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20)2018.8.15更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20)2018.8.15更新
老刘头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39
威望: 51 點
金錢: 604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5-12-26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20)2018.8.15更新



    (一)

    我迷迷糊糊地苏醒过来,但随即感到一阵头痛,不禁呻吟了一声。但身体下边软绵绵的非常舒服,我用左手摸了几下,同样是软绵绵,是床垫,我正躺在一张床上!

    “我现在是在那里?是在自己家里吗?”

    睁开眼睛,刺眼的灯光令我马上合上,过了一会才渐渐适应。

    环目四顾,这间睡房装饰很简单,就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衣柜,而在正对床的墙上还有一幅西洋风景画。床头柜上放着水杯、闹钟等等杂物,还插着一瓶假花,闹钟显示时间是晚上十点左右。再看,房间的窗户外,是一片静寂的夜空,看不到有其他景色。这样判断,我是在一个高层住宅里边。

    但是,这里并不是我居住的地方。

    我连忙摸摸自己身上,T恤西裤都在,但没有鞋祙,应该是有人帮我脱了。

    再摸一摸,手机和钱包都没有了,我不禁暗骂一句。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在床上坐起来,虽然头还痛着,但我开始思考,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叫陈瀛威,在一间食品公司当市场主管,平时一个人住……很快我过往的一切映入脑海,看来我没有失忆。而我最近一个记忆,是过马路回家……一辆车亮着车头灯沖了过来……我吓得不知所措……然后就是一阵眩目的白光和巨痛……我应该是被车撞了?连忙再摸摸四肢,除了头痛,身体没有其他地方受伤,这更不可能,撞了车身体会一点事都没有?还是我太幸运了?

    但我的运气一直很一般,不然女朋友也不会离开我了,我摇摇头想将思绪集中一些,然后下床走走核实一下身体的情况,随便翻翻钱包手机在不在房间的柜子里边,忽然,房间门打开了……谁要进来?是医生?员警?父母?朋友?同事?甚至是老闆?但门完全打开之后,我惊呆了,探身进来的居然是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美女,而且……美女身上居然是全裸的!

    严格来说她不是全裸,因为下体还穿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但除此之外,再无寸缕。她精緻的面容,高挑的身材,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双腿和平坦的小腹,藕臂葱指,还有一头长发,全都无遮无挡地映入我眼帘中……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古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头脑里一片混乱,下体自然也不争气地挺了起来。

    而更怪的是,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我看见了她的裸体而害羞而尖叫,看上去还很高兴,转身说了一句我差点崩溃的说话:“老公快来!他醒了!”

    我靠!老公!!

    这个女人和其他男人一起串通抓奸勒索!一定是了!全裸的目的是好栽赃!

    我虽然好色,但色心还是要让位於理智!想也不用多想,我连忙从床上跃起,沖到窗边看可不可以钻出去!

    “啊!你干什么呀!这是十楼呀!”那个美女沖了过来,伸手拉着我。

    “妈的,借故倚在我身上,靠!百分百是想抓奸!”我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手臂让美女抓住,肘弯处碰到她的乳房……不单又大又软,弹性还相当好,我本来有些低头的小弟弟又肿了起来,脑上一缺血,我整个人不争气地软了下来……一个人影沖进了房间,在我身后抱住我,我想挣扎,但这个男人力气太大,我完全动不了,然后他用力一甩,我整个人被甩回到床上……我惊魂未定地躺在床上抬头一看,甩我的是一个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倒也完整,而且有些惊讶地望着我,而那个女人表情同样惊愕,站在他身后。妈的,如果让我和这个女人上床,之后再抓奸我也认了,但现在……现在抓奸的真是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好了,算我倒楣,但我是个穷鬼,没钱,而且我又没搞过你老婆,脱了衣服进来就他妈想诬陷我,你们想勒索多少?!”

    居然是一阵沉默,这对男女表情一阵错愕,而且不像是装出来的。我正奇怪,那个男人开口了:“朋友,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勒索?”

    “你们不是想抓住我,想捉我奸,然后想勒索我么?”

    “朋友你胡说什么呀,我和颖芝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看见你昏迷过去,所以将你带回来的。”

    “哦?昏迷?在什么地方?”

    “就在回这里的山路上呀,当时周围完全没有人,就你一个人躺在马路上,我就将你放在车上带了回来,然后把你鞋子脱了让你睡在客房里。”

    “是这样?那你们发现了我为什么不报警或者报120,直接就将我接回来?”

    陌生人之间,居然有这种信任?发现有人昏迷不是马上开车离开已经算难得了,居然还带回自己家里休息?太奇怪了。

    “报警?没有必要吧,我看你身体上又没有受伤只是昏迷了过去,商量后感觉先带你回家休息一下,如果要报警还是等你醒来再报吧。”

    “那你们有看见我的钱包和手机吗?”

    “没有呀!我们没有碰你的东西。”

    我被车撞的地方明明是闹市,怎么会躺在一条山路上,肯定是那个肇事司机以为我死了,将我放进车里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扔下来,而且还把我身上的东西摸走了。嗯,一定是!想想如果身体没事,还是先溜了再说。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汇喜社区呀!这是B幢1011房。”这次是那个妻子颖芝的回答。

    汇喜?没印象城市内有这个社区,罢了,反正房地产商起的名字乱七八糟,我那记得住那么多。

    “那这个社区是在那个区?那条路上?靠近那里?”

    “区?这里第三区,这个社区是新婚分配的房子呀”这是颖芝说的。

    第三区?什么鬼名?我还第五十一区了,还有,新婚分配?现在还有新婚分房这种福利?

    “新婚分房?你们是政府单位还是事业单位?居然还有房屋分配?”我问道-这两夫妻面面相觑,男的说:“什么政府单位什么事业单位?所有人如果结婚的话政府都会分配一套房子呀,汇喜社区就是这个目的建设的。”

    我心里一震,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妥:“那你们有电话么?借我打打我打给朋友!”

    “嗯”颖芝出去一会,转身拿了一个手机给我,我抬起头接手机的时候,看见她仍然是近乎全裸,而且丝毫没有因为有生人在而有所遮掩和害羞,我盯着她的双乳看了几眼,她也没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觉。而且她的丈夫更是没有半点不自然。

    我拿着手机,一样是触屏式,但上边居然没有牌子,和我以前的手机一样,锁了键盘之后手机面可以当镜子,我借机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外貌倒没变。然后我把键盘弄了出来,按了号码,电话里没有发应,一会儿才有一把女声出来: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我心里一震,又换了一个号码再拨……”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再换一个”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我彻底崩溃了,把手机一扔,然后躺在床上。

    “这位兄弟,我看你可能撞了车或者什么原因受了刺激,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不着急,我们把你带回来,就会尽主人家的本份。”

    “是呀,在找到你的亲人之前。如果没有地方去,你可以一直住下去,反正我们就只有两个人,没关系的。”

    我心里很乱,我意识到我可能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这个妻子奇怪的表现,还有这番更古怪的对话,对一个陌生人居然如此热情?

    但这对夫妻说话时的表情不像是作伪,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有了一个想法。

    我摸着自己的头,伪装成痛苦的样子,说:“可能,可能我刚才让车撞了一下,老实说,除了我的名字,我现在都记不起其他东西。现在意识还很混乱,不过幸好没有受什么伤。总之,真要多谢你们救了我。”

    “那里,小事,这有什么值得多谢的。”这对夫妻都笑了起来。

    “刚才你是受了惊吓吧,也难怪,让车撞了,刚醒的时候可能不适应。”颖芝说道。

    “是呀,可能刚醒的时候太紧张,吓着两位了……”

    “没事,你清醒了就好。”

    看起来这对夫妻没有什么机心,都很单纯,接下来自然就要拉拉关系。

    “对了,我知道嫂子叫颖芝,请问大哥什么称呼?”

    “我叫张勇,我妻子叫许颖芝,兄弟你了?”

    “我叫陈亚一”这个当然是信口胡诌的假名……“那我就叫一声张哥和嫂子了。”

    “哈哈,那我们叫你亚一吧。”

    “恕我冒昧,张哥你是做那个行业的?”

    “哦,我是生产主管,负责看顾生产线的,颖芝以前是行政,但结婚之后就辞职了。”

    “哈哈,嫂子当全职太太了?真幸福。”

    “全职太太?女性结婚之后就要辞职回家,这是传统呀,也是政府规定的。”

    我脑海里“嗡”一声,我似乎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的那个城市,或者那个世界,不可能有这种新婚夫妻分配房,更不可能有这种女性结婚后就要辞职的规定!除非,这个不是我以前所在的世界。

    於是我试探着再问了一下。

    “这个汇喜社区是专门给新婚夫妻分配的社区?有什么条件嘛?”

    “什么条件?嗯,政府规定领了结婚证后的夫妻,3个月内就可以来选房入住,没有其他要求,如果有条件,啊,需要没有任何犯罪纪律的新婚夫妻。”

    “那,不用钱么?”

    “钱?房子哪用钱……如果你说要钱,那么水电费还有煤气网路和管理费是要我们自己出的。”……尼玛,一句“房子哪用钱”几乎是会心一击……击得我一阵眩晕,百般滋味在心头……“我看亚一你还没有结婚吧,你以后结婚了,说不定就是邻居了。”颖芝笑道。

    我机械地点点头,挤出一点笑容,看着仍然是近乎全裸的颖芝。

    这个妻子全裸,难道,也是这个世界的规定,或者风俗?!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禁心中一阵兴奋。

    “那这位太太……她为何……”我再试探着问道。

    那个丈夫看看自己妻子,妻子也上上下下看看自己,似乎在找有什么地方失礼了,整个表情好像没有把身上的裸露当一回事。

    “我有什么不妥么?”颖芝奇怪地询问……“她身上没穿衣服?”我乾脆直说了。

    “没穿?”两夫妻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他们没有任何不正常,反而是我在问一个很无知的问题。

    “我在家里都是这样的呀。”

    “家里?没错你是在家里,但,有我这个外人在呀。”想不到两夫妻居然对视而笑,颖芝还嗔道:“这有什么呀。”

    张勇也笑接腔:“亚一你太见外了,我明白你意思,毕竟我们之前不认识,可能有些唐突。不过这有什么,颖芝在家里就是这样,而且她以前的公司女员工都是裸体上班的。”

    ……女……员……工……裸……裸……体……上……上……上班……?!

    又是会心一击,尼码这是某国AV的内容呀!怎么他说出来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现在我说不出半句话,心底不知是窃喜还是……但一个念头是清醒的,这个肯定不是我原来的世界!撞车的时候,难道我穿越了!

    张勇看见我的表情很奇怪,还在解释:“亚一你没听过?虽然要女员工所有工作时间裸体的公司是不太多,但也有几家知名的,其他公司,一般也会要求女员工一个星期裸体一次或者一个月裸体几天呀!”

    “是呀,现在政府窗口部门,也要求接待市民的女员工每周裸体一天的。”

    颖芝也接话解释道。

    这个不但不是我原来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看得出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羞耻感和道德观,女性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随便裸露身体!

    我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但是……还有一个可能性,纯属是有人在作弄我。

    因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判断都来源於这对夫妻的一面之辞。

    但如果是作弄我,我想不出认识的人会有谁开如此大的玩笑。说这对夫妻精神错乱,看上去又不像,说的话内容虽然荒谬,但谈吐言辞思路还是很清晰。可能我的表情太古怪,这对夫妻小声商量了几句,张勇笑道:“亚一兄弟,你休息吧,我看你累了,明天早上我上班之后颖芝再叫醒你吧。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好的,谢谢大哥和嫂子。”看着许颖芝出去的时候,丰满的乳房一步一摇,我下身又传来硬梆梆的感觉……但我还是把色心收敛了,利用这时间思考一下,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如果真是穿越了,就会有大问题,我如何在完全陌生的环境生存下去?不过这里的生活环境看来与我原来的世界没有太大区别,或者找份工作谋生也不是什么难事。想到这里我舒了一口气,下了床,走到窗口前看看附近的环境,想再思考一下,但一向下望,却完全让眼前的情景吓呆了-楼下是一片工地,晚上停工,但一边的两层建筑工人居住的工棚仍然灯火通明。在工地的入口附近,有几间出售烟酒零食的小店,晚上下班的工人三三两两围座,中间放些啤酒花生什么的,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旁边居然有人在表演活春宫……而且不是一对,是三对!!没错,就是在露天交媾的,虽然旁边就有十几个人,但他们看上去一点也不在意!

    我定定神,心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再定睛看下去,仍然是三对男女在交媾!其中一对交媾完了,那个男的抱住女的再乱摸了一阵,然后拉起裤子回到其中一夥人之中继续饮酒,而女的则全身裸体地向我所在这幢楼走过来,边走边理做爱后淩乱的头发。

    接下来一幕我更是惊呆得口都合不上,一辆小车在工地门前驶过,几个正在喝酒的工人沖了出来把车拦住拉开车门,从里边拖出一个年轻的美女,也没多说,直接按在车前盖上,把美女的裙子一掀就干了起来!整个过程女人完全没有反抗。

    而小车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个男人,看着自己车上的女伴被人强奸,但毫无反应,倚在车门前抽烟。

    对於我来说,到底是到了性爱的天堂?还是只是看到了地狱散佈的假像?!

    更要命的是,下边一个人操完之后,又走来第二个……继续干着美女,美女丝毫没有反抗和拒绝的表现,而且看得出很享受,而那个开车的男人也继续抽烟,无动於衷。

    前后总共有三个男人操了那个美女……开车者才上去扶起她,帮她穿好衣服,上车之前,甚至还和轮奸她的几个男人打招呼。

    我实在按捺不住要把事情搞清楚的冲动,打开了房间门想找张勇他们再问清楚。但客厅却找不到人,而客厅的装修倒也正常,都是沙发茶几电视什么的,客厅靠近阳台是饭厅,但阳台旁边却有一个透明落地玻璃做的浴室,我可以通过玻璃看到外边,换言之,外边的人也可以通过玻璃看见谁在洗澡。

    而客厅墙上挂着一幅装饰画,是从床上的俯视角度,上边是两夫妻正在用传统的女下式交媾,可以看见张勇的阴茎插入到颖芝体内……而颖芝的一对丰乳也很有动感……这种画可以公然挂在自己客厅……我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我听到男女交配的呻吟声,从房子的另外一边传过来的,我蹑手蹑脚走过去,果然是他们两夫妻的睡房,而且没有关房门!在床上颖芝正在用女上位交媾,身体前后摇摆,张勇躺在下边,伸出双手揉搓着妻子的一对丰乳。床后边,大落地窗没有拉窗帘,是完全敞开的。他们也不在乎可能让外边的人看见。

    估计是刚刚开始,颖芝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只是轻轻摇摆,两夫妻之间还可以对话。

    “这个亚一好怪呀。”颖芝握住摸着自己乳房的老公的手,说道。

    “哈哈,是个有点古怪的人。”

    “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不管了,等他恢复了再走就是了。”

    “嗯,老公,我想明天早上让他玩玩。”

    “好呀,等我上班之后吧。让他尽情玩玩你,”张勇把手放在自己妻子腰间,加大了抽插速度,颖芝的一对丰乳此时也晃动得更加厉害。“你最令人吸引的就是一对奶子,看我讨的这个老婆有多么好玩。”

    “老公,别说了,好好操我吧……”颖芝娇嗲道,然后,两夫妻性器官深入接触的声音和颖芝娇柔的呻吟声开始传过来……我此时的心底不知是兴奋还是惊喜,贤伉俪的待客之道果然是热情呀……如果这新世界,可以随便操美女,也是一个不错的所在…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有这种大美女……


[ 此貼被老刘头儿在2018-08-15 17:31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5-11 18:43 | 回樓主
花不败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5216
威望: 182 點
金錢: 42 USD
貢獻: 6 點
註冊: 2016-05-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5-11 18:51 | 回1樓
老刘头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39
威望: 51 點
金錢: 604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5-12-26

    (二)

    “亚一,亚一,醒醒,差不多8点了。”从睡梦中睁开眼,颖芝正微笑座在床边上。

    她身上再无寸缕,这回连内裤也没有了,饱满的阴阜和经过精心修剪的阴毛暴露在我面前,我深吸一口气,感谢这个居然不是梦境……“亚一你醒了。”

    “嗯,嫂子早上好。”

    “怎么样,身体没什么了吧?”

    我在床上坐起,笑道:“没事了,身体好着了,勇哥上班了?”

    颖芝点点头,然后狡黠一笑,说道“亚一你先起来吃早饭还是……”

    本来朝阳就已经令我晨勃,颖芝又离我如此之近,一对丰满的乳房就在我的脸前边,我再也忍不住,先伸出手去揉搓……“吃早饭之前,我想先吃嫂子的奶子。”

    她完全没抗拒,歪着头看看我一对为所欲为的手,微笑着没有说话。

    我已经差不多忘记自己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了,我和前女友分手已经差不多一年了,她脾气不好,胸部其实也是寥胜於无,除此之外我就没有摸过其他的乳房……想不到这次一下就摸了一个极品。好的奶子是上天赐给男人的礼物,我揉的力度也渐渐加强……“嫂子你的奶子真的是很完美了。”

    “谢谢,很多人都这样说了,你喜欢就尽情玩吧……”

    我当然不会客气,揉搓再吮吸了一阵,此时我的阴茎已经涨得相当难受。

    “好嫂子,来吧,我们也要进入正题了吧。我憋得好辛苦了。”我柔声说道。

    “亚一,你先躺好。”

    我连忙躺好,此时颖芝跪坐在我面前,轻俯腰身,玉乳轻垂,长发倾泄,启颜微笑着跨坐在我身上,帮我脱掉衣服,早就受不了的阴茎终於也解放了。

    “真抱歉,或者我应该洗个澡的。”

    “不用了……侍候男人是女人的义务嘛。”颖芝笑道俯身把我挺直的阴茎吞了进去……我还真没有试过口交,以前的女朋友总是嫌东嫌西的。

    颖芝的檀口和温暖的舌头缠绕着我的阴茎,在龟头上下吸吮……看得出她口功非常了得,我舒服得再也说不出话了。怒张的阴茎差不多顶到她喉咙,但她仍是每一下都是深入……她的口已经很棒,但当我终於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带着全身的兴奋把阴茎插入她的身体时,我才感觉自己玩着的是一个极品……一个深谙性事,奶大水多,而且叫声相当浪的尤物……我尽力地干着她,看着她的乳波臀浪随着我的抽插而起伏,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和渐渐通红的双颊,我只感觉到下体越来越硬……颖芝的性技巧相当好,她很懂得如何奉承男人,我每换一下身体的姿势,她都可以马上做出最佳的反应来配合我的抽插……而且她似乎很容易高潮,差不多十分钟就高潮了一次。每次高潮,颖芝的下体都有液体喷出,这张床湿了一大片……说老实,我虽然不是一个早泄的男人,但一般干十分钟左右就差不多射了,那些小说或者A片写的诸如半个多小时以上不射的通通都是骗人。但干着颖芝的时候,却感觉下身虽然很刺激,但射的欲望却迟缓了很多,我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继续享受在她紧致小穴出入的销魂快感……不过虽然很好玩,但要来的始终要来,半个小时后,我终於感觉要射了。

    “嫂子……我……我要射了……”

    “啊?那你就……射吧……”

    “但……但我没有……戴套……不怕嘛?”

    正在闭眼享受的颖芝迷迷糊糊说道:“什么套?”

    “避孕套呀,我没有戴,射进去……不怕……”

    “啊……避孕套?……我没听过……啊……你喜欢那就射那吧……”

    我心底又是一阵狂喜,男人那个不喜欢最舒服的内射?只不过害怕日后麻烦才要戴套。但既然颖芝这样说,我也顾不上了,整个人喘着气瘫在她身上,任凭阴茎向她体内发射着炮弹……足足发射了十多发,是我憋了太久,也是颖芝对我的刺激太强烈了……云收雨歇,颖芝躺在我怀中,我轻轻地抱着可人儿,她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心里不禁一阵感触,原来的世界,我是不会想着回去了。

    想不到接下来,颖芝居然伸出纤手,握住我已经半软的阴茎,上下撸了起来。

    “还来吗?”我在她耳边轻轻问。

    “当然了,你干一次就够了?”

    “那我干你一天可以吗?”我继续挑逗她。

    她笑道:“再操我一次吧,吃完早饭我和你出去走走,或者到昨天你昏倒的地方看看,或者你可以记起点什么。”

    “嗯,这也好!”其实我心里知道,去到也查不出什么。

    在颖芝的刺激下,阴茎很快又挺直了,说也奇怪,来到这里后,我的性能力似乎与以前不同,恢复得特别快,而且耐力又好。

    颖芝又跨在我身上,这次与上次不同,她用手托着自己的双乳,然后俯下身,用自己双乳摩擦着我的小弟弟……果然是乳交……乳房夹着阴茎,那完全是另外一种享受。

    因为乳交的缘故,这次我把精液全射到她脸上,当我说出打算颜射的时候,她马上把脸凑到我龟头前边,我不禁一阵感激,以前我要把精射在女朋友脸上,她不甩你一巴掌才怪。

    射了两次,自然打算抱着颖芝温存一阵,她也很温柔地钻进我怀中。谁不知,一阵电话铃声从客厅里传来。颖芝“啊”了一声,对我说声抱歉,然后裸着身跑出去拿手机。

    真是有些扫兴,不过在别人家把人家老婆玩够了,还能抱怨什么。

    我在床上等着,看着自己半软的阴茎,居然又硬了起来……我心里开始有些奇怪,难道这里特别容易有性欲?所以做爱也就变得随便?

    颖芝拿着手机回来了,边走边说,显得很急切。

    “你又怎么了?你怎么又不听话了?……唉,你又欠多少了……你在那里?

    ……好吧,好吧,我现在过来吧。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颖芝把手机扔床上,坐在床边上想着什么。她全裸的身体,配上气鼓鼓的模样,倒也别有一番风韵。

    “颖芝,怎么了?碰上什么事情了?”我在她身边坐起来,手上又不客气地在她胸上轻轻揉按。

    “没什么亚一。”她抬头看着我,笑一笑说道:“不过,亚一,我现在暂时不能和你出去了,我有些事情要先去处理一下。”

    “那,是什么事?你不和勇哥商量一下?”

    颖芝歎口气:“这事是我的事情,还是不要打扰他上班的好。”

    “那我陪你去吧?”

    “唉,不用了,亚一,我自己会处理的。”

    “但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事可做呀!”

    颖芝抬头看着我,缓缓点头道:“也是,好吧,那亚一你陪我一起去吧,不过去到我处理就行了。”

    我点点头,笑道:“那在出去之前,我们一起洗个澡吧。”

    颖芝嫣然一笑:“也好。我身上也是要洗一洗了,你没衣服了,我先拿勇的衣服给您吧!”

    “谢谢嫂子!”

    浴室之内,温水沖刷着她的皮肤,白里透出绯红,看上去娇美无比。这又是一番与刚才的做爱截然不同的美景,我忍不住,又上去将她抱住……她完全没有抗拒,就在完全开放的浴室里,我们梅开三度……洗浴完毕,颖芝拿出一套衣服给我换上,但她自己由此至终都是全裸,连内裤都没有,无论是在厨房,还是在阳台收衣服,完全不顾忌其他邻居的眼光。

    用过早饭,我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发现茶几上有报纸,连忙拿起来阅读,因为报纸是判断这个世界情况的最好媒介。

    这个世界居然也用一样的文字,想想我和张勇夫妻的语言一样,文字自然也一样。从报纸内容推断,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应该和我原来所处的世界一样,因为地名和人名的组成规律也一样,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叫甲一市,是这个国家的首都,这个城市是一个商业中心,区域分为商业区、住宅区、教育科研区和农业区,职能分佈很规律,我所在的尚喜社区就是住宅区内的第三区,离商业区或者教育科研区交通都很方便。

    而我看到一篇新闻是这样的:“今年高交会将於8月10日至8月15日举行,预计将会有1000余人来首都参加交易会,具体参与的公司和专案包括XXXXXXXXX,……为招待好来访的嘉宾,市长已经徵召诸大学、中学的陪护女生前往登记,参会人员可以凭证件每天选择一个陪护女生狎玩,预计5天时间,徵召的女生超过4000人/次。”

    而几则促销广告,奖品中都有可以和促销小姐甚至促销主持当场干一次的奖项。有一个汽车广告,甚至说促销期间购车者可以无限次操该汽车企业工作的女员工,并标明是任何一个女员工都可以。

    我把报纸放下,感歎一句,这个真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世界,不过换句话来说,你的妻子或者姐妹或者女儿也一样,要成为其他男人肆意的性玩具,和颖芝一样。这个就是代价吧。

    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了?看来要找机会问问颖芝。

    “亚一,来,我们走吧。”颖芝这次终於从房间里拿了几件衣服出来,捡起一个黑色的胸围准备戴上去。

    “你也要穿衣服了?”我忽然之间挺促狭的说出这句话。

    “怎么了?好奇怪么?外出自然要穿衣服。”颖芝笑道。

    她手上的衣服倒并没有什么特别,黑色的小短裙和白色的衬衣,衬衣面料看上去极透明和薄。

    “看着你的大胸包裹在这里边真不舒服呀。”看着她刚扶好罩杯正调整背带,我忽然信口胡诌。

    想不到她居然真的迟疑了,把胸围放下,说:“你说得也对,今天就不戴了。

    反正一会儿……唉……”然后直接套上衬衣。她最后的欲言又止真是勾起了我的兴趣,但现在多问无用,一会去到就清楚了。

    透明的紧身衬衣不但把她出众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更要命的是,她没有扣上上边几颗扭扣,白白的胸乳露出来了大半,没有胸围的承托,每走一步,露出的乳房都会一摇一颤的……短裙很短,而且很修身,刚好盖住下体,丰隆的臀部被很好地衬托出来,再加上她的一双长腿,极之诱人。原来的世界女生穿这种短裙一定有打底裤,但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住宅的电梯内没有什么特别,当电梯到了8楼,进来了两口子,一对30岁左右的夫妻。

    “啊,唐生唐太你们好。”颖芝打招呼,看来他们很熟。

    “哈哈,张太你出去了?这位是?”

    “哦,是勇哥和我的朋友。”

    “唐生唐太你们好,我姓陈。”我微笑着和他们点头打招呼。此时,唐先生当众人的面前,伸出一只手,直接按在颖芝裸露出来的乳房上,不单单揉搓了几下,还笑道:“今天很有情趣哦。”

    颖芝微笑回应,唐先生直接探手入怀,伸进衬衣里边,握住颖芝的整个乳房再轻轻揉搓了几下。然后带着啧啧的讚歎声才把手抽了回来。

    虽然经过昨天一夜,但眼前这幕还是令我心底有些意外,这种难道是这里打招呼的方式?而在此时,一边的唐太笑道:“颖芝妹妹的身材还是那么好。”

    “唐太你也很标緻呀。我老公每次玩完之后都是讚不绝口了。”

    他们在闲聊,因为唐太身上的T恤其实也是低胸裹身,看得出里边的尺寸也很大,我盯着看了一眼,想不到唐太感觉到我的目光后,微笑着将胸向我身前挺了一下。

    意思再明显不过,可以让我摸一下,像刚才她老公摸颖芝一样。我傻掉了,我看看他们两个,都带着笑意,尤其是唐先生,眼神似乎在告诉我,摸上去吧。

    我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按在唐太的胸上边……开始的时候只是摸,不敢动,后来看见她眼神有点奇怪,才醒悟再揉搓了几下。

    当电梯门打开,我们已经来到车库,我的手也收了回来,带着手上的温软,和脑里的兴奋。

    车库内停了不少车,从轿车到麵包、越野吉普都有,但同样没有任何商标,和唐生唐太分开,颖芝带我来到她的车前边,那是一辆红色轿车,车内装饰、驾驶设备和我原来世界的车一样,甚至一样有平板显示幕。

    “这车是你的?”

    颖芝点点头,她戴上墨镜,示意我系上安全带,款款打火开动轿车。“张勇有他自己的车,这车是上个月我才买的。”

    “哦,那要多少钱?”

    “十万信用币,当然10%自付,其余在银行贷款。”

    信用币?是这里的货币单位?这时,我看见车门的储物槽有一张单张,我拿起来看。上边写着:“国家银行私车购买贷款业务”我流览了一下,除了贷款金额和还款日期,利率这些外,有一行比较惹眼。

    “还款期内,女性身体也成为抵押,将随时可能受召唤,前往陪护银行的贵宾。以抵扣部分贷款”

    “这陪护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银行的贵宾玩呗,任他们爽一个到几个晚上,看要求。”

    “那你去过嘛?”

    “当然了,贷款批下来当天,我在银行就当场脱乾净衣服送去银行的俱乐部让人玩了三天。女性的身体纯粹就是供人玩弄泄欲的。亚一,你居然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可能你真失忆了,这些中学上课的时候老师就有说的。”

    “嗯嗯,听你这样说,我模模糊糊有些印象。”我继续信口胡诌。

    “没关系了,我相信你迟早会记起来的。”

    车开出了社区,这个地方可能还在开发之中,开出社区不久就进入了山路,两边都是山地和树林,路上的车也不多。我看见有公交站,路边还有一些小店。

    “这里还不是市区吧。”我问“嗯,是个新的住宅区,离市中心大约有十公里左右。”

    “勇哥他的单位是做什么的?”

    “他工厂是生产建筑材料的,这个社区就有部分材料是他们公司出品的。他人挺老实,工作很认真。”

    “那是好事呀。”

    “呵呵,他可照顾手下员工了,时不时就让我过去给他们玩,操得我话都说不了。”

    我心中一凛,不过想想如果女人是任人玩的工具,银行可以用来慰劳贵宾,用来慰劳自己的手下也很正常了。

    “那样你怎么和勇哥认识结婚的?”

    颖芝脸上马上泛上了很甜的笑意,“他嘛,那时候他真是个流氓,我和他在同一所大学,让他看上了,怎么说了,他又不知道怎么接触我亲近我,结果趁我在学校的时候,专门在晚上跑来强奸我。开始我也不太在意,但渐渐很纳闷这个人怎么每次都专门过来搞我。后来,怎么说了,操着操着就有感情了,唉,有一次我流露出对他的好感,他才说早就看上我了,想娶我回来好好玩我,但不懂得什么办法和我沟通,所以就想了这样一个办法……”

    “你意思是,他强奸你?!还不止一次?!”我又吓着了。

    “是呀,我被他强奸着就有感情了,唉,不知他是有心机还是蠢。”颖芝的笑容更甜了,搞得我居然也有些嫉妒。  说老实,可以娶到这样一个老婆,虽然这个世界对性毫无顾忌,但想想也是值了,那我乾脆在这里也找个老婆,安定下来。

    但我是莫明其妙穿越来的,说不定某天就又莫明其妙地穿越回去,摸一个女孩胸然后让人大叫非礼被狂揍一顿扔入派出所。

    正在乱想,轿车驶入市区,一切看上去都很熟悉,住宅楼、学校、购物中心、医院、社区中心、轻轨,高架立交桥,车流,人流……看来,我也要想办法熟悉这个世界了。
TOP Posted:2018-05-11 19:1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