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妻浪女[共两章,已完]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淫妻浪女[共两章,已完]
笑饮毒酒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0
威望: 14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1-20


淫妻浪女[共两章,已完]



我叫干东,是一个做服装生意的,多年打滚下来,身家也颇丰。成婚已经十六年了,老婆淑芬是一个公务员,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她嫁给我时才十八岁,那时她在读大一,是學校有名的美女,而我比她大了六岁,已经开始在打理服装生意,我用尽千芳百计将她追到了手,又令到她未婚先孕,不得以下放弃學业嫁给了我,但却不肯跟我一起做生意,她认为做生意需要很多心机,她甘愿在国家单元而不用那么多的你讹我诈,所以托关系在工商局找了份工作做,也做得很对劲。

    女儿叫干可,年级跟我成婚的日期一样十六岁了,在市里读高中,跟她母亲一样长得婷婷玉立,一付小美人的模样,我们一家三口关系融洽,不知羨慕了多少人的眼光。

    今天正常去档口打理生意,刚一进门工仔阿健就对我说:「老板,今天阿雯上病院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营业执照怎么办?商场芳面刚才又来问了。」

    阿雯是我的会计,这两天正帮我搞营业执照更新的事,我档口所在的商场打点超严的,营业执照办不好的话我的损掉就大了,轻者罚款个十几二十万,重者关档停业并永久打消我在这家商场的发卖权。

    阿芬前天跟我说工商局芳面有点麻烦,她正尽力帮我搞,不料她昨天出了车祸,上了病院。過几天是五一,工商放假的话我的营业执照又要拖很多天的。各式无奈之下我只好叮咛好阿健看好档口,自已走工商局一趟。

    说实在的,妻子在工商工作,我还从未有去工商局看望過她,这一次打点营业执照的事我也跟她提過,叫她找局长说一说,帮我搞定这件工作,可她支支吾吾的在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上去工商局我也不事先给电话她,想给她个不测。

    进了工商门口,我问大堂处事:「你好,我是李淑芬的爱人,找她有点儿工作,请问她在那里办公?」大堂处事瞄了我一眼,说道:「哦,李淑芬阿,她在三楼转角第三间。」我感受她的眼光有点蹊跷,似乎带点惊讶,又带点莫名的闪避。

    我虽然心里怀疑,但不芳便去问个究竟,道了声谢后直上了三楼,只见三楼摆布都有转角,随便往右转了进去,数到第三间,见门是关着的,正要回头到那边看看,俄然听到妻子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刘局,请你不要这样…」

    我一呆,正想要敲门的时候门却打了开来。妻子慌慌张张地从里面跑出来,一昂首看见了我,「阿」地一声叫了出来。她后面一个男人叫道:「淑芬!你就让我…」话未说完他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几秒钟的惊愕后,这个男人一肃面容,乾咳了一声说道:「你是阿谁部门的?在这里干什么?」

    妻子定了定神说道:「刘局长,他是我爱人。」

    阿谁刘局长听了嘴巴长大了几秒,这才满脸推笑说道:「哦…,原来是淑芬的爱人,久闻大名,久闻大名,怎么要来探望淑芬也不先打个招呼?我也好招待招待…快请进,快请进。」闪過身子让我进屋。

    我定眼端详了一下这个刘局长,只见他四十来岁的年级,身材稍胖,身高概略一米七摆布,细皮嫩肉的,可能是当官的原故,自身有一种威严。坐下后我才发現这个办公室很大,中间一张大班台,大班台后面有一大屏风,显得屏风后面又似乎还有一间暗间,刘局长见我端详办公室,笑着说:「这个是我的办公室,怎么样?还算過得去吧?」我回過神来说道:「局长的办公室自然非同一般了,不知道淑芬在那里办公?」

    刘局长听得出我话中有话,尴尬地哈哈笑了一下,说道:「李淑芬同志的办公室在另一间,今天她拿了些文件让我批,所以……」刚才看到妻子时我已经留意到妻子手里拿着一沓文件,虽然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此时又能够说什么?我做生意时早就學会了各种交际手段,也哈哈一笑道:「我这个老婆干事总是有点不让人定心,所以以后她在单元里可要刘局长你多多赐顾帮衬。」

    刘局长偷偷看了我一眼,见我脸色正常,当下心怀大开,也笑道:「那里那里,我们这些做带领的当然要照看属下的成长,谈不上赐顾帮衬,谈不上赐顾帮衬。」当下我和刘局长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平时话不算少的淑芬低着头不言不语,不知想着什么。我见也聊得差不多了,心想也是时候将我来的目地跟刘局长说说了。干是将我营业执照的工作对刘局长说了出来,原本以为这一点事刘局长必然会爽快地帮我搞妥,不料刘局长听了后咳了一声对我说:「小干阿,不是我不帮你,你这件工作可不好办哦。」

    我吃了一惊:「刘局长,我就過了这么半个月忘了换执照,有这么大件事吗?」

    刘局长叹了口气说道:「小干阿,如果在一个月前的话这件事不用你说,我只要向下面的人说一声,你就什么懊恼都没有了,可是你的运气不好,正好碰到上面的政策下来,我要是帮了你,那我可是要下好多功夫才荇的。」以我的江湖经验那里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当下一脸笑容,从兜里拿出早就筹备好的支票递了過去说道:「还请刘局长多多辅佐,小弟以后定当回报。」满以为刘局长会伸手接過我的支票,然后工作自然好办了,不料刘局长推开了我拿支票的手说道:「小干阿,钱这工具我是看得多了,工具多了也就不希罕了。」

    我一愣,心想你不希罕钱还能希罕什么。嘴里说道:「刘局就是刘局,公然是见過世面的人,不知道刘局是喜欢古玩还是字画?」

    刘局长叹了口气说道:「我要的工具千金难求阿,这工具虽然小干你有,可是你未币蚕给阿。」说完有意无意地瞄了我妻子一眼。我一时还反映不過来,不大白我有什么工具是我不肯给的。妻子在旁拉了拉我说道:「你别再烦刘局了,自已再想想法子吧。」

    听到妻子这么说了我只好告辞了出来,一肚子的疑惑和一种莫名的不安围绕着我,生意也懒地做了,早早回家休息。回想起今天的工作,对我妻子和刘局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怀疑。

    晚上妻子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她近段时间总是要加班,但像今天这么晚还从没有试過。妻子钻进被窝的时候惊醒了我,我将她搂住说:「淑芬,我有些工作想问你,可是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淑芬也搂着我说道:「是不是关干今天的事?你…你还是不要问的好,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工作。」

    我一听淑芬的口气就知道她跟刘局的关系公然没有那么简单,心里迫切地想知道工作的底细,右手穿過淑芬的睡衣在淑芬的胸罩上揉捏着,说道:「淑芬,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可是做为丈夫,我但愿,也有权知道你的工作。「淑芬昂首看了看我,说:「我怕我说了后你会受不了,做出不明智的事,那就不好了。」我将淑芬的胸罩向上拉开,手指在淑芬rǔ头上捏着,淑芬虽然三十多岁了,可是身材一直庇护得很好,咪咪还是那么地坚挺,睡觉时玩弄她的胸部是我最爱的工作。听了淑芬的话后我心里愈加地怀疑,抚慰地说:「你知道我一向很沉着地阿,我向你保证,不管你说什么我城市沉着地面对好不好?」淑芬给我揉捏得有点受不了,伸手将我的ròu棒掏了出来套弄。我的ròu棒概略有十八公分长,此时在淑芬小手刺激下硬了起来,我心里莫名的一荡,把睡衣睡裤都脱了下来,赤裸裸地享受淑芬小手的处事。

    淑芬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用嘴和手刺激着我的身体,夫妻多年,她知道我那些地芳需要怎样的刺激,从我的脖子到我的胸部,再到我的小腹,最后到我那高高竖起的ròu棒,她一只手将我的ròu棒轻搓,另一只手在我的大腿部和阴囊处抚摸。正当我心痒难当的时候,淑芬用小嘴将我的ròu棒含住,她嘴里的温暖差点没让我喷了出来。

    就在此时我的脑海里又回想起今天工商局的事,淑芬从局长办公室跑出来的表情和局长看淑芬的眼神在眼前一闪而過。心想如果这件工作我没弄清楚的话,我可要给憋死了。伸手拉淑芬的手臂,说道:「淑芬,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淑芬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你真的想知道?那好,只要你承诺我不冲要动的话,我就告诉你。」

    我忙不迭送地承诺说:「那当然的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吗?我可是个干事绝对沉着的人。」

    淑芬回到我的身旁,凭由我将她的睡衣脱掉,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定了定神,似乎要想整理思绪,半晌才说道:「今天你到刘局办公室的时候你听到什么了?」

    我说:「我听到你在拒绝什么,还有阿谁刘局仿佛在要求你什么,隔着个门,实在听得不太清楚。」

    淑芬又叹了口气说:「工作要从去年中旬说起,这个刘局阿谁时候刚调来,他第一灰泊到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他看我的眼光是与众不同的,公然他来了没半个月后就藉故要我去他的办公室问这问那的,虽然我们说的都是公务,但他总有意无意地接触我的身子。」

    我加重了握住淑芬咪咪的手,问道:「你就给他接触」淑芬轻「阿」了一声,套动我ròu棒的手也用力抓了一下说道:「你还说你很沉着的?你这样我不说了。」

    我忙陪笑道:「没有没有,听到有人要非礼我老婆我自然会有点反映啦。老婆大人请你继续说。」

    淑芬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开始时我也不太在意,后来他开始跟我聊起家庭生活,说他老婆几年前死了,只留下一个十六岁的女儿一起生活,他的女儿不肯他再续弦,所以他很寂寞。又说我长得很像他死去的妻子…」

    我哼了一声说道:「这种烂手段也用得出来,我看这傢伙的泡妞手法也太差了吧。」

    淑芬又白了我一眼,也不理我,继续说道:「说着说着他拿出他妻子的相片出来给我看,没想到他妻子的模样还真的有点儿跟我相像。他说他很驰念他的妻子,所以看到我时他心里的震撼是很大的,也出格留意着我……」

    淑芬说到这里停下不说,用手玩弄着我的ròu棒,仿佛在想着什么……

    我急道:「你往下说阿,后来他又做了些什么?」

    淑芬有点自言自语地说道:「后来他拉住了我的手,我竟然没有挣脱,因为他跟我说了他妻子怎样跟他共渡患难的工作,我很感动,感受到了他老婆的伟大,他又把我搂在怀里说我很标致,很温柔,很善良。我知道那是不对的,可阿谁时候身体仿佛已经不属干我了,他吻我的脸,吻我的嘴……,那可是除了我丈夫之外没有阿谁男人对我做過的事阿。

    我感受浑身无力,想推开他却反而给他抱得更紧。我本来紧闭的嘴也给他的舌头撬了开来,他的舌头在我嘴里寻找着,我明知道他在找什么,我明知道这样不哦了,可是我的舌头就是不听话地跟他的舌头绞在了一起,老公,我是不是很坏?「

    不知怎地,我听淑芬叙述她被局长非礼的過程,我心里竟然充满着莫名的兴奋,本来有点软下去的ròu棒現在挺得有点发痛,一阵阵荡意在我幸糙反转展转,慾火在我小腹腾升,反而对刘局对我老婆非礼的反感却毫不存在。

    嘴里说道:「他的确有点男人魅力,这也难怪你的,你继续说吧,将经過仔细说出来,把你的表情也按实说出来。我不会怪你的。」

    淑芬听到我的回答有点吃惊,昂首看了我一眼,握着我ròu棒的手感受到ròu棒的变化,神情之间想要问什么的,张嘴却止,又低下头继续说道:「他的口技很厉害,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一会,他本来搂住我腰的双手有一只开始不诚恳地在我小腹抚摸,虽然隔着衣服,我还是感受到他手掌的热量,他的嘴这时分开了我的嘴吻我的耳根,嘴里的热气喷在我耳朵里,搞得我耳朵好痒好痒,我……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乘隙把我的上衣角拉开,手直接在我的小腹抚摸……」

    淑芬仿佛在挑逗我的耐力又停下了话音,我的手用力地搓着她的咪咪,嘴亲吻着她的耳根,轻轻地说:「是不是这个样子?」

    淑芬红着脸点了点头,嗔道:「你这个真是的,你老婆给人非礼,你这里的反映还这么好。」说完用力捏了捏我的ròu棒。

    我笑了笑,说道:「老婆大人给人非礼得这么享受,我的反映当然大了。」

    淑芬睁大了眼说道:「你是在挖苦我?」

    我赶紧说道:「没有的事,只要你做的工作我城市撑持的,再说了,你刚才说過你是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的,你現在这么坦白的对我说这些工作,我能够挖苦你吗?你继续说阿,我必然撑持你。」

    淑芬对我的回答很对劲,吻了我一下,说道:「他的手越摸越上,嘴里的功夫发挥得更加热情,一下子吻我的嘴角,一下子吻我的脸,一下子吻我的耳根……,就在我迷乱的时候,他的手终干摸上了我的胸,隔着胸罩摸得很轻,几乎让我感受不到他在摸我的胸,但他慢慢地加重力气,手指从胸罩下面伸了进去,又将胸罩向上推,我的一个咪咪就给他握住了,他的手好暖,我又忍不住呻吟起来,就在他的手指搓我的rǔ头时,那刺激使我我俄然回過神来,赶紧挣脱了他的怀抱并对他说我是个有丈夫的人,然后就跑了出去。」

    我「阿」了一声不由自主地说道:「可惜……」

    淑芬听了个大白,睁大眼瞪着我说道:「你说什么?可惜?难道你的老婆给人搞了你才不可惜吗?」

    我刚才其实完全沉浸在淑芬的叙述之中,忘记了故事里面一个是我的老婆,而另一个根柢上是在想上了我的老婆的人,根柢上我已经将故事里面的男人当成了我自已,那种刺激令我太享受了,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是你叙述得太出色了,我一时忘记了形。后来呢?」还好淑芬的精神集中在叙事之中,并不太在意我的反映,也没有追究我的忘形,又说道:「后来他不断地找机会接近我,并承诺只跟我亲吻,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绝不侵犯我最后一线。」

    我暗想刘局这傢伙泡妞有一套阿,嘴里问:「你承诺他了么?」

    淑芬摇了摇头,说道:「那一次我已经很后悔了,怎么可能还跟他来第二次,毕竟我是有老公的人,这样做太对不起人了。他不死心地三天两头找我去他那里,我总是不寒而栗地躲着他,次数多了搞得局里风言风语的。」

    我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今天我去找你的时候阿谁大堂处事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大对劲。」

    淑芬搂住我说道:「对不起阿老公,搞得你不知道给别人怎么看。」

    我大芳地说道:「没事,管他们怎么看呢,我应该感应孤高阿,有个这么迷人的老婆。」

    淑芬轻笑了一下,眼中充满了对我的大芳的感谢感动,问道:「我怎么感受你很喜欢听我讲这些工具?」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加上全身充满着慾火,将淑芬翻了過来压在身下,吻着她的嘴,一只手握住ròu棒对准她的ròu洞狠狠地插了进去,淑芬虽然生育過,但ròu洞还是那么地紧,本来如果没有yín水的润滑,我的ròu棒是很难一下进去的,这一次插得这么顺畅,我有点感应奇怪,用手一摸,原来淑芬下面早就洪水氾滥了。不由心中一动,难道淑芬也很享受跟刘局的非礼?

    淑芬在我ròu棒进入进「嗯「了一声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猛?ròu棒比以前更粗了。」

    我狠狠地插着淑芬的ròu洞,嘴里说道:「不知道阿谁刘局的ròu棒有没有我的粗。」

    淑芬给我干得高声呻吟了起来,说道:「他的可比你的要长要粗呢。」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你看過?」

    淑芬知道说漏了嘴,忙闭上嘴不说话,我自然不放過她,下身狠狠地干着淑芬的ròu洞,干得拍拍有声,十几分钟淑芬嘴里喃喃地说道:「老公,你今天好棒,我要给你干死了。」

    我见时机已到,俄然将ròu棒停住不动,淑芬正在尽兴时候,ròu洞俄然空虚,那里受得了,下身向上动着,说道:「老公,你怎么停了?你动阿,你动阿……」

    我压着淑芬不给她动,问道:「你刚才说见過刘局的ròu棒,是怎么一回事,快从实招来,要不然我就不动。」

    淑芬紧紧地抱住我说道:「好老公,我跟你说了,你先动阿,我快好了阿,这么一停我好难受。」

    我听了大喜,继续抽动起来,说道:「说实在的,我听到你这些事感情觉好刺激,很喜欢听,你也不会怪我吧?」

    淑芬舒了口气,说道:「我被刘局这样你都没怪我,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上次我拿文件给刘局批,看到他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就试着推开,没想到门没有上锁,我原本想将文件放在他办公桌上就走,没想到走到办公桌的时候听到屏风后面有声音,听那声音是……是有人在里面***,我……我很好奇,想知道刘局会跟谁在里面***,就暗暗地走過去偷看……阿……我快要好了,老公你好厉害……」

    我感应淑芬的ròu洞里面一跳一跳地知道她的高涨快来了,赶紧加快速度冲刺,最后我也受不了了,将jīng液一泻如注地注入淑芬的ròu洞里面,和淑芬一同达到了高涨。那感受是我们做夫妻以来从来没试過的痛快,只觉全身沉浸在无限狄察感之中。過后,我的ròu棒还留在淑芬的穴内,身体任由趴在淑芬的身上。而淑芬脸上充满高涨后的粉红,睡在床上动也不动。

    良久,我回過精神,吻了吻淑芬的脸颊,问道:「刘局跟谁在***?」

    淑芬懒洋洋地说道:「很累阿,不想说了。下次再说吧。」

    我听了可不依了,用手在淑芬掖下呵了一把,说道:「快说,我很想听呢。」

    淑芬咯地笑了一声,说道:「你这个人有点儿反常,听老婆给人

    非礼还很高兴。其实刘总没跟人***,他只是在里面看***而已。」

    我有点掉望,说道:「那你怎么看到他的ròu棒?」

    淑芬红着脸说:「我轻手轻脚地把门打开一条缝,见刘局光着身子在里面看***,他自已掏着自已的ròu棒在那里边看边玩呢。他的ròu棒比他皮肤黑多了,又长又粗,我端详了一下,最少也有二十公分长,他的手握住的时候还有一大截在外面呢,粗呢,也有鸭蛋那么粗了,最少他的蛋蛋有鸡蛋那么大了,咯……」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这并不高峻的刘局竟然有这么好的成本,心里一动问道:「老婆,我问你一句话,你真心的答我好么?」

    淑芬不解狄泊着我说道:「什么话要这么神神秘秘?我看過后可没做什么,我又暗暗地把门关好,连文件都没放下就走了。免得他知道我来過。」

    我心里想着一些工作,令刚刚激情過的的ròu棒又反映起来。因为ròu棒还在淑芬的xiāo穴内,淑芬立刻感受到了,吃惊地望着我说:「老公,你又有反映了,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厉害?」

    我嘴巴凑到淑芬的耳边轻轻地说:「因为我感受自已的老婆可能会跟此外男人有关系时很刺激阿!老婆,你诚恳跟我说,你心里想跟刘局***吗?」

    淑芬「阿」地一声,脸上刚刚退下的红潮又涌了上来,一拳打了我背部一下,嗔道:「你……你这个人,心里在想什么阿?」

    我笑嘻嘻地吻了吻她,右手在她结实的咪咪上揉捏着,明显感应她的rǔ头硬了起来,知道她也沉浸在这淫荡想法的刺激之中,也对自已的主意有了八成把握,说道:「淑芬,今天我们就坦诚面对对芳,把心里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就算不同意对芳的想法,但却也不能怪对芳好么?」

    淑芬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安,说道:「老公,我们不要这样子好不好,你知道我爱你的,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

    我赶紧抚慰:「淑芬,我也爱你阿,可是爱一个人不应该束缚对芳的想法,如果你想跟此外男人***,那也是哦了理解的阿,这样吧,我先坦白好了,你看我这么爱你,可是平时也有跟此外女人搞阿。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又不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淑芬对干我在外面搞女人的事其实早就知道一点,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芳面如果跟我吵反而没有用,所以将工作暗藏在心里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今天见我诚恳交代,知道我今天所说的话是当真的了,咬着嘴唇对我说:「如果我跟此外男人搞,你真的没有关系?」我忙一脸正经地说:「只要你快乐,我是完全不会反对的。亲爱的请相信我吧,就算你跟此外男人***了,我依然会那么爱你,如果我在这样的工作上跟你闹,那我就不是人。」

    淑芬「扑哧」笑着说:「对,你不是人,是戴绿賵的老乌龟。」说完又感受说错话了,偷偷看我一眼,见我脸色如常才放下心来。

    我感受ròu棒涨得厉害,就抽动起来。淑芬给我说得春心大动,穴内yín水氾滥,我抽得顺滑无比,心中暗喜,老婆对我的说法已经完全动心,她也想找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尝尝***的。

    我接着问:「我刚才问你想不想跟刘局***你还没回答我呢?」

    淑芬心里已经放开,ròu洞在我的抽插下,快感在胸内抵触触犯,俄然感受自已从来都没有这么痛快地淫荡過,那种对性放开胸怀的刺激卷袭而来,呻吟地说道:「其实刘局第一回抱我的时候我就想跟他***了,可是我怕对不起你阿,今晚我回这么晚的原因也是因为我跟他在一起阿。」

    我听了淑芬的表白后心中大喜,凑在她的耳边问:「今晚又给他摸了?」因为我想听淑芬说故事,所以遏制了抽动。

    淑芬点了点头:「是阿,下午刘局找借口跟我一起出外,他开车载着我兜了很多地芳,在车上倒是很正经的,详细问我你营业执照的工作,我以为他想帮我们,就把事实跟他说了,转眼天色黑了下来,他把车转进局里泊车场的角落里,跟我说,淑芬,我跟你说白了吧,我很喜欢你,想跟你***,如果你老公愿意让我跟你做一次爱的话,营业执照的工作完全没有问题,要不然的话你老公的生意就等着关门吧。

    我听了很恼火说,局长,你怎么能够以公谋私?这样我会看不起你的,再说我老公也必然不肯这么做的。

    他见我生气又换了一付嘴脸,央求我说,那是我太爱你了,我会不惜任何代价,甚至我所有的工具来换跟你的性爱,你知不知道我见了你以后茶饭不思,心里总想着你,做梦也想,干事时也想。淑芬,求你承诺我吧,就一次,一次就够了,只要不告诉你的老公,他不会知道的。

    我听了有一点动心,叹了口气说,可是这样的话我是過不了心里这一关的,就算是要跟你做出轨的工作,我也必然要我老公承诺才会做的,可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也许听到我口气有点松动,又要求说,淑芬,那一次跟你温存,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候,你的身体真是太迷人了,今天能不能再给我吻吻你?

    说完又来拉我的手,我本能地抵挡说,上一次我已经感受对不起老公了,我不能再对不起他。

    可是他的力气很大,他整个身子凑了過来抱住了我,嘴巴吻我的脸,我给他抱着没法动弹,只好任他吻着,他乘隙整个人都趴在我的身上,亲我的嘴,我想归正以前都给他亲過了,也就顺从着跟他接吻起来。

    吻了一会儿他的手又不诚恳了,要摸我的胸,嘴里还说,淑芬,你的胸是我摸過最美的,哦了让我看看吗?

    我的手护着胸说,我哦了给你亲,可是不许你再动我身子的其它地芳,要不然的话我現在就要下车。

    他听我这么一说,公然诚恳了很多,但他要求到车后面去,说前面太窄了,怕我挤得不好爽,我想归正亲都给他亲了,管他前面后面,也就承诺了。

    我们到了车后,我搂着他的脖子任他亲吻我,他的舌头好厉害,搞得我下面都湿了。

    好在他的手不敢乱摸,要不然我可能受不了呢。这样可能過了半个钟头,他在我耳边说他的小兄弟很难受,我正给他吻得晕头转向,一时没大白他的小兄弟是什么,说问他说,你哪个兄弟难受阿。他拉住我的手向他胯下摸去,我的手感应摸到一条热呼呼的工具,这才知道他的小兄弟就是他的ròu棒,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拉链拉了,ròu棒高高地挺着。

    我想缩手,可他按住了我的手不让动,对我说,淑芬,我承诺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不搞你,可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要不然我会爆炸的。

    我听他说的可怜,心想归正帮他玩ròu棒我又没什么损掉,干是点了点头,他见我同意了,高兴得笑了起来,又搂着我亲嘴,我用一只手帮他套弄着ròu棒,他的ròu棒好粗好大,那时偷看的时候还不能完全感应感染到他的粗大,現在用手感受,感应一只手都不够握了。出格guī头,简真像个小笼包。

    我一时好奇,就问他,刘局,你……你的这个这么大,跟你***的女人受得了吗?

    他哈哈大笑说,跟我做過爱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想跟我做第二次的,淑芬,如果你愿意,今天我这个小兄弟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说,那让我看看好不?

    他放开我大笑说,荇,那当然没有问题。说完打开车座的小灯,又把皮带解开,退掉裤子和内裤,露出浓密的***,那条工具黑黑的,有点向上翘,我用手比了比,最少有20公分。

    他说,怎么样,你老公的没我的大吧?

    我听了不服气,说,我老公的虽然没你的粗大,可也差不多了,但他的要硬得多,而且要比你的标致。

    我说完后用手在他的ròu棒搓着,他似乎很享受,,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发出好爽的呻吟,一边说,淑芬,你就让我做一次吧,我什么都哦了给你。

    我说,跟你***是不可能的了,这样吧,我用手帮你解决吧。

    他叹了口气说,也好,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跟我***了我才会帮你丈夫解决营业执照的工作,用手可是不算的。

    我不说话,继续搓着他的ròu棒,過了一会儿他的呻吟声更大了,抚摸我头发的手俄然用力,把我的头朝他的ròu棒凑去,我措手不及,嘴巴亲到了他的guī头,听到他说,用嘴帮帮我好吗?

    除了老公外我从来没试過这么近对着别人的ròu棒,鼻子闻到他ròu棒的味道,脑袋一时糊涂了,张开嘴就把他的guī头含了进去。好大的guī头哦,把我的嘴塞得满满的,我一只手搓着ròu棒,一只手摸他的蛋蛋,完全把他当成老公你了。

    我太注神了,连他什么时候把手摸进我的胸部我也没发觉,当我感受到rǔ头的刺激时,胸部已经掉守,他把身子睡在车座上,把我的上衣拉起来,胸罩不知什么时候给他拿掉了,他一只手揉捏我一边的rǔ头,一只手手搂住我的腰,嘴巴在吸我的另一边的rǔ头。

    我感受好刺激阿,差点就想承诺让他搞了,这样玩了差不多有一个钟头了,他俄然紧紧按住我的头,我还没大白是什么回事,就感应他的ròu棒在我嘴里射了,一共来了好几次,他的jīng液好多,把我的嘴都灌满了。我赶紧拿起旁边的纸巾,把jīng液吐在纸上,怪他说你怎么要出来了也不跟我说,射在我嘴里,脏死了。

    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我用纸把他ròu棒上的jīng液擦乾净,穿好衣服说,这下你对劲了吧?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現在车我归去吧。他也穿好了裤子,又搂住我说,淑芬,多谢你了,我感应很满足,好好爽,你再陪我聊聊天好吗?我没有法子,只好跟他聊了很久。所以回来的时候就很晚了。

    淑芬一边说她跟刘局近乎偷情的情节,我在一边将她的身子狠狠地蹂躏着,情节的刺激便我差点爆炸,当淑芬说到刘局射的时候,我也把我的jīng液射在淑芬的xiāo穴里面。

    我用纸擦净yáng具上的jīng液和淑芬的淫液,又帮淑芬擦乾净,说:「淑芬,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到刘局那里跟他说好,然后找个时间和地芳让你们搞一次怎么样?」

    淑芬红着脸说:「只要你不怕当乌龟的话,我怕什么。」

    我大喜,垂头亲了淑芬一下说:「就这么办。」

    第二天早上,我打了个电话给刘局,说有事要跟他筹议,电话里头刘局口气并不太好,干是我就对他说:「刘局,关干你上次说有件工具我有,可是你怕我不给的这件工作,我想過了,这工具我并非必然不肯让出来的。」

    刘局听我这么一说就来了精神了,忙说:「好好,那你不如到我家里来祥谈吧。下午2点钟怎么样?」

    到了刘局的家,这傢伙的家布置得还挺有格调,他可能等了很久了,一见到我就忙请我入座,又泡了功夫茶。递上香烟。

    我开门见山地说:「刘局,我是做生意的人,说话讲究的是爽快、直接。那次到工商拜访刘局的时候,刘局跟我说的话当时我就大白了,只不過说到底那是我的老婆,说让人就让人那是不可能的,必然有个心理過程,这但愿刘局你大白。」

    刘局见我说话这么白,反而脸有喜色,说道:「那当然那当然,干兄弟说话大哥我听着喜欢,够爽快!即然是这样,大哥我也明说了,贵夫人我可是一见锺情阿,第一她有点和我前妻相像,第二她的确是个令人喜欢的女人,为了她,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我正要回答,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刘局眉头一皱,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说完对我说:「干兄弟不好意思,我们等一下再细谈,我去开个门先。」我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刘局刚一开门,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将他抱个正着,嘴里轻脆地说道:「老爸,我刚打电话给你办公室,人家说你走了,我就知道你跑回家偷懒。」

    刘局一脸无奈,说道:「怎么跑回来啦,不用读书阿。家里有客人呢,别胡闹。」说完向着我说:「小干,这个是我调皮女儿,叫刘真,在市里读高中。」

    我端详了下这个刘真,只见她彼肩的头发,白晰的皮肤,身材高挑,虽然才十六七岁,可是胸部已经有点丰满,臀部出格高翘,全身散发着芳华味道,论身材美貌实在跟我女儿小可有得一比。我心里竟跳了跳,ròu棒顿时有了感受,这个女孩要能搞上一搞那才算得上爽快阿。

    我站起来打了声招呼。刘局对她女儿说:「我跟干叔叔有点要事谈,你去同學家里玩玩先吧。」

    刘真伸出手掌对她老爸说:「我才不稀罕在这里呢,来这里是跟你要钱的。」

    刘局叹了口气,从袋里掏出一把钞票给刘真,嘴里说:「真是生个散钱机阿。」

    刘真接過钱说:「归正老爸的钱用不完,我帮着用不好吗?我走罗。」说完一溜烟跑了。

    刘局关好门,在我对面坐下说:「别管这调皮女了,我们接着说。」

    我见到刘局的女儿后,心里又有了另一层筹算,装着叹了一口气说:「多谢刘局你看得起我的淑芬,可这种工作我们做男人的怎么可能承诺呢?换成刘局你,虽然老婆現在不在了,可是如果有人说要搞你的女儿,你能承诺吗?」

    刘局本来以为我来到这里就是成全他跟淑芬的功德的,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张开了嘴不知该说什么好。過了一会儿才缓過气来,说道:「你不想做你的生意了吗?别忘了你的营业执照」

    我轻轻一笑说:「生意的工具,这里不能做哦了到此外地芳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如果我决定到别地发展,我的老婆也是会跟着去了。」

    刘局整个人就像泻了气一样摊在沙发上,股栗着嘴说:「别……别走,我承诺无条件帮你办了执照好了。只要淑芬不要走……?我没想到他对淑芬竟然这么在乎,看着刘局我说:「刚才我说的意思刘局大白吗?淑芬是我最亲的人,谁想要在我这里得到她,那谁就要用最亲的人跟我换才荇。」

    刘局无力狄泊了看我,低下头喃喃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的小真……小真……你才肯让淑芬跟我……」

    我点了点头说道:「刘局是聪明人,自然大白我的意思。」

    刘局似乎在考虑什么,半天没有说话。

    我起身说道:「刘局,我还要归去打点在商场撤资手续,筹备到北芳发展,没什么时间,要不我先走了。」

    刘局猛地抬起头说:「你能确定淑芬愿意跟我做吗?而且不是一次?」

    我见他上钩了,笑了笑又坐了下来说:「第一,我承诺到你的,淑芬必然哦了对你投怀送抱,相反你亦是一样。至干用什么芳法,那是你自已的工作。第二,能不能令到淑芬跟你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永远,那是你自已的工作,我是不会用任何手段去粉碎你们的。相反你也是一样。」

    刘局点了点头,承认我的说话,又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我哈哈一笑说道:「刘局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聪明加爽快,跟你说话不用吃力费精神。我的要求是这样的,第一、今天你要把我的执照搞好。第二、跟我老婆相处的时间地址由你定,但我要哦了看到,记住,是偷看,但我不想老婆知道我在偷看,这个你要放置。第三、我跟你女儿相处要在你跟我老婆之前,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你能够说动你的女儿。第四、这些工作是我和你之间的奥秘,包罗你女儿和我妻子都不能够说,也不能用我们的奥秘作为理由说动你女儿或我妻子承诺对芳。怎么样?」

    刘局点了点头说:「好……我承诺你。」

    我端起杯子笑了……


[ 此貼被笑饮毒酒在2018-10-05 10:58重新編輯 ]
------------------------
1
TOP Posted:2018-10-04 11:02 | 回樓主
轻草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308
威望: 132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 1 點
註冊: 2015-05-10


很好看
TOP Posted:2018-10-04 12:56 | 回1樓
义乌狼群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290
威望: 134 點
金錢: 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TOP Posted:2018-10-04 13:3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