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人妖只有两个洞(草榴原创首发)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人妖只有两个洞(草榴原创首发)
bsodnams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74
威望: 30 點
金錢: 29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18


人妖只有两个洞(草榴原创首发)



本帖被 Diss 從 技術討論區 移動到本區(2018-09-29)
早晨起来,看到昨天深夜许怡婷给我发的微信语音:“崧哥哥,你好久都没操过我了,好想你啊”

这小婊子,又发骚了。想起两周前和她翻云覆雨的场面,她曼妙的身姿在我脑海浮现,我的鸡巴坚硬如铁,涨得难受。于是回复她:“今晚就去操你。”

起床上班,抽空玩手机时看到怡婷给我回复:“好好好,洗白白等你哦。”

我顺手到携程定了个酒店,然后照例给她发了个888.88的红包做定金。圈内习惯,如果要约p,zn一般给ts发个红包做定金,低的有几百,高的有几千。怡婷收了红包,发来一个惊恐的表情,语音说:“崧哥哥,你们几个人呀?”

我一愣,往常都是我一个人去操她,怎么今天问我几个人。我记忆中没有和怡婷玩过多p啊!再一看以往的聊天记录才发现,以前几次操她,给的定金都是666.66,今天多了两百块,怡婷以为我要玩多人的。我回了个坏笑的表情,不再理会她。

下午的时候,老彪给我发微信:“在不?”这个淫棍,无事不登三宝殿,找我肯定是约局。我说:“有屁就放,几点,在哪?”他哈哈大笑:“果然是一起扛过枪的兄弟。9点在缪斯,约了葛丽丽,还有她的几个闺蜜。”我一听葛丽丽,有点胆寒,这个大姐坐地能吸土,老彪精虫上脑怎么敢去招惹她。葛丽丽和她的闺蜜都是硬茬,被她们玩过,我的鸡巴还能用吗?我谢绝了老彪的邀请:“晚上约了炮友,省着点力气,葛丽丽我人叠不住,兄弟你行你上。”“人叠不住”是我们这的方言,葛丽丽的彪悍不是普通话的形容词能精确描述的。本文不写葛丽丽,这女子也是个奇葩,改天再写她。

老彪好奇:“你约的哪个炮友啊?”

我说:“ts圈的,你不认识。”

老彪说:“你太看不起我了,我彪某鸡鸭鹅通吃,当年也是在芭提雅操出名声的,不管你约的哪个小妖精,老子绝对爆过。”

我把怡婷的微信头像转发给老彪,他立刻回复:“爆过她。”

“那你说她叫啥?”

“许怡婷,卵蛋切了,鸡巴没切,腰上纹了条蛇。”

“牛逼,果然是老司机。”

老彪说:“晚上你们在哪,我会完葛丽丽就来助阵。”

我惊叹彪哥的吹牛的本领,回复了一个定位,再补两个表情包:“有种你来”和“放学操场见”。

我对怡婷发微信:“你个乌鸦嘴。”

她问为什么,我说:“晚上3p,你等着吧。”

她发来一个狂喜的表情,这骚货!

下班后给怡婷打电话,约她吃牛排。怡婷很有职业素养,回复说一般晚上要约炮就不吃饭,只下午吃一点水果。这也难怪,我也不想把她操出屎。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去餐厅,我吃点东西,她陪我喝点,然后看个电影,逛逛街。反正我俩都没事情。

一般我不轻易带人妖伪街,有的男相太明显,路人会投来惊异的目光。怡婷从小吃药,身材保养得很好,婀娜多姿,又练了很久的伪声,唱歌不错。我们到万达找了一家美式餐厅,我要了个牛排,她只象征性吃了一点蔬菜沙拉。我倒是很需要吃点肉,一方面晚上要出力气,另一方面上班很累,中午也没吃好。怡婷一脸花痴地看我狼吞虎咽,我抬头看她,她就抿着嘴笑。

吃过饭我们在万达逛了逛,穿着衣服的怡婷倒也文静优雅,不像床上那般淫荡。我心情不错,给她买了一条裙子。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心中暗暗叹息,可惜是个带把的女人,否则和她正经谈个恋爱也挺好。突然想起怡婷其实是有男朋友的,也是圈里人,就问她刘总最近怎么样。她顿时变得闷闷不乐:“别提了,那是个禽兽。”

我心想其实我也是个禽兽,我和老刘都是一路人。还好我和许怡婷只是炮友,万一真的成了男女朋友,她也会挽着别的男人逛街,吊着眼泪骂:“杰崧是个禽兽。”

我们去万达楼上随便看了个电影,姜文的邪不压正。许晴色诱彭于晏的那个镜头出现时,怡婷无比羡慕地说:“女人的胯真好。”怡婷的身材在本地ts圈里是顶尖的,但她还是很不满意自己的胯窄。我也被许晴撩的神魂颠倒,抚摸许怡婷的大腿说:“我这个许晴比银幕上的还骚。没准你们是亲戚呢。”

“是亲戚。”许怡婷说,“我也是土家族。八竿子打得着。”

我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怡婷的脸蛋,还真别说,和许晴有三分相似。

酒店离万达不远,我就没开车,我们溜达到酒店。进了房间,怡婷问:“另一个人呢?”

我才想起老彪,便给老彪打了个视频通话,怡婷好奇地问:“我看看认识不。”侧过头一看屏幕就笑了:“原来是他呀,这个禽兽。你怎么和这种人混在一起。”视频半天接不通,我说不管了,估计已经喝得爬不起来了,今天3p没戏。我问怡婷怎么认识老彪,她狠狠地说:“那个王八蛋老刘经常喊他的朋友一起来操我,这个老彪也来过几次。”

我说你看到我和刘总、彪哥都是一路货色,是不是挺失望的。她说有点。

于是废话不多说,我们脱衣服开操。我取出准备好的两盒安全套,各拆开一个,把肛交套递给她,让她给我戴上。我们头尾相续地为对方褪下内裤,我的鸡巴早就硬得像根棍子,迫不及待地从内裤里弹出来,带着一丝粘液甩在她脸上。怡婷看到鸡巴顿时狂热起来,迫不及待地把套套含在嘴里,用嘴给我戴套。怡婷的小鸡鸡却还羞答答的半软半硬,我给她撸了一会,把口交套给她戴上。

我们69了一会儿,闻见她胯间隐隐有栀子花味,是我上次给她买的灌肠洗液的味道。问她要不要再灌一次。她说随便。一方面我想操得干净一点,毕竟不想见到屎。另一方面灌肠也是字母圈常玩的项目。于是我取出工具。怡婷看了一下,点点头。估计她怕我拿个用过的来给她用。我当着她的面拆封,也算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灌了两遍,她问我灌不,我说算了吧,我又不是受。我们回到床上。我取出手铐把她拷在床头,胯下垫一个小枕头,用传教士操她。双手轻轻按压她的小腹,用龟头插进她的后庭,慢慢探索寻找一个特殊的位置。每个人身体条件不一样,我和怡婷操过多次,也是反复摸索才找到她的F点。她微微呻吟着回应我下体的动作,直到我们找到合适的角度。又调整了几次枕头的位置,终于她发出销魂的呻吟,口中胡言乱语哼哼着什么。我也调整好姿势,均匀有节奏发力,用龟头摩擦她的那个点。她默契地用她的下体朝着我的方向耸动,努力迎合我的节奏。

我们交合了十几分钟,她的呻吟达到了巅峰,突然全身僵硬,双臂和双腿剧烈颤抖起来。我适时停止了抽插,用手按住她的双腿,免得她鸡巴乱晃。此时她的龟头极为敏感,任何不合时宜的触碰都会破坏高潮。我继续用龟头顶住她的前列腺,徐徐发力,等待了几十秒,她射精了。她的小鸡鸡半软不硬地举着,像水龙头一样释放出粘稠的液体,并不像阴茎高潮一样剧烈,而是像女性高潮一样持续而浑厚,这是典型的前列腺高潮。她的表情像呆住似的目光空洞,灵魂跑到了遥远的体外。

怡婷的睾丸很早以前就摘了,她的精液不像男人那样呈乳白色,而是像胶水一样无色透明,起初非常粘稠,后来渐渐变成稀薄。她的精液在小腹肆意流淌,在肚脐汇聚成浅浅一汪,又顺着腹部流淌到乳房,再从脖子流到床单上。她的高潮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直到精囊彻底榨干。她颤抖着,目光逐渐变得正常,好像灵魂回到了体内。我伸手从床沿拿起手机,拍摄了几张她腹部的狼藉,她笑着说:“崧哥哥,记得发给我。”

我继续抽插,她的呻吟变得不那么真诚,带有职业性的淫荡。我拔出阴茎,摘掉肛交套,换了个口交套戴上,跨立在她胸前。她默契地张开嘴,努力为我吮吸。在她精湛的口技下,我很快达到了高潮的边缘,示意她停下。她知道我喜欢颜射,乖巧地抬起脸,眼巴巴地看着我的鸡巴。我摘掉套子,快速撸管,瞄准她精致的面容,低沉地吼了一声,让精液涂满她的嘴唇、脸蛋、眼睑、额头。她像个维纳斯的雕塑稳稳保持姿势,等我射完,打开手机,把这玉体横陈的香艳场景拍成小视频,她才睁开眼睛。我解开手铐,她扯了纸巾清理,开心地说:“好久没被哥哥这么操过了,太爽了。”

我看她射精量很大,问多久没被操过,她说自从上次我操过她,她一直素着。我不信,分明记得群里狼友发过她的照片,问:“不是有个二十公分的托马斯操过你吗?前两天还看群里你俩在肆无忌惮地调情”

怡婷娇嗔道:“他光是几把大,只知道使劲往里捅,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哪有你细心。”

床上的话我从不当真,只当是怡婷被我操得舒服,又拿了钱,自然嘴上要甜一点,在别人床上她也要这么说。怡婷让我把照片和视频发给她,她自恋地欣赏了几遍,我说:“这么喜欢看自己呀?”她点头说:“回味无穷呀。”我说那我休息休息再操你一遍。

怡婷用美图秀秀修了修图,就把照片和小视频发到了本地ts的一个吃喝群,配了段语音:“姐妹们,我被一个大鸡巴操了,好舒服”。群里面有本市质量最高的十几个ts和七八个金主,我也在其中。不一会李甜甜和唐娜伊都发来语音:“好艳福啊,你被谁操了?”怡婷含着我的鸡巴自拍了一张,几个ts认出我鸡巴上的刺青花纹,纷纷喊道:“崧哥我也想被操。”连平时一向高冷的婧婧都艾特了我:“哪天有空一起吃个饭。”

扔下手机,我们相拥爱抚了一会儿。我点了一根事后烟,怡婷说她也想抽,我就把剩下半截烟给她。然后看电视。休息了一会,我鸡巴又有点恢复元气,便让怡婷帮我撸管,准备再来一局。这时手机响了,竟然是老彪发来的视频通话。

“崧哥在哪个房间,我们来了。”视频那头模模糊糊,背景是酒吧街,好像还有金夜。

“你们居然还活着!葛丽丽没榨干你俩吗?”我问。

“对!我们金枪不倒。”那边有个声音在喊,我猜可能是小金。

“老彪你这个禽兽竟然把小金子也教坏了。”我说。

金夜的脸凑了过来:“崧哥怎么猜出来我在?等我,我来助阵。”

“唉!你不是这个圈的,劝你小心一点,你做好心理准备。”。

怡婷娇笑着凑过来看屏幕,小金子看到怡婷大喊一声:“我操姐姐你真漂亮,比照片好看,姐姐你等着我来了。”

我说了酒店和房间号,视频挂断,怡婷说:“你这个坏蛋,带这么多人,我洞够操吗?我要是今晚死在这怎么办?”

我说那就你再喊个姐妹过来。她犹豫了一会,说算了,老娘豁出去了。“要加钱哦。”她说。我知道她缺钱,因为怡婷一直在攒钱去泰国做手术,前段时间傍了个刘总,原以为可以让刘总赞助给她做手术,但是刘总偏偏喜好带把的女人,买包买鞋给钱都可以,但手术不让做,怡婷只好自己筹钱。我也不是什么大款,不敢问怡婷还缺多少钱,怕她误以为我要包养她。有心要帮她,只好多操她几回,多给点小费。

我说你快点给我裹硬,免得等会朋友们来,看我软着要笑话。怡婷翻身跪在我腿边努力吸吮。

酒吧街不远,他们有车。不一会儿门铃声响起,我赤裸着去开门,怡婷躲进被窝,怯生生地露出个脑袋。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见到老彪子、小金子,竟然后面还有个壮汉,这不是洋子吗?我日!我哭笑不得:“你们这帮牲口!到底是打炮来的还是杀人来的!人家怡婷有几个洞够你们玩?”

三个醉汉嘻嘻哈哈,不由分说就挤了进来,怡婷尖叫一声缩进被子。


[ 此貼被bsodnams在2018-09-29 20:4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9-29 19:23 | 回樓主
一意医己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394
威望: 140 點
金錢: 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7-06


放个图呗
TOP Posted:2018-09-29 19:26 | 回1樓
榴芯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5211
威望: 522 點
金錢: 4111 USD
貢獻: 110 點
註冊: 2018-04-10

哈哈
TOP Posted:2018-09-29 19:3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