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狐仙女友--侍寝1~7节(全)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的狐仙女友--侍寝1~7节(全)
第四个橙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24
威望: 15 點
金錢: 2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8-09-23


我的狐仙女友--侍寝1~7节(全)



「早上好—— 耕太君—— 」
  漂亮的长发女孩身穿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她是我的学姐兼未婚妻,「源千鹤」,身高158公分的巨乳美少女,实际上是年龄超过400岁的妖狐,在我转学到薰风高校的首日就被她加了出去,得知了她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受到她的热烈告白。
  「耕太君—— 早上才做了这么些餐点,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千鹤走到我的身后,软绵绵的乳房挤在我的身后,还调皮的在我耳边吹着气。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身后的千鹤身上,下身在她的挑逗下竖起了小帐篷。
  「千鹤酱—— 我……我想要你……」强烈的刺激下,我忍不住转身抱住千鹤,向她说着,千鹤只是摇了摇头,抓起我的手放在她那对巨乳上,「千鹤现在还不能给你,耕太君,在等一阵子,等我回家乡获得传承后就可以了,到时……我在和你……」千鹤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每次提到这一块,千鹤就用这对巨乳来敷衍我,弄得我不上不下,只好去厕所自己解决。
  放暑假的前几天,千鹤一脸兴奋的对我说:「耕太君,家乡通知我回去呢,说是要考核我了—— 」千鹤的家乡是远在青丘之山的所在,那里不欢迎人类的进入,我只好呆在家里等待她的回来。
  在离开了千鹤之后,我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在外面闲逛着,有时候犹守望也会过来陪我聊天,不要被望酱的银发美少女的外表所骗倒,她也和千鹤一样,不属于人类的存在,望酱是名为狼的妖怪,趁着千鹤不注意时也对我做出过爱人宣言,千鹤每次看到她都是一副不爽的表情,看到望酱时都会挺胸走过,那是胸部很小的望酱所比不了的。
  一开始还每天都和我通电话,关于家乡的景象,还有自己所要接受的考验都会一一和我诉说,可能这几天比较忙碌,千鹤都没有给我来电,就这么一直和千鹤失去联系超过一个月之久了,位于青丘之国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开学也有一周左右了,虽然说千鹤的学习可以依靠法术来通过,但是也该和我多联系一下吧?
  这一天千鹤还是没有回来,放学路上我一个人孤独的走着,到家门口才发现有包快递寄到了这里。
  「给耕太君的爱的信?」拆开箱子,里面就放着一张光盘,上面写着这几句话,这么说是千鹤寄来的吗?
  「呀呵……恩,耕太君,还好吗?」光盘一开始,千鹤那熟悉的笑容就映入眼帘,太好了,千鹤酱看上去很有精神呢。
  「其实现在,我在某个温泉度假呢—— 」被千鹤一提,我才发现背景是热气腾腾的屋子,千鹤穿着性感暴露的泳装,微笑着对我说着。
  「那个……叔叔说了呢……顺利通过考验后……还要……还要学习一下成为新娘的……的……礼仪……」千鹤说到这里时有些喘气,脸上也染上一层潮红,「今天……叔叔要给千鹤……咿……不……不行了……明明是第一次……呀……咿……好猛……」
  千鹤,你在干什么,难道是和男人在……我看着不断痉挛着的千鹤,非常不安的想着。
  「哈……是的……千鹤正在和叔叔……学习……学习做爱的经验……抱歉了……耕太君—— 为了你而留着的处女……已经献给……叔叔了……」千鹤满脸潮红的仰着头,嘴巴张的大大的,舌头也伸了出来,唾液四溅的说着话。
  「为了自己的男朋友吗?我觉得这样还真是对不起他呢……作为交换……」陌生的男声响起,镜头也开始拉远,我最心爱的千鹤正坐在男人的身上,细细的带子根本就遮不住她的小穴,男人的粗大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到千鹤的阴道里,之前一直不让我插入的阴道正贪婪的吸允着那根肉棒,千鹤也不反抗,任凭男人搓揉那对丰满的乳房。
  「看到了吧,你的小女友很享受这种快感呢,作为提前给你破处的补偿,我就把她操到爽死为止吧,要原谅我啊!!」
  说完男子更加激烈的操着千鹤,心爱的女友也发出「嗯咿咿咿……」这种满足的呻吟声,无法抑制的快感充斥着千鹤的大脑,汁液横流的小穴也招呼着大鸡巴更加的深入。
  「千鹤,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里面毫无疑问就是我最爱的千鹤,只离开短短的一个月左右,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在青丘之国发生了什么事情。
  视频里那个男人还在操着千鹤,已经被做爱冲昏了头脑的女友也迎合着他,每一次下坐都更让鸡巴插到更深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男子说:「小千鹤,好好迎接我的精液吧!!」
  「不……不行……唯独这个是不可以的……射到外面……求求你……」精神恍惚的千鹤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了一些反应,但是男子根本不理会她的请求,大鸡巴死死的插进千鹤的阴道里,随着「哧哧」声,应该是完全设在我女友的体内了。
  「啊……啊……啊……」千鹤被射得全身颤抖,男子从千鹤的身下离开,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千鹤一人半蹲在地上,可爱的小脚趾高高的欠着,被男人操到无法合拢的小穴里也流出大量的精液。
  过了一会,千鹤终于缓过劲来,也顾不上收拾那白浊的下身,跑过来对着摄像说:「抱歉,耕太君……我被这个男人……被叔叔给狠狠的侵犯了……但是不要担心……为了耕太君我这三天会努力的……就算被叔叔的大鸡巴给不断地侵犯我也会加油的……耕太君……请等着我回来……」影片就到这里结束了,看完视频的我呆坐在电视前,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颤抖着打着千鹤的电话,从话筒里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颓然的放下电话,我考虑着该如何拯救我的女友,报警吗?虽然只有几个人知道千鹤的真实身份,如果报警的话,光是联络千鹤的家人都是个问题,千鹤只是自己从青丘之国跑出来玩,后来虽然伯母出来找过,在看到千鹤无恙的情况下也就回去了。否定了这一项,我决定明天去找望酱看看,身为狼妖的她应该知道怎么找到千鹤吧?
  第二天早上,学校里竟然没有看到犹守望的身影,再问了同学后才知道望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了,望酱不再,我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只能期待着小望赶紧回来。
  过了一周,小望还是没有回来,中间我也去过她的家里,得知她和族群去狩猎猎物了,快也要两周才能回来,我只好一个人回到家里,意外的是,在家门口又收到一个包裹。
  还是没有写寄信人是谁,我打开包裹,里面竟然是两张光盘,我心情激动的按下了播放键。
  影片里的场景像是在一间宾馆里,千鹤和她的妈妈:玉藻一起,穿着拉拉队的衣服,在不知羞耻的跳着舞,玉藻阿姨也穿着那身拉拉队服,身为狐妖一族,保养的非常完美,长长的头发盘成一团绑在脑后,比千鹤还要丰满的胸部随着舞蹈的动作上下飞舞着,在上衣的胸口处扯开两个口子,把她那对比木瓜还要大的奶子暴露出来,随着玉藻阿姨的晃动,两只大奶子也晃出一道道白色的液体。
  那是什么?玉藻阿姨怀孕了吗?看上去像是奶汁,我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身为狐妖一族,本来就不易怀孕,有的狐妖一辈子可能就产下一子,玉藻阿姨那个应该是眼花了。
  「不错哦,再给我淫荡地晃腰啊!」从影片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好……用玉藻的淫荡屁股舞让您这巨大鸡巴变硬哦—— 」玉藻阿姨满脸春意的说着,腰肢扭动,肥美的大屁股「啪啪」的撞着千鹤的翘臀,两人的拉拉队服明显小了好几号,千鹤的巨乳也紧贴在衣服上,两颗凸起的乳头预示着少女已经发情,下身的裙摆也短的可怜,连两人的屁股都遮不住,千鹤和玉藻阿姨那滴着淫汁的内裤都被人瞧的清清楚楚。
  「不错哦,玉藻酱,鸡巴变硬了……你快过来……」镜头转向说话的一边,一个黑色头发的中年男人赤裸着身子坐在榻榻米上喝着酒,下身挺立着一根超过20cm的巨大鸡巴,「是……的……」玉藻阿姨笑着走过去,脱下已经被淫液渗透了的内裤,跨坐在男人身上,长达20CM的大鸡巴直接插入了早已湿透了阴道里。
  「能为已经成为了妈妈的我变得硬硬的……我好高兴哦……嗯呜……嗯呜……」玉藻阿姨满意的坐在男人身上,性感的娇躯自己动了起来。
  「玉藻酱还很年轻漂亮,而且很淫荡的哦。」男人在玉藻阿姨身上摸来摸去,抓起一只巨乳吸了起来。
  「还是玉藻酱好啊,才被我操了两个多月就怀上了,千鹤什么时候能怀孕呢。」「啊……啊……好高兴啊……大人就好好的使用作为肉便器的玉藻吧—— 千鹤还小……多干几次就会怀孕的……啊啊啊……」玉藻阿姨被男人推倒在地上,撅起屁股迎合着男人。
  「千鹤……看着妈妈……妈妈就是被……被大人操到怀孕的……嘤……好爽……千鹤……快些过来……妈妈受不了大人的鸡巴了……」玉藻阿姨甩乱长发哀叫着,我看着千鹤妈妈的淫乱表现,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不可能,我竟然看着千鹤和玉藻阿姨被人强奸的样子兴奋起来。
  镜头里千鹤终于慢慢地走了过来,我还幻想着她能拒绝中年男人,没想到竟然走到玉藻阿姨的身边,搓揉起另一只巨乳来。
  「喔……千鹤……没错……继续的揉它……使劲的捏爆妈妈的奶子啊……在这间九尾泉里面泡着再被操一整个晚上的话……咿……呀……来啦……大人的精液……鸡巴汁在玉藻的淫乱肉壶里面噗噗地来啦……」男人的肉棒还没有拔出来,浓浓的精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我紧紧的盯着屏幕,看着玉藻阿姨兴奋的表情,纤细的手指堵住正不断流出精液的下体,流着口水说着:「大人……再……再来啊……恶臭的……浓郁的的精液啊……玉藻的肉壶还想要……」男子从玉藻阿姨身体里抽出肉棒,长长的鸡巴从美妇的肉穴中拔出,由于鸡巴过长深深的插入到子宫里,随着鸡巴的拔出还发出「啵」的一声。
  「不愧是老板娘呢,和她相比,千鹤你还有的学呢。」男子举起酒壶,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给我喝了。」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苦涩的酒味从男人嘴里散出来。  「呀……只……只有亲嘴要留给耕太君的啊……」千鹤咬紧牙根,摇头抗拒着。
  「咿……不……不行……」男人一把抓住千鹤的屁股,刚才和妈妈一起跳完贴臀舞,撞击的有些发红,男子大把的揉捏着,趁着千鹤的注意力在翘臀上,两人的嘴巴紧密的亲吻着,从千鹤的嘴里不时的流出透明的酒液。
  「嗯啊……好舒服的亲嘴……」灵活的舌头从千鹤鲜艳的小嘴中伸出来,渴望着被男人含在嘴里,「从来……从来不知道这样的……犯规啊……嘴里要比小穴还要舒服……脑袋一片空白了……啊啊啊啊啊啊……」千鹤的两腿间就好像决堤一样喷出一股股的淫水,舌头还在贪婪地和男人缠在一起,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亲吻了一会儿,男人抱起千鹤,大鸡巴隔着千鹤的蜜穴磨来抹去,薄薄的内裤更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从少女的阴道里流出一股股的淫液,仿佛正在欢迎着鸡巴的进来。
  「啊……啊哈哈哈……鸡鸡在阴部摩擦着就进去了……啊啊啊啊……」鸡巴在进去一半的时候就停住不动了,看来千鹤的阴道没有她妈妈的深啊,只不过在肉棒插入的瞬间大股的精液就从女友的小穴里喷涌而出,顺着千鹤的袜子流了进去。
  「太刺激了马上就射了呐……」男子淫笑着,射完精的大鸡巴并没有软下来,依然插在千鹤稚嫩的阴道内。
  「别担心……现在开始就要在你的子宫里射N多发啊……必须要让千鹤的阴道适应我的大鸡巴呢……」
  「哈咿……非常感谢……我的小穴也很高兴的啊……」「小千鹤,你就变成我喜欢的淫乱下等的荡妇吧,那样的我我就再让你更舒服点哦,知道么……」男子笑道。
  接下来的视频里,千鹤这之后的三天不分昼夜地穿着各种衣服,用各种羞耻地姿势被不停地操着,我亲爱的女友穿着一件淫荡的比基尼,整件比基尼就只有三条绳子组装,前面两条线只能遮住千鹤的乳头,浑圆的巨乳暴露在空气中,之后汇聚成一条线,紧紧的陷入在千鹤的阴道中,两边的耻丘被挤压的左右分开。
  视频中的千鹤正蹲着尿尿,身后脚步声响起,千鹤也不遮掩自己裸露的身体,羞红了脸对着男人说到
  「叔……叔……大……人……千鹤的尿道已经被你操的很松软了啊—— 屁眼洞也因为叔叔你变得好松了啊……快点用你的塞子把我的屁眼塞好嘛……」男人挺着自己的鸡巴,毫无阻拦的插入到千鹤的肛门里,少女双手撑住墙壁,两条美腿跪在地上,享受着被人侵犯,男人的胖肚皮撞击着千鹤的翘臀,发出「啪啪」的响声,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小女友竟然还能尿出来。
  就这么过着上学,放学,等待光盘的日子,小望还是没有回来,又过了一周左右,光盘忽然不再寄过来,我疯狂的出去,寻找着千鹤的所在,但是周围的人们都不知道千鹤去了哪里,我放弃了上学,回到家里一遍又一遍的放着光盘,里面的千鹤被人操着,无数的精液灌溉进她娇嫩的子宫里,谁能想象的到,在两个月以前,她还是处女呢,只和我亲吻,让我搓揉那对巨乳的千鹤就在我面前被男人一次次的内射着,千鹤的脸上已经没有羞耻感,在被男人玩弄的过程中深深的沉迷了进去,就是一只母猪一样,但是我还是希望她能回到我的身边啊。


[ 此貼被第四个橙子在2018-09-27 06:1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9-26 16:17 | 回樓主
第四个橙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24
威望: 15 點
金錢: 2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8-09-23


 「唉,真丢人,在学校给看不到你,担心你才过来看看!」卧室的门被人狠狠的一脚踹开,一名银白色头发的猫耳少女愤怒的走了进来,「必须要把千鹤救回来,再见了耕太,你就一个人,一生在这撸管好了。」说完娇小的少女就从窗户跃了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等一下!!」我呆坐在屋里,祈求着狼族少女能帮我把千鹤救出来。
  一转眼小望也离开一周了,我一直在家里等待着她们的回来,门口「哐!」的一声,我急忙跑了出去,期待着能在门口看到千鹤和小望的身影。
  再次回到屋里,我的手上多了一张光盘,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慢慢点开了播放。
  「哦……哦……」小望两眼翻白的呻吟着,镜头拉开,一个肥胖的男人高举着小望的大腿,娇小的少女浑身赤裸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腿部,只靠着男人的鸡巴支撑着,粗大的鸡巴在光秃雪白的小穴里抽动着,随着肉棒的抽出,还带有一丝的血迹。
  「呦—— 耕太君,看到了吗?这礼物实在太好了,谢谢咯—— 唔嘿,我马上就把她拿来用咯,嘿嘿嘿嘿。」黝黑的鸡巴每次插进小望的小穴,少女被刺激的吐出小舌头,双眼翻白的哼哼着,「没想到她还是处女呢,耕太君你也太差劲了吧,这么好的肉便器竟然不好好的使用。」
  男人含住小望的香舌,舔的「滋滋」作响,「那今天就聊到这里……」我正以为影片就要结束,没想到从旁边传来千鹤的声音「等等,猪彦大人!!」
  镜头转到边上,我的小千鹤穿着泳装坐在床上,那件泳装故意做成半透明的,从泳装的正中间可以明显的看到千鹤的巨乳,粉红色的乳头和淡淡的乳晕都看的一清二楚,在少女敞开的两腿间,本来应该是裆部的地方没有一点的布料,被男人操的发黑的小穴也暴露了出来,少女稍微把屁股抬起,好让我清楚的看到那有些外翻的肛门。
  「好久不见了……耕太君……我们有些事要传达给耕太君听哦—— 」千鹤边说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巨乳,「那个,耕太君啊,我已经听望酱说了,耕太君的那个……
  小鸡鸡……听说连猪彦大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我呆呆的坐在电视前,撸动的手也停止了下来,下身挺立起来的鸡巴看上去差不多5cm,耳边只听见千鹤继续说着
  「看看吧耕太君,我的身体……每天、每天……不管肉穴……不管菊穴……都被猪彦大人的粗大鸡巴操成松垮垮的黑木耳了……」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影片,千鹤微笑着掰开小穴,让我看着那长期被人操过的肉穴,「说以说啊……已经能让……耕太君的小玩意使用了……」「再见了哦—— 」黑乎乎的屏幕里,打着这四个大字,「啊!可是安心吧—— 我们会照常,把录像送到你手上的—— 反正现在也,拿出小鸡鸡在那一直撸的吧?」手机忽然闪了起来,慌乱的我翻出手机,发现是发来的一张图像,千鹤和小望穿着校服,却露出奶子和小穴,两位美少女各抬起自己的一只玉腿,掰开小穴对我微笑着,下面还有一行字「从这以后也把我们当成撸管对象,一个人寂寞地撸管吧—— 」
  两位爱着我的美少女都被人抢走,并且把她们的破处影像发给我,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我默默的播下重播键,手上加快了速度,一个人孤独的撸着管。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喂!小山田!」上学的路上,同班的朋友喊住我。
  「什么呀……猿山啊……」我无精打采的回过头,发现班上的同学。
  「喂喂……真是的,别这样说嘛,今天我为你入手了一个好东西哦。」「好东西?」我奇怪的问着。
  「这个啊,这个里界的AV,怎样,这个?和因病修养的千鹤酱和小望很相像吧?」猿山掏出一盒碟片,塞到我的手里,封面上印着千鹤和小望浑身赤裸的站着,千鹤的胸部被穿上了两个银晃晃的乳环,下面的小穴上也穿着一个阴核环,两条长长的丝线从乳头绑到阴环上,千鹤高举着双手半蹲着,两条丝线蹦的紧紧的。小望也不知道被猪彦打了什么,原本只有A罩杯的乳房也变成了E罩杯,再加上小望那清纯的容貌,娇小的身材,活脱脱的童颜巨乳。
  「当然并不是本人啦,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这个千鹤酱跟小望像母猪一样哼哼地在叫,想起来都觉的过瘾。」猿山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的脑海里想起前几天看到的内容,千鹤和小望的肚子上写着大大的豚字,千鹤身上的是一号,小望是二号,被人操的发黑的肉穴也经过了漂白,又重现了粉红色,里面正在演着两人破处的内容,没错,猪彦不时的带着两人去做处女膜恢复,并且会把那些破处的录像寄给我,小望也被改造成会喷奶的巨乳,片子里有时会加入玉藻阿姨,三人被男人抱起来,从身后插入到肉穴里,三对巨乳在空中跳动着,奶水四溢……
  「这个呢,为了排解因两个人都不在而寂寞的你,特别借给你的哦。」猿山怎么还在啊,说的我多需要似得。
  「不了,不用借我都行了。」我推脱着。
  「说什么呢,难道说你看这些很害羞?」
  「也并不是这样的问题,只是……我已经有了……还是步兵版。」看着碟盒上面的标题,「O学生豚奴隶孕妇」「下面是模糊不清的小望和千鹤的名字。
  「唉?刚才,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嘴角弯起一抹淫笑,晚上放学再好好欣赏别的影片吧……2.  「耕太君—— 想了我没有—— 」千鹤一脸红润的站在我的面前,微笑着向我说道。
  「千鹤,你,你不是已经……」我看着千鹤,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你在想什么啊,我通过家乡的试炼了,已经可以和心爱的耕太做爱了啊—— 」千鹤说着开始在我的面前脱光衣服,那对熟悉的巨乳,还有那依然鲜艳的小穴,我忍不住脱光了衣服,抱住千鹤就要插进去。
  「等一下哦,耕太君。」千鹤笑眯眯的掏出一个避孕套,「虽然耕太君的鸡鸡比较小,还是先套上这个吧,要安全的做爱哦……」我闻言戴上了套套,对准千鹤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入……
  「小山田!小山田同学!!」
  我茫然的张开眼睛,原来是梦啊……因为太过的想念千鹤,竟然做起了关于她的春梦,下体也支起了小帐篷。「小山田同学,千鹤同学已经失踪半年了,你们以前关系挺好的,你知道她去哪了吗?」放学时,砂原老师叫住我,询问着千鹤的行踪。
  「抱歉,我不清楚。」这是假话,我知道发什么了什么。
  「哦,好吧,抱歉不打扰你了,不过你看起来有点累啊。」砂原老师亲切的说道。
  「没事……谢谢老师的关心,那我就回去了……」猪彦还在给我寄着光盘,说是千鹤怀孕的时候就会放回来,但是操了半年多,千鹤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如果她在受苦的话,我肯定会去救她,但是,这些影片里千鹤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所以这样就好了,我不需要告诉任何人!
  「我回来了……」今天的家中还是空无一人,门口也没有收到后续的光盘,也不知道千鹤是不是已经怀上了。一想起千鹤我又硬起来了,唉,还是再看看以前的DVD吧。
  「耕……耕太君还好吗?一个月都没让你摸到千鹤的胸部,真是非常抱歉呢……」影片里的千鹤撅起屁股,让我看到那流着精液的红肿小穴和菊门,「但是呢……现在……千鹤的胸部是为了给猪彦大人摸和舔留着的哦—— 嘴巴和子宫都只是猪彦大人的东西哦—— 」
  「所以说……不能再给耕太摸了真是抱歉呢……以后再把和猪彦大人操逼的视频再送过去哦—— 那么……拜拜了—— 」我心爱的千鹤摆出一副下流母猪的样子,冲我再见,我却只能默默的掏出小鸡鸡,对着影片一次又一次的撸着。
  「爸爸—— 妈妈在哪里呢?」门口处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动作,进来了两位双胞胎少女,我来不及收拾起自己的鸡鸡和性爱影片。
  七七尾蓝和七七尾莲,隶属于葛之叶的暗杀者,曾经因为刺杀千鹤失败后认千鹤为「妈妈」,自然而然的我就变成了她们的「爸爸」,两人的外表十分相像,只能以发型差别分辨(左分为蓝,右分为莲)。
  单马尾的双胞胎少女看着屋里一动不动,慢慢的把目光从我的鸡鸡转移到影片里,正演到千鹤被猪彦破处,短暂的痛苦过后,千鹤已经自己扶住猪彦上下的套动起来。
  「这,这里面的是妈妈吗?」应该是蓝的少女问我,看我点了点头,蓝小手一挥
  「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妈妈,当然,爸爸是例外,就让我们把妈妈给偷出来,顺便再把那个男人给暗杀掉。」双胞胎对视一笑,手拉手的走出屋去。
  「不行,不能去啊,蓝,快回来,莲你快拉住姐姐的手啊……」两名美少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只能期待着她们能安全的回来。
  结果,只过了3天,我的门口就有出现了一张光盘。
  「耶!爸爸,我们找到妈妈了哦……」影片一开始,双胞胎小蓝就出现在屏幕里,手摆成V字,马尾在左面梳着,对着我欢快的笑着。 是吗?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糟糕啊,赶紧回来啊,把千鹤她们救出来。我自言自语着。
  「爸爸,你还记得我们和妈妈的见面啊,在学校里,我们负责刺杀妈妈,结果却输给了她,这次我们提高了训练的力度,想着能把妈妈给夺回来。」小蓝还是笑嘻嘻的说着,看着屋子的背景应该是一间卧室里,千鹤呢?还有小莲呢?怎么都不见踪影?
  「可是呢……我们还是太天真了……妈妈她虽然被人连续操了半年……我们……我们依然不是她的对手呢……」听到蓝说到这里,我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
  「没事的哦—— 爸爸—— 我们见到妈妈了……也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所以说要在猪彦大人这里训练训练……啊……」少女的叫声终于响了起来,我心疼的不忍心看下去
  「爸爸……你不想知道蓝在干什么吗……」
  我名义上的双胞胎女儿,七七尾蓝浑赤裸着自己那还很稚嫩的娇躯,半蹲在一根高高挺起的鸡巴上,女孩微微喘着气,对着我又一笑「在看过猪彦大人的……大鸡巴之后……难怪妈妈会不要你呢……爸爸你的鸡鸡太小啦了……已经……不能满足妈妈了……」「爸爸……你的鸡鸡要是能大一些……妈妈和我们可能就不会离开你了……」说完蓝自己咬牙坐了下去,在大鸡巴刺进小穴时,一缕鲜血从两人的结合处流出来。
  「嗯哦哦哦哦……好痛……妈妈说过……等下就会有快感的……啊啊啊……好疼啊……爸爸……小蓝……好疼啊……救救小蓝……好痛……」小蓝的脸上全是泪水,那根粗大的鸡巴对于她稚嫩的阴道无疑是一种折磨,不知不觉看到了现在,我又掏出了鸡巴,默默的撸起来。
  「嘿嘿,小山田啊,我真的是很感谢你呢,在我玩腻了千鹤和望酱后又给我送来这么一对美丽的双胞胎处女啊……」猪彦抱住抖动的小蓝,用力往下一压,整根鸡巴全进入到蓝的阴道里了。
  「好爽……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就是爽啊……阴道里面滑溜溜的,啊……太用力了……一下子插到子宫里面了……」
  蓝疯狂的哀叫着,从少女的小腹可以明显看到一根凸起物,小蓝已经说不出话,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制的涌出,强烈的疼痛和刺激感使得少女几乎昏过去。
  「嘿嘿—— 卡住了……拔不出来了……」猪彦稍稍放开小蓝,尝试着把他那根大鸡巴从少女的阴道里抽出来。
  混蛋!停止下来,不要再伤害小蓝了!她的,她的身体已经受不了你的大鸡巴的摧残了,我无力的喊着,空空的房间中回荡着我的声音。
  只见猪彦用力一拔,大鸡巴套着一个粉红色的东西一起被拔了出来,小蓝的尿液也喷射而出,浇在那根粉红的东西上一颤一颤的。
  「啥……扯出来还连着啊,你的子宫也太小了,还紧紧的包着我的鸡巴不放开。」
  什么?那个难道是小蓝的子宫吗?我呆呆的看着猪彦握住那娇嫩的子宫,就像是在用飞机杯一样套弄起自己的大鸡巴来。小蓝的处女第一次就给了一根大鸡巴,不仅如此,还被操到连子宫都扯了出来,沦为飞机杯一般的存在。「真是……太漂亮了……小山田,这次让你一饱眼福了,看看,这小小的子宫在一抖一抖的不停抽搐着,我也很舒服呢……作为奖励……就把精液直接灌进子宫里吧……」
  热烫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到少女的子宫里,浇的小蓝两眼翻白,嘴里「啊啊」直叫,靓丽的小脚趾也用力的撑在地上,娇躯配合着猪彦的射精不断的颤抖着。
  大概过了5分钟,终于软化下来的鸡巴从少女的子宫里拔出,被拔出来超过3cm的子宫垂在尿里,大量的精液顺着少女的子宫流出来,和地上的尿液混在一起。
  「对了,你是派了一对双胞胎少女来暗杀我呢,要不是有千鹤酱跟她们战斗,我都不知会怎么样呢……说不定,我会被杀死不是嘛?呜嘿嘿嘿—— 」猪彦站起来,向着屋外走去。
  是啊,七七尾莲呢?她是不是逃出来了?我心想着,虽然可能会凶多吉少,但是我还是安慰着自己。
  「嘛,这个小莲呢……现在已经……」猪彦来到厕所门前,猛地拉开门,无情的事实击溃了我幻想。
  本以为逃走的小莲全身赤裸的倒立在马桶上,马尾已经完全的散落下来,两条小细腿也被绳子捆绑着左右分开,露出那同样被胶带分开的肉穴和菊门,看到猪彦进来,小莲脸上一副被玩坏的表情,嘴里发出「哼哧哼哧」的猪叫声。
  「所以别想着她们会回到你的身边,已经被我好好地洗脑变成我所用的便器了。呜嘿嘿嘿嘿嘿嘿!!」说着竟然对准小莲的肉穴,一股黄色的尿液准确的浇在少女的阴道里,并且还顺着小莲的身子流到她的口中,少女欣喜若狂的吞咽着,脸上全是满足的笑容……
  我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影片,屋里充满了腥臭的精液和卫生纸,不知为什么,看到双胞胎少女被人操到子宫脱落,竟然有种异常的兴奋感。
  之后几天也是一样,每天的光盘都会准时的寄到我的家门口,有张光盘还给我放了一段双胞胎的催乳实验,猪彦这家伙不知在哪里弄来的针剂,再给小蓝和小莲注射了后,两人都从A罩杯变成D罩杯和E罩杯。
  「哈哈,到现在还在用发型来认人的耕太君简直是弱爆了,你看E罩杯的是小蓝,D罩杯的是小莲,多么容易就能认出来啊,」美少女双胞胎微笑着看着镜头,各自托起自己的巨乳,让我清楚的看着。
  「现在她们两人没法参加暗杀了哦,带着这么一对巨乳出去,肯定会被对方给俘虏的,哇哈哈哈哈,对对,回头我拍一部AV,就是这个情节的,怎么样?
  可以让你先欣赏哦……」
  结果这家伙说到做到,真拍了一部寄给了我,「女忍者姐妹花,被爆奸的双胞胎性奴隶!」封面上双胞胎美少女穿着镂空的忍者服,两对丰满的乳房配上她们那略显青涩的面孔,再度激起了我的性欲。
TOP Posted:2018-09-26 16:30 | 回1樓
义乌狼群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455
威望: 146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做神仙
TOP Posted:2018-09-26 16:3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