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欲望搏击  1-12章  已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欲望搏击  1-12章  已完结
liaojau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3782
威望: 528 點
金錢: 9070 USD
貢獻: 4999 點
註冊: 2015-02-04


欲望搏击  1-12章  已完结



作者:trsmk2


  欲望搏击——第01章

  在太平洋东部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岛上,着名的世界女子欲望搏击大赛再次拉开了序幕,所谓欲望搏击,是一种由各国美女做为参赛者组成的搏击大会,与一般的搏击大会不同,欲望搏击是一场具有强烈凌辱性质的搏击比赛,在每个赛场上都设有专门为挑战者设置的专门拘束具,只要挑战者碰触到这些拘束具,就会自动弹出锁銬,将撞上的挑战者牢牢锁住一些时间,在拘束架周围设有各种机关,并配有各式各样丰富的凌辱道具,当有人被锁在上面时,就会自动升起一个控制器,以便对手可以使用上面的辅助功能来进行操作。当然,这些都是为挑战者设计的,而他们的对手则配有专用的传感装置,以保证自已不会为这些器具所累。
  这就是欲望搏击,失败的参赛者将会受到惨於人道的捆绑和凌辱,以她们的娇叫和呻吟来满足人们的嗜虐欲望,但也相对的,凡是能够胜出的参赛者,她们的愿望也将会实现,活动的组织者将会根据她们所获得的欲望点来满足她们的要求,在这里,一切的要求都可能被满足,你可以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获得一切你想要的却又通过正常手段得不到的任何情报,或者随意地支配他人的生活,甚至生命。於是,尽管失败的代价是如此惨痛,尽管她们明白自已将很可能只是满足男性欲望的祭品,但仍然有人愿意参加这种毫无人性的搏击大赛,她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目的,期望能用自已的肉体作为代价来得到它。
  原先本次大赛的参加者共有12人,整个赛程维续一年,在这一年中,参赛者可以多次参加大赛,以获取她们所需的欲望点数。到四个月,赛事已经进行了十数场,参赛总人数也由原来的12提升到了25人,由於对赛程规则的不了解,参赛者多只是试探性选则了难度较低的比赛,加上自身过人的格斗技巧,多数参赛者均通过了比赛获得了相应的点数,但也有一些参赛者,因为自身的实力不济或者各种无须明言的因素,成为了赛场上的祭品。此时第叁个月的第六场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而德国18岁女孩安蒂的恶梦才刚刚开始,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败给了对手,胸前的衣襟已经撕开,露出了较小但富有弹性的乳房,阴户大大的敞开着,四肢朝上,被由上方伸出的绳索牢牢地吊在空中。而她的对手,一人野兽一般的黑人男人正拿着一根粗大的刚管直插她的阴处,他的力道之猛,仿佛要把女孩活活贯穿了似的。安蒂此时已经翻着白眼,只留有微弱的喘吸身证明自已还是活物。
  她的身上布满血渍和伤痕,乳头几乎已经捏得变了形,可见之前所受的虐待有多重。
  “浣肠!我们要看浣肠!”
  “用电击,电她的屁眼”观眾似乎还不满意,不但不愿意给予可怜的女孩一些怜悯,而是更迫切地想对其施加更残酷的虐待……
  暴虐还在继续,气氛愈演愈烈,此时在赛场的西方入口角落处,一对男女静静地观看着场上的一切。
  “这样下去,她会被弄死的!”
  其中一个身着白衣,玉质凝肤,仪容秀丽的清秀女子紧紧的握紧了拳,正准备走上臺去。
  “别这样,我们现在无能为力,你知道的。”
  和她对话的是一个大约28岁青年的俊朗男子,此时上前拉住了女孩的手,阻止她上前。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她被凌辱?”
  女孩嘴里这麼说着,但眼神已沉了下来,显然她也明白自已的行动不是明智之举。
  “我也很难受,但我们帮不了她,这是事实。忍耐,我们要忍耐!”
  青年突然转过身,双手紧紧地按住女孩的肩头,他的神色凝重,压低声音。
  “我们只有等待时机,虽然这很无情,但是,试想我们就这麼暴露的话,又有谁来……”
  正说着,忽然赛场内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音之响,将男子的声音也盖了过去……
  又一个月过去了,期间欲望搏击大赛仍在不断地继续,这次的挑战者是刚加入联盟的新人,来自俄罗斯的21岁女孩提婭丝,提婭丝身材高挑,留有齐臀的长发,容貌美艳,但神情永远是一幅冷漠,以致於观眾给她起了个‘冰雪的玫瑰’的称号。当下提婭丝穿着一件丝制紫色长袍和紧身的内衣,凸现出她曼妙的身姿,而此时她的对手,则是一名身过2米的彪形大汉,裸露着钢铁般的肌肉。战斗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了,起先提婭丝的攻击迅猛,不断的向大汉发起攻势,但无奈对方的体格太强,即使自已的技巧有优势,但仍然无法对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渐渐地,提婭丝的动作慢了下来。
  “怎麼了,冰玫瑰,力度变轻了,这种程度就累了吗?这样下面的活动我怕你承受不了哦。”
  对方哈哈大笑,向提婭丝嘲笑道,并做了一个挑歇的手势。
  “……”
  冰玫瑰不吭声,只是咬了咬牙,再度向对方冲过去,她先是伏身一记横扫,被对方接住之后,立刻飞身跃起,抬起右腿重重的向下劈去,然后乘对方还没站稳,又踏步向前,重拳和侧击,但仍然被对方结结实实地防了下来。
  “喂,冰玫瑰,这点力道太不够意思了,我要出手了哦。”
  说罢大汉笑着挡住提婭丝的直拳,左手猛地一记,打在了提婭丝的小腹上。
  “啊”提婭丝吃痛下意识地弯下腰来。大汉看准了时机将她连腰抱起,接着重重仰后一个背摔将緹亚斯摔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拉住女孩纤细的双臂用力往后拉,同时伸出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对方的小腿之上。
  “……”
  冰玫瑰仍然不发一声,但痛苦的表情出现在脸上。对手的力气远大於她,提婭丝感觉手就要被扯断了,脖子也被卡得痛苦万分。在场的观眾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呃”冰玫瑰忽然发出一声闷喝,全身摇晃,大汉立刻感到重心不稳,提婭丝的双腿向鱼一样滑了出去,然后她用力一弹,双腿高高扬起,向后伸展,反倒是夹住了大汉脖子。
  “哼,有一手。”
  大汉被夹住脖子,刚想提起双手,但不知冰玫瑰从哪来抽出了一副手拷,将他的双手劳劳地锁在了一起,然后双腿加力,大汉被夹到力气不续,一屁股坐了一去,但緹婭丝的腿并没有因此而放开。
  “结束了。”
  冰玫瑰吐出冰冷的声音,她双腿用尽全力绞下去,但并没有如愿听到骨头裂开的声音,就像夹住了一块巨石一样。
  “恩?”
  冰玫瑰感到情况有些不对,正在犹豫间,对方突然伸长被锁住的双臂,从后面压住了提婭丝的颈部锁骨处,然后用力下拉,将往自已身上帖去。
  “啊,你干什麼?”
  冰玫瑰突然叫起来,只见对方竟然将嘴巴顶在了自已的私处,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OH,干得好。”
  观眾开始喝采敏感部位遭到袭击,冰玫瑰全身软了下来,於是只能松开双腿,一个后跃,跳出了对手数米开外的距离。刚才的搏击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於是她弯下腰,大口的喘吸着,以调整自已的身体情况。
  “嘿嘿,味道真不错。”
  对方舔了舔舌头,意尤末尽地大声向观眾发表评论,就像在品尝一道美味一样。
  说罢他从左边升起一个工具臺,然后升起一个尖稚状物体,大汉将双手放的上面,‘乒’地一声,锁在手上的锁拷就这样断了。
  “臭婊子,现在开始要你好看。”
  说罢大汉快步朝对方扑上去,一拳,两拳,冰玫瑰轻松的躲开,然后一个回旋踢,直指大汉的面门。然而她没料到,大汉竟然不躲不闪,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这一脚,同时一手上抬,巨手紧紧地抓住了冰玫瑰修长的美腿,然后右手也开始发动,将她的另一条腿也牢牢握住,然后用力一翻,将冰玫瑰整个人头朝下,呈大大的‘八’字型提了起来。
  “呃。”
  冰玫瑰双腿受制慌忙中挥动双手朝对方挥去,怎料双手还没展开,大汉就将她那被握住的双腿分别向左右方面用力地往外拉,从‘八字型’提成了‘一字型’。
  “啊!”
  既使是冰冷的提婭丝此刻也竟然忍不住吃痛大叫起来,大汉将她身体如雏鸡般上提,然后向外翻,展示在观眾面前,毫无防备的阴部此刻完全暴露了出来,在黑色的长裙下,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於此同时,灯光,相机也齐涮涮地聚焦在她的阴部上,擂臺上方的显示屏中,同时出现了提婭丝阴部的大特写。观眾齐声大呼,场面欢淫之极。
  “放开我!”
  提婭丝羞红了脸,拼命翻动身体,全场因为冰玫瑰媚态百出的挣扎而再一次陷入高潮。
  “小婊子,急什麼,我才刚刚开始呢。”
  说罢大汉低下头,用牙齿咬掉提婭丝的内裤,就开始吮吸起来了。
  “啊,不要。”
  冰玫瑰拼命扭动身体,但力气相差太大,加上关节受制,她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对手舌尖的碰触让她感到屈辱无比,它先只是在四周舔食,过了一会儿竟然将整个脸帖上来,而舌头则伸进私处,在阴部内壁中不断舔吸。
  冰玫瑰死命忍住不叫出声来,但身体却不得不做出扭动的动作,来缓解瘙痒感。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冰玫瑰此时已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灯光依然在聚焦臺上两人的动作,观眾在沸腾,他们大叫着,“操她,快点去凌辱她。”
  冰山一样的美女遭到凌辱而表现出的丑态,是他们来观看的最大目的。
  大汉听到了观眾的吼声,他将嘴巴从提婭丝的阴处离开,但仍然让她保持一字型的倒吊姿势,向擂臺中央的人形拘束架走去。然后砰地一声,用力将她按在拘束架上。拘束架上的机关受到了指示立即从两旁伸出机械锁拷,将她牢牢地拷在铁架上。
  “不……别……”
  冰玫瑰终於把持不住,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拼命摇着头,冰山美人屈辱的声音让场面又一次沸腾了。
  “干!操死她!”
  人们开始尖叫。
  “哼哼哼,终於开始说话了吗?美人?”
  大汉慢慢走到被锁着的提婭斯面前,升起一个控制器,他朝其中一个按钮按了下去,立刻有一根铁柱从下面升起,接着不断上升,从后面顶住冰玫瑰的身体,将纤细的腰肢顶得反弓起来了。
  “……”
  冰玫瑰她拼命咬牙不让自已发出声来,但流下的冷汗足以表示她此刻有多麼痛苦。大汉嘲笑地看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然后突然抬起脚,一下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这只是还你刚才那一脚。”
  大汉摸了摸红肿的面部,显然刚才那一击让他实实地受到重创。
  接着,他俯下身子,对准她高挺的乳房使劲地蹂躪,他不断地挤压,提婭丝可怜的乳房就这样被不断挤成不同的形态,她紧紧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已发出呻吟。
  在蹂躪了一段时间后,大汉慢慢松开的她的乳房,提婭斯开始娇喘,但她还没回过气来,对方就开始攻击她的下半身了。他先是抓住提婭丝已经凌乱不堪的长裙,没用几下就撕开来,再次露出了白色的内裤,雪白的内裤配上身上的紫色长袍,显得格外醒目和性感。接着,他手抓住这条白色的内裤,涮地一下撕了开来,就这样,冰玫瑰的阴户暴露在焦光灯下。
  “嘿嘿。”
  大汉笑着俯下身子,对着冰玫瑰娇嫩的密穴舔食起来,他像野兽一样,拼命地舔吸,甚至用牙齿去咬。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受到如此惨酷的攻击,提婭丝不顾一切地扭动着,挣扎着,粗重的喘吸引起来观眾雷鸣般欢迎,大家的嗜虐心被提升到高潮。
  “看,观眾都很期待呢,看来不再激烈点不行吧。”
  提婭丝被这句话吓着了,她吃力地提起头,紧张地看着对手会对自已做什麼.只见大汉再次走到控制器上按下按钮,几个带有锯齿的电夹升了上来,电夹有各式各样的形态和大小,大汉看了看,挑选了一个较小的电夹,冰玫瑰看着电夹的大小,再看了它所对准的方面,忽然明白过来,她脸色涮白,歇斯底里地扭动身体,大叫起来,“不不不不,不要!”
  然而对方和观眾显然不会如此仁慈,大汉冷笑着走到緹婭斯无助的身躯旁边,左手揉捏着柔软的乳房,右手则对准緹婭斯可怜的阴核,张开可怕的尖夹,猛猛地夹了下去。
  娇嫩的阴核怎能承受如此的摧残,緹婭斯顿时被刺激的弹了起来,但却仍然被拘束器牢牢钉在架子上。
  “哼哼哼,现在才开始呢。”
  说罢大汉不理会冰玫瑰哀求的目光,朝着电源键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顿时电力四射,电流顺着緹婭丝阴蒂冲进她的体内,将她冲得翻起白眼,身体活像一条脱水的鱼那样不断抽搐,聚焦灯此时再一次聚焦,将她颤抖尖叫的表情传入中央的大屏幕,让各个角度的观眾都能享受到这一淫虐的盛宴。
  对手欢愉地欣赏着冰玫瑰四肢狂乱地舞动着的神态,然后他又走回控制键盘,大声向观眾说道,“这里有四个档,现在只是弱,大家认为有没有必要提升强度来搞这个婊子呢?”
  “要!要!开到强,爽死她!”
  “不,开到超强,电她个爽”观眾大叫地回应道。
  “没办法,出钱的是大爷”大汉耸了耸肩,然后按下了‘强’这个按扭。顿时,强烈的电流由控制器传出,发出“辟”的响声,如洪流般全部导入提婭斯可怜的下阴处,她大叫着,浑身抽动,不一会儿,金黄的尿液从她的身体中喷射而出。
  她失禁了,美丽强悍的冰山美人在观眾面前被折腾地失禁,这是何等的血脉膨胀啊,人们大叫喝采,甚至有人站起身大吼,‘加强!再加强,电死她!“场面几乎失控。
  然而电流在下一瞬间就忽然停止了,原本锁住提婭丝的铁拷也自动松开。原来是拘束时间以到,举办方为了增加游戏性,特地在拘束器上加着了时间限制,以提供参赛者扳盘的可能,只超过十分鐘立刻解除一切拘束,参赛者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进行反攻,当然,前提是她们还有这个力气。
  大汉悠哉地走到冰玫瑰面前,虽然已经解除了拘束,但刚才强烈的电击已经让她失去了防御能力,此刻她全身摊软地倒地上,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嘿嘿,看来美人这下是归我所有了。”
  规则规定,所有挑战失败的人都会被对方带走随意处置作为奖励,整个过程为一周。一周过后必须交出挑战者,而如果挑战者想继续参战的话则必须通过一个叫惩罚游戏的比赛,成功则恢复挑战权,失败则整个人归组织所有,成为下次比赛的额外奖品,为观眾所共用。
  大汉走到摊倒地上的冰玫瑰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左腿,然后像之前一样倒提起来,正准备抗在肩上带走时,观眾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留下她,我们要看继续凌辱!”
  他们大吼着。
  大汉听后耸耸肩,对意识模糊的提婭斯笑了笑,“真不好意思,他们是大爷,就再陪我一下吧。”
  “不”可怜的提婭丝发出一声悲鸣。然而大汉跟本不理她,径直向拘束具走去。人形拘束架此时待机时间已过,可以再次利用。於是大汉提着她,刚准备将其甩上拘束具的时候,原本全身无力的冰玫瑰忽然间迸出不可思义的力量,她腰部突然发力,奋力一个翻身,被抓住的左腿扭转到极限,人腾空而起,反而径直骑到了大汉的头上。然后再次发力,以对方的头部为发力点往下拖,连带着自已和对方一起撞向了拘束架。
  拘束架承受住了人体的压力,从两边伸出了机械臂,接着她将手叠在大汉带有传感器的手上,由於传感器的作用,机臂又缩了回去。提婭丝趁势将他带有传感器的手臂向后拧,另一支手则用手压住对方的后脑,让他无法起身。由於遭受突然袭击,大汉一时头晕眼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在他被压制时期,拘束架受了压力又再次啟动,这次没有传感器的碰触,大汉的身体被机械架牢牢地扣在了架子上,接着被提婭丝取下梆在手中的传感器后,大汉已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緹婭丝缓缓地站直身子,双眼冰冷透着寒意,她伸出右手呈手刀状,对着曾经凌辱过她的对手后脑就是一下重击,接着第二下,第叁下,直到鲜血染红了她的右手。
  观眾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咆啸着,怒骂着,但依然无法改变现态,这一场冰玫瑰获胜了。


[ 此貼被liaojau在2018-05-09 09:30重新編輯 ]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14 | 回樓主
liaojau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3782
威望: 528 點
金錢: 9070 USD
貢獻: 4999 點
註冊: 2015-02-04


  欲望搏击——第02章

  这里是世界欲望搏击大会的现场,此时声乐齐鸣,整个赛场充斥着眩目地七彩灯光,激情的重金属摇滚音。数千名观眾在大声喊叫,怒骂。在大会的中央擂臺上,一位头披齐臀长发的美丽女性佇立在正中,原本紫色的长杉此时已破烂不堪,下半身几乎全裸,手上染满血渍。她脚边躺着一个巨形大汉,他的颈部几乎以被生生的切烂,鲜血染满了地面,而女性只是冷冷地看了他的尸体一眼,便回过头,全然无视观眾的咒骂,走下了臺去。
  “哎呀,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在最后反败为胜了。”
  在擂臺上方的特别看臺上,几个美女正在悠闲地观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她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肤色,却拥有同一个身份,她们都是欲望搏击的挑战者。
  “真无情哦,丽莎,她不是我们的同伴吗?”
  一个黄种女性一手抬着腮,一边娇笑道。
  “同伴?真虚偽哦,安琪,刚才她被凌辱的时候是谁最兴奋?你的手在干什麼我可看得一清二楚哦?”
  身材高佻的美国女郎丽莎嘲笑着回应。
  “偷看别人真不是个好习惯呢?”
  安琪有些不快。
  “提婭丝这个女人我早就看的不爽了,早点输了倒好。”
  一旁的日籍格斗家长崎兰出声表示同意。
  “看来大家意见一志呢,这麼冷冰冰的女人都不讨人喜欢呢,怎麼样?我们一起让她吃点苦头吧?”
  安琪小恶魔般地提议到。
  “哦,怎麼做?”
  长崎兰似乎颇有兴趣“我想到几种方法,保证让她吃尽苦头,嘻嘻……”
  “兰,下一场比赛是什麼时候?”
  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白衣素服的中国女性,她有着修长的身材和白桎的肌肤,容貌清秀而脱俗,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眸,看起来楚楚动人。长长的秀发直至后腰,为了行动方便,长发用一根细长的红色丝带捆扎起来,使之不会松散开来。与浓装艳抹的安琪,丽莎比起来,犹如尘外仙子一般亮丽。
  “怎麼?问这个干什麼?”
  对方有些不耐烦,似乎被搅了兴致。
  “是你的同胞,零子吧,我记得。”
  “哦~~~~好像是叫这个,那个小女孩,怎麼,关心起她了。”
  兰故意用一种惊讶的语气回道。
  “……”
  女性顿了顿。“她的对手是那个爱德华,难缠的对手。”
  “难缠不难缠关你屁事,我还巴不得她像那个德国女孩一样,被活活操死呢,这样我还少一个竟争对手呢。”
  兰事不关已的说道。
  听闻之后女性闭上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缓步走出了观看臺的大门。
  二天之后,下一场比赛如期举行了。此次比赛的挑战者是19岁的日本少女零子,此时她身上穿的是亮红色的露脐短袖皮衣,露出了雪白平滑的小腹。下身也身着同样红色的皮制短裤,雪白光滑的大腿裸露在外,看上去充满着活力和朝气。
  而她的对手就没有如此的招惹眼球了,只是个身材短小的矮个男人,双眼细小,嘴唇撅起,一幅标准的猥褻男模样。
  “我的对手就是你?”
  零子有些难以至信,臺上的男人怎麼看都不是自已的对手。
  “嘿嘿,小妹妹,小看我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猿猴爱德华,欲望搏击大赛专门迎接挑战者的格斗家之一,以快迅敏捷的动作而闻名,特长是在女性有防备的时间当面偷走她们的内裤和乳罩。
  “放手来吧,不管你耍什麼花样,我都不会输的,我会打败你们!一定会的,然后……”
  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快步走到正中央,摆起了战斗的架式。
  “嘿嘿,那就让大家拭目以待了。”
  比赛开始!
  随着一声巨响,率先开始进攻的是零子,她飞冲过去,对着爱德华就是一个回旋脚,鞋尖对对手飞上直飞过去,爱德华人本身就比较矮,此时他头一低,便轻易地回避了过去,然后趁零子无法改变身形的时候,迎上去对着零子的酥胸就是一把。
  “哇,你干什麼.”零子没有料到突然而来的袭击,全身一软,连忙快步向后跃起了几米,捂着胸。
  “喂,小樱花,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干什麼的吗?这样就怕了?”
  由於零子来自日本,又喜欢穿红色和粉色的衣服,观眾都给她起了外号叫“红樱花”“哼,我会让你住嘴的。”
  零子不服气,又朝爱德华冲了过去,她上次吃了亏,比较小心了,她先是一个扫腿,然后一个侧拳,招招带有防御。就这样一拳一脚得把爱德华逼到了擂臺边上,正当她看准对方无处可避,准备用力一扑,锁住他关节的时候,爱德华忽然飞身一跃,用她想像不出的速度飞跃到了零子的身后。
  闪到零子身后的爱德华并不急於攻击,他笑着伸出双手,从背后朝零子富有弹性的双乳上就是一摸,零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抚摸吓着了,一时间竟无法做出回应,於是爱德华索性用力地将她的双乳揉搓起来了。
  “啊”零子满面通红,终於后小腿一抬,踢向爱德华,但狡猾的猿猴早飞出了老远。笑嘻嘻地看着她,然后他忽然无视零子,转身面向观眾。
  “C罩杯,85”他大声宣布,原来刚才在抚摸零子乳房的时候,竟然已经将她的罩杯也摸清楚了,看来真不是浪得虚名。
  “你,卑鄙,快住口。”
  零子羞得又气又急,一时间竟忘了防御,直接向爱德华扑了过来。
  爱德华轻松躲过零子的攻击,身子一滑,滑到了零子的身后,然后朝她的右小腿一绊,零子右腿失去平衡,径直倒了去,压在了爱德华身上。爱德华被压了个香玉满怀,但双手仍然没有闲着,他竟用双手摸到零子的大腿根部,用力扳开,直接在她的下阴处摸索了起来,嘴里还发出活活的口啸声。
  “好,干得好。”
  爱德华大胆而熟练的动作,和零子的大发春光让观眾感到非常过癮,他们相继开始为爱德华助威。
  而零子在爱德华的抚摸中全身无力,她挣扎呻吟着,奋力扭动身体,以寻找着力点,花了很大的劲才从爱德华身上挣脱出来,此时她已气喘吁吁,消耗了不少气力。
  “猿猴爱德华,真是个不错的对手呢。”
  安琪趴在看臺上,翘起腿说道。
  “怎麼,你也想被他玩吗?真是个受虐狂呢。”
  丽莎在一旁打趣道。
  “那是你吧,我只想着怎麼打赢他而已。”
  “说慌”丽莎笑道。
  此时臺上的一攻一防还在继续,连续吃过两次亏的零子开始谨慎起来,步步为营地展开攻势,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然而零子并非防守型的格斗家,她的攻势迅猛,拳头上的力量很强,擅长以迅捷洗练的攻势冲击对手,但如果采取守势,她的实力便得不到充分的发挥了。爱德华正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终於,他抓住了零子一个最致命的破绽,在零子挥出一击劲猛的长拳时,他闪到了她的腋下,然后用膝盖猛击零子的下体,零子猝不及防被击中要害,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嘿嘿,这下你是我的东西了。”
  爱德华笑着,抬起脚向零子的乳房用力踩下去,原来小巧尖挺的乳房顿时被踩得凹了下去,爱德华显然还不过癮,又使劲用脚左右拖动。
  “啊,痛。”
  女性敏感部位被玩弄着,零子感到十分羞辱。
  然而爱德华并没有放过零子,他顺势拉扯住零子的上衣,将她使劲往场中央的拘束器拖去。零子拼命左右摇摆,但究竟没有成功,被“乒”地一下,锁在了中央的拘束架上。
  “好了,接下来该怎麼玩呢?”
  爱德华笑着,升起了控制器,朝着上面的屏幕发呆,正在思索着如何才能让这场凌辱剧更加有趣。
  “好了,我想好了。”
  爱德华用审判的声音大喊了一声,然后按上了键盘上的某个按钮。只听数秒鐘过后,从四周的地板处翻出四支机械臂,然后分别抓住零子的两支手和两条腿,将她仰面朝上抬了起来。
  “啊,你要干什麼?”
  零子慌忙中试图舞动四肢,但无奈关节被机械臂活活锁死,一点都发挥不出力量。
  “好了,先向观眾示意吧。”
  爱德华坏笑着操纵起了机械臂,只见抓住零子左腿的那支机械臂开始啟动,它抓着零子的腿,慢慢往上移,做出一个大劈腿的动作。零子的左腿被大幅度弯折,几乎於她的身体呈一条水平线。这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停下。”
  零子开始哀求,但爱德华怎麼可能就此停手,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凌辱美丽的女格斗家,所以才会千里条条来了这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冒着生命危险迎战女格斗家们。
  爱德华不顾零子哀求,操控起了第二支锁着她右腿的机械臂,随着机械臂的运动,零子的右腿被以反方面的角度向背面弯曲,同样於身体呈平行位置。
  “啊啊啊啊!”
  零子大叫,观眾也在大叫。
  “感觉不错吧,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呢。”
  说罢他又摆弄着操控器,这次的目标是零子的双臂,只见机械臂,将她的双臂左右折叠,以90度的角度搭在被拉扯至极限的大腿上。
  “啊,不行了,要断了。”
  零子挣扎着,用恐惧的声音说道。
  “小樱花,现在就开始叫了吗?”
  爱德华嘲笑着,说着他凑上去,一把拉住零子暴露在外的内裤,一把拉扯了下来,同时,数十臺摄像机开始聚焦,大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零子阴部的特写。
  “呜。”
  零子在无力的羞愧中闭上眼睛,“妈妈,樱子,我真没用,我报不了爸爸的仇,还把自已弄成这副模样。”
  想着亲人依稀的面容,零子慢慢流下了热泪。
  忽然,零子感到阴部有一种冷冰冰的无机质触感,一想不对劲,她赶忙张开眼睛。这一眼她吓呆了,只见从下面又伸出六条要小些的机械臂,然后慢慢向自已的阴部靠近,然后分听勾住阴户的边缘,然后就是一拉。
  “啊啊啊啊啊!”
  零子恐惧地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机械臂越来越用力,肉洞也被拉扯着越来越大,零子觉得自已要疯了。然而在惊恐间,她忽然看见一只奇大无比的钢住冲着自已的肉洞慢慢升起。
  “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零子明白了他的意图,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叫。
  然后她才刚开始叫了几声,突然锁住她四肢的机械臂突然拉着她急速下降,零子还没来得急出声,肉洞就迎上了巨大的钢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零子觉得自已被贯穿了。
  “好!干得好!”
  如此血脉喷张的场景让观眾大呼过癮.爱德华转身向观眾挥手致意,而零子则在一旁垂着头微微的喘吸着。“妈妈……樱子……”
  她已经失去了失抗的能力,但凌辱还在继续。
  机械臂突然高速运动起来,它们抓住零子的身体迅速上提,然后猛然下降,起先3秒一下,然后速度越来越快,变成了1秒一次上下,悲惨地零子就这样被以每秒一次的高速运动上下抽插着,就这样持续了将近10分鐘,拘束具才放开了她。
  零子身子一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这本是她唯一的反击机会,但被如此激烈的连续抽插后,零子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连站都站不起来。於是她又被爱德华拖了起来,朝另一臺拘束架走去,扑通一声,锁在了上面。
  然后爱德华重复之前的动作,操控四支机械臂将零子提了起来。
  “不要……求求你,我真的不行了。”
  零子虚弱地哀求着,她睁开眼,发现这次又伸出了两支机械臂,而这次的目标,似乎是自已的乳房……
  暴虐还在继续。
  场外的暗角处,一对年青男女静静地看着场上的这一幕,男的气度不凡,相貌堂堂。而女的则一身白衣素衣,姣柔清秀,脑后被鲜红的丝带扎起来长发格外引人注意。
  此刻,女孩正靠在男子身子,头深深地埋在男子的胸襟处。
  她在颤抖。
  “JOHN,我好害怕,真的害怕……我怕我也会变得像她那样……我会的……他们早就安排好了的,我知道。”
  男子拥抱住女孩,深深地抱在胸口,温柔地说,“不会的,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我会救你出去,在你落入他们的手掌之前,绝对……”
  “我们真的能赢吗?我们办得到吗?我们可能战胜那个BIG DADDY吗?”
  女孩抬起头,脸上充满着泪痕,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惜。
  “会的,我相信我们能办到。黛羽。坚强起来,你是个坚强的女孩,不是吗?我会保护你的,我向你发过誓,所以不要哭。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什麼可怕的。”
  青年的声音是如此的温柔,又如此的镇静。
  女孩停止了哭泣,她擦了擦眼泪,脸上恢复了往昔的坚强。“那我走了,爷爷和小凤他们在等着我。”
  “啊,小心点,虽然目前组织里的人不会对你不利,但不能保证其它人也不有什麼想法,特别是那些参赛者。”
  “JOHN,谢谢你,不过不必担心,因为……”
  她顿了顿,露出了微笑,“因为我也好歹也算是一名……格斗家。”
  她笑得真美。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16 | 回1樓
liaojau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3782
威望: 528 點
金錢: 9070 USD
貢獻: 4999 點
註冊: 2015-02-04


  欲望搏击——第03章

  欲望搏击大赛,这是一场血泪与性的格斗赛。女性参赛者们,必须要以自已的身体为代价,去获得她们所梦昧以求的东西,究是是什麼驱使着她们去参加代价如此之高昂,并且没有丝毫公正性可言的比赛?为了她们的欲望?还是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一无所有?没有人知道,人们只要了解这仅仅是一场已被决定结果的虐戏就足够了,女格斗家们的努力,她们的挣扎,所能做到的,仅仅是作为比赛的调剂,延长比赛的乐趣而已。
  此时新一轮的比赛又要开始了,这次的挑赛者,是20岁的韩国女孩蓝岭。蓝岭长着一幅韩国标准美女的身材,体态纤细,皮肤白质。此时她身穿一套和她名字相同顏色的皮制短衣,露出了性感的小腹和大腿,脚部则是同样蓝色的长筒靴,显得十分的时尚亮丽,明快动人。
  开赛前的几分鐘,蓝岭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紧张和焦虑,反正舒舒服服地躺在一张大沙发,嘴里含着一瓶高档的果汁,悠闲地品尝着。
  “哦,蓝岭,真是悠闲啊,看来你很有自信。”
  同样国籍的安琪正在一旁冲着她吃吃地笑着。
  “对手是七人眾之一的菲妮沙,想不到你竟然还这麼轻松。”
  美国女朗丽莎也在一旁媚笑,像看好戏一般。
  “哟,好姐姐,可别小看我呀。七人眾又如何?那个”铁壁的丹“不就是被緹婭斯杀死了吗?”
  蓝岭笑着回答。
  “哼,那只是緹婭斯那女人运气好。”
  丽莎有些不忿。
  “那你是想说妹妹我的实力比不上冰玫瑰嘍?”
  “我可没这麼说”丽莎耸耸肩。
  “她说的没错,蓝岭,这个对手你的确选得太着急了。”
  一个白衣素服的中国女性出现在门口。
  “林黛羽,你过来干什麼,这里可不欢迎你。”
  看见她,安琪第一个站了起来。
  “我……”
  林黛羽顿了顿,无视安琪的挑衅,“緹婭斯的技数能力很强,在所有参赛者里是数一数二的,连她也是如此险胜,我的意思是……”
  蓝岭的脸上突然显露出了一种不人为知的复杂感觉,但仅仅一瞬间便稍纵即逝。
  “你的意思是我们比不上她?”
  日籍格斗家长崎兰听懂了她的意思。
  “……”
  林黛羽没有回答,但神情代表了她的答案。
  “臭女人?你和那婊子什麼关系,要帮她说话?”
  安琪冲了上去,对准林黛羽就是一脚。但对方很轻松地便避开了。
  “果然……听不进去吗?”
  林黛羽垂下了头,神情失望,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尽管如此,这场战斗箭在弦上,我已没有退路了。”
  蓝岭突然间站了起来,朝丽莎等人做了个瀟洒的手势,笑着说,“姐妹们,等着我,我会给你们带礼物回来的。”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休息室。……
  “恩,我说,丽莎姐,你认为蓝岭会不会输?”
  等她人影消失后,安琪忽然朝丽莎问出了这一句。
  “至少我希望她输。”
  丽莎笑道。
  大赛中央的格斗场上,与往常一样,声色通鸣,无数的霓彩灯交相辉应,各种重金属音乐充斥着整个赛场。在人们的簇拥声中,一道蓝色的亮影从场面飞入场内,俏丽的身影出现在聚光灯下。
  “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新星,来自韩国的蓝色凤仙花,蓝岭!”
  “大家好~”蓝岭笑着向观眾挥手示意。
  “这个女孩就是我的对手啊,嘛,年纪正好,看起来会是个不错的奖品。”
  一个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接下来是我们的格斗女王,魅惑地菲妮莎!”
  观眾立刻响起来一阵激烈的欢呼声,一个身着黑色的吊带胸皮衣和皮手套,配合着性感暴露的长靴和内裤的妖艳女性出现在场上。显然她就是这次蓝岭的对手,七人眾之一的菲妮莎。
  “你,就是我今天的对手,魅惑地菲妮莎吧。”
  蓝岭的眼色沉了下了,她压低声音,一字一字地说道。
  “不错,你就是那个蓝色凤仙吧,似乎是个颇有潜力的新人,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乖乖地成为我的奴隶吧。”
  菲妮莎举起手中的皮鞭,指着蓝岭。
  “我会让你得逞吗?”
  蓝岭冷冷地回应。
  “哦,小姑娘嘴着挺硬,等我过会儿剥光你的裤子,让那些公狗骑到你身上,看你还嘴不嘴硬。”
  菲妮莎笑了起来。
  比赛开始裁判刚喊完,蓝岭便一口气冲了过去。“魁惑的菲妮莎,欲望搏击大赛七人眾之一,唯一的女性,以性调教而出名”蓝岭脑中快速地反应出之前所调查所得的全部资料。“身体的柔韧性好,注重技巧,缺点是体力不足,防御技巧有限………”
  “在开始的一瞬就决定胜负!”
  蓝岭对自已说道。
  她首先飞身一个铲腿,将菲妮莎绊倒,然后趁着对方还没爬起来之际,冲着她的臀部和背部就是重重一击,打得菲妮沙直喘气。
  “喂喂,这样不尽兴啊,更爽快一点。”
  菲妮莎似乎很享受,并没有还手的意思。
  “哼,果然是个变态。”
  蓝岭恨恨地说道,於是她拿起菲妮沙掉在地上的鞭子,冲着对方就一阵鞭打,不一会儿,菲妮沙雪白的肉体上便出现了一块块红应。
  “啊……啊……用力,再用力一点。”
  菲妮莎不但不觉得痛,反而很受用的样子。
  忽然,菲妮莎的资料再一次浮现在蓝岭的脑中,“魁惑地菲妮莎”通常喜欢在战前故意受到对方压制,以满足自已的被虐嗜好,并借此寻找对方的破绽,伺机反攻。
  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蓝岭才发现自已不知不觉就中了道,赶紧扔下鞭子,向菲妮莎攻去。
  “哼,真没意思,我还想再爽一些呢”菲妮莎有些不满。
  蓝岭此时已扑了过去,她先是一个飞腿,目标是倒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菲妮莎,但菲妮莎的身子却突然腾空向后飞了出去,导致蓝岭的攻击扑空。
  “好快的身形?”
  蓝岭来不及细想,继续步步紧逼,侧拳,飞腿,肘击,一连串的攻击打在菲妮莎身上,但全都被她已恰到好处的方式给防御住了。两叁套的连续攻击之后,蓝岭已消耗了不少体力,气喘呼呼。但一旁的菲妮莎却一手插着腰,冲着对手笑,还顺便拣起来蓝岭扔在地上的鞭子,显得十分轻松。
  “这才是七人眾的真正实力吗?”
  不断喘气的蓝岭懊恼地想到。
  “好了,可笑的小凤仙,接下来是我的回合了。”
  说完,菲妮莎但挥鞭冲了过来。在蓝岭的手背上抽打了一下。
  “啊,好痛。”
  蓝岭捂着手开始向后退。但没退几步,便被菲妮莎再度挥出的长鞭缠住小腿,绊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的瞬间,菲妮莎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副手拷,将蓝岭的双腿牢牢拷了起来。
  “好了,该怎麼玩呢?”
  菲妮莎笑着挥动鞭子,朝着蓝岭的大屁股就是一顿乱抽,蓝岭被抽得无处可逃,只得被迫用手脚并用,用力在地上乱爬以躲避菲妮沙恶毒的鞭子。
  蓝岭正爬间,忽然感觉背上一阵重压,原来菲妮莎竟然径直坐在了她的背上。
  “啊,不要,我起不起来了。”
  蓝岭被压得眼冒金星。菲妮莎放下鞭子,抓住蓝岭的双手用力往后使劲扳,痛得她大叫。
  “哦哦,女王,干掉好。”
  蓝岭痛苦的声音引起了观眾一阵叫好。
  菲妮莎不知从哪里又取出了一双手拷,这次连蓝岭的双手也被拷上了,然后抓起放在一边的鞭子,继续对着蓝岭毫无防备的屁股抽了起来。
  “啪!啪!啪!”
  鞭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女孩痛苦地尖叫着。
  “嘛嘛,别叫得这麼惨,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菲妮莎笑着,似乎不想就这麼结束这场游戏,於是她站起身,拉着蓝岭的头发,拖着她走向了中央的控制臺。控制臺上的人形拘束架早就预备在那里了,这次有拘束架只有一只宽大的长登而已,并辅以一些铁銬,看来菲妮莎对自已的实力很有自信,想不依靠别的道具,尽情的施展自已的调教才能。菲妮莎抓住蓝岭的头发,将她拉至长登前,然后顺手一推,就将她推到了长凳上。蓝岭被这麼一推,就一下子趴在了这个钢铁的长凳上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长凳的中央就升起一道铁索,将她的纤腰给牢牢给钉在了长凳前。
  “你……你想要干什麼?”
  蓝岭试图用力顶开这副铁拷,但铁拷动也不动,像生根了一样将她死死钉住。
  “好好的惩罚你,韩国的坏女孩。”
  说罢她拉了拉黑色的皮鞭,向示威一般,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不……”
  蓝岭话还没说完,皮鞭就打在了她的背上和大腿上,皮鞭抽过的地方,露出了微微的红印,显然菲妮莎还没真正开始。
  “恩?怎麼不叫了?大家来这就是为了听你的叫声地啊。”
  菲妮莎笑着,回头向观眾问道。
  “没错,没错,抽她,抽着她浪叫。”
  在场的观眾沸腾起来。
  “好了,先让大家看看你美丽的白屁股吧。”
  菲妮莎淫邪地笑着,她说完就走了上去,解开了蓝岭的蓝色紧身裤,露出了她雪白的屁股,之后色情地抚摸了一下。
  “你,在干什麼?”
  蓝岭感到事情不对,正当她挣扎着想回头望去的时候,突然感动后面屁眼一阵巨痛,原来菲妮莎正想要把一根巨大无比的按摩棒插进来。
  然而因为按麾棒实在太大,蓝岭的双腿又被并拢着紧锁,菲尼莎摆弄了半天实在插不进去,只好用钥匙解开了蓝岭双腿上的铁拷,然后按下了控制臺的按钮,只见铁凳旁双突然伸出两只机械臂,一左一右,将蓝岭的双腿大大地朝两旁拉去,露出了毫无遮掩的阴处,於些同时,大量的灯光特写也在同一瞬间集中在了她的臀部上。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看。”
  蓝岭脸上通红,无助的扭动屁股,这个香艳无比的动作更是引起了在场的一阵呼声。
  菲妮沙可完全不理会这些,她走上前去,低下头伸出手将蓝岭的大阴唇拌开,另一只手拿起按麾棒就猛地一下插进去。蓝岭赶忙夹紧下身,绷紧肌肉使得菲妮莎插了半下也只插进半截。
  菲妮莎见难以插进倒也真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正当蓝岭松一口气的时候,菲妮莎突然抬起一脚,将粗大的按麾棒硬生生地强进踹进了女孩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
  擂臺上回荡着女孩歇斯底里的惨叫,但恶梦才刚刚开始,菲妮莎的皮鞭像雨点一样,纷纷落在蓝岭雪白的大屁股上,将蓝岭白嫩的屁股抽的青一道紫一道,然后她似乎还不过癮,又从旁边的器具桌上取来点燃的蜡烛,将滚烫的蜡烛油滴在了蓝岭被鞭子抽出的伤口上。
  “啊,不要,不好烫,啊!”
  蓝岭又疯狂地扭动起来。
  “叫什麼,我还没……”
  菲妮莎还没说完,忽然一阵铃声,原来锁住蓝岭的铁拷忽然全部松开了,拘束时间到,菲妮莎玩得尽兴竟忘了时间。
  几乎是在铃声响起的同一瞬间,原本正在抽搐的蓝岭忽然凭空跃起,双腿一抬重重地踹在了菲尼沙的胸前,将她直直地踹飞了出去,手中的钥匙也掉在了地上。蓝岭赶忙扑上去,用嘴咬住钥匙,然后全身弓起来,用嘴巴含着钥匙解开了双手的铁拷。解开铁拷后,她吃力地滚在一旁,扶着擂臺边上的绳索吃力地站了起来“啊,又酥又麻地,使不上劲。”
  蓝岭伸出手想抓着按摩棒露出的一小截,尽力拉扯着想拔出来,但一阵阵的摩擦带来的快感马上就从下体传了过来,立刻让她全身无力。
  而此时被踹飞出去的菲妮莎早就站起来了,但此刻她只在远方站着,似乎并不急着出手。
  蓝领汗流全身,费了数次劲都无法把蜜穴里的按麾棒拿出来。正当她准备再一次努力时,菲妮莎已经悄身无息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好了小妹妹,闹够了吧,大家还要看你继续表演呢?”
  菲妮莎狞笑着,双手中又出现了一副新的手拷。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认输。”
  蓝岭的意志已完全被恐惧所压倒,她一步一步向后退,忽然猛地一转身,翻身就向场外跃去,但不知从哪来的皮鞭将她卷了回来。
  “小凤仙,半路逃走可不是好习惯哦。”
  菲妮莎一边笑,一边将蓝岭的双手用手拷牢牢地拷在了一起,然后拖向擂臺中央的铁凳,以刚才同样的姿势拷了起来。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接着让我们的蓝凤仙小妹妹继续刚才的表演吧。”
  菲尼莎魁惑性的嗓音激起来观眾无尽的欲望,场面又一次暴炸了。
  “不要……求求你。”
  蓝岭已无力反抗,正低着头抽泣着。菲尼莎走上前,握住仅仅露出小半截的按麾棒,然后用力拔地出来,痛得蓝岭弓起了身子。
  接着屁股上传来一阵热浪,蓝岭挣扎着想要回头,但无奈颈部也被从下方伸出的铁拷锁了起来。原来菲妮莎又拿来了蜡烛,在她的屁股上滴起来蜡油,此时的蓝岭已用光了全身的力气,即使是滚烫的蜡油也激不起她太大的反应。玩弄了一番之后,菲妮莎觉得很无趣,於是她放低手中的蜡烛,将火心对准了蓝岭的密穴。
  蓝岭虽然转不过头来,但也很明显地感到了屁股附近的热气聚集到了自已的私外,感到事情不过紧的她连忙疯狂地扭动身体,但无奈被铁拷锁着紧紧地,一点也动弹不得。
  “不要,不要,太可怕了,求求你。”
  她只能无助地哀求。
  但菲妮莎显然不会有放过她的念头,她将火心对准蓝岭的私处,左手扮开阴唇,然后右手一挥,不顾女孩的哀求,硬生生地将蜡烛插进了蓝岭的蜜穴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岭凄惨的叫声回响在擂臺上,与观眾如雷般地呼声形成了鲜妙的对比。
  一股青烟伴随着刺鼻的焦臭传了出来,然后是喷扫而出去的尿液。
  她失禁了……
  场上的暴虐还在继续,在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下,无数的摄像机交相闪烁,分别从各个角度来拍摄女格斗家受辱的现场,并分别将所拍摄到的时实录像,投影至擂臺上方的巨形多片形显像屏上,让观眾所能够完美地,不落一处地欣赏到受虐的全过程。
  然而和往常一样,在会场一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里,一对青年男女正在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白衣长发的女孩将头埋在青年的胸腔中,依偎在他爱人的怀里。良久,青年才伸出手按住女孩的肩头。
  “黛羽……”
  青年轻轻地说道“你要走了吗?”
  女孩抬着头,她的双眼闪烁着泪光。
  “你也看到了,等待那个女孩的下场会是比死还难熬的地狱,每个人最终都会沦落成这样,所以,我一定要有所行动,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青年抬起头,注视着少女,眼神中充满着温柔。
  “可是……可是……”
  女孩已泣不成声。
  “我知道,这一去多半就回不来了。”
  青年昂起头,眼中突然暴发出坚毅的力量,“没错!我的确可以默默地离开,回国际警察组本部,然后辞职去享受阳光和生命,这里的一切将变得与我毫无关系。但是我不会这麼做!为了你,为了这里所有的受害者,我一定要做些什麼,因为相信这个世界依然存在正义和公理,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已能够昂首挺胸地面对世人,哪怕为此我将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你明白吗?黛羽?”
  女孩依旧低着头,良久良久,她才抬起头,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没有泪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坚强。
  “去吧,JOHN,我……我已不会再阻止你了。因为这样的你才是那个我所认识的JOHN,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黛羽……”
  青年再次拥抱住女孩,两人的身影合而为一。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1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