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採訪手記 (完)    作者:abc_zt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採訪手記 (完)    作者:abc_zt
animale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96
威望: 147 點
金錢: 1313 USD
貢獻: 5330 點
註冊: 2012-11-23


採訪手記 (完)    作者:abc_zt



採訪手記


作者:abc_zt
2018年/7月/30日發表



  N市的看守所在郊外,作爲一名都市報記者,主編今天的任務是讓我去看守
所採訪一個犯人。大概是警察內宣部門提供的素材,主編說這個犯人的經歷很有
看點,都市報都是小市民看,小市民最喜歡獵奇,因此讓我去挖挖素材,進行一
次現場對話。至於有什麽看點,主編沒說,只說讓我自己挖掘。帶著好奇心,我
一早就駕車來到了N市看守所。

  走進高高的圍牆,我被看守所宣傳科帶進了會面室,會面室的中間放著一把
椅子,與其說是椅子,不如說是個籠子,就是審訊犯人的那種椅子。這個椅子當
然是采訪對象的。我坐到這把椅子對面的一張凳子上,等著獄警去把今天的采訪
對象從牢中提來。不一會兒,一個穿著白黑條紋監獄服的人在一個警察的押送下
走了進來。這個人個子大概180,略微顯得魁梧,在獄中的原因,胡子、頭發
都有點長了。

  「請坐吧,我是N市都市報李記者。」我站起身,指了指那把椅子。

  他沒有說話,獄警打開了椅子前的桌面,把他嵌進了那個籠子式的椅子,還
不忘將手铐一並鎖在了椅子扶手上。「李記者,宣傳科同志讓我們在門口等候,
您有事就喊我們。」獄警說完就走了。

  我再次打量眼前的這個人,低垂著頭,雙手緊握,默不作聲。「我這次來是
想對你的案子進行一次采訪,也算是一次普法警示教育,不必緊張,希望你可以
配合。」我拿出了錄音筆和採訪本。

  他慢慢擡起頭,透過額前低垂的頭發,看了看我,又低了頭。

  「你放心,報道不說人名,也不說細節,就是一次採訪。所以我想先聽聽你
爲什麽事情到了這裏?」我說到。

  他仍然低著頭,過了會兒,他又擡起頭,「有煙嗎?」他說到。

  我給了他一支煙,爲他點上,因爲手被拷著,他艱難的把頭湊近手,吸了一
口。「我到這兒來是罪有應得。」他吐出了一口煙。

  「恩。」我沒有打斷他,他也沒有看我,而是盯著眼前四散的煙氣,自言自
語。

  「李記者,你相信世界上有一種男人喜歡看自己老婆和別的男人上床嗎?」

  他問到,卻沒有讓我回答的意思。

  「恩,也許有吧。」我說。

  「有的,我就是。」他又吸了一口煙。「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常常幻
想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上床,在別的男人胯下呻吟。」他繼續自顧自說著。

  「什麽時候開始的?」我還是沒有忍住好奇心,打斷了他。

  「不知道,也許是和老婆在一起時間長了,沒有新鮮感了,那事淡了。」

  「所以你老婆出軌了?」我問到。

  「沒有,我倒希望她出軌,但是我老婆是個良家女人,很賢惠,也很保守,
她是個好女人。」他說到最後一句,又低下了頭。

  我沒有說話,他繼續沈默。我知道採訪對像,特別是這樣的採訪對像都是需
要整理自己混亂的思路,所以我也繼續沉默,看著他。

  過來一會,他又深吸了口煙,像找到了思路。「我也想過慫恿她出軌,或者
說找其他男人,但是都不可能,而我自己的淫妻情節卻越來越重。」

  「淫妻?」我在筆記本上頓了頓,這個詞倒是聽過,但是眼前一個大活人說
出這個詞,還是令人詫異。

  「很多男人都有這個情節,只不過大多停留在想象罷了。」他繼續說,「可
是我像著了魔,每天晚上看著老婆睡在身邊,腦海中就想象著別的男人操她的畫
面。一開始,我會偷偷的拍老婆的裸照,趁著她洗澡、換衣服、睡覺的機會,拍
下她的裸照,發到一些論壇和聊天群。看著網友對她身體的評論,熱血沸騰。」

  他狠狠的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可是很快,我就沒有辦法滿足這種意淫的方式,偷拍畢竟看不清楚,也沒
有真實的感覺,我慢慢開始計劃著真的實施找男人來操老婆了。」他說完又沈默
了。

  「你做了什麽?」我繼續問到。

  「想找男人來操老婆談何容易,老婆根本不會接受,知道就完了。但是我卻
著了魔。有一天晚上,我聽著老婆睡著後均勻的呼吸聲,腦海中繼續浮現著各種
畫面,都是別的男人操老婆的畫面。忽然,我想起來看的很多論壇和帖子,想到
了下藥迷暈老婆,再找男人來。」他繼續說道,「有了這個想法,心就像被螞蟻
爬過,心癢難耐。」

  「所以你對你老婆實施了迷奸?」我詫異的問到。

  「對,但沒有那麽容易。根本找不到藥,被騙了很多次。但後來,還是被我
弄到了。2年前,我第一次下藥,是混在老婆吃的膠囊裏面。我爲了方便,早就
開始培養老婆睡前吃膠囊的習慣,就是那種養顔膠囊。老婆當時很開心,吃了確
實有效果,卻不知道那是我設計好的陷阱。」他繼續說著,「我把膠囊裏的要換
掉,看著她睡前吃了下去。很快就發出了鼾聲。」

  「那種激動現在想來都還在。我試了試,老婆睡得很死,藥有效果。我迫不
及待的扒掉了老婆的睡衣,脫下她最後的內褲時,我一陣眩暈,那種激動比結婚
洞房時強烈的多。我打開臥室所有的燈,老婆的肉體就這樣赤裸裸的在我面前。

  這是一個任我玩弄的肉體。老婆的38D奶子和饅頭逼都是那麽誘人。我瘋
狂的親著,老婆很保守,從來不讓我親她的逼,這次我親了夠,嘴上糊了滿了的
騷水。」

  他語無倫次的說著,我沒有打斷,盡管有些詞很黃很暴力。

  「我拍了很多照片和視頻,幾乎把相機存儲卡都塞滿了。老婆的全身裸照,
逼的特寫,甚至臉部的特寫都拍了。我迫不及待的把其中的照片發到了論壇,結
果一天之內,我就收到了40多個加我好友,天南海北的都有。之後,我每天就
沈浸在網友對老婆的評頭論足中,很多人都提出要來操我老婆,但我都沒敢答應。」

  「爲什麽不敢?」我問到。「不信任吧,太陌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他
悠悠的說到,「但最後還是沒忍住。」

  「沒過幾個月,我就和N市周邊的幾個網友熟悉了。在他們的慫恿下,我還
帶著老婆和他們吃過飯,老婆不知道這些人都看過她的裸體,對她的身體和我一
樣熟悉。他們嘴上喊著嫂子,在群裏卻和我說,你家婊子真不錯。我沒有生氣,
反而越發刺激。終於,沒過多久,我就和幾個網友定下了計劃。」

  「怎麽實施的?」我下腹一陣騷動。

  「幾個網友和老婆熟悉後,我就說朋友要來家吃飯。老婆沒有懷疑,還燒了
飯,我們準備了啤酒,把藥放在了啤酒裏面。吃的晚飯,這樣順理成章。」他說
到,「那晚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一下就來了四個人,老婆的第一次就是輪奸。

  老婆是當場倒在飯桌上,一個網友扛著她就進了臥室,其他幾個人立刻跟了
進去。

  等我進去時候,看到的一幕終身難忘,四個裸體男人圍著裸體的老婆,一個
在把雞巴往老婆嘴裏送,兩個人一邊一個在吸老婆奶,還有一個已經迫不及待擡
起老婆腿,把雞巴已經抵到逼口了。那一晚就是瘋狂,瘋狂的輪奸,除了我,每
個人最後都已經射不出什麽了。」

  「你不擔心可能會染病?」我問到。

  「李記者,你要是在那種情況下,根本什麽都不會在意,只有原始的欲望。

  沒有套,都是內射,那些人走後,我光清潔就花了一個多小時。擦掉了一卷
衛生紙,可還是不斷有精液從老婆的逼裏流出來。」

  「第二天老婆醒來,什麽都不記得,只說下面隱隱疼,我拿了準備好的緊急
避孕藥,騙她是解酒藥吃下,這次輪奸計劃就結束了。可是,這才是剛剛開始。

  我拍了大量的圖片和視頻,發到網上後更多的人加了我的好友,我被稱爲大
神,不斷有網友提出要來操老婆。這種事情,食髓知味,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
次、第三次。就越來越多。」他說著攥緊了拳頭。

  「這種事情有多少次?」我問。

  「早已記不得了,很多吧。外地的來N市操過我老婆,我也以旅遊爲名,帶
老婆去過好幾個網友的城市,在賓館裏看著他們輪奸老婆。有一次,一個網友安
排在一個郊區的度假村,晚上老婆迷後,被幾個人擡到露天,就這麽在野外輪,
老婆第二天說晚上睡覺被蚊子叮了好多包,卻不知道自己被野戰了。」他自嘲的
笑了,「每次輪奸,我都會把最後流著精液的逼和老婆的露臉照拍下來,這後來
也成了證據。越發這些照片,論壇群友就越多,老婆被輪的次數就越來越多。」

  「那怎麽被發現的?」我記錄著。

  「後來輪奸也不能滿足了,在幾個網友的慫恿下,我決定讓老婆懷個野種。

  那次輪奸後,我沒有讓老婆吃藥,一月後老婆懷孕了。」

  「這你也能接受?」我被驚到了。

  「被欲望沖昏了頭吧,想想自己的老婆被人搞大肚子,她自己不知道,甚至
誰的種都不知道,刺激啊。」他用手指彈了彈椅子,「那次懷孕來了6個人,每
個人都要精盡人亡,我準備了紅牛咖啡和偉哥,那6個人幾乎搞了一夜,不像之
前還有顔射什麽,那次一滴沒漏,全射老婆逼裏,那個量大的,我們擡起老婆腿,
在屁股下墊枕頭都不能阻止精液從逼裏流出來,最後是一個力氣大的網友把老婆
倒著抱起來才行。後來月經沒來,去醫院查了說懷孕了。」

  「老婆沒有懷疑,以爲是我的種,天天忙著懷胎。而我看著老婆肚子一天天
大起來,卻又刺激無比。那天的6個人組了一個群,天天看我老婆肚子大的樣子。

  懷孕中,我還迷了一次,一群喜歡搞孕婦的網友操了老婆。後來實在怕出危
險,沒有搞第二次。老婆後來生下一個女孩,那6個網友還組團去看了老婆,畢
竟不知道是誰的種。剛出月子沒多久,我就迫不及待的迷上了,結果就出事了。」

  「恩,」我點點頭。

  「我沒想到老婆是哺乳期,輪奸就在老婆床上,小孩夜裏醒來,要喝奶,我
們沒怎麽想,就想著趕快安撫小孩,這邊操著逼,那邊就把小孩湊到老婆乳頭上
吸。老婆的乳頭還有其他男人的口水。結果迷藥經過乳汁進了小孩體內,小孩很
脆弱,居然一下就昏死過去。我們都沒注意,結果等發現已經晚了。那幾個網友
嚇得立刻跑了。我只能呆呆的坐著,頭腦亂極了。第二天,老婆醒來,發現孩子
沒了,瘋了跑到醫院,化驗出來孩子是安眠藥中毒,老婆自己乳汁有安眠藥成分。

  就這樣,老婆報了警,警察從我的移動硬盤裏面發現了所有的照片和視頻。」
他攥緊了拳頭,低著頭,好像要縮進椅子裏面,「老婆和我離了婚,她說是我們
殺了孩子。她還不知道孩子也不是我的。」

  「後來判了?」我問到。

  「判了,強奸罪。十年。」他歎了口氣,「這都是我的罪。」

  2個小時的訪談就這樣結束了,他被獄警帶走了,拖著腳鐐的哐當哐當聲音。

  那扇高牆的鐵門在我身後慢慢的關上,我坐進車裏,整理了一下這次采訪記
錄。「叮叮,」手機響了,「李哥,今晚我們一起再嘗嘗嫂子的滋味,藥搞到了,
哈哈。」

  我的小腹一陣升騰,看了一眼眼前的高牆和手邊的筆記本,「呵呵,下次吧,
你嫂子今天不在。」我回了過去。


                (完)
TOP Posted:2018-07-31 10:10 | 回樓主
义乌狼群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88
威望: 109 點
金錢: 108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TOP Posted:2018-07-31 10:48 | 回1樓
wjj_ljj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47
威望: 25 點
金錢: 4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7-04

1024
TOP Posted:2018-07-31 11:2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