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人兽佣兵团-续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人兽佣兵团-续
狼藉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613
威望: 455 點
金錢: 53 USD
貢獻: 10 點
註冊: 2017-10-13


人兽佣兵团-续



本续在草榴首发
作者:专业制杖30年(新注册,后续更新有可能会用这个号)


写在发布之前的一些话
潜水多年,流连草榴之间。某日翻到某大神力作《人兽佣兵团》,人设新颖,构架精奇,深深为之叹服,一日一夜读完后,突然发现,大神太监了…
扼腕叹息之余,萌发了一丝续貂尾的想法。于是便有了从第95章开始的灌水。
我的想法是基本人设不会变的,只是稍微改变一些本人不爽的地方,(作为作者自爽的特权吧)。改变如下:

1、    设置精灵历,增加小说时间轴,便于故事展开,大屌进入为精灵历784年10月1日。原作者的第94章时间为785年4月底。
2、    调整下大屌的雄壮,再稍微压缩下,改为250斤,身高2.3至2.5米之间吧。毕竟太粗壮有很多动作片不好演啊…列位看官们觉得如何
3、    大屌寻找穿越老婆的梗,我觉得不妥,现世界和异世界的世界观应该有巨大的差异,这老婆拿来干嘛呢?让大屌上缴工资卡么?本人决定对此坑视而不见,暂时放弃。

其他的,想到的在编写吧。
本人业余写手,主要是为了图图乐子,自爽为主,围观注水多多益善。
本人确实有个愿望,把这篇小说写完,可能会写很久的。


正文:

第95章
  “你这次过来是你自己的意思吗?”
  过了好一会我才问道,瞳孔瞬间眯成了一道黝黑的缝。托她的福,这幅冷艳严肃的样子使我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大脑了。同时,我的脑海中立刻开始回忆当前的处境。首先是伯恩氏族联盟到底还有那些人被她拉拢了,我这个大酋长到底有多少价值,其次是她过来表态是否与艾吉娜有过沟通,想起家里三个暗精灵女奴,不禁一阵恶寒。
  “我来看看儿子,顺便给他一点有用的建议”随着我的冰冷的问话,苏邬娜面色似有不虞,仿佛掩盖点什么,转了一下头又笑颜如花。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我觉得,嗯---,除非你做我的母畜。”
  “你让我在明天的比赛中拿冠军就可以的啊”
  继续勾引我,哼,我觉不出她现在是我能控制的。在她的底细没有完全揭开之前,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她。
  “不要说这些废话了,拿出你的条件吧,我看看合适不合适。”
  “你现在的样子实在让我不能相信你刚才的冲动,”苏邬娜坐回到椅子里,一手撑住滑嫩的脸庞,一手顺势轻轻拢着刚才表演时有些乱的雪发。“当然,我觉得儿子你现在的状态更让我着迷,说不定我一狠心真的就把自己给你当女奴了,正好如了艾吉娜的意了…”
  我看着她说着说着就开始嘟囔起来,真让人想不到我的生母还有着这样顽皮的少女模样。
  “说说看吧,我想你还是拿出些实际的,联盟里到底还能有多少人是可靠的,别让我现在转身回去把长老会全做成肉片炖汤吧”心里实在是懊丧的很,刚刚把酋长的位置弄到手,突然发现屁股下面居然是一堆火,还不如回四季森林当我山大王,吃羊肉,玩女奴放心多了,不至于一不小心成了阿鲁克,心爱女奴的头颅都被我挂身上成装饰品了。
  “怎么开始呢,你的到来确实很突然,让伯恩城的各个势力的均衡出现了裂痕,看你会馆外面的矮人护卫,精灵、矮人已经和你这个夺冠大热门勾搭上了,而外贸商会和你成了死敌,表面上形式已经相对明朗,实际上还有除外贸商会外属于人类其他势力态度还未表态。你要是夺冠后,打算怎么选择呢。”也许是狭小的会客室有我这个大块头释放辐射热量,苏邬娜好像觉得有点热的样子,又把衣服拉开了些,娇嫩的胸脯露出大半,深深的乳沟让人忍不住想把肉棒塞进去使劲摩擦。
  大屌的原始本能蠢蠢欲动,我稍微放松神经,裂开大嘴笑着,虽然看上去很瘆人,但我确实笑了
  “我确实觉得伯恩城是一滩泥沼,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越让我怀念流浪的时光,不如归去啊…”
  “这样正好啊,你把冠军让给我,正好…”苏邬娜看着我面带微笑轻轻的摇着头,刹住嘴,等了两秒钟,“这样吧,你得到冠军后,首先不得指定暗精灵名下所有的街区,作为报酬,我提供给你600金币,算是每个街区的保障费,外加糜乐园终身5折记名卡一张。你可以常来,酒水免费。一旦你得到10个街区,分一半给我,每个街区我支付你500金币,如何?”
  “600金币就不用了,我也算还了你帮我获得大酋长的人情,另外我要你把联盟里控制的人员名单给我…,”
  心里想着暗精灵果然混的比较惨,开价比精灵低了一半,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我赶紧加上“包括我现在会馆里面的兽人。还有,街区不可能给你,但是你可以来街区开店啊,不过我要按规矩抽税的”
  “呵呵,你的心思果然比一般兽人强很多,不是那个筋肉人一样头脑简单”
  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提到我的父亲,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不想提起他。
   “成交。”她换了个姿势,眼眉微微弯翘,鲜红润泽的嘴唇微微向前,双手拨拉开衣服,露出乳房,接着一只手又往两腿之间游走。
  “你走吧,我今天不想操你,将来有一天,我让你真真正正做我的母畜,变成我独一无二的女奴,狠狠地操你,让你为我生下儿子,也做我儿子的母畜”我用全部的精力控制住大屌的原始本能,同事狠狠地瞪着她。
  “我很期待哟,呵呵,目前来看,你的思维有点太那个什么了,当你真正思考并理解兽人的生存意义,我想那一天就不远了…”
  她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瞬间笑了,有些谐谑的意味,有些迷茫的慌乱,甚至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期盼…
  我拿到苏邬娜写下的名单,她就离开了,我们之间有着一丝默契,明天的争夺大家都会全力以赴,这件事已经不用再说,也许这次比试甚至是我将她收为母畜的第一步。当然也不需要像矮人一样写下正式合约,口头上谈妥就已经可以了。
  
  我使劲用巴掌揉了揉又拍了拍我的脑袋,把母畜、父亲等念头先搁置起来,先处理手头上的事情。
  从我和苏邬娜之间的斗争与合作关系颇让人头痛,暂时来说,没有到决裂,并且从我的判断来说,苏邬娜可以去救艾吉娜,她们之间有竞争,但大部分还是合作关系,我闷头思考,努力回顾与其见面的每一个动作表情和话语。暗精灵还不知道我和精灵达成的具体协议,精灵和暗精灵之间存在着绝对的仇恨,虽然现在在伯恩城中因为人族的势力太强,导致他们之间可以暂时搁置仇恨,但不可能到互相联手的地步,同时,毕竟暗精灵明面上还是协助人族的附庸势力,虽然仅仅是形式上的,没有什么明确的约束。从苏邬娜不纠缠索要街区,看得出暗精灵的胃口不大,主要是保证现有实力不削弱,是潜藏的合作对象。其他的人族呢,如果我不是真的打算放弃伯恩城的好不容易建立的实力和人脉,那么其他非外贸商会的人族势力还是需要暗地里接触一下,比赛前联络下德福,让他帮我探探那边的口风。
  低下头看名单,有桑吉夫和魅血、黑曜族长以及2个较有名望的百夫长,在我的会馆里果然也有一个人,就是看起来沉稳老练的罗姆。基于当前情况不明,这些人可以用,但是要防一手。三个精灵女奴,可信度更高些,不过还是需要使用一些别的方法加强一下控制,她们都是核心成员,可不能出什么任何问题。
  思考一下,接下来有几件事情需要理一下,
  首先,从四季森林出来一个多月了,比赛完需要马上回去一趟,相对而言,除了巫师稍微有些不好琢磨外,山寨城是自己最可靠的据点。需要准备好带回去的物资、人手等。
  其次,伯恩城也不能放弃,需要放置一个可靠的人管理余下事物,因为要经常出面,这个人必须是兽人身份,要有头脑还要可信任,难啊…
  再次,新招进来的女奴卫队和兽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处理好,之前对兽人群体压制过多,可能会带来自己势力基本面的不稳定,还是太草率了。
  最后,安纳托利卡大陆也是一个机会,应该去看看的…
  还有,还有苏菲和唐纳森这两个异世界灵魂,怎么处理为好?实在不行找个机会一了百了,个体穿越者之间一定是竞争关系,主角只能有一个,不服从只能干掉,
  我恶狠狠地想完,头又开始疼了。这一阵思考消耗的能量比上战场杀人还厉害,刚刚吃的羊肉已经消化一空了。
  抬头一看,天色开始变暗了,想起明天的比赛,我需要彻底放松放松,好好休息一下。
  与桑吉克等长老们打过招呼,看着他畏畏缩缩的样子,心里略微平衡点,赶紧赶回会馆,突然非常想念薇丝、菲奴他们…
  第96章
  我带着沃夫加和卫队们回到会馆看到的第一幕又是一片狼藉,帕尼丝的那一拨女奴和罗姆、孟提卡带头的战士们正在激烈战斗,院子里的训练场上的器械也被他们充分利用起来,两个兽人在一前一后的操一个小麦肤色身体健美的女战士,把她架在石锁上,一个人抬起女战士的双腿使劲分开,我感觉要不是女战士身体素质还不错,要被掰裂了。另一个兽人骑在女战士胸脯上,把她的头发分两绺抓在手里,20厘米左右的肉棒顶在嘴巴里,女战士痛苦的张着嘴,因为头被弯过来向着兽人的胯间,鼻子眼睛不停地与乱糟糟臭烘烘的体毛摩擦,同时因为角度,肉棒不能伸进喉咙里,不停地顶着咽喉后部的肉壁,眼泪哗啦啦的
  其他几拨也是类似,除了罗姆和孟提卡是单独干一个女奴,比如,罗姆手里提着女奴的头发强迫女奴抬着头,肉棒狠狠戳插女奴幽门,另一只手却抓着一根长矛用尾端捅着女奴肥肥黑黑的阴户,嘴里吆喝着骑马的声音;孟提卡也一样,让女奴侧着身子两手抓着武器架的立杆,一只粗大的手掌捏着女奴一只脚踝,提着一只修长的玉腿把女奴两条腿分成了180度,彻底把隐私处完全暴露出来,肉棒一会插插阴户,一会又用另一只手扶好去干菊门,干的女奴嗷嗷叫唤,淫水津液顺着站立的大腿肆意奔流。
  最可气的是罗斯福尔等几个哥布林,个子不高,却骑着高头大马满院子乱走,(从上次内讧死了一批女奴后剩下的女奴身材都还可以,身体素质都不错)。因为女奴数量有限,每个女奴身上都骑着两个哥布林,操到爽的时候,满院子精液、淫水还有些失禁的大小便。
  沃夫加等人一看这情景,眼睛顿时充血了,嗷嗷的就要冲上去参与战斗。
  我赶紧拦住他们,然后对着满院子激战男女大吼,并把他们一个个撸下来赶回房间去,然后组织他们排队干女奴。还好我这些天建立的威信还算可以,这帮精虫上脑的兽人对我还有些畏惧,一个个两眼通红的排队去了。
  其实我的大屌也受到这种淫靡景象的影响,不由自主的硬邦邦的,赶紧回我的房间,打开门一看,我的私人女奴除了三个暗精灵外的7个人都在这里躲着,一个个面面相觑,脸色有的煞白,有的通红,甚至还有不由自主颤抖着呼吸急促的。
  “主人回来了,要不要我去打水给主人洗脸”
  “大屌主人辛苦了,要不要按摩一下身体”
  “主人,要不要在尿壶身体里放下水轻松轻松,今天早上的存量已经被我消化吸收了”
  “主人要不要…”
  7个女人吵吵咋咋,吵得我耳朵痛,我上来一人屁股一巴掌,把这帮子骚蹄子先镇住,然后我对着薇丝说:“薇丝,你留下,其他人先去隔壁房间等着,一会我叫你们进来。”
  赶紧吩咐薇丝去找德福,并交代让他询问下当前人类有没有什么联合动向,毕竟靠矮人帮我防守还是有些不踏实,再加上这卫队没一个靠谱的,都是见了女人就不知道该干嘛的主。我还是摸清楚情况比较好,也好提防下明天的比赛。
  “主人,我觉得人类可能没有那么团结,外贸商会和其他人类团伙之间利益关系并不是很紧密,不过我去一下也好,摸清楚了对下一步主人计划有帮助。”
  薇丝边说话边帮我脱下腰带,皮甲及身上的衣物,然后跪在我两腿之间捧起黑黢黢的大屌轻轻舔了起来。
  “主人,薇奴先走了,主人一定要给薇奴留点精液吃,薇奴今天想让主人把薇奴插上天的”
  我捧起薇奴的脸庞,在她嘴里用舌头搅了搅,再在樱唇上轻柔的点了点,吩咐她把苏菲叫进来。
  此时我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肚子不争气的发出沉闷的“咕咕”声响,谁让我有这么雄浑的体魄和坚实的肌肉层,就算肚子里发出声响传出来都不容易,手指轻轻敲击厚实的硬木桌面,起身走到三楼的窗前向下看,利芙正在指挥刚刚运到院子里的货物“那十个游牧族女奴”打扫院子里战场,可怜的女奴们身上没几件完整的衣服,大部分都半隐半现的露着丰硕的奶子在外面晃荡,身体则没有完全揭开束缚,都带着脚铐,拖在麻石地板上发出滋滋啦啦的不舒服声响,一边不停地收拾七零八落的训练场,捡起武器、道具,一边跪在地上,拿抹布清扫地板上一对对黏糊糊的秽物。
  “主人,您召唤苏奴”
  苏菲走进房门,低垂着头,墨蓝色的眼瞳怯生生的看着我,红色的头发柔顺的披在肩上,估计对我的单独召唤有些意外。
  “嗯,我饿了,你去帮我拿些吃的上来,先吃东西,吃完了我有些事要单独和你谈谈。对了,把你的晚饭也带过来,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转过身,用稍微温柔些的语气吩咐她。
  她略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服从的出去了。不一会,她端着硕大的食盘回来了。食盘里照例有着我日常的混杂着肉块、薯块等等肉汤,旁边还有一个小木碗,盛着她的晚餐,一些各类谷物,少量肉类熬制的杂粥。
  看到我端起我的专属食盆,捞着肉块等大快朵颐时,苏菲才小心翼翼的拿起自己的木碗,在我的书桌侧边面朝着我,离我2米左右的地板上跪下来,一边慢慢喝着杂粥,一边拿眼神观察着我,好像是看我还有什么吩咐似的。看到我也拿眼神斜瞅着她,苏菲像受惊似的赶紧低下头,不小心喝粥喝急了,咳嗽起来,同时怕我怪罪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闷闷的喘气。
  看到苏菲这幅典型的小兔子性格,我暗暗纳闷,这个苏菲是我私奴中最神秘的,极可能是革命军领袖,同时还是个异灵魂,这样子和我印象中的形象相差极大,难道她是个及善于隐藏的人?还是连科娃大人的法术出了差错?联想到这里,瞳仁一缩,随着我的意念,肉棒立刻注入能量挺立起来,先把她操到高潮,操到她忘乎所以,然后在探她的底,没有女人可以在我一尺肉棒下还能保持本性不漏分毫,这才是我的主角光环,嘿嘿…
  “苏奴,过来帮主人把肉棒舔拭干净。”这时的我目光中不像平时那样带着兽人的饥色,反而平静异常的注视着她。
  “是,主人”话不多,苏菲将吃了一半的木碗放在一边,双膝跪地爬过来,含住肉棒蘑菇头,用一只手探到肉棒的根部,半握住肉棒上下套弄,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粗布外袍的腰带活扣,一拉活扣,外袍自然而然的滑落,露出的是一具轻盈而充满欲望的身体,下身像相扑运动员一般绑着T字的亚麻布带,裸露的乳房有着F罩杯的标准尺寸,丰盈而挺翘,乳晕粉红中带着点点金色光泽,乳头如葡萄大小,不像一般人一样在乳晕中间,反而在乳晕中间偏上些,带着乳晕一起微微向上翘立。
  看到充满诱惑的奶子,勾起了我的兽趣,从书架搁架上里拿出了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的是薇奴清理房间时找到的原来房东遗留下来的东东,并把客栈老板娘的收藏一起打包过来,放在我房间里,搁置了几天,今天要正式派上用场了。我翻了翻,终于找到一根黝黑的皮绳子,绳子两端各有着一个带套环的铃铛。
  “苏奴,你的乳房太诱惑了,我要给你装饰一下,这套装饰品可是首秀哟,你要好好品尝啊”
  不同于已经忠心于我的薇奴,彻底放开的菲奴和经验丰富的阿曼达,苏菲当下即有身为女奴的自觉,同时还有一丝自我的克制,对待她,经验丰富如我知道,动作可以适当温柔些,但形式必须把握主动,要给与她一定的强制性,让她屈服于我的淫威,拜服于我的强大,体会到抽插的高潮,暴露出她隐藏的那一面。
  “苏奴的身体是主人的,一切都是主人的,请主人好好怜惜”一抹绯红浮上脸颊,两手撑在跪坐的大腿上,微微挺起胸膛,露出白生生硕大的乳房,一副任人采撷的娇羞模样。
  我把皮绳两端铃铛套环系在乳头上,收紧套环上的调节绳,让它刚刚好卡住乳头根部,套环把乳头勒的死死的,乳头充血涨了起来,原本粉粉的肉葡萄渗出一丝晶莹的血色,我经不住诱惑,放在手指间狠狠地磋磨了两下,一手提起绳子,按下住苏菲的头,把皮绳套在她的颈项上,然后再调节皮绳的长度,直至皮绳收紧把乳房拉得更向上,过程中感受到苏菲轻微肢体的颤抖,更增添我玩弄她身体的性趣,蒲扇大的手掌搓揉丰满的乳肉,感受到滑腻的脂肉在指缝间挤出,真是一副玩SM捆绑的好材料。
   “主人轻些捆绑,苏奴的奶子有些疼痛” 苏菲轻声嗫喏着,手指因乳房的痛苦而捏进了自己的大腿,那副表情更诱人了,我心想苏菲跟薇奴菲奴果然是不一样的风情,要是菲奴,就是苦苦忍受,别说说话了,连表情都不敢漏出来,薇奴的话,一定是兴奋莫名,唯恐我下手轻了满足不了我的性趣。苏菲稍稍抗拒的表情让人下意识的更想摧残她,明显是经过了长期训练的迹象,也不知她的本性是不是也是如此。还是需要我进一步调教才能显露。
  “嗯,苏奴和这幅铃铛真是绝配啊”我退开两步,欣赏着这个完全在我控制下私人女奴,露出大嘴笑道。“来,来,过来跪下,继续舔主人的肉棒”
  苏菲的眉梢微翘,朱唇轻启,将红发用手梳到肩后。爬两步到椅前,给坐在软椅上的我口交。黏黏的口水不断滴落在大屌上,又被棉软软的舌头舔着,白生生的柔荑搓着,在肉棒表层形成一层亮晶晶光泽,阴茎上虬结的粗大血管泵送血液带来的颤动,让这层光泽在视线下还有韵律的闪动,真是美啊..啊哈哈…,苏菲的情绪也不由自主带动起来,手和舌头的动作越来越柔顺,不停地用墨蓝色的眼睛看着我,饱含春情。
  我大屌可不会被你的表演带节奏,我把桌上还没吃完的食盆拿起来,继续慢慢的捞着食材,喝着肉汤。胯下的红发女奴动作频频,不仅舔弄我的肉棒,还用手轻轻搓弄尺寸异于常人精囊,并用嘴去轻咬,我一边品尝口腹中食物的鲜美,一边体会子孙包酸涩的快感,真是服务周到的女奴啊。
  “苏奴,你的技巧不错啊,伺候得主人很是舒服,从哪里学来的啊?”我放下空食盆,看着苏菲。
  “苏奴在小时候被第一个的主人调教时,身体并不强壮,主要学习的是家务术。”
  “嗯?家务术,什么内容。”
  “就是学习家务工作,打扫房间,清洁秽物等等,最主要的是迎合主人的心思,制作出最能让主人舒适的家具”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这个也要学习啊”
  “是的,有专门的培训等级的,当初我的母亲就是等级很高的家具培训师”果然是个奇葩的国度,有这么奇葩的学术研究啊。虽然不是很赞成这种制度,不过身为男人,没理由反对这种文化啊。我对安纳托利卡大陆不仅更加向往了,真想去见识一下那个男人为尊的国度啊。
  “苏菲,你的家具培训等级是多少啊”我好奇的问道。
  “回答主人,苏菲还没有学到多少,第一个主人就破产被人兼并了,被卖给第二个主人了,同时也和母亲分开了。”她指的母亲仅仅是抚养她长大的女奴,在那个国度,女奴生下来就被随意分配的成年女奴当女儿,很少有自己亲生母亲抚养的,举国皆然,对是否亲生母亲没有概念。
  不过从一个细节,我发现她的说法有些谦虚了,绑在她乳房上的铃铛至今都没有发出什么声响,说明苏菲在给我服务的同时能很好的控制身体动作的幅度。看来要么是苏菲隐瞒了她的等级,要么是这门学问真的很高深啊。
  “苏奴,被你这么一说,勾起了主人的兴致,你说说看,怎么干你能让我更舒爽呢?”我面带微笑的打量着她的眼睛,调笑的意味很浓。
  “苏奴随便由主人摆布,主人满意就是苏奴的幸福”苏菲很配合的回答,同时羞涩的低下头,继续套弄我的大鸡巴。
  我没有继续用言语挑逗,而是付诸行动,把苏菲转过来趴下,一把扯开T字兜裆布,露出浑圆的臀部和馒头包裹的蜜洞,馒头上方有着稀疏的细毛,手掌包上去摩挲很是柔软,反馈给掌心一股暖暖的轻微酥麻感,蜜洞很干净,两侧白白的嫩肉厚厚的,紫红色阴唇露出来很少, 这是典型的名器“馒头逼”啊,不过遗憾的是蜜汁很少,从前几次操弄苏菲时,我就体会到苏菲的G点事脖子周围,尤其是相对男人喉结的脖子正前方,这是一种少见性敏感带啊,要想让她高潮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啊。
  啪…啪…啪…,我蒲扇大的手掌肆意的拍打在苏菲臀肉上,另一只手不停地扣弄蜜洞,轻拢慢捻抹复挑,逗弄阴洞顶部的阴蒂,摩挲蜜洞两侧的大腿根部,又用手指插她的阴道,弄得苏菲不停地前后摆动身体,乳铃也在晃动中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
  “啊…,主人,好爽啊,来干奴家吧”
  “主人,奴家的蜜洞流水了耶,请求主人赐予您伟大的肉棒”
  我能感觉到苏菲被我挑动得确实有些感觉了,不过她还是没有完全投入,嘴里发出的浪叫一半是自身感觉,一半是以往课程教育的内容罢了,不行,还要多加些前戏,这死妮子没那么容易降服。
  一只手从苏菲的脖子上提起皮绳,感受到收束乳尖的力量能给她带来一丝痛苦,另一只手的拇指从阴道沾满滑滑的汁水后,换成食指和中指继续留在阴道,而拇指一下扣入苏菲两臀密合的肛门,菊花瓣刹那间收紧,将拇指带的更深。
  “啊…主人…继续玩弄…奴家吧,把奴家…当成家具玩弄吧…好爽啊…”苏菲的乳房、菊花、阴道相继沦陷在我手中,终于肉欲战胜了她平素的家具培训课,沦陷了有七八分了。
  “是吗,苏奴”我一边手里不停,一边缓慢的诱惑着她的话语“你最喜欢当什么家具呢?”拇指加上几分力气“你以前当过什么家具呢?”
  “我…我…我要当…”苏菲转头看向我,桃腮含露,媚眼如丝,红色的发丝缠绕住了皮绳,随着我的拉动起伏。
  “我要当主人的坐骑”苏菲没有回答我的第二句问话,反而说出了这么一个词。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虽然苏菲现在的身体很健美,修长的四肢通体光洁,腹部平滑紧致,表面上看不出肌肉条纹和马甲线,比起常人来也算是有力量的了,但在我手下女奴里并不是力量出众型的,像阿曼达、帕尼丝的身材肌肉外显,菲奴马甲线分明,连薇奴也都比她略胜,也就比甜儿、蜜儿等其他女奴好些。
  “就你,要当我的坐骑?”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还略带些嘲讽。“你能承受我这250斤的分量吗?”同时大拇指感受肛洞渐渐潮湿且弹性十足,换成的食指加中指插入,同时,把等待已久的小弟弟顺利插入她的阴道,开始了慢节奏的抽插。顿时引来苏菲一阵嚎叫,
  “哦…哦…主人…主人…奴家的后门…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啊…啊…前门也进来啦”
  “主人…主人…您要爽死奴家啦”
  “主人…主人…不要小看奴家哟…奴家可是很有料的哟”
  “是吗,你有什么料,爆出来听听啊”我顺手从工具箱拿过来一根木制的鸡巴,比我的小了不少,扳过她的头,插入她的嘴里,木鸡巴挺长的,稍微插深了一点,到了她的喉咙,感受到她并没有多少不适,反而很顺利的进入了
  “呜…”苏菲发不出声音,鼻子呼出热气喷在手上。我接着把湿哒哒的木鸡巴从她的深喉一把抽出,快速的一把捅入她的肛洞,并死死的按进去,肉棒也顶在她阴道的子宫最深处,开始释放今天第一波子弹,精液有节奏的击打着她的子宫壁,她的阴道也开始迸发出温暖的阴精,阴道壁剧烈的收缩着,紧紧的箍住我的大肉棒,菊花被我这狠狠地一戳,也开始不停地收缩。
  “喔…”因为我一只手提拉皮绳往后拉,她纤细的腰肢向下弯曲,手掌撑地变成了手指支撑,原本趴伏的身体而尽量抬起,仰着头,像公鸡打鸣一样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嚎,接着随着我有节奏的释放子弹,声音也随之开始带上了节奏。
  “喔…喔…喔…喔…主人干的苏奴好舒服啊,主人真的好厉害”
  我把苏菲抱起坐回到软椅上,肉棒仍然硬挺的,在她的肚皮上顶出形状,木鸡巴也没有拔出来,套在她的肛洞中。一只手扣弄她的阴蒂,一只手搓弄她的奶子,摸阴蒂的手沾满了淫水,混杂了一点点泄出来的精液,我在送到苏菲的嘴里喂给她吃,用她柔软的舌头做着清洁。
  “苏菲说的料是什么料啊,说来听听”
  “主人,苏奴确实有些秘密,主人要听吗?听到这些秘密可能会给主人带来麻烦的”
  苏菲的脸转向我,眼睛看向我一眨也不眨,舌头还不忘把刚刚清洁工作时遗留在嘴巴周边的痕迹舔舐干净并卷入嘴中。


本文(人兽佣兵团续)由游客原创,首发在草榴社区,已经渡作者上岸,【专业制杖30年】
------------------------
.
TOP Posted:2018-05-06 21:32 | 回樓主
狼藉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613
威望: 455 點
金錢: 53 USD
貢獻: 10 點
註冊: 2017-10-13


预留两楼,以备更新
------------------------
.
TOP Posted:2018-05-06 21:35 | 回1樓
狼藉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613
威望: 455 點
金錢: 53 USD
貢獻: 10 點
註冊: 2017-10-13


预留两楼,以备更新~~
------------------------
.
TOP Posted:2018-05-06 21:3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