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官场之风流秘史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官场之风流秘史
正邪微圆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46
威望: 152 點
金錢: 25161 USD
貢獻: 23661 點
註冊: 2013-01-12


官场之风流秘史



第一章 风情
  公元4508年,炎黄国QZ市云溪县的龙湖车站。
  叶宇提着行李包,甫一出车站。姨妈张素梅便走了上来,亲热地握着他的手,道:“来,小宇,将行李给洪秘书。你姨父本来要来一起来的,临时县里有有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手好滑,好嫩,握在手里好像没有骨头似的,完全不像山村里那些妇人的粗糙,长满老茧。虽然还想多摸一会儿,不过叶宇还是放开了。因为他对面的女人不仅是云溪县第三把手的夫人,更是云溪县‘联谊百货’的女老板。一个很精明,睿智的女人。
  这一切,叶宇在离开他那个偏僻,荒凉的小山村里,便将一切打听清楚了。
  听张素梅那样说,叶宇忙道:“没有关系的,倒是小宇突然来找姨父,姨母,冒昧了。”
  张素梅笑道:“我就只有一个表姐,你是我表姐的儿子,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
  坐在豪华,舒适的奥迪车上,叶宇颇有感慨:“有钱的感觉真是好啊!”
  在车里,张素梅一双柔媚的眼睛打量着叶宇,道:“几年不见,想不到当初的毛头小伙子,倒长成了一个健壮,刚强,风度翩翩的小伙子。”如兰似芳的气息源源不断从张素梅身上传到叶宇的鼻腔,刹那间,叶于有些心神摇荡。坐在他对面的张素梅,是一个很美艳动人的中年妇人,虽然已四十多岁,但由于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加上擅于保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水嫩雪白,身材一点也没有走形,肥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成熟的气息,那种徐娘的风情对比于少女另有一番动人的气息。
  给张素梅这样看着,叶宇也有些不好意思,脸倏然红了起来,道:“小宇是长大了,不过姨妈却是一点也不老哦,更具风情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夸她们漂亮,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小她许多岁的小青年呢。张素梅闻言咯咯一阵娇笑,胸前的一阵摇荡,叶宇不禁有些兴奋。
  笑了好久,张素梅才停下来,脸上荡漾着笑意,道:“小宇,你这张小嘴真甜,将来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孩子了。”提到女孩子,叶宇脸上黯然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秦玉瑶,那个曾经带给他无数欢乐,却又将他的心狠狠绞碎的女人。从她跟那个富家少爷跑的那一天,叶宇就发誓,有一天他要出人头地,叫她后悔一辈子。
  当今社会,要想出头,方法有二种,第一种就是当官,第二种则是经商。在炎黄这块土地上,权力比金钱威力更大,所以叶宇拜托父母联系了张素梅这个跟八辈子打不着关系的姨妈。
  现在一个人你要做点事情,除了你自身的实力外,还有诸多的因素,如你的本钱,人脉。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人脉往往比你的财力,实力更加重要。如从政……
  在众人的一片不解声中,辞掉一分在世人眼中是‘铁饭碗’的乡村小学教师工作的叶宇在那时,便打定主意要从政。在想遍了家里所有亲戚后,便想到了这个在云溪县大富大贵的‘姨妈’。当初也仅是抱着试试的想法,想不到电话打通后,张素梅一口答应了。
  张素梅望着静看着窗外的叶宇,阅尽无数人的她第一次看到了有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包含那么丰富的感情:痛入骨髓的无尽悲伤,对命运的不甘,反抗,一往无前的坚定……还有那从始至终弥漫的淡淡忧郁。看着看着,张素梅不禁有些心动,忙转过头去,心中暗忖:“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半个小时后,车驶进了县委大院。姨父洪子正现任云溪县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理首当然地拥有了这幽静神秘,为云溪县广大干部所向往“进步”的地方,拥有着3号小楼的支配权。
  到了九点多,洪子正才一身酒气地回来了。看到叶宇,洪子正热情地道;“小宇,你来了,好,好,那你就先在姨父家里住着。”因为喝醉了,一句话都说得有些不清楚了。洪子正长眉大眼,身材英挺,若非身材有些发福,倒是一个翩翩的中年男人了。
  不愧是当官的,反应就是灵敏,而且一张嘴张口就来。洪子正明明没有见过叶宇,可是看见自家的客厅中倏然多了一个人,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语气之热情,就像叶宇真的姨外甥一般。这一切,叶宇都默默地体会着。他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靠山了,自己的未来还得靠他呢,叶宇很谦恭地叫了声:“姨父。”说完,倒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
  洪子正泯了一口茶,人似乎清醒了许多,道:“不错。”不知是不是在为叶宇的细心而道的。
  看到洪子正醉薰薰的样子,张素梅柳眉皱了皱,道:“子正,你醉了,上楼休息吧。”
  洪子正道:“好,小宇,那你先跟你姨母聊着,有事明天说。”说完醉着上楼。
  张素梅看此,摇了摇头,道:“你姨父每天都这样子,我都习惯了”柔媚的双眸闪过一丝幽怨。虽是一闪即失,不过细心的叶宇还是发现了。
  看此,叶宇心中有些了然,现在当官的哪一个不在外面有几个女人的啊。叶宇安慰道:“姨妈,姨父贵为一县之长,有些应酬也是应该的。”
  翌日,叶宇晨跑回来时,洪子正跟张素梅都已经起来了。看到叶宇晨跑,张素梅道:“小宇,你还晨跑啊!现在的年轻人,还肯像你一样煅炼身体的已经不多了。”
  叶宇道:“这都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了。一时不跑,还真有点受不了。”叶宇在大学的时候,到部队参了两年军。两年的部队生涯,叶宇的意志,体能得到了很好的煅炼。
  洪子正道:“年轻就是好。”
  张素梅笑道:“年轻,你年轻的时候还不是每天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哪有小宇的勤奋?”张素梅与洪子正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同居了,对洪子正是知之甚祥。
  在后辈面前,给自己的老婆揭露昔日的丑事,洪子正的脸不禁有些红,道:“小宇,你去洗一下脸,我有话跟你说。”
  叶宇洗完,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件东西。叶宇将东西递给洪子正,道:“姨父,我知您对书法有很深的造诣,更是著名的书法评论家。这您给评评。”
  洪子正大学的时候对书法就很喜爱,期间更拜了一位书法老师,多年来,勤炼不缀。自他上台以来,世人吹捧多是他的功绩,从没有一个人在书法上给予他肯定。这对于素来喜爱书法的洪子正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如今叶宇这样做,可以说是投其所好。
 第二章 回报
  闻弦琴而知雅意,洪子正哪还不知道叶宇想做什么,当下不动声色地‘嗯’一声,道:“好啊。“送礼?这小子送礼的方法倒是挺特别的。
  缓慢将手中的象牙玉扇打开,数竖龙飞凤舞的字映入眼帘。洪子直看得双眼放光,仔细地瞧着,叹道:“字体刚柔并济,潇洒飘逸……好字,好字。能写出这种字来的非徐老莫属。”说完看下面的落款,正是清代的书法名家徐明。
  徐明是清朝,于书法上最负盛名,成就最高的书法家之一。徐明虽负盛誉,不过,所著却是极少,他的书法,是收藏者们最欲收藏者最欲收藏的至宝,在市场上有千金难求的盛誉。
  叶宇当初探听到洪子正喜欢书法时,便拿出所有的积蓄五千块,要买副书法送给洪子正。五千块,在价值数以万记的古玩市场,根本没有啥搞头。在古玩市场呆了十多天,叶宇也没有掏到一副满意的书法大作。也是机缘使然,在第十五天的时候,古玩市场有一个乡下人因为他老婆住院,急着用钱,有一副据称是祖传之宝要脱手,叶宇便用全身仅有的五千人民币买了那副徐明的画。
  这听起来,虽然很狗血,但却是真真正正在叶宇身上发生了。
  徐明的一副书法,在市场上,价值数十万。平白送给洪子正,对奋斗两年半,全身上下仅有五千存款的叶宇来说是很肉痛的。不过,在秦玉瑶离开他以后,独自将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三夜的叶宇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在见到洪子正后,他毫不犹豫地将那副书法拿了出来。
  有舍才有得,这世间,你要得到些什么,总要先付出一些东西的。
  叶宇鼓掌道:“姨父真是火眼金睛,这幅字正是徐老所书。所谓宝剑配英雄,这幅画小侄就给姨父了。”
  洪子正假意推脱地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姨父,你别甥儿客气了,我又不懂得书法,徐老的东西在我这里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幅饰品而已,而姨父那里,可不一样了。姨父懂书法,爱书法,当不使明珠埋没。”
  不知是不是吃了叶宇的马屁,洪子正煞是开心,哈哈一阵大笑,后轻轻抚摸着扇面,有如至宝一样,小心翼翼卷起玉扇,笑道:“好,那姨父就帮你好好保管。”话落,看了一下叶宇,道:“你的事,素梅有跟我说了。现在你想一下,到底要做什么,凭我在县里的关系,安排一下是没有问题的。”气势恢宏,颇有一方之主的气势。
  这是洪子正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看他,叶宇知道自己的付出终于要得到回报了。他强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姨父,我想从政。”
  听到这一句话,洪子正倒是一愣:“从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现在的年轻人不是喜欢从商吗?”
  叶宇微微一笑,淡淡道:“人各有志。还望姨父帮忙。”
  洪子正道:“暂不论你跟我的亲戚关系,就凭你这个人,我也得帮你。”不愧是一县之长,说起话来,很能收买人心,此刻的叶宇就有一种知遇之恩的感觉。
  叶宇没有插嘴,静静听着,他知道这时候不能插嘴,也不需要插嘴。一但插嘴,有可能给洪子正一个很不稳重的感觉,现在政府选材,第一看的不是你的才能,而是你的稳重。只有稳重,在遇到大事情的时候才能不慌忙。
  洪子正沉吟了一下后,道:“那你先到教育局待一阵子吧。”
  “教育局?”这显然跟叶宇原先的预料不符合。在所有的政府部门当中,教育局被称为‘清水衙门’。这个称呼,有两个含义,第一是没有多少油水可捞,第二个是,教育局是很悠闲,不容易出政绩。
  在官场,你不出政绩,要往上爬是不可能的。在炎黄,履历是官场升迁的不二法宝。
  看着叶宇有些失落的背影,张素梅眉头一皱:“你怎么将小宇安排到教育局,那地方……”洪子正淡淡地道:“机会的出现关键并不是在任何地方,而是擅不擅于发现,挖掘。这对于他不吝于一种考验,如果他能脱颖而出,做出成绩,或许将来才可以帮我。”
  听此,张素梅默然不语,她虽然精明,但若论在政治上的远见,她却是远远不如自己的丈夫。
  新人新书;需要支持;如果看得可以的话;请大家帮忙收藏;推荐一下;不胜感激。
 第三章 看得心痒痒的
  云溪县教育局局长办公室。
  “小叶啊,考虑到你现在年轻,而且以往又没有具体的从政经验。你看这样好吗?你就先到教育督导室办公室那边磨练一段时间。”教育局局长李向阳站起身,亲自叫秘书替叶宇冲了一杯杭州正宗的雨前龙井。李向阳本长得高大,体宽,此时脸上再露出笑意,一张国字形的脸上看起来非常亲和。
  你是局长,你都那样说,我能咋办,叶宇心中暗笑,表面不动声色,谦笑地道:“我姨父既然将我弄到这里了,我一切听从局长的安排。”
  叶宇说这句话的目的,是要给李向阳一个信息,我上面有洪子正,别以为我年纪轻,好欺负呢。
  李向阳闻言一愣,随后呵呵一笑,道:“其实这也是洪县长的意思。小叶,你不知道,其实我是洪县长的老部下了,当初他在英林镇做书记的时候,我便是副镇长。那时英林镇在洪县长带领下,那发展叫一个迅速啊!想当年,我们……呵呵,跑题了。”说话的时候,他又看叶宇眼里一丝不知是讥讽还是有其它含义的笑意。
  这真是一只老狐狸,说的话滴水不漏。一是表示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跟洪子正的关系。他这样做,是按照洪子正的意思。二是想借我向洪子正伸出橄榄枝,说明他还是非常眷念洪子正这份领导之情,
  “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组织及局长对我的期望,必定努力工作回报组织和李局长的栽培。”叶宇的回答,但非常有力。并且不大不小地拍了李向阳一记马屁。
  “好,好。”李向阳呵呵一笑,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看起来颇为开心。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李向阳通过电话,叫他的助手王芳带着叶宇去教育督导办公室报道。叶宇恭恭敬敬地退了出来,并表示要到李向阳家里拜访,李向阳亦乐呵呵地答应了。
  在教育办公室楼道里,叶宇仔细打量了这位局长秘书王芳。她大约三十几岁左右,姣好的面容,圆润的婀娜身姿,从短袖套装裸露出来的两截手臂洁白细嫩。一身套装将她那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感觉更是衬托得淋漓尽致。走动间,包裹在套装里面的肥满一上一下起伏着,震荡出阵阵的波涛。
  所谓的教育督导室办公室根据国家有关教育督导工作的方针、政策和规章制度,制定全市教育督导的有关工作计划并组织实施;对下级人民政府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教育方针、政策的情况进行检查、评估,保障素质教育的实施和教育目标的实行;组织督导评估工作;承办县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的日常工作。
  说了这么一大堆,其实就是说,这个教育督导办公室的科员是一份非常悠闲的差事。办公室的主任许进峰,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在叶宇看来,他非常平庸,能坐上主任的位子,无非就是他的资历够老。这许进峰从学校毕业后,便被分配到教育,由于才华平庸,又不懂得什么权谋之道,在教育局一做就是三十年。靠着这份资历,前督导公主任上升时空出来的位置就轮到他了。
  “这是小王,这是小许……”见过许进峰后,王芳又领着叶宇见了督导办的几个科员:“哦,这是苏玉婷,可是我们局里的第一美女哦。追求她的人,可是我多不胜数哦!小叶,你若是有意思的话,可要抓紧哦。”
  “芳姐,我再那样,人家可就不依了哦。”听王芳开她的玩笑,还稍显稚嫩的苏玉婷俏脸立马红了起来,有如染了胭脂一般,娇艳欲滴,纤手紧挽着王芳的胳膊,一副不依的样子。可以看出,她平日里跟这个王芳的关系不错。
  从办公室中,两个未婚,一个结婚三个男人的垂涎的目光当中,叶宇知道王芳说的是实话。从外表看,这苏玉婷确实是一个大美女,看好的年纪二十出头左右,应该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一张无可挑剔的美人瓜子脸,眉目如画,写满了学生般的青春,清纯,让人一看,忍不住地想要将她搂在怀里肆意轻薄一番。真是一个小妖精。
  叶宇的前任女朋友秦玉瑶姿色亦极其出众,不过,他在看到苏玉婷时,眼睛亦是一亮,有些心动。这也许就是男人骨子里的通病吧——好色。
  “我初来乍到,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叶宇的态度很真诚:“晚上,我请大家到明园饭店去搓一顿,我希望以后,我们大家除了是同事之外,还是朋友。”
  办公室中,三个男性科员中,一位非常高大,脸四四方方的,看来很豪爽的汉子拍着胸口说:“没有问题,小叶,以后你在工作中,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问我哦。”这个汉子,刚才王芳介绍过,叫陈玉刚,是教育局的一个老科员了。
  “那谢谢陈大哥了。”
  目睹的这一切的王芳看向叶宇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些道不清楚的东西。这年轻人手段不差啊,一来,便懂得笼络人心。
  由于他跟李向阳不一般的关系,叶宇的后台是谁,她知道道得清清楚楚。这年头,有点后台的都嚣张跋扈得不得了;恨不得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老子是谁的公子;是某某的人……像叶宇这般谦虚,低调的人并不多见。
  叶宇的这种做法,让王芳觉得他跟一些人不一样。
  有一点,王芳并不知道,她领着李向阳之命的‘观察’是叶宇有意为之的。是想通过王芳告诉李向阳,他叶宇虽然年轻,但却不是一个易与之辈。
  仔细观看王芳的表情,叶宇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是夜,在云溪县的明园酒店,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喷水池的广场前,停满了诸多轿车,十三层高的大楼,在灯光的照射下,透射出一种雄伟的气势,不愧为云溪县的第一座五星级的大酒店。
  叶宇本来也想请办公室主任许进峰参加的,不过,许进峰却以年纪太大推脱了。许进峰的这种推脱并不是不给叶宇面子,而是他的性格使然,私下里,许进峰确实是一个老实,不喜应酬的人。
  除了许进峰外,教育督导办公室的所有的科员都接受叶宇的邀请了。具体来说,有三男两女,女的除了青春艳丽的大美女苏玉婷外,尚有一个叫白玉岚的女人。
  白玉岚确切来说,是一个美艳的妇人,一头如云秀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脸形也是瓜子脸,保养得很好,堪称雪白,她的五观,若是一个个分开来说,很普通的,没有什么眉凤眼,桃花眉的,但是这些普通的五观一起合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却非常顺眼,虽不足以说艳丽逼人,但却是非常好看。再加上她可能刚结婚的缘故,初经男人的浇灌,浑身上下,洋溢着一个真正女人的风情。
  上午叶宇报道的时候,白玉岚到下属的一家学校去了没在,回来的时候,听到叶宇请客,欣然同意了。
  桌上年纪最大的陈玉刚年纪不过才35岁,最小的是萧玉婷,24岁,彼此之间的年纪都相差不是很大,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打破隔阂后,一下子熟悉了许多,天南地北的一通胡侃,各家八卦,……
  几杯酒下肚,桌上男人的还好,两个女人俏脸浮上些许红晕,格外的。苏玉婷依然清新,像一株百合,而苏玉婷这个美艳的少妇,酒意上涌,一双眸子仿如蒙上了些许的雾气,有一种令人心动的魔力。在一边的叶宇,看得心里痒痒的。
 第四章 诱惑
  在姿色上,苏玉婷虽不输白玉岚,但若论风情,诱惑力,却是远远不及白玉岚。可能还未经男人开发吧。叶宇看此,心中很邪恶地做着比较。
  两个女人一人干掉一瓶啤酒后,任由在场的男人怎么劝都不再喝了。那剩下的,却只能由在场的三个男人喝掉了。
  “来,来,我们大家警小叶一杯,祝愿小叶将来仕途,平坦,步步高升。”起来祝酒的是许胜利,跟叶宇差不多年纪,参加工作有好几个年头了。他的说话技巧在几年的官场中磨练得圆滑老到了,明明有马屁嫌疑的一句话,到他嘴中,却变成了最真诚的祝愿了。
  在场的人,除了苏玉婷这个刚出学校女孩外,哪一个不是精得跟鬼似的。王芳是局长李向阳的什么人,局里的人都心知肚明。从早上,王芳亲自将叶宇送到办公室情形看,叶宇的来头一定不小的。说不定他是县里某位高层亲戚什么的,跟他处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去去,什么祝愿啊?不会说就不要乱说。像小叶如此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跟许胜利抬扛的是王有福。对比许胜利,王有福给人的感觉,更精明一点。
  有些醉意的许胜利咪着一双眼,煞有其事地看着叶宇的脸庞,笑呵呵地说:“嘿嘿,那是,小叶地额方圆,眉宇中带着常人难有的贵气。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的。”
  在一边看着许胜利跟王有福抬扛的白玉岚这是玉手轻掩红润的嘴唇,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小许,想不到你还会看面相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知是有意或者无意,他的这一阵娇笑,竟有一种令人骨头泛酥的感觉,在场的四个男人的心里皆微涟漪,都盯着白玉岚,眼里闪过一丝的火焰。
  对此,白玉岚一点也不为意,反倒看起来,有些享受男人关注的目光。
  结过婚的陈玉刚最好,片刻后便回应过来,招呼另外三个有些失神的男人道:“来来,我们喝酒。”这一唤,王有福等人才反应过来,纷纷举酒杯跟陈玉刚喝了一一杯。
  许胜利举着酒杯道:“小叶,来,我再敬你一杯。以后,你发达了,可不要忘了兄弟我哦。”叶宇亦豪气云天,哈哈大笑地道:“一定一定,他日我若高升,一定不会忘了我们今日的相交情谊。”
  本来王有福听到许胜利裸的马屁及邀情有些不以为然,眼里更是闪过一抹讥疯跟不屑,不过在看到叶宇那样说时,又有些后悔自己晚了,一张脸写满矛盾。
  陈玉刚闻言一愣,随后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在场的四个人,只有王有福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酒足饭饱后,已经十一点半了,本来在白玉岚的提意下,叶宇是要送苏玉婷回去的。不过,却给她婉拒了。听此,许胜利哦了一声:“小苏,是不是你男朋友要来接你啊?”
  本来对苏玉婷有点意思的王有福闻言,啊了一声惊叫,不可相信地看着苏玉婷道:“小苏,你有男朋友了啦,我怎么不知道啊?”
  白玉岚亦跟着打趣地道:“是啊,小苏你的保密功夫可太好了。快说说,你男朋友是谁啊?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竟然打动我们苏大美女的芳心?”
  在众人的一番逼问打趣之下,苏玉婷一张俏脸又红了起来,扭捏地说:“不是了啦,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就在这时,从远处驶来的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停在众人面前,玻璃缩下,从车里探出一个人,对苏玉婷叫道:“玉婷。”从露出的脸看,那人的年纪二十五六岁左右,剑眉星目,甚是帅气。
  看到他,苏玉婷目露一丝笑意,转身对叶宇等人说:“我先走了哦。”待苏玉婷坐进车中,那年轻人点头跟白玉岚他们点头打个招呼,随后开车而去。
  看到这一幕,王有福怅然若失,对许胜利问道:“你怎么知道小苏有男朋友的,她整天都在局里,哪有空……”许胜利道:“上一次,我跟我女朋友去咖啡,看到小苏跟一个男人亲亲我我的,好不恩爱。”
  白玉岚叹了口气,道:“刚才那人确实不错,配得上小苏。”她的叹气不知是为苏玉婷,还是为自己。其实一个女人所求的男人,不外乎英俊的外表,足够她们买奢侈品的财富。
  王有福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有些失魂落魄:“小叶,陈哥,白姐,我有事先走了哦。”声音顿时小了许多,了然无生气。
  感情这种事谁也帮不了,时间久了,心中的伤也许就浅了。说实话,在心里,叶宇也很不好受。毕竟苏玉婷真的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女人。
  这时接下来,陈玉刚跟许胜利,一个接到了老婆的电话,一个要去接女朋友下班都走了,一行人之中,就剩下白玉风这个风情的少妇跟叶宇了。
  两人对视一眼,白玉岚的眼里浮现一丝笑意,看到饱含风情的笑意,叶宇不知为什么脸突然红了起来,有如火烧。
 第五章 暧昧
  “小叶,你现在有没有事啊?”
  “没,没有。”叶宇有些不解,不知白玉岚为什么那样问?
  “那陪我走走吧。”说这话的时候,白玉岚艳丽的脸上倏然浮现了几缕愁怨,让这个看起来非常开朗的少妇看起来,有些矛盾。
  “好啊!”听到白玉岚那样说,叶宇心跳加速,心中暗想:“这个少妇叫我陪他,该不会是寂寞难耐,叫我……”想着想着,他的脸有了几许的兴奋。
  叶宇,今年二十六岁,不过由于内向的关系,个性很保守传统,虽谈过女朋友,不过,两人发于情,止于礼,至多也就是摸摸小手,亲个嘴什么的,并未发生男女交往的最后一步。在女朋友离开他后,执拗的叶宇,心里好像发生了某些变化,有一种要放纵自己的感觉。
  所以,在听到白玉岚要她陪的时候,心里便胡思乱想起来了。
  白玉岚眼睛睁大,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宇:“想什么呢?”这白玉岚的眼睛好不厉害,给她一看,只觉得自己心中秘密好像给她知道了似的,一颗心不争气地慌了起来,忙道:“没,没有什么?”
  白玉岚没有说什么,继续朝前走,微风徐徐,从她的身体上散发着淡渡的幽香。跟在后面的叶宇本打定主意不在看白玉岚的,可是闻到那幽香时,心里好像长毛了似的,眼睛禁不住地又瞄上了白玉岚。
  今天白玉岚下乡并没有穿局里的行政制服,而是换了一条银黑色的长裙。裙子的质地极为细薄,包裹在裙子里面的曲线毕露,的将脸前顶得鼓胀鼓胀的,露出一条深深小沟,此外,还有那偶尔惊鸿一现的雪白乳球。她的裙子长及膝盖,裙摆下,露出的那两条小腿洁白纤细,修长,决不下于T台的模特。
  她的身材本来就极高,可是今天,她脚上还裹着一双水晶高档凉鞋,更显高挑,走动间,裙摆飞扬,好不妖娆。这还不是最最诱惑的,最让叶宇心动的是,白玉岚那仿如永远带着笑意的眸子。你给她看一下,很可能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对方对你有感觉,你的心跳会加快,脸会红。
  勾魂摄魄,这是叶宇对白玉岚的评价。
  “小叶,今天王秘书都亲自送你到科室来,同事们都在议论,你的来头可不小哦。”走了一段路,叶宇与白玉岚随便扯了几句家常。突然白玉岚淡淡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听到这一句话,叶宇有些酒意的脑袋好像给一盆冷水泼下似的,浑身一个激灵,暗想:“这女人叫我陪她走路,该不会是想套出我的来历吧?”想此,叶宇淡笑地道:“哪有什么来头,若是真有来头,也不会被发配到教育局了。”真做假时假亦真,叶宇似是而非的一句话,更让白玉岚摸不清他的底细。
  酒意醒了七八份的叶宇在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装作低着头,实则在仔细观察着白玉岚。发现她听到自己那样说,眼里明显一愣,随后转为迷茫。看此,叶宇知道自己的话没有白说。
  白玉岚亦不是简单之辈,咯咯一笑,很完美将自己的迷茫隐藏过去了:“小叶,你真会说笑。”说此,脸色一正,哪有刚才的娇媚模样:“小叶,时间不久了,我要回去了,谢谢你陪我走了这段路。”
  至此,叶宇如果再不明白白玉岚晚上陪她的意思,那他就是一头猪了。叶宇心中微微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哦,好。”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人来到了小道的转弯处。就在这时,转弯处急冲而来一位黑色风衣,带着一副黑色眼镜,看不清年纪的男人。
  男人奔跑如风,带着极为强劲的冲撞力,他可能也没有预料到转弯时有人,一膀子将白玉岚撞得老远,他看起来非常急,是以连句道歉也没有。
  叶宇有过部队的经历,反应快许多,在男人还没有撞到他的时候,他右腿一侧,就避了过去,心中刚想发火咒骂一声时,那人已经跑出老远,消失在夜幕之中,叶宇连他具体的相貌都没有看清。
  白玉岚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她穿的是高跟凉鞋,下盘比较不稳,给黑衣男人一撞,一下子退了好几步,就要跌倒在道上,在后边的叶宇眼急手,双手一伸,就将白玉岚抱在怀里。
  刹那间,对于两人来说,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两人对视一眼,一丝红晕同时爬上他们的脸庞,好像约好了似的,两人又连忙避开。叶宇是小处男一个,除了秦玉瑶外,从来没有接触过其它女人,突然间跟一个女人那么亲密的接触,只觉得软玉温香,抱着香喷喷的软肉似的,浑身好像火在烧似的……
  而白玉岚只觉得自己身体刹那间一紧,窒息了一般,随便便感觉到在自己背后有两条如钢铁般的铁条紧锁着她,不用看,不用想,也可以猜测出,这个男人的手有多么强壮的力量,脸依偎在一个很宽广,温暧的胸膛上。他的心跳好有力度哦,一声一声,好像打雷似的。紧接着,她的心倏然加速跳动起来,一阵她从来没有在她老公身上闻到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那气息,很雄浑,很阳刚,素有洁癖的自己一点也不排斥。反而,越闻越想闻,有些许的沉迷。这莫非就是男人的味道?
  不过,片刻之后,她又发现有些不对,在下面,好像有一根火热的大东西顶着她。这时,白玉岚并没有想到那方面前。发现不对,她的第一个感觉便是用手去摸一下,看那是啥东西?
  一摸,一朵红云在白玉岚的脸上弥漫开来,她是一个有经过男人浇灌的妇人,并不像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青涩少女,在手碰到那东西时,不用看,她便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在之前,她所以没有想到,是因为那东西的规模太大了一点,出乎她的想象。她从来想到一个男人的东西可以那么的………
  那物事给白玉岚一握,叶宇的呼吸不由一促,声音略带颤抖地道:“白姐,你……”不知为何,他在叫白玉岚的时候,脸上竟带着笑意。
  此情此景,这笑代表着并不是开心,而是暧昧了。在白玉岚看来,这笑要有多暧昧就有暧昧了。她心中羞涩,脸上更红了,一把推开叶宇,道:“你这个坏东西。”
  “白姐,我哪里坏了啦?”说话时,叶宇的嘴角抿起了一个微微弧度,这再配上他脸上笑意,看起来,要有多放荡就有多放荡。
  也算见过无数场面的白玉岚觉得自己竟有些害怕叶宇的眼光,连忙转过头去:“不跟你说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成绩没有预料中的好;心情不是很好。跟同志们说;如果今天能过两百收藏;晚上加更。
 第六章 覆雨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白玉岚在离开的时候,修长的竟有如T台上的模特,迈着猫步,那成熟,婀娜的身体扭动着,散发着无以伦比的热力。叶宇看得竟有些呆了,眼里闪着浓浓的。
  白玉岚感觉得到叶宇在后面的注视,在心里,她并不反感,反而的,有一种得意,高兴。走到路边,拦了一部的士,白玉岚回头娇笑:“小叶,我回去了哦。”
  叶宇在一瞬间便收敛了自己内心的臊动,一张脸顿时淡然无比,道:“好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女色是好东西,赏心悦耳,舒畅精神,但同时,也是一济毒药。自古多少英雄豪杰,因为女人而埋没了豪气干云,最终死于无名。又有多少枭雄奸徒,因为女人而坏事,遗憾终生。
  这一点,曾熟读史书的叶宇很了解,同时心中也引以为戒。先不说这一些,就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也要不起任何女人。
  等他有权有势时,还怕没有女人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吾言即权威,所有人再也不敢非议你什么时;天下女人还不任由自己予取予求。不过,这女人的笑,还真是勾魂啊!
  第二天的早上,叶宇便在熟悉教育局的各种文件中度过的。中午,在食堂用餐时,壁上的液晶电视所放映的一则云溪新闻震惊了食堂里的所有人。
  “………接到报案后,县公安局的刑警赶到肖书记公寓时,发现肖书记倒在血泊之中,已气绝多时。根据警方的调查,肖书记公寓并无外人强行闯进及任何挣扎的痕迹,警方初步断定,肖书记死于自杀……”
  新闻中的肖书记,叫肖铁,是云溪县纪委副书记,在司法界,他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让云溪县的‘很多人’头痛不已。他的这种处事风格,在一定程度,影响了他的仕途升迁,不然,才华横溢的他也不会才爬到如今的县纪委副书记。
  肖铁此人,在整个县里,大家对他都不陌生。如今看到那个印象中坚强,甚至是固执的老头就那样倒在血泊中,所有人都不胜唏嘘。
  此后,新闻中,又出现了几位云溪县的高层,县长乔耀生说:“我们失去了一位好书记。”县委书记吴羽峰则表示一定要彻查此事。………
  对于肖铁的死,叶宇心中并无多大的感触。毕竟,他来云溪县的时间不长,另外跟肖铁并无交集,层次不过,肖铁的自杀于他并无多大的影响。日子就在叶宇就在熟悉督导办的各种文件中度过了。
  套用一句俗话:时间如流水,转眼之间,叶宇便在教育局呆了半个多月了。期间,他跟办公室的几位科员关系都不错,除了陈玉刚。
  从那晚他请客后,叶宇便发现陈玉刚对他有些怪异,好像有些怕面对他似的,比如两人在路上碰到,陈玉刚也会绕道而走。
  办公室三个男性当中,陈玉刚这种人,叶宇不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许胜利呢,有点小聪明,但不够圆滑。相反的,王有福,很有对他的胃口。从这些日子的相处,叶宇发现这个人很聪明,很有办事能力,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他很真诚。这种真诚是叶宇最最看中的,在以后,这种真诚未不必不能转化为忠心。
  自己既然打算从政,那日后,免不了要有自己的一批人马,所以在叶宇有意的拉拢下,他跟王有福的关系亲密了许多。
  督办中的两个女人,苏玉婷这个妮子不太好糊弄,一来叶宇为人比较孤僻内向,不擅言辞,二来,跟苏玉婷有关。这妮子外柔内刚,表面上虽然柔柔顺顺的,可是心里非常固执。
  白玉岚呢?自从那晚的事情后,两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好意思,基于机关的传统,两人都尽力地少接触了。一时间,倒也没有什么事。
  这段时间中,叶宇发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办公室主任许进峰对他有意见。许进峰这个人很古板,平日,同事间有个聚会什么的,都不参加,从来教育局后,叶宇跟他谈话不超过三次。期间,叶宇极力要给许进峰一个好的印象,不过,都没有成功。
  相反的,在一次办公室的会议当中,叶宇还发现,许进峰对他很不‘喜欢’,好像有什么意见似的。这让叶宇心中有些不安,他想不出原因。自问来到教育督导办公室后,他做事中规中矩,并没有犯什么错误。何以许进峰…………
  有一次饭后,在跟王有福的闲谈中,王有福跟他说了,这一切跟陈玉刚有关。上一次的聚会中,他说过日后高升,定不会什么的云云。这些话,在陈玉刚的加工之下,传到了许进峰的耳朵里。所以,许进峰误会你要抢他的位置,才对你有些仇视的。
  听此,叶宇心中一冷,暗想:“官场竟复杂至此,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幸好这一次,自己的上头是老好人许进峰,若是换个厉害的,或者有权利,那自己的前程岂不要毁了。
  跟领导不睦,可是官场中的大忌。
  叶宇想不到表面看起来忠厚,豪爽的陈玉刚会是那种卑鄙小人。私下里,王有福跟叶宇分析了陈玉刚那样做的动机。陈玉刚今年三十五,来教育局差不多十个年头了。在督导办科员当中,他的资格最老,许进峰年老,再过几年就退休了。那接下来,最有机会坐主任位置的就是他了。可是你去横空杀出,有着强大的背景,有可能会抢他的位置,所以他才拼命在许进峰面前抹他的黑。
  
TOP Posted:2018-05-10 08:56 | 回樓主
能力有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20
威望: 93 點
金錢: 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8


每天必读一篇
TOP Posted:2018-05-10 09:12 | 回1樓
AllenMartin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1
威望: 3 點
金錢: 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5-03


然后呢?
TOP Posted:2018-05-10 09:3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