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无声的堕落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无声的堕落
設圈套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74
威望: 9 點
金錢: 8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4-20


无声的堕落



第一章

  在远离人烟的郊区,一个偏僻灯光幽暗的角落里,传出来节奏黏糊糊的水声
响,其中夹杂着男性低沉的吼声。

  原来在肮脏昏暗并且恶臭的厕所里,一个猥琐粗壮的黑色身躯光着下半身对
着两条分开的白丝美腿中间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丝袜美腿右脚脚踝上还挂着内
裤,仔细观察这双美腿上,右脚上还挂着粉色鱼嘴蝴蝶结的高跟鞋,左脚上的鞋
子却落在边处,左脚白丝嫩足上沾满了污黄的精液,在右腿的外侧小腿肚上也有
一道精液痕迹,直接流到脚踝处。

  这个男性肥硕黑色的屁股有节奏却狠狠的往里面怂着,下身那双同样乌黑的
双腿上毛茸茸的,上身发黄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打湿,他时不时的俯下身子貌似在
舔弄着什么,发出夸张的水粘声,像是在品味世界上最可口的玉液琼浆。

  在他肥硕的屁股下面,也就是那双美腿之间不断的流出奶灰色的粘液,有些
沾在白丝大腿内侧,将白净的丝袜污染,有些直接拉成细丝掉在地上。

  维持这样的节奏过了一会儿,男性那双乌黑肮脏的双手向两边抱起白丝美腿,
形成M的形状,开始加快频率的抽插,挂在右腿脚踝上的内裤与脚尖上的粉色高
跟鞋便开始随着频率摆晃着,看起来淫靡不已,只见这个男性的屁股时不时往前
耸动,左右研磨,甚至直接向前挺近不动,发出低沉的舒爽声。

  突然,男性将那双白色丝袜美腿一下子架在自己的胸前,粉色高跟鞋终于滑
落在地,两只裹着白丝嫩白的小脚掌搭在男性的肩膀上,然后下体开始做着更加
猛烈的冲击,破旧的马桶发出咚哒咚哒的声响,下体啪叽啪叽的粘水声更加的频
繁。

  男性将搭在双肩上白丝美脚收拢在他的脸上,又传出来夸张的舔弄声,他激
动的将两只嫩白的小脚掌在他脸上抚弄着,像是用两只白丝美足洗脸似的,但是
又伸出舌头流出口水的舔弄,下身打桩般的抽插频率越来越快。突然该男性发出
恶心般的低吼声放开那双美腿,整个身子前倾压了下去,两只白丝美腿落回刚才
位置。

  男性恶心的大屁股抽搐般的耸动着,结合的地方黏糊糊的流出乳黄色的污液,
抽搐持续了10多秒中,压下去的汗背上此起彼伏着,像是要把体内最后一滴污
液怂出来。

  然后便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陈老汉是一个流浪汉,今年35岁,每天靠着捡捡垃圾来度日。

  没有自己的房子,老家在偏远的山村,他自己也不想回去找他的家人,现在
每天都蜷缩在几个流浪汉郊区搭建的脏帐篷里,看着他是很可怜,丑陋的油脸上
有着恶心的烂痘,眼睛小而猥琐,猪肠般污红的嘴唇露出恶心深黄的牙齿,不算
太年老的他身体有些微微驼,穿着一件早已发黄的白色背心,胸前恶心的脏毛与
黝黑的皮肤凸显无疑,下身穿着发黄的牛仔短裤,两只粗黑的脏腿上长满了毛发,
上面还沾染着恶心的污垢物,那双手和脚简直是乌黑无比,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
色,稍微靠近一点就能闻到他发出的恶心恶臭,混杂着身体四肢发出的混合臭味
让人根本不想靠近他,也就是他的那些流浪汉同僚无所谓。

  但是他现在的这副模样完全是他自找的,早些年他和他的朋友从农村进城在
工地打工,陈老汉天生懒散的性格令里面的工头对他很不满意,他经常为了逃工
耍耍花招,其实这都还好,有一次一个工头的老婆过来看他男人,陈老汉看见这
个女人很是漂亮,自己激动不已大胆上去搭讪,奈何自己长相太丑陋吓人被那个
女人离得远远的,于是有一次趁机摸了人家屁股一下,被惊吓的工头老婆向工头
告状,平时就对这个陈老汉痛恨不已的工头联合几个工友将他暴打了一顿,赶出
了工场,胆小怕事的他于是再也没有去找工作过起了流浪汉的生活。

  他自己并不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十分的不满,他是一个懒散,丝毫没有个
人卫生概念的人,所以现在的他除了为寻找吃的愁一下,其实也没什么。

  还有一点,他是一个十分好色的人,活这么大,不要说女人的滋味,他连女
人的下体也没亲眼看过,只有原来在工场的时候工友租一些黄片见过女人的裸体,
看完之后只觉得下体很胀很想要发泄却不知怎么办。

  现在除了寻找剩菜剩饭还有就是捡一些印有漂亮女人的杂志啊,报纸之类的,
最好就是黄色刊物,捡到了比捡到好吃的都还要开心。

  现在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操过真正的女人,不知道操逼是怎么一种感受,
他并不想要结婚生子什么的,他没有责任感而且懒散无比,只是想在他有生之年
操上一个真正的女人就好,就算女人长得很丑也无所谓。

  今天陈老汉和往常一样,睡至接近中午的时候起了床,没有洗脸刷牙的习惯
和东西,就这样走出帐篷开始寻觅今天的食物,由于这里是近郊,这个城市最近
的商圈里这还是有一段距离,陈老汉则沿着公路走着,有路过的行人便装出可怜
的模样乞讨,但是多半由于全身散发的恶臭让路人对他远远的避让开。

  每过一个垃圾桶,陈老汉都要仔细的去检查下里面有没有才扔掉的食物或者
吃剩的油汤。不久,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和他同为流浪汉的王黑狗,王黑
狗本名不叫黑狗,只是他瘦骨嶙峋加上黑黑的皮肤让人给他取了这个外号,只见
王黑狗发现了他,脸色猥琐的走了过来向陈老汉搭:「陈老汉,今天有没有收获
啊?」

  陈老汉叹气着摇摇头,「嘿嘿,你看老子捡到本什么。」说着他从背后掏出
一本杂志出来,封面上印着一位花哨的内衣女郎,色情的姿势将陈老汉的眼球吸
引了过去。

  原来这是一本内衣的写真集,王黑狗如获至宝般的拿起来贴在胸口,神色变
态扭曲。

  陈老汉靠过去对他说:「你看完了也借我瞅瞅啊?」

  王黑狗思量一会儿,「可是可以,但是要等我看完了来啊,还有以后你有什
么你也要给我分享啊。」

  「没问题!」陈老汉也面露喜色。只不过现在临近中午,陈老汉还没有获取
食物,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心想还是去人多的地方乞讨吧,仅仅是翻垃圾桶也
没有收获,便与王黑狗分开往市区的方向走去。

  在前往市区的路上,陈老汉还是习惯性的翻每一个垃圾桶,反正能找一点吃
的算一点。之后,在一个充满臭味的垃圾桶里,陈老汉发现一个干净玻璃小瓶,
里面有透明的液体,玻璃瓶盖是一个软胶的盖子。

  陈老汉略有警觉,打开盖子后朝瓶内闻了闻,有一股蜂蜜般的甜味。现在他
也饥渴难忍,就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于是便一口喝了一半,看了下玻璃瓶
上刻了200ml的字样,于是将剩余的一口闷然后将空瓶扔回垃圾桶。继续翻
找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

  辜雅涵是一名大二的学生,长相甜美可人,脸上时长挂着一幅迷人的笑脸。
性格不算开朗但也不沉闷,算是在认识的人周围比较说得上话,但是陌生人多的
话就不怎么话多的类型。为人善良但是也不天真。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充满阳光朝
气的小美女。

  自从上了大学以后。雅涵对自己的穿着打扮也开始在意起来,虽在高中时期
休息日的衣装也不失青春阳光,但是严格的校服制度与紧张的学业使得并没有花
多大的心思。

  今天雅涵上身穿粉白色镂空蕾丝衫,漏出粉嫩的锁骨与若隐若现的香肩。波
浪卷的棕黑色头发披散在后背,不长也不短。脸上简单的化了下淡妆,弹吹可破
的脸蛋上微微有些泛红。精致的眼睫毛衬托那双迷人的眼睛。

  下身穿着粉红色的百褶短裙,裙底达到大腿二分之一处。一双勾魂毫无瑕疵
的美腿套上超薄的白色丝袜,虽然是白色裤袜,但是由于D数很低,将白嫩肉色
的肤质透现出来,并不是纯白的。脚底穿着粉色鱼嘴高跟鞋,根底并不是很高。
整一套下来的直观感受非常甜美性感,但却高雅脱俗并不卖骚。肩上挎着一个纯
白的女士皮包。160mm的身高穿上高跟鞋也将雅涵衬托得亭亭玉立。

  今天她下午没课便赴约和同系的一位学妹见面,见面的地点在市区步行街的
一处露天咖啡厅出,但在她出发前往此处时便收到学妹的电话不能赴约,因为临
时社团有活动无法抽身,在电话里那位学妹向雅涵万分抱歉。雅涵却没有怪于她
并叫她好好举办活动,挂了电话后雅涵叹了口气,心想还是去咖啡厅坐坐吧,独
自一人享受一下恬静的时光也不错,反正下午也没有安排。于是还是去了咖啡厅。

  陈老汉一路逛到了市区里,这里人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现在是5月初,街
上靓丽的美女衣着都越来越少,光是随眼看看都是一双双雪白的大腿,着实让陈
老汉过足了瘾。什么穿着短袖t恤,超短牛仔裤,帆布鞋,露出白嫩的脚踝等等。
下体的肉棒也开始翘了起来。

  在走向步行街的路上,突然陈老汉将目光锁定到了咖啡厅的某处,在那里辜
雅涵正坐在座位上独自一人的喝着饮品,那宛若天仙的甜美脸蛋与光滑嫩白的肌
肤死死的锁住了陈老汉的目光,还有那双极品美腿并列斜放着。

  在陈老汉看来,这样的美女光是看着就是享受。身体里有股欲望在强烈的想
往外冲。陈老汉隔着较远的距离靠在一棵树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生怕少看一眼
便是损失的样子。

  雅涵那淡粉的小嘴唇品饮品的同时,陈老汉自己也吞了一口口水。也不知道
隔了多久。看样子雅涵准备起身离开了,陈老汉便移动身子往雅涵走过去,如同
一个变态痴汉尾随美女一般,只不过保持比较远的距离。

  过一会儿,雅涵走到人行道路边等待绿灯,陈老汉也可以稍微靠近一点从后
面观察雅涵的身体,在陈老汉的想法中,这个美女简直就是极品,也说不出所以
然,那双勾魂的肉白丝美腿被他一直盯着,要不是现在周围人很多,他都忍不住
把手伸进下面去揉搓他那发胀的肉棒了。

  绿灯到了,雅涵开始过马路,恰好她听见电话响了在接电话,突然发现右边
有一辆小车往这边驶过,虽然速度有点快但是也在减速,陈老汉好像感觉雅涵没
有察觉的样子,而且以为那小车会撞上雅涵,不知是下体控制了思想还是怎么,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推了雅涵,自己却刚好碰在已经刹车停下的车边以夸张侧
翻在小车前面,雅涵被推一把一个踉跄没站稳也摔了下,起身回头看见了这一幕。

  其实就算陈老汉不冲过去,小轿车也不会撞上,只不过会很危险。现在却酿
成了这个丑陋的流浪汉冒死救了她一把的现状。

  小车司机下车嫌弃的把陈老汉扶起来:「你找死啊,冲这么快,有没有受伤?」

  雅涵理清楚现状后也帮忙将这个肮脏的流浪汉扶起来对司机说:「你开车撞
了人怎么还这么说,要不是他的话我就被你撞了,这里明明是人行道你速度还这
么快!」

  路边围观的人也指指点点的将矛头对准司机。小车司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知道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

  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陈老汉对司机说:「小伙子,下次开慢点就好了,我没事,
就算了吧。」

  司机一听马上点点头貌似准备逃离现场,但被雅涵拦住:「怎么能算了,他
撞了你,让交警来处理,而且你看样子也受了伤。」

  陈老汉尴尬的笑了笑,小声对司机说:「你赔我100元就算了可以不?」

  司机也不想多纠缠等到交警冲忙给100给流浪汉便上车了,虽然雅涵不觉
得这样就算了,但是当事人都觉得这样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

  事情告一段落了后,陈老汉近距离看着雅涵漂亮的脸蛋,能够闻到雅涵身上
淡淡的香水味,强烈的忍住自己的欲火,同时雅涵也发觉闻到一阵恶臭。

  毫不疑问是这个救了她的流浪汉发出来的,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已经失去原
来的颜色了,但是雅涵努力让自己不皱起眉头,和蔼的说道:「老伯,您叫什么
名字?你到底有没有受伤?」

  陈老汉晃了一下连忙回答道:「哦,我姓陈,也没怎么……受伤,就是脚和
背有点疼。」

  「那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妹子。我这贱骨头指不定撑不到好久。」陈老汉开始装可怜般的
自嘲起来。

  雅涵也不知道怎么说,一方面他救了自己。一方面又觉得这个人身上太肮脏
了,味道令人反胃。于是说:「那陈伯伯您住在哪?要不我把你送回去?」

  陈老汉听了之后非常喜悦又可以和这个美女妹子呆一段时间了,于是连连说:
「好的,我家在市郊西华路附近。」心想可以和这妹子多呆20分钟了。

  于是雅涵在路边开始招呼出租车,陈老汉却失望起来,却又不好说陪自己走
回去。

  上了出租车,雅涵表示很自然的坐在了前座,她实在有点忍受不了这股味道,
出租司机也嫌弃陈老汉肮脏的躯体,但是身边有个如此漂亮的美女也就不说什么
了。

  很快在沉默中车子开到了目的地,雅涵说道:「您家就在这附近吗?要不我
送你到家?」

  当然雅涵希望他回答不用,但是自己想礼貌一些。此时陈老汉脑袋在飞快的
转着,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多看雅涵几眼,但是却回答:「额……不用了。」

  说完就骂自己傻逼。打开车门,脑袋灵光一闪,装模作样的一瘸一拐的走着。

  雅涵看上去有些不忍,突然走着的陈老汉脚一歪扎实的摔在了地上并哎哟的
叫了一声。雅涵摇摇头付给司机车费下了车,走过去扶起在地上的陈老汉,说道:
「要不我还是送你到家吧,你家在附近哪里?」

  陈老汉心里暗爽了一把,说道:「哎,还走个几百米的样子吧。」

  雅涵近距离闻着他身上的恶臭扶着他走着。陈老汉说道:「妹子你真好啊,
我这个烂命你一点都不嫌弃。」

  「哪里的话,你不是救了我吗,这是应该的呀。」雅涵心想老老实实送到家
看要不再给他几百块钱,自己的良心也就安稳了,虽然这个陈老汉又臭又脏,而
且眼睛不时的在她身上到处瞟着,但好歹人家不顾安危来救自己。忍忍就算了。

  此刻的陈老汉下体已经胀得不行,邪恶的念头开始在脑海中形成,不然回到
了烂帐篷,就再也没机会了。如果真的能操成这个小美女,那简直就是死了都值
得。这个念头愈发膨胀,走着走着,发现旁边有一废弃的厕所。突然说道:「妹
子,不瞒你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先去拉个屎。」

  雅涵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当然好的。」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走进厕所。一进厕所。陈老汉便开始行动起来,他脱掉衣
服和裤子,将手伸入下体好好的揉搓了下发硬的肉棒,走了一圈看有没有什么好
办法之类的。

  在外面,雅涵终于踹了口气,大口大口了呼吸了几下,有几次她都觉得自己
不行了,这陈老汉是不是从来都不洗澡。希望这事能早早结束。

  过了好一会。雅涵见他还没出来,便在厕所外面不远处想问问。突然听见咚
的一声伴随着哎呀的大叫。

  雅涵吓了一跳在外面问道:「陈伯伯你怎么了?」

  「妹子,我不小心摔倒了,哎哟,你看能进来扶我一把不?哎哟……哎哟
……」

  雅涵不知所措的说道:「这里是男厕所啊,我怎么能进来啊。」

  「放心吧,妹子。这里面没有其他人,哎呀疼死我了,我也屙完了屎,裤子
已经穿上了。」

  这时雅涵直觉感到有点不对。但是还是觉得没什么,叹了口气慢慢了走了进
去。

  突然间,进去的一刹那,一只黑肥手握着一块黑布堵向了她的嘴,来不及反
应的同时她的双手被另一只手卖力的握住了。

  看见全身赤裸的陈老汉露出奸笑扭曲的表情,握住双手的陈老汉用力一拉将
雅涵背对抱在自己的怀里,反应过来的雅涵随即开始挣扎喊叫起来,但是这蛮荒
的郊区加上堵在她嘴里的恶臭内裤让她也喊不出来。

  她感觉到一阵眩晕,刺鼻的恶臭让她差点晕过去,随即陈老汉那肮脏的双手
开始在雅涵的胸前与大腿间肆无忌惮的游走起来,虽然还隔着衣物和丝袜,但是
陈老汉此刻的性奋早已报表,伸出恶心的肥舌头舔弄雅涵嫩白的颈侧和面颊,感
到恶心的雅涵拼命的挣扎,但是明显感到陈老汉使出最大力气框住她,有只手伸
入百褶裙底乱摸自己的下体。另一只手大力的揉搓自己的胸部。

  雅涵完全慌了神,开始感到害怕起来。

  陈老汉嗅着雅涵散发的体香与香水的香气,口水黏答答的流在雅涵的颈部和
锁骨上,变态般的踹息声彼此起伏。

  他那赤裸浑身黑毛加上肮脏的身体紧贴着雅涵的后背,于是,他用力的将雅
涵面朝他按坐在不干净的马桶上,晶莹剔透的双眼流下眼泪,激发了陈老汉更加
变态的兽欲。

  雅涵弄掉了嘴里肮脏的内裤泣声的说道:「求求你了,不要这样,你要什么
我都答应你!」

  面相彻底扭曲的陈老汉喊道:「老子今天就是要操你,老子从来没有操过女
人,你就满足我一下,你肯定也会爽的!」

  「你个禽兽!我一定报警抓你!」

  「哈哈!老子烂命一条,爽完你我就是死了都值,抓我进去老子还有牢饭吃!
现在你要是再他妈不配合老子,老子弄死你奸尸都可以!在这荒郊野外,看谁来
发现你!」

  穷凶极恶的陈老汉卡住了雅涵的脖子,吓傻的雅涵双手双腿不敢乱动了,得
意的陈老汉大摇大摆的坐在雅涵的大腿上,厕所本来的恶臭加上近距离赤裸身体
的陈老汉让雅涵根本无法呼吸。

  看见不敢动弹的雅涵委屈的表情,陈老汉贴上雅涵突然吻上了她的嫩粉的小
嘴。将嘴张大舔弄雅涵的美唇,呼出的恶臭让雅涵再也受不了了一下子晕了过去。

  陈老汉性奋的在雅涵嫩滑美白的脸蛋上舔弄吸允着。如同在品尝最好吃的食
物一般,满脸横肉加上粗糙油腻的脸在雅涵胸前磨着,起身后,发现雅涵晕了过
去。陈老汉邪恶的淫笑想到这下老子可以尽情的玩弄了。但是下体的肿胀迫不及
待的想要先来上一发稳稳神了,刚才肉棒顶着雅涵屁股的时候由于自己的抽动和
雅涵的挣扎差点就射了。

  于是他骑到雅涵的胸前露出那根恶心恶臭的肉棒,上面粘满了污垢,有尿液
干后的斑痕,汗液以及各种污垢物,毛茸茸肮脏的阴毛戳在雅涵的脸蛋上,于是
他将肉棒龟头处轻轻的顶在雅涵那粉嫩湿润的玉唇上,左右的研磨,爽快的感觉
直冲脑皮。

  看见如此清纯美丽的脸蛋被自己恶心肮脏的肉棒顶在嘴唇上,性福感柔然而
生。接着他再往前顶撬开了雅涵的小嘴用手将洁白的牙齿张大,然后一口气插了
进去,雅涵的鼻子以及脸旁都被臭肉帮的阴毛覆盖,两颗黑乎乎的卵蛋轻吻着雅
涵的下巴,口中湿润温暖的感觉让陈老汉舍不得拔出来,过来10多秒后,他还
是缓慢的抽插起来,他不想过早的将雅涵给弄醒了。

  随着精关把受不住,他用双手扶着雅涵的后脑挺着肉棒做最后的冲刺,但是
突然在射精的那一霎那,由于肉棒污垢太厚加上雅涵口水的润滑,还有之前陈老
汉将雅涵的嘴唇弄的湿油油的,肉棒在口中射精的同时由于抽搐被顶出来了,恶
心的浓黄臭精液继续喷洒在雅涵的嘴唇上,脸蛋以及鼻子上,射精过程长达半分
多钟,浓厚的精液,顺着嘴唇和脸蛋流到下巴和脖子,还有胸前锁骨上,射精完
成后望着这精致的面孔被自己的污秽物所覆盖,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也庆幸没有在嘴里完全喷射出来,不然肯定会把她给呛醒。变态的陈老汉俯
下身子继续舔弄刚被精液污染的脸蛋将精液混合自己污垢的口水用舌头送入雅涵
的口中。弄得她脸上,颈上还有胸前都粘滋滋的,看起来更加的淫靡不堪。

  陈老汉的下体又开始有反应了。这时,陈老汉开始近距离仔细打量雅涵的整
个身体,柔白透肉的丝袜包裹着的两双嫩白修长的美腿是陈老汉接下来要重点玩
弄的对象,但在之前,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先拉起粉白色镂空蕾丝衫,露出洁白光
滑的细腰与腹部,还有白色蕾丝边胸罩包裹的乳房。

  陈老汉俯下头用舌头舔雅涵的腹部,就连小巧的肚挤眼都不放过。之后隔着
胸罩揉搓雅涵的乳房,雅涵的乳房是属于那种不大不小的类型,就cup来说应
该是B到C左右,但是却很挺立。陈老汉拨开乳罩,两只美乳就跳了出来,陈老
汉立即用嘴夸张的吸允起来,光滑嫩白的乳房在他的玩弄下变换着各种模样,粉
色的乳头被他用粘臭的舌头不停的吸着,舔着。或者将整个肥脸埋进双乳之间左
右舔弄呼吸。

  这种快感几乎让陈老汉差点不能保持清醒。接着他不舍的离开了被他弄得有
些粘脏的乳房。握住一只脚踝将雅涵的一条美腿提了起来,另一只手开始在柔白
色丝袜美腿上摩挲着,通过手传来的这种细腻光滑的手感他试着将脸放在雅涵的
脚背上,伸出舌头沿着脚背开始舔弄到小腿,流下一道道水渍。这种感觉欲罢不
能。

  他脱下这只脚上的高跟鞋,将脸贴在被白净丝袜包裹的小脚掌上进行摩挲踹
气,除了有一点轻微的汗味和高跟鞋皮革的味道外,没有什么其他味道。他将包
裹着丝袜的脚趾舔入嘴中进行吮吸,污臭的口水浸湿了柔白的丝袜将雅涵脚趾上
的肉色肤质透了出来。

  陈老汉越老越亢奋不时的将整个脚前都含入口中发出淫荡的水声,然后离开
被恶臭口水污染的白丝小嫩脚,将又硬起来的肉棒贴在湿润的脚掌上摩擦着,这
种另内变态的快感深深的刺激着这个重来没用碰过女人的陈老汉,这些招式都是
通过以前看黄片或者变态欲望形成的,他今天想将雅涵所有的一切都占为己有。

  研磨了一阵之后,他觉得自己开始把持不住了,双手胡乱的在两双美腿上抚
摸与捏弄,同时咳了一口污臭恶心的浓痰口水在雅涵包裹着丝袜的私处上用手抹
匀,然后将双腿并拢立起,整个身体贴在这双美腿上,脸在嫩足或者小腿上抚弄,
黑硬恶心的肉棒插入白丝大腿之间紧贴着私处,然后开始抽插起来,丝袜的光滑
加上口水的润滑使其插起来十分的享受。

  脸部在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踝处和另一只被口水浸湿的丝袜脚掌上不停的舔
弄,配合其肉棒的抽插,简直用天堂般的享受来形容,于是开始有射精感觉的陈
老汉开始加速了,两双丝袜脚上的口水开始飞舞,动作也越来越夸张,突然他面
部狰狞的在脚背处用牙齿将丝袜撕开一个小洞,舌头直接舔弄起丝袜里面的嫩白
脚趾和脚背,同时下体开始疯狂的抽搐起来,精液直接从两腿之间喷在光滑的玉
腹上然后肉棒顶在雅涵私处继续喷涌,将下体弄得污黄不堪,然后扔掉穿着高跟
鞋的那只美腿,将肉棒插入之前左脚掌的丝袜破洞里,一股一股的喷涌进去。

  精液流入丝袜与嫩腿之间的区域,将脚掌,脚踝与小腿内侧染成一片污黄,
被染深色的白丝湿漉漉的精液一条一条的流在小腿上染上,与腿上其他洁白的区
域形成强烈的对比。

  被精液与口水污染的下体将白色蕾丝内裤也透了出来,陈老汉夸张的将私处
的裤袜撕开一个洞口,开始直接用手抚摸雅涵的下体,性奋的他如同做梦般的狂
喜,接下来,正餐要开始了。

  他拨开挡在阴唇上的内裤,粉嫩的阴唇展现在他的面前,雅涵的阴毛有些稀
疏,而且很整洁干净,看得陈老汉直接将肥臭的大嘴舔上阴唇,此时雅涵开始嘴
里发出有些嘤嘤的声音,陈老汉觉得她也快醒了,在不间断的舔弄如同粉色花瓣
般的阴唇之后,将舌头插进去摆弄等。

  湿漉漉的阴唇如同魔咒般的吸引着自己,他吐出一大口口水涂抹在恶臭肮脏
的肉棒上,还是将双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粗硬的臭肉棒开始顶往粉嫩的阴唇上,
酥麻的快感刺激着陈老汉的神经。

  他吐艳一下用力往前一顶,雅涵便痛得失声叫了起来,当然同时也清醒了。
粗黑肉棒一下插了进去,当雅涵发现这一残忍的事实时,早已泣不成声,阴道内
壁细软的颗粒肉吸裹着陈老汉的肉棒,并且紧紧的包裹着,那种湿润,温热以及
紧凑的感觉让他完全无法思考。

  这就是操逼的感觉吗?这真是太爽了!处女膜在他用力一顶早已破裂,流出
的血液也在陈老汉不断的抽插中混着肮脏的液体给覆盖掉了。

  雅涵失声道:「拔出来啊,好痛!」

  陈老汉紧紧的盯着她,「没事一会儿就不痛了。」

  放开双腿俯下去舔吻她的脸蛋与嘴唇,下体打桩般的耸动。

  淫靡的抽插与水声在这个昏暗的厕所里回响着,雅涵慢慢习惯了这令人作呕
的恶臭,下体硬烫的肉棒在她体内不断的出出进进,她感受到阴道火辣辣的感觉,
但是却有不痛,带有一直很舒爽的感觉从下体弥漫到全身,只不过她不想表现出
她在这个肮脏恶心的流氓的抽插中有快感。

  不知怎么的,这股恶臭的气味,陈老汉的臭味就像有了催情一般的效果,雅
涵的脸蛋变得粉红,身上也冒出细腻的汗珠,陈老汉沉浸在下体舒爽的抽插中,
没有发现雅涵的变化,他不停的舔弄着雅涵的丝袜美腿,又或者张大肥嘴去舔雅
涵的脸蛋甚至鼻子。

  渐渐地,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雅涵明显感觉到每次肉棒的抽插带来的快感
如同洪水般袭向她的身体与大脑神经处,快速的耸动让雅涵失声哼了一次娇媚的
声音,陈老汉听见后愈发狂烈的抽动。

  终于雅涵坚持不住,她居然高潮了,同时将手轻捂住发出阵阵娇声的小嘴,
眼神微微半闭,身体也愈发湿亮阴道的一系列抽搐和阴精。

  对肉棒的冲击带来的快感,让陈老汉爽得直翻白眼,俯下身子伸出舌头在雅
涵泛红的脸颊上粗鲁的吼叫着,舌头上恶心的口水滴落或流在雅涵的嘴鼻上。

  此刻雅涵高潮后的余韵被陈老汉继续疯狂的抽插又带动了起来,自己也陷入
情欲的深渊处,觉得这恶臭的舌头与口水也不再恶心。

  癫狂的陈老汉发出最后疯狂的冲刺,野兽般的吼叫在这封闭的厕所里尤其
响亮。

  终于在将舌头舔在雅涵脸颊处翻着白眼,雅涵轻声的娇叫声中,陈老汉一股
一股浓厚的污精喷射入雅涵的体内。

  在射精的同时,雅涵那双迷人的美腿轻轻的交叉搁在陈老汉肮脏肥黑的屁股
上,像是要帮助他榨精一般,污臭的精液灌满了雅涵的阴道,还在阴道壁与黑肉
棒之间的缝隙中流出来。

  陈老汉一直保持着射精的抽搐动作,持续了近30秒,雅涵鼻子与口中轻微
的喘着气,被自己冒出的细汗还有陈老汉恶心的口水体液将脸上干涸的精液重新
润湿了。

  陈老汉射完精液的肉棒没有变小,一直插在雅涵的阴道里,享受着着高潮后
的余韵。

  两具湿润的肉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只不过雅涵白嫩的肌肤与陈老汉黝黑毛绒
的躯体形成强烈的对比。

  保持这个姿势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陈老汉将黑油的肉棒从雅涵的阴道里
抽了出来,阴道口立马又缩回原来的豆粒大小,只不过同时从这个小口中缓缓不
停的流出浓稠污黄的精液。

  陈老汉此时身体感觉很累,但是意外的是,他的下体肉棒包括腰间并没有发
酸,或者肉棒软下去。

  看着雅涵瘫坐在马桶上,从脸上到颈脖处,还有胸口前,都是湿哒哒发光油
腻的样子,两只美乳被弄得湿润且黄黑,腹部还有一滩干涸的黄黑精液,下体便
是一片狼藉,还在不断的流出浓稠的精液,双腿上白净的丝袜有一些乌黑的手印,
左腿从白丝小腿处干涸的精液发黄分几条延伸到小脚处,整个小脚掌变得污黄不
堪,还有一个丝袜洞口。

  风云这近4个小时。是陈老汉完全无法想象的感觉。现在神志清醒了,虽然
之前抱着管你mb先爽了再说,反正人生来一次也死而无憾的想法,但是现在胆
子又小了起来。

  他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翻开雅涵的小包,从钱包里拿走现金,并且从学生证
和身份证了解到这个小美女叫辜雅涵,20岁。是市立交通大学大二的学生。同
时夺走她的手机照了几张特写后,慌慌张张的冲出厕所朝远方奔去……
TOP Posted:2018-06-19 08:33 | 回樓主
入骨叁分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107
威望: 96 點
金錢: 66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0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6-19 11:45 | 回1樓
tjyyt0404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607
威望: 56 點
金錢: 1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6

这就堕落了?
TOP Posted:2018-06-19 15:0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