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无意中遇到的大姐姐1-10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无意中遇到的大姐姐1-10完结
横断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3843
威望: 610 點
金錢: 53094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我无意中遇到的大姐姐1-10完结



            (1)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羊姐的经历,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一步步走来,挺让
我怀念的。

  ……

  我很喜欢玩游戏。

  这天晚上,我玩完了一局游戏后,有一个人加我好友。

  「蛰羊?这个昵称好有个性。呃,还和我在同一个城市呀,挺好。」我看了
看这个人的资料心想。

  没多想,我就加她好友了。

  蛰羊:「上把玩的不错呀。」

  我:「还行。」

  蛰羊:「要不是我的那个辅助太菜,我们早赢了。」

  我:「嗯,他确实很菜,而且我家ADC也太菜了。」

  蛰羊:「双排么?」

  我:「行。」

  于是,我和蛰羊就开始双排了。

  有些意外,虽然没怎么交流,但是我和蛰羊却意外的默契,新的一盘,把对
面下路打爆了。

  就这样,双排一路三连胜,我玩得也很开心。

  我:「你最后那波操作爆炸,这都能秀起来。」

  蛰羊:「你的那几个控制挺关键,不然我也没办法秀起来。」

  我:「哈哈。」

  蛰羊:「现在遇到个好辅助,不容易呀!」

  我:「遇到个好adc也不容易。」

  我:「还玩么?我晋级赛了。」

  蛰羊:「下次吧。我去洗澡了。」

  我有点意外,这男生还挺爱干净。

  我:「好吧。那下次再玩。」

  这就是我与她的第一次相遇。

  虽然只有几句话的交流,但是我对蛰羊的印象还挺好的。不但心态好,也很
少喷人,技术也不错。

  我见她下线不玩了,自己也有些累了,就也退游戏了。

  我还在上大学,专业一般般,也不是特别忙,没事的时候,我基本上会玩游
戏。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也去洗漱,然后睡觉了。

  第二天晚上,我上游戏的时候,蛰羊不在线。

  「这人不在线呀。那我就自己玩吧。」我心想。

  于是我新的一盘游戏打到一半的时候,蛰羊上线了,给我发消息说,要等等
我。

  我看到她的消息,也没多想,打完后就去找蛰羊双排了。

  蛰羊:「你一般什么时候在线?」

  我:「晚上吧。晚上有空我会玩的。」

  蛰羊:「我也是。」

  我:「我再陪你打两把就不打了。」

  蛰羊:「我也是,打两把就看剧了。」

  我心里笑了一下,挺巧的啊。

  我:「你看的啥剧?《人民的名义》?」

  蛰羊:「嗯。」

  我:「我也是打算一会儿看的。」

  蛰羊:「哈哈!」

  之后,我就和蛰羊开始双排了。

  不过今天没那么顺利,连输两把。

  有意思的是,第二把因为对面有点针对蛰羊,让蛰羊很难受。

  蛰羊:「完了,崩盘了。」

  我:「没事的没事的,我们怂一会儿,先别打架了。」

  我:「你好好发育,我去做眼。」

  我:「有人来抓你跑就行了,别管我。」

  蛰羊:「……你人真好。」

  结果,我这把一直在死,但我好几次都是用我的命把蛰羊给救了,这让蛰羊
很感动。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对面的人有能力初期打爆我们,也有能力在中期结束
比赛。

  我:「晋级失败。」

  蛰羊:「对不起啊,我这两把坑了。」

  我:「也不算你坑吧,技不如人,没事。」

  蛰羊:「我下次绝对带你晋级成功!」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蛰羊还会说对不起,还挺可爱的。

  我:「好啊,求躺赢。」

  我笑了笑回复道。

  蛰羊:「你多大了?做我弟弟吧。」

  噗!!蛰羊突然发来了一句话,让我差点把刚喝的水喷出来。

  我正有些惊讶的时候,蛰羊给我送了一个皮肤。

  我:「哇!这就给我送了个皮肤?」

  我有些惊讶。

  这个皮肤99元,她就这么送我了?

  蛰羊:「小意思。你以后跟姐混吧。哈哈哈!」

  我:「你是女的啊。」我倒也不怎么意外。

  蛰羊:「是啊。」

  我笑了出来。我怎么感觉她像个小学生?

  我:「你多大了做我姐?」

  蛰羊:「我觉得你没我大。」

  我:「我94年的。」

  蛰羊:「我也是。你几月的?」

  我:「8月。」

  蛰羊:「我6月。」

  这人就比我大两个月啊。

  这个人估计是个土豪吧,99元的皮肤随随便便就送我了。做她弟好像也挺
好的。

  我:「好吧!姐,看剧还是接着玩?」

  蛰羊:「嗯。那我就带你再赢一把!」

  然后我们就又玩了一把。

  这把终于赢了。

  于是,我几乎每天都会和这个游戏中的姐一起玩游戏。说实话,还挺欢乐的


  我和我舍友说了我认了个姐姐后,就问我有没有她联系方式,我说没有,我
和她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游戏里的对话了。

  舍友说我太呆了,和妹子一起玩,竟然不要她的微信或者QQ,还真的只玩
游戏呀。

  这么一想也对,我情商好像太低了,我应该主动一点去要她的联系方式吧。

  不过既然我姐没问我要联系方式,我也别太急了吧。

  凑巧的是,在一次和她排位赛的时候,和她开玩笑,就发生了新的进展。

  我:「哇!羊姐,你这个操作!反向大招??」

  蛰羊:「啊!吓我一跳!他突然跳我脸上!!」

  一会儿,蛰羊又一个离奇的操作,让丝血的敌人跑了。

  我:「噗……」

  蛰羊:「……」

  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比赛蛰羊好像不在状态,虽然最后她终于没失误,我们
总算艰难的赢了。

  我:「哇……赢了。」

  蛰羊:「真难……」

  我:「你的操作突然就不正常了……」

  蛰羊:「哈哈,今天不在状态。」

  我:「这把我上我也行。」

  蛰羊:「噗……」

  然后,在闲聊中,我和蛰羊就要单挑一把,谁输了要给对方送个皮肤。

  然后,在一阵欢声笑语中,我就被蛰羊打得连家都出不去。

  蛰羊:「哈哈哈哈,弟弟呀,你姐还是你姐呀。」

  我:「厉害厉害。」

  蛰羊:「还敢说我菜么?」

  我:「不敢了不敢了,哈哈。」

  我:「那姐,你想要什么皮肤呀?」

  蛰羊:「阿狸的吧。」

  我:「嗯!就『偶像歌手』吧!」

  蛰羊:「其实不太喜欢这个。」

  我:「黑丝大长腿多棒!」

  蛰羊:「噗……」

  我:「哈哈,一不小心暴露了。」

  蛰羊:「你还真是坦诚呀。」

  我:「哈哈,也不是什么值得隐藏的。」

  蛰羊:「感觉大多数男生都喜欢丝袜呀。」

  我:「诶?好像是呀。」

  蛰羊:「话说你竟然这么久了,还没向我要联系方式呢。」

  我一愣,羊姐原来之前就想与我联系呀。

  我:「那羊姐,加我QQ行么。」

  蛰羊:「咯咯咯,你还真是可爱呀!」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怎么感觉我这么迟钝呀……

  后来,我就与羊姐加了好友。

  自从加了羊姐的QQ后,我和她的交流就越来越多了。

  从聊游戏,到聊网剧,以及各种各样的闲聊,我和羊姐的话题总是很多。

  不过,很有默契地是,我没有进一步深入了解她,她也没有继续深入了解我


  可能是因为,和她聊天的时候,不需要任何伪装吧。

  ……

  和她的关系进一步变得亲密,是一次不知道怎么就聊到性癖这个话题了。

  因为上一次给她送了一个皮肤,而说出了我的性癖,这次又被她提起了。

  蛰羊:「丝袜有什么好的呀?」

  我:「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看到那大长腿黑丝,就会情不自禁地兴奋
。」

  蛰羊:「那你有过玩弄你女朋友的黑丝么??」

  我:「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呀……」

  蛰羊:「噗……」

  我:「已经单身很久了……」

  蛰羊:「那你寂寞的时候怎么办?一个人解决么?(笑脸)」

  我:「(哭脸)」

  蛰羊:「那你会不会去买原味呀?」

  我:「知道这个,但是还没买过。」

  蛰羊:「咯咯咯,难道你真的打算买么?变态!」

  我很无语。明明是你先问我,我很坦诚地说了,却说我变态。

  蛰羊:「好了,我已经回宿舍了。玩么?」

  我:「好吧。」

  这次聊天我只是认为是很普通的一次聊天。但是我其实已经被套出了很多的
话。

  羊姐其实总是在套我话。

  通过她拐弯抹角地问出了我很多的实际情况,而我对她的了解,还是很少。

  这天,我过生日。

  羊姐和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生日快乐。

  我看到她的祝福,心里还挺开心的。

  我:「谢谢姐!」

  蛰羊:「生日你想怎么过呀?」

  我:「嗯……还没想好呢。」

  蛰羊:「不和朋友出去聚餐么?」

  我:「但是,朋友都不在呀。」

  蛰羊:「啊??」

  我:「可是姐你没法来呀。」

  蛰羊没有说话。

  我很奇怪,她怎么不说话了?我说了很奇怪的话么?

  蛰羊:「很希望我去么?」

  我:「是呀。」

  蛰羊:「可是我没法去呀(无奈脸)」

  我:「也是呢。」

  我刚才的那句话是不是让她误以为我是在邀请她来?

  看来是我的话让她不舒服了吧。

  蛰羊:「不过我倒是可以送你个礼物。」

  我:「哇,要送我皮肤么?」

  蛰羊:「噗……你怎么只记得游戏?给我你地址。」

  我:「哦,好。地址是xxxxxxx。」

  我:「那姐,你送我什么呀?」

  蛰羊:「绝对比皮肤好一百倍。」

  我有些惊喜,是什么能比皮肤还好?

  蛰羊:「等收到你就知道了。」

  虽然有些好奇,但我也没当回事。就把这件事放在一边,做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我吃完晚饭后,收到了一件快递。

  一件很小的快递,上面写着:

  「弟弟,姐姐给你看个大宝贝。」

  噗……这什么啊!!这么搞笑?

  我笑着把快递带了回去。

  在宿舍,只有我一个人,舍友倒是都不在。

  「这么小的快递,还有大宝贝?」我心里想。

  然后,我拆开快递后,里面的东西,让我惊了。

  一双黑色的丝袜。

  我愣了一下。

  我拿起丝袜,然后下意识地闻了闻。

  一股微微的汗味和女性的体味充斥了我的鼻腔。

  我硬了。

  这是原味丝袜吧?羊姐今天穿了一天的丝袜么?

  我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所有的味道都吸进自己的鼻腔里一样。

  清晰可闻的味道,一定是穿靴子了吧?一想到羊姐那玉足,与这丝袜亲密接
触过,我大脑便感觉一阵阵眩晕,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得了了。我如同朝圣一般
,捧起羊姐其中一支丝袜,轻轻伸出舌头,舔了舔它的前端,然后把整个前端含
在嘴里,使劲吮吸着属于羊姐的味道。

  突然,门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一定是舍友回来了,我喘息着把丝袜从嘴里
拉出来。「咯噔」一声,宿舍的门打开了,我迅速把丝袜放到了自己的枕头下边


  羊姐竟然给我送了这样的礼物。

  晚上,照常上线和羊姐一起玩游戏。

  蛰羊:「礼物收到了么?」

  我:「收到了。」

  蛰羊:「哈哈,怎么样?」

  我:「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蛰羊:「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蛰羊:「嘿嘿,我弟我当然了解啦。」

  我:「羊姐……你不会觉得我变态么?」

  蛰羊:「所以才会送你这个呀。」

  我又脸红了。

  虽然只是从网上聊,但是她是怎么了解到我的性癖的?

  今天和羊姐玩游戏,我其实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那双丝袜。

  蛰羊:「今天是你的生日呀,就不玩那么晚了。」

  我:「那就这样?」

  蛰羊:「嘿嘿,你估计已经等不及了吧?想用我的丝袜撸管。」

  噗……

  看到羊姐的这句话,我喝的水差点喷出来。

  我:「没有啦。」

  蛰羊:「吁……还装。在你姐面前还装。你敢说你今晚不会用我的丝袜自慰
么?」

  我:「……不敢。」

  蛰羊:「哈哈哈。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我:「羊姐你真是……」

  蛰羊:「哈哈,别睡太晚啊。我去洗澡了啊。」

  我:「你快去洗去吧!真是的。」

  我看着和羊姐的聊天记录,不由得笑了。

  晚上,等舍友都睡了后,我再次拿出了羊姐的丝袜。

  虽然有些变态,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原味丝袜。

  我边想象着羊姐穿着丝袜的玉足踩着我的脸,边把一只丝袜捂在自己的鼻子
上,感受羊姐的味道;另一只套在了我早已硬得不成样子的鸡巴上,上下撸动着
。这就是女人的丝袜吗?感觉可真滑呢。丝袜的触感很爽,想象着羊姐在给我足
交,我没过多久就射了。

  精液射在了丝袜上面,没办法,我就只好把丝袜卷起来,放在了枕头下面。

  我对羊姐有了一种好感,做她弟,挺好的啊。
TOP Posted:2018-04-12 17:28 | 回樓主
横断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3843
威望: 610 點
金錢: 53094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2)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羊姐就给我发信息了。

  蛰羊:「昨晚撸了没?」

  我:「噗……怎么大清早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蛰羊:「哈哈,关心一下你呀。」

  我连打字都支支吾吾起来:「那个、我……嗯」

  蛰羊:「什么感觉?」

  我有些尴尬,为什么一个女生要追问这个呢?

  我:「挺刺激的。」

  蛰羊:「老弟啊,说得详细点,我很好奇的。」

  我:「哇……这要怎么说?」

  蛰羊:「你先做了什么?」

  我:「先……闻了闻。」

  蛰羊:「哦?没有舔吗?」

  我:「当然有了……」

  蛰羊:「然后呢然后呢。」

  我:「然后就是……包住我的那个,开始撸了。」

  蛰羊:「咯咯咯,然后呢。」

  我:「然后……哇,羊姐,咱别说这个了好么?」

  蛰羊:「哎呀,快说快说,我特想听。」

  我:「那个我就幻想著有人穿着丝袜,在我身上、头上踩踏,还磨我的那个
……」

  蛰羊:「嘿嘿,是不是幻想对象是我呀?」

  我:「嗯……」

  蛰羊:「哈哈,你真的好变态,竟然幻想你姐给你足交!」

  我:「这不是你让我说的嘛……」

  蛰羊:「好啦好啦,我并没有生气啦。」

  羊姐啊……

  随后,就开启了正常的聊天了。

  我好像还没介绍我的情况吧。

  我叫安子润,是x市的普通大学生,然后,好像也没什么值得介绍的。

  如果还有的话,就是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内向吧。

  倒是大学生活也没什么,想上课就是上,有时候写写作业,然后出去走走。

  今天上课的时候,羊姐竟然又给我发信息了。

  蛰羊:「老弟,在干嘛?」

  我:「在上课呀。」

  蛰羊:「上什么的课呀?」

  我抬头看了一下老师,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我:「不知道。」

  蛰羊:「噗!!!」

  蛰羊:「你怎么连自己在上什么课都不知道?」

  我:「这个老师有口音,他总说『取经』,『壶盖』,听得我都快睡着了。」

  蛰羊:「啊哈哈哈!」

  我:「你呢,羊姐,在干嘛?」

  蛰羊:「你猜。猜对有奖哦。」

  我:「在上课吧。」

  蛰羊:「猜对了。」

  我一阵无语,这也太好猜了吧?

  这是,蛰羊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

  我点开一看,瞬间精神了。

  这张照片竟然,竟然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拍到了内裤!

  照片上,只拍到腿,以及裙子。看样子,是把手机放到了裙子里拍的。

  最让我流鼻血的,是一件深灰色的职工裙子里,竟然是一件白色的蕾丝内裤
!内裤只有薄薄地一层,刚好把隐私部位挡住了而已。

  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会发现,这个女生连阴毛都没有。

  我:「!!!」

  蛰羊:「怎么样?弟弟?」

  我:「这、这是大奖呀!」

  蛰羊:「哈哈,兴奋了没有?」

  我:「当然……这是你么?羊姐?」

  蛰羊:「废话,不是我还是谁。」

  我:「羊姐,本来上课昏昏欲睡,你让我一下子就精神了啊。」

  蛰羊:「咯咯咯,是不是连那里都精神了??」

  那里?是指我的鸡巴么?毫无疑问,早已经勃起了。

  我还是有点害羞:「是的,可是怎么老问这种问题呀……」

  蛰羊:「哈哈,那就认真的上课吧!」

  我:「嗯,谢谢羊姐了。」

  蛰羊:「嘻嘻。」

  羊姐真的是好奇怪的一个女孩子,明明是个女生,却满嘴下流的话,还做这
种事。

  真想知道她现实是什么样的,应该是那种又活泼又俏皮的女孩子吧?

  受到羊姐的「鼓励」,我也真的认真的去听课了。

  然后,晚上原本想和羊姐继续一起玩游戏的,羊姐却说她有事,不能和我一
起玩了。

  一个人玩又没意思,我晚上就不知道该干嘛了。

  结果,晚上我又偷偷拿羊姐送我的丝袜自慰了一次。

  这几天羊姐好像都挺忙的,和她聊天,她也总是过很长时间才会回我。

  只是这几天没了羊姐和我一起玩游戏,觉得挺无趣。

  不过这周五,羊姐终于是有了点空,上线和我玩游戏了。

  我:「羊姐,这几天忙什么呢。」

  蛰羊:「唉,在忙竞赛呀。」

  我很意外。竞赛不都是那些学习比较好的人才去参加么?羊姐又玩游戏,又
爱说一些下流的话,还参加竞赛?

  我:「哇,这么厉害?」

  蛰羊:「这有什么厉害的呀。没什么。」

  我:「我的印象里,只有那些学霸才会去参加竞赛。」

  蛰羊:「噗……」

  我:「那羊姐,你是什么竞赛呀?」

  蛰羊:「云服务平台软件开发大赛。」

  我没听说过,毕竟我对这方面了解的很少。

  我:「嗯……不太懂。羊姐,这把你玩哪个英雄?」

  蛰羊:「当然是本命英雄来一发了!」

  我:「哈哈,那我也得拿出我的本命英雄了啊。」

  和羊姐没玩几把,她就不玩了,说是要继续准备竞赛。

  我:「竞赛有这么大的工作量么?」

  蛰羊:「赛前准备也不多,每天在图书馆、网络上找些资料之类,主要是靠
平时用功。」

  我:「哇!这么多还不多?你一个人能弄得完么?」

  蛰羊:「弄不完也要弄啊。」

  我:「那羊姐你怎么不找人和你合作呢?」

  蛰羊:「唔……这个,就很难回答你了。」

  蛰羊:「其实今天和你玩,就是想告诉你,我可能这段时间玩不了了,得准
备竞赛啊。」

  我:「……好吧。那你弄完才会玩么?」

  蛰羊:「应该是吧。」

  那她得准备多长时间呀?这我岂不是也很长时间没法找人陪我玩了?

  我:「那我帮你吧。早点弄完早点就能玩了。」

  蛰羊:「哈哈,你会什么就要帮我?就拿编程来说,你编程学的怎么样?」

  我自信地笑了笑。

  我:「还真别说,我编程考了83分呢,还可以吧?」

  蛰羊:「我大二的时候,编程110分。」

  噗……

  我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100分满分,外加10分附加题么……

  我:「羊姐原来这么厉害呀……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很普通呢。」

  蛰羊:「哈哈哈,弟弟呀,毕竟我可是姐姐呢,当然得有点做姐姐的资本呀
。」

  我:「那你其他科目也都是很高么?」

  蛰羊:「嗯,我最低的一门课94分。」

  看完羊姐的话,我突然觉得很失落。

  原来羊姐这么优秀呀,一直以为和我一样喜欢玩游戏的羊姐,是和我一样的
普通人呢。

  蛰羊:「怎么弟弟,受到打击了么?」

  我:「有点啦。」

  蛰羊:「好啦。别失落了,你不是要帮我忙么?」

  我:「嗯。」

  蛰羊:「那……我把任务发给你?」

  我:「嗯,好。」

  然后羊姐就真的把她的一点任务发给了我。

  气氛……有点稍微尴尬。

  我好像有点太小气了,因为羊姐比自己优秀,就有些失落,态度也稍微变了


  我拍拍自己的脸,不能这样,我应该像往常一样。

  我:「嗯,收到啦!羊姐!我倒要看看这任务能有多难,我对自己的水平还
是有自信的。」

  蛰羊:「哈哈,那就辛苦你了。」

  说实在的,为了给羊姐证明,我的能力也是不弱的,我真的开始好好的去准
备羊姐给我的任务了。

  虽然任务有点难,但是我还是想尽方法,在羊姐给我的截止日期前完成了任
务。

  完成了任务后,我就把那些东西压缩后发给了羊姐。

  蛰羊:「嗯,姑且算是合格了。虽然还有可以优化的部分,但是这样已经够
了。」

  我:「呼,那就好。我还有点紧张呢。」

  蛰羊:「不过弟弟呀,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在去优化一下。」

  我愣了一下。

  我:「好,好的。」

  蛰羊:「然后。我还有几点要求……」

  于是,羊姐又给我提了很多要求,告诉了我很多技巧。

  在这之后,我对羊姐的印象有一点点改变了。

  羊姐,真的很严格。

  最后,在被羊姐要求重新优化了三次后,我才算是完成了羊姐的任务。

  我:「感觉在工作的时候,羊姐你像是变了个人。」

  蛰羊:「哈哈,是么?没,没有吧?我还是你姐呀。」

  我:「羊姐你真的很优秀呀。」

  羊姐没有说话。

  我有些迷惑。羊姐突然不说话了,她怎么了这是?

  这天之后的聊天,也只是我向她说晚安,她回复我晚安了。

  和羊姐的聊天一下子变少了,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这几天没怎么说话,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我好像明白点了,羊姐应该没什
么朋友吧,不然怎么会一个人做竞赛?羊姐明明对我这么好,我却总是在说她很
优秀,疏远了我们的距离。

  呼,看来我得主动点了。

  要不送她个礼物吧?呃……好像我连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这么想来,我和
羊姐在聊天的时候,都是在聊关于我的事情,很少说关于羊姐的事情。

  很为难呀。

  我:「羊姐,我今天去吃了这个老马烧烤,真的特别好吃!肉又大又美味!


  然后我给羊姐发了照片。

  果然,羊姐也回复我了。

  蛰羊:「哇!看着就好香呀!」

  我:「嗯嗯,还有烤羊蹄呢,你看!」

  我又给她发了照片。

  蛰羊:「我也想吃……」

  我:「嘿嘿,想吃我可以请你吃!这段时间你准备竞赛一定累坏了吧?」

  蛰羊:「嗯……真的很累,要一个人完成很多东西。」

  啊,羊姐好可怜呀。

  我刚刚的那句话,请她吃饭是我主要的意思,那句她累坏了吧,只是借口,
但她却把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她累了之上。

  她是肩负着多大压力啊,心疼羊姐,竟然连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之后,羊姐竟然开始疯狂地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而我也就开始不停地安慰
鼓励她。

  感觉此刻的羊姐,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了。

  不对,她其实原本也很普通。

  只是,我要请她去吃烧烤的事,早就被她忘了。

  后来在深夜与羊姐聊天的时候,我和羊姐聊了很多深夜话题,包括羊姐说她
其实没有朋友,一个人很孤独什么的。而我,也尽量去安慰她,开导她。

  真庆幸,羊姐可以向我发泄,不用一个人把孤独憋在心里。

  慢慢的,我和羊姐的距离,就更近一步了。

  一天晚上,羊姐又给我发信息了。

  蛰羊:「哈哈哈哈,老弟,你姐我的作品轻轻松松入选啦。」

  我:「鼓掌鼓掌!我羊姐还是厉害!」

  蛰羊:「那当然。哈哈,今天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玩耍了!」

  我:「必须地!」

  蛰羊:「快快上游戏,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呀!」

  我:「哈哈,我已经上啦!」

  之后,就是和羊姐快乐的打游戏了。

  蛰羊:「说起来,你上次不是说过要请我吃饭么?」

  我:「嗯,说过。那羊姐,明天……我们一起吃个饭?」

  蛰羊:「好啊。只是到时候你别嫌弃我太能吃了。」

  我:「哈哈,怎么会?」

  于是,就这样,我和羊姐就约定好了明天要一起吃饭。

  一想到能和她一起吃饭,我真的很开心。一直想见见我的姐姐,这次有机会
了。

  晚上,我又忍不住拿了她的丝袜自慰了一次,然后,怀着憧憬入睡了。

  羊姐,一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吧?

  ……

  气氛有一点……凝重。

  在约定好的那个饭店,有一个女生,坐在那里,没人敢接近。要说为什么的
话,是因为她太严肃了。

  普通的格子裙和白衬衫,以及简单的披发,几乎没有化妆的严肃脸。尖锐眼
神,仿佛能看破一切。

  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但是这样的冰山美人,总是让人不敢接近。

  我远远地看着这个女生,有点害怕。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人就是羊姐了。

  怎么办?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我还以为羊姐是一个俏皮可爱活泼的女孩,没想到会是这样严肃的一个人!
和她的昵称完全不一样,她这已经是老虎了吧?一点都不像绵羊啊!

  我不敢过去,这怎么和她交流?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呀!

  纠结了好久,我还是主动去找她了。

  我犹豫着踱步过去,试探着叫了一声:「羊姐?」。

  「嗯。坐吧。」她冷冷地回了我一声。

  哇!好冷!这是羊姐么?怎么和网上完全不一样呀!

  「菜单我已经想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羊姐把菜单递给我说


  「哦好。」我接过菜单,看着羊姐的笔迹,都十分惊讶。

  因为吃的是烧烤,所以要在菜单上写下数量。羊姐写的所有的数字,都整齐
的排成了一列,数字的大小都一样,看上去异常工整,像电脑打印的一样。

  我咽了咽口水,这也太可怕了吧?哪有人会这样点菜?

  「呃,挺好的,就这么多吧。」我紧张地说道,低头不敢看她。

  「那就叫服务员了。」羊姐说。

  「嗯,好。」我说。

  然后,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看到羊姐这么冷若冰霜,我搓了搓手,不知道该怎么展开话题。

  「你用我的丝袜自慰了几次?」羊姐还是一脸严肃地说。

  噗……

  我呆住了几秒,正式聊天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还一脸严肃地说?

  「三,三次吧……」我尴尬地说。

  然后,就又没有话题了。

  怎、怎么办?!

  和女生一起出来吃饭,竟然不说话……

  就这样,又沉默了一会儿。

  这时,羊姐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了条信息给我。

  羊姐:「咯咯,三次!太少啦,我还以为会更多次呢!」

  噗……面对面竟然要发短信!太奇怪了吧?

  我:「哇,为什么要讨论我自慰了几次这种话题!太害羞了好吧?」

  我尴尬地笑了笑回复到。

  羊姐:「咯咯咯,你害羞地样子果然超可爱呀!」

  我抬起头看了看羊姐,羊姐还是一脸严肃。

  这是什么情况?你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地和我聊天还看我的反应也无动于衷
呢?

  我:「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

  羊姐:「谁让你是我弟弟呢,哈哈。」

  我:「用的姐姐丝袜自慰,这也是弟弟的行为吗?」

  羊姐:「嘿嘿,你不也很喜欢么?我特意挑的位置,如果我在这里给你足交
,肯定没人会发现!」

  噗……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发现这个位置还真的挺好的,正好侧面都被挡
上了。

  哇,难道羊姐真要给我足交?

  虽然很变态,但是我竟然兴奋了。

  羊姐:「哈哈哈哈!你那一脸不可思议地表情真的太搞笑了!放心吧!开玩
笑的,我今天可是打算好好地吃一顿呢。」

  我真是吓出一身冷汗,但几次呼吸后,又有一点点……遗憾?

  我勉强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羊姐:「嘛,不过我今天会送你一个更棒的东西,作为姐姐给弟弟的福利。


  我抬起头,看了看羊姐,她低着头看着手机。我又看了看周围,她连包都没
带,更别说礼物了。

  我:「难道羊姐又要送我丝袜了吗?」

  羊姐:「嘿嘿,不告诉你。」

  这时,烧烤已经上了,我们就一边用手机聊天,一边吃烧烤。

  说实在的,信息里的羊姐,比现实中的羊姐有趣太多了,和她聊天,总是很
开心,还经常把我逗笑。我又抬头看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的羊姐,突然觉得她冷
冰冰的脸也可爱了起来。

  吃到最后,羊姐还在吃,我就去把饭钱付了。

  回到座位上后,羊姐又发消息。

  羊姐:「弟弟,也该把礼物给你了。」

  我:「嗯嗯,是什么呀?」

  羊姐:「你看我,透过我的裙子,你能看到什么?」

  我按她说的,抬起头看着羊姐。

  羊姐的身材还挺棒的,胸部很丰满,只是穿了件浅色宽松的格子裙。至于透
过裙子……那粉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呀?

  羊姐:「看到了么?粉色的衣服?」

  我:「看到了。」

  羊姐:「那就是我给你的礼物。我的……睡衣。」

  ……!!!

  哇!!!睡,睡衣?就是那个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贴身穿一晚的睡衣?

  一想到这里,我的鸡巴立刻硬得不得了了。

  羊姐一脸严肃的把手机放下,然后把睡衣的肩带从肩膀上放了下来,接着把
手伸到裙子里,稍微起来一点,就把睡衣从裙子下面拿了出来。

  坐在羊姐对面,我看着这一幕都看愣了。

  羊姐一脸严肃地把睡衣从桌子下面递给了我,我颤抖地接过睡衣。

  那是一件淡粉色的睡裙,上面还明显的有着羊姐的体温,告诉我这一切都是
真的。

  羊姐:「哈哈,怎么样?这个礼物如何?」

  我:「难以置信,太棒了!」

  羊姐:「咯咯咯,偷偷地告诉你,我每次都是穿着睡衣自慰哦,想必上面的
味道你很喜欢吧?」

  看到羊姐的这句话,我恨不得现在就把睡衣捂在脸上,然后在这里自慰。

  羊姐:「好啦好啦,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很开心哦,老弟。」

  我:「我也是,羊姐……」

  于是,相互告别后,我们就离开了。

  羊姐要回去,所以我也就回自己学校了。

  一路上,我拿着羊姐的睡衣,还觉得有些惊喜。

  真恨不得现在就拿着她的睡衣自慰呀。
TOP Posted:2018-04-12 17:28 | 回1樓
横断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3843
威望: 610 點
金錢: 53094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3)

  自从我和羊姐见了面之后,我和她就聊得更自在了。

  羊姐是一个表面很严肃,内心很有趣的人,而且,还很色。

  这算是我的感觉,会把自己的睡衣送给其他人的女孩,真的很怪呀。

  不过人无完人吧,羊姐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也难怪她会
没有朋友。

  在收到了羊姐睡衣的这天晚上,羊姐很晚了还给我发信息。

  羊姐:「老弟,睡了没?」

  我:「没呢,正准备睡呀。」

  羊姐:「你竟然没有用我的睡衣自慰啊。」

  我已经稍微习惯了羊姐没羞没臊的话了。

  我:「额,还是得等舍友先睡着了才行。」

  羊姐:「咯咯咯,那你这次打算怎么自慰呀?」

  噗……看来我还是不习惯。

  我:「这个……应该会先闻一闻你的睡衣吧。」

  羊姐:「那闻什么地方?」

  我:「呃……不知道。」

  羊姐:「咯咯咯,我推荐你先闻正面的下边哦。每次自慰,我都要把睡衣夹
在我在的小妹妹处,然后隔着睡衣揉我的阴蒂。」

  听着羊姐的话,我脑子里一下子就脑补出了羊姐穿着这件粉红色的丝质睡衣
,然后把手夹在腿间自慰的样子。然后,我就硬了。

  我:「是么……」

  羊姐:「老弟,你硬了没有?」

  我:「硬了。」

  羊姐:「咯咯咯!那快闻一闻吧!」

  然后,我就拿出了睡衣,按照羊姐说的那样,把睡一靠近胯部的位置捂到鼻
子上闻了闻。果然,一股特别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充斥到了我的鼻腔里。

  我忍不住又多闻了几口,想让这股气息完全被我的鼻子所吸收。

  羊姐真的穿着这件睡衣自慰过呀。

  羊姐:「如何?」

  我:「太棒了!气味超浓的!谢谢羊姐,我喜欢羊姐的味道!」

  羊姐:「咯咯咯,那你还不快撸?一边闻着睡衣,一边用睡衣卷住你的鸡巴
呀。」

  我:「嗯。」

  然后我就一边闻着睡衣上羊姐淡淡的体香,一边像羊姐说的那样用睡衣卷住
了自己的鸡巴。和丝袜不一样,睡衣更柔软,更丝滑,也更厚。当我用睡衣卷住
我的鸡巴再用手捂住的时候,有一种新奇的感觉,和平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羊姐:「我穿着睡衣自慰的时候,还会用手指隔着睡衣在小穴的地方画圈,
甚至是稍微地用手指把睡衣推进小穴里一点。」

  羊姐接着开始一点点给我详细地描述着她自慰时的样子,而我也体会着她睡
衣的质感、气味,想象着穿着睡衣自慰的羊姐,开始撸管。

  没过多长时间,我就射了。

  我:「羊姐,我射了。」

  羊姐:「射在哪里了?」

  我:「就射在了你的睡衣上。」

  羊姐:「是不是射了特别多?」

  我:「嗯。」

  羊姐:「把我的睡衣弄得乱七八糟吧?」

  我:「嗯……」

  羊姐:「咯咯,你还真是变态啊,拿你姐的睡衣做这种事。」

  我虽然感到害羞,但还是坦诚的答道:「是呀,我最变态了。」

  我也笑着回答了她。

  羊姐:「哈哈哈。那你是不是还会把睡衣穿在身上,用你自己的味道去玷污
我的睡衣?」

  我:「当然了,我要穿着它睡觉!」

  羊姐:「呵呵,对我的睡衣温柔点哦。睡吧,不早了。」

  我:「嗯,晚安羊姐。」

  羊姐:「晚安。」

  结束了和羊姐的聊天,我真的就把羊姐的睡衣穿在了身上。

  于是,羊姐的体香以及汗味,就充斥在了我的身边。

  躺在被窝里,就像是羊姐在我身边一样,就这样,我慢慢地睡了过去。

  后来的几天,我和羊姐也总是在闲聊着。不过,明显羊姐更加的下流了。她
会时不时得给我发一些很淫秽的图片,然后和我聊怎么玩才刺激。

  拜她所赐,我了解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

  比如什么是捆绑,什么是露出,还有在各种地方自慰,一些话的隐语呀什么
的。

  真的让我很惊讶。羊姐内心里原来是这么一个好色的人,即使是她表面上看
上去那么严肃认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而且我发现了,羊姐总喜欢听我是如何性幻想她的,甚至她还会给我提建议
,引导我。

  又是一次上课的时候,我收到了羊姐的一张照片。

  照片是在厕所里拍的,里面还有她穿着丝袜的腿,和内裤,让我血脉喷张。

  羊姐:「老弟呀,给你看一下女厕所里的样子。」

  我:「噗……我在上课呢!」

  羊姐:「咯咯咯,怎么,不想看么?我可以给你偷拍女生上厕所的样子哦。


  我惊了一下。

  我:「哇!那不是性骚扰么!」

  羊姐:「哎呀,又不是有痴汉在偷拍。你想不想看呀?」

  虽然偷拍的人不是痴汉,但是看照片的人是啊。

  我:「……好吧,我想。」

  羊姐:「嘻嘻。」

  然后,羊姐又给我发了张照片。

  这……这不是羊姐的自拍么?

  羊姐拍下了自己上厕所时,从下面看的样子,羊姐湿润的隐私部位一览无余
,蝴蝶般的外阴,粉嫩粉嫩的,还能看到稍微突起的阴蒂,。

  羊姐:「这个女孩毫无保留的被拍下来了啊。」

  我:「这,这不是羊姐你么?」

  羊姐:「噗,这个人当然不是我啦。」

  啊??什么意思?

  我:「哇,真的好刺激!这个女生没发现么?」

  羊姐:「咯咯咯,她现在还在像往常一样在上厕所呢,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
已经被暴露了!」

  我:「羊姐厉害了!」

  羊姐:「嘻嘻,还想看什么?」

  我:「羊姐,你能捏住她的阴蒂么?她一定不敢反抗的。」

  羊姐:「哇,你好坏呀,哈哈,不过是可以的哦。」

  羊姐然后给我发了一张图,是她的手,把阴蒂捏了下来。

  我:「哈哈,真的做到了!羊姐太棒了!」

  羊姐:「啊哈哈哈,这个女孩也兴奋了!明明一会儿还要上课,现在却在厕
所里被揉着阴蒂!」

  我一想到这里,也兴奋了。

  于是,羊姐说她也要去上课了,就没有再聊。

  在上课的时候,我又看了看羊姐给我发的图,还是觉得太刺激了。

  羊姐的阴部很光滑,没有阴毛,应该是她特意刮了吧。而且,照片里她还穿
着正装,看来也是在上课期间呀。

  不过让我很在意的是,羊姐总是用「她」来称呼自己。为什么不说是自己呢


  我总觉得这件事很怪,明明是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呢?

  这天晚上,我照常和羊姐一起玩游戏。

  我:「羊姐,最近有个套路,特别强,来来来,我们一起试试。」

  羊姐:「好啊。看那些主播玩起来,超逗的。」

  我:「嗯嗯。」

  于是,我就和羊姐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只是,有件事我一直放不下。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在玩游戏玩到一半的时
候,去问羊姐了。

  我:「羊姐,为什么那天你要说自己是那个女生呀?」

  羊姐:「啊???什么?」

  我:「就是说,为什么明明是你自己的自拍,却总是说她呢?」

  羊姐好像明白了我说的话,羊姐沉默了一会儿后,回复了我。

  羊姐:「老弟,我……」

  羊姐:「这个……你就别问了好么?你……其实应该能明白的吧?」

  是这样么……

  我思索了一会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一起玩游戏,很开心。

  玩到了晚上后,我和羊姐互相说晚安了。

  躺在床上,闻着羊姐的睡衣,我慢慢地入睡了。

  然而,这周五,发生了一件让我难以预料的事。

  周五这天晚上,我正在上习题课的时候,羊姐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这是一张地理位置图,标着一家酒吧的位置。

  我:「羊姐?你去酒吧了呀。」

  没有回复。

  我有些疑惑,什么意思?为什么发张地理位置图呀?她是叫我去喝酒么?

  我:「羊姐是请我去喝酒呀,哈哈。」

  没有回复。

  我盯着屏幕,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羊姐却依旧没有回复我。

  难道她喝醉了?

  喝醉了导致她连信息都发不出来?

  哇,如果她真的喝醉了的话,那她会被捡尸吧?

  一想到这里,我就很担心羊姐。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一定要去看一看保证羊姐平安。

  ……

  当我来到酒吧时,我很快的找到了羊姐。

  羊姐和两个女生还有几个男生坐在一起,当我找到她们的时候,他们正在起
哄,叫羊姐喝光。

  而羊姐也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但还是在端起酒杯,勉强着喝光剩下的酒。

  「都喝成这样了,还喝?」我一把抢下了羊姐的酒杯说道。

  这时,众人对突然出现的我感到有些意外。

  「这谁啊?」

  「你谁啊?」

  那几个男的问我。

  我看了一遍那几个男的,他们怀着一股敌意看着我。羊姐坐在他们中间,让
我感觉很不爽。

  我没理那些男的,抓住羊姐的手,把她扶了起来。

  「弟……呵呵,你,你来了啊,哈哈!」羊姐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一下子
搂住了我的脖子说道。

  「好了,该回家了,羊姐。」说着,我就扶起羊姐要走。

  那几个男生见我要带羊姐走,赶忙拦住了。

  「就算你是她弟,也别这么不懂规矩呀。我们这一群人正喝得开心,你就要
带人走?」一个男的说。

  「我姐都醉成这样了,你们还让她喝?」我有些生气地说。

  「这我们玩游戏,玩输了,当然要喝酒啊。」那男的说道。

  「是呀,愿赌服输,她还有三杯酒没喝呢!」另一个男的附和道。

  「要不这样,你姐我们会照顾好的,我们喝完把她送回去好吧?」一个男的
说。

  我一听他们的话就更生气了。

  「三杯酒是吧,我替我姐喝!」说着,我就一口气,把羊姐要喝的那三杯酒
喝光了。

  「酒我已经替我姐喝了。而且,我带我姐回去,和你们这些外人有什么事?
」我说着,就扶起了羊姐,要走。

  然而那个男的还是不死心,「你也太不会说话了吧?什么外人,一起的朋友
怎么就算是外人了?」

  我看着这个男的,他在拖延我。

  我突然感受到了这几个男人的不怀好意,如果再留在这里,怕是会出事。

  我拿起了一个酒瓶子,说:「我已经和我们爸妈说了,我们在xxx酒吧。
你们要是再敢拦我,」我说着一下把酒瓶瓶底砸碎,将那尖锐的一头对着那几个
男人,「那我就不客气了。等爸妈来了,他们会给你们赔医药费的。」

  那男的好像以为我是在吓唬他,还想阻拦我。然后,我就毫不留情的把破酒
瓶扎向他的手。

  只可惜被他躲开了。

  「你疯了!」那男的惊恐地说。

  我冷冷地看了看他们,转过身。

  这下,没人敢拦我了。

  在那群人的目光中,我扶着不省人事的羊姐离开了。

  「羊姐,你家在哪里啊?」我问道。

  「弟弟,么么,亲一个~」羊姐搂着我,醉里醉气地说。

  「哎呀!快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我躲开了羊姐的吻说道。

  现场喝醉酒的羊姐,终于不想我第一次见她那样那么严肃了。虽然只是傻呼
呼地不停地在笑。羊姐的脸红扑扑的,嘴角和眼睛都带着迷乱的笑意,原来她喝
醉了那么可爱的吗?

  「嗝~你,要去我家干嘛啊~这么饥渴,想要上我啊~哈哈。」羊姐依旧醉
里醉气得说。

  看着羊姐现在的样子,我竟然觉得更加亲切和熟悉。虽然喝醉了,但是她所
说的话,她的表现,都和那个在网络上喜欢调戏我的姐姐一模一样。

  「不会的,我只是送你回家而已。」我无奈地说。

  「呀~弟弟,反正你就说是……酒后乱性而已,我又~没法责怪你。」羊姐
傻笑着说。

  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她现在连站都站不稳,浑身酒气的话,我一定会把她的
话当真的。

  「下次不能这样了,一个人去喝酒。鬼知道那是什么酒。万一是那种度数很
大的失身酒呢?万一那几个男人对你图谋不轨呢?」我说道。

  「哈哈,弟弟~你,好可爱啊……」羊姐傻笑到。

  羊姐最后还是告诉了我她家在哪里。

  但是,我忘了一件事,我其实也是第一次喝酒而已,而且还喝的是羊姐罚的
烈酒。

  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还没过多久,我自己也已经醉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走路也走不直了,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晃了。

  然后,记忆就没有了。

  ……

  第二天早上,我醒了。

  当我终于看清楚眼前的情况时,我觉得这可能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糟糕的
一个早晨了。

  在羊姐的卧室里,真的是一团糟,床上床下散落着我和她的衣服,我的精液
……以及她的落红。

  羊姐就躺在我旁边,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况,面无表情。

  我和羊姐此刻都是一丝不挂,她身上的吻痕和爱痕,暗示了昨天晚上是多么
的疯狂。

  然而,关于昨晚的记忆,我一点都没有了,有的只是微微发痛的下体。

  我:「羊姐……」

  干哑的声音,让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羊姐呆呆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昨天晚上,我都没有印象了……对不起……羊姐。」

  羊姐的表情还是那么僵硬,好像她还没有想过,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这种情
况。

  羊姐看了看手机,已经没电了。于是,又毫不避讳地下床站了起来。

  「唔……」从私处传来的痛觉,让羊姐皱了下眉头,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

  「已经九点多了。现在应该是去完成作业的时间点。」羊姐自言自语地说。

  我疑惑地看着她,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羊姐?」

  羊姐看了看我,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于是,她找到了她的充电宝,然后给手机充上了电,打开手机,开始按来按
去。

  啊,我猜她在给我发消息吧?

  我赶忙找到了我的手机,果然,已经收到羊姐的消息了。

  羊姐:「昨天晚上我们做了吧?」

  我:「嗯。」

  羊姐:「我没什么印象呢。」

  我:「我也是。」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陷入了一阵沉默。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羊姐也
一样。

  羊姐呆呆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给我发什么信息。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给羊姐发了信息。

  我:「我们先收拾,洗漱一下吧,然后再想该做什么。」

  羊姐:「嗯。」

  我:「那羊姐,你先去洗澡吧。」

  羊姐:「嗯。」

  于是羊姐就踉踉跄跄地去洗澡了。

  我看着周围的这一切,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昨晚因为我们俩的醉酒,导致我和羊姐酒后乱性了,
还把各自的第一次给交出来了。

  不管怎么说,我得先把衣服穿上。

  在羊姐洗澡结束后,就那么光着身子走了出来,没有在意我看着她的目光,
然后去换衣服了。

  羊姐:「你也去洗澡吧。」

  我:「嗯。」

  ……

  在羊姐洗澡的这段时间里,我意识到了一件事,就是我现在正待在羊姐的家
里。

  并不是说这件事本身有什么奇怪的,而是我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去了解羊姐
在生活中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最起码的是,当看着这间浴室,我就知道,羊姐家很豪华。

  仅仅是这一间浴室,就比我的宿舍大三倍,厕所和洗浴间单独隔开,还有着
大大的浴盆,和各种我叫不出来的洗浴、按摩设备。

  浴室里的东西,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像一个强迫症患者,一定要用同
一家公司的产品,一定要把那些沐浴露,洗发水什么的按照大小高低排成一排。

  真是个奇怪的人。

  洗完澡后,我发现,我所有的衣服,已经都被羊姐收走拿去洗了,可是她并
没有给我留下备用的衣服。

  这……只能给她发信息了吧。

  我:「羊姐,你把我的衣服洗了,有备用的衣服给我穿么?」

  羊姐:「我并没有适合你的衣服。你就穿睡衣吧。」

  啊???又穿她的睡衣?

  果然,羊姐又拿来了她的睡衣。还好,这件睡衣,不是裙子。

  穿好了睡衣后,羊姐又给我发消息了。

  羊姐:「家里一般都只有我一个人住。现在是我学习的时间。无论有什么事
,等到中午,我们再讨论。这段时间,你就在我家里随意吧。」

  啊……好严肃。每一句话,都是陈述句,都是没有对话的机会。

  我:「好。」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着所发生的事。

  羊姐好冷静!好冷静!自己的初夜被莫名其妙被夺走了,竟然还在按照她的
计划先去学习了!

  但是,我虽然表面上很冷静,但我内心一点也不冷静啊!

  我已经脱离处男了!好像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吧?但是,我一点都没有感
觉!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虽然有些无耻,但是我确实想和羊姐再做一次试试。

  羊姐对我一点防备都没有,作为一个女生,她就不会害羞么?刚才洗完澡,
在我面前都毫不遮掩!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很快又想到,我竟然真的和羊姐做爱了?我以后该怎么面对她?羊姐生气了
么?她会不会和我断绝关系呀?

  好恐怖!羊姐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我根本没办法知道她的想法态度呀


  羊姐家好富裕!之前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的情况,原来她家这么有钱!!

  羊姐原来是一个人住么?

  啊啊啊,好紧张!我第一次去女孩子家呀!我该做些什么?

  羊姐还在学习吧?是不是不要打扰她比较好?感觉生活中的羊姐,完完全全
和网络上的羊姐是两个人呀!

  于是,我就只好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羊姐刚才说,让我在她家随意,但是我也不敢表现得很没有规矩,万一被讨
厌了怎么办?

  就在我的纠结之中,时间到达了中午。

  羊姐从书房里出来,然后就径直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
炊音与香气。

  羊姐还会做饭呀?

  过了一段时间,厨房里声渐弱,看来是饭做好了,我也收到了羊姐给我发的
消息。

  羊姐:「弟,来吃饭了。」

  我:「哦,好。」

  羊姐只做了很家常的两道菜。

  坐在羊姐对面,她依旧是面无表情。

  于是,我也不敢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饭。

  「好吃么?」羊姐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

  「咳咳……好、好吃!」我被她冷酷地语气吓了一跳。

  羊姐看我慌乱地样子,刚想说什么,又放弃了,又掏出手机,给我发消息。

  羊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要吓唬你的,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说说话
的。」

  我:「没事的没事的。」

  羊姐:「这是第一次有朋友来我家里。我不知道该怎么招待你……」

  第一次有朋友到家里来么?我又不由得思索了起来。

  羊姐该不会是不知道该如何与其他人交流吧?社会交往障碍?

  我记得她之前说过,她总是一个人做竞赛,并没有人与她合作,也是因为这
个么?

  该不会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莫名地心疼羊姐。

  我:「没事的羊姐。」

  羊姐:「抱歉,让你见到了我如此不堪的一面。」

  我:「呃……我不介意的。我们就像往常一样就好了。」

  羊姐:「嗯。」

  我竟然看到羊姐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了。

  羊姐:「我做的饭怎么样?很棒吧?」

  我:「嗯嗯,不是我吹,是真的挺好吃。」

  羊姐:「咯咯咯,那当然!我可是你羊姐!!」

  我:「哈哈。其实我也会做饭,还特好吃!!」

  羊姐:「是么?看来又得solo一下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羊姐:「哇,真的很意外,一觉醒来我就脱处了!就连是什么感觉都没感受
到就没了。」

  我:「噗……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

  羊姐:「对对对,就是那种感觉,哈哈。」

  我:「我也是呀。好不容易脱离处男了,一点印象都没了。」

  羊姐:「哈哈。我就记得你去酒吧找我,替我喝光了剩下的酒,然后趴在你
身上就彻底放松了。」

  我:「羊姐呀,你为什么要去那种酒会呢?那群人明显不是什么好人,幸好
最后你还记得给我发了信息」

  羊姐:「唔……第一次有人邀请我,我也没多想就去了。」

  我:「下次不能这样了,羊姐!」

  羊姐:「哈哈,知道啦老弟!」

  我:「话说你怎么这么相信我会去接的?万一我也是坏人怎么办?」

  羊姐:「哈哈,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亲切,觉得你是个好人,真是谢谢
你带我回来呢。」

  我:「噗……竟然是靠直觉!话说羊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羊姐:「我叫安子沫,你呢?」

  我:「哈哈,好巧呀。我叫安子润。」

  羊姐:「这么巧的么?名字就像亲姐弟一样!」

  我:「哈哈哈……是呀……」

  我也忍不住笑了。

  真巧啊,这名字就真的好像是亲姐弟,刻意按照家谱取的一样,哈哈。

  我笑着笑着,笑容就渐渐僵硬了。

  我:「我太爷爷说,我这一辈是子字辈,有五个小孩。大姐安子沐,二哥安
子溶,我叫安子润,五妹安子漪。三姐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很小的时候和三姑一
家离开了,就再也没回来。」

  羊姐:「……」

  于是,气氛就再一次尴尬了。不会真的这么巧吧,和那些电视剧一样?

  说实话,我很想现在就给我爷爷打一个电话,问一下我三姐叫什么名字。但
是,如果羊姐真的是我三姐的话该怎么办?

  羊姐:「嘛,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我还是你羊姐,你还是我弟,明白了吧
?」

  呃,对呀,不管羊姐是不是三姐,都没无所谓。现在,我还是我,羊姐还是
羊姐,我们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

  我:「哈哈,知道啦羊姐!」

  羊姐:「嗯嗯!老弟呀,多吃点啊!」

  我:「当然!」

  ……

  虽然没有继续确认羊姐是不是我三姐,但是我却莫名的对羊姐有了一些亲切
感。

  吃完饭后,我就离开了羊姐家,回到了学校。

  并且,我和羊姐的关系,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只是比那更亲近了点。
TOP Posted:2018-04-12 17:2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