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处女香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处女香
boifuwe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8
威望: 6 點
金錢: 10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5-09


处女香



   那年我大学毕业,大家都知道大学生不好找工作,我属于点正的,姨夫在我们小镇颇有些名气,后来他给我托关係就进了一家小镇比较有地位的企业工作,因为我是学财经的所以就分配到财务给几个会计出纳打下手,刚到的时候很不习惯。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可办公室里不是半老徐娘就是大恐龙,想我大学4年没有摆脱处男的帽子上班的时候又没有一个看着还可以的女孩子就有种很悲伤的感觉,后来又有两个会计同一年退休了,我也顺理成章的熬成了正式的会计接替了她们的工作就这样一年晃过去了。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一个下着很大雨的天气,那天公交车晚点我去的比较晚到了单位都迟到半个小时了,一进门发现我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很清纯的小女孩,我一开始以为是张会计女儿,就试着问她:「你是张姐的千金吧,长得真漂亮。」

  这个小妹妹听我说完后小脸红了:「我是新来的,我叫赵蕾小名叫天天,你就是李哥吧?经理叫我先跟着你学习。」

  我笑了笑:「好啊,其实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好学的,个人有个人的业务专管,领导让你先跟着我就先跟着吧,那你就坐我旁边吧,有什么不懂得问我。」她听后应了一声,然后一笑说:「那谢谢了,下班了请你吃NFC。」

  我看着她笑得很漂亮,不自觉的打量了她几眼,大概1.63的个子,腰很细,胸不是很大的,高高的马辨,大眼,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说真的那时候觉得她很可爱,绝对没有动歪念头。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中午了因为家远我向来都不回家的,饭盒里带着大人给做的饭,準备吃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新来的丫头好像说过她家在新东区比我家还远,而且外面下着大雨,不知道她怎么吃饭,找了会儿才发现她正在门口着急呢,那天正好带的饭多,和她几番退让后她终于答应分我一部分饭。

  这次吃饭的时候我们离得很近,由于夏天天热,我们俩都出了一身汗,那丫头身上散发出一种很是诱人的味道,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处女的特殊味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那么浓,我闻了一会儿就觉得弟弟迅速的充满了血,我心里很尴尬,夏天穿的这么薄一会儿她往下一看绝对看得到支起的帐篷,不觉得脸就红了。

  她似乎看到了我红了脸问我是不是病了,我当时心猿意马的说:「赵蕾,你好香啊!」说完就后悔了,才刚刚认识更何况还是前辈,她好像没听清楚,又问;「什么,你说什么?」我没说话,不过她反应过来了,脸刷的就红到了耳朵根,这顿饭就这么尴尬的吃完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处的很融洽,我一直都表现出一个大哥哥的角色,这几天我发现她其实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有着不错的家庭背景,不过却没有养成骄横跋扈的性子,她母亲是我们市工商局的区域负责人,父亲在是图书馆当副馆长,也难怪她看上去又有气质,又有些高贵,原来是良好的家庭氛围造成的,后来我还知道她喜欢上一个男孩子,很帅的那种,她说的时候我居然有点心酸的感觉,当时自己骂自己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关係融洽了接触就多了,有一天单位中午意外加班,丫头再一次分了我的食物,吃饭的时候丫头开玩笑地说:「怎么脸没红吗,呵呵,没闻到香味吗。」

  我暗自心中骂她,这个丫头这不是挑逗我吗,我摇了摇头表示没闻到。

  丫头笑道:「今天早上洗澡了应该身上没什么味了。」我说:「那可惜了。」然后她说起上次哈哈的笑了,我再一次脸红,我报复她再她大腿上一拧(没使劲),妈的这丫头这腿也太有手感了吧,以前也没注意,性感的曲线,一点余肉也没有,关键是她今天穿着一天短裤,我相当于直接摸她的大腿,看着她的腿我再一次的呆住了,这会儿丫头笑够了,疑惑的问我:「你看什么呢。」我说;「你的腿真美。」她红着脸说;「真的吗?。。。。。。你是色鬼。」然后尴尬,又一次的尴尬。

  而我也有了第一次的冲动,真想立马把她按到桌子上摸她的腿,脱她的内裤,妈的我只感觉那时候都快有一种爆发的感觉,甚至有一种很想强姦她的感觉。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想她怕了,因为她应该从我眼中看到了原始的慾望,然后就更尴尬。就这样到了8月多份,丫头(这个时候我已经习惯叫她丫头了)

  到单位已2个月了,实习期过了,正好顶过放产假的大恐龙,再加上张会计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所以财务部就只有我和丫头两个人了,加班已成为经常事,晚上8点回家几乎每週都有2,3天。

  那天又是忙到了晚上8点,当我整理完最后一张报表后,忽然发现丫头正站在我旁边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她说:「李哥,那个。那个厕所的灯坏了,我怕黑,你能不能陪陪我?」我自然答应了,她到了厕所后说:「李哥,你背过身子,我不关门了,有事我就叫你。」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丫头的脸红的就像是熟透的山楂,我老实的背对着门,里面不一会就传出来脱裤子的声音,然后哗啦啦的响起来了,我开始幻想着她那美丽的阴部,动人的阴道,说真的很想冲击去强姦她,不过不敢,于是可想而知我的弟弟也在一瞬间支起了他的帐篷。

  没多久丫头就出来了,她说:「我还得拿点东西再来。」我说:「拿什么,我去给你拿。」她说不用了,我清晰的看见了她手中的东西上面的3个字「小护士」,是卫生巾。又一次脱裤子的声音,之后丫头红着脸出来了。

  丫头说了句谢谢。忽然她发现了我的弟弟支起的帐篷,脸再一次瞬间红了,这回红的更狠,我们又一次的尴尬,等她的活忙玩了,我把她送回家。一路上我没说话,满脑子都是她换卫生巾的细节,每一个动作,真希望能过帮她换一次啊,到了她家门口,她说:「李哥,你是不是很想那个啊。」

  我愣了一下,她接着说;「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我们肯定是不合适的。谢谢你送我回家,你是个好人,我上楼了。」说完就走了,我心中暗骂,妈的丫头,小看我,你那样哪个男的没有性冲动啊,说的跟我多流氓似的。从那后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话就少了,而且丫头似乎和她那个心仪的男孩子进展的很不错,我心里虽然有些心酸,但不是很厉害,毕竟有自知之明,又是一个加班的晚上,我那天的工作非常的紧,一直忙道8点半才结束,忙完后我回头看了看丫头,发现丫头有点反常,我过去问道:「怎么了丫头。」

  谁知她一下子抱住我大声的哭了起来,我当时蒙了,这丫哭毛啊,难道被男友玩了甩了,妈的这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我问他:「丫头怎么了,给李哥说,李哥给你出头。」

  丫头哭了足有10几分钟后说道:「李哥,我发现宴明(那个小帅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撞见了,她们什么也没穿,宴明还怪我以前不给他,那个女的还打我。呜呜。」我心中一阵气恼,妈的这丫小子,真不是东西,不知道珍惜,气了一会也气够了,心想这个事我也帮不上,忽然感觉到我的胸前软乎乎的。

  妈的反应够慢的,这时候才感觉到,这应该就是乳房吧(第一回感觉到女孩子的乳房),我的阴茎蹭一下子就充满了血,我紧抱着她,拍着她的头劝说着她,另外阴茎已经顶到了她的小肚子,妈的又怕被她发现,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我努力往后厥着屁股,丫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盯着我,我吓了一跳,丫头盯着我说;「李哥,你今天把我要了吧!」我晕,我没听错吧,接着她说;「李哥,你是好人。你是正人君子,你比他(宴明)强多了。给你我不后悔。」

  我彻底傻了,丫头看我没动,说:「我不够魅力吗?」说完哗一家伙把上衣脱了,接着又把胸罩脱了,我还没来的及欣赏她那美丽的内衣秀呢,她一手把胸罩扔到地上,就去脱裤子,妈的,丫头你傻了吧,至少把门先锁了啊。

  我立即跑去关上了门,当我回来头的时候,我彻底的傻了,坚铤而秀气的乳房,红润的乳头,圆滑的肩膀,完美的秀腿,还有那神秘的黑色地带,阴部的毛不过,显得有些稀疏,她就站在那,闭着眼,我清晰的看见她脸上还留着泪,我走了过去抱着她吻着她脸上的泪我说:「丫头,你不后悔吗?」她没有说话,更可以说没有反应,我知道她是在报复宴明,也在可怜我,想起宴明我的心头一阵怒火,我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分开了她的双腿,就觉得一阵的眩晕。

  妈的这就是女人的阴部吗,粉红色的阴唇,阴道口还粘这一点白丝估计应该是白带,这可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真实的女人的私处啊,比A片里的那些个女优的好看多了,我回忆着A片的细节,舌头就吻向了那个粉红色的阴蒂,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我舔着丫头的阴蒂,含着丫头的阴唇,丫头一开始还是没反应,不过一会她就开始摸着我的头髮,两个腿开始一紧一紧的夹着。

  我乾脆强行掰开了她的大腿,丫头顿时成了个大字,我贪寐的舔吸着这个人间的极品,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开始发热,而其阴道开始分泌出来越来越多的粘液,这时候我的阴茎已经愤怒的不能在愤怒了,我赶紧的站了起来爬到了丫头身上阴茎猛地一下子就插进了丫头的阴道中,我明显感觉到阴茎上一阵阻隔,喇的龟头髮痛,而丫头则是一声惨叫,我稳了稳后便开始抽插了,妈的终于告别处男生涯了。

  我看着丫头的脸,她还是闭着眼,眼角的泪水更多了,不知道是疼得,还是后悔把处女膜给了我,不过我却越看越兴奋,我有节律的抽插着,感觉每一回都可以顶进她的子宫。

  过了一会丫头的脸开始红了,眼角的泪也开始乾了,大概又抽插了200下,我感觉到一阵浓浓的麻酥感觉从阴茎传来,我一下子把阴茎插到了最深处,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全部射进了丫头的子宫里,丫头似乎感觉到了大声的说着:「你不要射进去,我现在不是安全期。」

  可已经晚了,我无力的趴在丫头身上,丫头也无力的躺在桌子上,就这样直到我的阴茎完全软了下来从阴道中挤了出来,我看了看阴茎上面沾满了血丝,丫头的阴道口流出了精液和血的混合物,丫头又哭了,我和她做爱的整个过程中她一句话也没说甚至什么表情也没有,我心里知道,不过我很感激她,也很庆幸。

  我看着她的裸体,慾望再一次燃气,软下的阴茎又一次挺拔了起来,这时候丫头已经坐了起来,她看着我,我说:「丫头,我还想要。」她惊恐的哭道;「不了,已经给过你了。」

  可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慾望佔据了,我扑向了她,把她按在桌子上,她疯狂的反抗着,但有什么用呢,我吻着她的乳头,我看着她的眼神,我看出了愤怒、后悔、绝望,我粗鲁的将阴茎硬生生的插入了她的阴道,然后开始疯狂的抽插着,每次都插到最深处,每回我都能看到有鲜红的血带出来,我听着阴囊和丫头阴部撞击的声音,原始的兽慾完全站住了理智,我说:「丫头,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只做我的女人!」丫头没说话,只是痛苦的呻吟着,哭泣着。

  她的身子在我的每一次撞击下颤抖着,乳房也震动着,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强姦犯要去强姦,为什么判刑出来后还要强姦,那是慾望,无法克制的慾望,这回我足足干了丫头有半个小时,在最后一次的抽插时,我又一次深深的将阴茎深入了丫头阴道的最深处,射精!射精!

  我无力的趴在丫头身上,悔意渐渐地涌上全身,恐惧也接踵而至,丫头推开了我,她蹲在地上从办公桌内拿出卫生纸擦拭着她的阴道口,我看着残余的精液和着处女的血流出丫头的阴道,丫头擦拭着,最后她将一张白纸贴在她的阴道上,沾上了些血迹叠了起来,她扭过头来看着我,我看见她哭红的眼,她说:「李哥,我不怪你,我的处女血你留好。它是属于你的。」

  之后她凄惨的笑道:「或许以后我身上就不再有那种处女的香味了。」之后,我们穿好了衣服,丫头走路一瘸一瘸的,我知道她那是疼得,那天我送她回了家。到了她家后她给我说那天是她生日,本来想和宴明一起过的,她还说如果那天宴明要她,她一定给,不过以后没有处女膜了,也不用想宴明了,她还劝我早点找个女朋友,我说我会负责的,她只是笑了下,她笑的真美。

  第二天丫头没来上班,第三天丫头也没来,我着急的给丫头打电话,她停机,一整个月丫头都没来,后来经理说丫头辞职了,说是想着学习,打算今年考研,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过丫头的消息。这些都是我的真实经历,虽然现在我结婚了,但那张处女血我依然保留着,因为我知道,丫头我一辈子忘不掉的,我也一辈子不会忘记我永远的处女香!


[ 此貼被boifuwe在2018-06-28 18:3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5-10 18:35 | 回樓主
tgdgdfg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47
威望: 1 點
金錢: 5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4-15


1024
TOP Posted:2018-05-10 18:41 | 回1樓
俗男人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069
威望: 98 點
金錢: 3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2-05

1024
TOP Posted:2018-05-10 18:5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