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特殊嗜好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的特殊嗜好
雪花的迷茫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13
威望: 11 點
金錢: 13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4-15


我的特殊嗜好



  我叫张婷婷,今年22岁,是个小型私立学校的教师。我的相貌还是很漂亮的,166的个头,三围却有36,23,36。特别是E罩杯的乳房,更始惹得不少男人冒火,追求我的男人也很多,但我还是单身。

  因为我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嗜好——SM。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幻想着自己被许多男人肆意姦淫凌辱,任他们粗暴地蹂躏我的巨乳,用粗壮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和屁眼。也许是我太淫蕩了吧。以前交过几个男友,都无法满足我,只好分手。

  当然平时在外面我会穿得很端庄的,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H市男子私立中学教师,所以我平时会是一副正经的样子,虽然常常在没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书刊时忍不住心跳加速,但至少我还能强板着一张脸教训他们。

  「唔……好舒服……嗯……哦……哦……」

  我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淫穴,VCD机里还放着激情的色情电影。没错,我在手淫,我是个淫蕩的女人,这样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

  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根手指深深插入阴道中抠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但我的小穴却越来越痒,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

  「真想……插入……大肉棒……哦……哦……」

  对了!黄瓜!我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忙找了出来,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我看得淫水猛流,忙将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穴口,轻轻推进去。

  「哦……好……好粗……啊……」

  我一边抽动黄瓜,一边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干着。黄瓜在满是淫水的阴道里抽动,发出「噗兹噗兹」的声音,我越抽动越快,终于,我泻身了,身体不停颤抖着,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

  第二天休假,睡得挺晚的,已八点多了,爬起来洗梳一翻后,决定去买份早餐。

  回来时看门的老头递给我一个邮包,我回到家拆开一看,大吃一惊,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足足有一叠相片,全是我平常手淫时的「艳照」,每一张都清晰无比,其中还有几张正是昨天晚上的,照片上的我两腿大张,粗大的黄瓜深深插在阴道里,样子淫蕩无比。

  还带有一副玩具手铐,一个黑色眼罩。

  信封里还有一张纸条,让我立刻打一个电话,否则照片暴光。

  我当然只能照做,电话通了,是一个男声。

  「你,你想怎么样?」

  「哦,你是那个淫贱女吧?嘿嘿,告诉你,以后要按我的话做,否则后果自负!不过反正你也是个贱货,也没什么关係吧?」

  「啊,我……」我竟有一些兴奋,我的确很下贱啊,「你,你想怎么样?」

  「我?哈哈哈~~我当然想满足你的变态慾望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大笑,可以听出决不是一个人的笑声,「听好了,明天晚上12点,一个人来北郊公园,到动物园的那个公共厕所,带上你的黄瓜和手铐和眼罩,按我说的做。」

  说完电话就挂了,我呆立了良久,心里竟莫名地兴奋,最后决定按他说的做。

  第二天晚上。

  北郊公园的一个公共厕所,男厕里面一片漆黑。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开灯的话,里面的景像一定让他吃惊或是兴奋不已---个戴着眼罩的美女跪在最深处的小便池边,一副手铐穿过上方的水管拷住了女人的只手,女人的下身插着一根粗大的黄瓜,全身只有红色的吊带丝袜和高跟鞋,两颗丰满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轻轻起伏着。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张婷婷。我按照电话里那人的吩咐,已经这个样子等了十几分钟,这种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却不会动的黄瓜,让我的小穴淫痒难耐。我没有手铐的钥匙,要是那人不来……

  或是来的是别人……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这么想着,又过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几点了。

  我听到有开灯的声音!本能地抬起头来,却因为眼罩的关係什么也看不到,我感到一阵恐慌。

  「哈哈……我就说了吧,这女人根本就是个贱货,一定会照办的。哈哈。」

  是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同时还有几个不同的声音在笑。

  因为声音太杂,根本分不清有几个人。

  「我只想拿回那些照片!」女性的矜持让我这么说出口。

  「靠~~哈哈…你还以为自己是淑女啊?想想你现在的模样吧。」

  另一个声音叫道。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应该是两个人,朝我走过来。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就在身边了。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摩着。

  「别……别过来,你想干什么!」我叫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只手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上,「贱货!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想让更多人来轮姦你吗?给我安静点!」

  我当然不想,只好闭上嘴。这下耳光竟让我有种兴奋,多年来的被虐待狂血液好像稍微得到了满足,乳头微微挺立起来。

  这一反应让另一个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向外拉扯,微小的痛楚只让我更加兴奋,两边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硬了。

  两个男人都笑了:「操,这贱货奶头都硬起来了,还嘴硬啊!」

  两人说着,开始分别玩弄我的身体。一个人把两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挤压揉捏它们,我能感觉到自己引以为豪的硕大乳房在男人只手的肆意玩弄下,不断变换淫靡的形状,同时阵阵快感也从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腰肢,迎合男人的动作,呼吸声也越来越粗。

  「嘿嘿,发情了啊。」一个男人说着,把手伸到我的下体,扶住因为我淫水的湿润几乎滑下的黄瓜,将其又插回我阴道深处,开始慢慢地抽动。男人边做边问道:「怎么样啊?刚刚还装淑女啊,这么多淫水,根本就是个蕩货嘛。」

  「嗯……唔……」

  上下两处的快感让我不由得哼哼起来。两个男人又是一阵大笑。

  「啊……啊……呵……呵……」

  玩我乳房的男人改变了玩法,他分别捏住我的两个乳头,用力地拉扯,又扭又拧,这粗鲁的玩法让我只乳房的快感更剧烈,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同时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黄瓜抽动的速度,黄瓜快速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顶到我身子的最深处。

  「啊……不……不要……哦……好……好爽……不……不行了……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发出阵阵淫蕩的叫声。

  「这就忍不住了吗?贱货,是不是想被干了啊?」一个男人大声问道。

  同时我感觉到自己右乳头被狠狠地拉扯起来,「啪」的一声,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我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慾望,说:

  「是……啊……我……我想被干……哦……给我……」

  玩弄下身的男人这时候竟突然把黄瓜抽了出去,巨大的空虚感让我的下身痒痒难耐。我的身子也随着向前挺出,这个动作落在男人眼里一定淫蕩极了。又是「啪」的一声,我的右边乳房也挨了一下。

  「靠,给我好好说清楚,想要什么啊。」

  「哦……想……想要大鸡巴……大肉棒……啊……」

  「我想被男人干……被大肉棒干……哦……哦……快……」

  我已经没了羞耻,大声说。

  「哈哈…真是贱货啊,来,好好服侍我们的肉棒,一会就干得你合不拢腿!」

  很快,我就感觉到两根发烫的、散发着独特腥味的肉棒贴到我脸上,在我的嘴角不断摩擦着。我毫不犹豫地含住一根,细细地舔弄。

  先用舌头清理了一遍上边小便留下的垢污,然后深深地含入,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过了一会,嘴里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马上放了进来,我也来者不拒地舔弄。

  就这样,两个男人轮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务,我舔弄一个的肉棒时另一个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体。

  「很好,贱货,现在让我来试试你的小穴吧,嘿嘿。」口交了一段时间,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说道,「站起来,蕩货。」

  我乖乖起立,但手依旧拷在水管上不能动,眼睛也依旧蒙着,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开两腿,弯腰伏下身去,直到脸几乎贴到小便池中为止。这样的姿势让我肥白的翘臀以及淫汁横流的小穴呈现在男人面前。而多年不曾沖洗的小便池中的骚味不断往我鼻子里钻,刺激着我的变态慾望。

  两个男人并不着急,用火热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阴道边缘慢慢摩擦。这不但不能解决我下体的淫痒,反而使阴道深处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我就快被这样的慾火折磨疯掉了,完全放弃了抵抗,而是不知羞耻地摇动自己的屁股。

  同时叫道:「不……不要……折磨我了……哦……哦……」

  「快……快插进来……干我……啊……啊……」

  「嘿嘿,怎么,刚才还是很贞洁的啊?现在就扭着屁股求我们了?」一个声音说着。

  「啊……我……我不是淑女……哦……我……我是……下流的贱货……」

  「啊……我……想要大肉棒干……啊……啊……求……求求你们……」

  「怎样都可以……干我……啊……快点干死我吧……哦…………」

  我快要崩溃了!大声说。

  「错!你不是贱货,而是一只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是不是?说。」

  「对……我……我是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

  「我喜欢……被大肉棒……大鸡巴……狠狠地……姦淫……啊……啊……」

  「哈哈,很好,记得你今天说的话哦,这是奖赏你的!」一个男人说。

  接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龟头顶在我的阴道口,狠狠地插进来了!我空虚的阴道立刻得到巨大的满足,那男人的肉棒的确很粗壮,我的小穴被撑到最大,才勉强容纳下这么大的肉棒。

  他的抽插也是几乎次次都刺入我体内的最深处,有好几次都几乎顶进子宫了。我也配合着他,扭动我的屁股。

  「唔,好紧的贱穴,好会扭的屁股!」那男人称讚了一句,他像打桩机一样,一下又一下地姦淫我的淫穴,同时手也不闲着,不时地伸到前面来揉捏我的巨乳,又或是虐待试地打我屁股,「劈啪劈啪」

  的声音就在着无人的骯髒厕所迴响。我还听到有相机拍照的声音,看来我淫蕩的摸样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沉沦在这巨大的快感之中。

  「啊……啊……好……好爽……哦……顶到……子宫了……」

  「哦……再……再用力……对……啊……要……要洩了……」

  「啊……我忍不住了……啊……啊……」

  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下,我没有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那男人又抽动了一会拔了出去,这时另一个男人就立刻上来,接着干我。然后另一个人又拍照。

  我的高潮几乎没有停过,淫水不断地被男人的肉棒带出来,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脚跟处!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硕大的乳房像是两个吊钟一样,不断地随着男人的抽插摇摆。

  我已经顾不得是在个公共厕所中了,嘴里胡乱地叫着:

  「好……哦……用力……狠狠地干我……啊……啊……干我的小穴……」

  「哦……好……我……爱大肉棒……啊……干死我吧……啊……啊……」

  「哈……哈……捏我的乳房……啊……啊……用力……哦……又……」

  「又高潮了……啊……啊…………」

  两个男人轮流交换着姦淫我,这男人总是在将要射精时拔出,换个人缓一口气,以便更持久地姦淫我的身体。

  这样不间断的性交却让我一直在高潮的颠峰,主动权完全被两个男人控制了。我已经记不得在自己体内的是哪一根肉棒了。

  高潮了好几次,已经不记得了。我完全被这种淫蕩的快感包围了……

  后来两个男人分别射在我的只乳上,然后给我戴上胸罩,让他们的精液和我的乳房一起被包裹起来。接着又拍了几张照片,才把手铐的钥匙交到我手里。

  起先打电话的那男人叮嘱说:「贱货,这胸罩今天你戴好。要记住刚刚你求我们的时候说过的话哦,乖乖听我们的话啊,嘿嘿,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知道没?」

  我癡癡地点点头,身心都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之中。整个人像一摊软肉似的软软地靠着小便池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有力气把手铐解开把眼罩摘下来。

  那两个人估计已经走远了,我看见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地板都被我的淫水打湿了一大片。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自己说自己是母狗一类话的情景,羞愧之中竟还有种莫名的兴奋。

  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姦淫蹂躏,被他们当作犯贱下流的好色母狗来对待,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羞辱……

  我静静地想,这不正是我心中的慾望吗?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胸罩里,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放进嘴里细细品嚐。鹹鹹的、有股特别的腥臭味,心想果然淫蕩的确是自己的本质啊。

  天快亮了,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蹒跚地走出了这个厕所,趁着没多少人注意到我这副摸样的时候,赶紧回家去。

  回到家后第三天,我刚要出门上班,就收到一个邮包,我已经猜到会是自己的照片。果然不出我所料,是那天晚上在公厕的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晰,上边那个赤身裸体表情淫蕩地翘起屁股,正被一个男人姦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谁?

  邮包里有几条性感的内裤以及三支粗大而造型各异的电动阳具,每一根都足足有三、四根手指粗,分别为红、黄、透明的颜色。

  红色的比较像真人的肉棒,只是多了一个毛毛的羊眼圈;黄色的布满了一颗颗小珠;而通明的最可怕,週身像狼牙棒一样的突起,龟头巨大还带有金属小粒,说明书上还说明可以放出安全电流!

  天哪!如果把这个插进我的小穴里……

  我打了个冷颤,又兴奋又害怕,但能感觉到还是兴奋的心理较为多些。看来我真的是不可救药的变态狂啊!

  最后邮包里还有一个肛门用的肛珠,九颗胶製的硬珠子连在一起,而且一个比一个大,最后那个竟似乎比鸡蛋还略大一些,连着一个大号的肛门塞,一根短绳子扣着一个小环挂在末尾,看来是将其拉出来时用的。

  就在我心里忐忑不安地看着这些露骨的淫具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我有些紧张地拿起电话听筒,是他们,是那个男人!

  「怎么样啊,礼物收到了吧?兴奋起来了没有啊,骚母狗。」

  男人调侃地笑着说。

  「收到了……你……又想怎么样?」

  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的声音里反而是期待的成分居多。

  「哈哈哈哈……」

  那男人说,「应该很兴奋吧?我能看见你还紧紧握着它们不放啊。」

  「你……你能看得到我?」我紧张地环顾四周,到底他在哪里呢?

  「嘿嘿,不用看了,我在你窗口对面的高楼里用高倍望远镜看着你啊,骚母狗。」

  那个男人说。我自然反应地向窗外看去,但是那栋楼稍微远了些根本就看不清。但至少我现在知道有个男人正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应该是兴奋吧,我想。

  「好了,」那男人说道,「现在起,你要随时接听我的电话,记得用免提,好随时照我的话去做,嘿嘿。知道了吗?」

  「我……」

  出于女性的矜持,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感觉到自己手上紧握着的电动阳具,心里淫蕩的血液在翻腾氾滥,我乖乖地说,「是……我知道了。」

  「嘿嘿~很好!」男人说,「现在,你把那串珠子塞进你的骚屁眼里去!」

  「这……可是……上班了。」我感到很为难,教师的职业不允许我迟到。

  「可是?你想违背我的意思吗?想做网路上的色情明星是不是?

  你只不过是头母狗罢了,赶快照我说的做!」那男人恶狠狠地说。

  「啊……是,我……我照做就是了。」我乖乖地屈服了。我不敢违背那男人的意思,又或是我内心根本不想违背吧。

  我把电话按下免提,很快地脱下短裙和内裤,準备拿起肛珠塞进肛门。

  「慢着,要把窗帘完全拉开,把屁股对着窗户做,不然怎能让我看清楚呢?嘿嘿,还有塞进去的时候要一颗颗地报数哦!」

  「是……」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然后转身跪下屁股高高翘起朝着窗,现在的我看起来一定淫蕩到了极点:一个上身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正在窗口边跪着,雪白的屁股高挺着对着窗外面,还用手将两瓣臀肉尽力分开,让菊花似的屁眼露在空气中!!

  「请……请问……可以开始了么,我,我会迟到……」

  我不敢妄动,对着电话问道。

  「嘿嘿,当然可以,再不开始的话我们美人儿的骚屁眼都等不急了吧?」那男人用藐视和羞辱的口吻说道,「记得要用嘴巴好好滋润那些珠子哦,免得你的骚屁眼嚥不下去啊,哈哈……」

  「好……好的。」

  我一面回答,一面伸出舌头仔细地舔弄面前的肛珠,直到每一颗珠子都沾满了我的口水为止。那九颗珠子经过唾液的洗礼,每一颗都泛着淫蕩的光泽,这个画面触动到我的色慾,下身都已经开始分泌淫液了。

  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我拿起肛珠,将它们送往我的屁眼。

  第一个……

  我感觉到屁眼已经和肛珠接触了,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好羞人的感觉。但这能让我兴奋。

  这……我算是被迫的吧。我自己掩饰自己的淫蕩在心里说。

  但手却不停下来,将第一个珠子按进了肛门。感觉到异物的侵入,肛肉立刻缩紧,包裹着那颗珠子。

  「哦?已经流水了啊,果真是淫贱得很呢,把屁股露在窗口让别人欣赏,还自己塞进肛珠,已经兴奋了啊?」男声又响了起来。

  「是……」我竟有些情不自禁地回应道,「我……很兴奋……」

  「哦?哈哈……」

  男声说,「那就快点做啊,把九颗珠子都用你的骚屁眼吞下去!」

  「好……好的……」

  我听话地照做,手上加快了动作,珠子一颗比一颗大,也一颗比一颗更难塞入。却也给肛门带来更大的充实感。

  那男人不允许我放慢动作,我只好更加用力,肛门被不断撑开塞入异物,加上男人不断用侮辱的语句刺激我。我的小穴却已经氾滥成灾了,淫水顺着大腿不断流下去……到九个球完全进入的时候,连地板都打湿透了。

  「很好,嘿嘿……」

  那男人说,「现在,你挑一条内裤出来穿上,就可以上班了!贱货,记得不准穿胸罩啊!」

  「啊?这……这样怎么可以?」我猛然反应过来,脱口而出。

  「怎么?你不想去了吗?还是还要加点东西?」男人毫不客气,「去上班吧,记得我会叫人检查你的,你要乖乖听话哦,如果被我发现你……」

  我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挑了一条红色的透明薄纱内裤穿上,这条内裤实在很小,我浓密的阴毛根本就不能掩住,但另外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好将就了。

  接下来按照那个男人的意思穿好着装,天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是这个样子:深蓝色的工作服下一丝不挂,两颗巨乳将衣服顶得山峰一样的突起,连最顶的扣子都扣不上,一走起路来乳房晃动得几乎要跳出来!这哪里像是个教师?根本就是路边叫卖的婊子!

  但是无可奈何,我只好这么出了家门去上课。

  一路上,我可以感觉得到有许多男人注意到了我的样子,一道道火辣的目光似乎已经透过衣服在直视我的身体,还有人向我吹口哨,一些中年的妇女用厌恶的眼光看我。我想他们一定把我当做是路边的妓女了。

  那件衣服实在有点小,我那丰满的乳房有好几次差点撑出来了,我不得不放慢步子走路。

  甚至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有一次较为急促的剎车,我身子向前猛倾,右边乳房竟然挣脱了衣服跃了出来!还像只大白兔子一样在空气中抖动个不停,我手忙脚乱地把乳房塞回衣服内,幸好还没多少人坐车所以没人看到,我将衣服尽可能地掖好,下车去学校。

  但是在学校里,我还得保持我的威严,用最严厉的面孔对待我的学生,因为我教的班里有不少问题学生,实在是太可恶了,梢不留神他们就兴风做浪。

  而今天,高原这个问题学生之王又一次闹事了,只是,这次和以往有很大的区别……

  「高原!你又一次在课堂上看这种书!」我把高原叫到办公室,把刚刚没收来的一本《S&M》摆在桌面上,喝骂高原道。

  平时的高原虽然敢做些坏事,但对我还是有几分惧怕的,但是今天不知怎么了,想是并不在乎的样子,吊儿郎当地站着,还和我顶上几句。这真的让我生气,于是我拿起电话,就要用每个教师的最后一招——打电话叫家长。

  但是,就在电话通了的一剎那,我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看见高原那孩子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上,一个穿着淫蕩的女人,正戴着眼罩,被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从后面插入,淫水和口水因为兴奋而大肆流下。问题是,那照片上的女人……不正是我吗?

  那是……在公厕那时候的照片!

  「喂?喂?」电话那头叫着,这才把我从惊讶中拉回来。我看见高原浅浅地笑着。

  「喂,我是……张老师,您好。」我木然地说。

  「哦,高原他老师啊?怎么了,高原又惹什么事了?」

  「啊,没……没有,只是……高原这几天……表现不错,特地表扬……」

  「表扬一下。」我不得不这么说,我看见高原脸上一脸的藐视。

  「哦,好,好!谢谢老师关心啊,呵呵……」

  「没什么……好……就这样吧。」

  我匆忙挂上电话。回头看着高原,现在放学了,教师办公室里只有我和他了。

  「高原……你……这个……怎么来的?」我不敢和他对视,问道。

  「哦,老师自己还不知道啊?嘿嘿,是我运气好才有人给我的啊,哈哈……」

  高原忍不住大笑,说,「那人还说要我检查老师一下,老师,我该检查什么啊?哈哈……」

  「这,」我说不出话来,难道,是高原……

  我无可奈何,只得说:「是的……请……请您好好检查我的身体……」


[ 此貼被雪花的迷茫在2018-07-01 18:44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5-13 13:13 | 回樓主
pawinpaw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05
威望: 31 點
金錢: 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1-06-06


1025
TOP Posted:2018-05-13 13:14 | 回1樓
勿空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88
威望: 19 點
金錢: 8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07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5-13 14:0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