这种程度,校长本身也不了解。 
把美少女的脸孔和刚才的阴的印象重叠在一起时,就会产生更淫邪的性慾。 
想要使这个少女流出更多的眼泪。


[ 此貼被哈哈哈你好吗在2019-01-06 00:28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9-01-06 00:09 | 回樓主
EeennN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209
威望: 111 點
金錢: 11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9-25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1-06 00:37 | 回1樓
爽口大青椒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290
威望: 327 點
金錢: 713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6-24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1-06 00:3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