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美丽家教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的美丽家教
大吉大利吃鸡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397
威望: 118 點
金錢: 117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11


我的美丽家教



  第1章 多事之秋

  莲花乡,党政办。

  李青云站在办公室,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里五味杂陈,自己刚来莲花乡上班不到两个月,乡政府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一周前,莲花乡所在的塬北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强降雨,暴雨下了两天两夜,损失惨重。

  其中莲花乡因为地势低洼,又处于塬水河的下游,受灾最为严重,这让原本就贫困的莲花愈加的乡雪上加霜。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乡里的主要领导外出考察,竟然在当地被爆出了集体作风问题,被纪委双规,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塬北县。

  真是多事之秋啊,李青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心里感慨不已。

  今年,塬北县大量招收公务员,李青云刚刚大学毕业,考取了塬北县公务员,可惜因为没有门路,最后被分配到全县最贫困偏远的乡里工作,如果不是笔试成绩第一名,县里要照顾门面,录取都成问题。

  此时的乡政府人心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有些人希望可以更进一步,想方设法去县里搞关系,有些基层办事员们则乘着混乱期给自己放假了,偌大的乡政府只有李青云一个人。

  党政办总共一个主任,三个办事员。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拿起了一份关于塬北县莲花乡贫困户调研表看了起来,莲花乡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总共有35个行政村,51个自然村,两万多人口,辖内多山地,土地贫瘠,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处于贫困线以下,百分之六十五的房屋都处于危房,换句话说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都受到严重的危险。

  李青云看着一串串的调研数据,心情很沉重。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和李青云同样为办事员的柳晚晴走了进来,今天的柳晚晴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一条粉色的休闲裤,扎着马尾辫,衣服勾勒出的线条,前凸后翘,十分养眼。

  柳晚晴来党政办已经有一年了,相比李青云,算是个老兵,这几天她跑县城跑的也是挺勤快的,听说县里建设局的某副局长是她的后台,这个女人长的这么漂亮,在政坛上也算是有先天优势。

  “哎呀,青云啊,没想到你还在呢,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能坐得住?”柳晚晴看到李青云,一边扭了扭腰肢,一边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水杯给自己倒了杯水,笑着说道。

  李青云忍不住在柳晚晴的身上多看了几眼,也是笑了笑说道:“坐不住能怎么办,我才刚参加工作,也没有什么门路。”

  柳晚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叹了口气道:“听说县里领导对莲花乡领导出问题被双规的事情很震怒,这件事情还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影响很恶劣,真没想到我们莲花乡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成名了一把。”

  “不要说是市里了,省里的领导都知道了,要求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办事员王二成走了进来说道。

  王二成和柳晚晴一样,据说在县里都有关系,也是天天往县里跑。

  这次乡里出事,据说党政办主任钱刚有很大的可能更进一步,这样主任的位置就空下来了,王二成和柳晚晴都像狼一样盯着这个位置。

  至于李青云,直接是被大家忽略的角色,毕竟他还没有转正呢。

  王二成长着一双丹凤眼,皮肤黝黑,一进来就一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嘴里很随意的轻轻哼起了口哨,看起来有些志得意满。

  柳晚晴看到王二成这副表情,脸色就有些变化。

  “二成同志,看你天天往县里面跑,是不是得到什么新消息了?”柳晚晴脸上挂着笑容,看似随意的说着,实际上有意试探一下。

  “哈哈,哪有什么新消息啊,不过我听说县里开了几次会,莲花乡的班子已经敲定了,大体不会再变。”王二成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说,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来他得意的表情。

  柳晚晴脸色一变,王二成的话可是透露了一个重大消息,谁都知道钱刚进步了,主任的位置就在他们二人产生,看王二成胸有成竹的样子,那自己不就悬了。

  柳晚晴心不在焉,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柳晚晴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家里出了点事,回去一趟。”

  王二成看着柳晚晴的背影,眼中泛着贪婪的光芒,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个时候王二成的电话响了,王二成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站起来走了出去。

  随着关门声音传来,办公室又剩下李青云一个人了。

  李青云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苦笑,眼下莲花乡的老百姓还处在水生火热,而乡政府里却上演着一幕幕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表演,如果让老百姓知道了,那该多么的心寒呢。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放下资料表,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站起来走出办公室,在乡政府转了一圈,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正在他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乡政府的大门外进来一个寸头男子,男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服裤子,皮鞋沾满了泥土,不过看气质就像当过兵的人。

  “小同志,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寸头男子看到李青云,脸上挂着笑容,带着一口京味普通话说道。

  听口音对方是京城人,能够在大西北穷乡僻壤的地方遇到一个京城来的人也真是稀奇,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礼貌的回答道:“可以啊,有什么事你说。”

  寸头男子观察了一下乡政府,眉头一皱,问道:“今天也不是周末,怎么感觉乡政府静悄悄的没人呢?”

  第2章 夏老板

  李青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他总不能说人都跑关系去了吧。

  “我叫刘志,陪老板回来探亲,不过你们这边的路太难走了,陷到泥地里出不来,想麻烦同志帮忙找几个人推一下,因为我们是外乡来的,也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只能找政府了。”

  前几天的大暴雨,将莲花乡原本就是黄土的路,冲的坑坑洼洼,车子很难行驶,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能把车子开进来,本事不小啊。

  “为群众解决困难,是我们应该的做的,我这就找几个人帮你推车。”李青云很爽快的就答应,然后在附近的村里叫了四五个村民,跟着刘志来到了车子陷入的地方。

  车子是奔驰,因为路段被冲毁,泥泞不堪,车子滑入了路边的玉米地。

  在路旁的排水沟沿上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和年轻女子。

  中年人穿着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身体微胖,一看就像是成功人士。

  中年人身边的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和李青云差不多大,穿着连衣裙,一头长发飘飘,肤白貌美,当看到李青云等人的时候,眼神流露出一丝抗拒和厌恶。

  “老板,人找来了。”刘志走到中年人身边恭敬的说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青云等人,笑容可掬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李青云也是笑着道:“举手之劳,莲花乡就是这样,地处山区,路又是土路,只要一下雨就泥泞不堪,非常难走,这次又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暴雨,好多路段都被冲毁,要重新修。”

  “是啊,来的时候我就听说了,不过没想到路的损毁这么严重,现在国家大力发展基础设施,怎么莲花乡的路还还像七八十年代的老路呢。”中年人漫不经心的问道,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李青云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塬北县地处偏远山区,在整个市里面都属于最贫困的县,财政吃紧,而莲花乡又是塬北县最贫困的乡,县里也要根据全县的发展考量,建设资金要优先考虑那些相对有发展前景的乡镇。”

  中年人没有再说话,李青云吩咐几个村民一起上手,花了将近半个小时将车子从玉米地里推到了路上。

  休息了一会,中年人冲着刘志使了个眼色,刘志走到李青云的面前,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次真是辛苦大家了,这是我们老板给大家的辛苦费。”

  李青云心里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出手都这么阔绰,要知道一千块放到莲花乡,相当于一户普通百姓半年的收入,有些更加贫困的百姓,一年的收入也不到一千块。

  几个村民的目光也是一直停留在刘志的手上,他们长这么大都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村民们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全都看向了李青云。

  李青云看着看了看这几个村民,穿着老旧,有些的衣服上满是补丁,补丁上面补补丁,满身是泥,一脸朴实的看着李青云。

  突然李青云感觉到有一股责任压迫着自己,压的都快喘不过气,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当初考公务员起,李青云就立志要当一个好官,一个有作为的官,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的官,可是真正进入官场之后才发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

  李青云接过钱,给每个村民分了二百块钱。

  “狗蛋,你媳妇上个月刚生了娃,你拿着钱去县城给你媳妇买一些补品调理一下 身子,坐月子要多休息,多吃有营养的东西,不要烙下病根。”

  “栓子叔,这些钱拿回去给婶子买一些药吧,生病了就要去看病,这样耗着也不是个事。”

  “大牛,你儿子也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吧……”

  ……

  村民们拿着钱,激动的手都有点颤抖,小心翼翼的揣好,冲着李青云和中年人不停的道谢,二百块钱对于城里人来说或许不算啥,但是对于村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几个月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钱。

  中年人看着李青云一一将钱分配完毕,而且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这么了解这些村民的家庭状况,不由的露出赞赏的神色。

  “小同志,我姓夏,这是我女儿夏冰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参加工作多久了?”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

  “我叫李青云,你叫我小李就行,刚参加工作两个月了。”李青云笑着说道。

  中年人刚想继续说话,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女子在听到李青云的介绍之后,眼睛一亮,突然冷不丁的问了句:“你叫李青云,大学在哪里上的?”

  突兀的问题,让李青云一怔,就连中年人也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女子。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从始至终都一副高冷骄傲,看不起穷人的女子,但是李青云还是礼貌的回答道:“我叫李青云,桃李不言的李,青云至上的青云,今年刚毕业于秦西大学。”

  “什么专业?”

  “经济学专业。”

  女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李青云,从之前的的厌恶变成了一种别有深意的神色,李青云感觉怪怪的,对方怎么突然对自己的学校和专业感兴趣了,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五六十岁,手里拿着烟杆,面容沧桑的老头远远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小李干部,小李干部,大事不好了……”

  李青云认得此人,是红柳村的村长冯大山,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样子,李青云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冯村长,出什么事了”李青云急忙问道。

  “哎呀,小李干部,可算找到你了,我去乡政府一圈,一个人都没有,后来路上遇到狗蛋,大牛他们几个说你在这里……”冯大山一把抓住李青云的手,急切的说道:“冯小洋家的房子突然塌了,他睡觉的媳妇和儿子都被压在了里面……”

  李青云一听,脸色大变,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第3章 救人

  莲花乡原本就有很多危房,这一次强降雨让这些房子变得更加的岌岌可危,这件事情李青云向乡里的领导反映过几次,可是最后也没有了下文。

  真是多事之秋啊!

  “赶紧跟我去救人……”李青云大声说完,就跑向了红柳村的方向。

  因为救人心切,李青云也没来得及和夏老板他们打声招呼。

  看着李青云和冯大山远去的背影,夏老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板,我们走吧。”刘志走到夏老板的身后,恭敬道。

  突然向老板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女子问道:“冰清,你刚才问小李学校和专业是什么意思?”

  夏冰清狡黠一笑道:“爸,着您就别问了,我刚才就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这个人,现在看来不会错了。”

  夏冰清看着李青云消失的身影,心道没想到小雪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竟然是个乡巴佬,还躲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当个小公务员,真是没出息,哈哈,回去她要是不请我吃几次大餐,我就不告诉她她心上人的消息。

  李青云和冯大山火急火燎的跑到红柳村,远远的看到半山腰的一户人家院子集中了几十个人,全都手忙脚乱在刨土。

  李青云的心里一急,这些村民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不懂的如何科学救人,如果这么盲目的救人,方法不得当,容易导致二次坍塌。

  “乡里的小李干部来了,大家不要慌,听小李干部的指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了李青云的身影,喊了一句。

  李青云虽然只参加工作两个月,然而已经走访了莲花乡所有的村子,因为人缘好,和每个人都打成一片,此时看到李青云,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小李干部,你一定救救俺媳妇和儿子啊……”

  冯小洋一个几十岁的大汉,此时哭的跟泪人一样,他的手因为刨土,已经沾满了血水。

  李青云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把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别急,我一定会救出嫂子和孩子的。”

  李青云观察了一下现场,房子是背靠在土崖上的,这种房子在西北很常见,冬暖夏凉,不过因为经过这次暴雨的冲刷,原本就土质疏松的土崖突然倒塌,恰好压在了房梁上,导致屋子坍塌。

  李青云的心沉到了低谷,如果要救人,必须先清理掉压在屋地上的土层,然而这样也带来了危险,容易造成二次塌方,这样彻底就没法救了。

  时间不等人,如果不及时清理土层,空气无法流通进去,就算里面的人活着,拖延的时间长了会窒息死亡。

  李青云一咬牙,大声道:“大家听我的,所有的人开始准备清理房顶上的土层,记住一定要小心,从最上面的泥土开始,防止二次坍塌……”

  李青云的额头布满了汗水,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屋的情况,亲自上手清理泥土,看到李青云忙碌的身影,村民们都是一阵感动,原本骚动的心顿时沉静了下来,配合李青云开始清理土层。

  过了半个小时,土层终于被清理了一大半,并且与房子内部打通了一个水桶粗的空洞。

  “下面的人都听得见吗,听得见的话说句话。”李青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向屋里喊道。

  所有的人都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仔细听着。

  过了良久,下面终于是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快救救俺们,块救救俺们……”

  人还活着,听到声音,所有的人都是精神一震,李青云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在李青云的指挥下,很快泥土被清理干净,里面的情况也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只见冯小洋的媳妇抱着儿子,卷缩在两个柜子的空隙当众,只是冯小洋的媳妇,头上出了一点血,其他方面并无大碍,只是精神上刺激比较大。

  “谢谢你啊,小李干部,你真俺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俺们真不知道改怎么办。”

  冯小洋跪在地上,冲着李青云不停的磕头。

  李青云鼻子一酸,农民最是朴实,憨厚的人,他们是如此的相信政府,在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政府,可是我们的有些干部呢,只知道争权夺利,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何时把百姓放在心上,他们对得起高高飘扬的红旗吗。

  李青云立刻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这是干啥,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分内的事情,你要相信,政府是绝对不会忘了百姓的,有困难找政府,嫂子的头破了,我这里有五百块,你去买些药,放着伤口感染了。”

  说完李青云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塞到冯小洋的手里,这是他这个月工资的一部分,原本他是想等会县城的时候把钱给父母的。

  冯小洋死活不要钱,但是在李青云的坚持下,最后收下了。

  拿着钱,冯小洋一定感动,又是对李青云不停的道谢,众人看到李青云的举动也是对他赞不绝口。

  李青云的心里很不高兴,他把村长冯大山叫都一旁,问道:“老冯啊,红柳村像小洋家里这种情况有多少?”

  冯大山也是一脸的愁容:“咱们这个村有五十二户人家,其中有二十户左右的房子都出现了变形。”

  李青云的心里很沉重,光红柳村一个村就有二十多户,那全乡五十一个自然村加起来,要有上百户了,这么多人的生命财产处于危险中,如果不及时解决,恐怕冯小洋家的悲剧可能会随时发生。

  穷啊,莲花乡太穷了,穷到老百姓连衣食住行都成很大的问题,现在全国都在大发展,很多地方的经济每年都是呈两位数的百分比在增长,为什么塬北县发展不起来,莲花乡还是原来的莲花乡。

  想到这里,李青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莲花乡发展起来,至少要解决掉老百姓的温饱问题和人身安全问题。

  冯小洋家因为房子没了,所有李青云就把他们暂时安排在村长冯大山家里,李青云打算回乡政府写个报告,申请一笔款项,解决百姓危房的问题。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

  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李青云满身泥土,一脸的倦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奔驰停在了他的旁边,车窗摇下来,夏老板的脸露了出来。

  “小李啊,你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搭你一程?”

  李青云扭头看去,笑着说道:“原来是夏老板,你们的事情办完了?”

  夏老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呢,莲花乡我们人生地不熟,想要找一个梧桐山的地方,可是一路走来,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梧桐山?夏老板,梧桐山我知道,只不过现在的梧桐山已经不叫梧桐山了,改叫凤凰山了。”虽然不知道夏老板为什么要去凤凰山,李青云还是热情的说道。

  听到李青云一说,夏老板的眼睛就是一亮,含着激动的神色。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青云笑了笑说道“我来参加工作之后,为了尽快的熟悉工作环境,专门查阅了莲花乡的人文地理记载,所以知道一些,据说之所以改名,是为了纪念一位巾帼英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夏老板赞赏的笑道:“小李你不错,工作做的很细啊,可不可以请你带一下路。”

  “这个没问题,不过凤凰山的路不好走,要翻山越岭。”

  “那就麻烦你了。”

  坐在奔驰车上,车子掉转头,在李青云的指引下,艰难的向着凤凰山的方向走去。

  第4章 老坟

  夏冰清坐在后座,一路上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李青云十分的热情,甚至有些热情的过头,让夏老板都有些意外,他的女儿他知道,就是京城那些贵族子弟都不爱搭理,怎么偏偏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就另眼相看呢。

  夏冰清看起来对李青云十分的好奇,问东问西,搞的李青云都很不自然。

  “李青云,你为什么要当公务员,你既然是学经济学的,干嘛不经商呢?”夏冰清笑眯眯的盯着李青云问道。“秦西大学在华夏都属于顶级学府,尤其是经济学专业在国内更是排在前五,除了很多有名的经济学家,还有很多的成功商人也是出自这个学校,你要是经商或者找个跨国企业工作,怎么着也比待着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强的多吧。”

  李青云笑了笑,夏冰清说的没错,以自己的本事,找个稳定且薪水高的工作不难,曾经有人也对自己这样说过,可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于这个问题,李青云只是简单的说道:“人各有志吧。”

  “你就这么想当官?”夏冰清突然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骤然听到这句话,李青云有些恍惚,因为曾经有人也问过他这句话,那是一个他不愿意再想起来的人,每次想起她来,他的心就有些愧疚和刺痛。

  夏冰清静静的看着李青云,等待他的回答。

  “夏小姐,想必你们一路走来都看到了,塬北县的很穷,老百姓很苦,我从小长大,见了很多事情,很多人因为穷,因为没钱,不得不向生活低头,我选择学习经济学也是希望能够找到致富的办法,而当官是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想带领老百姓致富,摆脱贫困。”

  李青云说的是实话,但是还有另一个原因,李青云没有说出来,大学时候有个女孩家境很好,据说家族出了很多高官,自己是学生会主席,她是副主席,二人关系很不错,互相爱慕,差一点成为男女朋友关系,然而毕业的那天一个自称是女孩姑姑的人找到他,让他离开她,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一个是天子骄子,一个是普通百姓,门户差距太大,并且许诺只要李青云离开那个女孩,就给一百万。

  李青云拒绝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他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有能力改变别人的命运。

  从那之后,李青云没有告诉那个女孩,他毕业之后回到了他的家乡,考取了公务员。

  “小李不错啊,现在有这种专门为老百姓着想的官员不多了,你要加油,我相信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李青云的话引来了夏老板的赞赏。

  “呵呵,谢谢你的吉言,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

  夏冰清却是对李青云的话嗤之以鼻:“切,俗话说娶个豪门小姐,少奋斗十年,你就是傻,原本你有这样的机会的,可是你放弃了。”

  李青云一怔,他总感觉夏冰清话里有话,可是又感觉不到哪里不对,对此,李青云也只是打趣道:“呵呵,我们西北的汉子从来不吃软饭。”

  众人说说笑笑,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才到了凤凰山所在兴庄村,接着众人弃了车子,沿着一条小路爬上了山,又是步行了一个小时才走到凤凰山。

  看着遍山的野草,夏老板眉头一皱:“小李啊,你可知道这凤凰山有一座坟吗,年代比较久远了,大概有四五十年了。”

  这可把李青云难住了,虽然他对莲花乡比较熟悉,可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约莫六七十岁的老汉,正扛着锄头下山去。

  “候老伯,你这是锄完地回家吃饭去呢?”李青云冲着老汉大声说道。

  老汉也认出了李青云,笑着回应道:“原来是乡政府的小李干部啊,又来我们村考察了,走,跟俺回去吃饭去吧,你老婶子做了擦面,你最爱吃的。”

  李青云虽然参加工作短,但是和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很熟悉,其中就有侯老伯,侯老伯的两个儿子,一个在煤矿上当工人,一个出去打零工,常年不在家,家里老两口日子过得也不算富裕,所以李青云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了米面送去慰问,老两口对李青云也特别好。

  “呵呵,今天我还有事,改天我一定去,对了,侯老伯,你知道凤凰山有一座坟吗,大概有四五十年了。”

  “哎呀,这你还真问对人了,整个村里没几个人知道,这凤凰山确实有做老坟,就在那片柳树林里,这些年风吹雨打的,坟头估计很难找了。”侯老伯想了想,指着远处的一片稀疏的柳树林说道。

  听到这里夏老板的神色激动不已。

  李青云却很惊讶,这夏老板不远万里,从京城来到大西北就是为了找一座坟,看来这座坟跟他有渊源啊,很可能就是夏老板的亲人,那这么说夏老板也是兴庄村人了。

  “侯老伯,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跟我去确认一下方位,不瞒你说,这几位是从京城来的,这做坟是……”说到这里,李青云看相了夏老板。

  夏老板会意,接着说道:“这座坟是我奶奶的坟墓,说起来我祖籍也是砸门兴庄村,咱们也是老乡啊。”

  “呵呵,这个没问题。”

  侯老伯很热心,待着李青云等人来到了柳树林。

  柳树林里杂草丛生,不过侯老伯根据自己的记忆,终于还是找到了那座坟的准确位置,略微凸起的山包以及周围散落着一些被风化的石头表示,这里确实有做被人遗忘的坟墓。

  “没错,应该是这里了,谢谢你啊小李,你是个好同志。”夏老板激动的眼中泛着泪光,突然莫名其妙的夸赞了李青云一句。

  李青云也没多想,帮着夏老板将散落的石头又堆在一起。

  “冰清,过来,给你祖奶奶磕头,你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够回到梧桐山来替你祖母扫一次墓,可是因为工作和身体原因,一直未能实现,现在我们替你爷爷实现了这个愿望。”夏老板的声音有些哽咽,可以看得出在强忍着泪水。

  李青云站在一边,听到夏老板的话,算是明白了,这里面的人果然和夏老板有关系。

  夏老板和夏冰清磕完头站了起来,夏老板握着李青云的手说道:“小李啊,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你说?”李青云问道。

  “我这次走的比较急,很快要回去了,我想请你找人帮我修缮一下坟墓。”

  按道理自己是公职人员,不应该有封建迷信,不过修坟也不算是迷信吧,这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到这里李青云便答应了下来。

  下了山,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从奔驰车下来之前,夏老板让刘志给李青云留下了两万块,作为修坟的费用,另外也留下了刘志的电话号码,方便联系。

  “李青云是吧,有句话叫做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的逃避只能表示你是个懦夫。”

  在李青云下车之后,夏冰清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整的李青云一头雾水。

  与此同时,李青云没有注意到的是,乡政府一间办公室内,人大主席牛常胜刚从县城回来,此时正在透过窗户向外看,恰好看到李青云从奔驰车内走了下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奔驰车的那串车牌号让牛常胜震惊不已。

  第5章 县委书记

  牛常胜心里很犹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将这件事向上面汇报。如果汇报了,领导会不会觉得这么点小事也要汇报,自己是不是不堪大用?

  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决定将自己看到向县委书记李占国提一提,就算是被批评,也总好过什么都不说吧。

  县委书记李占国坐在办公室,一口接一口的吸着闷烟。他最近心里很烦,塬北县今年发生了几次重要的自然灾害,尤其是近期的洪涝灾害,损失更是极为惨重。他这个县委书记的日子并不好过。

  作为一个贫困县来说,本来县里财政就很吃紧,这种自然灾害的损失是县里很难承受的,那是必须要上级拨款救急的。

  不过,天灾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即使因为拨款的事情,市里的头头对自己有意见,但也只能批评一下自己没有做好事前防范措施,并不能拿自己怎么办。当然了,预防不力这个锅自己是背定了,谁叫自己是一把手呢。

  李占国本来以为救灾之后,就一切太平了。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着,莲花乡的主要领导集体出问题被抓,就被曝光了出来。

  这一次,市里领导对自己一顿狠批,差点就给自己摘了帽子。

  识人不清啊!

  莲花乡书记就是他的人,也是他第提拔起来的左膀右臂,这次出事就是他带头干的,二把手县长张金江一直以来和自己对着干,更是抓住这件事,狠狠的削自己的威信。

  李占国点燃一支烟,背靠躺椅上,开始吞云吐雾起来,心里却是在盘算着莲花乡人大主席牛常胜的话。

  省政府的车子怎么不声不响就是开到了莲花乡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为什么事先没有通知,这次塬北县洪涝灾害,莲花乡受灾最为严重,莫不是有人在背后要搞自己。

  作为官场中人,李占国对市里和省里的政府车牌号很熟悉,牛常胜不可能骗自己。

  这件事情恐怕市里都不知道,否则市委书记梁剑不可能不提前通知自己,省政府的车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想到这里,李占国就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李青云!

  这个名字第一次走进了李占国的心里,能够和省政府搭上关系的办事员,肯定不是普通的办事员,最有可能的就是来莲花乡镀金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有必要去见见这个小伙子了,拉拢一下关系,提点提点他。

  想到这里,李占国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灭掉,接着给组织部的张文斌部长打了一个电话:“老张吗,我是李占国,来我办公室一下,我跟你说点事情。”

  李青云并不知道自己从奔驰车里下来,被乡里的人大主席牛常胜看到,更不会想到对方竟然将这一幕汇报给了县委书记。

  在乡政府转了一圈,发现依然静悄悄的,党政办一个人都没有,李青云叹息一声,便开始整理材料,打算写个报告上去,这种危房的事情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

  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多,李青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住处。

  因为刚参加工作,乡政府也没有住处,乡里就在莲花乡中学出了一个房间,作为李青云的临时住所。

  莲花乡中学总共六七件房子,学生四五十人,三四个教师。

  学校里除了李青云,还住一个去年才分配过来的女老师叫唐媛。

  李青云洗了把脸,就准备入睡,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青云回来了。”敲门声过后,门外响起了唐媛的声音。

  “是唐老师,请进吧。”李青云急忙将脱下的外套穿上,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唐媛今年二十六岁,毕业于秦西师范大学,属于一本院校,在全国开始也是非常有名气,一般在这所大学毕业的学生找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不难,不过唐媛还是毅然决然的响应了国家支援贫困山村的号召,来到了莲花乡这个穷乡僻壤地方支教,这份勇气李青云还是十分佩服的。

  唐媛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还没吃饭吧。”

  李青云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呃……还没有。”

  李青云来莲花乡两个多月了,平时乡政府周围只有一家买饭的地方,关门很早,李青云工作太晚就没饭吃了,后来唐媛发现了这个问题,只要李青云回来的晚,就会多做两个菜,邀请李青云过来吃饭,这段时间没少蹭唐媛的饭吃。

  “谢谢你啊,唐老师。”李青云由衷的感激道。

  唐媛笑道:“谢什么啊,出门在外,谁还没个难处,赶紧的,饭菜快凉了。”

  饭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荤菜,一个炒大白菜,一个炒茄子土豆,蔬菜都是唐媛自己种,她将学校后面开垦了一小块荒地,用唐媛经常用的话说,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吃完饭,唐媛脸上挂着忧愁,开始收拾碗筷。

  李青云看到这一幕,便问道:“唐老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看我能不能帮的上什么忙?”

  学校里等孩子放学了,就住他们两个人,这段时间也混得熟了,谈谈心,互相帮忙,平时李青云的衣服就是唐媛帮忙洗,而李青云也会很自觉地将水缸里的水盛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回复数字14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唐媛叹了口气说道:“你还记得张家洼村的那个张小花不?”李青云疑惑的问道:“记得啊,就初三班级里的,学习成绩特别好,好像她母亲去年得了重病,不能下地干活,家里特别贫困,她怎么了?”

  李青云对各个村的情况都很熟悉,对学校里的每个学生的情况也熟悉,何况张小花的成绩一直很好,在班里一直都是前三名。

  “唉,今天她哭着说,以后不来上学了,家里让她出去打工……”说到这里,唐媛的眼里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李青云也是心里很压抑,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豆蔻年华,如果放在大城市,这样的孩子正是无忧无虑,快乐成长,汲取知识的年纪,然而在农村,却要负担起家里的经济责任,不得不放弃学业,早早的出去打工。

  归根结底,还是穷啊,一个家庭如果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会拿出钱花在对子女的教育上,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读书没用,早点回家干活还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李青云越想越压抑,张小花学习成绩很好,按照李青云的预想,她只要发挥稳定,中考考个县重点中学是不成问题的,如果中断学业,打几年工,年纪轻轻就嫁人,生儿育女,一辈子就毁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回复数字14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老百姓的孩子,要改变命运,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读书。李青云下定决心,要挽回张小花的命运,她还年轻,不能就这么毁了。“唐老师,你不用担心,过两天我去一趟张家洼,亲自和小花她爸妈说说,小花的学习成绩很好,不上学可惜了。”李青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

  “谢谢你,青云。”

  李青云对唐媛点了点头,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 此貼被大吉大利吃鸡在2018-08-11 18:20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8-02 23:19 | 回樓主
伽罗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757
威望: 176 點
金錢: 89 USD
貢獻: 828 點
註冊: 2013-09-22


那叫大姨子
TOP Posted:2018-08-02 23:26 | 回1樓
于麒麟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3
威望: 4 點
金錢: 2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7-23

每天一篇小姨子
TOP Posted:2018-08-03 00:3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