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汉国异行录 更新至第五章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汉国异行录 更新至第五章
光色橘子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118
威望: 116 點
金錢: 6453 USD
貢獻: 19 點
註冊: 2013-02-10


汉国异行录 更新至第五章



小说是原创的,闲来无事,胡乱写写,仅供各位1024榴友雅正,切勿转载



汉国异行录
    第一章  穿越后当王爷
    身无分文的刘华来到了横店,报名当上了群演,心里有点小激动,想着如果有一天被剧组的领导赏识,说不定能当个配角之类,慢慢的发展起来。
    到了晚上,刘华肚子开始鸣叫了起来,看来他是饿的厉害了。话说是身无分文,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十块钱的,他出门转了一圈,也不敢吃太贵的东西,凑合着吃了一顿5元的盒饭,将就了一下,便朝着宿舍走去。
    路过一个地摊的时候,刘华不禁多看了几眼,因为他发现那个摆摊的是一个瞎子,于是他走了过去,蹲了下来随意看着。
    “贵人来了,买点什么啊。”那瞎子冷不丁的说道。
    刘华一愣,伸了伸手摆了摆,说道:“您能瞧见?”
    “嘿嘿嘿,瞧不见,但是能听见。”
    “哦,你这东西都怎么卖的。”刘华问道。
    “不知您看上了哪个东西?”
    刘华随意拿起一块玉佩,问道:“这个多少钱。”
    那瞎子一笑,说道:“30文钱。”
    “啊?我哪里来的古币和你换。”刘华一面说着一面看着这块玉佩,两寸大小的圆形玉佩,周围突出了六块圆形的图案,这几个图案刘华都不认识。
    看了半天,刘华说道:“这东西还要古币来换,我是没有。”说完之后,刘华便要把玉佩放回去。
    那瞎子一伸手,说道:“贵人,您有多少便给我多少。”
    刘华一愣,在兜里一摸,掏出了两张十元,说:“这有二百元,够不够。”
    那瞎子大嘴一咧,说道:“够够够。”然后接过钱什么也没说。
    刘华拿过玉佩,就赶紧走人,生怕那瞎子摸到钱是十元的。
    等刘华走远之后,那瞎子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贵人,汉国的衰败,就要全靠你了。”说完之后,那瞎子就不见了。
    再说刘华走了一会之后,觉得对不住那瞎子,准备回去把玉佩还给人家,给人家道歉,结果走回去了之后,发现那里是一棵树,根本就没有什么摆地摊的瞎子。
    刘华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便回到宿舍睡觉了。
    第二天刘华早早的就去当群演了,领了一个当仆役的角色。不仅没有台词,还不能露脸,就是远远的一个背景墙。
    戏拍到一半,突然就见演王爷的那主角,开始一阵哆嗦,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周围一帮人围了过来,发现这主角心脏病犯了,于是大家火急火燎的将这大腕送去了医院。
    到了中午,刘华吃过盒饭,开始犯困,于是他四处转悠。不过一会他就到了王爷寝宫的场景,看见一个巨大的床铺,他四下一瞅,发现一个人也没有,边偷偷睡了上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刘华发现有人在自己耳边,轻轻的叫着:“王爷,王爷,已经午时了。”
    刘华一睁眼,顿时愣住了,之间几个小侍女乖乖的跪在地上,叫着自己。他再一看自己,发现身上居然穿的是王爷的睡袍。
    ……怎么回事?那个大腕病重了,没人当王爷了,决定让我当了?
    刘华眼珠子到处瞄着,想看看摄像机在哪里?他瞅了半天,发现看不到摄像机,于是他轻轻的朝着地上跪着的一个侍女说道:“喂~你悄悄的告诉我,摄像机在哪里?”
    那侍女一脸懵逼,说道:“回禀王爷,蛇象鸡,不知膳房有这道菜吗?”
    刘华一想:难道导演用的是最新的针孔摄像头,360度无死角拍摄?作为一名演员,我必须要专业,不能NG,不能辜负导演的厚爱。
    想到这里,刘华装模作样的站了起来,双手一摆,“更衣。”
    众侍女拿着衣服,给刘华慢慢的换了起来。
    这个时候,刘华还在偷偷的找着摄像头。他眼睛四下乱看了一会,不由的被眼前的侍女所吸引了,这些侍女的宫装实在是有些暴露,领口开的那么的低,而且这些侍女居然都没有贴乳贴,给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也不避讳,任由自己乱看。
    从领口看了下去,这几名侍女的身材都不错,这么大的领口,刘华甚至都看到了眼前给自己穿腰带侍女的乳头。白白的乳房,在侍女服里面,随着侍女的动作肆意的晃动着。
    刘华的阴茎不禁翘了起来,他觉得有点尴尬,略微朝后收着腰,生怕被眼前这女群演发现了。
    眼前的侍女隔着刘华的裤子,都能看到他勃起的阳具。但是这侍女脸一红,居然假装没有看到。
    刘华看在眼里,心里乐呵,心想自己和这名女群演有戏,等会要对方电话号码,加个好友。
    衣服穿好之后,刘华这下不知道该干嘛了,他心想我也没看过剧本,这下怎么演。
    就在此时,一名女子身穿官服走了进来,说道:“臣李正雅,参见王爷。”
    “免礼。”刘华很正经的回答到。回答完之后,刘华不禁看着眼前的李正雅,好正派的一个女子,样貌不禁漂亮,而且一脸的正气,让他看了都觉得这名女子简直太正派了,比他在新闻联播里面看到的漂亮女主持人,长相还要正派。
    等等,怎么是个女的?刘华这才反应了过来。
    但是为了不露馅,他现在也不敢多说话,就这样看着李正雅。
    李正雅被刘华看着,她低着头,不敢直视刘华的脸,说道:“启禀王爷,张米元一案,疑点众多,诸多证据都是捏造而出,还请王爷三思。”
    刘华点点头,说:“嗯,好吧。”
    李正雅不禁眼睛一亮,说道:“那么张米元一族死罪可免?”
    “啊,可以啊。”
    李正雅跪了下来,说道:“不知张米元和他的家人,如何处置。”
    刘华有点大,心想:我又没看剧本,你让我说啥。于是刘华悄悄的低声说道:“提示,提示,提示。”
    李正雅听后,说道:“王爷以仁治理领地,下官替张米元叩谢王爷。”说完之后,李正雅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说道:“就是不知道张米元的妻子,是否……哎,想必她会接受《提绳》吧。”
    提绳?这是个什么鬼,我让你提示我啊,你给我说什么提绳。算了,估计她看过剧本了,我这下不管了。
    李正雅出去了之后,几名侍女朝外面喊了一句:“抬轿。”说完之后,侍女把门帘掀起,看着刘华。
    刘华知道自己要出去,于是他跟着侍女走了出去,这一走出去,刘华有点傻了,周围都是极大的建筑,众多的宫殿林林立立,让刘华应接不暇。
    这这这……难道是最新的虚拟投影场景?刘华安慰自己着。
    这时候一个5米长的大轿子由二十几名轿夫抬了过来,刘华一脸懵逼,居然有这么多的轿夫。
    脑袋晕乎乎的刘华坐上了轿子,这时候,先前给刘华穿腰带的那名侍女也上了轿子。
    刘华坐在5米的大轿子里面,那名侍女就跪在刘华的面前。
    刘华纳闷的说道:“你跪在这里面干啥?”
    那侍女一听,吓得头磕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她心想:自己的爹爹费劲千辛万苦之力,才送自己在王爷身边,服侍王爷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惹王爷生气了。
    刘华摸了摸下巴,说道;“你别抖了,站起来,我问问你。”
    那侍女脸仍是吓的煞白煞白,站了起来。
    “真没摄像头么?”
    “蛇象头?”侍女完全不理解。
    刘华问了个简单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王爷,奴婢叫蕊出。”
    “哦,你今年多大了?”
    “19岁。”
    “啊,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来横店了。”
    “横店?”蕊出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她在想,摄像机,摄像头,横店,都是些什么。
    就在这时,轿子停了下来,刘华下了轿子之后,不禁诧异了,他发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轿子跑了很远的距离。
    轿子停了之后,刘华一拉帘子一看,发现这里写着一个牌匾“免罪阁”,李正雅带着刘华走了进去。免罪阁里有着很多间房屋,李正雅领着刘华进入了其中一间房屋,这间房屋内就只有一个弧形的圆躺椅,躺椅旁边有两个架子。
    刘华见了,也不知道要干啥,心想有了躺椅就上去坐坐。他坐在那里之后,发现躺椅趟不下去,但是整个人很舒服的坐在躺椅上面。这时候李正雅走了过来,抱起了刘华的脚,将刘华的脚放在了两边的架子上。
    这下一放,刘华顿时觉得更舒服了,只是觉得这椅子怪怪的,上半身是半立起来的。
    就在此时,一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贵妇,身穿旗袍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跪下说道:“罪妇张氏,谢王爷恩典。”
    刘华点点头,说:“嗯,免礼。”
    这时候,李正雅突然跪在了刘华的双腿之间,一面褪去了刘华的裤子,一面说道:“张氏,王爷可是已经饶了你们全家,这提绳之惩罚我也不多说了,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自己快过来吧。”
    刘华当时就震惊了,冷在原地不动了,他心想:导演让我拍AV?还是我穿越了?
    脑子里面一片晕的之后,张氏已经跪在了刘华的双腿之间。
    只见张氏一脸悲哀,看着刘华的龟头,呆呆的说不出话,她三十出头的年龄,一副养尊处优的面孔,贵妇人的气质油然而生。此时张氏想起自己即便对待夫君,也从没有做过如此下作的事情,她甚至没正眼看过夫君的阳具,此刻她却要被迫直勾勾的看着刘华的阳具,顿时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李正雅见张氏半天不动弹,她低声道:“想想你们张氏一家,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到自己的孩子,夫君,家人,张氏不再犹豫,她用小嘴轻轻的含着刘华的龟头,小舌头一下一下的滑动着。
    刘华不禁开始呻吟了起来,管不了这么多了,先爽了再说吧,就算是AV,自己起码也是男一号啊。
    随着张氏舌头的滑动,刘华的阳具逐渐大了起来,慢慢的坚挺着翘起。
    张氏一脸哀羞,看着眼前的大鸡巴,无可奈何又慢慢品尝了起来。
    刘华的龟头被张氏的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龟头上面似乎分泌了一点粘液,带着一股腥臭,张氏顿时觉得下不去嘴了。
    李正雅低声说道:“罪妇张氏,你若是不愿意,现在就出去。”
    张氏一听,急忙又是一口将刘华的龟头吞进了嘴里。
    过了片刻,李正雅掏出一个一寸左右的圆环绳子,似乎有点弹性,套在了刘华的龟头上面,说道:“现在开始提绳。”
    张氏听后,将刘华的龟头全部含在嘴里,用自己的嘴唇,一下一下的将绳子往后面顶了过去,这一下子,刘华爽的呻吟了起来。
    刘华终于明白这个处罚为什么叫《提绳》了,原来就是让这些罪妇,用嘴巴将带弹性的绳子用嘴唇提到根部,而这个躺椅为何如此奇怪了,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张氏跪在地上,努力品尝自己鸡巴的那副表情,一脸的委屈不甘和屈辱,又要努力的吃着自己鸡巴。
    爽!刘华看着张氏的表情,鸡巴不禁又胀大了几分。
    这一下子,可苦了张氏。那个有弹性的绳子,她努力的用嘴唇推过了二分之一,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下推,自己又如何能够做到。
    李正雅看着张氏,冷冷的说道:“张氏,那柱香已经烧了一半了,如果烧完了之后,绳子还没有道根底,那么就按照原先的判决,你们一族恐怕……”
    张氏一听,一脸焦急,含着刘华的鸡巴却不敢松口,生怕绳子退了回来。
    为了家人、孩子,族人!张氏双手抓住了躺椅的腿,用力将自己的头将向前拉了过去。她的嘴唇,在刘华的鸡巴上,一点一点的前进着,推动着那个绳子。
    此刻李正雅走到了张氏的背后,用脚轻轻踢着张氏的屁股,嘲讽的说道:“你这张氏,还说自己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此时却拼命的吸着王爷的龟头,你个骚货。”说完之后,她又一下一下的踢着张氏。
    张氏被骂了之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委屈了,但是她想着为了自己的家人,根本不敢松口,也不敢还口,继续一下一下的吮吸着刘华的鸡巴。
    刘华也在一下一下的呻吟着,感受着张氏娇嫩的口腔。突然张氏开始哽噎了起来,刘华的龟头已经顶进张氏的喉咙里面去了。
    而刘华也爽的两个腿开始哆嗦了起来,自己的龟头在张氏的咽喉里,来回的挤压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爽快。
    张氏努力的忍耐着,一下又一下的往前推动者绳子,奈何自己只要一喘气,这绳子就朝外退了一些。
    就这样,刘华不停的呻吟着,他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这时候,李正雅说道:“张氏,快将绳子顶道根部,坚持十下别动,香马上就要烧完了。”
    张氏一听,心里一发狠,双手使出全部的力量,嘴唇也紧紧的用力起来,将刘华的大肉棒吞了进去,她猛的一顶,嘴唇终于碰到了鸡巴的根部,这时候刘华的龟头全都塞进了她嗓子眼里面。
    “一,二,三,……”李正雅开始数了起来,张氏感觉快要窒息了,但是她不敢松口,咽喉一下一下的哽噎着,娇嫩的咽喉一下一下的刮着刘华的龟头。
    “啊~~~~”刘华一声怒吼,双腿用力的伸直起来,一阵激流而过,他用力的射着,一下,两下,三下……张氏的咽喉哽噎一下,他也射了一下。
    “七,八……”李正雅还在数着,而张氏的鼻子里面已经喷出了精液,即便如此,她仍是双手紧紧抓着椅子腿,用力的吞咽着。
    “九……”隔了一会,李正雅确定刘华射完精液之后,她才喊了“十”。
    这时候张氏一放松,她的嘴终于从刘华的鸡巴上离开了。随着一阵咳嗽,张氏咳出了一些精液。
    而刘华爽的已经昏昏沉沉,不知该怎么办了。
    等张氏喘了几口气之后,李正雅一脚踢在了张氏的屁股上,说道:“哪里有你歇息的时间。”
    张氏赶紧爬起来,继续跪在刘华的双腿间,轻轻的吸着刘华的下体,每一个有精液的地方她都吸了下去,不停的吸着,等到刘华的下面已经干净了,她又将地面上的精液一点点的吸进了嘴里。
    刘华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
    张氏将吸进嘴里的精液攒的满满的,然后抬起头,张开嘴,看着刘华,她小舌头一下一下翻滚着,让嘴里的精液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刘华面前。
    眼前的这个贵妇,脸上的表情是这么的苦楚,不甘,然而她的动作又是这么的下流。
    刘华看着李正雅,说了句:“下来怎么办。”
    李正雅一愣,她说道:“照旧?”
    刘华也不知道是啥,点了点头。
    “你这骚货,王爷赏赐你的,快吃下去。”
    张氏的脸通红,她慢慢的把嘴闭上,然后将眼睛也换换的闭上,她想了很久,但就是没有吞下去的勇气。
    “你再不吞,前面那些可都是白做了啊。”李正雅说道。
    张氏听后,将头慢慢抬起只听见用力的一个吞咽。“咕唧”一声,一嘴的精液被张氏吞了下去。
    做完之后,张氏低着头跪着,等着刘华的发落。
    李正雅说道:“启禀王爷,如先前所说,饶了他们一家。”
    “好好好,人家都这么努力了,饶了他们一家。”刘华点点头,满意的说道。
    张氏听着刘华说她努力,不禁泪眼婆娑的磕头谢恩,退了出去。
    此刻贤者模式开启,刘华开始思考着这不正常的一切,他给李正雅说道:“我昨天有点头晕,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我现在问你一些事情,你把你知道的,都慢慢给我说来。”




第二章    知晓身份
    李正雅说了很久,刘华一直在细细的消化着对方的话,到了最后,刘华被彻底震惊到了。
    原来这里是汉国,而刘华正是汉国诸多王爷中,实力最强的那个王爷。因为刘华和当今皇上是亲兄弟的缘故,刘华的领土也是最大的。汉国总人口有600多亿,而刘华领地内的人口,也有10多亿人,所以刘华在自己的领地内可以说就是一个皇帝。
    李正雅见刘华问了这么多,她不禁说道:“王爷这是怎么了,如此平常之事居然问了这么久。”
    刘华打了个哈哈,说道:“没啥,没事。咱们下一步要干嘛?”
    李正雅说道:“王爷忘了么,您还要去会见天云派的女仙子呢。”
    “天外天?女仙子?”
    “对呀……”李正雅又解释了半天,原来汉国皇室都是又一个天云派来暗中保护的,保护皇族不受其它修士的暗害。前几日一个名叫玉玲珑的女仙子,要来刘华的王府,采一株仙草。这株仙草名叫墨玉兰,整个汉国都极其罕见,茫茫天下虽有,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唯有刘华的王府里面,种植了几株而已,所以这玉玲珑便来王府讨要。
    谁知穿越之前的刘华,见了玉玲珑,一副猪哥样子,惹得玉玲珑离开了王府,奈何这墨玉兰实在罕见,玉玲珑没有办法,决定再来王府讨要。
    “走,去见见。”说完之后,刘华便和李正雅去会客厅了。
    玉玲珑似乎来到王府有一阵子了,见了刘华之后,一副没好气的说道:“见过王爷。”
    刘华一见玉玲珑,不禁漏出了一副猪哥样,这倒不是刘华故意的,而是玉玲珑乃是天云派的,天云派里面全是女修士,她们修行之后,身上自然有一种清尘脱俗的气质,让人见了不禁惊叹。其次玉玲珑本就极其貌美,身材又是十分窈窕,难怪刘华会漏出一副猪哥样。
    对于刘华的样子,玉玲珑显然已经有心里准备了,她说道:“王爷,墨玉兰对我们门派实在是重要至极,还请您割爱几株。”
    “好好好,给给给。”刘华情不自禁的说道。
    玉玲珑不禁一愣,她没想到刘华轻易的就答应了。而李正雅也愣了一下,然后她悄悄捏了一下刘华,然后说道:“墨玉兰如此珍贵,不知仙子您要多少?”
    刘华被李正雅一捏,顿时清醒过来,他急忙说道:“对对对,你需要多少。”
    玉玲珑说道:“三株便可。”
    “诶呦,王爷,咱们府上一共也就三株而已。”说完之后,李正雅又捏了一下刘华。
    刘华也不明白李正雅为何捏自己,他问李正雅道:“这该怎么办。”
    玉玲珑脸色一变,她一眼看出了李正雅似乎要刁难自己。
    之间李正雅说道:“这个么,一天只能采上一株,不能连续采,这样会坏了王府的风水。”
    刘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便顺势点点头。
    玉玲珑一听,觉得等上三天,每天一株,倒也无妨,便同意了。
    待玉玲珑去了客房之后,刘华问道:“为何要一天一株?”
    李正雅没好气的看了刘华一眼,说道:“王爷,您之气不是一直对玉玲珑仙子有觊觎之心么,此时她要在咱们这里住三天,您不就能多一点机会么?”
    刘华听了,愣了许久,问道:“我一直没问你,你这个官,主要是负责什么的?”
    李正雅一笑,平日一脸正气的样子顿时千娇百媚,说道:“我不就负责王爷的生活,生活。”
    刘华似乎有点懂了,顿时给这个女人贴了一个坏女人的标签。
    “对了,我有没有把你那个过?”刘华问道。
    “哪个?”
    “就是那个”
    李正雅似乎懂了,她说道:“哦~没有。王爷似乎一直对我这种极其正派的样子,没有感觉,所以……”
    刘华听了,也直视了李正雅很久,然后说道:“嗯,很正派,虽然漂亮,不过看着你,老觉得象对着电视,看新闻,没啥感觉。”
    李正雅听不懂刘华说什么,一脸茫然。
    王府的客房里,玉玲珑小心翼翼的研磨着一株墨玉兰,她神情极其凝重,似乎对墨玉兰看的极为珍贵。
    这时候,刘华走了进去。
    对于走进来的刘华,玉玲珑根本没有理会,她随手一挥,刘华就发现自己被阻挡在了一个无形的墙之外。
    刘华没好气的说道:“玉仙子,你即便再不乐意见我,这里总归是我的王府,我还给你墨玉兰了,你怎么能将我挡在外面。”
    玉玲珑只是说了一句:“废话真多。”便不再例会,继续研磨着墨玉兰,研磨好了之后,玉玲珑掏出一个狭窄的瓶子,将墨玉兰的汁液倒了进去。
    就在玉玲珑认真做事的时候,刘华继续看着玉玲珑,那纤细的腰肢,清尘脱俗的容貌,浑圆的臀部,他不禁欲火升了起来。
    接过玉玲珑看了刘华一眼,发现他胯部的帐篷高高翘起,不禁一挥手,直接将刘华挥出了客房。
    “你奶奶个腿的,早晚有一天我日了你。”刘华气愤的骂道。
    上了轿子,刘华说道:“回卧房,再拿瓶跌打油。”
    轿子轻轻的晃着,刘华气愤的想着玉玲珑,觉得这女修士太猛了,随手一下就把自己打飞了。不过转念一想到玉玲珑的身材和样貌,刘华不禁又心痒了起来。
    于是他看着眼前跪在轿子内的侍女蕊出,说道:“蕊出,转过去跪着。”
    蕊出也不迟疑,转了身子继续跪着。
    刘华嘿嘿一笑,也紧紧的贴着蕊出双腿分开跪了下来。
    蕊出小声惊呼了一下,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刘华此时勃起的阳具,隔着裤子顶在了蕊出的臀部了。
    蕊出动也不敢动,她心里既期盼又害怕,来到王府的每一个女人,都期盼这刘华的宠幸,但是她未经人事,又有些害怕这种事情,此时来的太突然了。
    刘华双手捏着蕊出的细腰,将自己的鸡巴又朝里面顶了顶,如此一来,虽然隔着裤子,他的大龟头也顶进蕊出的臀沟里面了。
    感受着屁股后面热热的,蕊出仍是一动也不动,但是她不动,轿子却仍在晃动,紧紧晃动了几下,蕊出便觉得下面有一点酸麻。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抬了下屁股,她这一抬,刘华顺势顶得更里面了,那薄薄的一层布料,使得蕊出能感觉出刘华鸡巴的形状。
    刘华的手顺着腰向上攀去,蕊出下意识的抓住刘华的手。
    刘华哼了一声,蕊出不敢阻挡,直接放下了手。
    两只手,从蕊出腋下饶了过去,朝着一对乳房捏了过去。手感真好,小姑娘的胸部,弹性十足,刘华一边捏着,一边用鸡巴隔着裤子顶着蕊出的屁股。
    没过过久,刘华将手撤回。
    蕊出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停下来了。
    谁知刘华双手抓住蕊出的裤子,用力一拉,便拉了下来,蕊出想要提裤子,刘华朝着蕊出的屁股一巴掌,说道“继续蹲着”。
    蕊出被打了一巴掌,雪白的屁股上出了一个红手印,她也不敢拉扯裤子了。
    刘华用自己的鸡巴,来回划弄着蕊出的洞穴口,嘴里说到:“你看你下面的水,都淋到我鸡巴上了。”
    听着刘华说如此的话,蕊出心里又羞又臊,却无可奈何。
    刘华继续用鸡巴来回磨蹭着,而蕊出也被来回摩擦的动了情欲,她心想:姐姐们不是说很痛么,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疼。
    就在蕊出放松的时候,刘华双手突然卡主蕊出的细腰,猛的向上一挺,顿时刘华的鸡巴进入了一个狭窄的腔道。
    “啊~~~”蕊出斯叫了出来,随着这一阵剧痛,蕊出急忙说道:“快拔出来,痛死我了,痛死了。”
    刘华捅进去了之后,也不再动,任由轿子晃动着,随着轿子的晃动,他的鸡巴也在晃动。其次蕊出下面疼痛,便不住的收缩,一下一下的卡着刘华的鸡巴。
    就这样,刘华几乎不用动,在轿子的晃动下,还有蕊出疼痛的收缩下,他只管享受。
    就这样过了一会,蕊出不再喊叫了,刘华开始将鸡巴缓缓抽出。
    蕊出轻声说道:“嗯,对,快拔出去。完了吧。”
    就在龟头即将离开洞穴的时候,刘华又一使劲,整个鸡巴的一大半又捅了进去。
    “啊啊啊~~~“蕊出双手抓着轿子里面的木框,喊叫着。
    而刘华开始继续撞击着,一下比一下的用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蕊出开始含着:“不行了,不行了,要死了。”
    刘华也开始加速,他一边怒吼,一边加速,到了最后一使劲,整个鸡巴都捅了进去。顿时觉得龟头似乎被一个东西卡主了,那东西一下一下的咬着自己的龟头,酥麻的感觉爽便全身。
    这时候蕊出白眼翻开,说道:“捅进肚子了,我要死了……”
    一声怒吼,刘华用手卡着蕊出的腰,下面紧紧的顶住开始射精,一下,两下,三下……蕊出也随着刘华的射精而叫着。
    过了片刻,刘华将鸡巴从蕊出的阴部拔出。“噗嗤”一声,蕊出的阴部开始朝外冒着精液,还混合着她的处女之血。
    刘华没有管蕊出的情况,他顺势躺在轿子里,觉得穿越到这里太爽了,居然能够如此享用女性的身体。

第三章  作恶瓷瓶
    和蕊出大战一场之后,刘华也有些累了,便回到内府里面胡吃海喝一番。
    第二天起来之后,神清气爽的去客房找玉玲珑。
    进了客房之后,果然玉玲珑就在那里。刘华贪婪的用眼睛瞅着玉玲珑的身体,嬉笑道:“仙子你好啊。”
    “好。”玉玲珑淡淡的回了一句,也不多说话。
    刘华见对方不理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就这样直勾勾的继续看着玉玲珑那曼妙的身姿。玉玲珑被他看的不自在,心想若不是为了那三株墨玉兰,她早都离开这里了。再说若非刘华是身份尊贵的王爷,她早都将刘华家拆了。
    “没什么事情你就回吧。”玉玲珑冷冰冰的说道。
    刘华一愣,然后说道:“对了,我这墨玉兰贵重无比,就这样让你拿走三株,你不应该给我一些好处么?”
    玉玲珑听了,说道:“说吧,你要什么。”
    刘华一脸淫笑,说道:“我要你……”
    玉玲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敢提淫邪的要求,我就杀了你。”
    刘华的笑容消失了,他一转口说道:“你不是仙女么,那你教我一些法术。”
    “呵呵,你当法术是谁都能学的?又是谁都能学会的?”玉玲珑冷笑着说道:“虽说你身份尊贵,可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天赋,又怎么能够学得会。”
    刘华听了,掉着脸说道:“不试试怎么行,你要是不教我,那我就不给你墨玉兰了。”
    玉玲珑随手一拍桌子,说道:“你敢!竟然出尔反尔。”那桌子瞬间被拍的粉碎。
    刘华一看,心想那桌子无论如何,都比自己的身子硬,顿时傻眼了,说道:“我就说说而已。”
    眼见耍无赖不行了,刘华又笑着说道:“那咱们就试试么,我要是没有天赋,我就不学了。”
    玉玲珑一听,也不废话,简单的说了一些吸收天地灵气,还有调动体内真气的法门,再教了一个最简单的法术《分裂术》,然后指着桌子上的一张纸,说道:“你现在试试,看能否将桌子上的纸撕开。”
    刘华试着吸收天地灵气,然后调动体内真气,施展分裂术,然而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似乎真气都无法运行出来。
    如此试了好几十遍,最终在玉玲珑的冷嘲热讽之下,刘华无奈的离开了客房。
    他气呼呼的去找李正雅,说道:“爷不开心,走,上街走走。”
    李正雅也不明白他为何生气,就陪着刘华在街上转悠。
    荣阳城是刘华领地内最繁华的城市,而他的王府也在这里。在街上乱转了许久,刘华觉得自己的街道又干净又热闹,但是就觉得不对劲。过了一会,刘华问李正雅道:“怎么我的街道,连一个乞丐也没有,就连那种穿的破破烂烂的人也没有。”
    李正雅说道:“回禀王爷,去年您下令,将穷人、乞丐、流民之类的人,都驱逐出了城里,那些人现在都在城南的贫民窟里面。”
    刘华听了,愕然说道:“我居然这么混账,走,去城南。”
    马车一路奔行,大约半个多时辰之后,刘华到了城南贫民窟。城南守卫们都跟着刘华,保护着刘华的安全。
    草屋、瓦棚、简陋的房子,眼睛空洞的穷人,坐在地上站的远远的,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刘华。
    刘华看着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给李正雅说道:“明日开始……不对,从今日下午开始,这里设置粥棚,老弱妇孺每日可免费食用一份菜粥。每月初一十五可以领取十枚鸡蛋。再盖一些房子,和一间学堂,让老弱有瓦遮雨,孩童有所学习。”
    李正雅听了之后,脸上闪过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双眼绽放出奇异的光芒看着刘华,问道:“王爷,您愿意这么做吗?”
    “当然啊。”
    “太好了,正雅在这里替这些百姓谢谢您了。”
    刘华撇撇嘴,心想:莫名其妙,这有啥可以谢的。
    要说刘华身为王爷,说话真管用,粥棚下午便搭好了,老弱妇孺日落之时便喝上了菜粥,而一些木料,石材也运送到这里,明日便能施工盖房。
    只是一些男人没饭吃,便开始嚷嚷起来,觉得不公平。
    李正雅见了之后,不等刘华开口,便说:“你们还不明白吗?王爷为什么不让你们这些男人免费吃粥,你们有手有脚却不去干活……现在想吃粥的开始登记,明日参与盖房便可。”
    那些男人听说有粥吃了,也不叫嚷了。李正雅这时小碎步走了过来,给刘华说道:“王爷,刚才正雅没有请示您,擅自做主了。”说完之后,李正雅咬了咬嘴唇,可怜楚楚的看着刘华。
    刘华毫不在意,说道:“没事啊,无所谓。”
    到了夜里,回到府内,刘华悄悄的走道客房窗外,只听见玉玲珑说道:“师父,您保佑我这次顺顺利利的,将药做好之后,救你和众师姐妹们出来。”
    刘华听了之后,觉得奇怪,心想:难道她做这个药是用来救她们天云派的师父和众多女弟子的?
    于是刘华便润湿的手指,捅破了窗户纸朝里面看了进去。
    这一看之下,刘华激动不已,之间客房之内,玉玲珑背对着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的,坐在一个透明的圆球之内。
    其实按照玉玲珑的修为,刘华还没走进窗户就会被发现,但是此事玉玲珑做的药汁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没有办法,变将自己封在一个密闭的环境之中,开始调理药汁。如此密闭的环境,便影响了玉玲珑的感知,使得玉玲珑没有觉察到刘华在外面偷看。
    玉玲珑在圆球之内,将药汁洒出,这些药汁悬浮在了空中,然后玉玲珑将自己的真气散发出来,和这些药汁进行混合了许久,最后将药汁收回到了瓶子里面。
    收好瓶子之后,玉玲珑随手将瓶子一点,瓶子自动便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面。
    紧接着玉玲珑说道:“今日终于做好了,只要明日不出差错,混好最后一次墨玉兰的汁液,便可以将的丹药做好了。”
    此时,玉玲珑还在背对着窗户,盘腿打坐。
    刘华看着那桌子紧挨着窗户,他有点好奇,悄悄推开窗户,将瓶子取了出来。
    那个瓶子温润如玉,瓶口看似敞开,又似乎有一个无形的膈膜,阻挡着里面的药汁和空气接触。
    刘华又继续看着里面,玉玲珑仍然背对着他在打坐,虽然是裸着身体,但是刘华几乎看不懂一点点正面,他只能从背后看着玉玲珑的臀部,还有对方那柳腰,雪白的背脊……看着看着,刘华不禁心热了起来,他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小弟,不停的朝里面看着。
    过了片刻,刘华感觉自己越看越想干玉玲珑,但是又不敢进去,就在快射的时候,刘华突然想到玉玲珑会将真气与瓶子里面的汁液混合,于是他一作恶,将自己的龟头往瓶子里面一塞,哪只塞了一下居然没有塞进去,刘华眼看自己快射了,居然塞不进去,便着急的继续用力,突然腰间的玉佩碰了一下瓷瓶,瓷瓶的口居然打开了,这时候刘华也将自己的龟头塞了进去,通过窗户他偷窥着玉玲珑的身体,开始射精。
    那瓷瓶似乎有活性一半,在自己射精的时候,居然能够将自己的龟头卡的紧紧的,十分的舒服。
    射完之后,刘华突然觉得一丝热热的水流顺着自己的龟头,朝着身体钻了进来,这一下吓得刘华急忙想将瓶子拔了出来,但是瓶子有吸力一般,居然卡在了龟头上。
    暖流仍然远远不断的往身体里面进来,吓得刘华一使劲,硬是拔了出来。
    然后刘华也不敢继续造次,他将瓶子放回桌子上,悄悄的离开了客房。
    回到卧房之后,刘华觉得自己刚才虽然射精了,但是身体似乎没有了疲惫感,而且自己丹田之内出现了一股热流,让自己觉得很有活力。
    然而刘华没有发现,随着他穿越而来的那个玉佩,周围六个图案居然有一个图案消失了。



第四章  惩戒阿莲
    这一夜刘华觉得自己睡得很香,睡醒了精神十分饱满,视力好了许多,听觉也敏锐了不少。
    在王府内胡吃海喝到了中午,然后他和李正雅到了城南去视察。
    当了权贵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整个城南在刘华的指令下再也没有了死气沉沉的模样。老弱妇孺有免费的菜粥食用,而且今日还是十五,过几个时辰之后鸡蛋就送来了,甚至还可以领取十枚鸡蛋。
    “王爷,您解决了他们眼前的难题,那么之后呢?”李正雅小声的问道。
    下一步?刘华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想好。。。但是对方问了起来,刘华思考了一下,说道:“这种事情,交给你们这些属臣处理便可。”刘华果然无耻,一脚将皮球踢了过去。
    李正雅听了,倒也不失望,毕竟刘华将安置流民的权利下放给她们这些臣子了,只要她们做好便可以了。
    只从昨天刘华偷窥过玉玲珑之后,他的视力便好了不少。此时开始领取鸡蛋了,许多老弱妇孺都排起了队,开始准备领取鸡蛋。
    这个时候,刘华问身边的城门守卫:“这里排队领取鸡蛋的都是流民?”
    “回禀王爷,基本上都是。”
    “基本上??啥意思,还有冒充的?”
    那守卫说道:“这个么……其实还是有少数城里的人,穿的破破烂烂的冒充流民,来领取鸡蛋,只是这些人不是太多,所以……”
    “你看看排队在最后面那个妇人,她是流民吗?”
    “嗯……我再看看。”守卫居然看不清那妇人,他朝前走了许多步才看清的,可见刘华的视力变好了许多。
    “回禀王爷,那妇人是烧饼铺的媳妇,名字叫阿莲。”守卫说道:“我这就去把她轰走。”
    “别别别,你等等,待本王先去看看情况。”
    刘华说完之后,找了一身粗布破衣换上,然后戴了一顶破帽子,又给脸上贴了一些白胡子,手里拎着两个竹筐,排队在了阿莲的后面。
    这个阿莲,倒有几分姿色,一对屁股大大的翘了起来,她穿的那个裤子破破旧旧,明显不是太合身,此时屁股紧绷绷的,整个臀型都能看见。
    阿莲此时已经等了好久了,她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嘀咕道:“这队伍这么长,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
    刘华在后面说道:“就是,就是,让我这个老人家要等多久,那可是十几枚鸡蛋啊。”
    阿莲一听,回头一瞅,冷笑道:“你这流民一看就是假冒的,明明年轻力壮,不去盖房子,假装老人领取鸡蛋。”
    刘华一听,顿时乐了,他没想到对方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打扮。
    “嘿嘿,你这烧饼店的媳妇,怎么也跑到这里领取鸡蛋了。”刘华笑着说道。
    阿莲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然后低声说道:“你别乱说,也别给守卫说,我也不说你,咱俩都能领到鸡蛋。”
    刘华点点头:“好的,好的。”
    阿莲回过头去,继续看着长长的队伍,心里想着只要能领到鸡蛋,就能省下一些钱。
    队伍开始换换的动了起来,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发放鸡蛋上。如此过了许久,渐渐的阿莲和刘华也快到了领取鸡蛋的桌子附近,前面大约还排着十几个人。
    刘华的注意力却一直在阿莲的屁股上。那浑圆的臀型,简直快要把裤子崩开了,估计这阿莲今天为了领取鸡蛋,随便穿了一条旧裤子,结果不是太合身。
    “要是裤子能够裂开就好了。”刘华心里默默的想着,他想着想着,下意识的将昨天学过的分裂术施展了出来。
    没想到阿莲的裤子“噗嗤”一声,从裤缝中央裂了开来。这一下子阿莲顿时就想捂住,但是她的双手却也拿着篮子,没办法去捂。
    刘华直勾勾的看着,裂开的地方,一个雪白丰满的屁股挤了出来,因为裤子小的原因,那臀肉被扭曲变形的挤了出来,看上去极为诱人。而因为是借的裤子,阿莲里面也没穿亵裤,白花花的屁股便从那裤缝中挤了出来。
    “诶呀。”阿莲低声叫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刘华,说道:“麻烦你把你的帽子借我一下。”
    刘华说道:“这可不行,我帽子一摘,直接就被守卫发现了,那怎么办。”
    阿莲着急的看着前面,心想着排了许久,终于能够领鸡蛋了,可惜裤子裂开了。正准备捂着屁股跑开之时,刘华说道:“你别走,你看我这长袍宽大,我帮你用长袍遮住。”
    “不行不行,羞死人了,我要走了。”阿莲要是要走。
    刘华看了看远处的李正雅,使了一个眼色。
    “鸡蛋发完了,但是大家别急,后面的人还可以领取一些碎银子。”李正雅喊道。
    一听碎银子,阿莲又犹豫了。
    刘华朝阿莲走进了一步,说道:“你看,我用篮子把两边一挡,这不就没人能看见你了。”
    果然刘华的两个篮子一挡,再和阿莲紧紧的挨着,倒是也没人能看见阿莲的裤子有问题。
    “那……谢谢你了。”阿莲一脸尴尬的谢了一下刘华,心想着再忍一忍,马上就能领到碎银子了。
    刘华将自己的胯部,紧紧贴着阿莲的屁股,他的鸡巴顿时勃起,抵住了阿莲的屁股缝。阿莲身为一个妇人,又哪里会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转过头,略微愤怒的说道:“你干什么呢,你别这样子。”
    刘华嬉笑的说道:“我也没办法啊,男人么,自然反应。”
    阿莲下意识的将屁股往回缩了缩,奈何她屁股太大了,缩了和没缩一样,仍是那么多臀肉漏在外面。
    刘华开始晃动着自己的小腹,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布料,开始顶着阿莲的屁股。、
    阿莲忍了一会,决定不忍了,哪怕是碎银子也不要了,转身便要离开这里。
    刘华用胳膊挡住阿莲,说道:“你别走,不然屁股就要被人瞧光了。”
    “光了就光了,也比被你这样占便宜的好。”阿莲低声说完,便要离开。
    远处李正雅看见了,她大声说道:“我们发现,现在有人假装流民和难民,在这里领取鸡蛋,现在要发碎银子,估计有更多的人要来冒充,从现在开始,只要发现有人冒领的,立刻押入大牢,从重处罚。”
    队伍中有几人听见了,急忙就要离开队伍,李正雅大喊一声:“来人,将这些半中腰逃跑的人抓起来,让我严加审查。”
    刘华看着李正雅,给她一个眼神“干得漂亮”
    果然阿莲见了之后,吓得再也不敢走了。
    这个大屁股又回来了,刘华又顶了好一会。
    分裂术!刘华再次对着自己的裤子一施展,果然自己裤子前面也分开了,炙热的肉棒直接跳起,打在了阿莲的屁股上。
    那热腾腾的大肉棒,瞬间顶在了阿莲的股缝之间。
    不行!阿莲心想她不能让身后的陌生男子用肉棒进入自己体内,于是她将自己的屁股夹得紧紧的,生怕刘华进去。
    但是刘华却不管这些,他一使劲,自己的鸡巴就挤了进去,在阿莲的屁股中间一进一出,来回品味着阿莲的臀肉,龟头不时还扫过阿莲的阴唇。
    如此一来尽管阿莲夹得紧紧的,也没有用,只是给刘华增加快感而已。
    不行!阿莲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将屁股紧紧夹住,她觉得这样子等于再给背后的陌生男人臀交。于是她向前走了一步,准备离刘华远一点。
    谁知道她走了几步,刘华也跟着走了几步,队伍又停了下来。而因为走了几步的原因,刘华的龟头已经顶住了她的洞口。
    怎么会这样子,周围也没人看见吗?阿莲心里乱糟糟的,想跑开又不敢,又怕刘华乱来,被别人发现。
    其实在刘华背后排队的几个人,都是王府里面的婢女乔装的,所以她们都假装没有看见刘华的所作所为。
    阿莲发现自己的屁股太大了,而且还很翘,此时此刻无论她怎么扭动屁股,想摆脱那个肉棒都无济于事,那个龟头一直紧紧抵住了她的阴道口。
    刘华将两个竹篮往阿莲的腰间一挂,然后说道:“你看,我多好,这样子篮子就挡住了。”他腾出自己的手,顺着阿莲的腰两侧,直接向上伸了进去。
    一对奶子顿时被刘华抓住了,不停地揉捏着,来回的拨弄着。
    “你不要这样子,别被人家看见了,求求你。”阿莲央求着刘华。
    “你还叫我不要?你看看你自己流出来的淫水,早都将我的鸡巴淋湿了。”刘华一面说着,一面掐着阿莲的奶头。
    “轻点,轻点。”阿莲说着,屁股情不自禁的向后挺了一下。
    刘华的鸡巴本就怒挺着,此时阿莲又撅了一下屁股,刘华猛地一下顺势一挺,大半截鸡巴都捅进了阿莲的洞穴之中。
    “嗯~~~~”阿莲咬着嘴唇,冷不防的低声叫了一下。
    “你让我轻,是这个样子么?”刘华说完,开始轻轻地从背后一下一下的抽插着。
    阿莲本就被刘华挑弄的欲火难平,此时刘华的肉棒插了进去,她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此时听见刘华说的话,她也不回话。
    刘华一面插着,开始将动作放缓,越插越浅,嘴上说道:“你不说话,那我就拔走了啊。”
    阿莲急忙扭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刘华,摇着头,她虽然怕被人发现,名声扫地,但是此时她欲火难平,又希望刘华继续干自己。
    鸡巴抽插的越来越浅,阿莲心里也越来越痒,她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后腰压得更低了一些。
    刘华见了,腰上猛地一使劲,整个鸡巴一下全插了进去。
    “啊~~~~”阿莲一声低呼,身子快要软了下去,她浑身酸爽的连篮子都拿不稳了,一个篮子都掉到了脚下。
    于是她急忙弯腰去捡篮子,此时刘华的鸡巴还在她骚穴里面,她一弯腰,顿时刘华觉得这骚穴扭曲了起来,变得更加狭窄。他也不管阿莲弯腰在干什么,抓住阿莲的腰,开始用力操了起来。
    这下可苦了阿莲,她弯腰之后,裤子裂的更大了,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撅得高高的,被刘华用力的干着,身子被操的晃晃悠悠,想捡一个篮子都捡不到。
    “完了,完了,这下绝对被人发现了,我死定了。”阿莲心里这么想着,身体上缺觉得更加的刺激。
    突然阿莲双手一撑地,下半身缩了起来,一股水流从他的阴部流了下来。“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阿莲低声说着。
    刘华顿时觉得阿莲的阴部夹得更紧了,他开始对着阿莲的大屁股冲刺,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就这样响着。
    阿莲身为人妇,她正在高潮之中,见身后的男子开始冲刺,顿时知道对方要干什么,她恳求的说道:“快拔出去,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刘华低声问道。
    “不要射里面,求求你了。”
    “哦~~~啊~~~”刘华一声怒吼,将鸡巴顶的紧紧的,开始射精。
    滚烫的精液打在了阿莲的子宫口,阿莲身子酥麻了起来,她两眼一翻,嘴里说道:“我丢了,我丢了。”
    过了一会,阿莲绷紧的腿没了力气,她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而刘华则拔吊无情,说道:“再偷领给流民的救济粮,我还要收拾你。”说完之后,刘华大摇大摆的走了。
    李正雅跟在刘华的身后,给刘华递上一些湿润的毛巾。
    刘华一边擦着下体,一边问李正雅:“我做的怎么样?”
    看是一脸正气,刚正不阿的李正雅,突然莞尔一笑,说道:“王爷英明,力惩小人,嘻嘻。”

第五章  水闷
    刘华在荣阳城里面到处闲逛,等到玩够一天回去了,发现玉玲珑仙子已经走了。
    得知之后,刘华叹了口气,倒也没说什么。
    “王爷,莫非因为玉玲珑仙子的事情,而不开心?”李正雅问道。
    刘华点点头,说道:“是啊,的确。”不过他紧接着一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她那种仙人,本就与我们这种凡人无缘。”说到这里,刘华突然想起,对了,我似乎好像也会法术了。
    然后刘华就在王府里面开始测试。此时他就会一招,分裂术,于是他找着各种东西测试着自己的能力。
    铁锅……不行。
    筷子……不行。
    布帛……勉强可以。
    宣纸……可以。
    测试了很久,他发现以自己的水平,最多分开一点点衣服。而用于动物身上,他最多拔掉几根狗毛而已,要么分裂一根蚯蚓之类,几乎毫无杀伤力。
    气馁了一阵子,刘华自我调节了一下,然后便在王府里面作恶。这下可苦了王府里面的婢女,刘华总是偷偷的分裂她们的裤子,看着她们捂着下身跑开,然后哈哈大笑。
    如此胡闹了好一阵子,倒也无聊。
    李正雅一脸正气的一直看着刘华,突然她一笑,说道:“王爷,臣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吧,别绕弯子。”
    “是,臣觉得王爷似乎变了一个性子。”
    “哦,你为何这么说。”
    “依照王爷以前的性格,估计荣阳城里的街道上,早都是……”
    “你想说鸡飞狗跳,是不是?”刘华说道。
    “嘿嘿,嗯。”李正雅其实想说的是,见不到一个女性。
    “啊,我以前有这么混账么,我还真是想不到……”突然刘华觉得有点晕,于是他急忙做了下来。
    李正雅看了,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王爷,您施法之后,是不是没有打坐。”
    “好像就是。”刘华听完之后,说道:“也对,用了那么多次分裂术,估计电池的电都耗光了,也该充电了。”
    李正雅心想:电池,充电,王爷莫不是癔症了。
    刘华打坐了片刻,身体才渐渐的回复了过来,此时又觉得神清气爽。
    精力恢复了之后,心中邪念又升起,他问李正雅道:“对了,免罪阁里面那么多的房子,还有些什么?”
    李正雅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说道:“王爷,那里的每一个处罚都是你想出来了,您现在问臣子,臣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今天可有什么人需要免罪的?”
    李正雅撇撇嘴,说道:“王爷宽宏大量,欲赦免犯法的臣子,让我想想……对了,之前诬陷张米元的罪人,有一年轻貌美的侍妾,可供处罚。”
    “走,去玩玩……不对,去赦免。”说完,刘华笑嘻嘻的坐上轿子。
    到了免罪阁之后,刘华看着这里这么多的房间,他也不知道该选哪一个,便随便选了一个最近的房间。
    进去之后,刘华发现这个房间十分奇怪,只有一个琉璃做的圆筒,圆筒里面还有一些清水。
    “这是什么?”刘华问道。
    李正雅似乎白了他一眼,说道:“这叫水闷。王爷您不记得了吗,这还是您启的名字。”
    刘华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过了片刻,一个少妇走了进来,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模样倒有几分姿色。
    李正雅指着琉璃圆筒,说:“脱光身子,将头塞进圆筒。”
    那少妇一脸惊恐,吓得哆哆嗦嗦的将身上衣服褪去。
    刘华看了看,发现这少妇身材普通,勉强下得去吊。
    李正雅一把抓过少妇,将她的头塞进琉璃圆筒,然后将圆筒旁边的机关一调,于是少妇的脖子便被卡在了里面。
    那少妇呼喊道:“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李正雅笑道:“别嚷嚷了,不会要了你的命的,只要你头抬高点,再憋憋气就好了。”说完之后,搬出旁边一个架子,将中间的几个木棍卡在了少妇的身子上下几端,于是那少妇便只能跪在地上。因为后腰卡了一根木棍,她还要用力的撅着屁股。这样一来,少妇的身子跪在地上,呈现出一个S形状,还要撅着屁股。
    刘华看了之后,心想:这王爷以前确实变态,不过……我喜欢。
    二话不说,刘华也跪在那少妇身后,用力一撕,那少妇的裤子便裂开了。
    少妇一声惊呼:“啊,不要啊。“
    刘华嘿嘿一笑,将龟头顶在洞穴口,一点前戏也不做,便直接捅了进去。
    “啊~~~~~”巨大的疼痛将少妇疼的便想将屁股缩回来。但是后腰那根木棍卡的紧紧的,她身子根本动不了,只能撅着屁股任由刘华操着。
    “爽!”刘华喊了一声,因为少妇的肉穴还没有分泌粘液,所有干起来有些干涩,但是触感却十分强烈。
    大约操了几十下之后,那少妇不再喊叫了,她的洞穴也湿了起来,刘华插起来也顺畅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李正雅拿着一个水壶,朝着琉璃圆筒的上面倒了下去,如此一来那圆筒里面的水位就上升了。
    那少妇身子猛地一紧张,将头昂的高高的,生怕水进了鼻子。
    刘华顿时觉得肉穴一紧,感觉妙不可言。
    如此操了一会,刘华发现李正雅在旁边做了一个推的动作。于是刘华顿时会意了,他将身前的琉璃圆筒一推,那少妇的头便低了下去,整个水便淹没了少妇的头部。
    那少妇憋着气息,想将头抬起来,奈何头被刘华推着,死活太不起来。如此紧张的时刻,少妇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整个身体开始抖动。
    刘华继续操着,他有时候甚至身子都不用动,这少妇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抽搐起来,肉穴也不由自主的拼命吸着大肉棒。
    过了一会,刘华将手一松,那少妇的头终于出了水面。
    “哇~~~    ”少妇一面哭着一面咳嗽着,身体不停的晃动着,但是她依然要将头翘起,避免自己呛水。
    刘华此时抓紧少妇的两个臀肉,开始撞击着对方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少妇一面被撞击着,眼泪鼻涕流进了圆筒里面。
    这时候李正雅冷不丁的将少妇的头压了下去,顿时那少妇的身体又抽搐了起来。她的肉穴不停的随着身体的抽搐,吸着刘华的肉棒。
    李正雅一会将手拿开,一会压了下去,那少妇也在这生死之间交替着。
    “我要死了,死了,要淹死了。”少妇呼喊着。
    ……头又沉了进去。
    “不行了,不行了,要被干死了。”
    ……
    李正雅此时又将少妇的头压了下去,这次一直压着,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爽!肉洞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少妇吸了一口水之后,身子开始拼命的抖了起来,刘华也被夹的舒服到了极点,于是他用力的捏着对方的屁股,然后朝着肉穴里面射精。
    …………爽!,刘华将鸡巴抽了出来。
    李正雅也将琉璃圆筒的塞子拔开了,于是那少妇在濒死之际,终于吸上了气息。
    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少妇的下体不停的朝外流着精液。
    刘华穿好裤子,问道:“人没事吧。”
    李正雅看了一眼,说道:“没事。”然后她对少妇说道:“王爷宽宏大量,恕你们家无罪,好了,快滚吧。”
    那少妇跪在地上,嘴里一面吐着水,呜咽的说道:“谢王爷。”说话的时候,屁股后面还流着精液,看上去说不出的萎靡。
    射完之后的贤者模式,刘华也不愿意多呆,便和李正雅离开了这里。


[ 此貼被光色橘子在2019-01-07 23:0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9-01-01 00:05 | 回樓主
废墟a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552
威望: 358 點
金錢: 305 USD
貢獻: 500 點
註冊: 2018-02-17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9-01-01 00:17 | 回1樓
超级按摩师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6282
威望: 639 點
金錢: 279 USD
貢獻: 4400 點
註冊: 2013-12-21

求后续,看起来太爽了
TOP Posted:2019-01-01 00:3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